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女工:为了我的孩子,我要去城里照顾别人的孩子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3-12点击:1078
故事FM ❜ 第 343 期 中国的家政工群体,大概是从改革开放以后,开始大规模地在城市里出现。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中国家政服务业的从业人数有 2542 万人,其中大部分是 40 岁以上的女性。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进城务工的农村妇女,二是 90 年代末失去了原本工作的下岗女工。 在家政行业中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是住家保姆,不同于普通小时工或者保洁员,她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没有自己的住处,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被框定在雇主的家里,像游戏里的 NPC(工具人)一样,围着另一个人的生活打转。 你可能就会想象,什么样的人愿意放弃自己原本的生活去做这样一份工作呢? 她们说,她们其中的很多人都是迫不得已才从事了这份工作,因为学历低、没有其他技能,家里的孩子和老人又需要钱;或者是因为夫妻关系不和、丈夫家暴的原因希望逃离原本的处境。 在今天这期节目里,我们采访了三位「鸿雁之家」的家政女工,以及这个机构的负责人梅若。 /Staff/ 讲述者 | 梅若 谭姐 陈会蓉 尹小伟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刘逗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刘逗 王梦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FM Main Theme short -...

家政女工:为了我的孩子,我要去城里照顾别人的孩子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大概是2011年的时候,因为我以前喜欢做纪录片,就是我的一个朋友。当然他是一个基金会的人,他就找到我。他说。

嗯,你有没有兴趣做一个家政工的,一个记录的影像,在当时中国最早的一个做家政工的服务的一个机构,哈非常老牌儿的,已经二十多年的一个一个机构里去跟这些家政工业去想要去做一个纪录片。

那我去的时候呢,我就。

我就一下子就认识了,有四十多个家人工。

当我真的去进入到这个群体里以后,就我发现他们是一群非常不一样的女性,然后他们身上有一种非常强的一种生命力,而且非常坚韧。

后来我就做了一个机构,这个机构是可以给这些城市里面边缘的劳动女性提供一个休息聚会,交流互动的这样的一个地方的。 你刚才听到的那段声音来自于没弱。

他是北京鸿雁社工服务中心的负责人。

中国的加重工群体大概是从改革开放以后开始大规模的在城市里出现。

根据爱媒咨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中,中国家政服务业的从业人数有25420000人。

其中大部分是四十岁以上的女性,一个是进城务工的农村妇女,一个是九十年代末的下岗女工。

在家政行业中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团体,是住家保姆,他们和普通小时工或者是保洁员不一样。 住家保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没有自己的住处。

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被框定在雇主的家里,像游戏里的npc一样围着另一个人的生活打转。

什么样的人愿意放弃自己原本的生活,去做这样一份工作呢?

在今天这期节目里,我们采访了三位鸿雁之家的家政女工。

这些家中女工说,她们中的很多人都是迫不得已才从事的这份工工作,因为学历低,没有其他技能。

家里的孩子和老人又需要钱,或者是因为夫妻关系不和丈夫家暴的原因,希望逃离原来的环境。 今天第一位讲述的大姐人称谭姐,他是鸿雁之家,文艺组的副组长谭姐平时会组织大家唱歌跳舞,是个爱张斗事儿,有很有能力的人。

黄燕之家的负责人梅若告诉我们。

如果当初谈姐没经过那个不幸,他也许就不会背井离乡,到北京来做家政,而他的人生可能会很不一样。

坛写是职高毕业,在他那个年代,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能读到职高已经是同龄人当中的佼佼者了。 其实我在四川,那个时候我们那个时候读的是职高吧,应该是我学的,是烹饪专业。

