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原来旭岽是这样?!
gezhong2023-09-05  90

做了万年主持的旭岽,终于翻身做嘉宾了!而曾经的嘉宾却迫于淫威下改做主持!当《极客秀》的所有问题都往他身上来一套,效果会怎样?原样来是这样是如何诞生的?旭岽的年收入有多少?当主持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原样100期纪念”番外篇——分不清是《极客秀》还是《原样》的奇怪存在!

【番外】原来旭岽是这样?!

原来是这甲男,是这羊是真是这样子的样子啊。原来是正在为您开启极特秀,欢迎来到原来是这样极客秀,大家好,我是曾经被旭东访谈过,今天要访谈旭东的水兄。

大家好,我是曾经访谈过水兄今天要被水兄访谈的驱动哎,今天这个节目大家一听会感到非常奇怪。

怎么主持人变成了假冰假冰,变成了主持人,嗯,哎,其实我就是嘉宾,对,那今天这个节目实际上是作为啊,原来是这样100期的一个特别栏目啊。

那么大家其实对于旭东也是有一些好奇心的啊。那么今天呢我就代表广大的听众朋友?

啊,我们来扒一扒许东的那些小故事。

所以呢,今天呢,我算是抢班夺权啊,抢过了这个主持人的话筒来问一问旭东,那么要不我们就进入急速考场?

那么请问叙东,你是如何定义极客的?

嗯,水兄这样的就算即可啊。具体来讲呢,呃,我觉得啊,就是说呃,理性牌技术控,然后呢,很重要的一点是能用科学的。

思维方式看待这个世界的人,当然还有一种即刻就是执着当中带一点小文艺的,有点疯的人啊,或者说愿意为一件事情疯的人都算几可能就前面和我有点类似,后面就是你自己的标签,有点小文艺是吧?

有的时候我觉得就是说就是我,我对于极客的这个定义,可能也是我自己对于我自己的一个定位吧。

那么第二个问题曾做过的,你觉得自己最符合极客精神的事情是什么,这个其实我真的觉得就是用业余的时间做了一档科普节目,这个节目叫原来是这样。

并且已经坚持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因为这个节目其实还是属于工作量非常大的一个节目。对,而且他的这个出发点是基于我的一种兴趣,因为我的本职工作本身是没有办法让我有太多的空间去把我自己兴趣上关注的一些点告诉我的听众,或者说分享给更多的人。 嗯,那么就完全用自己的乐意事件最开始的话是完全是处在一种就是三无的状态。嗯。

自己支撑了一个节目,对到现在发展的还不错啊。此处应有掌声啊,谢谢。

找一种东西给即刻代言,你觉得什么东西最合适这个问题。其实我在设计极科秀问题的时候,我觉得这个问题设计的很精彩,但是当这个问题放到我自己身上的时候。

真的还挺难的。是啊,因为我觉得就是要找一个和我自己相关的东西,或者说我的行业,我的职业或者说我的兴趣点,但是呢,它又要能够代表即可。 我想了半天,我觉得就是可能我最容易想到的类似于话筒这样的东西,或者是麦克风。

哎,对,这是和你职业相关的对,但是其实和我真正兴趣点相关的,我觉得还是应该能够代表科学的东西,那你觉得我想到的是一个原子的行星模型啊啊,就是在原来是这样,当中其实也曾经。

谈到过大家其实应该知道这个模型,其实它并不是一个就非常科学的模型,但是在某一阶段,它是非常科学的。

对,呃,就是那个卢瑟夫的那个对模型就是在葡萄干面包之后发展出来的。这个大家可能现在很多人想到这个原子,可能还会想到这个造型没错,非常经典啊,有几个点一个呢,就是说啊,我不知道水兄看不看这个美剧叫生活大爆炸啊,对,看我在美国的时候还追过,呵呵,我觉得高端秀这个留学经历啊。

生活大爆炸,其实它的整个过场的这个画面,他用的就是这个模型,对没错。然后其实就是想到即刻就会想到这样子的一个图像。 对,有的时候我们大家如果那个有印象当中啊,包括我就感觉到,就是我们中学里面,只要一谈到和科学出个版报,什么东西就会拿这个东西,因为我觉得这个东西它的确其实挺能代表科学。对,而且我觉得它的美是在于。

感觉上是某种程度上的一种宏观和微观的统一。

嗯嗯嗯,就会觉得在在这个世界最小的尺度下和它最大的尺度下,其实它有某种呼应。

哎,当然,我前面其实也提到了这个模型,它本身其实并不是科学的。对按照我们现在的这个这个世界的理解,它并不是科学的。那么就像人们对吉克,嗯,我觉得我们可能会有一些刻板的印象,我们觉得是一些比较对的印象,比如说很多人觉得极客,他就是马农吉克,就是这个it人士对,或者说就是科学家,那才是即可。

但是其实这样子的一种刻板印象会产生,就觉得即刻就是书呆子,嗯,或者说是这个做事情就比较比较轴啊。对,难以接近啊,宅男啊,特别高冷啊,这个看上去就像我和水兄这样就拉里拉他的这样啊,哈哈哈。

然后但实际上真的亲近这个群体,你就会发现实际并不是这样。嗯,当你真正了解他的时候,你会发现他即友谊一些地方能够反映出呃,你对他的这个刻板影响和这个地方相符,但是更多的时候你会发现。

哎,原来有很多的这个惊喜,你是不知道的。哎,其实从这个也可以。 呃透露出一些小小的细节,就是旭东,他这个极客秀的嘉宾,他是怎么样挑选的,实际上设立极的面也是非常非常广的。

那么你做过多少档节目啊,这个也是大家蛮关心的啊,真的记不清了。

我觉得就是说可能一个是我工作的,这个主要的这个平台就是大家可能知道我是在这个东广新闻台工作,对我们的这个平台呢。在之前有一段时间就是我们改版的某一个阶段,其实是经历过,一个就是一天,可以有十几20档的节目,而每个主持人其实都会有可能去做这十级20档的节目。 嗯,所以我在就是工作的。有一个阶段,我从播音到访谈,甚至到投诉节目啊。

那么,如果说我做过的跟?

科普相关的,有一些现在在网上其实都能听到,包括大家现在听到的这个原来是这样,积极可救。

呃,还有科学魔方科学魔方啊,包括安全进行时,嗯,呃,再包括新闻实验室啊,这个是现在主要在做科普类的科普类的,其实也有五六档了,然后包括以前可能还还做过这个什么科技,超音速之类的这样的这个节目,但是如果真的要数节目的话。

新闻其实已经做过六七档了,然后连体育节目甚至连娱乐节目我都做过,还有什么文化访谈,各种各样的还是校园访谈,什么都有啊。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那个科普节目的?

