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80后脱口秀——大家都有病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6月前点击:165
“这一夜有你们真好,愿你们这一夜过得愉快” 2012年,王自健是小王爷,穿着西装讲段子;李诞不是诞总,总被建国欺负;思文还不是独立女性;还有狂妄少年池子、有交大毕业史炎、有经济困难海源…… 现在,《今晚80后脱口秀》喜马拉雅独家上线! 每周一、三、五更新 订阅关注,收获开心

今晚80后脱口秀——大家都有病

谢谢大家,谢谢,谢谢。请坐。

大家知道我们节目开播到今天,除了我个人的努力之外呢,就是我个人的努力。

呃,当然还有一些人也在帮忙,比如说我携手团队那几个家伙,这几个家伙真的是特别可爱。

比如说我的好朋友蛋蛋,前阵子他把我们工作室的钥匙弄丢了,于是我就把我那把借给蛋蛋,我说,蛋蛋,你去配把药是吧。 然后他当听到配钥匙三个字的时候,自己就在那沉着了,一会儿配钥匙配钥匙,然后突然就好像感觉到虚拟之中啊。

这块儿有个灯泡儿,砰就亮了。

然后他就开始跟我探讨配药制的问题,他跟我说自己,你说如果要是能像配猫配狗,那么配该多好啊。

对吧,一个公钥匙,一个母钥匙,他们所生出来的小钥匙呢,就具备了爸爸妈妈两把钥匙的基因。

可以打开两扇门,这样呢,一直这么繁衍下去,用不了几代万能钥匙就诞生了,自建我们发财了,我真的就受不了了。我说什么你?

你,你怎么想到的,你能跟我说一下吗,还和公钥匙母钥匙傻呀,这太弱智了,钥匙弓的可以叫钥匙母的那叫锁。

其实我们现在人就得上了一种新的病,然后这个病呢,如果总结在微博或微信这些东西上,就叫做手机综合症,是吧。像很多人都有这个问题。

这种毛病让我们生活产生的一些小变化,比如说同样是这些朋友,我们现在只有在网上或者在手机上通过一些IM软件才能聊得特别欢畅。 一旦见面了,大家坐在一起,谁都不说话,低头看手机。

对吧,要不就是这样,要不就是这样,要不就是这样?

那反正见面不说话,只要不见面的时候啊,我可想你了,哪天一起吃饭吧,亲么么哒就发的可欢唱了。

他只要一见面,一句话都不说就低头玩手机,然后看了一微博,哈哈特好特别好笑,我看到一段子什么给我看一下啊,我艾特给你还我爱你哪个日子看不行吗?我爱爱的给你就现代人的一种综合病,叫做手机依赖症,这个特别不好,像上次摆一次我们出去吃饭,一个饭局大家都做好了,每个人没有人聊天啊。

要掏出手机玩,唯一一个说话的人是点菜的人,就是突然有一个人就说了,说这样特别不好,咱们挺难得见一次面,平时拿手机上网聊天,什么时候不能聊呢,对吧,咱们好不容易见面,咱们为什么不能直接的用我们的语言用舌头交流就用刺?

就哎一下就为什么不能不直接说话了,干嘛还要发手机呢。这样我提议把所有人手机收到一些都交给我。好吧。

谁先拿走手机,看谁这顿饭请客。大家都纷纷的表示惭愧,并赞成因为确实这样挺不好的,就把手机给了他。

然后呢,那天就大家吃了一顿很久没有遇到的气氛欢快场面活跃的晚饭,再然后呢,就是至今也没抓到那个偷手机的人刀。既然我们现代人染上了那么多各式各样的时代的新潮的,原来没听说过的,在中医和西医里面都没有在经典里面记录过的奇特的病。那么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聊一聊,治一治这些病好,谢谢大家现在很多种。

新型的病,我们已经听得特别特别多了,然后这些病呢就会被很多有毛病的人加以利用,去用来遮掩一些自己的过失蛋蛋呢,就觉得这个方法很好,用它前阵子不是在广告公司上班嘛。

然后就为了各种请假就去把那些能得的又不会特别严重但必须请假的病呢,都去研究了一遍,每次去请假跟老板说,我今天要割蓝尾啊,明天割扁桃体啊,就一直这么说。

直到有一天他又去跟老板说了,老板,我今天想请个假休息一个礼拜怎么了你,你用哪儿不好了啊,你又身上什么零件不想要啦啊,我去搁蓝尾不对吧,蛋蛋,你蓝尾不是之前割过了吗。

怎么还搁呀啊?

