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1 我明白了,我爱他!没有为什么!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4月前点击:129


vol.21 我明白了,我爱他!没有为什么!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负妻。

作者,小春演播波波小高老师制作小虫第二十一集。

那一晚他走之后果真没再来,我以为我能平静。

结果,每天晚上从五点钟开始,我就一直呆在屋里,盯着门,直到城中灯火浸灭。

我每天白天拿着素描本儿在苏巴时顾城转悠,走着走着,总是会晃到确立大寺门口,直到认识我的看门僧人朝我打招呼,我才猛然苏醒。

落荒而逃。

我的心无比的难受,似乎有千万只小手在抓着,在扯着,让我捧着素描本儿在工作时,总是心不住一遍又一遍地描绘他的模样。

然后一遍又一遍地擦掉离苏幕遮只有两天了,依旧不见他的踪影。

苏幕遮结束,我无论如何得离开秋瓷,哎,离开之前还能见上他一面吗?

其实心下明白的不见才是最好的方式,离开了就会忘了,晚上我全在床上。

依旧盯着门发呆,那堆曾经让我无比着迷的书摆在我眼前,也提不起兴致。

十点了,二十一世纪时十点,中夜生活还刚开始。

而在这个时代,十点是真正夜深人静时,我叹气,又是一夜过去了。 突然院门被敲响,声音不重,却格外醒目。

然后院子里响起了魔博寻与人对话的声音。

是梵语,是他。

我的新歌灯一下立马跳下床,飞奔了出去。

他站在院子里跟魔伯循说话,昏暗中看不出他的表情。

我的疑惑越来越大,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不会这么晚还来,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魔伯徐搓搓睡眼,又回屋了。

他向我走来,步伐缓慢,好像沉重的抬不起脚步。

如此深夜,都是不该来的。他的声音居然有丝颤抖,只是心中机遇,到处先走,既然走到了这里,在门外徘徊已久,终是忍不住敲门了。

他抬头看我,屋里的灯光透出,照见他脸上的悲痛。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从来都是淡定的。罗石有如此的悲伤神情,看看站在院子里有些手足无措的他。

我用最柔和的声音说,罗时,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

他不置信地看向我,眼里流过一丝感激,旋即垂头,你披肩外衣吧。 月亮,整个苏巴石沉寂着。

街上早已万灯揭灭,幸好月光莹亮,还能照进脚下的路。

我们一路走着,仍是沉想来,这是我第一次那么晚,跟他在一起,他恐怕也有些拘谨。 八,苏巴石只是个附属小城,宗教意义大于军事意义,所以没有通常城池必有的城墙。

走出几步路就出了城。

到了城外的同场合,正是夏季河水团集哗哗声,在寂静的夜显得分外清晰。

我们在河边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我蜷着心,静静地看她,月光洒在他身上,现出一圈华韵。我在吉宾西小城的师尊来了。

盘头达多传记里有鸠摩罗什为自己的小城师傅盘头达多说大成教义的记载,你怎知他的名字啊?

我愣住了。

我当然是读了资料才知道的。

对了,我曾告诉过你的,想不到十年前的话,你还能记得他笑,有时候跟我说过我,我,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尴尬地转移话题,你跟他说大成教义了吧。 他点头。这些日子,罗氏一直与师尊一起。

研究大成教义变数大成精粹,已赢得师尊承认师尊遂李罗石为大成师,承认罗什立心说之成就,但仍是罗氏的小城。失尊,我点头。在佛教的世界里,如果要建立起自己在教义上的终极权威,那么和带自己进入佛教教义大门的老师进行辩论,便赢得承认就是最重要的一环。

即使是像罗氏这样的人亦不例外。

而显然,罗什是这次拉锯式辩论的最后胜利者,盘头达多。最后,虽说李石为师,但并未改变自身的学说立场。

至少他并没有放弃自己所谓罗什的小城市的身份。

难道这就是罗什沮丧的原因,罗什,每个人都有自身立场,你能劝服他,尊称你为大城市已经不错了。

何必一定要他放弃小城呢?

他奇怪地看我。

罗什没有狂妄到要失尊放弃小城,那你为何那么难过?

他突然沉默了下来,眼光盯住河水,出神了半天,我母亲?

他咬着薄薄的唇,似乎要咬出血来,颤抖着声音轻轻说,失踪经典才告诉我,我母亲行之天竺,三个月前三个月前已经等三国了。

我不太明白,问道,嗯,近灯三果是什么,不是件好事情吗?

