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破产后,我们一家开始了负债十年的逃亡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3-7点击:891


父亲破产后,我们一家开始了负债十年的逃亡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阶层固化是近两年大家都非常担心的一个现象,因为各种数据都表明,现在能上大学的农村学生比例越来越低。

实现阶层跨越要比以前难了不少。

但人们可能没有想到,实现阶层跨越可能很难遭遇阶层跌落却比我们想象的要容易。 我叫王者,98岁,来自浙江。

我就记得我九几年,九八年上学的时候,当时我的学费是二万多一年吧。

然后他们都说这个条件很好,因为呢,购物我们边上的呃,就说其他认识的小朋友沟通小学,读到大学毕业了,我也没什么概念。然后我一直在这种学校里面读。 王哲上学的这所学校,是浙江的一所私立贵族学校拳击素质。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这所学校就从小学开始教英语上多媒体课。 王哲之所以能上得起这样的学校,是因为王哲的父亲当时是浙江一家银行的信贷主任。

自己私下还开了三家公司。

而王哲的母亲一直在打理茶叶生意是当地比较大的茶商,所以王哲从小就过着养尊出游的生活。

我就记得就是应该是众星捧月吧,因为我走到哪里,大家都是围着我夸我爸妈夸我,车也很还可以,然后车牌也很好,我从小到大,我的生活都是比较优越的,然后到了初三毕业嘛。

初三毕业以后的话,我把原本是打算已经联系好学澳洲游学了,然后的话刚好是我想的,再上一个夏令营。

再跟我那些同学高中的同学想认识一下上下岭,这个上到一百的时候刚好放假了吗?

回家的时候我就发现我阿姨突然来接我。

因为我们是从小每年每个月有校车把我接送到老家,然后一般的话我都自己打车回去,但是那一次我就觉得很惊喜,我又不知道阿姨为什么会来接我,接我后的话,她就把我带回她的家吧。

然后我阿姨就过了好一会儿才跟我说,长长,呃,你爸妈出了点事,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啊。

会不会是那种被车撞死了两个人,但是我第一感觉啊。

然后我就跟我说一下,我呢,父母除了事情到外面去了,没有什么具体,然后又跟我开了一下。

腹部的语音qq视频在远方跟我聊了一下,他们说他们没事,先当时的话知道家里有事,但是他们也没有去把这个事情表达出来。我也是后面通过1.1点从回不了家,然后基本不能在家里整个县城或者是整个地区出现了。

就是基本没回去过了。

当时是我父亲,应该是做生意被人骗了,而你骗的是应该有个几千万期吧。 他一直没跟我们说这个事情,因为里面有很多钱是他贷款和接钱的。

听我呃,外婆说的话是两天时间不到吧。我爸就是第二天直接叫我妈跟着我妈就一起走,然后开着一辆车,车子也就当掉了,然后家里的东西就把宝保险柜里的一些东西拿走,整个房间都乱七八糟。

呃,那个时候就已经很明显感觉到了。 哎,你就说嗯,风光不在吧,然后只能偷偷摸摸的生活,回老家的做偷偷摸摸的,然后就基本就是回不去了。我一直就是在学校里读书嘛,因为我们学校是一个月时间基本不回家,也就都在学校里面,然后。

我就一直在被隔离着的,我记得有一次放假,还是收到消息,就说又上来要来找我嘛。

来维修,我爸爸就是可能要是要宅这一个东西。

然后我还记得当时来了四个大汉吧,去买一个有180斤以上吧。

然后同学们都想有点爬,都很壮很壮,我就感觉我是要被绑架,因为有一个是亲人,就说是保护我的哇,因为是要抓我的。我吓了一跳。

他带着三个人过来,所以我感觉还是原来是自己人,我才敢上车,或者又不敢上车了,然后坐的火车去了北方临港,他们刚好在那边先落脚了,不久就上车上车,然后去了父母那边,给他们第一次碰面吧。

然后就开始十年的漂泊了。 我在学校待的时候,生活费,各种生活跟同学们都保持一致,包括吃喝穿吧。

当然回来以后著述。

从以前家有房子到后面到外面啊,平房我住过,所以你仿有那种整个房子,全是碎泥,然后一张帘子,一个房间,一张帘子,然后我有下面一张大地后的那种席木斯殿子,我又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然后一层一阵毯子啊,又当一张床,一个房间。

