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刘旸:我用心理咨询挖段子,聊出了俩脱口秀专场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7月前点击:284
观众的笑,就是对我的治疗。 故事FM ❜ 第 518 期 提示:本期节目涉及到一些粗口,如果你身边有孩子,建议带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 爱哲按: 我的朋友石老板创立的北京单立人喜剧,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单口喜剧俱乐部。它里面的头牌演员像周奇墨、小鹿都上过 故事FM 的节目。 今天的讲述者是单立人里另一位很多人都知道的演员,他就是教主,也是播客节目无聊斋的主播。 教主上学的时候成绩特别好,一直立志要考上清华。虽然最后没有如愿,读了浙江大学,但那也是非常厉害的学校啦。 教主一开始的工作本来是在新东方当英语老师,后面之所以走上单口喜剧这条路,跟他从小就喜欢听相声的爱好有关系。 /Staff/ 讲述者 | 刘旸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桑泉 混音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李士萌 校对 | 乔正禹 李梦颖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Reggae- 桑泉 (片头曲) 02. 不在场证明 - 桑泉

教主刘旸:我用心理咨询挖段子,聊出了俩脱口秀专场

节目开始之前提示一下,本期节目当中会有一些粗口,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您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的朋友石老板创立的北京单立人喜剧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单口喜剧俱乐部。

他里面的头牌演员像周期末啊,小鹿啊,都上过故事fm的节目。

今天的讲述者是单立人里另一位很多人都知道的演员,他就是教主,也是播客节目,无聊斋的主播教主上学的时候成绩特别好,一直励志要考上清华。

虽然最后没有如愿了,读了浙江大学,但那也是非常厉害的学校教主一开始的工作,本来是在新东方当英语老师后面之所以会走上单口喜剧这条路,跟他从小就喜欢听相声的爱好有关系。

在零六年的复读的时候,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印象特别深,我们一块儿去自习,然后坐在一个图书馆的门口。

那个里面会有我们自习室吗?我有一个小同学,我说现在印象还是很深,他就在那儿,听着也耳机,咯咯咯笑,他一小胖子,然后他笑的整个他也他也颤,浑身肉都跟着颤。我说,笑,什么玩意儿?

我们俩这一起听听的是曹云金的那个山西家信,哎呦,给我们俩笑的不行,我们俩就在那个台阶上,笑的已经就眼泪,真的是眼泪控制不住的流那一刹那,那时我复读生活就是很难很难磨灭的那么一个瞬间,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哇,就是真好。

就是喜剧,真有力量,就是能把所有的压力都忘掉。

然后后来一段时间,因为德云社那那段时间我所有的相声都是网上看嘛,各种看他们的那个专场啥的优酷还签约啥的。

我就后来就觉得开始有套路了,到最后就是套路到不是很想听啊。 他是他模仿广东人,他是广东人,说话中国人,说英文的时候,总是能把一个特别短的词还能弄得更短。

他要东沈,那审贝,就感觉你在剁菜东沈那审贝?

你怎么能办这个这个词能不能更短,这样我觉得太逗了,那段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发现就是很多东西啊,它不一定非得是这个羊在树上才搞笑。

他真的就是你生活中的这些事儿。

这个这个事儿你以前没发现到他发现了我就非常非常好笑,我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个东西叫啥。

然后大概零九年看了之后,因为那个零九年我还在上大学一零年,我进入新东方嘛。嗯,一零年进入了新东方的时候,我想的是模仿一些这个大家很搞笑的东西,我也想变一个幽默的老师,所以这种模仿是老罗罗永浩。

我记得我最早写的第一个演讲稿都是他那个,我当时一看什么会是对对,对,嗯,这种跟老罗就很像。

2013年下半年,教主从杭州的新东方申请调到了北京的新东方,一直怀揣着一个喜剧梦,教主总是琢磨着怎么能去试一试。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说我肯定不能去演话剧,没有这个水平,那我怎么能发挥一下自己的喜剧的天赋呢?有没有天赋令说,但是能不能发挥发挥?哎,碰巧在网上看到了一段儿,当时是我们有个演员叫艾杰希。

