一个网吧竟然揪出来三个逃犯,其中包括我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9月前点击:281


一个网吧竟然揪出来三个逃犯,其中包括我

那天是呃,飘着雪花,天阴沉沉的。后来奥巴马带着看守所,那时候真的是层层铁门巴巴巴巴巴那个声音。

然后我说,哎呀,我终于进了这个地方。 好惨啊,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带你跨过田梗,穿过胡同手机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收听,可以在微信里搜索。

故事fm订阅,关注每一年。我们的声音编辑,彭寒都会去一趟湖南凤凰和一帮玩音乐的朋友聚一聚。

今年刚从那边儿回来,庞寒就对我说,艾哲,我有一个哥们儿特别有故事,你应该去见一见他。所以我前几天专程去一趟湘西。

见到了曾经的乡村,古惑仔张一定,你可知道我在想哪里?

你可知道六雪啊,对我,我叫张一定,湖南湘西人啊,确确说是湘西龙山县,然后八二年出生。那个时候家里的经济状况呀。

很糟糕。就我爸和我妈他们那个时候,嗯,没做什么事情,因为我爸这个人他也很很很贪玩,很爱玩。哎呀,我这个我不想多说嘞。

那个时候,我家人对我是放养的那种,不是管的特别严,没有什么要求我出去没上完就不就就被开除了。

我们的学校很懒烂,他是这个县城里面口碑最差的一个学校,觉得那个学校很糟糕,基本上我们那帮人进入到那个学校的人都是这样的,都是认为自己就是有一点破罐子泼出来,这种感觉你知道吗。

就是有点觉得哎呀,对自己都没有信心了。

我跟你说啊,我们真的是不是因为骨子里很坏,而是你不知道你可以干什么,你很年轻,然后老师的教育方式是不对的,父母的方式可能也不对。

没事儿,反正你不听话就打你一顿。

就很简单,然后我要确实那个老师也很糟糕,有一个老师,他直接就我一个小伙伴很调皮嘛,那个时候其实我们调皮其实也是正常的,但他交易方式不对。

那个老师真的太坏了。他直接一把抓住了他,下面你知道吗?

他说,你的东西才这么小,你就这么调皮。

就这样。

首先,他们自己的方式也很粗暴,所以他们带个学生的也是这种粗暴的东西。

我记得那天是这样的那天。

我已经讨了学,讨了好几天了,我们班主任也不让我进教室。

嗯,学校好像是通知了我爸到学校来给我办退学,我们班级在二楼,我在三楼在那正在无聊的站着。我说那天天气也特别好。诶,我看到我爸怎么来了。

然后我就跑车就跟我爸打招呼,我爸以为打我也没骂我,他说,你确定你不不上学了吗?我爸很平静的问我。

我说,对,我实在不想上了,我实在不想上了,走着呢。好吧,走着就把水给退了,然后就回家了。

就是二千年到2001年,零二年之间,这两年是特别糟糕的,整个人已经就非常叛逆的那种,已经达到了,就是可以什么都不管。

就这么是乱搞这种状态去去打架,没事就是跟别人打架。

我那个时候基本上那两天是这样的,有一部分的时间不敢出去,不敢一个人出去,因为结的愁太多了。

有可能你走着走着就后来就有人,有人后来搞你就是那种。

然后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古惑仔那个电影你还记得吗,那个电影我可真的是害了好多人了。

那个电影对于我们的影响太大了,有时候直接看了这个电影之后就出去要打架,就是找嫁的去找,不是说去哎呀不小心碰到了,或者就专门去找一个人来打一下就发一下,就是当这个古惑仔的这种,甚至我当时都觉得,哎呀,我可能就是要当一个黑社会的老大。我当时是只要想问,你知道吗。

我们那个时候没有一个好的家庭的教育,或者是一个好的教育环境的话,就很容易被这些东西带走。

我们真的是没有一个可以找到的点。你像很多城市里的小孩子,他们会找到诶,通过摇滚乐这个东西来。

来照一下来,发现一下我们没有方式啊。

我们不知道要问这个东西,那两年是真的人没事就跑出去。

嗯,反正看谁不顺眼就跟别人打,都是这样,那个县城当时到处都是这样的小孩,你知道吗?