他叹息着,深吸一口气,平缓的回答,三国乃出家人修行所能达到的四个国位中。

第二,告知国位阿纳卡米。

他看我怡然疑惑,再解释说,而那革命可以为不还,即使说正助于物竞居天禅定,转身到了免收想定。

即是解脱,不再缓到反复的生死街中。

他腌一腌嗓子,再深吸一口气,声音却颤抖得厉害。

母亲中得修行之过,调出轮回,永登极乐了。

啊,我终于脑子转过弯儿来了。他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告诉我奇婆奇婆,她在天竺亡故了。

史料只记载齐婆独自离开秋词,到了印度,然后便再无文字记载,原来。

他是死在了印度,而这个消息,罗石才刚刚从盘头达多处听来。

我呆呆地看向他,难怪他那么悲痛。

齐婆对他的一生影响之大,无人能比,是母亲把他带入佛门,是母亲不愿意。她在秋词受到太多追捧。待她到了吉宾。

是母亲鼓励他学习大成。 在他二十岁之前,他的一切都是由母亲安排的。

齐婆对于鸠摩罗岩来说,不是一个好妻子,但对于罗什来说,他是个好母亲,一个带领者引路人。

罗石,你要是难过不,他猛然抬高声音,语速急促,不难过母亲今登三国,他离家所求的佛家解脱,终于得心,他进入西方极乐世界。

从此便再无烦恼。

我何来难过,何须难过。 他的胸口极具起伏,傻子都能听出他的言不由衷。

罗时,我轻拍拍他的手臂,你心里难过是正常的呀,因为你有爱你爱你的母亲,那为何不把自己对他的爱发泄出来呢?

哎。他喃喃地念着这个字,仿佛有千斤重量,沉得让他念出颤声。佛陀说。

一切皆空,万物皆空。

罗氏是修行之人,怎么可以有爱佛教讲一切皆苦老病死,怨憎会,恩爱别所欲不得。

所以苦的根源是爱。

如能灭绝爱欲,便能得涅槃,从此脱离六道轮回,进入永恒世界。 其实,符托自己,难道就没有爱孕吗?

他有妻有子,他也有牵挂吧。

他提出面爱喻,正是因为受过爱喻之苦吧。

可是爱欲真能灭的话,佛陀需要到死时才得解脱吗。 涅槃寂灭,坐面灭度,既无声则灭,离戏解脱。

不管有多少种叫法,都是死的同一词而已呀。

只有死才能灭绝一切爱欲,佛陀自己只怕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吧。

所以他描绘出一个死后的世界,一个西方极乐世界,以弥补今世未灭爱欲抛弃的种种。 可是为何一定要二亲?

他重重地打断我,颤抖着嘴角,痛苦地捧着头说,别说了,他将头偏过,不让我看到他的脸。

月光下的她肩起伏着,能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

我站起,转到他对面,伸出双臂搂住她的脖子,将他温柔地拥进我怀里。

他突然浑身僵住,虽没有推开我,却似乎停住了呼吸。

哭吧,你是人,不是神,为亲人难过,没什么不该的,想哭便痛痛快快地哭一场,那样会好受一些。

我轻拍他的背怀中的他虽然各自那么高,却受销的让人心疼,这一刻真想化身为奇婆,替他安慰他。

他顿了好一会儿,有些局促的伸手向前,用手臂圈住了我。他的动作非常轻,好像我是个纸人。

会被捏碎,阿晴感觉出他修堂急剧的起伏,手臂上传来的力在渐增,将我越搂越紧。

爱情阿奇,他再滴滴换我。

肩上有些温热的诗风吹过快速冷却又立刻被新的温湿染上,他终于能像正常人一样。

哭了。他哭了很久,仿佛这一生从未哭过,此刻要将积蓄一生的泪一并倾倒。赶紧我陪着他一起哭。 我们就这样相拥着,直到哭完了所有力气。

直到天荒地老。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终于都平息了下来。

我从没有这么哭过,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靠着他,才不至于瘫倒,他也停止了哭泣。

却依旧搂着我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晕烫着我的心,我竟然如此贪恋这个怀抱,以至于不敢说一句话,怕说出什么,就会打破这个气氛。

最后是他放开了我,月光已隐去,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得他缓缓地说。

母亲知道,洛氏心中一直想将大乘穿扬到汉地,离开时曾对罗氏说过,大乘教法要传谣到东土,全赖我的力量,但这宏伟大业对我而言却没有丝毫立处。

母亲问我要怎么办,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中,没有说话,呆呆地看他。

他顿一顿,接着说。

我回答母亲大成之道,立人而忘记。

若平罗时能将佛陀的教化流传是迷蒙众生,醒悟,就算会受火炉汤货之苦。 罗氏也没有丝毫怨恨母亲在时,罗石还是一个受到精心庇护的天才。

他固然聪明绝顶,但犹如温室中的花朵未经考验,随着母亲的离去,此刻的她。

必须靠毅力来坚持自己的理想了,他的理想小时候就以利了吧。他知不知道他母亲所担心的会在将来成真。

他去中原,弘扬佛法,付出的代价是一世的诟病。 罗什,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愿知道你的未来。

罗时母亲虽不在你身边,可是他会时刻在你的心中。

当你有艰难困厄的时候。

想想对母亲的承诺,你便能挺过去的好吗?

