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岁,我拍了一组裸体写真,想让整个世界看看,我赤裸裸也赤条条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0月前点击:372


25 岁,我拍了一组裸体写真,想让整个世界看看,我赤裸裸也赤条条

先声明一下,本期故事中有对一些身体部位的描述,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你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让他们听到啊。我今年26岁,然后我我想过要拍裸照。

但是我有在洗澡的时候,站在那个大的穿衣机面前,有看过自己的身体,但我对自己的身体其实是不自信的。

如果是用影像留下来,或者说拍成一张照片,应该是一个很美好的画面,需要把它停格下来。所以我虽然有过这个想法,但是并没有去付诸实践。 我23岁,如果我比较喜欢当下的状态的话,我会想。

去拍裸照就是想记录某一时刻,如果这个时刻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就是很平淡的话,可能我不会去拍裸照。对,嗯,我今年24岁。

嗯,我想过要拍裸照这个事情就看了一个展览,然后就展出了,就是一个女生,她的那个裸照,我就觉得很美。然后我就想到自己是二十多岁的年纪,特别想留下来,这个就等老了,以后可以看到这个照片。

我现在22岁,我没想过拍这个裸照之类的。

哦,我之前就是看一些文章说过这些,就是说女性身体衰老比较快嘛,然后说在生育之前,最好是拍一张能留下来自己的一些身体的记忆。

但是我还是比较保守的一个人吧。我,嗯,没有特别对这种年轻的执念。 2017年三月的一个傍晚,一个25岁的年轻女孩下班之后,坐上了北京地铁一号线。

前往一个陌生的地点。

他和一个网友约了在那里见面,准备拍摄一组裸体写真,那就是在一个很普通的一个呃,工作日的晚上。

然后他给了我一个地址,我就坐地铁去了。

在地铁的乘坐过程中,特别的恐慌,特别的挣扎,想过要后退吗,还是要钱。

那个时候真的那个地铁上的时候是最煎熬的时候。

我当时会有犹豫,因为在那个时候,我还是以处女音。你知道吗,我没有任何的感情经历,然后我只有对自己的一些想法和一些想要做的尝试。 呃,他非常直白的就直接跟我说,他说这个不是说艺术写真。

呃,是要脱衣服的。

就很明白嘛,这个让我攻克了很久,然后我就一直在想,我要不要做这件事情,其实心里面是有防线的。我当时想说裸体ok是怎样一个裸是具体是普通的把衣服脱了。

还是说要把那个私处露出来的那种。

这样说吧,我觉得吧,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东西是什么呢?它其实它不是人造的,它就是人本身。

具体来说的认识是在从十岁左右,我是开始产生的,那我们幼儿园来游泳池嘛。

怎么样,夏天一些年轻漂亮的大姐姐是吧?

这个你没事,甭管是在用池边上看,还是在水里看都挺好的。

怎么说呢,因为那会儿好多女孩子都游哇泳啊。

所以其实大腿这个东西你非常容易,你看它有一个标准呢,像我们交易问课,就是有一个收翻灯夹的,这个动作就比如他有的收起来,然后往外等一分,然后一个灯就往后一个冰井。

就这个动作能非常明显,看着就他腿上的这个运动。

对,对,这个我到现在引他们很深,正好咱那个时候嘛,看到那些就等于说是有一个启蒙吧。

然后后来就第一次看看女性裸体的图像,十岁左右是从香港的一本色相大证看到的啊,咱这是家里买的,当时不是我买的了,就是怎么说呢,呃,就是怎么很色情的那类啊?

