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6 又见罗什
gezhong2022-03-13  606



vol.26 又见罗什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复清。作者,小春演播波波小高老师制作小虫第二十六集。

我居然不是被蹲在我面前的大萝卜拎醒,而是外面传来的唢呐声和隐隐的欢笑声,将我从跟罗什一起看日出的美梦中拉回现实。

阿杰,没见过像你那么喜欢赖床的女人。

起来啦,今天可是苏幕遮最热闹的一天哦。

我哼哼唧唧的仍然闭着眼,真想重新回到梦里。

我跟罗石也只有这样,在梦里能毫无忌惮的手拉手了。

你在不起来,我要抱你起来了。 我蹭一声,立马起床。

我跟福少提婆带着面具出了门,刚打开国师傅大门,我就傻眼了,地上到处都是水路上走着的人。

衣服都是湿的,他们也不在意。

这,这,这是来,先带你看看苏幕遮的最后一天,最有意思了。

爷爷声又在街角响起,福沙提婆拉着我飞快地朝音乐声方向奔去。

一辆平板车在缓缓行进,上面坐着几个吹琐那的一个大木桶,里面盛着水,两个小伙子在养水。

冲着行人将手拖洒过去,嘴里一边嚷嚷着。逢年到来,昂灾灭户夹夹户户门大开着,门前都有一桶水,也有人在向平板车上的人泼水,每个淋到水的人虽然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

但肯定都是乐呵呵的。 满大街笑声不断,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居然看到了一千六百五十年前的泼水节。

大萝卜灵巧地躲过了一勺水,却殃及池鱼,见识了我的裙摆走爱情,一把被萝卜抓过,他眼里跳跃着欢快。

我们泼水去,他又拖着我回到了国师府。

院子里居然有了一辆装饰好的马拉平板车,车上也是一大桶水。

他招呼一声,一个年轻小伙儿就乐呵呵地上车,驾马又上来,两个人专门负责吹索呢。

他帮我扶上车,然后自己纵身一跳,紫屎潇洒。上车后,他塞给我一个勺子,对着下车的喊一声,走喽。马车起步,唢呐响起。 我们就这样在PP八八中寻街泼水去了。

我在泰国也经历过泰丽的新年送干节,也就是大家熟悉的泼水节。

那天,曼谷街上到处有人拿着水枪,马路上一辆辆皮卡车,音乐声放到最响,年轻男女不停地从大塑料桶里往行人泼水。

到人多的地方就停下来打水仗。

有时跟公交车并列了,就往公交车里泼被泼的人甩甩脸上的水,乐呵乐呵的。不过我那一次只是作为旁观者一直在旁看着,虽然也被泼了。

还有一群不认识的泰国人跑到我面前,在我脸上涂一种白色的粉末,但是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把自己切身的融入进去。 一路上到处都是泼水的人,我们朝街上的人坡,他们也朝我们坡遇到马车交汇,两匹马车就会停下来,先打一场水仗。

嘴里还不停地说着吉利话,刚开始我还挺斯文的摇一点水洒在人身上,意思一下就行了,然后自己被泼多了,全身浸湿,我也活出去了。

大勺大勺的招呼别人,然后左摇右摆的躲避明天暗炮。

现在是夏天修辞,气候又干燥,水泼在身上没什么不舒服,反而冲掉了汗。我大声尖叫着,从来没这么开心地玩过。

街上还有人拿着用木桶做的水枪。

一推活塞就能把水柱打得很远,有人趁我开了一枪,我躲,结果在货又的马车上没站稳,朝一旁跌下去。

我没跌下马车,而是跌进了一个热气腾腾的怀抱。

他的浅灰色眼珠近在咫尺,眼光在我身上扫视,从头看到脚,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衣服几人贴着拿言情文里常用的词就是曲线碧落,除了眼睛看不到别的,但可以想象,这个大萝卜现在会是什么表情?

