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认知的边界
gezhong2023-09-10  97

片头曲:Don Mclean - Vincent 开片的元代钧窑 开片钧窑的英文注解 “明轩”中的罗汉床 晚明黄花梨百宝镶大柜 完全看不到缝隙的明代家具

我们认知的边界

Story story nine啊,水口说美国啊。那么终于讲到这个话题,我们认知的边界,那这个话题我是从讲博物馆的第一期,我就想聊啊,那现在终于聊到了。那么什么叫做我们认知的边界啊?这个我先蹭一下热点啊,用一个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啊,一个事情来来引出我的这个名词解释啊,什么事情呢?那么现在最乐的应该就是刘强东的这件事情,当然我这期节目绝对不是想讲刘强东的事情啊。

那如果大家对刘强东的事情怀着这个非常八卦的心态呢,那可以去听一下这个我的公众号里面的一个一个栏目叫做美国闺蜜圈啊,那么这个昨天晚上刚刚上的大家可以去听。

那么那我只是想举刘强东这件事情里面的一个点。

来告诉大家什么叫做认知的边界,那么这个刘强东这个事情当然现在反转了,这个mini,苏达州的这个警方报告也公布了啊,这个具体的大家可以去看,应该大家是熟悉的哈。呃,那么就这件事情爆出来之后,那当然就是围了一群吃瓜群众嘛。

当然大家是非常热烈的去讨论这件事情,但是我观察了一下啊,这个很有意思,就大家讨论的点并不是这个事情的真相。

就是说这刘强东是不是有发生过这个事情?

因为现在这个事情就能够公布出来的真相,那就是迷离苏达州的那份报告嘛,那写得很清楚是什么级别的,这个行为是发生到什么程度,是吧?他这个这个行为是已经完成,不是未遂。但是呢,这一切都不重要啊,就是我发现大家的这个舆论关注的点都不在这里。那么首先大家兴奋的点在哪里呢?

就是这件事情要怎么摆平是吧?那对于这种亿万富翁来说,那肯定是用前百平嘛,就是反正在我们的认知世界里,没有什么东西是用钱摆不平的。

就任何事物都有价格ok,那么就大家就来,就发挥大家的想象力来探讨这个价格。

这个价格呢,从最早的好像是2000000人民币吧,后来变成2000000美元,各类的媒体竞相叫价,最后较到4000000美元的时候。

就是慢慢的大家平静下来,那么从这个感觉来看,就是所有的吃瓜群众一致认为这个4000000美元是解决这件事情的什么就终极价格,就基本上把这个当事人啊就给晾在一边了,就是吃瓜群众们就帮他们把价格给谈好了。

也属于那种一拍板好就4000000了,Ok,那么这个4000000代表什么呢?这4000000就代表就是全体吃瓜群众们的认知边界,是吧?所有人都认为这个。

就不是说很合理哈,这个是我们所谓的边界,不是指合适就合适,要比这个边界再再小一点啊,可能最后这个私了的,也许是啊,3000000美元啊2000000美元啊。但是呢,都在这个边界以内啊,这个叫做边界。

那大家认为这4000000很多啦。

这个类似的这种事情就是当然这个,这个是大家想象的哈,因为这件事情呢,是叫做扑朔迷离的开始啊,也有可能最后是就扑朔迷离的结束啊,这是有可能啊,这里我就不展开了啊。

那么像这种事情,就首先大家心里是有价格的,这个那句话不是很出名吗?叫做好看的皮囊3100碗有趣的灵魂卷走巨款就是3100碗,是吃瓜群众们就认知的一个基础,然后呢,这个对应这个边界啊。

4000000美元4000000美元是2000多万人民币是吧?

那么于这个3000以往的这个价格直接后面加了一个万字,你还要怎样吗ok,那么这个呢就是全体吃瓜群众的边界啊。那么这件事情呢,现在首先是发生在美国ok,如果这个事情是真的,如果这个明大的这个女大学生配合检方。

他只要配合他,只要出庭,他别回头,这个失了之后不出庭了或者授予什么?

什么压力啊,不出庭了,或者说他本身就有问题而不出庭了,只要他出庭,只要这个事情是事实继续往下,我和美国这边的一些朋友也八卦这个事情,就如果这个事情刑事案件成立。

他可以追索民事赔偿啊。那么刑事案件的这一块如果成立哈,大家都很清楚了,八到30年的监禁,那这个是关于形式这一块的,那么民事这一块可以赔多少呢?按照刘强东的身家。

以我们在美国的一个认知那边形式成立,哈,就是。

照样有八到30年的监禁之外,就法院判在民事法庭上,起码要赔50000000到一个亿的美金。

就我们认为法院判都能够判到50000000到一个亿的美金啊,甚至可能更多。我现在说的是我们认知的一个基础啊,并不是边界。你看哈,比如说100000000美金100000000美金和原来吃瓜群众说到的这个边界4000000美元。

就这里面整整还差25倍呀,是吧,不是说再来一倍呀,是25倍呀。

呃,那么这个就是呃,两边认知的不同,那我们的认知是基于什么呢?