比如说,就是我记得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个就是那个女孩子蹲在一个椅子上,就是分开双腿嘛,印象特别深,因为那照片背后全是绿绿的树。

就一看就知道是在东南亚热带拍的,跳过领域的第一个认知就是窝猜,原来是这样的,这这是第一个认知,就是啊,原来原来女孩的结构是这样,然后呢再往后翻看诶,大家结构又都不一样。

然后呢,再后来呢,再看就是比如说那些摄影书上的那些就觉得啊,这个明显比那个要显得要美观,要好看就是那个明显就是那种你都不敢掏着拿着打电广场之下拿着的书就是这个,可能就是一个美和一个就是以色强为主的人。

这个东西的差距就差别就在这儿,就是你敢不敢直观的展示给别人看。

其实中间的时候我答应过他很多次,然后那最后我都放他个子了,因为我还真的是还没有想好就答应完了。哎呀。

太想去了。哎,你们有点害怕,然后找个别的理由推脱过去吧,就推了很多次,然后下定决心,那一次,真的是?

挺不容易的,因为我跟你说过,我当时拍摄的时候是一个处女,是不是,但是围绕他身边的大部分女生都是有过性经验的。

所以他对我其实也有一定好奇,他觉得这个这个年纪处女应该是很少的存在,然后之后也是就是特别好奇说为什么你会想来拍摄,而且你还没有过,就是恋爱改成经验,你怎么敢就是做一个事情之类的,就是那段时间好像似乎也在,就是会跟他说一些感情上的倾诉,所以这个就很容易能够获得对方的信任吗。

然后还有就是他这个人不会强迫你。

嗯,他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他嗯,会给你一些小的那种思绪就是开展你的思绪,但是不会就是强迫你去按照他的想法想。

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聊天对象,就是慢慢心灵感建立起来,我就OK对从小学开始玩的照相机,然后那会儿呢,家里有一个李光和一个尼康。

真正有艺术创作是拍东西,是在大学摄影课上开始认真的拍一拍小作业啊之类的交给老师,2011年就是当时正好快毕业了嘛。

那时候总想着,哎呀,我都拍了这么多种类了,这这个这个玩意儿没接触过,总得试试呗。

然后范先生一想,哎哟拍的,你像裸体有点小激动的当时然后呢。后来笛子拍头儿,我的确明显感觉到我的心跳室变快了。

心跳变快,浑身脸上发热,稍微有点儿激动,就觉得霍草啊稳定,我要淡定,还要好好派好好派。

然后我就因为那会儿,突然之间也就那两年吧,我们国内突然卖过几本儿后母亲为的书,然后呢,顺便翻半书就觉得哎呀,看看他写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语言。

他不管拍什么都是那种,就是情欲感非常重,就觉得这个人的脑子。

不停处于亢奋的状态当中,包括你看他写的文字,能看出这这个人的性格都特别亢奋,就有一种你看啊,就别人,比如说当然,你看有种说法吗,什么百人展啊千人展啊是吧。

那我们也试试看,攒个拍个人,攒个人人数呗。

当时还有一个画面,就是没有跟他见过面貌,我也没有看到过他的长相,然后我就脑海里就各种设想,我说这个人是不是一个帅哥啊,是不是一个给还是一个什么样,都会有这种设想。

然后那天约他的时候,然后他就是从那个,嗯,从那个酒店下来嘛。

来接我,我还有点路痴啊,找半天没有找到,然后下次接我的时候,我看他是一个非常胖的一个人,然后身材是这个样子。

然后瞬间的那个期待值从百分之百降到1%下啊,我自己啊,一个标准的胖子,一个标准体重超重的胖子,就一般来说,可能看到肉女觉得啊,这要么是个猥琐怪术,要么是个说相声的。

你看见面坐在那里就是闲聊嘛。就是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然而又有一些躁动的那种气氛在。

