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14岁考上清华,学渣22岁四次高考,高考真的决定人生吗?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0月前点击:333


神童14岁考上清华,学渣22岁四次高考,高考真的决定人生吗?

今天节目播出之前通知一下啊,这周五是端午节放假,所以周五我们会暂停更新一期,等我们下周一回来见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补晒者,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是2002年参加了高考。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我们高中的校园里有一个孔子的雕塑,我们班有一个跟我很铁的哥们儿。

高考的那天早上,他去孔子的雕塑,前面磕了三个小头。

但是很不幸,那一年他没考好,后来复读了这个后来成为我们经常调侃他的段子。

我们都以为高考是人生中至关重要的时刻,十八岁的成功和失败都被无限的放大,好像那个分数会决定我们的医生。

但事实上是怎么样的。今天的两个故事就是一组非常有趣的对比。 讲述者。大鱼和侯莫辰都是天津人,也都是八零后。

但是在高考这件事儿上,他们之间相差了八年。

为什么说差八年呢?因为大于他参加了四次高考,一直考到了22岁,而侯莫辰呢,他幼儿园毕业就进入了一个超常教育实验班。

他用了四年的时间,读完了六年制的小学,又用了四年的时间,读完了整个初中和高中,所以整整省下了四年时间。

十四岁的时候,洪梦辰考上了清华大学的工科专业,我叫大于呃,今年33岁了。我是一个八五后八六年生人。我常去北京,现在在一家传媒公司做中层。 我学习一直都属于那种小学老师的评语,都是那种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只要你把多余的精力放到学习上,你的学习一定会有进步的。

每一次升学考试都属于比较调车位的,就是你要再努努力,一定就很舒服了。但是从来都是卡在那个线上吊着那种人。

像什么不写作业,请家长啊,这个简直经常有的事儿。有一次我爸爸去开家长会回来,老师叮嘱我爸一定要做,好像类似于老老师,比如说发了六份卷子。

一定要督促他都写完我爸回来跟我去找,怎么找都只有四份儿。

最后我爸说那个那两份到底在哪?我当着我妈的面儿去床的那个夹缝里面掏出了两张卷了,我们到现在再说这个故事对我就是不想写嘛,就把它藏起来了。 呃,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一米七一了,呃,就很高。

但是即使这么高的个子,我也是被老师安排在那个奖桌旁边的那个同学,我就是那个人。

也曾经被老师战略性放弃过,就是现在想一想,其实有一点校呃,学校的那种校园冷暴力的感觉。

别人都有童话,你没有你安排在角落了一张桌子,我小学初中到高中,我都是坐在讲台边儿上那个人。

因为我都不是一个好高中啊。现在我那高中就没有高中部了,只有初中部,所以您可想而知我的高中生有多么差。

当时分文理班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分了一个插板出来,我的插板里哦。当时那个班里的气氛也很压抑。

我记得当时我们是老师,来了一些东北老师,然后就是有一点东北口音,我们当时那个班主任是一个看上去比较凶的一个男生。

跟我们说,类似于就是说啊,不要灰心啊,你们还有机会啊。

我要送给你们一首歌,就是迪克牛仔的无名小竹。

我觉得我失忆的时候经常听这首歌来鼓励我自己,然后他就开始在班上给我们唱歌,我高三的时候是很努力,其实坦白说因为当时交了女朋友,所以那时候很想跟他一起上同一个学校。

起码要跟他一起,我们就要考上本科嘛,因为我学校太差了,然后也不奢望去考多好的学校啊。上二本线就这个事情就是。

当时就是我的目标,也是我想做的事儿,但是最后还是失利了嘛。

我们班一共考上六个人,我当时的女朋友是第六名,我是那第七名,最后就是这样,整个第一次搞好的成绩就很差,很差考了371分。我这个我记得很清楚,我第一次考考。

我知道在拿到成绩单这一刻的时候,我都不太相信我落榜了,我甚至于自欺欺人的,觉得是不是分数线要下调,因为因为确实每年高考录取的时候都会有下调分数线这个事情吗?