呃,老板是这样的,由于呢我工资太低了,付不起一次性的手术费,我就是分期付款的,他们呢,也是给我一段儿一段儿的辣。

你们也知道我们这集的主题就是有病是吧?

说到有病的,其实最有病的一个人就是我们节目的叶导就是经常问我要钱,这简直就是疯了。每次我就说你有病吗,你老照顾要钱干嘛他都非得说是我去年问他借的妄想症,你们明白吧,这就要妄想症,我就直接说不是叶导,你是不是有妄想症啊啊,我什么时候找你借过钱呢啊,妄想证吗你?

他居然还真的拿出一个借条各位,这就是纯粹的妄想症,他居然妄想我会还钱,咱这个开玩笑了。不过很多名人也会得上一些奇怪的病。

比如说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美国的高尔夫球球星叫老虎物资,那泰戈伍兹,他得上了一个病叫姓尹。这个病实在是让人特别特别的,看不起就是特别鄙视,就是他必须不断的换女朋友,要不然受不了?

因为他有我,我有病,我必须这样,那这种病其实对于名人来讲特别不好,也给他带来了很多的负面新闻,很多困扰。

呃,其实我就是觉得这个病嗯,得上之后确实是挺难受的。哈,姓尹呃,据说至今都是不治之症。

倒不是说科学技术不发达,治不了啊,而是说德胜的人,没有人愿意治。

其实有的时候一些天才会被人误解成有病是吧。比如说小的时候,爱迪生认为用一些碳物质可以照亮大家,大家认为尿病吧?

后来他成功了,然后包括发明电话的贝尔,他就说,我在这儿说啊,你在那边儿能听见人都疯了。你,你多大的嗓门是吧?你有病吧,疯了吧,怎么能这么想问题呢?但是事实证明他们都是对的。

所以呢,蛋蛋就一直致力于在别人看来有病,自己看来有才的。这个领域里面,他大学是学社会学的,总会去想象联想,分析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有一天大家碰到我。

想给我展示一下他最新研究的社会学成果,他就跟我说,自荐呀,你知不知道为啥三八妇女节和三月十五消费者权益保护日中间隔一个礼拜有病吧?

什么问题,为什么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

哎,这个事儿是这样的,我就走了,你别走呀,你让我说完吧,求求你了,然后就急哭了。然后我就回来说,那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哈,这个肾是这个样子的啊。三八妇女节妇女们就放假了,谁最爱买东西女人嘛,妇女节一放假,妇女们就去买东西。

而且很多厂商在妇女节这一天呢,还搞妇女用品促销?

这样呢,当他买回去之后,一旦发现有质量问题,国家规定了七天内包退,这就是有病啊,各位脑子绝对绝绝对对是有问题的,你知道吧。

如果脑子没问题,也不可能记不住词嘛。

再联系到我们现在很多中国人身上,尤其是我们八零后这代人确实还有一个新出现的毛病,就是吃饭之前呢,拿手机拍照,只要出去之外一道菜上了拿手机咔咔咔,每个人就拍完了,以后不管是美图秀秀啊是啥呀,用个软件屁一下就发微博了是吧。

这个其实这不是什么病,这是一个对社会负责任的表现。

这是一个什么表现呢,就是因为我们现在食品安全问题太大了,我们吃到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有毒的。

于是我们每次吃之前就把它拍下来,发到微博上面去,就是告诉他,如果有一天我死死了,我发的最后一张食物照片就是我吃到的那个有问题的东西。

大家千万别去吃,多么强的责任心。八零后这代人就是这么有责任心的一代人。 其实我们八零后的这代人,确实由于我们身上的社会压力,我们这代人的特殊身份。

身上有很多的担子,导致了一些病的产生。

比如说我们现在基本上都是四二幺的家庭结构,是吧,然后男方两个父母女方两个父母,然后这两个在一起,下面一个孩子,然后这样你你,你觉得这个结构稳吗?

据说啊,百分之八十的八零后城市白领都失眠在场失眠的举手看一下好那些不举手的没心没肺的家伙,失眠很痛苦,是吧没没得干,这会儿万籁俱寂,谁也不知道在干嘛失眠的都是跟我们差不多的八零后我们怎么办呢?

也不认识这些人,相互之间不认识,怎么能认识一下呢?于是我们就啊,对吧,这是一个手段,是一个方法。

比如说前阵子我一个好朋友就跟我连续抱怨说,哎呀,晚上失眠睡不着,我跟你说,你这样,你晚上找个姑娘聊聊天?