这个的话,其实从一二年世界末日那一年,那我们我们算什么第二代还是第三代人类什么对对,对,就是这个,就是世界末日那一年做的那个2012进行时,这个是我正式以一个就是总主持人的身份,嗯,做的一档节目,那么这个节目其实演变到后面,就是现在大家听到的科学魔方以及安全进行时的出行。

这是我做的第一档科普节目,到现在是四年多吧,那你觉得现在能不能称得上就是你的这些节目已经组成了一个这个科普节目群。啊哟,那水兄到底是专业主持人啊?这个问的问题很犀利啊。

我觉得互有互相之间有补充,嗯,这水兄其实也上过我的节目嘛,而且这些节目好像这大部分都上过。

还真是啊,其实他差不几乎覆盖的差不多,基本上我被他利用的差不多就扎干了,快呃,彼此之间有补充吧。然后每一种科普节目的形式,其实现在都在探索。当然其实之后也在想,能不能在这个基础上能够拓展出更多的这个更音频相关的这种节目的类型跟科普相关啊,我们也是非常期待啊。 下一个问题,最后一个学历的毕业论文。

你写的是什么?很多人很关心我读什么的,对啊,就为什么一个主持人跟大家喜欢聊那么多就高冷的东西就是。

我学的就是播音与主持哦,学的就是主持人专班啊,科班对,但是我的毕业论文呢。这当时写的就是新媒体时代主持人的定位。

哎哟,属于很有前瞻性啊,很洋气啊。在这个五六年前写这样子的一个题目,我觉得当时选这个题目主要就是因为当时老师完全搞不懂,就是这个,这些媒体具体是什么,而我当时的这个导师看完以后频频点头,但是他也提不出什么具体的意见。

请问这个是硕士还是博士啊,这,这就是本科,呵呵呵,那相当了的人家一般现在讲就是博士论文基本上是要做的,就是连导师都看过,那就成功了,你本科都能做到这个程度,那是相当这个人物啊。水老师过奖了,水老师过奖了,这个在水老师的这个学历面前我不敢卖弄,当然,这个对自己的这个学历以后一定是要这个继续充实上去了。当然可能可能在这个播音主持的这个专业里,我算是一个比较奇葩的,就是因为我可能更多的这个兴趣点是在这个非文非艺术的。

嗯,这个方面。但是呢,我记得我在当时的那个论文里,边儿好像也用了一些什么大数据啊,用了一些这样子的一些方法。

然后算是比较阳气的一种做法是已经非常超前了,所以虎到老师了,然后那个时候大数据还没红嘛。对,是的。

嗯,那你觉得就是当时的这些思考,就是和现在的你做的一些事情啊,是不是当时就已经有一些这种萌芽,现在有很多的这种理念已经是得到实施了。你别说真有。

其实我们读大学,就我读大学的那个时代,就是说新媒体还不像现在,其实已经发展的是比较成熟了,但不像现在,就是说甚至新媒体盖过主流媒体的这个趋势了。

呃,这也是我毕业之后其实会一直关注的。

嗯,就包括播客这个东西刚刚开始兴起的时候,包括一些就是音频的,这些网站开始兴起的时候,其实我都会一直关注,而且都会一直去尝试。

嗯,这个我感觉就是冥冥之中就是打下了一个基础,包括我,我也算是一个就比较典型的一个极客特点就是宅。

然后喜欢上网泡论坛泡什么东西的,所以说就一直关注这个东西吧。 嗯,这个括弧啊。此处大家可以揣测一下。

虚冬的年龄基本上能猜出来哈,如果可以不考虑其他的一些因素啊,你最想从事的职业是什么最想干的事儿?这个问题其实我自己去想的时候,我觉得可过瘾了。

嗯,就是可能我最想干的事情,有的朋友可能可能猜不到,然后就是是科幻电影的导演哇哦,因为我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一度对导演这件事情特别的痴迷,然后还是专业相关吗?

呃,算是也一样,但是我们专业其实没有学过这个东西,但是我当时有一个导演作品啊,其实还得了一个不小的奖。

哎呦,当然其实不是影视作品,是一个一个一个电视栏目,呃,是这样子的一个奖,但是我我我比较自豪的就是我不是以主持人的身份获这个奖。

而是以导演的身份或这个奖啊,然后那个时候呢,其实一度就会觉得我应该。

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去哎,有这方面的汇更啊,是吧,就是那个时候一度动过这个念头,然后可能更喜欢的,因为自己从小要看这个科幻片嘛。

然后不过像现在就是中国更多的科幻片也开始筹备了,包括三体的这个电影什么的,可能已经有更多的导演就开始去做这个事儿了,但是如果我能不考虑其他所有的因素的话,我可能会想,试试看能不能做这个事儿。

然后还有几个备选我比较贪心啊,是考古学家啊,考古学家,博物学家,其实在这个菜单当中,水兄应该猜到我有过天文学家的想法,但是因为跟这个天文人接触多了,我知道其实有的时候,天文学家他是一个很美很安静的工作,但是其实。

大部分的时间并不是外行人想得那么美,对他可能并不是像你想象那样啊。对,好像很浪漫,看的是一些数字。嗯。

进行大量的这个计算,现在天文学家完全不用看星星是完全不用看星星。当然,如果有有时间看星星,这是这是非常让我想做的一件事儿,那么最想干什么事儿,这个可过瘾了,就是和一帮朋友周游世界。

比如说凑齐极客秀的这些嘉宾之后,好像我跟水兄也说过这个事儿啊,就是白天看花看草看云,看石头,看虫子,看鸟,看野兽逛博物馆。

然后晚上看星星这个一边看野兽,那还能广博物馆那什么地方,这是就反正这些东西都可以去看,就是感受这个世界吧,就是我,我其实对博物方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就是任何事情。其实我想用我的眼睛用一些,这个就是视觉上的东西去给它归类。

实际上呢,徐东这么一讲下来,他就属于那种最好就是自由之也到处逛到处去看,到处去想,就是属于那种人啊,懂我啊。

刚才讲的是这个职业啊,梦想的职业或者什么,那么,如果说是另外一种梦想,更加天马行空,让你去想象你觉得如果让你立刻实现自己的一个愿望,你希望那是什么。

就是没有任何限制,没有任何限制一个消亡对?

往大了想,这个还是稍微实际一点啊,就是可以去国际空间站诶,跟我讲的一样呢,乐队或者是火星好走一趟诶,或者说现在就把我这变到空间站里去感受一下。

这有可能我会吐啊。但是但是其实这个是挺想的,对这个还不算太过这个,这是无厘头吧啊。如果这个要再无厘头一点,就是比如说什么把我的这个思维倒到这个一台超级计算机里去啊什么的,这个诸如此类吧。

说实话,这个跟我有一点的共鸣啊。 我其实也有这样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够到那个。

空间站里面去上课啊,什么啊好一起实现吧。

呵呵,接下去一个问题,嗯啊,这个我也曾经被他这么问过报仇了,然后我觉得非常非常的难。回答的一个问题就是请问你用过的最贵的话筒是花痴味收入对没错啊,最贵的话筒啊。嗯,这个可以跟大家说说我们这个专业领域的事儿,因为我是电台主持人嘛,其实我们电台里用的话筒还真的挺贵的。

那些主流品牌的话筒就包括我们现在用的这个话筒。

也不便宜啊。那么如果是专业的这个录音话筒,或者是这个电台直播用的话筒比较好的三万五万算便宜的,但是我们如果说这个业余要发烧用的话,一到三万左右啊,就是一到三万属于专业级的,但是业余的也能用得上,是这个业余用已经算很奢侈了啊,这个专业用的话,这个这个算是一个比较比较基本的一个价格啊。那么请问你一年大概能够买多少只,我已经给了一个很合适的数字了,这个数字其实猜起来非常方便啊,好十之左右吧,十之左右,他刚才说的是一到三万啊,十之左右好,大家自己算吧。这个问题自己回答真的好难啊。因为给了一个那么具体的数字。