包括现在都有很多零二年清明节那天对对对,是清明节,因为我们说啊,今天清明节啊,我们要多喝点酒。

喝醉了之后就跑了。那个第一听你知道吗,那冻冻子那种跑到地铁里面去。那天我记得我还有一个哥们,因为他头发特别长。

他在那甩,我当时觉得我这个家伙喝了这么多酒,还能这样甩这个印象。我还记得好一会儿,当时那哥们儿那个甩头发,那哥们儿有一个手机,是吗?

摩托罗拉v九八,这个翻盖的很厉害哦啊。另外一边还接了一个电话,然后电话挂掉之后他就跟我说了一句。

走出大家知道吧,我们反正就知道肯定会有理由的,就是好,那就去吧,我们就一帮人就去了。当当当呃就跑到那边,好像是那边正在打,你知道吗,正在打?

就是我们的哥们儿跟那个一个发廊呢,在他好,我们去去也不分青春照白。反正我们看到我们的哥们就跟他们打架。

我们就知道他们那帮人肯定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就应该跟他们打架。

其实打的不是很厉害,主要是把人家的发廊给砸的稀巴烂就然后后来我们我们认为没什么事啊,因为那个人受伤的程度也不是很严重。

我们就散了。 后来过了几天,他们才开始抓人哦,我们都不知道这个事情主要是影响太不好,太恶劣了。

他是在公共场所寻衅滋事。

这个我们后来才知道,然后那个阶段呢,我们龙山这个当地他又正在搞这个,搞那些打,然后我们刚好就是那一波。

我那天我是这样的,我一大早,那个时候,我跟我们有三个好朋友,我们整了一间排练房,你知道吗,我们准备搞乐队。

然后那天早上我正准备去他们家去练吉,他跑去了,那哥们还在睡觉。然后我就自己跑到排练房事件那一会儿,派出所就跑来把他给抓了。 我都在隔壁的房子我都不知道,我都不知道。然后因为拍助手跟他们家里关系还不错,他们家里就说,哎呀,给他点时间让他穿穿衣服啊什么的?

他说,人在楼下呀,在一路等着呀。

他不知道我也在上面,不是把我的顺便抓了,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然后那哥们就还跑过来跟我说。

他说,哎呀,派出所来抓过来了,我是跟他们走一趟,他还一边在穿袜子啊,一边在穿袜子边跳着跳着在那儿跟我说。

啊,然后你给谁谁谁给我们昨天打架的小伙伴们通报一声,然后大家有个准备是该跑的跑。我等着他们一走,我就跑去赶紧去给我的其他的小伙伴们报信嘛。 然后我这里教那里的所有的小伙伴都不在家,但是我碰到了。

我的一个好哥们儿,他走在前面,他后面有死四五个彪形大汉,你知道吗,没穿紧服便衣。我正准备去跟他去打招呼,他的手就放在胸前,悄悄的给我做手势,就说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就知道了,只剩下我们抓了好,我就跑了。

我一跑回家。我妈说,哎呀,你们在外面干了些什么呀?派出所又在抓你们呀,怎么怎么样?

哎呀,我说,赶紧给我几十块钱。我说,我得,我得是脖子跑路了。

然后我妈给了我五十块钱,或者我就跑到湖北去了,跑到外婆下去了,对。

我自己内心里面天天做噩梦啊,那那段时间的噩梦是真的非常可怕,因为你想一下,我的所有的好朋友全部被抓了。

就只剩下我一个跑掉了。我每天走在街上,我都怀疑有人要抓。我是这么说嘛,然后啊,经常做梦就会觉得梦里有一帮人在抓我。

但是我还是这其实是一个契机。 我从那个时候就离开了龙山,离开了老家,在外婆家,待到夏天经常练习她,那个时候一个人很孤独。

但是那种孤独我觉得很好,就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哇,这么棒就是我不需要再是老家去跟别人去打架,是搞这些事情。