就是大好的时间,那么美的夜晚,别浪费了失眠,聊会儿天儿嘛。

然后他就哭了,我要是找找姑娘聊天,我就不失眠了。

我们刚才说的各种病呢,对我们的生活确实造成着巨大的困扰。不过确实有这样一种病,不光不会给我们带来困扰,还会让我们的人生变得积极向上,这种病就叫做呢。今晚八零后脱口秀中毒症。

据说呢,有这样一位女芦子儿,就由于得了这种病,她的人生就完全改变了。

我们一起看一下女撸字儿,小华和所有都市单身女撸字儿一样,或者没人理,没人疼,招人烦的孤独。 他是职场中的鲁兹尔?

同事嘛,今年的营业额又下了,怎么办呢啊,我们小心扣钱。

他是邻里关系中的炉子,他是情场上的炉子,但是悲情女鹿子的人生并非无解,因为她得了今晚八零后深度祝福专辑,没有明星愿意跟你做朋友的时候。

就把你的朋友都变成明星,也就是一直以来,我在节目里边一直冷嘲热讽吐槽,我得三个朋友的用意就是他们炒作红卢子尔,你的好运马上就要来啦,你们干什么呀?你干什么呀?

上次在家还在家里睡觉吗?

金金真的在衡量着我们,比如说呃,收入是可以通过圈子来判断哦。现在有这么一张数据表示就是。

炉子,你的事业马上就要迎来,今年我们的营业额又下了,怎么办呢?啊,我小心你,你说怎么办?嗯,一有道理,我们可以在今晚八零后出口秀场投广告啊。

Uber,你马上就要得到你的。

男人了,哎,王自健走,我们去看今晚八零后脱口秀时,你不讨厌我啦。

当然不,我喜欢你啊,那你喜欢我什么啊?

我觉得你长得特别可爱,长得像蛋白和建国的结合体。

好啦,走吧,我们啊。其实在现今的中国还是有很多在全世界角度来讲。

都算是非常伟大的发明和非常伟大的企业的,其中就包括了马云先生所在的阿里巴巴和他的淘宝网。淘宝网真的太神奇了,我们可以在上面买到一切。

对吧,只要你想买一个东西去店里买不到,到市场里买不到,逛点儿都买不到,你去淘宝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能买到那淘宝的这种强大导致我们八零后有多立门病,叫淘宝依赖症。

对吧,我们没有淘宝活不了,尤其我认识一个女生就是这样,天天上淘宝,每天就买,买完之后就骂自己再买就剁熟,再买就剁熟,然后继续买。 一直这样喊。从来没见他真的剁过自己的手。

直到有一天看到她那个满手伤痕的老公。

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不容易的老公,不止我一个,是吧,比起这些病的肥胖症的历史叫悠久的多了,但是也没悠久到特别长,反正就是我们这代人出生就听说过这个病。

是吧,肥胖症,那是富贵病,在我们这代人之前的小孩子没听说过,因为那会儿中国不富裕。

但是肥胖症确确实实也困扰着每一个人,现在尤其减肥这件事对于大家大多数人来讲就是一场战争而且最悲剧的,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因为这是一场你永远都打不赢的战争,就是只要你还活着,你就有可能再输是吧,减肥就是这样。

所以必须要下定决心跟他打持久战,一直跟他斗争到死。

你必须要在死之前完成减肥这件事儿,如果你在死之前还没有胜过他的话,你就是个名副其实的死胖子了。

当然,现在还有一些病是宅男会获得的,就是我们从小由于身边没有兄弟姐妹,我们都是独生子女。

有些人呢,可能因为各种源于性格呀,相貌啊,身高啊等等等等被同学们一排挤,这个人就会变得自闭,自我封闭,有社交恐惧。

无法跟人交流。我的一个好朋友就是这样,他就像生活大爆炸里的那个卦质似的,就是不能跟女性说话,想跟女性说话就要靠酒精。

喝酒才能跟女生说,而且她是分等级的。

比如说普通的女性朋友喝啤酒,陌生女性就要喝红酒了。

如果是长得漂亮的陌生女性基本上就得喝白酒。

如果是长得特别漂亮又让她心动的陌生女性,那就是烈性白酒,大概就是二锅头啊,闷倒驴啊。这种都是六十度以上的白酒,那天她面红耳赤的跑过来,自荐自荐,你一定得帮我,我看见我的女神了,我这辈子注定就是她了。这个女生我太喜欢了。

你帮我弄瓶农药?

什么什么干嘛,不是那个,那个玩意儿里也不含酒精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去表白,被拒绝了,我就去死,这就是真爱。

当然了,有的时候呢,一些病还会引发另外一些病,比如说狂躁症通常是被拖延症引发出来的,这个世界上最严重的拖延症患者是谁?

