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既视感”到底是什么?!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3月前点击:188
生活中,我们似乎都会有这样的体验——现实中正在经历的某件事情忽然感觉曾经经历过;明明是第一次到访的某个地方、遇见的某个人,却又是如此的似曾相识。大部分经历过这种感受的人,可能会把原因归咎于,是不是曾经梦见过?可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证明了梦境真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更有甚者,说这种感觉是时间轮回或者多重宇宙存在的一个证据。还是说,这种体验并不神奇,或许只是我们的大脑给我们开的一个小玩笑?今天,带大家走进一个名词——既视感,Déjà vu。

155:“既视感”到底是什么?!

原来是,这坦然是这羊,是真是真女的点的样子啊。原来是这样,欢迎各位来到,原来是这样,大家好,我是徐东,我是姜文,生活当中啊。我们似乎都会有这样的体验。 诶,比如说现实当中正在经历的某件事情。

忽然感觉曾经经历过。

嗯,明明是第一次到访某个地方,遇见某个人,却又感觉哎哟,好像是有点儿似曾相识嘛。

那么大部分经历过这种感受的人呢?

可能会把原因归咎于是不是曾经梦见过。

不,不,不,不,作为有过这种感受的人,我会认为我是不是上辈子经历。

的确,更有甚者就把这种感觉说是时间轮回,或者是多重宇宙存在的一个证据。完了,不原样了,还是说这种体验它其实并没有那么神奇,或许只是我们的大脑给咱们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吗?

所以今天呢我们就带大家走进一个名词,现在其实挺流行的。嗯,记事感。

不过说起来啊,我这个感觉。

从你第一次跟我说要做这个选题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感觉我真的数次经历过,就是第一次印象最深的是以前上学的时候还是个中学生的。我那时候坐在学校靠窗的教室里面的位子上,然后有个同学在窗外跟我说话,具体什么话题我忘了,然后我瞬间就觉得哎。

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明明就我也坐在这里,也是他在跟我说一样的话题,好像一模一样的事情就是发生过的。姜文,你还记得吗,我记得之前有一次我们录原样的时候,嗯,忘了我们是在中间休息的时候,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对话。

我也忽然说,这个场景好像我们曾经经历,哎,我们是不是说过是不是,哎,好像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一些特异功能啊。

比如说我的梦境成为了现实。又或者我是不是上辈子的记忆穿越到了这辈子,对呀?

今天我们就是要解释这个,对吗?嗯,解释一下dj f哇,你这个怪怪的,听起来又有点高端的词,到底是什么这个呢?其实主要啊,是要营造一下咱们的节目是非常洋气的集市感。其实说起来呢。

集市感本身这个词啊,也算得上是一个现代版的,何至汉语他呢,就是经由日本人借用汉字创造或者翻译出来的汉语新词汇,这两年呢,及时感这个词其实是非常的火。

而在汉语当中,其实有一个和及时改最为接近的词,应该就是似曾相识。 啊,对,那你刚刚说的那个?

对呀,乌嗯,好像说起来不太像英语是法语,你说是法语,对吧?没错啊,和积食感这个词的情况呢,有点儿像啊。day i view呢是在英语世界当中使用的非常广泛的一个法语单词,因为有一个说法就是好像在英语里找不到一个特别准确的来形容这种感觉的词,于是呢,大家都用Djf啊。所以说英语的人说到这个词也是这么说的,他们就说这个就叫djf这个词呢,其实是一直要追溯到十九世纪的后期啊。 当时呢,有一个法国的研究者艾米丽波拉克在他的精神科学的未来这本书当中呢是提到了在法语当中呢?dj l的字面意思呢是已经见过,当然呢,我们也可以把它翻译成幻觉记忆。

其实啊,dj iphone呢,还有一系列的变体,这其中呢包括了已经经历。

已经想过和已经办法,虽然艾米丽波拉克在书中提到了day加付,但是很可惜他当时呢并没有深入的去研究这一现象的本质。

幻觉记忆这个词我觉得很贴切,嗯,这个呢?其实也预示着我们今天节目的一个核心的思想,但是我估计啊,当时的研究者看来这种现象是不是太前沿了。

所以那本书的名字会叫做精神科学的未来史,那现在在100多年之后的未来的我们,对吧?对这种对于呀,wu已经研究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了呢?

有点儿遗憾啊。嗯,虽然说从day FU的提出到今天已经有140多年了,而科学家们呢,的确也一直在努力。

他们一直在试图去解释叠加字到底是什么,以及为什么。

可是呢,这期原样我们依然没有办法给大家一个明确的或者说是下定论的答案。我们呢只能够试图从不同的角度带着大家去窥探一下。

造成记事感,或者说days加food种种可能的原因。哇,你上来就告诉大家说没答案。

我怎么感觉集市感,这期节目与我是谁那期的集市感啊,活就活用的当时挺快的啊。

虽说day加fo被正式提出只有100多年,但是呢,这种感觉它一定是。

古以有之的,对吧?我以前以为只有我有现在知道呢,大家其实都有过我们呢,其实也能够从许多古代文学作品当中溃得它的存在。在非科学世界里呢,关于dafo的解释已经有很多版本了,前面我们也提到过,包括转世啊,什么前世的记忆,灵魂出窍,甚至呢?如今有一些科幻爱好者还坚定地认为这就是多重宇宙存在的证据吗?

