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妈妈:从一年级开始,我的孩子没有虚度过一天
gezhong2022-03-12  352

每一个优秀的家长,都是一位时间管理大师。 故事FM ❜ 第 485 期 海淀黄庄是北京地铁四号线的一站,它指的是海淀区中关村附近的一片区域。这个地方虽然不大,但对于北京市乃至于全国的孩子家长来说,海淀黄庄简直就是教育界的「耶路撒冷」。 因为,这附近散落着几所全国闻名的重点中小学,也集中着不少师资优质的补习机构。 这几年来,媒体上出过不少关于海淀妈妈、黄庄妈妈的报道,这些妈妈通常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拥有不错的经济实力或人脉资源,外界讲起她们的鸡娃事迹,说她们为了孩子的前途殚精竭虑,个个都像打了鸡血。 可是现实中,这些家长到底是什么样子?她们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选择了这样以孩子为中心的生活?她们对于自己和孩子是怎么想的呢? 今天我们就找来了一位海淀黄庄的妈妈,她的儿子重阳今年 12 岁,是海淀区某著名重点小学的五年级学生。你可以从重阳妈的讲述里,了解一位海淀妈妈的真实状态和想法。 /Staff/ 讲述者 | 重阳妈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刘逗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李士萌 刘逗 实习生 | 李士萌 校对 | 乔正禹 李梦颖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海淀妈妈:从一年级开始,我的孩子没有虚度过一天

提示一下,为了保护讲述者的隐私,本期节目已经做了变声处理。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海淀黄庄是北京四号线地铁的一站,他指的是海淀区中关村附近的一片区域。

这个地方虽然不大,但对于北京市,乃至于全国的孩子家长来说,海淀黄庄就是教育界的耶路撒冷。

因为这附近散落着几所全国文明的重点中小学也集中着不少师资优质的补习机构。这几年来,媒体上出现过不少关于海淀妈妈,黄庄妈妈的报道。

这些妈妈通常是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拥有不错的经济实力,或者是人脉资源。

外姐讲起他们的鸡瓦事迹啊,说他们为了孩子的前途担惊竭虑,个个都想打个鸡血。

可是现实当中,这些家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选择了这样完全围绕着孩子的生活。

他们对于自己和孩子是怎么想的呢?

今天我们就找来了一位海淀荒庄的妈妈,他有一个儿子叫重阳,今年十二岁,是海淀区某著名重点小学的五年级学生。

你可以从今天重阳妈的讲述里了解一位海淀妈妈的真实状态和想法。

我是重阳妈,今年38周岁了,都好可怕,都38周岁了。

孩子今年十二岁,已经是第一个本命年了。

在北京生活已经生活了十六年了。 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就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我非常自信地说。

我的孩子没有虚度过一天。

连玩都是用碎片时间凑起来玩儿的。

我就是到现在为止,我觉得这一点是我还比较引以自豪的,就是我觉得一个优秀的家长,他一定是一个优秀的时间管理大师。

一个优秀的孩子也一定有一个优秀的时间管理。大师的家长把孩子的时间管理好,时间真的就跟海绵一样积极都能挤出来。 我先说九六周日吧,就现在的周六,周日从三月一号开学以后是什么样的状态呢?

周六上午是他半天休息的时间,他可以睡一个懒觉,他这个懒觉大概也是睡到八点半尾差不多起来。

起来以后洗漱,吃完饭我想让他过一个悠闲的上午,他就会先看一会儿书,然后他会玩四十分钟的游戏。

这个是我答应他的,因为男孩儿,他们之间实际上交流更多的。实际上话题之一就是游戏。 你不玩游戏,你走不到这个孩子中间吃鸡,我的世界王者荣耀。但是他说,他看了抖音的一个视频。

说在十八岁之前能不玩王者荣耀就别玩,说只要一入王者荣耀,你就再扒不出来了。

所以他听完这一句以后,他说,我为了不让自己上瘾,坚决不去碰那个游戏,所以我碰的就是我的世界和和平精英,上午就会玩儿四十分钟的游戏,这样的话就到十点半,然后他会休息休息。我让他让他看看窗外。