民航对不对,就是他们,这个我太有发言权了。我用去年半年的时间,北京,上海这么王婉飞。

我从一张新卡非常的金卡。

我就飞了这么多次,没有一次是不晚点的。

如果晚点在半小时之内,我就饿托弥陀佛,太美了,经常一晚点晚点四个小时,王建哥五个小时,而且这这段时间你是在飞机上呆着的那多痛苦。一旦碰到这种拖延症,有些有狂躁症的人就会被呼吁出来,他就开始爆发,前一阵子看到新闻,有一个大姐由于飞机晚点在飞机上打空。姐儿是吧?听说了吧,我觉得这件事这首先来说是没素质的。

对吧?其次来讲是愚蠢的。

为什么因为你打空姐没有用,对吧,飞机晚点又不是空姐说了算,你打他干嘛呢。

而且一般在这种情况下,真正有武功的强者是不会去欺负那些无辜的弱小的。 比如说我老婆,有一次我跟我老婆一起坐飞机,晚点了四个多小时。

然后老婆就狂躁症发作,开始揍。我拿着头往窗户上撞烫烫大大撞的头破血流,我奄奄一息,躺在椅子上。

然后这会儿他把服务灯摁亮了,拼底儿过来,请问有什么?

我老婆就指着我的准尸体,大家说那个快点起飞吧,再不及时起飞,他就没救了。

刚才我们说了那么多病,其实有病就要治,对吧,是病就得治这件事儿没什么可商量的。比如说我吧,我曾经是接吧。

这是大家知道吗?

你们这么不关心我的各种杂志专访吗?我每次被采访都会说一次,曾经是个结巴,而现今我是全中国最著名的脱口秀表演者。

对吧?这件事儿太地质了,对吧,太励志了,一个结巴,成为了中国最著名的脱口秀表演者。

为什么结果是怎么治好的,其实是挺痛苦的。我得上结巴,并且我发现我要治好他的那一瞬间,我就跟我身边的所有朋友亲戚说,只要听到我说话,结巴重复了就打我不要吝惜手段和工具打我,结果就是他们当然挺高兴的嘛。

我就是每天遭受毒打,这样毒打之后造就了中国最著名的脱和秀表演,那你们知道结巴这个事儿是不能根治的,是吧?

这里头解释了我为什么讨这样一个老婆,那现在还比较普遍的另外一种病叫做健忘症。

我说,一个事儿大家肯定都经历过,就是出门之后突然想起来我锁门了吗,锁门了吗,是吧。都会有这样的一些问题,比如王建国特别容易健忘,每次都是拖着硕大的身躯,家里还没有电梯住五楼逛逛逛下楼楼呀,啪啪啪啪爬上去瞪了瞪锁了,再下去呀,就来回反复,这样他居然没受之奇迹。

就一直可苦恼了。为什么这可怎么办,还有我的出主意。我说,现在科技那么进步,你兜里有没有手机?

有啊,手机能不能照相能啊,出事完了吗?

以后只要你锁上门,手伸过去这样一下在左旁边拍一张,然后上面有时间日期,你忘了拿出来看一下,今天锁了不是就没事了吗?

方建国就啊,有有道理啊,他有用,于是他就学起来了。不过他的健忘不只是锁门这一件事儿了。

之后每件事儿他都用这种方法去拍锁。好门之后咔嚓一下,上完厕所咔嚓一下,对吧。领完钱咔嚓一下出去吃完饭咔嚓一下,哎哟,我就一直咔嚓咔嚓。 那天呢,我进我们工作室,推门看进去之后发现了一幕惨状。

李旦躺在地下抱着脑袋,王建国踩着才拿着手机。

别动,别动蛋蛋尿拍一下蛋蛋,抱着脑袋,不行不行,你你你,你可以打我,但你不能侮辱我。

王建国苦口婆心的劝他,李旦,球队,你让我拍一下吧,好不好?你说这我要是忘了再打你一顿。

也是为了他好。

现在呢,还有一种病叫做脸盲症,是吧?有脸盲症的举手,而且我还有姓名障碍,就是我记不住人的名字。 脸盲症挺可怕的,但是脸盲症是可以治的。

也是用一种比较凶恶的方法去治。

比如说有脸盲症的,刚才举手那几位,我告诉你们,一共分为三个疗程,第一个疗程。

回家去买欧美的电影,美剧,英国电视剧就买回去,天天就看,然后呢,用一段时间干什么呢,就把这些欧美明星高鼻梁,白皮肤,蓝眼睛深眼窝黄头发,这帮人分清楚了。

把他们谁是谁都认清楚了。基本上你看中国人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这是第一个疗程,第二个疗程去看nba。