嗯,但是这些目前来看没有办法证明,也没有办法证伪的观点,应该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范畴吧。

嗯,咱们交往的科学观也越来越正了啊。那么接下来呢,我们就再来看看接近科学的观点,比如说精神分析。

这里还是要补充一下,关于精神分析它到底是不是科学一直以来还是有很多争议的,但这并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重点。

说到精神分析,咱们就不得不提弗洛伊德了。 1904年的时候,弗洛伊德呢和他的哥哥到雅典去旅行。

当他抵达魏城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30多年后啊,在1936年的雅典卫城的记忆障碍当中呢,他就描述并且分析了这种感觉。

他认为啊,我们的自我会防御本我中那些与情欲相关的冲动,对母亲的幻想或?

其他隐藏的渴望啊,这老佛爷真的是能把什么都跟什么情侣啊,母亲啊,联系在一起啊。

提到老佛爷就很难让人不去想他曾经提出的那个儿童的几个发展阶段,有一个就是俄狄浦斯期啊,什么是父恋母之类的,的确是有很多的争议。

当然,我们在我是谁那期当中其实也说过啊,本我也就是id被弗洛伊德认为是我们心理结构中最内核的一层。

它代表了我们最原始的冲动,欲望,恐惧等等。

他们潜伏在我们的潜意识里,而自我ego则是心理结构当中,中间的一层是我们的意识层面,那出于种种原因啊,我们的自我,有时呢,不允许本我中的种种冲动浮现到意识中来。

这个自我呢,就有点像是一个卫士啊,他压抑着本武。 哇,这自我简直就是本我的容嬷嬷呀,一抬头就扎针,啊。嗯。

但与此同时呢,我们也会不自觉地从周遭的环境当中寻找符合我们本我的东西。

因此呢,当我们经历jero的时候啊,我们其实呢是在被不自觉地提醒着某个无意识的幻想的存在,这是弗洛伊德的看法。嗯,这些幻想存在于我们的脑海中,但他们是被锁死的。我们平时呢并不会注意到他们。

但当环境中有些线索提醒了他们的存在时呢,他们就会渗入意识的王国。哇,那这样看来,其实感倒是有点像是本我的无力抗争啊,有点儿像。

所以呢,弗洛伊德就提出啊,这些体验。

来自于受压制的欲望或者与受压力事件相关的记忆。

对于这些记忆呢,人们不能像正常记忆那样回忆它。

他同时还认为啊,人们在疲惫和压力大的时候更容易产生幻觉机。这样说来,出现即使感到算是一种心理状态的信号登六。

嗯,只能说有这个可能啊,因为还有一些研究也会提出相反的结论,你刚刚好像用到了容嬷嬷这个梗啊,这个当时让我想到精神分析学派的另外一位大神荣哥哥啊,荣格在弗洛伊德之后啊,卡尔荣格呢,其实也对。

Dj副很感兴趣,有一次呢,他到非洲去旅行,他从火车的车窗向外看啊,看到一个瘦瘦的黑皮肤的人靠在一柄长矛上,火车继续前行,那么他就记录到,我觉得这个瞬间好像出现过,而且我好像对这个世界非常熟悉,就像回到了几千年前我的故乡。这种感觉伴随着他的整整个非洲之旅,荣格在他的书中呢,将这种感觉称之为来自久远的已知。

他认为啊,这种现象证明了人类集体记忆的存在,有一些远古的记忆碎片被一代人一代人的这样传承下来。

后来呢又被个体的人类体验为,嗯,虽然说我很尊重弗洛伊德和荣格先生,可是说实话多维已经录了一年多原样的女主播。

我觉得我从情感上已经是很难接受这种理解了。

好比说,有一次我去某个国外学校参观,然后出现了及时感,那总不能说我的祖先是在这个学校还没建好之前就已经远渡重洋参观过,然后还把这个记忆传了好久,是传给我了吧,有道理啊。

这个分析还是挺在理的。 所以我们说啊,精神分析学派,比如说弗洛伊德,或者是荣格他们的观点呢。

倒并不能算得上是现代心理学界的主流。

那现代心理学是怎样定义及时改变的定义还是非常重要的啊。前面我们提到了day FU呢,还有一系列的变体,这其中呢就包括了已经经历已经想过和已经拜访,而根据目前心理学界的定义呢,集市感啊,其实就主要包含了这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已经经历,那就是最常见的某种场景,好像在什么时候经历过,对吧?

是的,这是最常见的一种情况。

特点呢是感觉强烈,细节清晰,而且不仅仅是视觉。

连听觉,味觉,嗅觉,触觉以及多维的一切,一切都好像是过去某个时刻的拷贝,就如同过去某个事件a被你遗忘,然后突然想起来那样。

但是实际上呢,并不是你恢复了什么记忆,这种场景一般很短,只有几秒到几十秒之间。

第二种是已经想过,那这个怎么理解呢?难道是说过去的?我曾经思考过类似的问题,不完全是啊,应该是某种感觉,好像在合适有过。

这个怎么理解呢,这种感觉呢?和前面提到的场景经历所不同的是,你所经历的不再是场景,或者是环境,又或者是动作,而是某种感觉。

无论这种感觉是愉悦还是郁闷,都有一种久别这种感觉的经历。

所以呢,带给你的首先是惊讶,然后才是这种感觉所能带给你的影响。

这种现象呢一般会出现在极端情绪,尤其是在你接近失控的时候。哦,好复杂呀。第三种是已经拜访的。

这个感觉我觉得最神奇了,前面说到的弗洛伊德和荣格,好像就是经历类似这种啊。

对,但是呢,这种感觉的经历者相对而言是最少的。

他具体表现的就是一个人到达某个陌生的,从未去过的地方的时候,感觉周围的环境却是如此的熟悉,好像自己对周围的细节了如指掌,又好像自己曾经在这个环境当中生活过一段时间。 那根据调查,目前大部分人呢都只经历过这三种Dgf中的一种,或者是两种,而只有极少数的人,三种情况都经历过。