那段时间真的特别好,我们一个人背叛其他,我又是骑个单车骑到山上去弹吉他,这真的是有山有水,山清水秀,他们那个县城里面有一个很大的一个坝。

一个水电站,后面就像一个大湖一样很大的很大很宽广的一个水域,我就可以在我爬的那个山呢,刚好能看到这个全景,那个山我就经常去那儿,我一个人背一把吉他,那段时间是特别的,真的,我内心就是诶,慢慢沉淀下来了。

那个那个夏天,我写了我自己的第一首歌。

我,我在那看着夕阳在那儿写,后来就开始去河南了。郑州零四年初,我就找了很多酒吧去跑场。当时我最多的时候一一个晚上有三个场嘛。

然后反正就跑了几年嘛,白天就有时候就就去这里逛一逛,那里逛逛。

然后我找了一个酒吧,我在那儿唱歌唱歌之后老板不给我结工资,你知道吗,给我放了几个鸽子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就跑去了。我说。

我说你今天一天都给我解释,我得走了。

他说,不给。反正具体的这个类似,不是啊。

然后我们就干起来了,打起架来了,直接吧啦吧啦吧啦打,我也是很傻,在他们店里上,他们那么多人打我一个呼来给我没打打,不过他们我就被打伤了呢,眼睛受伤了,然后好住院,住了七天院,然后呢出院了之后第二天我就跑去上网。

我在一个网吧,因为之前上网都是你没有自己的身份证,没关系,我给你找一个身份证,让你上就行了。但是通过这次住院呢,我把我的身份证号码给记住了,我就报我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呗,我还很得意,我说,哎,我看我终于不用用别人的身份证号码,我用我自己的身份证号码。我当时心里是这样想的。

我已经把老家那个事儿给忘了,你知道吧?

就关注拍摄还在抓我,这事我真的已经忘了。

然后我就当了一报,我就坐在那儿上网,我正在上网,可能就一个小时吧,一两个小时对派出所就来了,他是直接走到我这一个桌,就是说,哎,你,你,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什么名字。

你跟我们走一趟,就这样,因为你知道吗,从那个网吧里面抓出来三个,我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很厉害,还有一个是月月出来的哟,我靠,那个网吧里面竟然只有三个逃犯。

我当时觉得我说全国的盗饭都有多多呀,我都是很诧异,然后在车上我还跟他们说,我眼睛还磨着纱布嘛。

我说,你们来的正好,我还要找你们呢。你们给我主持这个正义。我说,你看我的眼睛,我根本就没想到那个事儿。

我已经忘了,我已经没有完全任。嗯,就任何不在那个状态里面了。

哎呀。然后就一直到拍出所,把我带到另外一个单独的房间。好,就有个警察在那电脑之前搞了一会儿,然后转过来,第一句话就说,李丹是谁。

你当时一个人的名字是我一个好哥们儿嘛,我们一块儿翻身儿的哥们儿为任我说,糟了,这个你欠的东西总得还,然后就这样。然后我就被扔进了郑州第几看书所。

对,那天呃,飘着雪花,天阴沉沉等等。

欧阳奥巴带着看守所,那时候真的是层层铁门巴巴巴巴那个声音。

然后我说,哎呀,我中日进了这个地方好惨啊。

然后进去了之后,他是有一间屋,一间大屋,那个大屋就是肩号嘛。就那个肩号,肩上那边还有一个一个铁门,再出去就是一个放风的场地。

那个甘肃人特别多,关了很多人,连那个放风场那面的岁数是人。

因为我是在郑州被抓到的,我是属于网络追逃,把我抓到了我在湘西翻的按摩,他们得把我关在郑州,让我们相惜的当地的警察来把我给带回去。

我属于是自留饭吧,好像是他们也不能不能欺负你,或者那个监狱的那个预警,他都会跟里面的号长说,里面就每个号子,他会有一个老大,他会跟那个说,他说那个这个,这个比较搞规矩啊,不是因为耗子一般要搞规矩的嘛。

遥感归属啊,他是什么什么就被老家带走的,不能让他有伤啊,怎么怎么样,对,是这样,所以也没有人打我,只是让我搞卫生。

当地的预警,河南的也跟我说了,就是说你们老家的警察要来接你啦。我本来说的是五天吧,好像是第六天还没来,我就烦了。我说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来呀?