后来有一天我跟我同学去唱歌,因为我们同学都没考好嘛。

就唱歌的那一刹那,我突然间就反应过来说我落榜了,这件事儿是坐实了的,就是我。突然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意识到我落榜了。

当时是就本来他们在唱歌嘛,我突然间这个人整个人的温度就下,就比他们就低了好多度。那个时候就回家就开始考虑我要干什么,我要怎么办。 我这个人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是在在考试这件事上,其实一直都是勉强能达到自己想达到的目标。

所以其实你也可以说,我在这件事儿上没太受过挫折,就是我还能混,每次都能混过去,但这次没有混过去。

所以也是导致了我去想重新再去高考一次。

当时我姥姥姥爷,包括我妈都是很支持我这个事儿的。 我父亲虽然呃,想让我去走一些其他的路,但是。

当他听完我这个决心之后,他也是比较支持我的第一年就这样准备了复读。

实际上第一年的复读呢,花费比较高,因为我当时是2005年,还是2006年的时候,我上的是我们家,那边就是天津那边排名比较靠前的一个学校。

他有两个阶级,一个阶级是学费更贵一点,一年二万块钱学费一个阶级是一年一万二。如果你上的是一万二的那个,你看的其实是视频。

大家都在一起上课,都在同一层上不同的教室,但是只有一个教室,里面是有真人的讲课的。

剩下的教室的人等于相当于看直播。

我们是以这个形这样的形式复读的第一年。

其实我的印象我脑子里的画面一直都是夏天的那个印象,因为夏天是刚刚开始,你,你在复读。

刚开始进班里来,包括你最后快毕业也是个夏天嘛。我对那个夏天那个景象印象很深,班里的气氛很压抑,窗口对有馋叫,然后班里其实没有空调。

会开着窗户,外面有馋酱,我们班其实当事人很多,我记得每个班大概有五十多个人就很热嘛,开着电扇,然后前面的投影仪在放着老师讲课的视频。

我那个时候发现我近视了,嗯,到了快高考的时候,班里有些同学已经放飞自我了,但是有一些同学就是还是很紧张的嘛。

坦白说,第二次再复读,再去高考的时候,当然肯定还是会有紧张吧?

但是我其实心里已经知道不太好了,因为我第二年复读的状态很不好,完全心思就不在这个学习上面。

我第一年复读的时候还在有点谈恋爱的感觉,我感觉我跟我的那个女朋友一起上大学了,我的灵魂在上大学,我的具体在这儿复读,我觉得我最后考随便考高一高考就可以了。

但是后来发现就失利了嘛,失利了之后第一年复读结束,也是我那个女朋友跟我分手,然后当时确实有点世界观崩塌的感觉,因为一切都跟我想的不一样。 我的高考完了第二次,这已经是很绝望的一件事儿了。

我都搞好,第二次又落榜了。

高考的第二次落榜和失恋的双重打击,让大于在家消沉了好一段时间。他翻来覆去想了很多遍。

大于觉得高考是他人生中的一道坎儿,他也就真不信自己会过不了他,反正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大鱼决定豁出去了。

再试一次复读的第二年,班里已经没有大于的同龄人了,周围也开始出现了反对的声音。

他的爸爸,邻居,甚至是楼下报刊亭的阿姨都在无形之中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大鱼又熬过了灰暗的三百多天,现在想想,大鱼已经记不清楚那一年具体发生过什么了。

那一年的尽头,是大禹的第三次高考。

他又罗榜了。歼203的失败是大于陷入了一种持续的麻木,甚至失去了对未来的想象力。

他已经想象不出来,如果考上了大学的他会是什么样子的。 第三次落榜的三个月之后,2007年的九月,不知道是因为惯性,还是不甘大于决定再复读一年。

这一次他选择了一个住宿制的复读班。

2007年那一年,我32岁吧,已经。但是当时是全班里边除了有限的几个同学和我的班主任以外。

没有人知道我是一个大龄复读生,都以为我是一个应届生。

包括和我一起住一个宿舍的同学,我们是四人间,我们那另外三个同学都不知道我年纪已经这么大了。

嗯,最后一次复读的时候呢,因为环境确实和家里已经改变了。然后我很幸运,因为我觉得一个宿舍的风气可能也会影响我一个人的学习状态。 我的那个宿舍还是挺不错的,就是大家的学习的劲头也很粗。