我还算给了一个区间的,不给区间的话基本上就散出来,所以你知道了吧,很痛苦啊,很痛苦。对。

但是我想说的就是说,其实就我们这个行业,我觉得更多的还是基于兴趣。其实这个收入可很多人想象的来说的话,并不算是一个特别高的收入,因为大家考虑到在上海这是一个,也就是说是能够让你正常的生活,不能说是生活的特别体面的一个收入就是旭东的意思是大家千万不能把广播节目的主持人和明星画上等好。对,就是其实我们和就是在上海的这个普遍的,这个白领的收入是差不多差不多。

好,欢迎回到吉克秀。我是曾经被旭东访问过,今天要访问旭东的水兄,大家好。我是曾经访谈过水兄今天被水兄抢班夺权被他访谈的旭东啊,这个做主持人还是挺爽的,就能够问很多隐私,而且嘉宾还不得不回答不想回答的东西,还得拐着弯子给规避。 对,今天呢,我们是这个,他说来说去,他还是会不自觉的,就是把他主持人的那个习惯啊,拿出来啊,克制。那么当然对我来讲的话也是有这个要求啊,必须要不断的重复我们的一些关键的点,然后我尽可能的去适应啊,很专业了。对。

今天我们是做原来是这样的一个啊,特别看啊,就是。

100期的一个特别看对,是做成一个极客秀啊,那么极客秀,今天请来的一位极客啊,非常的大咖啊。

就是原来是这样的,这个这个算是老板啊。主持人,主持人徐东,所以说呢,今天呢我们可能聊的主要的话题啊,我们从这个原来是这样来展开。

嗯,那么刚才也提到了,做了100海气啊。将近两年应该讲非常的不容易,作为一个科普的节目,涉及到的面也很广,那么是什么样子的原因啊。这个促使你会想到要做这样一个节目。

回到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嗯?

我觉得很合适,因为我们现在录的这个时间节点和我在两年前准备尝试做,原来是这样的,这个时间点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那个时候有有几件事情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忽然之间我发现音频的自媒体开始火了。其实一些意识到这件事情比较早的这个播客什么的,可能在原来是这样,更早之前的两三年就已经开始在做了,那么到我这个时候,其实我已经算是起步比较晚的了。我忽然看到在网上有几档节目就大家做的,其实和我们平时在电台做的节目的这种感觉完全不一样。 呃,没有很多的限制,然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甚至做的一些领域非常非常的细对。然后我看到诶,有。

三四千的播放量,两3000的播放量,然后有一些听众跟着在追,我当时看哇,这其实感觉也挺好的。

对,就是原来自媒体,它也能够聚拢那么道德的人气是吧?对,就是其实现在看看可能两3000不算是一个很大的这个播放量,但我当时看看啊,其实有两3000个人在听你自己神神叨叨的一期节目,会觉得挺好玩儿的。然后因为我其实是因为做这个电台主持人时间比较长。

可能大家知道我毕业的事情,我在毕业之前其实也已经做了好几年的电台节目了,那么这做电台节目呢,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说我们和听众并不是说是一个及时的反馈,嗯?

嗯,对呃,虽然说后面电台可能也会开放一些这个互动的渠道,但是呢和听众的这个反馈不像我们说像原样这样的录播节目,当时可能听众的那些互动可能还不像现在啊,有那个App啊,或者什么,对吧?当时可能也顶多的就是微博,微信啊,微博微信啊,都是微信啊,就是短信平台对什么啊,就是这样,而且它是基本上就是针对这一期节目的一些及时的东西啊,对,不会像这期节目播完,可能两年以后还有人在讨论。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播广播节目听众是这个,可能是相对来讲比较流动,嗯嗯。然后如果自媒体的话,等于说是有一帮相对固定的粉丝了,对,是吧,我最初想做原样的时候,我可能设想的这个这个。

情况就是我今天关注到了一个什么比较好玩的跟科学相关的事情,和大家随便那么说说,或者说我曾经呃想到过的一个。

呃,有点奇怪的,我没有深究的一个科学问题,那么我自己探索一番,把我自己得出的一些结论告诉给听众,就这么简单。而且我甚至都没有想过,这个节目会有现在这样子的一个一个收听的两面可能有个几百人,我觉得已经很高兴了,然后我就在。

两年前的三月初啊,在一档节目当中做了一个就是一个很小的尝试,那个时候还是就是等于说是让让那个当时的搭档,就是说义务给我打工,我就说我们在节目里面做一个三分钟的板块。

嗯,呃,我们把这个节目你不要想成它是一个一个一个板块,就是你把它当做一个很小的小品。

我们来做做看。我写了一个文案给他来试了一试,这就是去年其实翻新过的一期节目,叫二笔铅笔,就从那个时间目开始,也也是,反正就是引出了这个原来是这样,这样类似的对这种结构对,但是当时大家仔细听的话,那个时候是没有片头的,就等等等等那个那个东西都没有,就是从这一期开始,然后我就把它倒出来,然后上传到了网上,在做原样之前,其实我虽然说有一档科普节目。

但那档节目呢还是比较窄,那个时候叫安全进行时,哎,对?

这档节目呢,它主要是做公共安全方面,当然做安全节目呢,其实也是我最早我,我自己其实也是,也是算是自己努力出来的一档节目,那么可能更多的时候,因为我,我有一定程度的这种灾难控的这种倾向。

呵呵,就是比如说什么有有什么地震,海啸台风啊什么的会会比较关注这些事情,那么其实关注完了,我就在想,那么有这些事情发生,我们是不是可以给大家来分享一些逃生技巧什么的。

但是其实我真正心里想做的是类似于原来是这样的这种泛的科普节目,嗯,就是什么科学知识都能聊,因为我对于就是科学的兴趣也比较的广。博物学家嘛啊谁您不要加学家好不好,这个有点恐怖。

那么我就想是不是说一模有了网上这种机会,我可以自己用一些业余时间做一档我真正想做的节目的形式。

嗯,那么从那个契机开始就有了,原来是这样,这档节目啊。那么就是从三月份开始,那么就开始那个慢慢的起步。

呃,什么时候大概就是这个形式也好啊,他的整个程序商或者等等啊,就原来是这样稳定下来是什么时候变成原来是这样的。哎,对。

就是那个时候是先是第一期那个二b铅笔,然后那期节目呢,其实非常非常的可怜。我记得上传了一个星期之后。

34还是78,就这样一个点击,不是万34就是34ok。

然后接下来呢,就我,我也无所谓,因为我根本没有想,我只是说想尝试一下哎,对,我就觉得就是放上去挺好玩的。

然后呢,第二周呢,我就想是不是做一个大家比较关注的诶,对啊,就是说的思路十分钟颠覆你的星座馆啊,对这个其实因为我在很早,这个用水兄也知道,就是我也算是一个天文爱好者哎,然后就很早,其实就就知道,就是说这个就是星座和这个星宫的一些一些一种区别之类的。

哎,对,后来呢就写了一个小文案,然后就是辅助了一些资料,但是那篇文案呢就已经比第一期要长很多了。

那期那期节目就录出来,已经十一分钟了嘛。

然后就写了,其实到现在前段时间又又火了一次嘛,就是关于这个问题,对,没错啊,是反正这个东西每每隔几年总是要炒一次冷饭。呃,我反正看到过就是有有人这么讲,就每隔五年要吵一次,我也不是一个很奇怪的梦里居然还有一个周期对,就又又吵了一下,但是呢,我想说的是什么呢,就是那一期节目做完以后。

我记得是传进去的。第一天我看了一下他的这个点击量还是十几20几十几20几,就是大概一个这样的数字。 第一天传完以后,第二天的中午,正好有一个朋友跟我聊,我说我最近在在试这些东西,然后挺好玩儿的。然后他说是什么东西。

我就给他看了。然后他说,哎哟,你做的不错啊。

哎,这个有有3000多个人在听啊,我也想不对啊,就是昨天还是30几,怎么下3000多人,你自己还不知道?