可能就是说有一次实习的时候吧,就全是那种木炭式的炒菜那种可能就下面有有个坑,它可能就要装灰嘛,因为木炭它有灰嘛。

就出事儿了,因为中午吃完饭,人家没多少人嘛,没多少人。

那锅里就做了一锅水,一锅水,那个时候把果洗干净呢,就是他们烧开水呗。结果我一脚踩空了。

踩空了。我们那一锅水全部冲过头上淋下来。

就我们有那个同学,那个时候就把我送到那个医院去,可能就是那顿,那次汤山算是特别严重吧。

反正就是昏迷了,有七天七夜,我妈我姐。

就以为我活不过来了,那个时候是十八岁吧,那个就我现在回去的时候回娘家的时候,我,我,我三姐还跟我聊呢。她说那个哎呀,那个时候看见你,可那个头肿的跟针子是跟那个猪头似的。

那头发全都没了。那个时候我就想不起来了,可能那个时候昏迷了,想不起来,那个时候就特别自卑嘛,可能那个就算毁容了呗。 我的奶奶老说我或像啊哎,降不出去了什么什么的。

可能就那个时候特别自卑。

那个时候,正好广东他们那边有一个亲戚来探亲,我都加了广东去了,我妈不让我去,我非得去。

发生了这个事情之后,其实他对自己有一点自暴自弃。

他读过书本来是个非常非常有大好前途的一个,一个女性,因为那样的经历让他的人生荡到了谷底。

然后她当时选择她的丈夫的时候,其实我记得她的丈夫应该条件不是特别好。 我就想,他应该是降低了他非常多的期待,然后跟她的丈夫在一起。

但是他走的走到广东的时候,他其实就是他身体上的伤害,在他的这个婚姻关系里面,又没有得到一个精神上的一个抚慰。

谭姐结婚以后生了三个孩子,但是她和丈夫之间的感情始终不太好。

婚后丈夫长期对她冷暴力,到后来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了任何交流,家里经济上就靠种菜维持,还要供着三个孩子生活过得很难。不得已之下,谭姐离家出走了。

他到了北京,投靠亲戚,开始做朱家阿姨。

你想起来,其实那个时候我想起来扣人家一问,我都想调研了,一类都想调研出来的时候离家走的时候确实想了,那个时候特别生气,想了那孩子什么的都不想管。

最后最后可能是静下心来的时候讲一讲,那个孩子也得管三个孩子。怎么说呢,开始我离家走的时候,可能就是说孩子也有点儿生气吧,就是说老大哪儿可能对他们那个,其实其实我这么一走,对他们的学习特别有影响。

但是想一想,你后悔后悔不了了,现在可能老大老二没那么没那么抵触情绪呢,因为毕竟他们走入社会了嘛。

走入社会了,就是说也知道你知道当妈的辛苦了,因为学费。以前那个他们上学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都是我给的,可能就是那一年闺女就不我到北京来了,把闺女带到那个北京,他那个时候小妈没什么,他都在饭店上班儿上班儿,可能有时候那一年。

跟那传销的人跑了,哎哟,那个给我打电话呀。妈,我今天要一万,明天要几千几千呢,那个时候可犯难了。

哎,我说咋办呢?你说他一天一天给你打电话,要钱要钱,真的是那个是我的报警啊。

那个怎么办呢?闺女,你说演了那么大都都不知道。我一听他那个要公公要钱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给你传销了。 那个时候你要说我不不干活吧,他还有俩哥上学我一我,我一不干活,你说他俩哥生活费一一每年的学学费,生活费咋办。

那个时候特别泛滥。

干嘛,那个时候我还不在这一家,我们那客户就结果得想办法。

你给我打电话,劝我们的闺女,这个我也没给钱,可能那个传销那边可能看见他没钱吧,就把它放回来了。 很多作家政工的姐妹,他们跟自己的孩子可能从小都没有在一起陪伴过,然后一直到他们啊。