到第七天才来,我很兴奋。那天门一开,张爱玲,我说,诶,到了我就立马就出去。

我一见到我们老家的那个警察,我很开心,你知道吗?我说你们怎么猜了哟,等着你们好久啊。 然后他们也很实在,就跟我说,哎呀,我们去逛了一下河南松山少林寺,你知道吗,那两个傻瓜。我说。

跑去拿着工费去旅了,旅游了一趟,我靠,我就我,但是我还是很开心,因为见到了,至少对不对,就有一种见到老乡的感觉,见到朋友的感觉是吧?对我来说,他们不是警察,他们是来接我回去的朋友。

我很开心,我见到他们,我说,哎呀,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跟那两个哥们觉得好好好。他说,嗯,不错啊,你自己老实一点啊。他说,你爹也给我们打过招呼了。

他说,你最老实一点啊,不要给我们添麻烦,那个脚撩了也就不给你带了,带个手铐吧。 在郑州看守的时候,我认为全国的看守所都是这个规格。

有电视可以看环境也很舒服,很新,知道吧,很干净。然后老家我就说,哎呀,可能我就很期待回到老家,还可以买到烟啊什么的。

我很期待,那谁知道就听老家那个我特别失望,然后又酒又破,还没电,试看我在里面,其实我一进去啊。

他们就问,哎,你是干什么进来的?我说我打架,旁边有个号,就说他说,哎,那你是谁?哪个地方的呀?我说,我就是什么绵安镇呢,就那个龙山县呢啊,那你认不认识?谁认为那个时候刚好那两年,我有一个特别好的兄弟。

就是也是从小发小啊一个他在那个县城混得很好,就是在这个道上,他就他说那得三倍,你认认识啊?我说我认识啊,还是我的好哥们儿啊。

然后他就跟那个号长说,啊,号长,那你给他就别搞他规矩什么的,你对他好一点啊,怎么怎么样?

号长就那个老大给我安排的还不错,给我安排的睡第三个床,第三个铺位,你看它里面是通铺,你知道吗,是那种大通铺那?

睡在最前面的那个就是老大,然后第二个呢,就是第二个老大的那种,然后我是第三个,你知道吗?这样,这个哎呀很不错。

你刚进去可能两三天还有点新鲜感,大家一下就把话论就把这说完了好,剩下的就无聊了,就没事干,冬天又特别冷,你自己要想着做一些事情,你才不那么无聊,然后像你看很有智慧。我觉得我们可以自己生活啊,想办法在里面,你知道吗,可以悄悄的生活。

用洗粉还有一点点棉花,因为洗衣粉是可以带进来的,把洗衣粉就是裹在那个棉花里面。

然后用绳子一绑摩擦摩擦一个月有一只摩擦会会起热吗,韩林队,然后腹部一吹,它就它就会燃起来。

在里面时就是饿很饿,没有油,然后盐也很少,这是很糟糕,就是说然后米饭到时候还可以就菜,就是就是有时候煮一个羊土豆啊,有时候是白菜啊,有时候萝卜啊这样,然后一天只吃两顿饭。

一个是早饭,一个晚饭没有午饭,然后我们好饿,我们怎么办呢,每天晚上?