现在也是单里人喜剧的一个签约演员,他是一个美国人。然后他在网上说了一段中文的档口。

当时给我笑的,我就说这也太逗了,都是身边的事儿了。他就描述他说,这个中国人叫服务员,他说他来中国来,久了之后性格都变了。

他以前在美国的微臣啊,微尘啊,就是慢慢的慢慢伸手,没看到就算了,那种他现在都是忽然太动了这脑外,当然我就在在想,我说那中国也有这个了吗。

然后刚好一四年年初回到北京的时候,我就开始搜,我说有没有这个搜到了,一家叫北京脱口秀俱乐部被脱,然后我?

去买了他们的一些个演出的票,当然他们正正好在那个繁星戏剧村,然后有演出听的时候呢。我觉得是有一些演员还挺好笑的,当时但是给我的整体的感觉是我要拯救这个行业,哈哈哈哈。但是但是真的会有这样的感觉,觉得再还不如我的课堂也有意思呢。但是当时我虽然觉得就是说我得拯救这个行业吧。

但也不敢随便尝试,这心想,万一是人家没发挥好呢,你看的是人家最差的一场,所以我觉得很纠结,要不要去他们说开放卖,欢迎你来尝试啥的,我说就不敢去,不敢去。

一直纠结纠结到了一五年一月,我说我要不就去讲一次吧,我这就豁出去了,反正也没人认识我讲杂了就得了。

结果那场我就讲了几个,我当然还讲的是一些个观察,我印象很深,跑过来说什么,你有没有发现电影里面跟这个主角的子弹数量。

它是有一个变化的,这个变化呢?它是先无限打小兵的时候无限打boss的时候有限没姿态了。喂,快拿姿态了。大哥,我说如果反过来就很尴尬,打小兵儿爸爸打boss无限,那你这个电影没法拍了,电影那四个小时。

你在那儿一直打啊啊扫。然后豹子在后边看着表,然后当着啪啪啪撒一会儿抱死说,哎,哥们儿,你要不咱们吃个饭去吧。然后你就说四盖吃个饭了。这。

那是我在新东方课堂上讲的段子。

当时就是大家炸呀,卧靠底下人就说从来没见过这种表演风格,然后那一次给我特别大的信心,我就觉得可以讲这个。

讲这个讲这个玩意儿就感觉成名了啊,立住了咱们这在这你这个主场哥们立了个棍儿,哈哈哈哈,立棍儿了就有这个感觉。

那个时候跟我同期开始的还有当地人,现在签约演员比如伯伯,然后比如周期末,嗯,小鹿还有十老板,就是现在你能见到的当地人头部演员都是当时的信任。

我当时听这几个人的段子的时候,我都觉得我是被这个行业选中的人。

我觉得我简直是神呐,我天呐。

当然石老板讲了什么段子呀。我天石老板讲了一个段子,说我点了手机的时候,手机经常说我可以访问你的照片嘛。他说哈,人工智能可能发展到以后。

就是我得问我的手机,我可以访问我的照片吗?手机说,不能啊,那我再等一会儿,我说这啥段子呀,就是这这等着我来给你改变这个行业啊。 然后那个时候的确觉得就是我是领先于这个行业的。但说实话,很快大概用了半年,一五年的一半儿的时候,我就突然发现大家进步是神速,那种进步就是维度级的进步。

以前大家进步市场量的进步。

就是我有五个谐音梗,你有五个谐音梗,我写的实干,我是不是比你进步了。那个时候突然开始发现大家写的不一样了。

大家开始咀嚼自己真实的那种痛苦忧伤,真的遇到的生活中的窘裘事儿,然后遇到那些个比如傻子,领导傻子,同事,傻子,相亲对象讲这些哇,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太牛了,我印象非常深的是无聊家的主播宋万博哈,就伯伯他第一个讲的段子,我觉得这不行啊。