450岁的时候,孩子已经长大成人,甚至都已经成为父母。

他都觉得会在他的孩子的人生里面一直是缺席的。

原来范雨素他写过一首诗,就是一个育儿嫂嘛,他就说那个孩子就是撕心裂肺的哭嘛。

他就说没有办法,因为地里挣不出奶粉钱。

咱们之前采访过小小城哈,他的孩子在一岁的时候,他跟我同龄,我们都是1980年出生的。

然后他在他孩子一岁的时候,他就把孩子放在他父母的家里,然后救不到北京来。

然后他为什么做家政工的工作呢?是因为他到北京来以后,他觉得特别冷,他觉得只有在别人家里去做这个工作,他就就是那个室内有有暖气啊,他就开始从事这个。

工作,然后他的孩子就会放在放在自己的家里。

然后他也在看别人家的孩子,他给他家里打电话的时候,他就经常他跟我说,哈,就是一拿起电话,就是孩子在这那那边哭,他在这边哭根本就不能讲话。

就是这种不出来工作。你的孩子没有办法养育,但是你要出来工作,你就要跟你的孩子分离。

而你又从事的是一个照顾别人的孩子的一个工作。 这种落差,尤其是一个年轻的一个妈妈来说。

内心有非常大的一个空洞。

这些家政女工在做保姆的同时,也是年轻的母亲。

迫于生计,他要离开自己的孩子,去照顾别的小孩儿。

这种落差是非常残忍的,但是为了挣钱,他们不得不这样做。

谭姐算是比较幸运的,她在北京做了近十年的家政工作,虽然平时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但是好在服务过的四个雇主都对他很好。

雇主对他的工作非常认可。 现在每个月能挣7500块钱,比在家里种菜多多了。

在这一家啊,四年多了吧,他们家老二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在。

因为以前那个孩子,孩子小,可能就是孩子辅助带孩子,现在孩子没有有嗜睡多了吗,试试到了,现在也不粘人儿,他就自己玩儿跟他妈。

他妈现在也不上班都在家呢。

所以现在主要就是做饭做家务什么的,他比我小十二岁版的女的孩子爸比我跟我一本儿大,他反正就就是说比较好说话,可能就是说人家利用那方面的修养数字高管。

就是那女的要是跟那个老公吵架什么的,要是这一秒前一秒还在说大声说话跟我,可能他就他就细声细语的,就没有那么大声就变成正常的了。

就就前两天,可能就是这不在家办公吗,我中午问他们吃饭都不吃,不吃饭。我说那那有蒸包子吧。

针包子的结果爸爸三点多就说谭姐报字真好啦。 我说还没闹,可是妈坐在妈妈坐在沙发上就说了就不高兴了。你这是你,你这是?

你这是把这家当那个当那个饭店呀什么的,想什么时候吃饭,想什么吃饭呢?

你中午问你吃饭不,你说你不吃饭,现在将几点三点多,你们包子真好了没有。

今天爸爸闹起来,哈哈哈哈,一直说你一直一直就是说,你要是想三点多吃饭,你得提前给阿姨打招呼,是不是就对人什么呢?挺好的就是我只要是干完活了,我要坐在这儿啊,没啥,没啥事儿干的。我在这躺着,我是坐的,他们一般不说真的,他们不像有的人,他要。

这个挑不让你上多吃饭呐什么的。

我在一家有的时候就是说我这个菜还没炒好的时候,那要是客户,他们先吃了,比如说那个有有八只虾,他们必须得分给我俩。

就是说四个人吃饭有八字侠,我就说给孩子多吃点儿的,那孩子爸妈就说了不行,不能的,不能惯的都是分享,都是平均的。确实我我遇到的客户都是特别好的。 谭姐,我觉得非常坚强,但是其实他内心非常苦,他不想把那一面。

就展现出来,所以他经常会表现得非常乐观。

就你跟他在一起,你会特别容易受他感染,他也非常自豪,他可以做家政,这个工作让他的两个两个就是大儿子,小儿子都可以读读大学,而且我觉得他在过去这些十年的这个做家政的这些年里面,我也觉得他在习得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让他更加的自信。

