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年代如何偷情
gezhong2022-03-13  693



革命年代如何偷情

今天我们要播出一个非常实验性的节目,我有一位朋友,我们都叫他三三。他是一位历史学博士。

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当代史,尤其是当代生活史三三给我们的印象就是他常年泡在档案馆里,挖掘当代的生活历史细节。

所以我知道他搜集了很多好玩的历史故事。

我一直想请三三来给我们讲一个这样的故事,所以今天三三就给我们讲一个他在读本科的时候看到的一篇让他十分炸裂的论文。 这篇论文的作者是复旦大学的张伟然教授。

论文主要是分析张教授在旧书摊上逃到的一卷档案。

档案的主要内容是当事人向单位领导交代自己的私生活问题。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数据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啊。这个私生活的档案是,呃讲述了上海的几个家庭之间的那种情感的纠纷。

也是关于那个家庭和家庭之间背叛和出轨的这样一个故事。

因为这种材料,它关于私生活的这些记录,其实是非常非常隐私的。 这个故事里的男主人公。

然后因为婚外恋出轨被女主人公举报举报到单位之后,单位领导对他的一次相当于问话吧。就我感觉他非常炸裂的一点就是当时人们的婚姻状况其实是,嗯,我可以说是非常糟糕的。

这种糟糕的感觉在于人们对婚姻的不忠诚成为一种常态,这是这个档案给我的一个最深的印象,而这种印象。

他是1970年代的印象,它是一种火红的年代,或者雪色浪漫的年代,跟我之前感受到的1970年代是完全不同的色调。

这个答案当中主要负责检讨的这个人,他叫王根儿,因为是在上海的档案嘛,所以这个王哥他是苏北人,然后他就是相当于呃来上海工作,然后他。

日本人的时候就来到上海,1949年之后吧,他就在上海市区的一个澡堂里面工作,就就在澡堂里面当那个收钱的或者那个会计那样的一个工作。

然后他的这个婚外恋的对象就所谓的这个女主角就叫刘美。然后这个刘美,他是也是上海市的一个纺织厂的工人,他们两个都是苏北人。

就算是老乡吧。然后王根和刘美他们两个都是有家有事的人,就各自都有家庭,而且他们两个最重要的是邻居,这其实是一个隔壁老王的故事。

就是呃,邻居之间的一段婚外恋嘛,但是隔壁老王可能就是他是不分时代的,这个我能够理解,但是交在交代,材料里边就有一个重要的细节,就是他们两个的家庭背景就看起来非常奇怪。

里面儿交代王根儿,他说他媳妇儿长得特别丑,然后不过呢,在单位里边儿,他是他媳妇儿是党员嘛,然后工资待遇也比他要好。所以呢,他们两个也是说别人介绍然后在一起组建的家庭。

然后结婚之后呢,王根儿就在这个之前,他是在郊区的澡堂,就是离他们现在的家很远,所以他就是经常处于这种不回家的状态,所以结婚之后,他跟他妻子的这个感情也不是很好。

就是比较淡漠吧。然后刘美呢,就是说他这个轰炸链的对象刘美,她这边也有一个丈夫,就是一个当工人的丈夫。

然后这个丈夫应该是一个技术工人,然后结果1964年的时候他就去了这个三线,就参与了这个三线建设,每年才能回来一次。 所以说,刘美基本上也是和丈夫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而且是事实上他是处于长期这种单身的状态。

所以说,这个所谓的三线建设只是一个方面嘛。而且他毕竟是只动闹了工人,其实还有更多的一批人,就是像呃,这个档案里边出现的第二个女性就是刘美的闺蜜,她是后来给她们两个人提供这个约会场所的一个一个人,但这个人其实他自己的家庭也很呃,也很奇怪,就她老公是跟他在一个厂子里面工作,就本来他们是在可以在一起嘛,在一个城市。

但是由于她老公是历史反革命?