嗯,虽然说今天我们是在科学范围探讨集市感,但实话实说啊,我那个二四元小女生的本,我还是想说及时感,如果不用超自然现象来解释。

真的能解释得通吗?虽然用超自然的现象来解释歧视感,会感觉这个世界有点儿酷啊,但事实上,我觉得很多事情还是可以在科学的范畴里边儿把它探讨的相对比较清楚的。

不过话说回来啊,我们真的要了解记事感?

可能呢,我们还得简单的再了解一下我们的记忆大体是怎么回事儿。

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记忆本身应该就是个未解之谜吧。

是的,涉及人脑的问题往往难以回答,这个一点也不奇怪。这倒不是因为这是一个有点哲学的问题啊。比如说用脑来理解脑的活动是否可能。

而是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他实在是太难了。

但是呢,有关的研究工作是正在踏踏实实的进行,尤其呢,在分子层面的研究其实已经有不少成果了。

我们相对本质一点的来说啊,记忆是怎么回事,人脑通过神经元之间的突触连接来储存记忆。

生活当中经历的每件事呢,都会造成无数突触状态的改变。

所谓的记忆呢,我们可以看作是突触的集合,每个g是由千万的突触组成,每个突触呢同时就服务于许多的记忆。人们无时无刻不在重塑着自己的大脑,如果一件事情能够被记住一天。

那他就给人脑带来了改变。 我,我是谁的及时感又来了?

录完节目的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了。贾文先回回神啊,比如说回答一个现实一点的问题。嗯。

记得你午饭吃了什么吗?

哎,我怎么觉得这个问题有一种好像问过的及时感啊。

好,不管午饭我当然记得,刚吃完没多久吃了什么呢?

猪排饭加味登汤,有感觉吃的不错。当然我也想说,刚吃过午饭就忘记,吃了什么的人肯定是很少的,对吧?嗯,这是人脑的一种非常简单的记忆。 哎,只要功能健全。

无论怎样,应该都能够回想起来,那么对于计算机来说,其实这当然也不是问题,可是咱们的人脑不过是大量细胞的集合,却具有这样的本事,其实想一想也挺不可思议的啊。嗯。

那姜文,你再想一想,嗯,我们刚才一直在提我是谁那期节目,对啊,对啊,那么我们录我是谁,那期节目的那天中午你吃了什么我的天,我连那个是哪天路的,我都不记得了好吗。

想不起来了是吧。你看,同样是午饭刚吃的就记得住,几个月前吃的就忘了,这是不是有点儿奇怪呢?

这好像不奇怪,仔细想一想,为什么我们能够记住,却又把它给忘了呢?

那如果是计算机的话,几个月前保存的数据无怨无故就丢失了,这一般是不太会发生的。大大售后的对除了呢?它出现了一些严重的物理损坏。

但是如果我问你啊,你和你家亲爱的,在某个高档餐厅里进行的某次意义重大的约会那天你吃了什么?我相信你应该能够回忆个八九不离十吧。哦,那你别说不仅是吃了什么,记得清楚,而且那天比如说遇到什么事情,也基本上都能够回家,甚至是那天的那个服务员,他跟你们交代了些什么都可能回忆得出来啊。

再久远一些的场景,比如说小学时候和父母的一次远游。

大学的毕业典礼,这些场景虽然隔了几年甚至几十年,但是我们依然能够记得住,这是因为啊。

同事记忆,其实呢是有许多不同种类的。

嗯,所谓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吗?

是的,我们呢可以把大致若干小时以后就会忘记的记忆,叫做短期记忆,把超过若干小时仍然能够记住的记忆呢,叫做长期记忆。

而一般来说啊,和情绪密切相关的记忆呢,容易转变成长期记忆,相信此刻让听节目的你。

去回忆你之前的人生能够浮现出来的场景,应该都是那些比如说激动的,喜悦的,或者是悲伤的与这些情绪密切相关的场景,估计没有人会你这么一说,然后突然想,我从小到大,每一顿午餐吃了什么。

应该不会都记得这么清。如果真的有这种记忆能力,应该也是个超能力啊。

还要补充一下啊,不同的研究者,其实对于记忆的这种长短期的分类呢,也会有一些不同。

不过呢,因为今天我们的主题并非是记忆本身,我们知道记忆它其实也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啊,包括认知科学等等,这个呢就留给未来的旭东以及文案组大臣们慢慢填了啊,今天我们就先不展开了,我发现以后啊。