窗外看完以后十一点多就会吃饭,在吃饭的时间十一点,如果开始吃饭的话,他就要听故事利用喜马拉雅。这个听他已经听了好几本儿的世界名著了,包括什么唐期歌德啊,驴皮记啊。

还包括就是像初中什么需要阅读的书单啊。我按的那个书单就在这么多年里头,利用这个周末吃饭的时间,已经听完了很多很多书了。

然后到一点开始就要上课了一点到四点是一节三个小时的数学课奥数课,这个时间呢我可以休息这三个小时,他上课我就赶快睡觉。

等到四点上完课以后呢,我也整装待发了。

我马上拉着他出一骑自行车,基本上绕的三环起一圈儿,回来是五点半左右,五点半回来。我父母是会帮助我,他会给孩子做好饭。

他利用二十分钟的时间把饭吃完,5.5十上英语课,一直上到八点半,英语课上了,八点半以后他会休息半个小时吃点儿东西,然后九点开始接着做今天英语课的作业,因为英语,我希望他趁着打铁今天学完的单词,今天晚上把作业赶快做完,可能对他这个印象的加深,会更效果更好一些。这样这一天周六一天就完成了周日的八点半到十一点,世上另一个机构的数学奥数课。一个下午的时间,我可能还会再带他出去爬爬山,或者他打打球,或者骑自行车,或者跟同学约好来家里头玩儿。

下午还要做一做他的家庭作业,晚上六点半开始上科学课,一直上到八点八点以后还要我还要让他做一做头一天的那个奥数题。

然后到晚上十点洗漱睡觉。所以他两天基本上来讲是满满当当的。

可以这么讲,就是说我基本上就没有太浪费过他的时间不像我小时候每天都在熟日子在浪费光阴,他现在每天都排得非常满。

我算是一个比较一个非常正统的一个家庭环境成长起来的父母也是双职工。 但是呢,我现在孩子会有时会问我说,妈妈,你给我讲点儿你小时候有趣的事儿吧,我就会去回忆。

但是我就发现我的童年好像似乎是空白的,基本上就是那么一个很单调的这种童年的,这个成长的环境非常平淡,我感受不到什么叫快乐,也感受不到什么叫不快乐。

我在初中以前学习都非常好,到了初三学习就直线下降,高中就读了一所不是特别好的学校。

以至于高考也不是考了一个很理想的勉强吧,考了一个二本大学毕业,五月份的时候我就来了,北京也没有任何想法,我是真的没有想法。

我的父母对我的要求不多,也没有给我灌输太多的想法,以至于就是我对于我自己这个人生的定义。

对人生的这个思考包括三观的这个树立,实际上都是我感觉是在28,九岁,甚至三十岁以后。

所以我以前实际上对世界的认知,对我自己的认知几乎是零。可能每个家长多多少少都会把自己,童年或者说成长以后的一些没有实现的愿望赋予到孩子身上。

我只是希望通过自己这个经历能让孩子不要再经历我经历过的一些无聊的或者说是虚度的这些。 这个时光吧,川洋妈大学毕业之后来到北京,度过了几年艰苦的北漂时光。后来她进入了一家国企,拥有了稳定的工作。

又通过相亲认识了现在的老公。

她的老公是北京人,公公婆婆,都是海淀区某事业单位的领导。

重阳830岁之前一直对人生没有太多的想法,但在结了婚生了孩子之后,他逐渐觉得自己的生活走成了正轨。

日子过得踏实和安心,生活的重心也转移到了孩子的身上。

现在回忆起来的话,我觉得是从大班道要上小学那半年。有一个词叫幼生小幼生小呢,衍生出另一个词,叫幼小衔接班大三班的下学期呢,公立幼儿园的学生基本上就没有了,这帮孩子去哪儿了呢,都到各大大小小的机构或者私立的幼儿园去上幼小衔接班了。

就是学一些拼音啊,学一些简单的算术啊,写一些这个简单的字啊,上这个班去了。一开始呢,我是不想让孩子那么早摄入了,因为我觉得第一,我小时候没有这样,但是阿沃阿姨我一样也学得会第二呢,我也不想让孩子过早的这个我说将来学习的路还很长。