所以,就历史反革命是当时的这个四类分子。

然后我查了一下,就是当时中国一共产生过二千多万的四类分子,这个远比三线建设的这个牵扯到的工人干部要多,他几乎占到当时总人口的4%到5%。

所以说四类分子在当时处于处于几乎是处于天天被管制的状态,所以她老公也是长期不着家的。 你会发现,这个档案里面呈现的最重要的三个家庭都是这样一种状态。

其实这种分离它只是一个背景,其实所谓的婚外恋,我们大多数情况下。

都是和个人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你比如说这个档案里边儿这个王根儿吧,他自己就是一个特别爱勾搭女性的这么一个就就是渣男吧。而且他特别习惯就是脚踩恩之船。

就他觉得这样的一种状态就是据他自己的交代说他很向往过去资本主义时代就是那种姥爷的生活,就有几方姨太太呀。然后这个有同时拥有多个情人啊,就是他自己是这样一种心理状态吗?

然后再加上这个女主人公刘美,他自己也是一个特别主动的人。

就为什么说他特别主动呢,就是他那个答案里面有一个细节,就是说王根儿从那个苏北老家回来。

带了点儿土特产,他们两个不是邻居吗。

然后刘美就看到王哥之后就从王根儿呢,顺势就抓了一把那个土特产拿走,拿走的时候他就说,哎呀,长长仙儿也挺好的。然后这个我觉得留美的这个情商真的是在当时,在现在来说都是非常高的。

就长仙儿这种双关的词儿。

他,既然呢,当时能想到,而且这种暗示其实说意味着刘美的意思,就是,如果你王根儿跟我是同路人的话,你一定能理解长仙儿是什么意思。

当然,王根当然跟他是同路人,所以王根儿就迅速领会了刘美想干什么。

然后他就跑到刘美嘉两个人简单的交心之后,就确立了关系。 两个人确立关系的时间非常神奇,是1967年初。

就1967年,同样给我们的画面就是,当时我们如果提取一个关键词的话,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然后呢,应该是那种锣鼓喧天,红旗招展,人人山人海的一个画面嘛。

但在这个档案里面,他们叙述的这个,呃,从交往到约会的这样一个过程,这好像跟外面的世界没什么关系,就他们两个人很就像正常的情人一样。

就是开始频繁约会嘛。

然后有时候周末的时候他们会出去。

郊游,然后去看电影。

就你感觉在那样一个你想象当中的混乱年代,是它的这个大部分的或者主体的画面,可能是这些的平凡人的平凡生活,所以这个也是我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给我的一个很大的冲击。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把任何一个时间就是刻板化或者固化,然后他们两个其实最大的问题不是去外出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当两个人想要。

有亲密动作的时候怎么办,是我们现代人就当代人是没办法去理解的,因为当时的背景是所有的人,他的私密空间几乎为零啊。我在查上海房地产制的时候,就发现一个细节,就是说一九1970年上海市的人均居住面积是4.8平。

而且这个4.8平米,我想应该是包括卧室之外的空间,比如说厨房啊,厕所啊,就是客厅,阳台这些这些乱七八糟的这些?

地方所以说,如果你分摊下来的话,其实那个狭小程度你是很难去去想象的,就是溢出你的床,以下你的床你就能看到人,他们两家是邻居嘛,然后应该是两家是挨着的,挨着之后呢,应该是有一些公共空间。比如说当时我们呃,那个年代大家住的筒子楼或者是集体宿舍大家的厨房啊,或者是厕所啊什么的可能是公用的。所以说就他们在试图亲热的时候能去哪儿呢?

呃,里面交代的第一个场所就是厨房,就是因为他们都是有家有事的人嘛。

王王根儿这边是老婆,是在家的,然后还有孩子。然后刘美这边丈夫虽然不在家,但是她也有孩子。 呃,就是你要想在卧室里找机会,几乎不可能。

所以说厨房就成了两个人。第一个选择两个人约定一个时间,然后比如说王哥爬到厨房去留美再过来。

其实这个时间不长,因为即使是在厨房的话,也是很胆战心惊的,反正。

你想这种状态,长此以往的话,就会让两个人很焦虑,所以他们两个人就开始想办法,能想什么办法呢?我们现在第一印象肯定是当然是去开房了,但当时我可以告诉你,开房是绝对不可能。

这当时的旅馆肯定是全国营,然后旅馆是需要。首先,如果是一男一女去开房的话,结婚证是肯定的,然后其次就是,即使你有结婚证的话,你也不能无故开房,就是你为什么要去外面留宿呢,如果没有?