然后他觉得你紧张的时候,他其实不是非常直视你的眼睛,他会可以去做一些其他东西,然后分散你的注意力。

我觉得这个方面他真的很厉害,消除别人的紧张。

我这人吧,拍照的时候好多人都知道我是特别爱闲,聊话牢停不下来,然后呢就聊会儿天儿,聊聊共同认识的人之类的,这事儿呢也就差不多就那可以开拍了,开拍怎么办开脱吧。

那叫他脱衣服,我吃东西,所以有的时候吧,吃零食呢是一个特别合能化解对方尴尬的一件事情。

就所以有的时候我去拍照片,会自己带点零食。

既能补充能量,又可以政府给自己找点事儿干,不让别人太尴尬,然后就坐在那闲聊一些闲聊差不多了,他就突然间把摄像机拿起来了,然后就说,我看看有没有电了。

然后我心里就咯噔一下,我说完了完了上拍了吗,接下来要做什么,然后最后有这个过程,后来说你不要紧张,反正就是呃,也是闲聊嘛,大概得有四十多分钟吧,就是这个过程,然后屋子里是开着暖气的,应该是然后就慢慢的吃吃点东西啊,或者喝点水啊,去消除一些紧张之后。

然后呢,我就嗯,下定决心,我说好吧,拍吧。

然后之后就嗯,我说,脱衣服嘛,恢复就比较紧张。我说我我,我就问他,我说我能在他刚开始会尴尬就是的确,毕竟就是在意大利,你看咱们俩第一次见面啊,那我就脱衣服了,还是很尴尬的,所以好多时候这个流程啊,基本上呢,大概三到四个小时。

前面一个多小时,就等于是在聊天和化解尴尬当中就度过了哦,那天那天穿的应该是牛仔裤和上衣,好像是就比较那个什么。然后后来我还特别不好意思问了他一句,我说这个内衣上面好像会有痕迹,就是刚脱完的时候,我说你方方面让我再冲个早餐,好好你死一样。

然后我就第一次在一个陌生人的男生的房间里面,然后把衣服脱了,然后洗了澡,然后进卫生间的时候,就真的是完全自己世界了。我想啊,外面有一个男生在外面,然后我真的要这样做吗?

然后我就脱完衣服之后看着镜子里面自己吗,觉得嗯,这就是25岁鲜嫩的肉体,我错过了,现在我可能以后就要衰老了,时光一定会过去的。

我自己也一定会老的。然后就当时一逼自己就嗯,然后就串造,然后我就初九行了。出来之后,我又犹豫了两秒钟。

我是直接这么出去让他拍呢,我还是裹着浴巾出去呢。

我现在仔细想想,我似乎是裹了,但是裹了之后我就直接就把它摘了,然后放到沙发上了。

但是我做的时候是腿脚插着的那种,然后就是想还是想要隐藏一下自己的隐私部分,但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应该是那个时候都能记得,就是手一直在细微的颤抖,然后手特别亮。

然后说话的时候都觉得下巴都在颤抖,然后不敢支持他的双眼,但是然后会看他的身体,身材让他的动作,但是就是不敢支持他的双眼。

还会躲闪没有被拍过的姑娘在面对镜头第一,第一个表征其实是有一点点木的,他是有点不知所措的,因为有些时候你知道就是这个人呐。

它紧张的时候,它的肢体动作有时候都是僵硬的,这个我们就经常需要一一一定量时间的接触,去让他消除掉这种国号感和这个紧张感,他就是会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然后就让你慢慢放松下来。

因为这个过程如果他说的太多了,你还是会紧张,说的太少了,也会紧张很慢慢的,他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这样闲聊。

然后之后就直接步入进那个正题了嘛,然后拍摄。

然后他会说,你有什么想要摆的boss吗?

然后我就说,我们就是经验比较少。后来他就说,那,那我给你就是做几个动作吗,就是侧躺在床上,摆出一种很放松的姿态,然后呢,我是等于是跪在那个床的这一头。

面对他那边,他背后是那个,就是枕头那边嘛,所以等于是他侧躺,但是就有一种像拍画一样的感觉。

然后呢,还有就是比如他就坐在沙发上的你,一种非常放松的坐姿。

盘腿儿坐然后呢还然后就是就趴在那个床上,然后呢,你说翘剑臀部等于说拍一个腰到疼的那个曲线嘛,因为这个曲线就一直非常好看的。

嗯,我记得有椅子,有床上有浴缸。

嗯,大部分就是能要想到的都可以,除了他要求你呢,你可以自己想做了之后也ok,当时好像还拍过那个动态的那种东西。

但是就是拍的不是很好,所以最后也没有用。 嗯,你特别紧张的时候,摆的裤子是僵硬的吗?