大家如果在其他什么节目也遇到像旭东那么喜欢挖坑的。

那咱们原养听众就可以说,哇,这简直是旭东的集市感,接下来呢,除了记忆之外,还是需要带大家简单的认识一下知觉的啊。知觉这个词我们应该能够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但是它具体指的是什么呢?可能一直办法说不清楚。

简单的来说呢,知觉就是客观事物直接作用于感官,而在头脑中产生的对事物整体的认识。其实知觉和记忆它是密切关联的啊。它呢,其实更多的体现出了一种我们对于当下的感受知觉呢,其实包括了对面孔的知觉,对物体的知觉和对位置的知觉等等。

那么我们就以这三种知觉为例啊。

由于他的对象不同,因此呢,比如说,当我们到一个地方以后,比如说我们进到一个派对当中方位和空间的关联。

周围的物体人物,这是同时可能出现的。然而呢,我们对他们的知觉却是由大脑中三个不同的回路分别去完成哦。

而和知觉的情况很像记忆呢,其实也分了很多的类型,不同类型的记忆,它又是分类储存的。

我们曾经经历的一些场景的众多特征呢是被分别存放在了不同的记忆系统当中。

其实我们在讲大脑是如何让我们说话的,那期也提到过类似的概念,当我们走到一个新的场景场景中的某些部分呢。

就可能会刺激我们的一些记忆,调动大脑中并不相同的记忆系统。

同时呢,在和他进行匹配,我突然觉得要搞明白人脑是如何存储的,真是比电脑难太多了。嗯,你说计算机吧,你说到最后就还是零和一嘛,对吧。对,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怎么赚的,但是感觉是好像真的比人脑要简洁太多,太多太多。

的确就存储,或者我们用人脑的说法记忆而言。

电脑和人脑呢是有相似的地方,但却依然有着无数的本质的不同。

就比如说相比电脑而言,我们似乎更容易遗忘,对不对?

嗯嗯。脑科学研究发现,对过往事件的回忆过程在神经层面上呢,其实更接近于重建,而并非通常意义上的读取计算机读取一张照片,第二次再去读取还是一样的,但是大脑读取记忆的过程却并不是这样,突触之间的连接,仿佛城市之间的道路。

长久不用呢,它就会出现经久失修的情况。

如果说某件事情很长时间不被我们记起,那么储存这些记忆的突触呢,它就会逐渐的和记忆主体失在联系。

这就类似于从大六当中飘离出去的孤岛。

这个时候呢,我们就可以说那些记忆被忘却,那这些被遗忘的孤岛还能再被发现吗?

并不难。一旦生活当中的某个情景,比如说某种味道,或者说某个故人。

重新出现,嗯,它重建了大脑和失散记忆之间的连接,那么那些过往的记忆啊,又会神奇的一夜复得。

这种经历其实很有诗意啊。比如说法国作家普鲁斯特,他在他的一本巨著叫追忆似水年华中就描述了这种体验。

说是成年后一块马德林糕点的味道,裹挟整个少年时代的记忆汹涌而来,一块臭豆腐的味道裹挟着整个少女时代的记忆汹涌而来,一口鸡蛋灌饼的味道就裹挟着整个大学时代的记忆汹涌而来。哇。

这个剧是太适合文艺吃货们了,那我再来个重口味点的啊。

饭搜夹杂着鞋臭的气味,裹挟着我整个大学宿舍时代,然后一喷薄而来。

其实我们也很容易被气味儿,或者说是一些久别重逢的固有来勾起当时的一整段,好像我们都已经遗忘了很久的回忆啊。比如说小学同学聚会往往会出现这种情况,想起很多本来都已经忘了的事。对。

那么除了我们前面提到的这种记忆失散的情况之外,另一种记忆故障其实就更经常的会发生了。 这叫什么呢?叫记忆变形就是变得和原来不一样,脑洞太大,休息一下。

如果听节目不过瘾,大家也可以去咱们的微信订阅号里逛一逛啊。

和节目有关的更多知识干货,每周节目的bgm歌单还有趣味,猜题闯关都在那里边。微信订阅号搜索旭东刀科学旭是旭日的,旭东是山东树,这些刀是唠叨的刀,其实你打虚东刀,可虚的拼音也是可以直接搜到的。 另一种记忆故障其实就更经常的会发生了。

这叫什么呢,叫记忆变形。

由于?

回忆是重建突触的过程,而不是单纯的读取信息。所以呢,有些时间久远的记忆,再经过千百次的回味之后啊,可能变得与事实大相径庭,甚至是面目全非。

你是说,每一次回忆其实都是对记忆的改写吗?

是有可能在你的脑海当中,那些印象深刻的记忆已经和当时的场景面目全非,有可能当我第十遍想起的时候,这件事情已经。

跟当时发生的不一样,起码有很多细节都不一样,这就是我们的回忆很有意思,回顾往事的过程呢。其实有点类似于考古学家一次又一次发掘古代城池残骸的过程。

每一次呢,都会在还原的基础上改变掉一些细节,就好像考古,如果说我们要完全去还原历史的原貌。

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了。而今天我们对于一些遗迹的重建呢,实际上是历代考古学者加上了他们的理解和遗迹本身之间的一种柔和品。 嗯,天,那我们还能相信我们的记忆吗?

