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个志愿者和一条「救命」的电话线
gezhong2022-03-26  480

一场庞大、复杂却又精密的生命营救 故事FM ❜ 第 532 期 7 月 26 日的下午,北京腾讯总部的一间员工休息室。打电话的人叫肖雄,他是腾讯地图用户反馈团队的一员。在过去的 5 天里,他和腾讯其他团队的同事,24 小时轮班,倾听着、核实着 700 公里外河南一线被困群众发出的数千条呼救。 这条电话线的诞生包含了诸多的巧合。但说到救援电话之前,我们要先把时钟拨回到 6 天前的一条讯息。如果没有这条讯息,后面的一切也许根本无从谈起。 这条讯息的收件人是腾讯公益的秘书长葛燄。从这一条信息开始,一张庞大、复杂却又精密无比的救援多米诺骨牌被推动了起来。 /Staff/ 讲述者 | 曹帆 枪枪 肖雄 李敏 张伊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整理 | 也卜 闪电 封面插画 | One Day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3:7 - 彭寒(电话线) 02. Back to Chaos - 彭寒(深夜会议) 03. Tails - 彭寒(小程序) 04. 经过云的时候 - 桑泉(核实团队) 05.谈论一次皮囊 - 桑泉(打电话) 06. Future in Valley AFTERMATH - 彭寒(片尾曲)

48 个志愿者和一条「救命」的电话线

今天节目播出之前,先跟大家道个歉啊,实在不好意思,昨天我们那个微信公众号的后台收到了好多的消息,大家都在催耕。

其实我们昨天这期节目呢就一直在修改修改,修改了好几轮,然后后来一抬头一看,已经接近午夜了。

发现这时候在发节目实在来不及了,后来就干脆推迟到了,今天再播出,让大家久等了,是在抱歉。

诶,您好,我们这边是腾讯救援志愿者收到您提报的这个求助的信息,想跟您核实一下,您现在方便吗?想请问一下,您现在是否还有危险,然后有救助人员过去找您吗?