然后我们当时上那个班呢也是比较不错的班。

嗯,另外就是我喜欢的老师很多,这次再复读失败了,这结果也是也是一个灾难性的,但是当时反而不去想这些事情了。

大家反而很轻松,该打篮球去打篮球啊,然后平时该娱娱乐一下就娱乐一下,然后给学习的时候大家一起学习啊。

我其实记得比较深的,并不是我们学习的场景,而是我们那时候宿舍四个人会相约早上起来上一个四点的闹钟。

为什么会上这个闹钟呢?不是因为我们要早起去读一个很刻苦的早自习,或者说我们要去旁边的一个自由市场去吃早点。

吃一顿,把自己撑的北京话就冲一度歪到这个状态,然后再吃好了以后,然后再溜达回教室去上早自习。

我那时候非常能吃一大碗豆腐脑,然后两根油条,然后还要再卷一个大明锦鸡蛋。

这是我一份的早点,一次早点哦,然后再额外还要再吃一个蛋,吃的特别美,然后回教室坐那儿,中午还是会饿。

当时我的我的记忆都是这种的,包括每天早上起来,阿姨会按时在门口敲你的门把,你叫起床来啊。

就比如说我,我们当时我最后一年复读我们那个年级组长就属于铜管,所有这个年级的大小生活的这些事情,我们所有班主任也都要听他的。

就感觉很威风的一个男的,他自称能号脉,他自称他懂中医,然后于是我们班如果有同学,就是住宿的同学。我们要回教室上早班自习的。

因为他们有时候不想上他们,想回去歇着什么样的,他们就说自己肚子疼头疼,他就会去给你把脉把脉落后,一皱眉头。

你在迈向没问题,你在骗人?

你给我回去点儿看书去,然后他就被打发回来了。其实都是这种比较生活的细节了,就是那年就感觉很愉快。

而且你在这个环境中间,你反而比较冷静的,你知道你自己现在的薄弱的环节是什么,你要做什么就发现那年,可能是这个东西给我的状态比较好一点。 我第四次高考的那两天,嗯,整个人状态还算可以吧。

我这个人以前上学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失眠,但是我那次高考的时候虽然没有失眠啊,就是入睡很快,但是我醒得很大。

然后整个人状态也还头脑很清醒。

总之就是整个人的状态很放松吧,就是当时是有这种感觉,因为我记得很清楚,我最后一次高考,我有一个很喜欢的华晓老师。

他告诉我说,你不要想着你进去,高考是在答题呀,怎么样你就想你去进去捡金鳄,然后你答对一道题,你就捡到一块金子,你,你就是赚了一块钱,你不要去想你这个你是啊错了,一道题是丢了份,你不要去想这些,所以我当时是整个这状态是被调整到这个状态,我感觉哎,我又堆了一道题,转了转了,然后继续往下走,这道题我会我又捡到一块儿。

所以就是所以当时最后一次高考,反而就是在高考的过程中,反而没有说前面几次那种那种感觉了。

我最后一次高考成绩员,我记得那个快递员给我送成绩来的时候,是一个下午。

我接到那个成绩单的时候,我自己在屋里。

我把那个成绩单是一个信封嘛,打开的时候录出来的第一个数字是五,我从来没考过五百多分,然后我整个人就我也不太好形容当时的那种心情啊。虽然不是说一事一下子就失去意识了,没没到这么夸张的程度。

但我知道我整个人很高兴,然后等到在下一刻就是我开始,然后自己在看什么的时候,我发现我蹬着自行车在在路上骑着自行车在闪乐。

就一直在往前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要出去登冰车,经历了前三次高考的大鱼,在估分的时候比较保守。

以他这次的分数,本来可以上一所更好的学校。

但因为当时的天津高考是初分前天报志愿22岁的大于最终上一所天津的二本高校读的电子商务专业。

坦白说,我刚进大学的时候,我确实超高兴,反正有,我恨不得告诉所有人我上大学了,但是反过来想想,这事儿好像说也没什么好好好不好的,也挺丢人的。

这么多年才考上,然后后来我觉得因为我的这个年龄吧,其实我上大学我的心态也不太一样。

其实我之前一直心里面也是在想容错了这件事儿我对我跟他们是其实是没有办法比的,我必须找准一个行业,一头扎下去。

这个在我还没有毕业开始实习的时候,我其实就是很清楚这件事情,所以我到我大三那年结束的时候吧,就觉得来北京尝试实习啊,怎么样就开始工作。

于是我第三份实习的工作就来到了现在这家公司卖广告,所有这个电梯里面的那个一个屏电梯外面的电视,我们是做这个的。

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在我整个的工作环境中间啊,其实对学业的要求并不高,所以其实反而说学历对我来说。

没有那么重要了。但是坦白说,我觉得我的学历或者说我上大学的这个经历,后来还是会对我来说是有一些有一些影响呢。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

实际上我每天都会回家的时候,会会幻想自己出单是什么样子呢?