是基于很多的赔偿案件啊。

就前一阵子的美联函的那个事情最后私了啦是吧?当时我们这边提出的就是有可能它达到100000000美金。

是不,我查了一下资料,最后是赔了1.4亿美金。

1000000000人民币啊,就是这个是我们认知的一些依据。

Ok,那么这里就引出我们今天要谈的内容啊,就是这个边界就这种认知的边界呢,其实他不代表就跟合理性是无关的。

甚至还会有一些这种反差。

什么意思呢,我举个例子哈,这这个事情延展的想象一下,比如说大家现在都认可是4000000美元,那么最后他们达成和解在4000000美元之内,那大家都欣然接受,而且还觉得猜得很准,是吧?

但是呢,如果说最后他们达成和解是,就在没有我这样告诉你说有可能是一个亿的情况之下,就所有人的边界都还在4000000美元的的基础之上,突然间被爆料说这个,而最后的和解价格是10000000美元。

那不要说一个亿哈10000000美元,我相信就会就会炸锅了。

像这种反差,我用这起案件去举例子是不合适的。哈,我,我举这个美联航的这个例子,就当时那个游客被打了。当然大家是很同情的嘛,是吧?

然后呢,大家其实也也有预估,说到底美联航赔多少,但当时大家的就是边界,是在100000000美元,然后最后他超出了边界嘛。

而且非常快速,最后美联航赔了1.4个亿,然后大家的反应是什么呢?

是哇,赔这么多就我都想被打一顿是吧?这个就是一个反差啊。但是这种反差只是什么呢?

只是是你心里的变化,从你的认知的这个角度,其实你的边界就已经延展到。

一点多亿就超出你原来的100000000,就我说的是美联航的这个事情,那么回到刘强东的这个事情,去聊这个认知边界啊。那么你对这件事情,如果你原来的认知边界是4000000美元。

那么今天我,你只要听到我这个节目,你的认知边界就已经到了100000000美元了。

就你不管,对这个100000000美元是否质疑,或者你觉得不合理啊,或者你觉得多了少了这些都不影响你的。

这个认知边界已经从4000000美元抬到了100000000美元。因为你听到了有这么一种观点吗?

那么在此之前,在你的认知世界里面是没有这个这个数字的,就你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个数字。

哎,这个就是叫做认知的边界。呃,我现在录音的时间是星期四嘛。

这个叶子也知道我星期四要出节目,所以就问他说,哎,你今天聊什么呀?

我说,我想聊这个边界。

他说,其实每个人都有边界啊,大家都有不知道的东西呀。

我说,是啊,我说,但是呢,我今天想聊的这个边界,并不是说聊不知道的东西,我是聊什么呢?是聊在你熟悉的领域。

有你不可想象的事物啊。比如说像刘强东这件事情就多少钱善后是吧?大家都会去估,那么这个事情之所以大家竞相讨论。

就大家会觉得这是自己熟悉的领域吗,是吧。所以才这个竞相加价是外太空的事情吗,不是啊?

外太空的事情没人讨论的就是因为熟悉的领域,你才坚信自己的一些认知。但是呢,我今天想谈的恰恰就是在你熟悉的领域,你的认知是有边界的。

大家好,我的新专辑。中美跨境创业为投资专辑,将在2018年持续更新移民之后做什么家庭资产,如何在美投资中小企业遭遇瓶颈,如何进行对外突破?这些话题是这个专辑希望和大家探讨的话题。

自由军将携手美国东西海岸多位成功创业者与投资者,为您细细分析美国的创业与投资环境,讲述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有哪一些跨境。

你的商业机会,以及有哪一些完全不同的商业环境和经营理念。如果您需要自由军和20多位成功的美国创业者和投资者成为你的自然团。

那么加入我们吧。

Women flowers the bribe,我们的用这个热点事件开一个头哈,就引出我们的定义,什么叫做认知的边界,然后呢我们就拉回博物馆,博物馆到底在我们的认知领域起到什么作用呢?当然,博物馆有很多很多作用哈,但其中有一个我们常常说的叫做开眼界。对了。

就有的时候你在博物馆看东西的时候呢,会会有一种感觉,说哎,这个东西我第一次看到,对了,博物馆就起这个作用。

当你看到那样东西的时候,他就把你的认知边界迅速的抬高到博物馆的的这个层面。

那么举一个博物馆的例子啊,我这次呢,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时候是逛了整整一天,那实际上应该要逛两天的。哈。