没有,现在没有,我那个哥已经跟他们工作也联系到了。

我把我们这儿充了一八块钱,后来水了,安全删减,但是我们没有地方去,不知道晚上闲着。

快黑了,没地方去,不知道去哪好多好多好多,我就给人紧急收集一下,谢谢啊,你们这没事,怎么注意安全啊。

你刚才听到的声音发生在七月26日的下午,北京腾讯总部的一间员工休息室打电话的人叫枭雄,他是一名志愿者。

在过去的五天里,他和腾讯其他团队的志愿者一起24小时的翻倾,听着何时着七百公里外河南一线被困群众发出的数千条的呼救。 这条电话线呢诞生包含了诸多的巧合。

但说到了救援电话之前,我们要先把时钟拨回到六天前的一条讯息上。

七月二十日晚上,准确的说是21日凌晨,曹帆收到了公司应对河南突然的暴雨灾情,决定捐出一个亿的消息啊,因为因为我们公司是当天晚上就宣布捐一个亿。

其实那会儿都是高层的决定,我还是你还沉浸在自己家里的这个慌乱当中,我叫曹帆,我现在在腾讯基金会工作,然后我是河南人。

河南郑州人曹芬。当天傍晚从上海出差回到北京,一路上老家人的朋友圈都在发暴雨的视频。

起初曹刚还有个同事打趣说郑州下暴雨了,这可真少见。

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视频内容已经变成了家里被淹了,车库倒灌。

等等信息,曹帆开始意识到事情大了,然后当时就跟家里联系,因为只有我妈妈和孩子一老一小在家啊。然后我们家是在二楼,当时那个暑假已经淹到了那个一楼。

嗯一楼的那个保家仪平时会把一些杂物放在一楼的那个那个地方,他就开始把东西往二楼搬,然后而且我们家就惯了,很多就是水,就是客厅和餐厅都有那个浮水啊。

我妈就不停的在家里请你水,我就觉得这个很恐怖啦,因为我们小区是老小区嘛,就车都停在路面上都开始。

车就报警了,因为它有了那个水位处达到那个车的那个点,所以当时就觉得很就是这个,有可能是个灾情。

我妈六十多了啊,因为她自己嘛,带孩子,孩子很害怕啊,对,没多久就停电了。

所以我当时就赶快跟我妈说,家里有的充电宝全部收集起来,你不要给我打电话,除非有救命的时候,不然的话,你就咱们就就不要老是联系。

但是再往后我再给他发信息的时候就没回,我就很担心我就害怕出事儿再打就没信号了,您那个时候就信号就断了。

所以就当天晚上就是失联的状态,其其实第一天晚上就没睡,因为很就各种渠道联系不上他们一老一小。

同一时间,在21日的凌晨,腾讯已经制定好了援助河南的三捐模式,也就是捐钱捐技术和捐人。

首当其冲的是捐钱,就是要把这播出的一个亿,怎么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一线最需要的地方去。

这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也是一个难题。 要解这个题,他们需要一个了解河南同时平日里和公益组织救援队有着紧密联系的人。

曹凡感受到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他接下来的这个任务,第二天一早一大早,我们就是基金会秘书长。

就立刻拉回说,我们。

要决一个亿,而且今天叫捐出去,所以一早就开始。那个时候其实我家里还没有联系上,但是就开始投入现在这个工作了,对我们就立刻呃,跟我们平时都会有联系的,这些有救援能力的体系和网络的基金会,我们就第一时间搜集了大家的这个对河南的援助计划啊。然后很快之后,我们其实就立刻评估我们跟哪些基金会或哪些组织来合作,然后去能把这个一个亿的钱给他们,让他们发挥到价值最大就是他就是我们就考虑到哪些救援力量强,哪些可能是他的医疗体系比较好,哪些是怎么体系比较好。他们报了计划出过来,我们一看就知道说我们应该捐助给哪些领域啊,然后大家就能把这个钱其实依靠他们的网络去把这个迅速啊,积极在一线公益,是件非常专业的事儿。曹帆和我们强调。

越是在这样紧急的关头,越是考验一支公益团队敏锐的判断力和通力合作的默契。

当天,曹凡他们就连续上了十家慈善基金会和公益机构,24小时之内共付款八千一百万,支援到了一线。

如果说曹帆他们的工作还算是职责之内的应尽之事,那么郑州暴雨的新闻同时也敲打在很多看似与公益救援无关的人的信上。

很多人开始自发的拉群对接信息,想要为救灾加一把力。 我是枪枪,我是腾讯出行服务的一名产品经理。

呃,我所发挥的战场在微信支付的九,宫格里的出行服务在二十号晚上大概快到十二点时候,因为我每天睡觉时间也差不多是在十二点左右啊,就是我们的这个之前我们腾讯地图的一个小伙伴。

那他给我留言说过我睡的没有。

通常来说,这个小伙伴他这个经常会跟我分享些八卦,所以我以为是有什么八卦的信息,然后就就跟我去聊,说是是的,没有,然后我呢,就是这个就本来很困,然后我就大气精神,我说说这个什么事儿啊,我们其实在那个时候已经有了一个叫腾讯,有个叫郑州加油的群啊,现在公司的各个的部门或各个的产品团队都有在看结合自身的产品的特性,能做一些什么事情,为河南的这次殉情啊,可以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和支持。 呃,在那个时候说实话题感没有那么强。

我们所能感受到,就是下雨啊,下很大的雨,这这个是我们感觉,但是我们对当时呃一线的那个环境和下雨之后,呃,现场的一些困境,其实我们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但当时没有其实是没有思路的,就没有想到说我们做一个出行服务,你像我们的代价,像我们的呃,就道路救援都是没办法在当地去开展服务的,就是我们的所,当时能想能想到的也就被毒死亡。 作为一家科技公司,腾讯的诸多应用在这次暴雨救灾当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比如说前不久在朋友圈里刷屏的腾讯文档。

在灾情的最初成为人们上传就业信息和提供帮助的重要工具,更不用提微信和qq这两大及时通讯工具扮演的沟通的角色。

但是在监测求助信息的过程当中,枪枪发现了一个共性的问题。

就是大家说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求助者其实是很难描述清楚自己的位置的,就是他可能会没有精确的,他只说他在什么路。

那我们判断这样的位置上报,其实是对救援不会产生非常大的帮助,因为也是一直在做出行服务,就是我们其实就是天然,就想着说我们是不是已经很快速的去做一个位置上报的东西,让他1.1件就上报经纬度,我们可以有个很清晰的位置,非常详细的位置。