这样一个水果,他们在连云港生活了,应该一年不到吧。然后又去了贵州云南,然后舟山日照,我就记得去了很多地方,因为在每个地方待久了。

就担心会有人发现那个时候,然后就一直在,也算是逃吧。

王哲上学的这所学校,既有小学部,也有初中部,高中部,所以他在这里一直读到高中毕业。

躲躲藏藏的这几年,汪哲的成绩一座千丈。

考大学的时候,同班同学大部分都进了名牌大学,最不记得也能花点儿钱出国读书,但王哲最后只能靠体育特招进了一个普通大学,有一年是逃到在北京呆下来了。 我也是,这是我第一次对北京的一个影响。

另一眼的话是,我应该是大二,大三的年纪,那个时候是确实很惊讶,不知道家里路破了这种地步,可能也是对北京的第一影响,并不是很好,也是来自于这里就是我父母在地下很小的一条小巷子。

不是用地下商场,然后八平方还是十平方的一个小店,开个小茶叶店,可能是他们这些野蛮的漂泊造吧。

呃,都是不景气吧,坐上一下,然后住。嗯,出的时候我就记得一个小房间。

出了一张床,然后一个柜子一张桌子,好像基本就放不下其他东西了。

然后当时我来这边,他们闪开心啊,那个时候不管怎样,就是有家人陪着真好。

然后我就是那边出的时候,他们睡在床上嘛,因为就一张床,地铺也打不了,让我父母两个人舒坦在床上,我就横躺在他们脚上,就是脚不是到床,还有一段距离嘛,我就很躺着。然后因为人比较高。

不算高,就是长比较短呃,再放一个凳子,把脚放在凳子上面,这么睡?

睡了有五六天吧,一个星期不到,后来实在受不了了,这个我都不敢去承认这种事实,然后中途的话,有一件事情就是那个二房东还是三房东,也不知道老是来收损费啊电费,但是又不给那种手续或者是缴费单。

然后大家都觉得坑,然后我爸妈就跟他说起来的,然后他们就吵起来,然后他们刚好有两个男的一个女的。

然后就跟我父母有了争执吧。

然后还打起架来了。然后我那个时候就在床上睡着,我就起不来,一个是可能睡眠到那个状态啊。

太累了,根本起不来。第二个就是我潜意识下面不敢去承认这个事实,就相当于想着他是一个梦。第三方面的话,我就想,如果我站起来。

那我肯定要动手了,肯定会打出血。而如果是打出血的话,可能会把问题闹得更大,我们这个状况是无法去承担,所以我只能就这么躺着装睡。

这也是我很多年以后还在想,当时我应该站起来的。

后来,王哲的父母找了一个合伙人,到舟山去包了几百亩茶园,他们希望能够借此东山再起。

结果就在这个茶园刚刚有起色的时候,有一次,王哲的父亲用货车拉了一车茶农去干活,因为违章被交警拦下来,而且发现了他的在逃身份。

后来,王哲的父亲被捕入狱,茶园里只剩下王哲的母亲,一个人既要干农活,又要为丈夫的事情奔走。 那段时间我放假回去的话就回到了。

这个,呃,这这边帮着我母亲一起做农活吧,因为他自己也是带来了农民干活,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很心酸。

然后从皮肤很好,然后养成出轨到一个黄连坡,这可能是其他东西,就说我跟我父亲的话都能接受,只看我母亲比较辛苦,确实蛮可怜,觉得他然后在干活的时候,反正就是我也拔潮啊,什么挑水啊,我都干。

然后有一次当然是就是要施肥嘛。拉兰市两卡车的那些猪粪?

然后叫那些农民过去帮忙一些班嘛。

然后我觉得就说少一个人力的话能少一分钱。然后我说,我也去,然后我就在那边啊,但是我妈跟我说,就说做这个的时候,你身上会味道那个分明味道可能会持续三五天,但影响到你以后到学校,就是跟人家可以交往,人家会闻到这个味道不对,然后我就忍下来了。 那段时间也是我在那个环境里面,就在农农庭里干活的时候,基本就是一个农民状态。我把自己的人做一个农民状态了。