呃,这个基于我对其他文化的认知是有局限的,你不熟悉。所以呢,我们往往逛博物馆,会看自己熟悉的领域,或者说自己稍微能够看得懂的领域。

那么,作为中国人嘛,那么当然对于就中国的这些东西会看得多一些,那么像大都会博物馆啊,那就中国的瓷器是非常之多的。

因为中国的瓷器是就中国艺术的一个代表,我们你不管怎么认为,哈说,哎,我们中国其实还有其他的东西啊,但是你的名字就叫china嘛是吧,好像是两年前大家都会博物馆啊。

还公开拍卖过广场的500多件中国的瓷器,嗯,正常博物馆只收进来啊,但是呢,很难得啊,这个大都惠博物馆拍卖中国的瓷器,所以当时这件事情也很轰动,然后也拍了一些广场,里面我想应该是淘汰出来的,这个瓷器太多了嘛,就那一批瓷器拍卖的就相当经典了,更何况说里面广场的。

那么我去看的时候呢,这个发现这个中国的瓷器一个当然是他们肯定数量很多嘛,然后这个展示的位置还很好,就是不是在里面拐弯抹角啊,是这个?

这个残在什么最深处,不是他就放在恶楼的两边的走廊上。

大都会博物馆中间是中空的嘛,二楼的走道是二楼也能看得见,其实一楼晚上看也能看得见。

所以这是很好的位置。当然有人说这个它是直接摆在用餐的地方的旁边啊,说这个不太尊重我们中国的的东西,但我觉得这没什么,人家东西太多了是吧?你这个地方还是很显眼的地方,是吧?而且用餐和中国的这个餐。

这个瓷器因为中国瓷器全部都是,就是跟餐饮有关的嘛。

所以我觉得没什么,然后我是就顺着那一堆的走廊啊,就就慢慢的一个一个看下来,这里我再次重申哈,就往往我们的边界是出现在我们熟悉的领域。

那么我顺着这个走廊啊往下走的时候,就突然间呢,眼光就被一块就比较深一点的青色的一块网给吸引住了,因为那块网上面呢有很多的开片,那么我是对鲁瑶是蛮熟悉的,那么鲁瑶的典型特质就是开片。

那我们说这个瓷器哈中国的瓷器,当然后面有这种彩池啊,到了明清之后啊,有各种有颜色的这种瓷器,但是公认的这个瓷器的高分就都会提到这个宋代的鲁光歌君定,那么像鲁瑶就是开片。

当然,这个官窑和歌窑也开片,但是军窑和定窑它的开片是不明显的。

为什么呢?定窑是纯白色吗?

或者说定爻就没开片,那么均爻的这个特点是色彩鲜艳,是那个因为右很厚之后形成的那个蚯蚓走离吻是这些特点,那么所以我一看到当时摆在那边的那块网是开片的。

哎,就感觉什么呢,就感觉在我的认知体系内啊。所以说就要去研究一下啊。注意我说到的这些心态,哈。

就我大致先少了一眼,就其实想去判断它是什么窑,那么当时其实一开始就把鲁窑给排除了,虽然说鲁窑的特质是开片,但是鲁窑真正的这个现存的。

就宋代的真品呢,总共就是那么几十件,这个已知的。

呃,在台北故宫大概是20几件吧。北京和上海加起来20几件,大英博物馆有七件,那么其他流落在外面呢就只有十几件。如果是只有十几件的东西,它不应该和其他的这个瓷器就就那样并列的放在一起嘛。

所以我大致先把这个鲁瑶先排除了,那那么我当时就在想,反正不是不是光摇就是歌摇。 然后我也没多想,就是就赶紧去看那个他旁边的标牌,用英文写的。

哎,我看了一下,写的是君鸟,我还在想,我自己是不是有看错了,但是少了两眼,全是军药。哎,这个就我就突然间发现超出我的认知边界,超出认知边界的时候会有,就是你会有一种反复。

就是这个东西会不会标错嘞,那因为这是你如果是在故宫博物院啊,它标个菌药,人家权威嘛,那为什么第一反应是有他标错的这种想法呢?

他毕竟是在美国嘛,这个是我们中国的东西,是吧?美国人也许不懂呢,也许他标错了呢,是吧。如果说那天看的博物馆是在什么克里夫兰博物馆啊什么。

那我肯定也不用纠结,就觉得美国人标错了,就觉得他们能够分清楚,这是中国的瓷器,还是日本的瓷器?

可能就差不多了,但是我纠结就在那边停留了很久,反反复复的回头去看他的那个那块网,就是因为它是全球著名的。

大家都会博物馆,我老觉得他不可能标错,那么问题来了,他不可能标错,那就是把我之前的这个认知世界给打破了嘛,是吧?就是我之前看到的所有的军窑都是没有开片的,然后这个我身边不是有高餐吗?