如果我们把这个位置输输出给救援队,那是他甚至能按照经纬度去判断定位到这个人,他在什么地方,那么觉得这个对救援来说一定是非是非常有价值的。

那所以很快速呢,我们就跟我们的老板,然后就说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一个说基于位置上报加用户的信息收集,然后我们把这个信息能够后台导出,然后给到救援队,做这么一个简单的功能和插件,是不是可以我呢,很快呢,就是找了上次的一个和我一起合作的一个。呃,研发同学,我就问了一句话,我说你睡了吗。

紧急大人物。然后呢,他就回复说,没有。然后他问我是不是河南相谋之事?

然后我们俩就开始电话沟通,然后我很清楚的知道,记得是我一点十七的时候,那我的第一个大概方案就出来了,就是说大概页面要长这个样子。

那你就按照这个去去做吧。

从其他的媒体报道当中,我们知道这位研发的同学叫孙凤刚,今年三十岁,一月份他刚和强强合作开发出了出行防疫查询的项目。

枪枪,觉得可以从一月份的这个项目里脱胎出一个基于位置上报个人求助信息的系统,当时已经是21日的凌晨。

群里提议和决策的人都逐渐睡去,等待着明天更明确的需求诞生。

但是枪枪睡不着,他想试一试,所以他一鼓作气都来不及找设计,一边画草图,另一边,孙凤刚开始着手开发。

那当时的确没有想那么多,因为当时我们还真的也不确定说这个东西它能不能做出来做出来呢,也不确定他其实他到底有没有用。

就是很多他都是不确定性。他并不是一个板上钉钉,说哇,他这次能成为腾讯,在,既然当中主力就是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就谁也没有去想这个事情。

就觉得它的确有价值,那我们觉得就。

义务反过去做了,那他是在早上的,七点钟的时候七点多,然后他就完成了这些工。他给我发了一个他录的这个视频,就是这个录屏啊,说他已经做到这些,就做到这个地步了。然后他他就说,剩下的就交给白天的勇士了。

因为我在那个时候在其实五点多四点多的时候,然后我就开始就是开始卷,更多资源进来了,我拉了很多的研发,然后拉了我们的产品。同学,我拉了一个微信群,我说可能我们有一个紧急的一个项目,大家一起能帮助大家做这个事儿。 其实后来就是我们觉得这个研发小哥儿,他的前期的这个工作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他做的那么从晚上做到早上做这些功能,饮食其实是我们非常好的铺垫啊,就是能让我们更快速的在。

下午两点时候,就正式上线的第一个版本把我们的想法就落地,而且就推出去了。

七月21日康勋互助信息共享服务的小程序落地后的第一天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到了第二天上午,那张带上二维码的绿色截图出现在了女演员姚晨的微博上,随后求救信息如雪片般的飞向枪枪和同事们的后台。 然后应该是在某一个节点时候,突然你会发现呃,数据就求助数据,开始是基本上可能是450%的。这种增长就很快,非常快。

就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甚至可能他都在开始翻翻了。

那那个时候我们压力也就也就上来了,就会发现到。

它都是一条照一条条真实的互救。

你说责任把这些信息要给到对应的部门,就一定要去确保它要传递到。

强强说,如果无法让求求信息产生真实的救援,那么他们只是做了一个空壳儿,没有任何用处。

如何让求救信息达到前线,准确实施救援,这成了随之而来最大的问题。

他们意识到需要找到一个能吞吐更多信息的救援组织来帮助他。 随后,在政务同学的帮助下,枪枪被拉进了一个与卓明救援队直接沟通的群里。

对方意识到他们手上的数据价值非常高,愿意更近,因为卓元他非常有经验,我们是直接把他们那个负责人就是好男主人啊。我之前其实看过他的一篇采访,就是关于说在温川地震的那种救援的这这个难度的,所以他们其实是一个算比较专的组织。

然后其实就是那个好男主人,他的群里说会把我们的这个文档其实作为他们主就主要的一个救援来源的时候,其实我们所有人都还是非常开心的,就是觉得这个出口肯定是稳了。

当你一手是海量的及时数据,一手是有限的救援资源的时候,你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让就业力量到他最该去的地方。