没有那个公差或者没有事儿的话,所以他需要单位的介绍信,比如说单位介绍信你因为什么室友来到某地。

然后住宿,然后这个是可以的,然后像他们两个这种这种状态,他这个条件其实全部不具备的。

然后他们就开始想一些新的办法,然后这个办法在档案里面,其实是给我就是冲击最大的一点之一吧。

就是当时。呃,我刚才说到就是刘美,她有一个闺蜜,叫徐丽。

就是她丈夫是一个反革命嘛,所以也是长期不在家,然后她基本上是自己在家住。

然后刘美就提出来跟她这个闺蜜说,我想借你的房子用一下,然后徐莉就满口就答应了。当时我在想,为什么就为什么会这么爽快的答应借房子给他。

然后后来我发现就上海人眼中的借跟我们想象当中当中的界是不一样的,这个借其实就是租,就是刘美和王哥要付防费给她的闺蜜,实际上你可以理解成。

革命年代的小食坊,就是革命年代的终点房这样一种雏形吧,我不确定,就是说,这种计划经济下的这种暗箱交易,是只有在上海这种头脑聪明的地方发生,还是全国都有,我不确定。

但至少在上海,这是一种根据他们的交代来看的话。这是一种常态,就是刘美的闺蜜,很看似很有经验,或者说对此不感到惊讶,就是两个人。

的婚外恋需要一个场所来约会,然后他呢就一口答应。

首先他对婚外恋不感到惊讶,就是他对婚外恋不感到惊讶,可能代表着当时婚外恋的确是一种相对普遍的现象,所以说他们就算是现在,就是勉强有了一个场所吧。

结果然后就就发生了一段非常重要的插曲,就是留美的闺蜜跟王根儿开始有了一些联系,因为。

呃,徐莉本来是留美的闺蜜嘛,她们两个熟,然后跟王根儿不太熟,现在徐丽就是他们,由于他们两个经常去徐丽家去约会嘛,所以徐莉就慢慢跟王哥也熟了起来。

联系着联系着。

我刚才已经说了,王根儿是一个那样的人,就是他习惯脚踩几只船,然后又习惯有几个姨太太就向往那种生活。

所以他跟徐莉也就很快在了一起。他们两个人很有意思,就是,嗯,因为王哥和刘美要去徐莉家定期约会嘛。

这个路路途已经很熟了,然后王根现在就是会趁不跟刘美约会的时候,自己跑到徐丽家里去。

因为这是徐莉自己的家嘛,然后她家又又又没什么人,然后他们两个人就约会的,理所应当顺其自然。

然后这时候实力其实对王根儿就是动了感情,他有一次在这个交代里面就跟王根儿说嘛,就劝说他就是说,你跟刘美这种这种婚外事婚外恋的生活,你们两个是邻居嘛,非常容易被。

各自的家属发现很危险。

然后同时他说,你看我,我长得比刘梅要好,要好看的多,你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呢,而且我住得这么远。

我们两个完全没有风险,然后王哥就是口头上啊。答应了之后,就他还是保持这这种同时跟多个情人来往的这种关系,其实在我理解的状态下,就是王根儿是那种就有收有放但是又想兼收并蓄的这么一个人吧。 然后就当时这个借房子这个事儿,包括就婚外恋的外恋。这个事儿发生的时候,就是在1970年。

我们可以复盘一下,1970年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

就当时是刚刚确立了。林彪作为接班人,中共九大,刚刚在前一年开完,其实1970年代是所谓的那个阶级斗争的弦儿绷得最紧的时候,在当时阶级斗争最紧绷的时候,既然能出现这种黑市交易,或者是小食房的这种状,这种现象其实是很耐人寻味的。