那我就迅速的拍照就发给我那个高参,就当时发给他的时候呢,实际上我是。

在这件事情上,是是心理,是崩溃的,因为我对瓷器呢,还是有趣一定的学习过啊,因为我不仅仅是看书学习。

我当时在办公室的时候,就是我外面的茶盘啊,我们经常泡茶嘛,就我特意去选了不同的瓷器的那个杯啊,当然都不是真品啊,就是是反的啊。比如说鲁瑶定窑,龙泉窑,什么建盏,当时我就是特意的就一个品种就一个杯杯,所以每一次呢,这个这个我们的客户或者是生意上的伙伴啊,特别是有一些。

这个国外的这些老外来我办公室哎,就会对我的悲悲特别感兴趣,因为你很漂亮。第二,确实看上去又是而不同的款式,那么我每一次呢都要跟他们去讲解一些,就是我对于这个瓷器是有一定的认知的。所以当它开片的这个天青色的单色,又写了个君尧的时候,我那时候心里是是很混乱的,是吧?是,是,这个大都会博物馆标错了。

不可能啊是吧?我这次旅行之前还特还特意看了这个大都会博物馆人家成立亚洲管事已经100年了,好像是一七年,正好是100年。也就是说100年来,他们始终在收集亚洲的一些。

一些产品对这个有深深入研究的,因为我看过好像是亚洲广的,就中国广的他亚洲馆里面还分哈,就中国馆的这个馆长本身是一个中国人,然后他在聊就字画的时候,那一听就是非常非常有研究的。

他会把这个这个瓷器给标错了吗?不可能啊,那么翻回头说我学了那么久的这个瓷器,我的认知体系出错了。

是不是也不可能啊?所以我那时候呢,就把这个这个照片发给我那个高餐就是那一天,如果我的那个高餐呢。

他迅速回复我,这是君尧,那我那一整天的心情都不会很好啊,就是反衬了我在这个领域的认知是很差的嘛,是吧?结果我那位高仓也瞎了,这个会让我心情好一点。我当时就直接拍个照片问他。

我说,你看这个是是什么啊?他的回答实际上是正确的。

他说,这既不像这个官窑,因为官窑有这个止口铁竹嘛。

他说,也不像歌谣,因为歌谣的开片是金丝铁线啊。这里我给大家如果不太懂得瓷器的,我说一下,先说一下开片吧。 开片不是开裂哈,如果这个瓷器一开裂,它这个瓷器就毁了他,实际上是因为又和他的胎在瓷器使用的这个过程当中啊,因为热战冷缩嘛,不断的热战冷缩。

然后呢,他是开的极其细的一个粪愿,手摸过去的时候一定是光滑你,你一定是摸不出他的裂纹感,但是实际上他是开的极细的份。

那么像鲁瑶这个裂纹是均衡的,开片非常小,那像比如说歌谣,它为什么叫做金丝铁线呢?就是它的开片是不均衡。

有的大,有的小,那稍微大一点的,那就是形成叫铁线嘛,就是黑的。那么小的呢,叫做金丝啊,就叫这叫金丝铁线。

所以不同的爻,它的特征是不同的,也是非常明显的。那鲁瑶之前我排除了吗,就不可能说鲁瑶这么摆是吧?所以他的回答是正确。他说这个东西既不是歌谣,也不是,也不是光谣。

他说他也看不出来。然后呢,我就告诉他,我说博物馆标的是君鸟,然后他跟我的反应是一模一样。 他说,君尧是绝对不可能的啊,为什么呢,那块网啊,我回头会把这块网会贴在。

这个音频的下面那块网是单色的,那么君尧的特征是彩色的,有这个窑变,而且君窑按照我们看到的。

我们的认知体系里面是不开篇,那当然它实际上是有开片啊,只是说呢,单色又有开片,很明显他他君尧是是彩色的幼,大家都会被它的这个颜色所吸引,然后颜色下面的这种开片就就非常不明显。

而且呢它的右很厚啊,所以才有这个呃,才有这个邱印走泥丸嘛。所以在我们看到的,包括我听这个马未都说的这个中国瓷器。鲁光戈军定里面。

啊,以及我看到的大量的包括博物馆,包括各种图片,我就没看过这种单色的带带开片的军鸟。

然后这个事情就纠结在那里了嘛。

这两种可能呢对我来说都是蛮大的事情啊。一是所以什么大都会博物馆标错了,那我那位高参,他的第一反应也是博物馆标错了。 他不知道我在哪一个博物馆。

我后来跟他说,我说我是在大都会博物馆,我说不太可能标错就。

如果是博物馆标错了,这是也也是对我来说这个国外的博物馆啊,这个形象也就全部崩塌了,那么还有一个也够呛,就是原来我的认知体系啊,甚至我那位高参的。

当然他说的没有错,哈,他说他不知道,然后说,君尧不太可能。

那么如果是我们错了,那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教训,那么这个影响也是很深刻的。

呃,其实我讲这一期叫做我们认知的边界,虽然之前就有想过这些方面的内容,但是这个触发点啊,其实就是由于这一这一件的,这个开片的君尧的网。

然后这个时候我想起来啊,当时就是因为。

不确定,所以我还拍下来了,那个他旁边的一个解说就大的字体,我有看吗?