于是核实以及给信息分级成了迫在眉睫的难题。

也就是在节目一开始,我们听到的枭雄和他的同事们负责的任务上六楼找那个枭雄是另外一个团队的。

这让你团队的对接人,这个团队后来被命名为外呼团队,总共48人,都是从各个部门自愿前来职员的同事。 从22日下午四点开始,他们24小时轮班并肩作战了整整五天,却至今都不知道小伙伴们来自哪儿,到底是谁,除了在这个群里对接以外。

你们都没有加我微信我,我有担家,他微信,但是这就就是没有见过面,我看一下公司太大了,我都搞不清楚哪是哪。

诶是烧熊是吗?哦,我是李敏好了,我终于见面了,都没有见过,那我们可以去个电话间你。

你对六楼有了解吗?哪哪。

呃,你好,你好我,我叫肖雄,就是来自于呃,腾讯地图的那个用户反馈。

团队,我是那个腾讯新闻较真平台的李敏,然后就是参与这次腾讯公益的那个呃求助信息核实公益项目,枭雄在腾讯地图的团队工作,他和枪枪所在的出行服务团队本来就有密切的业务合作。

早在腾讯发布要捐赠一个亿的当晚,也就是枪枪编写小程序的当晚,出行团队就已经有人来找他核实有关产品的一些问题。

没想到出行团队研发的小程序能产生这么大的需求,他们急需支援。

22日清晨,枭雄作为第一个前来支援的外部同事开始梳理流程。

我,我就发现这个流程不太清晰,同时呢,呃,我们整个的这个需求大概一个人的外呼的,这种就是一个小时,大概是二十到三十条左右。

所以我我就发现这个累积了,开始我们可能搞不定22号的中午,大概一点钟左右吧,我就呃发了消息,我就是请大家求求助六六续续嗯,下午的时候传了,大概有48个人从22号的下午大概四点钟左右,我们整个的48人团队才履清楚了,我们要做啥,然后有有,有这么多人了,然后可以开始干活了。

参与到外户制应工作的李敏,来自腾讯新闻的较真团队,他是河南安阳人,有家人,在郑州。

李敏这几天一直忐忑不安,担心他们的情况。

平时他的工作内容就包括科普和辟谣。

水灾发生之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从海量的求助信息当中抓取最紧要的是多么重要。

嗯,就是因为前线。嗯,救援和那个求助者中间是有一个信息真空的,虽然救援人员呃在那集结,或者是往那去了他,但是他不知道去哪。

所以就是非常需要一个中间的信息核实者,信息传递者,然后帮助上游下游,有效的去对接。 其实我是下午两点钟接到这个呃信信息,然后和小熊简单进行了沟通之后,然后两点到两点半就已经做了一个测试,我们需要测试,就是一个人到底一个小时他能打多少条,然后我们才能去去。呃,根据我们现在积压的条目去找招募多少人有这样心里有个数。 在李敏拨通第一个求救电话之后,他立刻意识到隐藏在这些简单克制的文字背后,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无助的人。

而要迅速的了解实际发生的情况比他们预料的难。

比如说许多求求者看到是外地的电话就不会接,或者因为断网,断电等原因,登记信息的并不是本人,还有一些电话可能永远也不会被接通了。 请稍后改播对,我虽我虽然是河南的,但是我家那边的方言和安阳的方言和郑州的方言都不一样。

然后有那个求助信息,可能是老人的孩子发的,但是他留的是老人的电话,然后接起来之后就完全听不懂老人在说什么。

所以我们后来在那个招募里面,也希望有更多就是河南本地,呃,懂方言的人来参与,比如说我们当时有好多人,呃,就是因为方言之案,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时候我们会做一个标帮助,就是有方言障碍,然后河南的同学就会。呃,在这个他自己的工作组结束之后,会把这些电话再打一遍。

腾讯工艺的工作人员。

就是我看到你在那个腾讯,然后再做一个二次标记。

为了提高效率,有的时候外乎的成员必须要残忍地打断求救者声泪俱下的倾诉。

他们听到了远方的哭声,却没有办法马上示意援手作为救援链条的一环,除了让对方冷静耐心等待以外。

他们能做得很有限。一天电话打下来无力感油然而生。

李敏的同事张一特别有感触。

21号下午我打了一个电话,然后那边就是说是一个大哥。然后呢,他的家人在新乡某个小区,那个小区是一个非常地洼的地带。然后他说是双方正在泄洪,然后下面那个水还在涨,已经烟到一楼了。然后家里面有两个孩子,一个五岁,一个三岁,然后还有老人。