他跟我说,以后就一刷,那时候是5000多人,哎哟,就是。也就是说,其实就是在谈话之间,它涨了1000哇,就这个播放量后面我发现呢,其实被那个就是音频的这个平台推到了首页,而且是首页的,就是显著位置推荐那一天我基本上没干别的事儿就在刷这个东西。

因为看那个数字很爽,就是刷一下300多300多往上跳,反正那个大约是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吧,那期节目推到了八万多哦,这个我当时忽然很震撼,这属于一鸣惊人的那个啊。

就是虽然说其实现在回头看这期节目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但是一期小小的节目,而且我说实话我也不认识这个音频平台的某些人,对他们可能就发现了这期节目,觉得不错。

然后一下子就给我带来了将近八万多人的一个收听的量,我自己做广播,其实我知道八万多人意味着什么,因为八万多人。其实如果说我们把它折算到这个收听人数,有一个收听率率的一个计算的这个模型之类的,是吧?对于我们来说,收听率其实是一个挺可观的数字,哪怕是在上海这样的城市,这个数字也很可观,更何况八万多人可能都是用智能手机的。 哎,对,我忽然觉得这东西可以做。

哎,很有意思,就一下子给了你莫大的信心。对,之后两期就是好像跟折纸相关的这个这个节目什么对折到太阳上的纸啊啊,就是这样几期大家可能会发现这个节目就逐渐逐渐,只能够对折多少次,对这个也都是我自己曾经好奇的一些事情,然后我自己就算了一遍,算完以后就就给大家来来展示,可能一直持续到,就是说这个真实比例的太阳系,这些节目其实都是我平时可能关注过的,或者说自己做过的一些这种思想上的这种游戏,然后把它转换成节目。

这个是第一件事儿让原样继续下去的。嗯,第二件事儿呢也很重要,就是这个节目进泼cast的时候。

嗯,苹果的那个自带的这个播客呃,我,我加了另外一个这个音频的平台,然后那个平台呢,它是可以跟托开斯的联动好,传进去也是可能一两个星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

忽然有一天,我在刷这个po看st的他的这个总排名,嗯,我是想找一些其他节目听。

嗯,我发现我的节目在20,然后就是进了他的那个就top twenty啊那个牌。然后我仔细看了一遍,并不是说是科学类的top twenty啊。

是所有所有节目的啊,那不得了,钱20,我后面看,发现他把他放到了新品推荐里。 啊,就是我,我也不知道是哪位贵人啊,可能发现了原样这个节目。

就把它放到了这个新品推荐里面,然后因为Fox它这个比较有意思的就是它是把全球的这些节目放在一个平台里,就是说他的这个排名可能不仅仅是在这个华语世界。 哦,当时我就觉得不得了,因为我,我其实挺喜欢这个一档,这个美国的节目叫这个radio lab啊,然后我甚至比我的这个偶像节目,嗯,这个位置还要前面一点。

哎呦,我忽然觉得啊,看来这个事情可以坚持下去做了,那么从那儿以后就是大家可能会发现就是原样。突然之间有了片头。

嗯,有了开场白,有了自我介绍,每期节目就逐渐逐渐开始完整了诶。

那当然就是第一位搭档,这个结语可能就是有的网友会觉得这个结语为什么这个嗯啊,比较多什么这个其实就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因为原样还是在一个大家都在摸索的这个状态,没有一个比如说我们现在讲的文案啊,对,对吧,都不是很成熟的状态下,其实能做成这样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后来他生孩子去了生宝宝去了,这当然也是我的自带的一个光环啊。

对这个很多这个原样听众老听众都非常熟悉,水水兄应该没这个问题啊,这水兄应该不会有这个问题。

那么后面就换了紫林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女神。那么呃,从他开始呢,就是说我因为因为紫陵是第一个,就是说他来做这个节目,我就已经跟他说清楚这个节目是一个怎么样定位了,然后他在网上已经有一个一定的影响力了,我们把他当做一档。

不要考虑传统电台的一些模式,对纯粹是针对互联网的一个节目,那么这个时候开始,其实原样就逐渐逐渐有一个模板了,就包括有前沿。

有中间的一一个我们说主体的内容,这个主体内容可能会有几个环节的,这种设置对包括就是在这个大家可能知道原样有一个小的一个标志。

彩蛋啊,不是彩蛋,是那个掌声啊。每一期节目你听到掌声的时候,元阳就结束了,结束了就是我的意思,就是说主体部分主体结束了,后边部分是花絮。

对在之后呢,我忽然觉得哎,视频可以做彩蛋音频,为什么不能做彩蛋啊,那么就逐渐逐渐就开始在这个结尾的这个歌里面在塞点彩蛋啊。 那么在之后就是原样,就基本上就比较成型了。

嗯,当然原谅的确是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定律,就是每出现一个新搭档,节目就会按照一个曲线网上增加,十到20分钟。

就从最初的可能十几分钟左右。后来230现在已经将近要40分钟。对,当然我觉得其实可能对一个音频节目来说,大家以后可能要个心理准备,不是每一期都是那么长的,有一个有些内容,如果说觉得说够了对其实20几分钟,关键还是看内容,因为这种新媒体上面的东西相对来讲还是比较灵活一些,对对对对?

其实我也很好奇,就是你的这些啊,搭档啊,或者说是你的朋友啊,来参加这样一个节目,他们是什么呀,一种心态,因为大家都是职业的主持人,然后呢就是摆脱了比较正式的那样子的一种工作环境。

那么做这样的一个新媒体,是不是觉得很嗨很开心的这样一件大家其实觉得还是挺过瘾,因为其实我们在主流媒体工作。

呃,有很多时候其实因为我们的这个位置以及我们代表的这个平台对,尤其是你们是做新闻了,我们不是代表个人的,我们是代表整体的一个形象的。其实我们是有很多规则是需要去遵守的,对我们有很多的定位,是需要去符合这个平台的形象。

嗯,那么其实有的时候呢,话说回来,可能就是我们自我的部分会少一点。嗯嗯,那么在像原样这样的平台,我们更多的时候,其实就是考虑往上。

可能给大家带来的就是一个比较真实的我们。对,或者说我们有一些这种灵机一动的想法,一些这个比较好玩的段子就可以随意的去去去去无轨电车。对,那当然就包括像我和水兄,甚至聊过这个就是相对论这样的事情,这个在传统平台其实是不太可能的,对,我考虑到受众的接受能力没错。