君尧下面细小的字体我没看,然后这种纠结不下的时候,我才翻回头去看这个关于这块网的一些英文的解说。

哎,就发现人家里面写得很清楚,他说这块碗呢,这个时间是元代的,原来袁和宋本身离得不会太长时间了。

然后在他的最下角,有这么几个字,就是隐藏在一段字里面。 什么呢?他说,这个是?

就君尧里面非常少见的一种类型,我看到这个字的时候,我心里其实就就咯噔一下,但是我还是不相信,就是我在想,老外的这个认知能够比我们更高吗。

是吧。然后我又去查了很多的资料啊,终于发现说君尧啊,实际上是有开片的,然后再结合它这里面英文解说的内容,然后才在自己的认知世界里面接受了这种单色的开片的君谣。 其实我们是经常做这些事情的,就我和我的朋友之间啊,是经常做这些事情。

就比如我看到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那我就迅速的发给他们,就是去交流,这就是互相抬高眼界啊。除了这个这块网之外,就我还发了一张照片啊,其实那个照片也是这个有坑的什么呢,是大都会博物馆里面非常著名的那个明轩给大家知道大都会博物馆的二楼有一个中国苏州园林的小庭院,那么那里面呢。

放了很多的家具,其中就有一张罗汉船,那么这个明轩啊和虽然说他那么出名,又在大都会博物馆里面?

但是呢,他是一九八几年的时候在中国定做的,就是其实是个新品就不是文物啦,所以它里面所有做的这个家具啊,也都是当时做的。

并不是故宫博物院里面的东西。

所以呢,当我看到那个罗汉船的这个样式的时候,我又把这张图片发给我那个高餐,那么他的点评当然是很到位的,就是说这个这个罗汉船呢虽然不太符合这个正常的比例,因为它那个罗汉船的两边的扶手和靠背是极其的。

就是那个高低啊,只差那么一点点就非常有意思。

那我这位朋友说,就是这个比例虽然不是传统的比例,但是在这个器型上看呢,它这个比例又是又是舒服的,那么这个就就和这个东西的由来是比较吻合,什么意思哈。

就如果这个东西是出自宫廷,那他不缺这一点点材料嘛,是吧?这里没有大板子,找一块大板来做这个后面的板。

他不缺这个材料,他一定会做出很传统的或者说很标准的这个器型啊。但是就是因为八几年的时候,其实是在民间做的。

但是本身做做这张罗汉船的师傅是有艺术修养的,那这个也和就当时捐献民宣的这个老太太,这个老太太本身在苏州。

好像生活了十几年,在上海还是苏州,他对于中国的东西是也是很懂的,那么这一张扶手和靠背几乎一样的,它就差一点点的罗汉船。

就也是我们认知世界的一个小边界嘛,烧伤的往外扩了一点,是吧,还有就还是这个大都会博物馆,比如说还是在明轩?

呃,那边放着一对就明明朝晚期的黄花梨的百宝箱大柜。

呃,大家都可以,这些照片大家都可以收到哈,当然我也会放在我的这期节目的下面这一对黄花梨的贵是很著名啊,它是明朝保存到现在保存的最好的贵,而且很漂亮,那无论是从材质材质,它用的是黄花梨。

而且用的是老黄花梨。那么很多看了新黄花梨的这个人呢,如果单看照片,他可能会误以为是双枝啊,但是人家下面写得非常清楚,这是老黄花梨,而且里面呢会有一些细残的黑线,而这些黑线是现在我们看到的黄花里里面没有的。

什么海黄啊,月黄啊,就和他们的这个纹路是不同的。

然后还有一个超出我们认知这个边界的,就是在大部分人,或者说,几乎在所有的人认为一件明朝的家具能够保存到现在,它一定啊。木头它是有伸缩的嘛,它一定会有裂纹。

所以呢,我们在探讨这一件作品的时候,呃,无非是两种解释,一种就是它现在是星座的,所以它才没有裂纹。

是吧,还有一种就是说它这个裂纹是修补过的,但实际上你去细看他的照片很难修补。那么实际上是什么呢?