我觉得这段有点毁三观。

嗯,想到了记忆的七重罪里边儿。

嗯,就提到过这样一个例子,有一位非常有名的心理学教授被人控告强奸,但是呢,他的不在场证明啊,是滴水不漏的。为什么呢?因为案发当时他正在接受电视台现场直播的采访。 哦,那就说明那个不可能控告人肯定是诬告了他对不对?

更凑巧的是什么呢?就是说,他当时在接受采访的这个话题就是在说记忆是如何的不可靠。 嗯,那后来呢就对这个被害人进行调查了。

原来是什么呢?原来啊,那个被害人受到袭击之前,他正好就在看。

这段电视采访在情急之中呢,他的大脑是阴差阳错的,把看到的电视里的内容和遭到性侵的这个事件融合在了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完全错误的记忆,他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坚信自己记住的就是案件的真实过程。

我去,为什么这个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扶老人的问题呢?你说这个错误记忆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呢?

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刚才呢是举到了错误记忆的一个非常极端的情况。

有一种途径是什么呢,就是一个原有的记忆通过回忆被重新打开,同时呢,来自外界的新的信息通过感官摄入。

然后呢被大脑整合进了这个打开的记忆力,于是呢就形成了一个新的记忆。这个过程呢,就好比我们把一个word文档丛硬盘上掉进内存,修改编辑之后呢,再存回硬盘,覆盖掉原来的文档大脑进行的这个过程呢,叫做记忆的再固化,其实呢,我们的大脑每时每刻。

都在自然地进行着这个过程。

当人们没有意识到其实记忆已经改变,而把那些新的记忆误以为是原来的记忆时呢。

错误的记忆就这样产生,你花了那么多篇幅再说记忆,以及告诉我们记忆是如何不靠谱,是为了说明及时感,可能是和错误的记忆有关吗?

你想想看,及时感是什么?是不是我们觉得这个地方似曾相识,那有没有可能是我们的记忆本身出错了呢?所以啊,在了解了这些之后,我们就可以回到。

今天的主题day加副,或者是虽然说目前脑科学尚未对dazarvo的产生,它的这个原因有确切的定论,但是呢,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当中,研究者就认为Day加through呢就是一种错误记忆。

因为记忆的存储出现了短暂的困难,导致大脑呢是把刚刚得到的信息当成了久远的回忆。

哈,那我们再来看看实验心理学派的一位代表人物爱德华,布雷弗德,铁青娜,他的观点啊,他就认为了Day加负是由于知觉过程分裂为两部分而成。

嗯,知觉会分裂这个好抽象啊。

怎么说呢,在进行完全的知觉加工之前啊,可能已经进行了一个快速的无意识加工,当前的知觉体验与较早的印象相匹配。

就可能产生熟悉感。这两个知觉过程的分离呢可能来自于外界环境的干扰或者心理状态的变化。 比如说啊,我们在某一天过马路的时候。

嗯,可能无意识地撇了一下对面的一家商店,但是呢,我们自己却没有注意到,当我们穿过马路再看到商店的时候,就有可能产生意外的熟悉感。

哎,这个可能有大脑的初级视皮层,其实会加工大量的信息,但只有少数会被注意,进而进行完全的加工。

比如说在过马路的时候,虽然说我们注意的主要是车流,但是商店的信息呢可能也被无意识地进行了少量的加工。

当第二次我们在注视商店的时候,视觉系统的深入加工呢会与第一次的无意识加工相联系,从而呢就产生了一种熟悉感,这个感觉说得通。

另外呢?

整体的相似性啊,也可能诱发错误的这种熟悉。

嗯,比如说我们到朋友家的客厅去参观。嗯,这个客厅当中其实没有任何一个东西是你以前见过的。

但是呢,也许整体的布局和你以前住过的某个地方有些相似,这呢,也有可能诱发你的dayj f。有一项研究就给一系列的被试者去看许多的场景图片,嗯。

一周之后呢,再让被试者来判断他们是否去过这些照片所在的地点,其实呢?

这些图片都来自于被试者们没有去过的一所大学,对于那些独一无二的场景,哎,比如说图书馆,大楼等等。

这些被试者呢很难错误地认为我曾经去过,他能知道这地方,我就是没去过。对,但是呢,对于一些日常场景,比如说诶,那所从没去过的大学的教室,或者是图书馆的阅览架,他呢,就很容易被被试者错误的判断为曾经去过。

这是由于学校间的日常场景,它的这些整体性是比较相似的吗?

整体的相似性呢,就会诱发错误的熟悉感。

对啊,说起来像学校啊,寺庙,园林教堂这些旅游景点总是有一些类似的地方的,那看来曾经去过这种解释感还是有靠谱解释的了。 哎,专门研究dj fu的学者her men snow就说啊。

假如我们把记忆存储的过程比作是全息摄影的话,图像呢是由各种碎片组成。

每个碎片都包含了重建图像必备的所有信息,碎片越小,重建的原始图像呢就会越模糊。

而dj view呢,就像是通过视频监控中的模糊图像来分辨某个人似曾相识的感觉,它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大脑中已经存在的记忆被激发了,只是那些原始情景紧紧一随碎片化的方式存储在了我们的脑海当中。

我们没有办法完整的去提取它,而其他研究人员呢,其实还同意啊,某些小的熟悉片段可能会成为产生叠加度的来源。 哎,比如说一次自驾游,这让你有一种很强烈的。

及时感的体验,这个曾经我就有过,但事实上呢,可能我并没有记住,我曾经试驾过同样款式的汽车。

味道和座椅,或者是仪表盘的外观,又包括触感等等,他会回忆起可能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曾经有过的记忆。