不差,这半年我想让他在快乐一点儿,可是就当你他这个幼儿园的班里的同学,因为家长都认识,一个一个都走了。

各种各样的班。当我知道他们去那么挤破头,想去上这个。

青少年宫的幼小衔接班的时候,我从那个时候突然间就觉着是不就这个战斗开始了,这个学习的这个战役就打响了。

我现在是不得上上发条了,孩子是不是也得套上紧箍咒了。 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对这个学习上有个最清晰的认识。

后来我们也是迫于这个整个周围这个环境的,这个压力我们也去给他找了一个。我们后来找的是私立一所比较好的私立幼儿园的幼小衔接班,上了半年。

嗯,我觉得这个半年实际上对孩子的这个提升并不是很大,但是对我家长的这个心理安慰还是挺大的。

因为我们家就是我婆婆,她有学区房,所以那个我们幼生小的时候呢,就按照正常的渠道提供房本,户口本就上了人就收了,很顺利的就进了这个中年小学了。可能是在我看来觉得挺顺利的,但是很多外人确实也是投来了羡慕的眼光。

觉得你真有命让孩子能上那么好的学校。知不知道这学校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学校,是多少人想砸锅卖铁,都想买个学区房进的学校?

说你看你你,你找了你们家老公,就捡了一大便宜起跑线上你就赢了。

我自己也会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包括进一些论坛呀。

嗯,知道家长都会觉得这个学校一是校风好,第二个是因为它之所以是市重点或者乃至全国的重点,肯定是有它的过人之处的。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这个学校真的非常尊重孩子。

非常非常重视孩子的天赋,因为老师学校的老师更多的是对于他来讲是一份工作,但是真正的是想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这个赋予的这个使命去完成的话,我觉得这又是另一种状态。

我们其实一直到现在没有分过班班里头有一个孩子非常淘气。

我们这个一年级的班主任是个九零后,也是个小姑娘。当他碰到这个孩子王的时候,孩子王也个人很大,一年级,刚进去的时候不听话,或者是把脚踩到桌子上,上课就随意说话,随意走动,然后这个老师呢,就是真的是叫做非常有耐心的,就是尊尊教诲的教育。这孩子,但是孩子肯定逆反心还是很大。你想家长都有的时候管不过来。

这个老师就会说说某某某,那我现在要给你家长打电话了。

孩子会一把把老师的手机抢过来,并且连推带打的把老师推到地上,把手机抢过来。

然后老师没有办法,老师就九零后的这个小姑娘就哭了,哭了以后她只能去寻求这个教导主任或者校长的帮助。

然后我们那个校长赵老主任就来了,还是用他们自己的这个有经验的这种方式教育这个孩子,包括跟这个家长怎么沟通,包括帮他请心理老师,心理辅导老师。

包括告诉他去哪里参加这个冰球,因为冰球这项运动实际上是一项非常野蛮的运动,都是男孩儿参加,而且都是一些性格比较外向,并且有稍许的这个暴力倾向。孩子去参加的冰球运动。

从学校的校长到我们教导处主任到班主任,真的是都会,就是尽一切能力吧,让这个孩子变得更好。

而不是就是一味的,就是孤立他排斥他。

这个孩子在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慢慢慢慢这条路走过来,现在已经好很多很多了。

我觉得这一点确实是我比较欣赏的。我应该说,我很欣赏这个我们学校的这做法,我们现在五年了,就是都非常开心。

极少碰到不开心的事儿,就是他也会有犯错误的时候。

我感觉他犯错误的时候,老师对他的这个交流批评啊,都是我们家长可以接受的。 嗯,学校也非常非常重视家长的想法,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采纳家长的建议和意见。