就是这件东西原样保存到现在,是世上保存的最好的一件。明代的黄花梨百宝箱大柜啊,这这个柜子。

他说保存的这么完好的全中国好像是在上海博物馆有那么一件,但是保存的也没有这件好是吧,这就是就你你刚,你知道这些网站呃,你就会去接受说哦,从明朝保留到现在的这种家具,就木头不收缩的也有,那这个也是你认知世界的一个扩展啊。所以说看博物馆看的是什么,看的就是我们认知的边界的延展。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有的向往人生是一趟旅程,精彩的是沿途的风景。

大家好。2018年,我将继续和大家相遇,在随口说美国这个专辑的播出时间是北京时间的周五下午每周一期不见不散,那么大家除了听我的音频节目之外,也欢迎大家登录我的微信公众号,公众号的名字是无限空间。

当然,大家还可以关注我的新浪微博和今日头条这两个平台的名字也是随口说美国移动互联网的神奇之处,就是可以把同类的人拉得很近。

天涯落比邻世界地球村让我们享受这个自由连接的世界了。 哦,那我们从这个博物馆走出来啊,其实我这一期聊这个边界啊,实际上呢,是聊一种边界感,什么意思呢,就是就很多的人啊,在自己熟悉或者认知的世界里面,就觉得之前的认知。

啊,就是这个领域的一切了,是吧,比如说我没见过开片的军窑,那我就觉得开片的就不是君窑或者君窑就不开片是吧?然后博物馆标出来,我还认为它标错了。

那么这个就是我的边界,是吧?人家现在说叫做企业家的边界,就是这个企业的边界啊。说原生家庭的边界啊,就是孩子的边界啊,这个是有道理的。

当然孩子是他到了十八岁之后,他会走出这个家庭,那这个时候呢,它会形成自己的边界,有可能突破你这个原生家庭。那么企业你要想做到一个百年老店。

那那肯定是做到一定的程度。你这个创始人啊,要离开换一个。

经营者这样才能够延续。

当然大部分的企业是做不到创业者离开,可能企业就没了,是吧,但是这些都是都是边界的作用。 那么像刚才我的这两句话,哈说,原生家庭的边界就是孩子的边界。

那这事实上呢,说的是一种边界感,就是当你能够接受这句话的时候,你可能就会接受一种一种认知,就是就在你所认知的世界之外。

的确是存在没有办法认识到的世界。

那么其实现在这种感觉呢,这种边界感啊,是越来越多的人在提了,就现在这个社会已经比以前来得更加的宽容和开放。

那么这个宽容跟开放其实针对的是保守和固执嘛,那这里顺带说一下,什么叫做保守和固执啊。其实蛮大的保守和固执是太坚信自己认知的,这个世界就是全部,是吧?那像这种思想就是呃,包罗万象全知道的思想,无论在东西方都有啊。比如说我们我们的东方是吧那一本道德经啊,几乎说就是包罗万象道,可道非常道。

是吧,西方也是西方的基督教,其实所有的宗教就他的想法就是试图解释所有的一切。

我不记得我跟大家有没有说过,我有一次跟一个跟一个知识蛮渊博的佛教徒有一次交流,就是当我问到他所有的问题的时候,他几乎都能够给我答案。

包括我非常就是很费解的那个因果。比如说,我问他,我说,我不太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个世上这个修桥铺路没有好下场。

但是呢,杀人放火啊,有的却可以子孙满坛,寿终正寝啊,这个不是不是我说的哈,这个是郭德纲经常。

唱的这个,这个传统的中国相声里面的一个定产诗就是这么写的。

那么他当时说这个是这个,就是因果,就是他这一辈子种下的因呢,是要到下一辈子去抱,那我说这一辈子种下的因,这一辈子就爆我还能理解啊。比如说我出去是吧,看见一个人不爽过去踢他一脚,是吧?那回头他肯定是立刻踢回来嘛,这就叫因果报应嘛,是吧。

那这个我我我理解啊。那好,比如说我今天踢他一脚,是吧,然后就就跑了。

十年之后,他看见我还记得这件事情,再过来踢我一脚,那这也是因果报应。但是我说,怎么解释上辈子种下的鹰,而下辈子是可以抱?

