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月前点击:178
《原样?!》胆大包天之作,试图回答人类历史上最经典的一道难题!有可能得出答案吗?本期内容涉及逻辑学、生物进化学、地质学等诸多领域,到底答案是什么?——且听旭岽详细分解!

023: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原来谁是假的,是这羊谁真是谁,你呢点的浪子啊,原来是这样的,欢迎来到今天的,原来是这样,大家好,我是徐东。

大家好,我是紫玲,那今天的原来是这样的,咱们要尝试着逆一把天啊。因为我们要回答一个可以说是最古老也最经典的问题,那就什么问题呢?先有机还是先有大先有鸡先还是先有蛋下一个这个问题也太难了吧,这不是千古未觉的一个谜题吗?这个在哲学上叫做非常经典的鸡蛋悖论。

但是今天原来是这样,我们也要。

做做标题党旭东居然要讨论这样的一个问题,真的是要为你鼓掌啊。

告诉大家一定要听下去啊。因为我们不是胡扯,我们将用两个逻辑的游戏哈哈来,真正解决先有机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嗯,看看最后能不能解决。哈。

先有基先还是先有那我们回到这个题目的本身啊,他就是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对,那如果这个题目就是这样,那我觉得这道题其实一点都不难解,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从他的字面意思来说,这个世界上其实并非只有鸡或者鸟类才下蛋啊。嗯。

比如说爬行动物,乌龟,鳄鱼,心意蛇,他们下的也是蛋,对吧?

那么,爬行动物和鸟类,它们更古老的祖先是什么呢?

是不是恐龙诶,古代的爬行动物恐龙也下蛋啊。目前人类发现的最古老的一颗蛋,是来自于一种极其古老的生活在二叠剂的爬行动物,那根据测定的这颗发现于乌拉圭的氮的化石呢,距今已经有二点800000000年了,而最早的恐龙呢是出现在2.25亿年前的?

三叠纪的晚期,也就是说,起码在恐龙出现之前的55000000年之前这个袋就已经出现了啊,你的这个意思就是。

鸟是恐龙进化的恐龙还没有出现的时候,但就已经出现了。是的,大部分观点都同意鸟类是一种叫做兽角亚木的恐龙的直系后代。

那么通常人们认为呢,生活在诸逻辑的十足鸟是目前所有鸟类的祖先在这个之前是没有鸟的。 那么在地质学上呢,二,叠基之后是三叠基。

三年级之后呢,是大家可能比较熟悉的log log之后呢?是白鳄季这三个地质年代呢,被大家说是恐龙生活的。这个年代。

虽然我们刚才说到这个鸟类出现的时间。

要远远比淡出现的时间玩很多,但是呢,其实最早的鸟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到现在也已经有155000000年到150000000年之间了。你说了那么多的鸟哈,其实是想说鸟和鸡是有一定关系的,是吗?

那这个鸟是非常古老的,但是它晚于淡。

那么鸡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鸡就非常非常近了啊。其实我们知道人类的历史是100多万年嘛,但是像什么鸡呀狗啊,这些被人类循化的动物,它们的历史呢就非常的短了。 鸡呢是一种被人类广泛循化的鸟类。

但是根据研究呢,它是由一种生活在东南亚的叫做原基。记住这个名字,原后期你要用到是是原来的原始的基,或者是原来是这样的,这个原元姬这种鸟被人类驯化之后,它就逐渐的变成了我们现在的鸡。

那么最早的元机进入到人类的生活呢,距今也不过4000年左右。所以从技术上来讲,我们就很容易的能够得出是先有蛋。

因为但距今有2.8亿多年,而鸡也不过是4000年前。 哇,问题解决了。

不,我觉得听众朋友们应该也能听出来吧。这个里面的问题是,您是把蛋归结成了所有的蛋,对不对,就是不管是谁的蛋都算是蛋,但先于鸡出现,对吧?这个只是有桃巧的成分。

对啊,但是其实我们理解这个问题,大家的理解应该都是先有机还是先有鸡蛋,对不对鸡和鸡蛋其实是真正的困扰,大家逻辑困局的一个对最关键的因素也要回到正题上来了,是吧?鸡蛋呢必然是一只母鸡生的对,那么这只母鸡呢,它肯定就是来自于一枚鸡蛋。如果大家现在这个循环当中呢。