又脸色铁青又紧张,讲的段子还来反转,我说完了,他肯定要被时代淘汰。

我隔了半年,然后听到他讲一个段子的时候,我整个人就震撼了。

他讲的是他去参加相亲的时候,各种裘事儿。呃,他以前设计游戏呢嘛。 他看到了相亲对象,然后在那儿玩游戏,一看是他的游戏,他掉头就走。他说傻缺,他玩我的游戏。

然后我说这有意思。我当时越听越有意思,那个时候挺质疑自己的,就觉得我是不是不适合这个行业。以前觉得这个行业需要我来拯救,但大家好像一下进步的都特别的猛。

我玩命写好笑的梗。

当时真的是硬挤啊,挤呢,挤断呢就挤十秒十秒的往外写。

我第一个专场里很多都是这样硬变出来的,所以最早的时候,他们说我的段子就是上帝视角。

没有任何自己,没有任何真的感情在里面。

那段时间其实我非常纠结,因为我看到了小鹿,看到了伯伯,他们都开始写自己的这种痛苦。小龙,那个时候我还记得他写了一些呃,比如说他家人重男轻女的故事。

他家人有一次想把他扔了,但是扔了。最后他自己走回去了。就他写这种事儿,这是真事儿他?

但有一次就是想把他扔了,就是走了走丢了奶爷奶奶,他自己走过去啊,十老板也有十老板,是受这个段子的启发写了个说爸爸有一次想把他扔出去的段子。

我说你们家都什么家硬核家庭啊,怎么是这样呢。

然后当我听到这个段子的时候,我在想我考我说这是喜剧啊,这应该是我想要的喜剧,但我写不出来,就完全不知道怎么去品杂我内心的那些个忧伤。

我其实内心有很多自卑,然后嫉妒各种的事儿,但那些那些情感我?

很难去写,我不敢碰。

所以很多情况都是变,不敢去触碰自己的真情,实感只是变段子。

这种创作方法虽然让教主对自己很不满意,但是市场听众似乎对这个并不敏感。 2017年的六月,教主有了第一个个人专场。

专场是相对于一般演出而言,因为一般演出会有很多个演员轮流上场,每个人讲十几分钟就可以了,但个人专场就是一个演员的独角戏。

要讲满一两个小时,对个人创作和表演的技巧要求极高。

拥有个人专场是单口喜剧,演员的里程碑代表着一个演员上了新的台阶。

教主的第一个个人专场,名字叫背水,一赞点赞呢。赞,这个专场的反响非常好,但是教主自己非常不喜欢我。当然,第一个战场叫背水赞那个专场就是全是这样的段子,基本上全是变的结果这个专场都演到了2019年,你想我一五年开始瞎编这样的段子,然后一直不舍的人?

因为你真的去任何一个。嗯,单块喜剧市场比较小的这样的地方,刚刚起步的地方,你在讲背水一站,是大家非常吃这一套。

因为大家不太理解,很多刚起步的市场,不太理解你为什么跑过来要跟我说你重男轻女的事儿,你为什么说你找工作不顺利。

你为什么要说这种相亲的事儿,你越内心就越容易跟他失去共鸣。

所以要讲一些最浅的东西,跟他有共鸣,甚至都不用有共鸣,他就觉得哈,我就是来欣赏这个,这个我欣赏才艺的他是这种感觉。哎,他说了一个这个开脑洞的事儿,我是怎么怎么样?

我那个时候就是包括我还写了一阶段的,比如说世界上第一个知道榴莲能吃的人,它是有多变态,它看到一个东西,浑身带刺儿,闻起来跟屎一样切开之后一股屁味儿,它竟然产生个想法,我要吃它啊。

就他好不好笑呢。这个段子我觉得很好笑,包括现在有的时候我去一些个堂会,这所谓的堂会就是人家包场来看我们大家也不懂,来的都是这个爷爷带着孙子,这两代人都不是你的寿终你你,你就只能讲这个?

就讲这个的时候,发现很有意思,大家哎呀,听了个笑话去那第一次听当口人的城市啊,背水一战呢。可能是他们就最渣的专场了。

就这个是真的让我非常非常非常纠结。 我,呃,我,我拿天津举例,我们第一次去天津的时候。

别人问我你演什么,我说那就演背水一散。

我当时想的是这样,我还纠结了一下,我说天津曲艺之都啊,人家听相声,从小听到他的应该能接受你去讲讲那些真实的情况吧?