因为我以前我们孩子学钢琴,我的这个孩子的钢琴老师就跟我们说,天幼儿园,因为都是一些高干子弟的孩子在那儿。

所以他们那个怎么判断这个学生的家长有没有钱呢,老师会去翻那个孩子的衣服领儿呢,看看里边那个商标是什么牌子的衣服。

以此来判断这个学生家庭的条件,这点我是很接受不了的。我听说他小也是这样,但是我们挺好的,因为知识分子的家长多,大家不攀比这一点也是我感到挺庆幸的一件事儿。我身在一个这个全国的重点小学,但是我们孩子和家长之间的攀比之心并不重,家长的素质都很高。

不会说就完全被这个金钱束缚住。

还是比较正能量的吧。家长,嗯,我,我们班家长构成还是中科院的这个研究员多学历都还都还不错,如果是本科的话,至少也都是北大清华或者人大,包括我们每一次的集体活动,实际上都会有家长牵头来做,他们都是利用自己手中的资源。

你看我们最近的一次,这个班级聚会是在三月一号开学开学的前一天这个同学的妈妈呢,他是在中国一个非常有名的一一个大外企做过公关,然后他现在也是中国,非常有名的为数不多的做公关的这个一把好手,他就说,那好,我来组织。

最后我们就选了一个非常大的一个会议中心,大概去了全班去了2/3的家长和孩子。

从上海请来一个非常专业的这种团建的一个队五,带领我们做了好多这种室内的团建的活动。

有亲子互动的项目,有这个孩子之间的游戏,就是还穿着专业的队服,红黄蓝绿队,然后各种标语,各种旗帜,整个感觉整个活动非常专业,非常有组织。我也觉得挺庆幸的吧。有这么一个就这种好的氛围的家长春阳妈认为,即使是把孩子送进了全北京数一数二的好学校,家长这边也不能放松。 这个意思是在学校的一次家长会当中树立起来的。

当时一位很有经验的数学老师告诉在座的家长,你们不要听那些鸡汤讲,静待花开,孩子没有静待花开,只有家长不停地浇灌,他才会开习惯的养成非常重要。三年级再不养成就晚了。

这番话好像给重阳八打了鸡血。

他意识到,孩子真的不能放任,一定要去约束他,给他规定好一条正确的轨道,并且随时监督让孩子养成好的学习习惯。

从一年级开始,我们就像数学和语文,后来慢慢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现在还多加了编程,围棋编程。对于将来孩子,不管是从思维能力方面,还是在升学的这个优势方面都是有很大的帮助的。编程这一块我们就摄入晚了,如果能早一点儿介入,比如说一年级,二年级就开介入编程,我们是等于四年级才开始介入。

稍微就有一点儿晚了,他已经习惯这种紧凑的日子了。我觉得这个事情就是这样,就像温水煮青蛙。

实际上,当你把它搁置到这个环境里来的时候,他觉得这就是他的生活,他不会对他的生活有所抵触。我只是在慢慢的加量,慢慢的加量他。在这个适应的过程中,实际上他是反应很慢的。第二呢,我很自信地说,就是我对于他时间的管理管理得非常好玩儿,我也让他玩儿。我不是说一个死板的母亲,我就只能让他学,不能让他玩儿,那样孩子也受不了。但是一定有那样的家长啊,也一定有那样认真的学的孩子。但是我的孩子不是再加上他周围的孩子也都在学,不管是学的多,学的少,所以孩子一提起来。

哎,你今天上这课吗?说我不上我明天上那他知道了啊,你也在上,只不过你不是现在上孩子学习上的竞争呢。我用一件事儿来说吧。

就是我一个高中同学,他现在是在深圳的一所高中当高中的英语老师,他前段时间来北京学习呢,来我们家,他也是想跟我的孩子就是看这个好学校的孩子是个什么样的。这种生活状态在我们家住了两天,然后跟孩子有了一个比较深入的交流。

他问我们,孩子说,你们班里的学生是不都学习任务都特别紧啊。

我儿子说,都差不多都大部分都这样,都得在外头报。班儿说,那你们就这么学,不是都学成了书呆子了吗?