等于是把这个藏在这个罐子里面的对给释放出来,然后其实搭档还是比较高兴的话,包括像紫林,包括像现在的这个姜文,因为原样,毕竟发展到现在。

啊,还是有一定的这个听众基础了。嗯,就是大家也都比较喜欢,然后也涨粉啊,涨粉啊,这个这个这个水胸也涨粉了啊。对,就是其实大家也都会有一些成就感吧。因为其实做媒体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希望被人关注,都有一些希望,就是有更多的人关注你以及你的声音能被更多人听到。 对,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有没有碰到过一些什么困难呢?因为毕竟是自己。

呃,就是工作以外的啊,业余的时间来做,现在基本上每个星期发一个。

呃,这个原因啊,是吧?其实量是不晓得吃啊。嗯,这个您做到下来真的是100期,实际上还有一些其他的就是一些特色餐,什么其实总量不止100期没错。而且如果说中间因为可能也因为一些事情暂停过几期,按理来说,其实100期会更早一些到来。哎,对。

其实真的想过放弃。我记得在可能到一四年底的时候,当时就已经想过放弃了,因为我其实也是在一个成长期,就是我在自己的这个选职工作里,我们的岗位上也是在一个成长期,那么其实随着自己的成长,我我所要做的事情,我承担的责任会更重。

那么逐渐逐渐,你会发现你的业余时间越来越少,最开始可能我大把的时间去做鸳鸯。

我每期节目可以打不打,磨的很细,到有一定程度的时候,我甚至出现过有几期节目,大家可能听不出来我有期节目节目的这个文案其实就会敷衍一下啊。我甚至在想,这种敷衍的状态是不是意味着这个节目持续不下去,嗯,然后再加上其实呃,有一些这个工作岗位的一些调整之后就是我其实能做原样的时间就变得很晚。嗯,就是现在,因为在qq群里面有一些听众在可能星期三的大半夜会守着。听我讲节目。

我很感动,谢谢你们。呃,其实我大部分做原样的事情,包括写文案。

包括那个可能是放在九点以后九点到凌晨三点之间来做,那么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会发现其实这个强度还是比较大的,而且每周要想一个新的选题。

每周要想一个东西能最好能讲透。我其实希望是每一个选题我都能讲透,但是受到个人能力的限制。

我可能有几个比较熟悉的领域,有些不熟悉的领域去碰的时候其实就挺困难的。

那时候就在想这个节目怎么样继续下去啊,好在啊,这个随着我做原样,逐渐逐渐被其实包括同事,包括领导。

啊,包括这个更多的人指导以后他们可能也会发现,我还挺适合做科普节目的。那么逐渐呢,我跟科普相关的节目开始多了,也开始多了,那么我也有更多的渠道,其实是认识一些比较好玩的朋友,比如说像水兄这样的,对吧?那么有一些时候其实就可以借一些其他的利。 嗯,来帮我完善一些资料来帮我确认这个东西,它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那这其实也是我能坚持下去那次吧。

而且更重要的是,至少。

都是科普类的节目啊,对吧,就是相对来讲,呃,就是方向。对,又又更加一致,比较有意思的就是原样,开始是出于我的兴趣去做,那么反而这个兴趣使我的工作嗯,也转向了我自己的兴趣啊。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一个影响,就本来我可能更多是一个新闻播音的一个一个角色,对现在变成了一个科普主持人的角色啊,就是包括自己的这个节目啊,也是更多的,或者说是呃,这些节目就是有了旭东的烙印,许多的标签是吧就还不敢当,就是说当然就是说可能这个旭东刀科学。

哎,是我本来希望呈呈现的一个形式。当然我觉得就是说,尤其是像科学你,你不像其他的东西,他不可能是一个人到的,他一定是一群人来和大家聊的。

有每个人可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而科学,它本身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广阔的领队。

探索吧,大家一起来探索那新闻实验室是不是也在就是差不多是那个时候啊。金文时间是是一年。

嗯,科学魔方也是一年嗯,然后安全进行时是持续了很长时间。对,就是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就是那个差不多2014年2014年年的时候对差不多这些节目就开始逐渐启动了。

因为那一年其实原样的变化很大。

当然其实我我一直在节目里面感谢听众,嗯,就真的我想说的就是说没有这些听众等着。 嗯,这些节目在一些平台上催哎呀,怎么还不更新啊。

哎呀,这期节目真有意思啊,这个我真的是没有这个动力,坚持下去哎呀。所以听众真的是衣食父母啊,真的是衣食父母。其实我知道很多听众其实是谢谢我跟大家分享一些知识,但我真的想说,就是说。

没有你们在那儿盼着这个节目更新,我也没有这个动力,不知道有没有品种这个感动的想法了,是吧?

那么不敢不敢那么问题,呃,接下去我想问的问题就是你有没有对你的一些就是粉丝群体啊,做过这方面的分析,就是说你的粉丝群体大概比如说年龄啊,性别呀嗯,这个涉及到的一些领域啊等等,有没有一些跟你比较熟的,或者说你从哪个渠道能够了解到这些能了解一些,就是说这个可以透露一下为什么我我喜欢大家能够加一下我的就是微信公众号,虽然说我在微信公众号,现在这个推的内容是比较少,这个我也检讨一下,这之后会推更多的内容,甚至是原创的。

那么,这个呢是一个很好的来了解粉丝的一个渠道,我首先能通过留言了解你们的这个就是想法。另外呢,就是因为微信,它是一个很强大的大数据。

嗯,他其实会对粉丝的一些个人的信息进行,一个就是数据上的分析。对,我能够看到粉丝里呃,它的年龄分布,它的性别分布它的地域分布。

对那么原样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打开原样的粉丝分布图就是中国的人口密度图啊,它的那个颜色完全是根据中国的这个各个地区的这个人口密度来来排和那个黑河腾冲线啊,非常符合,非常有意思,甚至是港澳台都有,而且我现在知道就是原样,有很多世界各地的听众,现在是。

哪怕在原样道友会这个群里面也已经遍布这个七大洲了啊,南极洲没有这个遍布这个六大洲了。嗯。

还是非常有意思的哦,那么性别上的的确是男性偏多,男性大约是百分之60到70%去见啊。这其实也符合科普节目的特点,对,那么有一点非常喜人,因为广播现在其实是一个老龄化的,我们传统媒体其实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广播的老龄化问题很严重,但是原样呢。

非常喜人的一点就是说,无论是在刀友会的那个统计,qq群的统计还是微信的统计,原样的年龄分布,非常非常的有朝气。嗯,呃?

八五后到零零后,这个区间的比例是占到将近70%哦,我不是说这个,这个七零后的这个听众就就就没有朝气了,只是说就是从一个节目的发展来说,这个的确是非常令我欣喜的一件事儿,因为这个是代表着这个我们说音频内容以后能够继续持续的这种可能性没错,很多人在想是不是说以后听必须就是老老人在听,但其实做完原样以后也告诉我这样一个道理,就是说其实很多年轻人也很愿意听。嗯。

这些这个年龄段呢,或许还有一些发展的潜力。对,甚至还有现在有很多,我觉得就有意思是七零后带着自己的一一零后再听啊,这个就很可爱了啊。 那你有没有发现这些?