讲那些玩意儿哈,后来我就在想还是不行,因为他是第一次知道脱口秀或者单块喜剧这个东西。

那我得讲背水一下,然后在那场特别炸就非常差。一九年我去天津非常炸,大家每笑一次,我就特别难过,因为这大家鼓掌的时候,我就在想就不应该鼓掌,就你知道什么情况,我会为你鼓掌。

我内心默认,他会觉得我在欣赏个玩意儿。

这个玩意儿他有这么一个技巧,用对了好活儿,我感觉他在为这个故障我分享段子,我不是希望你为活儿使得好鼓掌。

那就又变成了一个羊,怎么在树上呀,我抱上去的好,然后呢我就变成了这个。所以那个时候我特别的特别特别,就极为的不喜欢背水赞这个转账,我其实是最早的时候开始讲,我说得讲点儿真东西的时候。

是受周期末的影响。

因为他很执着的在舞台上讲了一个他小时候因为当班长,然后最后就有点儿官微去霸凌了同学的事儿。

那个时候我们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就是一点儿都不好笑。你这十几分钟全浪费了,那观众能喜欢你这段子吗?但他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坚持讲这种叙事的段子,后来写了好多特别真实,让人听了笑声带泪的段子。

包括讲他父母离异他爸对他的想法,包括他从小在姑姑家长大,然后他那种孤独感,他后来自己一个人去看电影,诶,去看电影那种孤独感。

他自己现在作为单口喜剧演员的孤独感,他把这些东西处理得非常好。

他就开始写真实的这些个事情,真实的想法,我那个时候挺受触动的,但我有点迟钝,我是第一开始觉得那还是不行,还是得编啊,你还是得说这个第一个知道猫屎咖啡的人怎么样啊,那编这个。

然后你的情绪也可以是假的,你就借大家的这个情绪吐槽吐槽吗?

但他有了第一个专场之后,当时真的是封神的专场,那现在很多人都说他是国内的第一嘛。

呃,这个印象很多都是从当时那个专场开始的,就觉得这太新了,这东西大家都没玩过。

那个专场名字叫哎呀,算了。

他其实就讲的是他跟很多不理解的事情和解的这么一件事儿。

离婚以后我一直跟着我,我没有跟着我爸生活,因为我爸特别忙,他需要全国各地的跑,然后把外地的姑姑抢。

然后我发现作为一个小孩儿啊,适应新环境特别的快。三个月以后,我即便已经忘了我爸是谁。

我爸一年过去看不了我几次,然后三个月以后,我打开门,发现是我爸,然后我估计说看谁来了,然后还躲在我姑的后面说说好。 后来我姑后来说,我爸当时都会哭了,你知道吗,因为他一直怀疑我不知道亲生了。

完了,那个专长就是又好笑,大家又回味又觉得他好惨哦,我就是觉得这人这么这么惨呐,我天呐,但是很好笑。

所以那个专场下来之后,所有的北京演员都很受触动。

当时有大家大家奉盛传的一句话就说周奇墨这个专场演完,每个演员都有了一个跟自己爸爸的古段子。

就是当时每个开放脉,大家都在讲自己和爸就是这样呢,大家会带出这个蜂巢的,我是看完他那个专场之后,觉得我对鞋带儿真的让自己纠结的事儿,所以一七年的六七月,那个时候我过的其实挺灰暗的。

我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写东西,我当时会按到什么程度,我在在行上面搜到了史老板的课,教怎么教喜剧怎么写段子,我花了一百五,然后买了他这个课。

我当时心里有一个态度,我只有买了这个课,他才会认真教那这个免费的,他绝对不好好教你看着吧。

然后我当时跟他约了个时间。我是晚上十一点到他家聊了一个小时,聊到十二点,他就教我怎么写段子,他就说,你得写你内心真正纠结的事儿。

那你纠结一下你的负面情绪来自于什么。我当然尝试着说了一个我就说是那个谁,我爸洗衣服的吵老为了省水,把这衣服放在一锅里洗洗出来,然后他就试着帮血嘛。他就说,那你就多想想你。比如我们这个后面加个what。

那这个怎么往下发展,这多了一件灰色的衣服,是吧,或者是怎么样想,那我当然没有任何进展就这个段子。

但是他帮我打开了一个大门,就是我能想到以后该想这些负面情绪,我那个之后有几次出差?