一方面跟他本身就是做事情非常麻利,然后照顾孩子就有,真的是有一手。然后呢,他自己原来也是学烹饪专业的,他做菜也非常好吃,所以他的这种方方面面的啊,这种能力其实是让雇主非常的信任和喜欢。他家政阿姨看似是一个特别简单的工作。

但其实他对家政公的情商要求特别高。

你要在别人的家里工作和自处,如何调解自己和雇主之间的关系,其实是一门学问,但生活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并不是所有的家政公姐妹都像谭姐有这么好的运气。

有的雇主可能并不尊重你的工作,甚至还会对家中女工性骚扰。

比如梅若刚刚提到过的小小陈陈慧蓉,他是四川人。

陈慧蓉最开始来北京的时候是一个冬天,他本来没有想做家政,后来天气实在是太冷了,他在下个决心去做住家保姆,主要是因为雇主的家里有暖气。

我叫陈慧荣,我是来自四川省2018年刚到北京的那年,就是那个时候,外面的小时工才有十二块钱,一个小时就是在没有找到固定活儿之前吧。我们都去那个家政公司排队,做小时工,挣点生活费,十二块钱一个小时。

就是家政公司得抽四块多点,相当于到我们手上的话,只有七块多一点点。

就那样一边在那儿找活儿,一边就等工作嘛。 一八年,一九年啊,找的第一份固定的活儿就。

遇到特别是不顺心的雇主,一个脑头,因为我当时他们家的就感觉还挺对,我还挺满意,挺喜欢我的那种。

嗯,特别那脑太太,他们那事儿是出了车祸,好像腰不太好。

他每天呢,就让我给他按按键那什么的啊,因为他们跟我们家的姓就是我不是信臣吗?他们也是。 嗯,姓氏也一样的,就感觉去他家,我就觉得啊。

哦,感觉是去自家里一样,感觉还挺幸运,然后去那之后没想到是那么一回事吧。

他刚开始的时候,他就是给我拍拍肩的什么的,我都觉得他的年龄跟我爷爷的年龄差不多,比我爸爸的年龄还大,就是完全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就觉得你拍拍你的肩呐啥的,就是属于长辈对小辈儿的那种没有,就是没有往那些方面想。然后就是有一次他们他他太太跟那个他女儿出去了之后嘛,他就动手动脚的。

我是给家政公司打了电话,但是家政公司?

他是跟我说,他说你自己处理这件事情我又不知道,就说给他打电话,说我也打了好几次。然后他说,你找一个你的亲人,我这边不是有姑啊。沈娘啊,还你们一起去他家,你先去找他闺女谈谈,就是他就往我们家那些亲戚推嘛,因为当时那个脑头就是我说我不干了,我就是要走的时候,我就把那个嗯手机,我就把手机录音打开了,然后我装到我的裤兜里,我要走。我说,我说我不干了。

他可能是有点紧张吧。他也塞给我五十块钱,塞给我五十块钱。

然后我回去的时候把那个五十块钱交给家政公司的那个找活儿的那个老师了,他们也没管这事儿。然后当时我的要求我说我,我不要他们赔钱,然后我的要求就是要那个女的带着他的爸爸上公司给我赔礼道歉嘛。

最后也没有陪你道歉。然后他是就是承认他那边是违约方嘛,然后陪了我一个月的一个月的工资。

这件事情就这样撂过去了,就那样走了,就那样驾驶公司的那个老师还一直就收,然后后来就跟家政公司的那些另外找活儿的那些姐妹说说我比较有心计就感觉我啊,录音那些让他嗯跌到了一点赔偿,就感觉我这个人比较有心机。

反正嗯,肯定是要拿到有利的证据才是才能保护保护好自己。

如果我没有录音,然后我一方面去找他的女儿去谈这件事情的话。

有可能他会反咬我一口说我,嗯,或者是说什么勾引他老爸呀,想从他老爸那那里我钱呢什么的。后来就是让人感到很无奈的,就是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吧。