或者说,我这一辈子得到的恶果是我上一辈子种下的,因而这个确实我之前一直很难理解,那么他告诉我说,你如果承认轮回的话,那么所有的时间是连在一起的,就你不管你几辈子,这个时间是连就像每一天一样。

是吧,今天太阳升起落下,你去睡觉了啊。第二天起来,那个人过来踹你一脚,他说你这个人理解。

那你就把这个一天的时间放成一辈子,那你这样就能理解了就是。

我跟他探讨了很多这些方面的事情,包括善恶,当然善恶,他说不清楚,因为比如说我说到川普是吧?你说违反法律,那肯定是恶嘛,是吧?但是有些人就可以直接修改法律。

是吧?他就把这个恶呢就变成合法的,当然也不能说善,反正就不恶,那反正善恶这件事情他没跟我讨论清楚,但是几乎我跟他问的所有的问题。

他都能够面带微笑,给我慢慢的解释出来,所以那次交流是很愉快的。

但是最后我在跟他分手之前我跟他说,我说你看哈,我们俩最大的不一样是什么呢,我说,你是属于全知道,就在你的认知世界里,你不觉得你有什么东西不知道的。

我和你不一样的是,我始终啊,把自己的认知世界开一个口,这样呢才能够去接受一个突然间出现的跟你原来所认为的规则不一样的东西。

当然,这个归纳这个规律是很重要的,这个是我们构建这个世界次序,这个世界还是要有次序的嘛,是吧?

甚至是是构建我们这个世界次序的一个基础,就是我们承认它的规律性。但是呢,你不认可这个世界是规律的,也非常重要,甚至我觉得更重要。

因为这种规律有的时候受你认知的局限,地域的局限,时空的局限,你以为你就归纳了,比如说我这个例子可能之前也举过啊。

我们几年前去拱门国家公园,那么那个古门国家公园的的行程呢?

呃,它就是地壳,把它把它竖起来,就是原来的地层,是横的嘛,是吧?它把它竖起来。

然后分化之后层层剥落啊。最后呢,形成了一个拱门,那甚至有些拱门都崩塌了,那么形成那种有点像铝丸头的那种大石头,那个是超级子大,那么在西,在美国西部很多,这种场景啊。

就是你可以走到你到美国的国家公园,没人管理的,他不会给你提醒。

当然,那个从现有我们总结的规律来看,也无需提醒。

然后呢,就我们当时就一群人就走到了那个那个拱门快分化结束的那个长得像女王头的那种。

那种大石头下面那个从远处看啊那个脖子,那里就是头与生子的脖子,那里是极其的极其细的,就感觉很脆弱的。

但是呢,他就这样在那边屹立了几十年了,所以所有的游客呢都敢跑到那个下面去拍照,那我们那时候也去下面拍照了,但是我远远的看过去就觉得那个很危险。

刚才后面我也去拍了哈,所以我那时候开了一个玩笑,说我说,待会儿正好我们走过去的时候,这个石头啪啦就砸下来了。

当时大家听起来就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嘛。就这是我们认知世界之外的东西,这是开玩笑。

后来好像是我们那一次之后的第三年,那个地方就全部奔他了。

这边的新闻报道还爆出来,是吧,那这个叫做以我们如果时时间啊,就是那么50年的时间去归纳他,是吧?他始终你看着他,好像快快剥落下来了。但是呢,他他就是很稳。放心吧,不会有问题。

但是你如果把这个时间拉到1000年的时间,拉到一万年的时间。

如果把一万年的时间龙说成一分钟的视频放给你看的话,你绝对不敢站在那个下面,这就是时间,它的这个跨度,它的这个范围对于你归纳这件事情可能造成的一些误判,那么这个空间就不用说了。

是吧,我们原来在亚欧大六看到的天鹅全是白的,那是因为空间的限制啊。你,你到了澳洲,你就看到黑天鹅了。

那这种的例子比比皆是。

所以呢,有这个边界感是非常重要的。 一步一步指导你实现美国们的更加专业的一个专辑。

现在在我的名字下分为专辑版和单集版,大家也可以在喜马拉雅上搜寻。随口说美国移民专辑,你就会找到这两个专辑相同的内容,不同的附会方式。

欢迎点击20呃,这个关于边界感的这个话题,哈,其实我是自己思考了很久,我是觉得非常有必要拿出来讨论的,只是说今天借这个博物馆的这个的这个内容和题材,去引申博物馆实际上代表的一种资讯的接收,以及你所接收的这个资讯,对于你的认知世界的一个一个构筑,或者说改变是吧,就像刚刚说到的,你认知这个世界的时间和你认知这个世界的空间。

还有你认知这个世界的资讯。 呃,我现在说这些话题,其实我要很巧妙地说我,我只敢在这个博物馆的隐身这个这个部分。

我来阐述一些自己的观点,就是很多人他固守他自己的见解,他其实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就是你接收的这个讯息是否是全面的,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就是呃,其实我这里面不讲究这个讯息是不是复杂的啊,是不是说是是正确的,就这两点其实不重要,就很多人就觉得这两点很重要。

是吧,说你,你这信息这么复杂,各种观点都有是吧,有的说它好,有的说它不好,就你这么复杂,我没法判断,或者说你这个信息是虚假的,但这这两点其实都不重要,信息复杂。

你自己要能够有筛选的的能力嘛。你要去判断哪一些是正确的,哪一些是不对的,那么同等的信息,也许有人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这个都正常,那我觉得有问题的是什么呢?