我儿子回答他说,不是啊,我们班同学学习越好的体育越好。

我这个高中同学说,那你们平时学习就没有时间看书了呀。

他说,我们会用下课的时间去看书,呃会挤出自己的类似像碎片时间去看书,就是我们想去做到的事情,我们一定会挤出时间去做的。环境对人的影响太大了,就是孩子跟孩子之间的这个成绩是会比的,一直到现在,他回来也会跟我说,啊,我这题我扣了三分,谁谁谁扣了四分说那个谁谁谁太差了,说没救了?

又扣了那么多分儿,说还怎么学啊,再学也学不好了,他们也会有一种,这比较都是比学习。

在海淀的教育竞争。江湖当中,有六所中学大名鼎鼎全北京的小学生都挤破头的想进去。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海淀六小强,分别是人大附中,北大附中,清华附中101中学,十一学校和首师大附中。

这六所中学承包了海淀90%以上的高分段和清华北大录取名额成功进入六小强被称为上岸。 家长中流传的说法是,一旦拥有了一张六小强的入场券。

孩子未来的人生就有了很大的保障。

据统计,2020年北京六年级的小学生大约有十四万人,而最终能进入六小强的只有1%左右。

僧多周少,小升初的战争就分外的惨烈,所有有志于商定要强的孩子,大概从四年级开始就要接受大规模高强度的训练和准备。

人大富的早陪几乎都是从四年级就开始,可以去参加他那个考试了。海选基本上都有一万多人参加,你要考上他那个早陪的那个考试,就要做一些很多训练,他有专门系各种针对早陪考试的这个机构,确实家长投入的精力还是挺大的,但是一旦你考上,那也是了不得的事儿。枣妃分三步,第一步,你是先海选去参加这次枣妃就要出事。

出事大概一万多人呢,最后能留下了二千多人,也就要所谓我们俗称的叫入营二千多人呢,还要参加复试复试,就又筛选出大概几百人吧?

这几百人呢,就要参加就要夏令营活的之类的东西,反正最后筛选出来,最终的人数可能在180人左右。

一百个孩子里头有一个孩子能入这个早陪营,就是所谓人大附中。你说别看这个机会那么小,人数那么少,但是每个家长几乎也都是非常重视这件事儿。

总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可以的,没问题的,那我是没有走这条路,因为任大富确实,我知道他好,但是就里边孩子肯定太强了。我觉得我这个孩子还是尽量快乐一点儿。 我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进入这六小墙之一。

但是任大夫我不想考虑了。 北大富清华富呢,在离我武功离以内的地方,呃,101呢?里面在离我五公里六公里以内的地方,所以我比较侧重于考虑这三个学校。

但是也随缘,虽然说是随缘啊,重阳妈妈还是在做着积极的努力,被孩子搜寻着每一个可能的机会。

因为不仅是人大富,其实每一所重点中学都巧立名目,通过各种课外班和内部的考试来提前锁定好生源。

虽说是前些年开始媒体上才有了鸡娃这个词和相关的大规模报道,但其实在北京小升初的竞争由来已久。

从1998年北京教委要求取消初中择校考试实行就近电脑拍位政策以来,小胜初就开始有了五花八门的渠道。

比如点招推优,特长生共建生等等等等。

而其中最有名历史最久的就是所谓的战坑班,他们一般是由重点初衷自办或者教育机构合办,用来提前选拔优质盛源。 2010年左右,海淀区名校对应的坑班大概是106个。

而为了保证在坑班中获得更好的排名,小学生们还会额外的上一些学尔斯高斯之类的民办培训机构,所以负担是越来越重。

后来经过北京教委多年的整顿,在2019年明面上的最后一个坑班面向清华赋的龙啸被关停,但在实际上来讲啊之后两年来,这种与重点初中入学名额挂钩的课外班仍然以更隐蔽的方式存在于海淀荒装的众多教育机构当中。

每个花的钱报班的家长都渴望接到一通来自教育机构的密电,通知孩子参加一场可能改变人生的考试。

像清华富的小升初可能会在五六月份会,有一次就是相对内部一点儿的吧。 他也许会通过机构也许会通过学校的推荐会给这些他想要的孩子的家长打电话。

然后给他们参加一次内部的一次考试。

突然之间给你打电话,说让你孩子明天晚上七点半到哪哪哪去参加三模考试。

我们家长要是多问说,哎是什么,是什么考试啊,这考试有什么用啊,一般前台都会跟你说说你来就行了,能通知到你就已经不错了,越什么都不告诉你,家长可能会越谨慎,越觉得这个机会难得。