我们家的亲戚亲人中间,后来就是因为有些是他们,他们好像也在找我,我的毛病就觉得这件事情,因为我就是属于那种,每天都是一张笑脸在面对你,感觉我整天都是笑,脸上都是带着笑的那种。 然后我经常我那时候我沈阳就说。

是我的笑,让人家误会了我也我,我觉得挺无语的,我就觉得我爱笑,这也是错到红颜之家之后吧,就是他们说有些事情分享出来,能让更多的姐妹在这些方面啊吸取今年教训呢,有所借鉴什么的。后来我就在那边跟他们分享的这件事情。

他们好像也会遇到这种事情,但是,嗯,很多人就是嗯,能变避开这个话题的话,他们就就避开了。我记得那时候在那边有一个家政公司,他们就。

嗯,他是找那种临时小事工,所以一去呢,反正就是那家的。嗯,男主人啊,就一个人在家,或就是那种衣衫不整的躺在沙发上啊什么的。

就是有家政公回去向家政公司反应,但是他们第二次照样会派,只是说他们第二次派人去的时候,他们会挑一些年龄更大的,这个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啊,他们他可能他们还是以赚钱为主吧,那个时候就不想干家,真的。

嗯,特别就是从内心吧,就特别排斥,因为我们要深入到别人家里,我就是我们的服务对象,是叫别人的,家里就是遇到很多事情吧,就是是你是有嘴都说不清的那种,从他们家出来以后,我很少做朱家的了,就是生怕有麻烦,惹上麻烦一样的比较熟的呃,家政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会去聊。其实在那个照顾老人里面。

其实性骚扰还是挺多的,但是他可能没有特别。

具有攻击性的一些结果啊,什么的其实很多,有一些大姐她还是忍的。

嗯,但是相对来说,为什么就说陈惠荣,他特别勇敢呢,就是我们感觉到就是一些年轻的家政工,他们在这一点上是真的是不容忍这种东西,他会非常强烈的感受到,这是对自己的一种冒犯。

对自己的一种不尊重。然后当有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也会保护自己。 其实我们是鼓励,就是说在这过大街,如果你因为你的工作环境实际上是比较隐蔽的。

所以当其实一旦要发生一些风险的时候,其实不容易取证。

比如说录音,我觉得这是最基本和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因为加重工作,工作环境是比较隐蔽的。

一旦和雇主发生纠纷,他们往往会处在一个非常被动的局面。

在很多人的观念里,这就是一个伺候人的活儿,所有的工作都要遵从雇主的意志,有的雇主会对阿姨幺五贺六,不让他们休息,甚至是辱骂他们。 接下来的第三位讲述者是一位来自于黑龙江的家政女工。

他在北京做家政十万年了,曾经不止一次的受到了雇主的刁难。

我名字叫尹小伟,我是来自黑龙江的啊。我二千年是由建筑公司打掉司机下岗。

之后来北京做加油城,我是零六年来北京的,一直到现在做了十几年。

第一个雇主是一个天渡嘉盛公司老师给介绍的那个,是在海淀二炮安宁中另一个照顾一个伴随你的老爷子。

以前是二炮基地的一个政委,我在他那儿干了九个月,当时是老太太的两个女儿,大女儿和小女儿去家中公司找的人。

当时他们跟我谈的时候,几乎因为第一次作家证,我也不太会谈单。

都是老师在跟他谈,老师就介绍我,然后他们还不放心,怕我虐待老人。

然后我就跟他说,我说你放心,我不会尽虐待你的父母的,我会拿他像我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待。