出差的时候我坐飞机,我还拿着那个本真的是一个白纸本画画用那种本,我在上面就一个一个的写前提写上先画一个大圈儿,里面写父母。

这是我的话题。然后列第一个前提,爸爸洗衣服总是放一锅洗底下裂,为什么不好,为什么好会怎么样,列这列好几条。

然后又洗我妈买那个洗衣粉送的牙膏,从来不扔,留着这个留着牙刷也不扔,说等我结婚的时候用写着写着就发现。

能想出梗了,当时我是想,我说,那我妈老省了。牙刷说,我留到结婚的时候用,那问题是我留来干嘛呢?我是当彩礼嘛,谁们家因为四十个牙刷而感动了呢?我说叔叔,我们家也没有钱,也没有房,没有车。

我也不是这么爱你女儿娃娃而已。但是我有四十个牙刷,您看呐,叔叔一瓶四十把牙刷等着他说他妈完了,咱们攒了四十个牙膏了。

拉出来。

我当时写出这个段子,我就知道我会我会写段子,我就知道我可以在这行呆了。 掌握了写段子技巧之后,教主也开始挖掘自己心里埋藏的一些真实经历。

青春期时一些让他感到自卑和痛苦的事情,开始回到记忆里来了这个事儿呢?呃,是我在初一的时候。

我初一的时候,因为我是从内蒙初一到了北京。

我特别害怕周围人瞧起我,因为我爸妈,尤其是我妈,她可能会给我潜移默化,灌输一个感觉,就是可能别人会瞧不起你。

所以我记得有一次是啥,我妈好像还嘱咐过我一句,但是我妈是肯定很爱我,她是想那种,就说别受到外界的伤害啥。她嘱咐了一句就说,别说你是内蒙。

又有这样的感觉,我还有一就是我妈可能会觉得比如贫穷,这个事儿是很丢人的。我们家当时也很穷。

呃,跟大家不一样,是很丢人,所以他会默认这些事儿是要让我藏起来的。 我初一的时候就特别因为这个事儿自卑。

自卑的时候,我追我们班一个小女孩儿追的时候呢,我们当时当时我大意了,警惕性淡化了一些,我就跟周围的人聊天嘛。我就聊我说哎呀,这怎么追什么呢?

我们班的同学啊班那个风云人物嘛,玩儿得开那种,他就跟我说,哎,我给你个建议,我说什么建议他说你追这个姑娘啊,做到两件事儿就行。

然后能量点事儿,他说,第一,你得整容,你长得太丑了。第二,你得得是这个北京户口内蒙户口太不行了。 然后他就笑了,然后我也笑了,那那个之后,我就特别忌讳谈我。

内蒙户口的事儿,然后谈这个就是我长得不好看的事儿,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有那种感觉,就是你本来认为你没有这个缺点,或者你觉得他可能会是个缺点。

结果一个人说这是缺点,你就确认了,这绝对是个缺点,我就会觉得我考这是缺点,我要改掉这缺点。

北京户口怎么改掉长相怎么改掉,所以一直我到大学的时候,我都认真的在考虑去整容我去查询整容的各种的这个价钱,怎么做这个整容?

因为我的脸比较防,我就希望我就是把脸给它削削成尖了,扎死谁那种是吧,消成这种脸,我说出来可能比较好笑,这可能但是的确是真的。我去问整人医生的时候,我说第一步干嘛,他说把咬鸡私处。

我说那咬鸡撕掉了之后还能刻瓜子儿吗?

他说,那肯定不能。我说,这就很纠结了。 哦,真的,我说出来可能很搞笑,但的确是真实想法。

我刚拿到北京户口的时候,我想跟所有人说我有北京户口,但我发现我身份证还是150开头了。

他们肯定问,是110开头吗?

我就算了,永远追不上对方的要求,包括我小时候因为身体很弱,然后被我们同学欺负。

一,我是我是老师的孩子吗?