我的脸有点烫,幸好戴着面具赶紧挣扎着起身。他这一次倒也没像往常一样吃我的豆腐,只是慢悠悠地盯着我,叹了口气,哎,爱情,你的胸实在太笑了,一大勺水从他头上一下,我当然不能跟那群秋词播罢,美眉比啦。

不过听说搓搓可以大一些。

第二勺水伺候它。

他甩甩头褐红色的卷发,湿淋淋地贴在额上,不怕死的又添一句,我可以帮忙,谁已经不管用了,我直接冲上去掐死他。算了,免得留在世上祸害人。 马车慢慢悠悠地在城里走着,我们的水很快就用完了。

扶沙蹄婆叫马车停下,他和那几个小伙子把空水桶搬下。

去流经王城的铜场河支流打水,我跟着一起挑下车,帮他们咬水。

扶沙蹄婆刚刚比谁玩的都疯,浑身湿透,下根的薄衣服贴在身上,里面紧绷着的肌肉隐隐显露出来,背后的倒三角更是明显看着这么健硕的男人,我不流口水,简直不是女人了。

怎么样对你看到的还满意吗。这,这,这不是典型的言情文里的小白句子吗?

我立马又伺候了一勺水,结果他灵活的躲开背后一个无辜的人,受害了那个人。衣服原本是干的,现在被我颇失了,有点狼狈的向后躲。

他个子高瘦,穿着白月色,瘦腰短袍,带着一个狮子面具,浑身居然有着不可言喻的飘然气质,即便是在那么多人中,仿佛他也是孤单的。

我心头狂跳,急急地看向他眼睛,他却早已转身离去。

我想追被扶莎提婆揪住,愣了愣神,我轻轻摇头,啊,一定是错觉,他怎么会来呢?再说,那个人明明是略带褐色的披肩发,可是为何看见那样一个孤独的身影,我会难过。连伏杀蹄婆的调笑。

都没精神去还嘴了。

马车再次前行,我曾住过的客栈一晃而过,我们终于回国师府了。

扶沙梯坡仍没玩儿够,还叫叫嚷嚷,要再去泼都封了一整天了。这家伙玩儿性还真大,进了门就觉得气氛有些异样,仆人们好像都有些严肃。

一袭褐红色森屋,一个万事孤独的高瘦身影,站在院子里凝神对听,听见我们的声音,转过身,风清云淡,那一刻,我的掩饰了落实。我是有多久没见你了。

久道,我以为用一世的漫长,他的眼波在我脸上流转。

脸颊上红晕飘过,我还是浑身湿透。

在富沙蹄婆面前,我还无所谓一些。

在他的目光下,我居然有些心跳,有些燥热,脸不由自主地低了下来。

我脸上附着的面具被揭开,肩膀上又搭上了萝卜的爪子。 大哥,你看看谁来了,是爱情我们的仙女?

消失十年,终于回来了。

罗石眼睛一抬,看向我,些许惊讶,迅速隐去,对着我双手合十平静的逸居落实拜见师傅,他竟然以这么正式的方式在弟弟面前带我。

我有些错乱,不知该怎么回应,怔怔地望他,快去换衣服吧,瞧你。

都湿透了,当心着凉。

扶莎提婆第一次用这么宠溺的语气跟我说话,我尴尬地望向罗石,他却脸波不惊,看不出一丝的表情。

我一下子无端烦躁起来,觉得扶沙踢婆放在我身上的手似乎长满了荆棘,刺得我愤愤的想离开基部,向房间走去,听见扶沙蹄婆在身后善笑,女人嘛,就爱无缘无故发点小脾气。

罗石突然出言打断他,语气有些伶俐,你也就换了衣服,等会儿到父亲房里来。

我有时要说,我换了干净的衣服,披散着湿发,在院子里踱步。

两兄弟现在都在父亲房里,不知罗石要跟他们说什么,我的心到现在还是凌乱。 他今天为什么来了?

他的小城师傅盘头达多,还在他那里吗?

正在心神不安,鸠摩乐言的房门打开了,夫沙梯婆脸色发白的出来,看见我默默地走近,然后将我一把搂入怀中。

我咬牙挣扎,这次一定不能再让他得逞。

我绝不想让罗石看见这样的情形。 爱奇浮沙蹄婆强按下我的挣扎,声音哽咽,母亲她。

过世了,我心中一理,忘了挣扎。原来他回来是为了通报家人这件事儿。

眼睛抬起,看到他正站在夫妻房门前的台阶上,天色已暗,昏黄的光线拢着,他勾勒出寂寥的弧线。 大公子,你的房间已经打扫好了。

鸠摩罗言,让家中所有的仆人都称呼罗什为大公子。

即使罗石早已是名镇西域的大法师,父亲这么做是想要提醒儿子,在家中,他仍有一个世俗的身份吗?