然后呃问,什么时候可以救?然后我就说,我把这个信息反馈上去。

到了晚上的时候,这个大哥又打电话来了,他说呃,水已经淹到了二楼,跟我说如果晚上来不了的话,那可不可以第二天再来怕老人。

呃,小孩休息或怎么样?他还说得很详细,就是考虑我们考虑的很重的。

然后到第二天早上,他又给我打电话,就已经是第三个电话了。他跟我说,呃,水已经淹到了三楼,呃,可不可以尽快来救我的家人们,然后呢,这个小区还有多少多少人,什么将近八百人,好几个楼都处在这个情况啊。然后我就只能跟他说我说嗯,这个情这个情况我会加急反馈上去反馈到政府那边。

因为我也是隔了一个群,然后呢,那边的群在反馈给我说。

可以跟个大哥说一下,说我们这边已经联系到了直升机和当地的救援人员,然后让他们耐心等待。

我就又赶紧把这个消息又给那个大哥打电话,但是他后来就问我说什么时候能去,那这个时候我就确实是没有办法再跟他熟,就只能说加急反馈,然后呢呃,然后再耐心等待。

然后呢,好消息就是今天上午今天早上他发短信跟我说说家人,家人和小区的那个亲戚们都已经揪出来了,然后非常感谢我们,然后说辛苦。我说,我说,其实我们不辛苦,我们不在郑州,我们只能做就是。 呃,弥补一下这个受灾的群众和呃救援人员之间的信息差,然后跟大家提供一个方便和沟通的渠道,只能做到这样子。

因为我之前是漫威的那个影迷嘛,然后看很多超音的电影。

然后很多人普通人遇到危险,然后超级英雄立马就赶过去了。但是现实不是这样子的,现实就是遇到困难了,你要么自救,要么就是耐心等待救援。

你知道这个救援会来,但是你不知道这个时间虽然就是等待会非常的让你不安和焦虑,但是你必须得去这么做。 嗯,我记得我打的最多的电话就是在第一天,我们在投入这个事情的时候,因为当时人力不够嘛。我把捅头的事情做完了,以后我自己也联系了好多我。我印象最深的有几个嘛,就第一个我当时我联系了,有有一百多个以后,然后我又里面联系了一个,大概是凌晨啊,两点多钟上班了,然后我再联络他完了以后,然后他给我回了一个信息,就是说就是他就是给他联络的,太晚了。

他都得救了。他就说啊,黄黄菜都凉了,就是感觉是这样的一个信息,当时我我觉得还。

还挺诧异的,有一点失落吧。然后当时嗯,但是以后通过这个ks吧。然后我就觉得我们是不是工作效率有点低,就是用户上网这么久了,然后我们才能够反馈到救援队那边,然后他们就觉得有点时间有点长了嘛。

就因为这个k字,然后我当时想了一晚上,然后第二天的时候,我当时早上就拉着团队一起就我们自己的小的团队一起,然后去复盘了一下,我们就说这个k字太多了,但是又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能够第一时间能够去过滤呢?然后我们就想到,这个方法就是群发短信,就是我们自己内部有一个沟通工具,叫企业微信。

然后它有一个功能叫发短信,然后这个发短信他是可以群发的,所以我只要拿到了一一串的那个手机号码,然后输入到那个发送人这个里面,我只用编辑一次的啊,这个文案的内容,然后就可以群发了。

就非常方便,发完了出去了以后比如说我,我每次在接到任务,我我大概有二百多个K字,那我发完二百多个以后,大概会有百分之十到十五就开始的时候,会有人在五分钟之内给我回复,这个效率就提升了,非常非常多。 很快枭雄遇到的一个问题,他发现有些短信会发送失败,原因是企业微信的发短信功能有个二百条的上线。

这个意外的技术问题又拦住了他们公司内部他都有一个自己员工的一个论坛,我在我们自己公司的那个论坛里面,我就发了一个帖,我说,我现在在做一个呃,郑郑州的救灾的一个项目,我现在有一个需求是什么,就是把这个功能啊要群发短信的这个功能的数量的限制,做一些解封。