然后那个我又从小在不好的学校里面长大,那种校风不好的学校,特别喜欢欺负老师的孩子。

觉得牛逼傻。我从小到大就各种各种人小混混,没事儿就过来羞辱我。 我爸教十二门,他上课批评完探班同学之后,我在课间打篮球,探班同学就会围绕旁边羞辱。

然后傻逼还运球呢,哎哟。然后只要一不小心运丢哎呦,傻逼运丢了吧。 就是这样,我到现在我没有跟以前任何的同学有同学会,我看到他们就会想起当时特别不堪的自己。

我不是怕他们再来嘲笑我,我就是怕想起我当时的自己,我甚至后来那个羞辱我那个同学啊。我们见了个班级群微信群,那个当时说你应该去整容啊,然后你应该去弄北京户口,那个我还加了他,他加了我,他主动加了我,然后我看他的时候,我当时心里特难过。

因为他混得没有那么差。

你知道吗,我当然真的尽量有这样的想法。我说考不应该,我家里的时候,我应该点击你朋友圈,发现你在拖着自己的孩子,然后在外面要饭啊。你应该是这样的呀,你说每天哭,然后你说我人生到底做错了什么?然后我在朋友圈里啊,说你应该去整容,然后换一个内蒙户口,我,我给你来个这样的报复。

跟我想象的报复的脚本不一样,我这么努力,然后我去挣了那么多的钱,然后发现当时新东方真的很挣钱,我觉得挣了钱,发现人家没少挣多少。

人家也过得很快乐,那欺负你的人过得仍然很快乐。那你的努力来自于哪儿呢?

我妈给我灌输的一个感觉,哈,就是你一定要努力去学习,然后去改变离开这些个所谓的泥潭。

所以后来我有一段时间我都想,只要我有一天考上了清华,一切的烟云都消失了,就考上清华,我拿到了清华录取通知书,那一刹那。

那些个同学都会过来给我跪着磕头,说我们不该伤害你啊。这个北京户口完全没有清华路去通知枢纽啊。

想的是这些。但这些事儿啊,我在当时写段子的时候,从来没想着去写,完全没想到就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都没有那种心态,就说。

那我拿这个写段子啊,不行好难过啊,写不出来完全没有这样,因为好像就是你太痛苦了,你就忘了选择性。以往我是什么时候想起这件事儿。

我在一九年的时候?

开始做心理咨询,我一九年从新东方辞职,然后一九年加入线上教育,那学生真的是太野了,我天呐,有的学生就是就是我。我在课堂上我讲公开课嘛公开课,为了招学生嘛。

公开课是免费的。我说后面其实还有长线班的课程,有一个学生就在讨论去打卖你妈逼的课,这他都没有打卖你妈逼的课,他是卖你妈逼的课就你,你真的就那个时候压力特别大,然后同时无聊斋,那段时间也是很多人在评论区,老骂我的笑。

就说你,你以后别笑了,你真恶心。笑得真嘎笑得像个太监,笑得像个淫贼。我说,这什么太监和淫贼,这是能一起形容的吗。

这是怎么放弃气死我?

你给我找出一个又像太阳的淫贼,是什么人骂的气色。

当时我我就是很多很多的负面的评价,包括内心好像有点压垮,然后在那一刹那我,我说,我要去做心理咨询心理咨询师在跟我捋以前的这些事儿的时候,我就把这些事儿都跟他说了。

他说,你为什么不敢告诉别人你是内蒙?

我说,怕别人瞧不起我啊。

他说你到底怕什么,我就仔细想了半天。

我说,怕他们管我叫匈奴。

然后那心理咨询师就哈哈大乐。 我说很好笑吗?诶,这么好笑的这个东西,那我得记下来啊。所以后来就变成了啥。我跟他聊,我放心的聊,因为我知道未来他一定会成为我的素材。