因为也没有任何人认识我,也没有同龄人。

但是那一天啊,是是政府的一个小单位的人,开着一辆车到了我们山上来考察吧,跟人家讲。

然后车上下来一个小女孩,对我来说,应该真的是很普通的小女孩,但是我在那个环境里面,突然一个同龄人同龄异性。看到我。

他多看了我几眼,我就感觉到好难受,就认为我就是这里干活的一个不同打工仔想农民吧,就是没感觉,但是我在那一刻的感觉又说。

呃,我本应该可能比他们还会高很多,但是现在突然我在这边蹲在这边。

医生乱七八糟,这边的拔着炒干货。我当时的冲击又是呃,蛮有一种怨恨感,但我不知道怨恨在哪里。我现在可能能想到一点。

可能是约翰自己没有约翰父母就约翰自己的比较坎坷吧,从既然给了我好的生活,为什么又让我变成这样子?其实那段时间我就活在两个世界里面了。

一个的话就说是我继续跟我们的同学们保持一一直大家都是基本都是富二代,然后在学校环境也很ok。 第二方面回去以后就看到啊,随着是沈一芳然后干的生活。

我就感觉是两个世界,当然我在那段时间也把自己隔离开了,因为不管是父母,他们是法治本善的。

让我不愿意去承受这个事实,他们认为自己也能再重新爬起来。

当然我们我也是这么认为,但是后面的经过的话就是一次次的失败,就是掉下来以后并不是真的很容易爬起来。

但是我以以前都是一直是逃避这个事实,通过想象或者幻想或者期望来一下子回到从前。 因为亲朋好友的帮助,王哲的父亲没用多久就出狱了。

但是他们包下的这片茶园收入后来都被合伙人毒吞,他们一家不仅没能东山再起,还把又借来的钱全搭进去了。

然后还有一点就是食物是还是有人会道,就说因为这种债务问题,很多是乱七八糟的,搞不清楚的借的民间借贷的问题,然后都会找到伤害我的爷爷奶奶。

每一次我偷偷溜回老家,看爷爷奶奶说哪一次奶奶都是哭着说他这个事情啊,你发现了怎么样啦,千家千人家的钱要花?

对他们伤害是一直持续性的。

然后我爸又是小儿子,我奶奶最疼的就是他基本临走前的七八年,就是调研着我父亲。

其实有一段时间,我奶奶是住在我小伯家里面,我爸偷偷溜到我小伯家里去照顾我奶奶,陪我男的。临终的一段时间下,那是奶奶。在我爸照料下,奶奶比较坚韧,没有去世,但是我爸的那边等不起,因为随时都会有人来问看。

就担心,反而让我奶奶更加难受,所以待了一个月以后,他又回去了,去了其他城市吧。

然后我奶奶后来就慢慢不好了,我们再转到那个什么老家,我们村里专门有这种知道人要快要死了就过来看,就是帮忙安排后事。然后他们在吃晚饭的时候,刚好那时候轮到我啊,我来照顾男的。

我对生命的态度就觉得真的很痛苦啊。

因为奶奶从醒来以后,有的时候她意识是清醒的,他就会看着我们流泪,就跟我们说,这样活着干嘛呢,用土花锁让我得造酒嘞,这样活着干嘛就很痛苦?

然后在潜意识状态我们就说,绝大部分是迷迷糊糊的状态,就一直那种阿油阿油,就那种无喊痛啊痛的那个口语就一直是这个声音。

就最后这三四个月基本就是我觉得是对他人生的惩罚,并不是弱缩了,那活下来能改变什么,或者什么针灸什么。 然后我就在奶奶边上说嘛,人家都不知道,就是说奶奶你就当然方言所普通话翻译过来可能不是这个味道了。

然后就是羊坤膏,诶,就是你觉得累你就碎吧。

你就睡着吧,睡完后你就不累了。

然后的话,大家晚饭吃完后又回到房间,其实这奶奶大家都围着他都知道快真的不行了,但是奶奶一直火着,后来是我二伯伯母吧,他知道他的心神啊,然后就说,老小老小不回来了,就是知道知道我奶奶的,等我爸回来。

但是等不到。然后我二伯母跟他说老小铺回来了,然后又把我叫过来,说,你跟奶奶说你说的话可能会有笑点。

然后我就跟奶奶说,就说奶奶有时候我爸不回来啦,反正就是流下眼泪了。 那个时候他们说这对眼泪是唯有霸柳。

然后又过了五分钟,他就开始咳嗽,那种他撕心裂肺的咳嗽,然后我。

堂姐是医生们把她扶起来,就把它弹抽出来,从喉咙里抽出来还有胆质。

说完后,他就是一阵满意,一阵满意的感觉,就是很轻松的感觉,然后闭上眼睛。

然后这个时候我就出去,我还发了条朋友圈。那个时候发了个欧美屠夫,我就发了信息给我爸。

我就从奶奶走了他,他立马回我,他一直等着他说,哦,好的,我安排后事的时候。

其实我有点走刺激的,刚好也是我小伯的朋友嘛,过来看我奶奶去世嘛。过来包的农风俗的什么地包什么东西呢?

他们看到我了就觉得可怜,因为其他人都有一大堆人才,我的话,就我一个人负责的爱的事情,其实这一点我不是难受,难受不在乎?