谁也不敢拿孩子的前途开玩笑,基本上都会克服万难去参加这种考试,我们也参加过两次,但究竟考了多少分儿,然后这个究竟这个成绩流向是哪儿?我们家长一无所知。

也不知道这个机构到底是真真假假,是到底是在干什么,家长也搞不清楚,但就算是搞不清楚,家长也不想错过任何一次的可以小升初的这种机会。

你看我现在为什么数学给报了两个班儿,因为我想两个机构就会有两个机会,比如说我这个机构挂钩的新华富,我这个机构挂钩的是101,他们也就跟那个分蛋糕一样,一块块都分好了。

所以对家长来说,你想掌握更全面的信息,你只能多报班儿,报更多的高端班儿,你才能掌握更全的信息。 春晚妈妈告诉我们,从儿子上了五年级以来,课外班的费用比低年级时翻了一倍。

一个学期要350000,而一年就要小十万,笼罩着学生家长的焦虑啊。其实很大一部分就是这些教育机构煽动起来的。 家长越早开始焦虑,培训机构就越容易赚钱。

这段时间,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发布了校外培训风险的提示,北京也开始率先严查教育培训市场。

这也许有利于培训行业的规范,但是教育内卷的氛围可能很难发生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在采访的最后,我们的制作人也问了崇瑶妈教育孩子这些年来最焦虑的是什么时候?

重阳妈笑笑说,最焦虑的时刻还没有到来,也就是真正小升初的时候,也许只有等儿子顺利上岸之后,重阳妈才能有时间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儿。

回想这十几年来在国企稳定又清闲的工作,确实给传染麻,争取了更多关注和教育孩子时间。

他从没有后悔过,为了孩子所付出的经历,但是每个女性在做妈妈的同时也是一个独立的人。

他也渴望能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而且谈到吉瓦媒体中提到的大多数都是海淀妈妈,从来不是海淀爸爸。

爸爸在孩子教育中常常是缺失的。 当代女性在家庭和事业之间努力维持着微妙的平衡,有些选择也确实是无奈之举。

我身边有一个家长,他有一天呢就在群里边,在我们那个大群里边,那应该是读二年级的时候,就埋怨他们班里的老师说这教的什么呀。这数学根本不能那么教他自己是清华毕业的这妈妈。 然后他说不行了,说我得去辞职了,说辞职以后我自己交。

他真的就辞职了。然后我当时就有一个想法,就是你说你,你作为家长,但是你你,首先你也是一从一个学生成长起来的。

你也拼尽了全力考上了清华。

但是你现在你为了这个孩子,你把自己清华大学毕业的这种光环全部都卸下来,去给孩子辅导作业,那你把孩子就算辅导好了,上了清华,将来再重蹈你的覆辙,那你人生的这个目标,你考清华的目标又是什么呢?

这不就是一个这种乏味的这种轮回吗。

所以我才觉得说,其实上就作为妈妈,还是应该有自己的工作,谁不希望自己事业成功啊,孩子现在慢慢走上正轨了,我就想呢,如果他小升初以后我是不是能在自己的这个工作中再找回一点自我,我觉得快440岁也不晚。

就是我希望我能跟孩子一起共同成长。实际上,家长的榜样是无穷大的,孩子是真的会学的,因为他现在越来越高,他可能再过两三年就会跟我一样高。

那我们两个人更能当朋友相处了,他懂的东西更多了,他可能会给你聊得更多。如果你自己没有一个更好的成长。

你自己没有更好的这个脑袋充实自己的话,你可能会慢慢慢慢跟他聊不上来。

就会形成所谓的代沟了。

我不希望我跟他孩子有代沟,我觉得能跟他成为朋友,我觉得也是就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儿,所以我希望自己也成长。

其实你有鸡娃,那个经历,你鸡你自己实际上效果应该是一样的。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就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

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实习生,李世萌,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27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