哎,这就和前面提到的臭豆腐鸡蛋,冠饼,臭袜子那个概念记下来了。是的,另外一个理论呢是基于我们的大脑处理新信息的方式,以及它如何存储长期和短期记忆。

Mit的研究人员就认为啊,dj f和我们大脑中的一个部位关联。

这个部位呢,就是负责储存长期记忆的海马回。

当我们遇到一个与过去的经历相似的情境时,脑内处理过去那段经历的神经元就可能同时产生冲动。

此时呢,海马回会在记忆中寻找相似的经历,从而将现在的印象认为是发生过的。所以呢,有的时候记事感也被称作是海马效应。 哇,这个海马效应感觉比dave还要有逼格。

呵呵。

而根据脑神经专家做出的传输延迟论啊则是。

解释记事感的主要理论,这个观点其实我也认同他呢,被大多数人所接受这个理论说的是什么呢?就是说啊。

把这种似曾相识的信息放入我们大脑的不是别人,也不是什么超自然力量,而是我们自己,因为你的积食感所感受到的事件。

很可能就发生在零点一秒以前啊,这个怎么理解啊,这个呢我们还得回到大脑的结构啊。嗯。

位于大脑左半球的孽液部呢,是一个资料汇总中心。

听过原样的朋友应该已经对他很熟悉了,它会排列我们获得信息的时间顺序。当某个器官,比如说我们的眼睛摄取到信息之后呢。

信息就通过两条神经线路发送到捏液部,其中一条呢是直达线路,而另外一条呢比较复杂,它要经过右脑。

虽然负责传播这些信息的神经脉冲速度并不算太快,最多呢,也就每秒120米左右,但是因为我们的脑袋也就几十个厘米,对吧?

所以呢,在那么短的路程当中,两条线路的信号会几乎在同时到达,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

但是在某些特殊的时候,比方说你没有吃早饭,你没有睡午觉,通宵熬夜了,这就会导致你的注意力分散精神呢,会高度疲惫。大脑呢,会处在一种混乱的情况。

这个时候啊,绕经右脑的那条线路呢,它就可能发生延迟。 在这个小小的传输误差当中,直线传播的信号呢已经到达了捏液布,并且被大脑处理整合放入了记忆库,而这个时候途径右脑的信号才到达。

因此,虽然这个当中只差了可能0.1秒的时间,但是这就会让你把这件事儿错误的认为是已经发生过了的事情。

从而产生了计时感。

所以,如果这个解释是对的话,那经常出现及时感的人可能要看看自己是不是经常不吃早饭,然后经常熬夜是可以考虑一下啊这方面的情况,这有点像电脑的缓存和硬盘。哎,我们的记忆存储有的时候发生了错误,把本来应该放在缓存的内容直接放到了硬盘,然后再提取了出去。情况是有一点像的啊。 还有的时候呢,就是当你仅仅是想象过一件事。

在未来的某一时刻,这个并未发生过的画面也有可能让你感到熟悉。

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你曾经读过的某本小说里的某个场景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啊,这些记忆也会在头脑里重现,就比如说,让你去回忆你曾经看过某本小说里面的一个场景,你可能也会重新提取出你当时想象出来的那个画面。

比如说,我看了小说的主人公老是吃拌鱼饭。

有一天我自己吃饭一饭的时候,觉得诶好像吃过吗?有可能啊。

所以呢,当你看到或者是经历与其中一个记忆非常相似的事情时呢,也可能会体验到,即使感哇,这个大脑真的是让我们既熟悉又陌生。嗯。

那根据美国华盛顿大学的亚基拉康纳的观点啊,他说,大脑的理性知识。

告诉我们一件事,而感性本能却告诉我们另外一件事,所以呢,我们会感到不可能要知道,我们的大脑其实时刻都在寻找着事物之间的联系。

而当我们有了记忆,大脑呢,其实就会忍不住去回忆。但是如果我们的认知时刻都在回忆中进行的话,后果也可能很严重哦,你的意思是永远生活在及时感里啊。

那这该不会分不清现实跟回忆了吧。 这,这,这有点可怕。是的,在极端的情况下。

这是有可能的,就是那些患有永久性幻觉记忆症的人,他们呢就会直接把记忆和现实融合在一起来感受。

会什么样呢?

比如说曾经英国就报告过一名23岁的青年,他的这个即使感情形已经严重到了影响生活了。嗯,他的记事感可以维持几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

而一般的人,我们的这种即时感呢是会让我们觉得好像经历过。 但是这名青年的情况则是真实的感受到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又经历一遍。

而因为这样强烈的感觉,这名青年呢,他已经不太能看电视或者是报纸了,因为他觉得这些事情都已经发生过啊。

他好像就活在过去当中啊,这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困扰,这和尚真就穿越了呀。

其实他的这种情况也引起了很多科学家的兴趣,虽然说到现在呢,确切的原因还没有办法得出。

但其实这个病例也让我们很好的,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及时摆它可能的原因。

嗯,首先呢,他们发现他患有焦虑症。

同时呢也发现这名青年他曾经使用过二级毒品ls. D,这些呢都可能导致它的计时感,为何会维持那么长的世界?