说在我父亲特别就说有些人他犯了错误,那就是你配资的事情。

那天我跟我爸也说了,我说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发生了就发生了。

比如说你出了一次车祸,你这手就没了,没了以后都是永远的事情,你不用想着这个手段再找回来,你应该说没了这只手,以后你怎么把生活过好了,能保护好自己,能让家人更好一些。你不要去像那赌博一样翻回来,但是父亲一直是。

他不是为自己所守啊。我能感觉到就想也不是说想争执狗气,他很多情况下争执口气,也有被朋友看不起。以后他更多是为了家人,为了父母,就说能回到好一点或者弥补它所带来的伤痛,给他们呆在上头,但是一直没有一直没有。这对于他的精神崩溃大旗是相当大的。 我想想,如果换一个事,我,我可能。

很难承受。当然他也在促使前两年考虑过我自杀。

这样的话,就是起码我们过去的话,房子还能留下雨赶套吧。

然后债务的话跟我跟我母亲都没有关系了。 但是我们觉得一家人,我人活着才作为重要。

王哲说,在他大四的时候,他的父母离婚了。

母亲现在在杭州的一个厨房里买菜打杂,父亲在一个小公司里上班,但自从父亲听说了阳光工程这种传销项目之后,他打算孤注一掷去试试。

然后我父亲的话我也说到了,就说。

他是是,基本是他是一无所有啦,没有朋友亲人基本也买了,没也没地方去,也没存款,他也可能在公司里待不下去,就是感觉就是他去,还是想去传销。

当然我拦了很多次啊。我知道心脑的厉害,让我看他的话,也反正拦不住我。举两个例子一直是在上班的时候,他还有一次是遇到我姑父。

就是他们在共事完三五年以后。

他们就说啊,怎么病了这样子了,怎么感觉有点傻了,就说这个人的思维在打击中是变化寒。

他喊他,第二个是有一次就说是在杭州,还是那个城市,遇到了他认识的那个人,一行在老家是一起做事情的。

然后他过去打招呼,那个人半天没认出他来是谁。 不管是打击后,你的相貌都会发生变化,整个气质他一说了,他名字又哗,他就恍然大悟的那种感觉。

但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就说从发型他以前是长发的我爸超帅,超帅超帅,然后整个人气质吧,也相当ok,但是被打发以后就做完农民等各个方面,以后头发白头发,提个短发脸又是很老。

主要是那种人的形态啊。你会发现一个人经常得势,一个人经常再高悔他的那种气质,一个人经常不如意掉下来,他就化成苦难和悲哀的一部分。整个人气势一看。

就感觉他是一个很落魄的人,很失败的人。 那你爸妈主要是为了就是这个债务问题啊,刑事离婚还是?

真的分开了,他跟我说的时候是行事离婚啊,但是其实走到这一步的话,就是真的离婚了,离完婚后大家都知道了,就不会再结婚。

然后人也分开了,说的时候肯定都说大家都不相互保留一点吧,毕竟跟着他逃出来这么多苦都吃过了,但最后还是没能坚持住吧。

那你自己未来怎么打算未来,我现在就说是。

还是想把心态先放好吧,努力工作,然后想找个对象吧。

我谈过不少恋爱,然后前两年的话,因为我初恋来北京找我就是想嫁给我,我的话就是说很冷漠,然后说我还得努力奋斗。

各个方面都不符合,其实内心还是很小啊。

有一次做梦我梦到。

我跟我母亲说,母亲啊,在一个房间里,在很小的房间里烧饭。

我跟他说,啊,妈,我就说我谈了个女朋友,我们要结婚啊。

我妈一下子啪认出了那个菜也不少,菜都糊了。听完他说,转过来轻轻跟我说,就说我们家里现在穷,你在等等的,过两年再看就这样,然后就这方面的问题,我就没怎么考虑。不过后来我现在看了一下。

其实自己嗯,拿来基本工资努力稳定的话。

我觉得基本生活照顾对象应该不成问题,但是在心理压力上面就无法去很好的去接受。我已经是一个可能是社会在经济层面的话,所以很底层的人。

有的时候回到在现场里面走过会看到自己的房子啊,呃,住的其他人。嗯,我觉得嗯,什么感觉我说不出来啊。

前几年我就想的是那种还是很上进的哦,我以后会有一定会买回来的,高价买回来怎么样,怎么样。

我活得会有更好的。我不能说我很长一段时间活在复仇的状态了。

就是说想从底层再重新爬回去,一直是活在这样的状态中,然后包括我父亲也是。

但是我现在想想看,首先应该去承认这个你,你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人,现在我就觉得应该把自己过好吧,把这一刻的生活过好让自己这一刻上亲开心,幸福努力一点。

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对于整个人生来说会更加真实一些。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生意设计,杨帆?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