因为我们那个媒体其实比较大,所以其实每单的成交量是很大的,会有一点回到我当时第二次复读吃力的状态,我想象不出来我承担之后是什么样子呢?

就我想象不到我高考成功之后是什么样的我,我会有那种状态。在后来,大概其实我真正开第一单是一年。

整整来到这家公司一年以后,然后开了第一单,那个时候是真的高兴。

呃,虽然那个时候那一单其实不是很大,然后我能赚到的佣金也并没有很多,但是确实很高兴,因为他确实达成了有一个阶段性的目标。

而且我毕业之后的这份工作吧,他的晋升途径也比较明确,可能相对其他职业来说,晋升途径也比较快。

所以其实我跟我的同龄人去比,虽然我在追他们,但是好好像反而没有差的很多,一直因为我在高考复读,就是后边几次复读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说嘛,就是你知道你毕业已经多大了嘛,就算你考上啊,你毕业都已经76岁了,那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按照年龄这个事儿,我觉得他他对我来说是恐惧感吧,因为这年龄对我这一直是恐惧感,就包括。

我之前也说了嘛,就几次比较重要的人生节点,都是有一种恐惧感在推着往前走。

但是我,我后来就是越工作,我越觉得就是放到我整个三十多年的人生里面,这三年的时间。

如果你拿来过,你一个心结,我认为我这三年用的很值。

我迈过了一个坎儿,从我高考最后一次高考结束,考上了那个学校以后他就不再是我的任何一个心境了。 他是我的一个勋章,我叫洪默辰,我今年38了。

我现在住北京,上大学就来北京了八几年那会儿全国好多地都在搞这种叫什么超常教育啊,天才教育啊,这些有的没的,我那个小学呢?作为试点说,哎,你们这小学也也能这么一个试试吧,就能一个班叫蒿床教育实验班吧,好像差不多这意思。

那我是怎么知道的呢?是因为突然有一天,那时候我幼儿园大班完事儿,幼儿园老师突然把我叫去,不止我还有其他的小朋友给我们做了几道那个所谓智力体验。

哎,我还真记得一个一块儿豆腐切三刀把它切成八块儿,就是如果你这三刀都是在一个二维平面上,它最多就是器块。三条直线两两相交。

X向一道外向一道,再向再一道,就等于是两层两个田字。

其实说白了,这就是一个突破,跳出你的常规思维方式嘛,对吧,当时坐脚踢坐脚踢之后呢。最后我忘了是两个,也不是三个。就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就被幼儿园同志说,哎,那到时候去。呃,南京小学。

去参加这么一个这种章程考试,这应该是冬天发生的事儿,就是八七年的年初,后来可能没过多久就接到通知,说ok就来上吧。

然后我爸妈就觉得是个好小学,那就去上呗。 幼儿园毕业的侯末晨莫名其妙地进入了这个小学的超常教育实验班,在这个过程中,他适应的很不错。

四年的小学毕业之后,侯孟辰又跟班里的大部分天才儿童一起进入了一所奇妙的中学。

在这里,他们用一年半的时间学习初中知识一年半的时间,学习高中知识,再用最后一年准备高考。

其实我现在想想这个,这个安排后来我我的有大学同学跟我说说,他们觉得这个安排很合理。

讲这个话呢是大学里面的学霸,就是他们觉得中学根本不需要六年就用我。我们的那个节奏足够了,因为人可能主要是环境吧,因为你周围的人跟你都是一样的,大家都在开始这个进度,对吧也就这么过来了。平心而论,我的成绩在我。

我们大概从第二年开始。

基本上就比较稳,肯定是就是属于成绩好的那一波,第一年开始的时候比较累,我们那时候已经只有我们自己一个班,就是我们这三十多号人自己比。

所以你是在一个高压的一个环境里,你就可以想象一种就是特训,就是把一群人扔在一块儿,一天到晚在一块儿,然后最后你这群人成天就是你这个人回想比来比去,我们那时候叫孙子的一个事儿,是他把这个笔的这个频度啊。