我把我所有的自卑的事儿全跟他聊了。

只要他笑的点我全记下来了,我就当时就感慨,你看我打磨了这么多年的喜剧技巧,然后又又又用心理咨询师挖掘了我的素材,这钱没白花呀,比十老板花的那笔钱还值啊。

真的是跟心理咨询师聊了一年,聊出来俩专场标标准准聊出来俩专场两个小时的专场,一个是故事专场。

那个故事专场就讲我青春期受的这些伤,完全弄一个转场,还有一个转场是我最新的那个转场就讲我这些个自卑啊,这些难过那些事儿。

而且我有我不知道,特别有没有发现我特别擅长发这个音就是乱,你看我大手头多多厉害。

我小的时候,因为特别会发这个音,我说,我们幼儿园的王者,你知道吗,我们幼儿园所有的人都喜欢我哈,每次一见面,他们就让我表演节目。哇,他们都是我的小弟哈。

我一见面他们就跑过来,然后拧着我的耳朵就说,来给我模仿个摩托车,然后我就啊拧疼了啊,特别的牛啊,呵呵。

直到后来我知道了校园暴力这个词之后,我才发现我没那么瘦。回想很深的是,我第一次讲我初中因为我内蒙的身份,自卑的这个事儿的时候。

等我讲完那场效果也不是那么好,但是听完了之后,你像石老板和周启墨都跑过来表扬我。

他就说,你感觉就是素材上了一个新的Love,这个让我很开心。

我开始写这种真实的这种素材,真实的心理的这些个阴影的时候,我就发现很多的段子我是听不下去了。

因为我觉得太假了,没有意义。

这个真的是包括脱口秀大会的一部分段子,嗯,我先看很多的道理都是这样的,不真的,我好像看不下去。

我很喜欢的一个瞬间,是我去讲那个我第四个战场就是天生有意思,天生有一次这个专场,我笛卡尔纯技术追求的一个专场。

我就想前面节奏快一点,后面节奏慢下来,然后慢慢慢慢突然把你抓起来,希望达到这样的效果。

所以我在讲他的时候,后面有一段是情绪非常低,非常低,非常低,然后以下的引炸情绪非常低,你就得有设计,你怎么去设计能让大家情绪非常低呢。

能让大家安静下来呢?那你就要咀嚼你当时真正难受的事儿。我在里面就讲了一件事儿,我就讲那个我当年参加一个堂会,演完了之后觉得自己可丢人了。

这底下的观众根本不尊重你,吵的你根本啥也听不见碟子玩命敬酒,吃饭,吃猪肘子,然后忘了盯着哇啦,弄的你也根本没法儿去去去,让他们喜欢上你喜欢上这个艺术,你在台上的时候唯一想那事儿就是你在干嘛呀。我天呐。

那时候真实的想法就是我一直以为我搞的是艺术,后来发现就是一个卖艺,然后就为了这点破钱,然后要站在这帮人面前。

让他们来践踏我的灵魂,会有这个感觉,那个时候我把这个?

这个情绪写进段子了,我每次记得印印象都是这样的。我在讲到这个段子的时候,我会坐下。

我就坐下,我情绪很低落的时候,我就坐在坐在那个那个凳子上,我就真的去跟他们聊天,然后聊天聊天,然后最后我设计了一个底,稍微反转一下。

然后大家突然笑起来,然后哗全场掌声,然后在那一瞬间,我说,谢谢大家,我是叫主场,我就走,这就正常收。

我现在特别喜欢这个结尾,很多人会说说你们单口喜剧演员是什么品杂自己的忧伤?

你先和解掉了,然后你才能把它讲成段子。

但我觉得这刚好反了,就是单口喜剧是一个你把它讲成段子你才能过去的事儿,因为你只有眼睁睁看到你在想你最害怕的念头的时候。

当年最恐惧的这个想法的时候,有人笑出来了,你就知道这不是个事儿讲给观众他们笑的时候,这就是对我的治疗。 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

声音设计丧权最近经常有听众在各种平台上私信,我们问怎么向故事台湾投稿,我统一说一下啊。关注微信公众号故事fm在下方菜单栏你能看到一个故事征集按钮。

通过这个链接当中的表单来梳理和提交你的故事,文字的简单描述就好我们看到之后如果有兴趣,会尽快的联系你,安排采访。

谢谢所有给我们投稿的朋友,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