不设上限,然后有没有就是企业微信的同学来帮我一下。后来就过了几分钟,然后企业微信的同学来就来问我解答了问题。然后他说,嗯。

给我一个版名单,我们帮你把这个啊,这个不设上限去做一个设置啊,然后就过了几分钟就好了。

枭雄的这个只要遇到的问题丢到群里,马上就会有人帮你解决这一经验。在我们采访的过程当中,被许多人用不同的例子转述着。

在腾讯这样一个庞大的企业里,你很难追溯到究竟是谁做了什么,可是你能明确地感受到,这是来自一股非常强大的凝聚力。 在整个救援期间,不停在沟通问题与解决问题间折返跑的曹帆感触极深,因为我们公司也很大,就像我来,咱俩今天见面,虽然都在这个楼里,我还要你确认一下数字,我才能找到你一样。所以我们很多同事其实是不认识的啊,其实就开始我们去。呃,比如说拉群的时候会有,比如谁分什么什么什么什么,那会专职的会,比如说谁跟哪个救援队,谁跟哪个基金会沟通,然后会有专门的分工?

但往后我这里面,我随后就被拉到了各种各种各种各种各种各种越来越多的这个群里面,那就没有什么分了,那就是大家都在为这个事儿做。上南救灾基金会内部执行群,河南水灾,腾讯联合驰援群isis无数个因为一个个需求,一个个求助而诞生的微信群,默默地演绎着救援当中许多不被看见的高光时刻。大家都说自己没做什么。

只是转发了个信息,只是对接了更多的资源,只是把困难摆在了自己的前面。 昨天因为干嘛也是连忙了一天,昨天是找什么是找药还是什么,我忘了同事全是不认识的人,最终把这声音解决了,然后因为这两天全是这样的事情。

嗯,我就挺感慨了,我就说,哎,通过这次救灾行动好像结交了一批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但是却是患难之交的朋友,这都有见过面也不认识,但是真的就是患难之交的感觉。

我忘了是哪一刹,我就会觉得还很奇妙的感觉。

第一呢就特别祈祷家乡能平安第二呢,就觉得我真觉得腾讯是个好公司,说句实在话,真的,因为我觉得不是说捐了一个亿这个问题,而是说这么多同事都这样的,去去去去喂这个事儿,大家因为大家都很忙。

可是大家都无条件的去为这个事儿去投入,没有人组织,其实我觉得还特别感动,然后另外我就觉得哎呀,我说这话混不很入嘛,我觉得还挺感恩的。

能参与这次救援行动,还能做点事儿能给家里做点事儿,我觉得嗯,还挺幸运,挺感恩的。

所以我们领导有时候会说按辛苦了,我就会说,真的不是辛苦,真的特别感恩,不然我作为一个河南人,我还有什么能做的呢?就是除了是吧,我就觉得特别感。 我们今天讲的关于这条外呼电话诞生的故事,其实只是这场生命救援力非常微小的一个缩影。

还有许许多多的人自发的不计代价的投入,在这场发生在千里之外的灾难当中存在。在这条生命援救链条上的每一个人都说不清自己到底发挥的作用有多大。

但他们知道,多一个人接过救援的接力,就能离需要救助的受灾人员更近一点。 实际上,腾讯在这次河南暴雨救援行动当中,不仅捐助资金一个亿,还通过腾讯公益平台募集到了9720000人次,贡献了近五亿的善款,用于灾后重建。

同时依靠腾讯互联网平台的技术能力,连接了各方的资源,为受灾群众第一时间得到救助提供可能。

目前水灾救援已经进入到了下一个阶段,疫情,防控等等问题,又给河南提出了新的挑战。 对于生长在那里的人来说,希望阴霾早日过去,赢回平静安详的日常。 嗯,而且郑州就是。

越来越大,所以你看有各种高价呀,什么什么这种,而且越来越漂亮。

你看我们郑东新区,真的,我觉得跟一线城市一样特别发达,我们好多就去看郑东新区的夜景特别美好。

就我希望回到家的时候,看到郑州能像我离开的时候那样就很很庆幸了,但估计不会啊,应该还有很多公道做,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桑泉还要特别感谢贡献了。河南话版核实电话的外湖成员李威龙同学。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32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