它里面的黑人球星明确的分清楚了谁是谁,你基本上看白人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第三个疗程最可怕的去看韩剧。

明确分清里面的每一个韩国女明星,基本上你在地球上就无敌了。

说到治病呢,其实我们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叫吃啥补啥,相信这句话挺多的我,我的好朋友蛋蛋就相信他一直觉得自己眼睛小,他就想吃一点眼睛大的生物。

然后就天天吃驴肉,以至于他是不是想单纯的解决眼睛小的问题我就不知道了,父母身体好呗,王建博就喜欢抬放,他就跟李丹说。

怎么吃啥补啥,能调理身体吗?

能啊,怎么不能呢,只要不是治病,就能就能调理身体。那好吧,我不治病,我想减肥,我吃啥吧。

你吃个瘦子啊。当然说到中医的时候,其实有些的时候吃药要谨慎,但是中医有些理疗是有用的,比如说推拿按摩啊,尤其我个人最喜欢的拔火罐特别爽是吧?唯一的不好,就是拔完之后后背会留下各种印子。

有时候自己照镜子的时候会觉得像恐龙一样拔火罐。但是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古代的人呢,就是过于迷信天元地方这个说法。

所以我们的所有伙伴都是圆的。

现在是很浪费空间的,就是你会发现,当你拔完一身以后背火罐之后,有好多地方没拔到,但是这些地方也无法再拔一个火罐了。

对吧?我觉得要与时俱进,要用一些好的方法,比如说我们知道最节省空间最牢固的形状是什么,节省空间吗?三角形不对蜂窝的形状,对吧六边形一个火罐都都设计成这样的,就可以一个挨着一个无缝的把它们连接到一起。

八分钟,对身体绝对有好处,拿下来之后一看后背就是一整张完整的龟壳,那是绝对可以长命百岁的。我跟你说。

那除此之外呢,还看到一些致病的广告,我们千万不要去相信,比如说就是在户外广告公告栏上俗称电线杆子上面的那些对吧?一些什么包治百病专治疑难杂症呢?

尤其最可气的是什么呢?上面写著名退御复原老军医,首先这个广告我认为设计者脑子就是有巨大的问题。

凭什么老军医就了不起啊?

你知道军医在军队一旦打仗的话,他的治愈力有多低吗?

嗯,通常我们看到战争电影或者电视剧场面都是这样的一个战争啊。

那中枪了,然后那边含军医,关军医关,然后军医啪啪啪就爬过去了,一手摁着山口,这边就缠蒙带缠着一半战士就死了。

战事就牺牲了,有的煽情一点了,还会还会说一些话,对吧。比如说美国电影里里面战士要死的时候都会都会说啊。

告诉谁谁谁,我爱他是吧。这美美国战争片,那苏联战争片呢?

呃,告诉我的母亲,我回不去了。苏联战争片要是我国战争片呢,一定是掏兜。这,这是我的党费,那我们先不去纠结这件事儿本身老军医坐镇这件事儿到底能不能提高治愈力,到底它治病的实力如何。

你就看广告上写的那些他能专制的那些个破病啊。

这不是污蔑我们人民解放军吗,萝卜就热茶气的大夫你爬,凭什么你就气的直接带不满地爬。

我们中国人还有另外一个毛病,就是不相信科学和权威。

我们质疑一切,我们治病靠什么偏方,我不知道这句话谁算说偏方治大病,对吧,谁不说哎呀,身体不住咳嗽了,萝卜就热茶。

就好闹肚子,萝卜就热茶。

我不知道上海南方有没有这句话,叫萝卜旧热茶气的大夫满地扒,凭什么你就气得人家大夫满地爬,对吧,就是中国人治病性偏方,然后办事儿呢,靠后门,我们从来都不走正规渠道,认为那都是撸字儿们去的地,对吧,真正的赢家温暖要怎么办事儿呢?我将要办一个什么门儿,打一个电话,托人开始,然后约定饭局,约定送礼等等一大堆打球,然后把这事儿办了,大家认为这件事情公平合理。

还有,我们炒股票靠什么,靠小道消息,没有人相信报纸,没有人相信企业业绩报表,靠小道消息。

对不对,这件事真的是不正确的。

我有个梦想,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们中国人能够正常起来,我们能够相信科学。

我们以后去医院挂号是排队的,我们治病是靠科学的,我们办事儿是要通过正常渠道的,我们炒股票靠命吧,车一停呢,你先上吧。

爸爸,妈妈,你以前这夜有你们正好,愿你们这一夜过得愉快,谢谢大家。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