他略一点头,下了台阶,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无视院子中间的我与扶沙踢婆经过我身边时,我看到他嘴角紧拧,目光清冷,仿佛俗世,一切都与他无关。

我吸引你痛得落下泪来,用尽所有的力气挣脱扶沙蹄婆的潜质。

爱情怎么了,扶沙蹄婆似乎乱了方寸,手忙脚乱的拍我的背,我很开心,你会为我哭,可是别哭,求你。我摔开他的手,冲回房间,插上门栓,爱情,开门。

扶沙踢婆在拍门不没理,只顾埋头到毯子里,心情郁闷时,我都会鸵鸟一下,允许自己折磨自己一夜,然后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天,所有的不快统统抛掉天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可是我还是没想明白,我到底为什么哭为我母亲哭不值得?

嗯,我从毯子里钻出来,看到扶杀梯婆蹲在我面前,他进我房间,似乎从来都没走过正门。

此刻的他脸上有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表情,些许悲哀,些许愤恨,些许的痛。

母亲从来都没有过过这个家,他心里只有修行,解脱,竞争,极乐世界。

从此不再轮回。

他躁笑着,胸膛起伏,哼,我不明白那个极乐世界就真的比现实好吗?

比拥有丈夫和孩子好吗?

他咬着嘴角,深吸一口气,甚至连儿子太院中也只有大哥没有我,他生下我只不过是在决心出家前。

才给父亲一个交代,让我传承血脉旅行,他在俗世最后一桩责任,所以他带着大哥一起出家,留我为这个家传宗接代。

这二十一年来,我见过他几次,父亲如此惦念他,他又为父亲做过什么?

成佛真的可以使人感情冷漠之思吗?

他突然站起来,腰杆挺得笔直,朗声说,诗人都想成佛,我偏不成佛的代价,便要离奇现实一切情这样成佛就会快乐吗?

我宁愿多如阿鼻地狱,也不要现实压抑自己。

人生不过几十年,下意识。

我也不求为人,只要这一世,所以我所想得我所欲,管他下意识变成猪狗,还是重赢。

我呆住,忘记了哭。

他从来没有跟我讲过这么内心的话,他的游戏人间,他的玩世不恭心底深处是对母亲抛家弃子的反抗吗。

是对佛教描绘出的死后世界的绝望吗。 人生天地之间?

如白驹过膝,忽然而已,如此。哎。我抛下毯子,站在他身后,柔声说,菩萨踢婆,珍惜现世。 没有什么不对的。

他整个人轻颤了一下,回转身定定地望着我。

爱情,你不认为我离经探道吗?

在这个人员都无比虔诚,信奉佛教。

人人都为自己的来世画一个美梦的秋词,他的想法还真的是有些惊世骇俗了。

泄水至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作愁。

想起爆炸的诗,叹一口气,你的所想所作所为,在我看来,不过是想抓住眼前,及时行乐,只是你这样游戏花丛。

心中无爱又能快乐到哪儿去呢,心中无爱吗?

他口中喃喃,眼神一时迷茫起来。

也许有,只是你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你都不敢承认,你其实是爱母亲的呀。

正是因为爱,他,才想知道他的拥抱是否温暖,才会去在乎他有没有顾家。

才嫉妒你大哥得到他更多的关心,才会反抗他所追求的解脱艾青,她眼里闪着一丝莫名的光滴滴坏我,你说母亲是爱我的吗?

当然是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他不是不爱你,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在爱,而你没有感受到,或者没有给你期望的那么多而已。

等你自己做了父亲,自然就能体会他们当年的心思了。

他沉默,眼圈开始泛红,他其实还是个渴望母爱的大孩子,那一夜,他破天荒的第一次又那么认真的口吻跟我说话。

没有动手动脚,没有嬉皮笑脸,连走的时候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全然不像以往的他,我早早灭了房里的油灯。

坐在窗前,一直盯着对面的房间,他瘦长的身影会不时地换过窗口,虽然看不清,也惹得我一阵心。

我就这样盯着,直到他房间的灯光熄灭。

黑暗中,我思绪万千,难以平静。苏辙结束,哈喽,大家好,我是波波录到这里呢,心已经被男主和女主的情节揪在一块儿了。

所有的人呢,都希望有情人忠诚眷属,可世间事呢?

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和不恰巧,让我们期待这段情缘的继续发展,期待爱情和罗什的孽心剧情吧?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27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