就是王哥现在目前的状态,是他同时跟刘美和徐莉两个人约会,在这个非常魔幻,没想到王根儿就说。

我觉得我还是跟留美的感情比较好,就即使是徐莉好看,即使是徐莉,就是相对更安全一点,但是王根儿最终还是选择了留美,然后他们两个人后来就跟徐莉就断了来往,就不再去他们家了。

就就这段畸形的当中的畸形恋情就结束了,然后就问题就又冒出来的,就是这个房子不再借了。之后他们两个又回到了起点,就是在哪儿约会,就又没有地方。 他们两个人当中想过办法就是在。

因为他们两个人是邻居嘛。中间隔着一道墙,我说,卧室隔着一道墙,然后王根儿就从墙上挖了个洞,就类似于凿壁偷光,但是他们是凿壁偷情。

然后挖了一个洞之后,比如说到了一个约定的时间,他们两个人同时在这个洞旁边,然后两个人可能就把手伸过去,然后互相摸一摸啊,亲热之类的。

就这已经是他们能做的最大限度的一个一个约会状态了。所以说,这种这段感情其实在他们两个人眼里都是。

都很难再维持了。然后正好这个时候转折出现的就是刘美的丈夫回来了,就是从三线建设回来了。 他回来之后就就听说了一些这个关于他们的风言风语。

但是最让我感到惊讶的就是作为一个被绿绿绿绿的人,刘美的丈夫的措施竟然不是去把这对儿肩负淫妇给办了,而是他采取了一种非常非常迂回的路线。

就是他没惩罚自己的老婆。

而是去利用王根儿跟徐莉有过这段地下恋情的这个经历,因为他也听说了。

听说了之后,他去向老婆告状,他就说,哎,你知道吗?你在你跟王根儿就是婚外恋的过程当中,王根儿其实还和别人在一起。

你说这个人多么坏,他作为一个这个主持留美婚外恋公道的一个形象出现了,我觉得非常惊讶,就是当时人们对婚姻背叛这个事儿的态度。

就首先,你能从不相干的人去借给他们房子这件事儿看出一个态度。

然后,你又能从当事人或者说受害人的角度去看出一个态度,就可能大家的可能都觉得这个真的是一个很稀松平常或者是很随意的事儿。

所以说最后采取的措施是在他挑唆之后,他联合他的妻子刘美一起向王哥的单位告状,就是一起向王哥单位举报嘛。就是说这个他乱搞不正当关系,而且不光是把刘美签出来,把徐莉也签出来,而且就把王哥过去的种种劣迹都搜集了一遍。

然后去集体向单位去去举报。

当时我就在想,就是留美去举报的话,他自己不也是一个。

面临道德困境的人吗,因为他毕竟是参与者,但是它的举报材料在那个文章里面非常非常有意思,他采取的是一种在当时人们都会采取的策略。

就是上纲上线。呃,就是刘美和王根儿去确立关系去约会的。这个过程被刘美说成是猥亵,然后说成是这个侵犯。然后这个过程当中,王根儿向刘美许诺了很多。

美好的诺言吧,其实就是两个人在一起时候的一些情话吧,这种情况啊,到现在很常见了,比如说我们在一起之后,我一定把你捧在手心,或者是我们以后一定要注意一个大耗子,然后什么什么的,就这种浪漫的情况很我,我是非常理解了。然后但是刘美就他把这些情话都都写了出来,然后把这些情话上纲上线。

比如说,他说王根儿说,等我们在一起之后,我们就搬到乡下去住,不在这个鬼地方。 刘美就把他说成是王根儿逃避劳动。

可能是对什么社会主义建设没有信心说因为当时1970年,1969年是珍宝岛事件嘛。中苏关系比较紧张。

他就说王哥跟他说,现在要打仗了,然后打起来多好,然后上海蛮危险的。

现在我准备去乡下造房子,然后那个时候咱们俩就一起去乡下住。

然后刘美就说,王根儿整天就想着打仗,然后妄图呢,让中国沦为帝国主义的殖民地,然后让劳动人民过着非人的生活。 然后那个最后他就说,世上一些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然后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