见他点头,我转移话题,希望他不再沉寂于悲痛中。

罗什,告诉我你小时候的事情吧,我不知道的事情其实转移话题只是借口。

我是真的想知道小时候的他,我们就这样笔尖坐着。

听他讲小时候的事情,母亲对她的严格与慈爱,诸位师尊师兄的去世,在昔日诸国的游历,每一桩每一件我都听得津津有味。

原来IQ二百的鸠摩罗什小时候也会捉弄师兄,背不出接语,也会遭母亲的责备。

原来他也有童年,我还以为他生下来就一副老成样呢。 为了让他心情好转,我讲起自己的家庭。

我的父母,我的同学们。

我的老板,我看过的书,我走过的地方,当然我都转化成他能听懂的语言。

没露出什么破绽。

远处的天山背影显出一抹淡淡的胭脂红,漫天星星悄然隐去。

我看表已经快四点,居然坐了一夜,我望向他,罗石,回去吧,你该做早课了。

他哑然,竟坐了一夜。

爱情内蒙。

我摇头,虽然不累,可是身上却有些发冷,那件外套也挡不住黎明的凉气,手被他握住,他的手也没什么热气,牵长的手指摩唆着我的手。

我笑了,看他徒劳的摩擦生热。 他抬眼看到我笑,不再摩唆,将我的两只手。

贴上他的脸颊,我的笑僵住了,如洪水冲过心底,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垮掉。

我们就这样对视着我的手贴在他微带热气的脸上,手心触到微微的渣,是心长的胡须。

那一刻,如祁胡灌顶,一道电流从头到脚击得我浑身站立。

我已经完完全全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我爱他,是的,我早就爱上他了。

从再见到他那一刻起,会爱上他最正常。不过他的优秀,他的聪慧,他超然脱俗的外表,能若天下所有的女子清晰,我不再犹豫,不再拒绝,爱就爱了。

我怎么能否定这人类最基本的感情,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既然灭绝不了爱欲,又何必苦苦争挣扎。而我之前会那么的挣扎,那么的抗拒,就是因为我太以现代人的思维来看待爱情了。 我总是希望如果爱了,就要得到回报。

我总拿我的工作当借口,我总是想着我迟早要回去。

我总是在顾虑爱上他,没有未来。可是我如果不要回报呢,如果我不要求,一定要呆在他的身边呢。

如果我不要什么未来呢,谁又说过爱他就不能继续我的工作呢?我只要现在好好的用我自己的方式来爱他。

我可以不让他知道我的爱。 我可以回到二十一世纪后,继续去想他,去爱他。

只要能爱他以后的事,管他怎么样呢,我干嘛现在就一定要那么冷静的想明白一切呢。

苏幕遮后日开始,你今日便去王城吧。

温和的声音在耳边拂过,回去先好好睡一觉,然后我让乔多罗送你去王城,我以为你定好客栈了,还是你要住郭师傅?

你不是一直想见伏莎提婆吗?

乔多罗愣一下,哦,是他的御用车夫,还是住客栈吧?

我这样去国师傅会吓到太多人的。

至于扶沙蹄婆,我想等离开秋姿前再去见她。

等到苏幕遮结束,我就找机会见一见扶沙蹄婆。 他十年前那么的会碾我,但现在已经长成大小伙子了,有自己的生活。

我不想介入太多,见上一面,能看到成年后的他。

也就可以了,我最想的其实还是这个一你犹豫,犹豫再犹豫,你,你会不会去?

他顿住,轻轻将我的手放下,世尊还在我处,况且我知道的。

你们有离歌舞界,赶紧先压下心投飘过的失望,装作不在意的变白。

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用去啊,不能去的。他不言语,站起身,微明的天光染在他褐红色的僧衣上,风扫过他的衣襟,他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 您在黎明中。

大家好,我是小高老师。

南北朝时期的僧人汇缴曾经著高僧传当中记载鸠摩罗什为盘头大多说大成,偶尔大师盘头大多,不远而至。

王曰,大师何能远?顾达多曰,一文弟子所悟非常。

二文大王宏赞佛道故茂舍奸微远,奔神国时,得失智心碎本怀为睡夺女问津。

多名因缘空甲心与诗据所不幸,古心睡也。

诗谓时曰,汝于大成,见何意想,而欲上之大成深敬明,有法皆空小成偏局多株漏湿。

诗曰,如说一切皆空,甚可畏也。

暗舍有法而矮空乎?

既是佳意,细若微尘,狂人犹恨其粗尽失大怒来指空誓曰,此事戏楼狂人曰,何以不见?

诗曰,姿楼极细,我攻之良将有且不见,况他人焉狂人大戏已复之诗,诗意笑烟,皆蒙上赏而食无物。

汝之空法,亦有此也。

时乃连累而沉之枉复苦至今一月雨余日,方乃幸福,是探曰,是不能打反己居志验于今矣。

于是礼食为师,言和尚是我大成师,我是和尚小城诗矣。

汇缴的高僧传里,齐婆与鸠摩罗什的最后对话是这样的,时目临去未是曰,方等身脚应大产侦丹船之东土为耳之力,待遇自身孤立即可如何大事之道,利比忘趋,若必使大话流传,能喜悟萌俗。

遂赴深当炉火,苦而无恨。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