说起来这个病例啊,倒是让我想到了一部很好看的电影,搏击俱乐部。

这里面其实有一句著名的台词,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我一直活在一场似曾相识的人生,每个我到的地方,我都觉得仿佛曾经来过钱,我还看过红楼梦呢。 黛玉看罢,大吃一惊,心中想着真怪,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怎么这般晏殊?

宝玉看罢,笑着说,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是吗?

这一段是在告诉我们如何利用集市感脱单吗?所以你看啊,这个无论是电影还是文学作品当中描写集市感的段落还是很多的啊。

当然,红楼梦的这一段呢倒更像是有的研究者认为的就是说一见钟情,其实也是一种Dj of啊。当你遇到一个人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你觉得对方身上的某种特质是你所熟悉的。

因此呢会很容易的想要去亲近对方。诶,所谓的梦中情人,哎,这是一种,但是也是可以学学啊,黑纱谱啊。

那说起来什么样的人更容易出现及时感呢?

难道是单身狗吗?这肯定不是啊,好像也有点像啊。这个我们看一下调查吧。 前面也说过,一般来说呢,和情绪密切相关的事情,其实容易让我们记得比较牢。

因此呢,如果处于一种情绪不稳定的状态。

那么,似曾相识,他发生的概率就比较大。比如说青春期的时候,人体的内分泌会发生剧烈的变化,嗯。

从而呢就使得人处在一种情绪不稳定的状态,记忆呢其实也会变得非常的活跃。

这个时候呢,就比较容易发生似曾相识的现象了。 其实这也说得通,青少年时期总觉得时间过得更漫长,对吧。

对的,因为我们的记忆会更多一些。

科学美国人的一项调查就表明啊,人群当中其实有超过2/3的人,至少有过一次似曾相识的感觉,所以这并不稀奇。

大约1/3的人呢是有过?

多次类似的体验,特别是什么十五到25岁的年轻人,其实很有意思。我连着三周都在我们的qq群刀友会里面,听到有朋友来问我Dayjava是怎么回事,他们觉得自己经历了一些超能力。

想到我们的道友会的主要人群,好像就是在十五道25岁之间。说起来我第一次有这个感觉,应该也是差不多在这个年龄段。 那么在人们的报告当中呢,最早出现dafo的时间呢是多出现在了六到十岁之间,这个是更小的时候啊。

那到底什么情况下更容易有及时感,好像你刚才也说到了焦虑啊。疲惫实验证明啊,dayzara呢?的确,相对比较容易在人们感到疲倦,压力或者是生病的时候出现。

或者呢是被不熟悉的事物环绕的情况下,比如说你去到了一个陌生的场景,这可能是因为什么呢?就是此时啊,大脑无法对收到的信息进行很好的处理。

而相较于老年人,年轻族群呢,的确也比较容易出现即时感。

这可能就是因为年轻人的生活相对比较的丰富啊,新鲜事儿多嘛,身边呢,经常出现自己从来没见过的新的事物。

而年轻人的生活呢往往也更加的忙碌,更容易疲惫吗,因此大脑打劫的时刻就较多了。

而有一个说法,dhf的出现频率呢在成年早期会达到峰值,而在25岁之后会缓慢的下降,直至老年。

有学者就认为了dayjava的出现呢,其实是大脑处于健康状态下的一种表现,因为这说明我们的大脑能够识别出那些错误的熟悉信号。

起码我们还能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好像熟悉的景象并非是真的遇到过的,嗯?

而当人过了25岁年龄逐渐增长的时候呢,我们识别出这些信号的能力会逐渐的变弱,因为我们开始相信这个信号是正确。哦,那我们都最近还有说明我们还没过25岁,对不对,我们还很年轻啊。

另外呢,有着更高学历的啊,比如说研究生以上的人群,这个在原样听众当中可能不少,他们呢,其实也会报告更多的dave,时刻研究就认为了这和他们的阅读体验丰富有关。 嗯,还比如我们的原样听众了,可能是某一期原样里面曾经描述过的段落,只是你忘了哎,原样听众可能也会更容易得加付啊。

这倒让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玩的就是说。

研究记事感这种现象的人,他们呢也更容易有记事感。

说不定做完这期节目,我们包括咱们的听众,也会更频繁地去报告记事感的发生。哎,这句话这个场景我好像在哪里经历过一模一样,是吗?好像我也觉得是我写文案的时候脑补了这个场景了。

开个玩笑啊。

话说呢,对于记事感,其实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与之对应的感觉,叫做卫士感,这什么意思?它还有一个非常阳气的对应的法语词,叫yesu啊,没有人来未曾相识,举个经典的例子啊,就是盯着一个字儿看久了字儿忽然变得好陌生。

长时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也觉得不认识了,对不对哦,这个比及时感出现的多多了,就是在我身上啊。有趣的是未试感,它往往会和集试感,伴随着出现。

我觉得这个也有,不不过我看今天的时间,好像这个是不是又要挖坑,以后填已经40多分钟了啊。那么至于卫士感的原因又是什么,这个又是后话了啊。因为这又涉及到了认知。

简单地说一下卫视感呢,它也能够从反面来证实传输延迟论的科学性。

说起来呢,其实两者的本质是一样的。

记事感就是文件放错的地方,而卫士感呢则是文件被暂时删除,无法找到。

再话说回答,无论是既视感还是未试感学界对他们的研究,其实都才刚刚开始。这里面呢,依然有许多未知的存在,但正是这些神奇的未知阻止了我们在生活中陷入平庸,不是吗?