整得很高,是月度的,会把一个全班大排名,以及后面的分项,每一分都分做成一个大表。

然后印出来,在家长会上发给每一个家长。

我不能清楚记得我每个月的排名,但是那个曲线我印象特别深,就是我很清晰的记得就感觉那几年的人生就是在为这个排名而活。

我从头到尾在我们班都没有拿过第一名。我最最高的名次是在三年级,你看我们不是四年嘛,三年级的第一学期,期末全班的第二名有多扭曲,你知道吗,就是我记得那个期货考试,每天考两门,每天考两门。

因为考试就已经不上课了,考完就可以走了。

这帮人不走,等着老师改卷子等分儿出来,然后出来一颗的粉儿,自己在那儿算那个哥们儿,他就一直在那儿。算他发现我好像离他挺近的。

是吧?他感觉有一定危机了。这事我印象特别深,就是最后还剩一门哪一门,我已经忘了,就是他几乎就就蹲在那个老师办公室门口,在那儿等最后一门儿的成绩看看就是我有没有可能超过他。 呃,其实讲真,我心里也挺关心这事儿的,所以我也没走。

然后。

我九五年高考吗,你要是算那个中考成长,年龄是十四,就当时没想那么多。其实之前是这样的,就是之前我被忽悠着去学校,忽悠着去参加了。

呃,全国高中物理竞赛,但是我没有混到决赛,我只到了我们那儿的那个呃,省一级的比赛。

然后呢,我记得前四名是可以到北京参加全国决赛,且当时可能也是设计这个体系吧,只要你能到北京?

参加全国决赛,那么基本上你就可以保送到清华或者北大前四名。呃,里头有两个是我们班的,然后我啊,我是第五,所以我就得回去,老是高考去了吧。

因为那两个家伙去了俊华,让我第一次产生了,说因为我们关系特别好,第一有点儿想也到北京去跟他们作伴儿,第二也有点儿不服气,那种感觉就是说我可能竞赛没搞定这个事儿,但是我是不是可以通过高考来搞定,心里隐隐有那个念头?

但是肯定不敢说不好意思说说的啪啪打脸回头,然后后来就老师去高考了,考完了出来感觉还成。

拿通知书时候我已经知道了,因为头一天我们班主任已经兴高采烈的把电话打家里了。

哎,那年我们很夸张我们,我们38个人,上午需要得有八个,就一个班就卡沃尔的。之前我们整个学校能上清华北大,就平时我爸我妈都挺佛系的。 到这个时候,我爸就第一件事儿就是让我骑车带着路易通知书。

去医院,我爷爷那时候在住院,但是其实并不重,老头还是挺清醒的,让我拿这个给我爷爷看啊,我爷爷是一个比较热衷孤立的人。

呃rp啊,很在意这些事儿,所以我就把他医院警察给老头看了,老老头就很兴奋,据说后来骚扰同病房的老头好好好几片。嗯,那就后来的故事就跟所有的工科学校一样了。

反正我进了大学之后就再也没当过学霸了,那可是全国过来的,我没跟你说我高考多少分儿吧?

其实放在全国眼里真的不入眼啊,然后呢自己觉得自己还行。

呃,牛哄哄的来了,那个九月份到学校报道,我是我们宿舍,我们宿舍六个哥们儿,我是第二个到的。

头一天晚上住在宿舍的只有我和我的下铺,我的下铺呢是从四川考来的黑黑瘦瘦的一个哥们儿,然后后来就闲聊嘛就很尬嘛,大家都还不会社交,然后见到陌生人。

有什么话题可聊呢,唯一的共同点都是都跑到清华来了,那就聊高考呗。

一聊人家数学是满分儿,物理是晚份儿,我就觉得这天儿就聊不下去了。

那是我上大学第一天就被灭了一道,然后然后,而且他还依然很就自己觉得自己很不牛逼。

上大学之后,实际上迅速的就被各种打压。 这个打压不是人家故意要来打压我,而是被冷酷的现实被周围各种厉害的人。

所打压大雪,呃,几年的时间对我帮助最大的一件事儿,就是让我找到了作为一个普通平常人的心态。

这就好像说姆巴菲十九岁,但是他踢世界杯的时候,别人并不因为他十九岁,所以他进一球算俩不存在,对吧,你可以外界的表扬说,啊,年轻金童了不起,但是你在场上你十九岁,努巴佩和32岁的c罗。