粉丝当中有一些狂热粉还是有的,那我还是很珍惜每一个粉丝,这你说是要狂热到什么程度,我们就想听啊狂热到什么程度啊。

呃,送送送点什么花呀,巧克力什么好像已经就不算太太这,这这个这个这个并没有,但是我是有一些听众就包括,就是因为之后之后就有平台可以开放打赏啊啊,打赏的数字挺大的啊,这个我我也挺震惊,当时节目里其实也感谢过,还包括就是说。

因为他知道,就是说,我每次其实做一些活动,我会自掏腰包给大家准备一些礼物。对,然后自豪快递费他呢,给我提供了礼物。

快递到我单位,然后就通过这种形式,而且就强烈说了,就是说这个别署名啊,这个这个别感谢啦,就是就是他觉得就是说作为听我节目的一种应得的一种一种回报,然后这这些事儿其实很多,而且这样的听众现在已经不在少数了,还包括就是其实水兄现在也已经见识过了,就是说我们的这个原样的公安组啊,公安组,嗯,公安组,其实现在到今年,我觉得就往后做原样,其实是会比原来可能会轻松一些,因为有有很多的朋友都在把自己所感兴趣的一些事情。

整理成文案,六六续续的在发过来,这个其实我很感动,因为你们其实除了听节目,你们也为了更多的人能够了解一些知识。

自己私下里可能花一个星期甚至几个星期的时间准备一封完徐东养了一批翰林院啊不了的,这个是非常感动,这件事儿其实也非常感动。

做了那么多的节目,嗯,你觉得自己最喜欢的是属于哪些话题呢,因为涉及到的内容非常多,嗯?

这个第一个,你猜得到吗,天文吗啊,天文就是你觉得自己喜欢的那些,就是我们讲科学的一些领域方面,还是天文,还是你的。

就是就是最爱,或者怎么说对对对,然后呢,可能是以天文就和天文类似的这种嗯,就是他可能大到世界观这种程度的东西,就包括我自己比较满意的这个思维空间。

对,然后包括就是这个是当时天文领域的这个立法系列,这个都是自己比较满意的,那么另外一个呢,因为小时候,其实我挺喜欢生物的啊,生物类的这些话题,其实我我也是。

比较愿意去去做的,但是我不希望把原样框死在说只是一个天文节目的科普,或者是一个生物节目的科普,就是我觉得可能我感兴趣的任何的事情,或者说我最近感兴趣的一些事情都可以拿过来和大家一起来分享。

当然呢,其实有的时候我是很想和大家来说一些,就是特别理科的就特别数学的话题,但是受制于自己这个学校里面并没有学过高数,对高数的理解,仅仅是自己自学的,看了一些东西就不像水兄这个动不动拿来就能够算你,你们是根本就没有,我们就没有这个课程,因为我们的这个学位是文学学士。

就是根本不需要这个课程,那就完全不学吗,完全不学。我也觉得挺奇怪的,对,就是说这个是是,是一个比比较特别的这个情况。所以导致呢,就是说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这个高手的基础。 嗯,那么我就没有办法很透的去和大家去聊这些事情,那其实也没关系,我对高数呢,现在仅仅是一个世界观的这种理解,我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怎么干?作为科普来讲的话。

只要符合大部分听众的认知或者接受你程度啊,就是可能中学数学够了是吧?我在努力自学,努力自学,这也是我我自己的一个一个小遗憾吧。

呃,这方面的东西,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因为听众群当中其实有很多学霸,你有这个真的是学霸,这个了解的东西非常多,在某些领域钻的都很深。

他们也在给我提供这样的帮助,包括水兄嘛。

也一直在在在提供这些帮助。哎呀,谢谢,谢谢。我也是了解到旭东他喜欢天文,所以才会觉得哎呀。

这个原来还是有那么多的共同的话题,其实原来对于徐东的节目啊,这个不是特别的了解,因为我听广播曾经有一段时间听的比较多,然后可能在过去的呃三四年当中的确听得比较少,那么开车之后主要是听的某某电台的啊,某一个专门的这个电台的频率是吧,那其他的新闻类的呢,相对来讲比较少,那没想到科普的节目还能够。

做成这样的一个规模啊,一下子让我觉得真的是哈哈哈哈,就花木相演有很多科普节目对,然后这些科普节目指向了一个共同的这个幕后黑手对,然后呢碰到了有一个这个比较特殊的这个,这个事件啊,我们去观测这个在这个极客秀啊,在那个好秀好多节目啊都露出过,大家都知道这件事,那么呃,聊着聊着发现哎呀嗯,不简单啊,这个其实我也可以跟大家透露一下这个旭东的天文学的这个实力啊,还是相当了得的就不敢当不敢当,不敢在介绍人面前卖弄。

啊,只是说就是说就就有这种兴趣吧。这个可能有有一些朋友会不会关心,就是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其实我是说,就是说我,我为什么会学这个专业,就是学主持这个专业。

这属于有点儿这个投机取巧吧。就是说在高中的时候,因为之前没有想过这个可能自己的理想科是不是相对简单一些,不是文文科简单就是说其实我自己擅长的以前都是跟理科相关的一些一些事儿,然后小时候可能参加一些一些比赛什么的,也是跟理科相关的,这个甚至也参加过这个什么理化竞赛这样的哦,这个生物竞赛其实都参加过。

然后呢,到了这个高中的时候,因为那会儿就属于话牢嘛,然后这学校的老师就就就挺抬举的,就是说你主持个什么学校的这个这个晚会啊,主持些这种什么的积极分子啊,对后来呢就就因为主持这些东西嘛。然后大家觉得主持不错,然后有一次学校有个任务就得去参加一个一个比赛是跟主持人相关的比赛,那没没人嘛,就让我去了,完全我不知道,这个方面我其实是还真挺擅长的,那后面就推荐我去参加市里的比赛那一比赛。

忽然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专业里,其实可能是真的是能够考得上的,因为以前知道这种专业,其实它的这个淘汰率非常非常的高。

对,就是可能几万个人选选几十个人这样子的一个比例的后面意识到突然我能考这种专业,然后小时候我觉得对台前的这种形象也是有点向往的嘛。对,然后一想,哎哟。

主要是学这个的话,首先就是我已经知道自己大概是能上这种学校。

嗯,那么另外一点就是说,毕竟高三可以不用就太累的去去学一些这个文化知识,所以呢就投机取巧,因为我自己其实也比较喜欢历史和地理,那么就选了一个更轻松都不用花时间能够嫁给,然后就这样,其实高三度过的很快乐啊。然后就读了这样的一个专业。

但其实呢,就是说哪怕是进了学校以后,我的兴趣点依然是在我从小比较感兴趣的。这个科学,自然科学是这个领域的,那可能也是这一直到工作之后,这个种子又一次爆发了啊,我发现其实我做了这个事情,我依然可以去把我小时候的那个梦找出来,所以就催生了这个文科界的一朵奇葩。

对文科界的奇葩,对我拿的是文科的文学的学士学完了,原来是这样啊,就是这样,这也回忆了一下,但是因为小时候,其实这方面的这个兴趣一直都在嘛,然后就包括就是这个天文啊什么的就是大量的这些这个书啊,这个看的一些,这个视频啊什么的都是跟这东西相关的。