然后他就会说,你可以就是随便走动或者什么的,然后他会抓拍你的一些东西。

嗯,所以就是看他的,因为我有的时候是一个懒得帮别人做猫泡死的人,他们觉得舒服,好看自由ok,然后还要就是我会有时候给他们稍微有一点提示。

比如说你稍微吸一个气,吸一下气,比如说腰一下就立起来了,然后包括就是稍微吸气压一点腰。就这样,这样同步会显得更翘一点之类的。

就是一些细节上的修改吧。 他会告诉我,嗯,你看镜子里你的身体是非常美的。

然后他的曲线他哪里漂亮,就是他的话会让你产生自信。

后来我我会觉得,嗯,这样拍会不会好一点,这样拍会不会好一点,然后他就会不断的尝试,就按照我的来拍吗?

我很喜欢那种半车半演的那种,嗯,就包括就穿着衬衣,里面就是裸体这样拍摄,或者是说有颜色的地毯,然后它可以是桌一半,或者怎么样会露出一部分。

我会会有这样的想法,或是又借助什么道具之类的,就是像那种裸体艺术的感觉。

而且那个物理光是这种就是暖的黄色的这种暖和,能够这样的光,就会显得人的身体皮肤会特别。

软软的,发黄的那种,有的时候脱口秀,特别如果说是拍逆光的时候,你会发现就是这个光线呀。

把整个人都覆盖住了,就是有一种很像是你在抗议一尊雕像的感觉。

我是一个近视眼啊,而而且拍照的我从来不戴眼镜,大家都是近视眼,其实在看就是在在反光当中,其实他他说感受到的光晕是更强的。

整个基本上就像是给那个逆光那种身体膜上一层沙一样,其实拍的时候还是有一点影,恐怖的地方就是我一开始以为直接就是。

呃,裸体嘛,就是做一些动作或者什么的,表现一下情绪之类的。

后来他其实是我想拍的,是拍你的隐私就是你的下体就是你的阴道那部分,然后它会以很夸张的姿势,然后就是肉体撑开,然后以它为中心点来拍摄照片。

我会有想过,因为他既然掰裸体的话,就不可能避开这一部分,而且裸体最大的魅力可能就在这里。

所以我我也会有想到,但是真的落实的时候,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一点抵触的。 我不知道是因为我这样想,还是大部分女孩都这样想。

就会觉得自己下面很难看,因为它是黑色的,在25岁之前,我从来都没有。

自己用手去摸过下面就包括洗澡的时候,也就是冲一下毒我其实没有这么这样,然后那次之后,我会想知道自己下面到底长什么样子,我会自己会拿着手机会拍,拍完之后看嗯,长成这个样子。

然后我会有尝试的去摸它的形状。

对,因为之前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这方面的认识,也没有人告诉我就那次拍摄完了之后,其实我接受了自己隐私部位。

因为我原来觉得他真的很愁动,画里面的他们都是粉粉嫩嫩的,就是而且也是没有毛毛的。然后但是现实生活中我就觉得有,而且我从来都不知道别的女生什么样子。

大家也有羞于谈这个话题,这个事情也不会拿出来比较,就大家可能会说胸大小,但是。

不会说你的音部会长的是什么样子,然后我我还会经常和他沟通。我说你拍过了女生当中有没有那边是粉色的。

然后他也会跟我讲之前拍摄的女孩儿,这是什么样子的。

嗯,他会跟我分享很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我知道走我都没有放松下来,就只有那个我把门关上,一瞬间我才觉得就是长舒一口气,就是感觉像完成了一次任务一样。