面对的规则都是一样的,对吧。

所以到这个时候,你的这个爸爸就只是一个一个门面了。 侯默辰在本科毕业之后申请了本校的直读博士。

2004年,24岁的他博士毕业,近十年的工科研究使他认识到,搞学术其实也是一种商业行为。

说白了就是导师能不能把技术和学生的劳动力卖出去。

他觉得啊,与其在学校给耗着,不如直接做一个商人。 一般而言,一个近三十岁的博士可能很难在毕业之后做出放弃学术的决定。

但对于侯莫辰来说,领先的那四年,给了他开启人生第二模式的自由。

他选择离开高校,来到一家知名的工业设备公司,做起了销售工作。

工作之后呢。实际上,我的这个胎头就是两个胎头,一个是学位,一个是年龄,这两个是乘在一起呢。实际上在职场开始的时候,嗯,是给啃给人一种呃很惊讶的那种感觉到。不管我的年龄如何。

我的这个学历就已经是个异类了。

你见过有几个就是销售有有博士学历的?

这个事儿其实是格格不入的,因为呃,别人也就只能把话说到这儿,就说啊,厉害,厉害,博士。然后他一听厉害厉害才24。

然后呢,在实际工作上,客户一听说你这个头衔儿,嗯,会对你去签这个单有更多的帮助吗?

其实没有什么帮助他。嗯,其实没有什么意义的,甚至于反而会让客户产生距离感。

感觉周围就是比较很森林的那些同事们,他们一个个都很都很厉害,每天的邮件可能都是上百封电话,从早到晚。

但是我从一开始有相当长的时间在我那儿是静默的,这个是最痛苦,就是会,你会自我质疑,就是我是谁,我在干嘛。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当时唯一给自己一个支撑的理由,就是说我在这家公司是我们这个行业非常非常一流的公司,至少既然我是这个,我是这个专业的。

那么我在这个这个公司待着总不会有错。

我就这么靠自己,自自己忽悠自己过了头两年,在这两年过程中也认识了稍微建立了一些自己内部的那种人脉网络啊,也开始有些认识的朋友啦。然后呢?

呃,也开始慢慢开始,有活干了,从此就好起来了吧。

我后来有过一点点小,介意的是,就是跟我同年龄的人。

我已经你想,我已经把这个事儿就就撤回到说不是说跟我同一年上大学的人了,就只要跟我同年龄的人,我的各方面没有落后于他,我就很满足了。但其实你知道吗。

即便是如此?

人生早晚有一天,你会发现比你年轻的人比你厉害,讲个好玩的事儿。

我记得我上中学的时候,有一天我们家老头下班回家,我妈在厨房做饭,然后老头儿回来之后就跑到厨房去跟我妈说,你知道吧,美国那个新总统比我还小。

嗯,他说的是克林顿,克林顿确实比我们家老头岁数小。

因为我们家老头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当着他那个小厂的这个厂长了,但是后来又又被人给棒下来了。甭管怎么着,他知道三十多岁的时候,曾经很很领先过吗?可能这是我们家老头第一次见到一个人。

比他小企业比他混得好得多,得多得多,对吧。 呃,这件事贡献很深的原因就是说,后来我认识到,从统计上说,可能世界上几乎每一个人早晚都会碰到这这样的事情,把它最简化到大家都是在一个赛道上去赛车。

你启动领先别人办个身位,不代表你就一直能领先下去,因为你在启动的那一段的运气好,有可能别人在中段的运气好。

而且大家车的基本性呢高低在不同的弯道指导表现晴天雨天表现可能各有所长,所有这些因素都会导致你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交错,那人生比赛车复杂一万倍,那就根本没法比了。

大于今年33岁了,现在还在他当初实习的那家广告公司,凭着自己的努力大于一路,从销售做到了中层领导侯莫辰。今年39岁了,他离开了最初做销售的那家工业设备公司。

和朋友合伙开了自己的公司。 无论是当初落后的还是领先的那四年,对于他们俩来说都已经显得无关紧要了。

多年之后,回头再看十八岁那年的我们,无比看重的那场考试,其实能量也没有那么大。

未来你的兴趣,机遇和努力程度,种种因素会把高考的重要性稀释得越来越小。

所以,如果你是今年的考生啊。

真的放轻松若干年之后回头再看,无论考得好不好,这段经历对你来说只是一段故事,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资助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