对,就是虽然说可能呃不像那种专业的学天文的基础那么扎实,但基本上涉猎的面比较广,整个体系还比较完整。对,就是可能都看过,然后呢我觉得可能就不是专业的带来的一个额外的好处呢,就是说没错,我很杂,对对,虽然说不精对,但很杂嗯杂的这个程度呢是我可能对于甚至是生物,或者说一些不在这个体系里的一些一些内容都有了解,这个时候带来一个好处,就是有触类旁通,我会发现这些东西之间的一些共性。

那么这些共性其实大家听原样就会发现原样也在做这些共性上的。嗯一些一些科普对这个讲的好听一点,就是跨学科了。

啊,讲的难听一点就是这个就是杂杂,而不仅那么我们畅想一下未来吧。嗯,对于原样,觉得还有一些什么发展的空间。呃,有些什么样子新的设想。

嗯,这个其实怎么说呢,就是首先我还是很珍惜我现在的工作的,因为有有朋友会说你现在做成这样了。嗯,你是不是要把原样这个搞得更大一些?但是其实真的,如果说规模那么大。

未必是一件好事儿。

Hold不住了啊,一个是hold不住,也有可能就是说我有了一个心理负担,再去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就不那么的自在了。

嗯,或者会不会担心啊,我们讲了宣兵夺主了。嗯,有可能吧。然后另外一件事儿呢,就是说。

呃,像水兄,我们去年做了那个相对论,哎,对,这其实也是原样之后的一个会会经常出现的一种。

我是就可能我会借一些力,嗯,来,让这个节目更好玩儿。

因为我一个人的这个知识面一定是有限的,那么一定是有有更多在这个领域比我钻研得更深的人和大家一起来聊,因为我后面发现我自己可能更适合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定位就是我希望我自己能做一个知识的翻译观啊。

这可能是比较适合我这文科生干的事情,这个也是可以讲是主持人的一种职业,他所赋予的这样子,一种就是角色的定位。对,是吧?我觉得我能做好一个知识的翻译官,这可能就是我以后努力的一个方向吧。

那么原样,其实同样也是这样子,可能通过原样的这个节目能够汇集。

就更多的有意思的人就包括现在有更多的朋友。其实在写文案,这也是一种方式,都让一些专业的人介入到节目当中,就是他们可能不善于说。

那么这个时候我来替他们做说的这个角色,以及替他们来做做节目的这个角色。实际上徐东现在做的事情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说啊,或者说主持人这样子有点像你原来所设想的导演了吧。

其实会有其实会有吧,其实做节目因为我,我做节目一直是就是检做策划,就我也习惯了这样子的一个一个制作模式。

因为这样子的话,可能你会觉得这个节目更多的时候有你这个人的灵魂在里面。这个出来的这个产品,其实我不觉得原样是一期节目,我是希望每一期节目都是一个作品。

大家就会发现这期节目这个节目的细节里面会有一些会有些奇怪的东西在里面,其实我是把它当做一个作品来理解,对。

实际上我跟徐东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啊,渐渐的我也发现了,就是他平时跟我交流的那些东西。哎,呃,会在节目当中流露出来就是我们讲的。 呃,就这个节目啊,有了他的一种性格,就节目的性格,可是人的一种性格啊,他实际上是有一些关联的。

这个我很想听到你怎么回事,能够有一点渗透出来,就能够感觉到对,能够感觉到。

节目的,比如说它的一个结构,嗯,嗯,抛出来那些问题就是和我们呃,就比如说,因为我是学工科的这个思维方式,它会有一些不一样。

整个怎么样把这个问题把它说清楚,最后呢,就是我们讲留个什么样子的坑,然后呢又能够怎么样去把它啊,就是往别的方向去拓展等等,这其实都能够体现出来虚动一个这个人物本身的一个,这个我觉得大家听众们啊,可以在有一些节目再回听一下。

还是非常非常的精彩啊。好吧,有有有很多节目,其实这个有时间可以跟大家再再聊吧,就是有一些节目,其实大家仔细去听的话,其实。

呃,我记得尤其是原样,可能在钱大约是第十七开始,可能到第呃77左右中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我甚至走到什么程度,就是说每一首歌啊,大家听到的这个电乐,有的朋友可能觉得电影有点吵,但如果说你有八八这个音频的软件区去发现这个歌的。

他的名字叫什么的话,你会发现和那个时候聊的内容诶,它的名字上是有契合度的,或者说和就是,如果说你把这个脑洞再大一些,你会发现其实这个东西和我们聊的事情是有关联。对。

实际上这个近期啊,就是两个,这个,这个跨年啊。

跨年这一段时间,旭东是给大家出了好多的这个题目,是吧?像这样子一种,其实大家也可以体会到。嗯,旭东其实脑洞非常大。

他设置的这样一,这个一环套一环的这些东西啊,实际上就能够表现出来,他实际上思考的东西非常非常的多。然后呢,在节目当中其实会有各种各样的联系。 嗯,这本身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一个,被水兄夸奖一下,这个自我感觉还是比较好的。

好了,这个访谈的主体部分差不多了吧。我,我得抢班夺权一下,否则的话,这个人物访谈,这不这之后可能会无轨电车下去了。哎呀,我们觉得还有好多好多未知啊,这个未知留给网友吧。好。

接下去我们进入问题来了。

问题来乱七来乱七来啦,拜拜拜拜,欢迎回到吉克秀至原来是这样,那么今天请到的嘉宾是徐东,哎,我们天主持人是水修。哎,主持人是水修啊。

好过瘾啊,好过瘾啊。今天呢,这个旭东啊,我们是把它作为嘉宾啊,来被我们这个深度的挖油啊。

那背后的一些故事,那么也是作为我们原来是这样的一个特刊来回顾一下。

这个经历了已经100期的节目诶,其实还是真的有不少故事。嗯,那么接下去呢,我们就来回答一下网友的提问,嗯。

那么网友们呢也是非常的希望能够了解虚动啊。比如说有微博网友就说了,徐东你到底是学什么的呀啊,你怎么懂那么多。

这其实我们在反弹的这个部分回答过了,对,就是这个。的确,在微博上,这个问题非常非常的常见,非常多。呃,刚才也已经说了,那么可以和大家倒是说一说,就是说我的一个就是学习的方法。嗯,就是说为什么我一个就其实是学的,是一个一个完全跟科学?

不沾边的这个专业就为什么能够感觉好像能够串联很多的这个知识,然后第一个就是说,我的这个职业给我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优势。嗯,我能认识到很多像水兄这样的人。

嗯,然后我也很愿意听他们讲他们自己这个领域的故事。嗯,以及他们这个领域的这个知识。嗯。

那么这个其实会很快速的去拓展我的眼界。哎,那么同时呢,这些人也可以帮助我来确认我所掌握的一些信息。

是否是正确的,嗯,那么当然也是可能从小到大。对这个东西的兴趣,让我有了一个比较好的对知识以及对信息的一个筛选和处理的能力。有一些辨别,对吧,无论是听到的还是自己在网上查到的,还是在书上看到的。可能我有一个基本的辨别,那么有一些东西可能我一时半会儿不知道他是不对的。

但是我可能能感觉到他可能有些问题,那么我的这个学习方法呢是看书,这还是逃不掉的对,那么另外呢,就是说其实我是一个呃,或者说是叫搜索引擎狂木哦,我有的时候在在家里,其实会干一件什么事儿呢?就是说可能我看到一篇文章,出现了一个关键词,诶,这个关键词我不懂嘛。嗯,好。

违纪一下,嗯,或者说是百科一下。嗯,百科有的时候还是挺好用的,你你会筛选信息的话,这个百科还是能用也没错对,那么在看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又会发现哎。

解释这个东西的词条里边儿又出现了很多全新的领域,那我就一个一个进去看,那么就是诸如此类的,就会有一种停不下来的就完全停不下来,那么一个晚上,其实顺着这条线索,其实就能看很多弄侠呀。

那么也会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会发现,哎,其实这个领域的这一块儿对我来说完全是盲区,那我可能就会去找一些书来看,那么当然其实看这个视频看公开课这个也也挺重要的。

就是得有这个时间去去做。所以。

兴趣还是最大的动力,兴趣很重要,那么还有就是说平时爱问为什么?