似乎我们真的是永远无法得出答案,这是一个典型的逻辑陷阱,在逻辑学当中呢?这个问题的的确确。

它就是无解的,因为在这个之间呢,存在着一个叫做周期性因果循环的陷阱,那么逻辑学家呢也把鸡蛋悖论称之为无穷倒退谜题当中最经典的一个例子啊,其实类似的我们也有一个很熟悉的,就是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对了,老师上给小和尚讲故事,那么是?

先有老和尚,小和尚还是先有这个故事呢,在这个陷阱当中,我们是永远无法得出的啊。所以你这段话的意思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这个问题就是无解的啦。

如果他真的无解,那么我们原来是这样,也没有必要拿来讨论了啊,既然我们要博出位博大家的眼球,那接下来咱们就来尝试解一解,先有机还是先有鸡蛋好,不过有一个条件啊,我们就必须先得对鸡蛋这个东西进行一个定义。鸡蛋蛋还有什么好定义的,鸡蛋鸡蛋就是鸡生的蛋嘛。哎。

你觉得是鸡生的蛋,它叫鸡蛋,还是付出基本蛋?

它叫鸡蛋呢。

听众朋友跟我一起想一想,哈,就是鸡生的蛋,叫鸡蛋,还是能敷出小鸡的蛋,叫做鸡蛋,这都是鸡蛋吧,听上去是完全都一样的对呀,但是其实这个非常的关键啊。

我们先换一个思路假设呢,有一个非常神奇的世界,那里呢,生活着一头会下蛋的大象,有这样的大象吗。

就先听下去啊。有一天呢,他下蛋了,那他正常情况下呢,他就下大象弹,对吧对,然后大象蛋呢,就敷出了小大象。但是这一天。

他的那枚蛋敷出了一只老虎,那你觉得这没带?

它是大象蛋还是老虎蛋,这是神话故事吧,这个哪有这么奇葩的事儿啊。所以我们才要假设啊。我们仔细想一下,在这个奇葩的世界当中,那头会下蛋的大象不管他的,但最后敷出来了是什么?

我们是不是都应该叫他的蛋,是大象蛋。 呃,好像是这样的,就是虽然有点大象下的蛋吗?

所以叫大小它大象带,因为你在敷出来之前,我们也不知道它里面是什么东西,它还是一颗大象蛋啊。

那我们再换一个比喻,现实一点的,但也是有点。

超现实的啊,如果有一只鸡,他下了一个蛋,这个蛋里边的这个小鸡宝宝啊,它发生了变异,这敷出来之后呢,它和鸡完全不一样。

长得那像一个大号的麻雀,那他也不能叫鸡了,是吧?我们给他取个名字,叫大马而去。那你觉得这个蛋咱们应该怎么叫呢?是母鸡下了一个蛋,结果敷出了一个大麻雀,要考练啊。

嗯,按照前面那个逻辑,应该它还是要叫鸡蛋。对,因为不在出来之前。

它是鸡下的蛋吗,所以我们就觉得它是鸡蛋,对吧还是鸡下的蛋啊。对,好,那么刚才其实得出的这个结论就是说。

即使大象下了一颗敷出老虎的蛋,这颗蛋还是大象带错,对吧啊,那这毕竟只是出现在你歪歪出来的那个奇葩世界当中。哈。

这个和回答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到底有什么关系呢?别以为我们刚才做的这个假设毫无意义啊,因为其实通过这个假设,徐东和紫陵是达成了一个共识。