是讯息的不全面,是吧。我前面提到的这这么多的例子,事实上就是讯息接收的不全面,比如说我刚才聊到的这个4000000美元。

所以大家不知道有一四的那个那个美联航的赔偿。所以呢大家认知的边界就是4000000美元。

那么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开片的君尧,所以我的认知世界就是有开片的,一定不是军药,那么这些都是信息接受的不全面,那么这个信息接受的不全面就无论在哪里,其实都是存在的。

当然现在国内应该是更严重一些,因为你上不了外网嘛。

是的,这个外网上可能哈有有不正确的信息内容,但是呢外面也有正确的信息内容,所以我刚才说了就是接受的这个信息,复杂和错误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要把全面的信息摆在别人面前,那么这个时候才是公平的啊。就全面的信息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依然做出这个选择。

那这没有话讲是吧?所以在美国呢,比如说做其实做任何事情,不仅仅是做金融啊,他都要讲究一个信息的公开披露就是好的坏的无论多复杂,我全部给你看了是吧,30几页50几页100多页的这个招股说明书是吧,我,反正我给你看了。

至于你有没有看你能理解多少,你认为这里面是风险性多高,但是呢我必须要给你看,这个就是叫做信息给披露的全面,是吧?你像这个,这次现在是四家要告这个京东那,那这个肯定是一告一个准了,这个在我的认知领域里面。

京东这次的这个事情就是我说他他,我说的不是刘强东了。哈,我说的是他的对外信息发布的这个渠道,这个机构一定是会败诉,为什么他发布了与事实不符的信息嘛?这还比不花布更差。就他说就刘强东遇到了诗词的这个举报报案,然后在他对外公布的这个声明里面说,警方经过调查,已经认定刘强东没有任何不正当行为,是吧?甚至还说说警方或道歉。

我真不知道京东的这个这个公关团队是怎么想的,你以为美国这边的警局看不到吗?是吧?你以为那天是他们劳工节放假他们就看不到嘛,是吧。

刚一上班,人家就把报告拿出来了,所以这个就是。

叫做消息的公开披露,就你只要做到信息的全面公开披露,就没你什么事。

你如果隐藏,当然更别提这次的严重性是在于他明明知道这个报告的内容,还那么说啊,那这个这次是依告一个准。

当然,所有的人都希望能够得到全面的信息,或者说,再准确一点说,我能够理解这个这些信息,也许所有的东西摆在你面前。

你,你,你看了前三页是吧,没看后面的内容,那么这你就接受的信息也是不全面的。 呃,然后做出错误判断,那,那这个是另外一回事。

那,这当然也是你认知世界边界的一种问题,是吧?所以说,这些的意识就是因为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或者说我们对于一些事物的看法。

你要承认你存在边界,那这个边界的造成也许是空间的,时间的信息不完整造成的就是现在。我反复强调这个信息不完整啊呃,现在这个叶子有的时候会感慨它,其实仅仅指的是一些小孩的一些读物,就是就是一些资讯。

如果是翻译成中文,可能这一方面的这个领域啊,在中国,只有三本书就翻译成中文的,而且这三本书还是从有些甚至是从就民国时代到现在的,就是这三本书。而你如果会看英文的读本,在这个领域有数百本书。

那么这些都是很明显的信息的,不全面是吧?所以我这一期其实反复强调的是,大家一定要有边界感,就不要认为你所认知的世界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

那么如果你这么认为了,而且还固守那种坚持这种情况下做出的判断是非常有问题的,然后有任何的就是个体啊。其实它都不是个体,就很容易形成一个局部。

就如果整个局部的人因为相同的原因造成了某种共识,就这么多人都看不到这个边界,这么多人也都坚持自己的的那些认知世界啊,那么整个这个群体就会有问题,而这种的错误啊。

可能啊,不是一时半火能够明白得过来,或者说能够去去纠正的,就等你想纠正的时候,可能一代人两代人就过去了。

Ok,那么因为这期毕竟是从博物馆的内容延伸到认知世界,所以呢我在这个点上呢,适度展开,我也没有这个时间去去完全展开,但是这一期的内容我是非常想传递给大家这么一个信息,就是有的时候大家不要太坚持,你认知的那个世界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永远要给自己的认知世界留一个分析,让这个光啊,偶尔能够透得进来。

好吧,那么关于这个内容,我希望以后有合适的这个题材的时候再再展开,或者说我们在小范围去讨论吧。

Ok,那么用了三期的时间就把这个博物馆啊,全部的内容就就全部结束了。好,谢谢大家。 21,With i is watch the world can forget. Like the string to the view. The rigid man and rigid. You say to me?

十,To helps they never。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241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