然后他们也跟我表态,说,啊,行啊,如果如果家里糊涂了,你干不过来的话啊,我们回去也帮你看结,结果事实都是反着来的,不是他们说的呀。

到那儿以后,不是我虐待老太太,而是老太太虐待我。 您老太太是一开始,是文革时期一个造反派的小童,他在家,没事儿他就。

虐待我就跟批斗造反派一样,我受了他九个月的批斗,他有一双就是高桶的袜儿,说是治静脉以曲张的。他腿有静脉曲,张病嘛。

是他大女儿给他卖的。他有一天拿出来给我显摆显,摆完之后吧,他那双袜子是在我住的那个房间拿出来的。

拿完之后,他放到他自己的卧室了。

然后他割完他年纪大了,肯定他忘了,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隔几天嘛,他想起的那时候袜子,他上我那个房间找不到了,他就瞅着我妈说动一丢了,家里出贼了。

因为家里没去外人就是我一个外人,他明显是在骂我的,但是那车袜子确实是长不见了。

我又不敢跟他顶,因为第一次做,加上也没有经验,也不敢惹他,毕竟他是个大人,老年人嘛。

他称我骂了好几天。有一天我给老头儿上他那个博士抽屉里找针线缝裤子一下发现的那双袜子了。

然后我就给老太送过去了。我说,大妈,这不就是你那双260块钱的袜子吧。 那老太太当时见了,我就180多。

杜大哲问,就不妈了,哎呀,小女呀,你妈,我不叫人了,我记错了,我忘了,但你说你忘了,你不能说丢了呀。你不能骂家里进人了,进贼了,瞅着我妈啊,第二次是他那个?

是静脉炎的腰,他放到床头柜子里面了,完了他也是找不到了,忘了他就瞅着我骂,说他要丢了恶,羡慕家里有贼还是那么骂。

然后我也没理他,因为我有过上次这个八字的经验了嘛。然后我就装成作业啊,不理不接茶不就完了吗。 后来他骂了半天,他想起来搁到床头柜找出来了。

完了,他丑我乐,告诉我,相信我那药找着了,在我抽屉里呢,床头柜呢,抽屉里呢?

他就是这么个人,各家没事儿他就批斗。我平时吧,吃饭都吃不饱,他不给我吃饱,就是他晚上吃,给我一个小馒头,不让我多吃。炒菜也炒那么一点,有有一个肉菜给老头儿自己吃,我只能吃素菜,咸菜也不给吃。

后来我回休息时候回公司嘛,因为有个老师是我们老乡。 嗯,跟我关系都挺好。那个王姐?