当然了,我也很好奇啊。听到这里。

有没有人想说,诶,今天这期原样,我是不是曾经听过,或者你正在使劲回想究竟在什么样的地方听别人讲过。哎,我怎么觉得这个话题我们的好像做过呢。

我们做过,你忘了吧。嗯,有可能我们都忘了,也有可能是你曾经读过类似的科普文章吧。 哎,原来是这样,就是这样,虽然这期节目给我们也算是解开了一个千年谜团。

但我还是觉得有一点失落。哦,为什么呢?

我以前一直以为及时感受我才会有的感受,我还以为我是什么上辈子记忆没有上干净,有什么特异功的,就孟婆汤餐了水之类的是,然后这样一看,好像哎呀,不是了,就基本上你也能够接受我中间抛出的几种理论,对啊,我觉得都挺有道理,那当然,因为这毕竟是脑科学范畴。

而我们对大脑的了解其实依然还很有限。

所以呢,他到底是什么?

这还是一个很大的悬念,只是说我们现在可能已经越来越接近这个答案,突然想到一个关于大脑的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忘了是在哪看的了。

说,我们都知道大脑是一个很重要的器官,甚至排列可以排到数一数二的位置,绝对。然而这个事情是大脑告诉我。

细思极口口开始我是谁了是吗?

这个的话其实又很难避免,需要和哲学产生一些关联了啊,这个又是后话了。但是说起来,其实在今年的这之后的一系列的节目当中呢,其实我们依然会有很多的篇幅继续深入脑科学的范畴,无论是记忆还是认知,又或者将闻自己特别感兴趣的那位试感。

都会在我们之后的节目当中逐渐给大家揭晓谜底啊。

那么今天的这期集市感差不多要到和大家说再见的时候了啊,还是抓紧时间做一下广告啊,依然欢迎大家通过微信订阅号。

搜索旭东刀科学。

这几个字怎么写就不再啰嗦了啊。那么在订阅号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和节目相关的各种补充的内容。

当然,每期节目好听的bgm歌单也会在推动当中呈现给大家。这里呢还是要感谢原样图文组和原样音乐组小伙伴的努力啊。

参与我们节目的互动呢。其实还有很多的方式,比如说我们的微博,嗯,大家可以在新浪微博找乖乖猫仔君啊,这是姜文女侠的微博。

那么找旭东就是旭东的微博了,这个东是上面一个山下面一个东国关猫仔军的军事细军的军真军的军。

蓝枣菌的菌都可以啊。

那么还有就是百度贴吧,是旭东到科学?

最后呢,也推荐大家加入我们的原样刀,有会啊,现在哪个群了,现在是六群太阳,那么在我们说话之间开窑其实也已经是个1000400多人的大群了啊,非常特殊的老师,所以整个道友会其实已经有一万多人了。

也是欢迎大家加入讨论吧。最近其实有一个跨群大活动就是原样杯选美大赛啊,现在总决赛已经揭晓了,大家可以去看一下啊,真正的这个超新星到底是谁啊位置默默地潜伏在里面,看大家的照片,这次的这个活动还是非常有意思的啊。总之,在导友会当中,我们不仅仅是一个大家聊科学的地方,更是一个非常有爱的科学社区啊,没错,一不小心还能脱单呢,对这样的例子也很多啊。 那么今天的原来是这样,到这儿真的要和大家说再见了。我是徐东,我是姜文,感谢所有通过打赏撰稿或者是志愿组等各种方式帮助过咱们的朋友。

我们说,原样的发展真的离不开大家的支持,咱们下期再见。

拜拜。 小明也是在酒驾服务人脑通过神经元之间的吐出突触人脑,通过神经元之间的突触来人脑通过神经元之间的突触来。哎呀,突触连接成年后一块马德林糕点的味道,裹挟整个少年时代的记忆汹涌而。

哎,这个文案是谁写的?我写的呀,你怎么知道我少女时代吃臭豆腐,长大时间不行啊,鸡蛋灌饼,因为我在广苑吃过广苑的鸡蛋灌饼是很有好吃,嘿嘿嘿嘿嘿。

怎么那么重都不是诉说的吧,我还喜欢吃什么吗,所以所以就专门给你定制。

话说啊,上周我们录音的录音棚的音箱,因为我的拖延症在这期节目录制之前依然没有修好。

于是呢就有了接下来这一段,喂喂喂?

那,哇,今天这个问题更早。

哎,怎么就有一半啊,妹妹妹,这样又有两半,那个是这样子的,已经好几次了,就是没有任何的声音。我们只能够通过波形来判断我们的声音是否是正常音箱,坏音箱坏了哦,我回头是想准备修,但是我这个严重拖延症你也知道的,大家不是插个耳机就行了吗?插耳界没有那天试过所以就哦,那就靠猜了就靠猜。然后我跟水兄那次录了两个小时,40分钟也完全就压对了就没事情,就是说一个,就是说我们要先嘿哈嘿哈,充分激活来给他做个按摩。

嘿哈嘿哈,应该没问题啊,紫拉来啦,不过大家放心,终于修好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