各个号你知道吗,他是一个号,挨着一个号,我们这里就是麻辣烫,然后隔壁号就是凉面,就是喊,你知道吗,就把这各种能想到的好吃的全部喊出来。大家是想象,你知道吗。

就像开晚会一样的,我忘了,其实时间也不长,也就待了四十多天,然后我爸就在外面跑关系啊,各种找找熟人呐,交了一些罚款。

我的判决书也下来了,给我判了两年两年的那个牢教嘛。所外之心,两年的时间必须在当地待着。

你不能离开这个地方,跟当地的那个呃,居委会啊,这些都要随时汇报你的情况。

在快过年的腊月,把我小办法弄出来了。

其实我知道我可能没多久就会出来了,内心里面确实已经平和多了,就也很期待,但是很吃的,但到真的出来那天忽然就是那天铁门一响就叫到我的名字,我就知道,哎呀,那一瞬间是我出去的时候。

对他就是跟这段所有的东西告别的时候,我还是挺开心的吃,但是我没有那种很欣喜。

欢呼雀跃,这都没有很冷就很很平静的。我觉得哎呀,就终于结束了我,我好像是瞬间就到了大门口。

然后我爹从我手上接过了我的那些被子啊,乱七八糟的,他说,你先去洗个澡。

哎。我说,从监狱出来吧,从监狱出来,在老家待了两年之后,零七年我就开始出来流浪到处跑零八年,在北京年底在北京打了一架。那一架对我的感影响挺大的,就当时在北京,我是在穿着。

在他那里就把带着还是民谣歌手,然后当才有一些小小兄弟。

哎呀,喝酒了,跑过来那天是?

很超弹,就一直在推我这自己在还砸我的吉他,我就一下就没人住嘛,就动手了就给他打起来了。

打起来就把它打伤了,打伤了那天血流了很多人我,我内心里面是特别就感觉到,哎呀,这个太糟糕了,怎么那个爱,因为我就那种那种噩梦的感觉又来了,你知道吗,就是说我可怎么又干了这种事,没把自己控制住。

很糟糕。

后来是我,我跟川子,我们两个人花了二万块钱,把这个事情给私了吧。

给人家把这个事情撕掉了,不然也是要要这个事儿了了,以后一定要控制住自己。我心里就这样想,一定要控制住自己。

然后第二年我九月份九月底我去了丽江丽江,太棒了呀,那个简简直是天堂,当时觉得然后再也在一个酒吧里面上班,然后那个酒吧氛围特别好,就是里面的都是朋友的那种,就是你的大家庭乌托邦的那种。

感觉然后诶,有天晚上我们正在成为一个据说是来头很大,黑社会又是黑社会,又是中央领导什么的,关系特别强硬的一个哥们儿来到我们店里,那他可能是他也喝了一点酒,好像是对这个服务不满意吧。

打起来,我正好是休息,我休息,我下来。

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打下来我就我说拉架呗,对不对?

然后他抓住我,他就开始踢我,我就没还手,反正我就没还手。

我当时就让他打,他抓着我头发替我打我,我可太惨了。我不应该真的没留人,长足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然后把我压得很。

低,然后就用脚在那乱蹬呗。就这样,他的招数很差的。

但是我,我,我真的控制住了。

我当时心里很开心,我说我不能动手,我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能动手,忍住忍住吧啊吧,打我那天晚上我真的忍住了。

我一下手都没玩,我叶子是很开心,年轻的状态没有还手,所以那天我们那那天,他们说一听,你今天怎么你都没坏手啊。你怎么了?

我说,对啊,我说不还手。

我说他打呗,我不会跟他打呗。

我说,我现在不喜欢打架了,我第一次能感觉到我把我自己就真的摆平了,我真的搞定了哦,对,很棒,哈哈。对,从那以后,张一定真的就没再打过架。

后来他回到了老家龙山县,在自家的老房子里开了个小酒馆。平时的客人很少,偶尔有人来,也主要是想听张一定唱的歌,这里是大象公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我是艾哲。

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编辑,彭寒实习生,黄瑞,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一路上的地方路过牧马,老欧人说,相隔至交远行第二一次不是浪风吹响,我不知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