王典一听说我回去了,就赶紧上那个食堂给我,各方面都给我弄一兜儿,现在给我带回去。

他知道我个客户家老吃不到。 我曾经有过一篇失业告知的写古,呃写了一篇就跟二炮这个经历与制造反派相处的日子。

保姆作为一个虚拟的家庭成员,生活在雇主下了,跟雇主说是一家人,又没有血缘关系。你说的不是一家人,他又跟他们一天24小时朝夕的生活在一起。

所以说,就是一个非家中人员,就会算一个隐形的人,但是我们最环境比较隐蔽,也比较特殊,就有些一旦有发起争执,你取证也不好去。

就像那个安静住了那个雇主坑了我一千多块钱,我没法取证,后来次文工资,他们家就简直往出哄我一样。

其实这个做家政啊,你随时都都有吓唬的,可能这个没有长生将军,客户随时都可以换他不高兴,立马就换人朝吵我们那是太正常了。但是我们要是无缘无故吵他。

有的客户就立马大发火。

再就去年在崔城的时候,伐头崔城的时候,那家小丫头呃,挺不讲理的,他少给我了,我点儿工资就是少给我两天前我26号去的。

他非得要227号给我开工资,干到中途吧。小丫头跟我找茬儿,因为去年的四月份,我妈病了,我回到老家回了十天。

天天他就找我茬儿,就说我啊,你们加上保姆这个待遇太好了,你还有四天休,你还有法定假啊,是谁给你的,你们也不应该受法律保护,你们就不应该有这个价。

然后我俩不就用这个法定价和这个休息就发生矛盾,他就不想用我。

然后闹了个矛盾我就走了,辞了辞了之后,当时走的时候,他又稍微有两天钱,因为平时跟他奶奶的鼓出的都还可以优在他们家吧。

有一样号,我呢,在他家可以写东西,可以看书,就是他们听给我开这个方便之门的。

我网络学习什么的,从来没拉过。 哎,从来都没丢过客就是老太太,他们都挺支持我的。

所以我对他们也挺感激。

呃,临走最后那一月,我就跟他鼓,我和他奶奶说了,我说,最后这月呀你,你们别按五千块钱给我借了,就按四千五给我算就行。

别给我啊,五千我直接就提出来,少要的钱了。

当时小丫头还少给我两天完了,二姑挺好就塞给了我三百块钱现金。 小伟,她的丈夫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过世了,所以她就后来就一直独居啊,因为她是城镇户口的,所以它其实不太像一些农村的姐妹出来。她其实回去以后家里还有家。

但是他就没有,因为家里兄弟姐妹也比较多,所以他没有自己的房子。

所以他曾经做过在鸿雁做过一个一本故事书,就是把他的经历用照片,然后变成一本书。它的那个书的形状呢,就是一个房子的形状。然后他当时就说,后半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做家政,然后赚钱,有一个自己一间自己的小屋。

他另外一个梦想就是他特别喜欢写作,他觉得他下整个的后半生都是要以文字为伴,孤独百年。他是这么说的哈。

然后他也会要求说,那我希望一个星期可以休一天,一定要保证我休一天。

因为在这一天的时候,他会去鸿雁参加呃鸿雁的编委会的。

呃,有一个社区报的编委会,他是那个主编,所以他要去参与这个组织工作。

然后下午呢,他会去皮村参加皮村的文学小组。 我最小的时候吧,我希望听故事,就听袁国成讲那个火烧琵琶。经我听一遍,我就记住我可以就按照他那几乎是云原汁原味儿的,我能讲下来。

等到我上学的时候,我作文就特别好,他同学的时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老师在上面讲,嗯?

戴叔,我讲几何啊,我在底下写写东游记,我写了一一个东游地区,一个片段嘛,说唐征西天取经又回来了,从那个又遇着妖魔鬼怪了。

然后那个我只写了一段儿,但是在我一个小树箱,我有个小树箱,结果呢,让我妈给卖了。

从那我走出校门儿,我就没愣下,过笔一直在检查现在尖叫发表的第一篇散文童年的语音,那是我刚来北京那年写的。

零六年写的,每天我到十二,写到十二点,我就得睡觉吧。

快时间长,你有第二天我要干活不行啊,一天写点儿一天写点儿最早参加呢,还是攻大旅途老师办的公大客龚大跟他学就是啊。新国人崛起,就是城市与乡村之间的这些事情。

看他学的这个啊,赌赌了一年,去年又读了个读书会说书费,那世界也是网上完,今年是大灭绝时代,然后今年我瓦隆科比较多,今年我接触前几天刚结束一个疫情时期的写作课,但是我都是听得回拨。

我没有停车播,因为我没时间,也许你能从小伟的录音里听出来啊。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因为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正生活在一个雇主的家里。

每天早上六点多起床,晚上九点才能下班回到自己的小房间,然后小心翼翼地跟我们通话。

小伟说,现在这个雇主每天只给他八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有的时候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所以他只能牺牲一两个小时的睡眠来,坚持写作或上网课。

他的每篇文章都是手写在广告纸的背面,然后再找机会发布到网上。 梅若告诉我们,他做鸿雁之家,这些年来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一天雇佣关系可以更平等。 家政拧工不是一个劳动工具,工作只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不留给他们一个属于个人的小角落,他们就成了城市里的隐形人,被框定在一个个陌生的家庭里日复一日的工作。

加州女工应该得到尊重,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娱乐,参与社会生活。

小伟已经找到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渠道,至少在每天这仅有的一两个小时里,他不再仅仅是一个寄居在他人房间下的劳动者。

还是一个具有自觉意识和思考能力的创作者。 这是一个特别好的事情,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侵略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白哲,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

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