嗯,这个其实也挺重要的,然后原样其实坚持下来,我刚刚忘说了一个动力,嗯,我把原样当作是对自己的一种修行。

哦,就是其实每一次做原样的文案是很恐怖的,那么其实在原文案的背后,其实它可能是更多页数的资料。对,是,是为自己也写这些这个科普文章,你可能也有这种共同的感觉。

坚持做这个事情,其实本身我也是在学习,因为把这个东西转换成自己的语言写出来,再做成音频剪出来制作出来。

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些知识在不断的强化,不断地加深在我的这个脑海当中。

然后离此这些节目之间进行勾连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些知识你掌握的就会很快。对,这其实是一个学习规律啊。对,我其实就把原样当做了一个给自己强迫自己每周嗯来学习的一个事儿,一个事儿你想怎么样去掌握的知识最牢固,那么可能就是你去教别人。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来自节目的评论区啊,这个问题也是问的很多啊。有人就讲了许多啊,你的节目可不可以再高冷一点。 水兄知道我们今年有一个计划是量子。

这个坑已经很大了,是吧,这坑已经大得不行了,但其实大家已经听出来了,就是我之前的一些节目都在铺垫这个事儿,挖了好几个就是出门右拐。

听未来的某期节目的这个坑,大家怎么界定高冷这件事儿。哎,是你完全没听过,还是说他就一定是什么理论物理,嗯啊。或者说是天体物理。

这些才能高高高在上的那种对,但其实生活当中很多不经意的这些小知识,他能够折射出来很多上光点。嗯,无论是从文科的方向,还是从理科的方向。

甚至攻克的方向去探讨这个事情,对它都是一种高冷。对,就所有的东西实际上你深挖。

就能够触及到他的一些本质,实际上都是一些啊。科对科学类的或者原理类的一些东西都都是我们,我们讲普通人可能没办法去利用对。

而且如果说是要这种特别高冷的节目,我觉得就像我们做的相对论,这算是比较高冷了,包括像思维,虽然说可能大家听起来会比较通俗,但实际上他说的是一个比较高冷的事儿。

呃,我觉得是通过这样的节目给大家一个基本的概念,引起大家的兴趣,大家真正要高冷,你想在这个高冷的领域高冷下去?

其实公开课去买大部头的书,嗯,这是能让你真正高冷的哎,对,那么原样其实能够带给大家的,就是在我们不愿意去花那么多的时间感受这些高冷的时候。

你先大概知道这个高冷到什么程度,大概是个什么样子。

好了,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和这个问题有点关联啊,就是有听众又问了许多你的节目可不可以不要那么高了。

其实我我想和他说就是的确最近啊,尤其是好像我们相对论之后。

节目呢,一度有点儿走偏,就是一期比一期高冷,那么近期可能两期节目,大家可能会会觉得稍微缓过神来。

那是我的错啊。这不是其实会有一个什么问题呢,我觉得我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我自己该反思的一个一个怪圈了。嗯,就是说当这个节目里面不带一点儿这种就所谓的高冷的东西的时候,我会觉得跟自己有点儿过不去啊。我会把一个事情强行去找一些跟高冷的点,然后把这个高冷的东西植入进去。

这是我的不对,这其实不该是这个节目,每一期都是这样的,就是感觉没有一些高冷的东西,那个什么格不够高啊。对,这是一点。

然后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这里面连个数字都没有啊,连个什么这个公式都不讲一讲,连个科学家的名字都不报。

这是这不太好啊,这个其实早期的原样有很多不高冷的,真的很生活化。事实会有一些这种小小技巧,比如说飞机上大便去哪里,这种其实都很有意思的事情,以后我也会找更多的这种大家。其实如果说这种事情感兴趣。

可以在这些平台上告诉,那我也就知道了,其实哪些方向我们还可以继续挖,继续去找那些不高冷的事儿。还有呢,就是我的一个强迫症,就是说我觉得节目应该是一个比较完整的东西。

嗯,对,就是强行在最后想要升华一下,那么你要升华,你就得去找一些高冷的事儿放进去,从这个高冷的点去升华,它会更方便。 这也是导致了近期节目有一些内容比较高冷的这个原因吧,当然还是跟我的兴趣有关。的确就是说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的确就是那么高冷,也不是说那么高冷,就是说他可能容易就讲出来,就让人觉得有点高冷。

这个实际上从我作为一个科普人的角度来讲,就是觉得。

作为科普,如果没有那些高冷的,比如说概念啊,定义呀,或者说公式,嗯,就你可能没办法把它打上那个科普的这个标签他还不够,那么科学。

所以说还是要高冷。嗯,就是至少要有一点点这些元素,那实际上这里也折射出来,就是可能听众群体当中的呃分布情况啊,就是大家的水平是不一样的。

这到底是水兄是主持人啊。这个看问题的角度就是不一样,看得非常的通透原样。现在的情况呢,就是说,因为我们的这个年龄分布其实非常的广。

我们说是上至五零后,下至一零后,那么不可能面面俱到。对,那么我觉得原样一个比较好的文案应该是70%的内容。

所有的人所有的文化背景都能听懂。

20%的内容是留给那些有一定科学基础以及探究精神,甚至有10%的内容,就是给那些专业人士找启发的。 有的时候可能专业人士哎,看到这样子,一个节目这样子一个标题,他就会情不自禁地点进来听一听你到底讲的怎么样啊,这是水兄的心态。

我比较我比较这个戏。

欣慰的就是雪兄在某些节目里还是找到一些启发的啊,对,我还是主要我还是挺喜欢这个节目,还是找bug为主,对吧好。那么接下去一个问题啊,这个也是听众问得比较多的,甚至跑到我的这个天文茶餐厅来问,就是徐东什么时候可以讲量子水兄,你什么时候准备好哎哟,这种问题我本来我跟徐东讲。

大概花半年的时间来做准备,因为这个问题的确是非常非常的难,你会发现这个坑嗯太大了。哎,这个主要就是我不知道。

当然,如果我想问一下这个问题,这个起因是什么是?

呃,必须要讲这个量子还是观众,有这个大家的确是有很强烈的需求。或者呢,我觉得有很多听众,对于这个东西,它本身有一定了解,是希望我们能够向比如说讲思维或者讲相对论,这样能够让大家能够明白它是怎么回事儿。

尽可能吧,让大家感受一下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样的。

但是呢,因为首先我并不是这个理科出生,而且其实真正量子读得特别透的人,他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239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