然后这个王哥的这种这个幻想是绝对不会实现的,其实他就把这些两个人之间很私密的情话加工成了一种反动言论。

所以他就是以这种方式去举报他的,所以举报其实他的反动言论的重要性远比他偷情这事儿要重要。

对,所以其实他就是才用了一种当时的人们可能都会采用的一种策略,如果我想攻击你的话,那我就抹黑你。

就是把你的政治问题先说出来,当你政治有问题的时候,你一切的问题都是问题。

但其实这个举报性寄出去之后吧,我从这个最后给的结论就可以看出来,其实王哥单位的领导一点儿也不傻,他不会被这种大帽子给吓到,这个其实还是挺让我惊讶的,就是说。

可能我们觉得当时人们惯用这种上纲上下的伎俩都是很成功的,比如说我去抹黑你的时候,你可能就一定要倒霉。

但事实上,从王根儿的处理结果来看。

不完全是这样,就这个事儿就结论就是王王根儿就是有这种私生活的问题,对他的私生活问题进行了批评教育之后。

就得到一个就是检讨的一个结局嘛。

从这个结局来看,其实虽然当时这种这种性两性的话题,在当时其实我们觉得是很禁忌的,就高度禁忌的一个有问题吗?是,但事实上,我们发现真正在这些去做这些事儿的人的身上,就比如说你真正去搞一个偷情的行为的时候,或者真正去搞一个生活作风问题的时候。

其实对你的惩处没有那么严重,没有想象当中那么严重。

嗯,你在发现这个文章之后啊,嗯,你觉得从从你自己的专业角度来讲,它可可以衍生出来的一些话题和研究方向,你觉得可能你会非常感兴趣的是什么样的东西?嗯,就从我自己角度来说。

我在惊讶之后其实就在思考就是嗯。从研究领域,我们可以抛弃到一些过对过去的一些印象,这些印象很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很多判断。

比如说,我们对那个年代有很多。

画面,但这些画面,如果你常年接触档案的话,你会发现这些画面都是不真实的。

他不真实的原因就是他在放大那些典型或者放大那些有言说能力的人的生活,就比如说我最开始提到的激情燃烧的岁月,或者什么军歌嘹亮,或者是像芳华这种。

或者是很多描写知青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这种影视作品,他们的群体是什么呢?他们的群体不是军人,就是高干子弟。

要么就是大院的子弟,甚至比如说我们扩再扩大一些?

我们知道的一些在那个年代经历过一些痛苦或者苦难的一些人,比如说知识分子,但是这两种生活可能都不是大多数中国人在当时的生活,因为大多数人他是没有言说和记录能力的。

他不会留下什么宝贵的回忆。

呃,或者说值得被传送的回忆。

所以其实我们我自己作为一个研究者的话,我觉得真的是需要去去收集或者访问这些普普通通人,他们的生活状态到底是什么样。

即使不去触碰这些很私密,就是像这些出轨啊,婚外恋这种话题,我觉得从别的。

面向来讲,比如说他们的经济生活,他们吃什么穿什么,然后他们平时读书上学就各种方方面面的事情,可能跟我们现在能看到的那些回忆录,那些电影,电视里面的状态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篇文章就刺激了我去去进一步的去找,就是有没有这种反差或者不同。

我在开始的时候说了今天的故事是非常实验性的一期节目。

因为故事fm一般是请亲历者来讲述自己的经历。

这是第一次请一个研究者来讲述他的研究领域。

如果你对三三的研究感兴趣,希望听到更多他搜索的故事,那你可以给我们留言,告诉我们你的想法。

我们可以考虑制作更多的续集。 另外,关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在后台回复偷情这两个字将会获取本期故事提及的这份令人炸裂的论文。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杨帆。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27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