刚才经历的都像是假的,就觉得好,似乎没有这样的一个经验一样,但是也很淡定,就是因为你做完了一个一直紧张的不敢去做的事情之后,就相完成了一个很难的k次,然后就很轻松。

但是又有一种小秘密的感觉,因为这个事情似乎只有自己和另外两个人知道,就觉得自己好像内涵又增加了一些丰富度又丰富了一些。

哈哈哈,我当时做的决定其实只是想拍这样一个动作,敢做这个事情,然后做完之后,其实我并不是非常在乎他的那个结果是什么。

就不在乎拍的是不是很好看,拍是不是艺术的东西,然后也不是很在乎,就是这个事情之后就是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我甚至想过最坏的后果就是可能拍摄完了之后,这个摄影师如果把这个照片?

抛到什么呃,什么色情网站上或者什么之类的。我当时也有想过,或者是有人人肉搜索我的名字,或者是像那个木子子还是谁啊,然后声败名裂,然后家里人,否则就是这种脑内剧场非常丰富的这种。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让我觉得就哎,还挺普通的。 其实他没有打开什么东西,他倒关上了一些东西。

嗯,因为曾经的话,我会非常的躁动,不安,躁动强烈的想要经历和现在不一样的世界,强烈的想要跟普通就是一般的人,不一样的事情。

我会想把自己抛出去解剖。

就是四意的去让这个世界蹂躏自己的感觉。

但经历了这一次之后,我会想说,其实我可以就是这样普普通通的生活,我不一定要把自己变成什么我才是我。

我女朋友啊,她是不介意我就拍别人的,因为只要我提前跟她说就是,比如说你看我这个罪名又拍照,然后呢,大概什么时候啊,我去拍照了啊,他基本上是ok,那你去啊。

所以这点我特别感谢他就是一点儿也不闹啊,一点儿也不怀疑什么,因为有好多人呢,女朋友是无法接受自己男朋友干这种事情的。

所以我刚开始我也担心过这个问题,但是后来发现并不需要我担心。

这些年啊,遇到最多的是那种,就是带着好奇心问我事儿的男性男同胞,大多数都是这件事情的表现,第一个就是表现的极不可能的,想看点什么。

然后呢,第二个就是容易多联想,有些人会觉得哇塞你不得拍一个睡一个拍一个睡一个。

我特别想说,就是体力真没这么好算了吧,拍照片儿都够累的了。

好,然后你说我为拍个照片把自己累得半死,然后我还要咬着牙坚持下来啊,是吧,也不太健康吧。这样。

我其实现在很少没事儿翻自己来拍过东西,但是看有时候就会把它整理一个相册做,直接在那个大屏幕上放幻灯。

然后就一直看会儿觉得啊,原来然后这三节原来就比如拍的时候那些事儿,我觉得哎,这个时候有意思,我一直拿这个摄像当做一个样本收集。

因为好多时候我跟别人说的包括这,这是我的实验样本。

但是怎么说呢,就是研究样本越多,却越不知道自己最后到底想要的是做什么研究,因为样本越多年份就是这个世界。

可能性太多了,什么东西非要给它界定在一个矿内的话,就很难就最后觉得哎呀,慢慢先这么拍下去吧,能记录下什么记录下什么。

呃,我叫中心,现在已经快三十了,然后我现在在这个付我一个项目,就是拍各种各样不同的女性,就比如说拍他们的私房照啊。

然后拍他们的人体啊之类的。然后呢,这个项目到现在已经做了有七年了,到现在已经拍了130多个女孩子。 那次拍摄之后,重新把修好的照片打了个包,发给了女孩儿。

按照对方的意愿,他没有把照片发布在网络上。

女孩儿说她们现在还有联络,偶尔也会约出来一起吃个饭,一起看展览。

现在一年过去了,他收获了一个朋友,也夸过了自己躁动不安的25岁。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