那就是蛋的名字应该是由下蛋者,也就是说蛋的妈妈来决定对,而不是由宝宝来决定的是,那么有了这一点共识呢,咱们接下来去解决。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它就不难。

还记得我前面一带而过的那个知识点吗?就是说夹击呢是一种野生的,名叫猿机的动物驯化而来的。对,嗯。

那么这个圆鸡下的蛋,我们是叫它鸡蛋。

还是原鸡蛋呢,原鸡蛋啊,原鸡的蛋它自然是原鸡蛋,对吧啊,我明白了你前面举的那两个例子哈,其实比如说大象,其实就指的是元机。

老虎其实指的就是鸡,对吧答对了啊,那经过了前面那个下蛋大象的思想游戏呢?其实我们应该不难理解,就是原鸡下的蛋,它就是原鸡蛋,即使原鸡蛋,最终它变异了,他敷出了鸡,那么这颗蛋起码还得叫原鸡蛋吧。嗯,我觉得又很有道理,又觉得有点儿晕。

但我觉得好像又和进化有关系了,是吗?你说对了啊,猫生猫狗生狗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啊。

这个俗语呢其实也是这个世界上各种生物在繁衍的时候所遵循的一个基本法则,那就是基因。它通过复制把遗传信息传递给下一代,使后代呢出现和清代相似的性状,这就是为什么猫生猫而不是猫生狗了。

但是呢,有的时候这种复制它又不是100%准确的,偶尔呢会出现一些小失误,这些失误呢会导致后代之间出现一些微小的改变?嗯,而这样的微小的dna的变异在经历了数千代之后呢,就会产生新的物种了。

而正是这种不确定性,造成了咱们这个世界千奇百怪的各种各样的动物。对啊,这个我记得我们以前上生物课的时候学过的dna啊,什么还叫我们怎么排序啊之类的,对吧,但是你好像又偏题了吧。说到这个进化dna上面去了,这个得补充一下。

因为话说回来,我们要回到这个元鸡和鸡的例子当中,就是第一群被人类驯化的那个猿机啊。 由于和现代人定义当中的鸡。

它还是有很大差异的。所以呢,咱们只能够叫它们被关起来的原基,即使我们把它养着了,对吧,就比如说你现在去逮条狼来。

我们关到笼子里,咱们也不能叫它是狗吧,对呀,还是还是被关起来的狼,对吧。那么这些鸡也就是被关起来的原鸡。

他们最初的几批后代元姬和元姬生嘛,那么应该绝大部分和他们的爸爸妈妈长得还是一样的,这个生活习性什么都差不多的。

我们姑且也只能叫他们被关起来的圆肌的蛋,对吧?对,但是根据进化论呢,中间呢偶尔会出现一些例外,比如说某一只小元鸡,它长得格外壮。

嗯,它的肉特别鲜,而另外一只小圆鸡呢,你会发现它下蛋下的要比其他的小圆鸡吓得更勤快。那这些特征其实恰恰就是人类对于他们的期望值。嗯,就是我们还养着他,其实他可以符合我们的要求。可能刚才你说吧,这些比较壮的或者下蛋特别勤快的,我们就会觉得这是一只好元鸡。对,所以我要好好的照顾它,让它多生一些跟它一样的宝宝,把它配一些优质的这个其他的好异性,然后让他们多生一些宝宝。

那这样以后我们养的小元鸡,它的质量就更好了。对我们的祖先,其实和你刚刚的这样设想是完全一样的,有意或者无意的干预了他们的进化。

比如说,我们筛选出了那些下蛋更多,或者说肉质更加肥美的园鸡进行繁殖,不知不觉当中呢,这些园鸡们就越来越像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鸡了。嗯,它们在慢慢的变化过程当中。

直到有一天,某个更像鸡的元鸡下了一个更像鸡的原鸡的,大家可以去理解一下啊。但是呢,这一枚圆鸡蛋,它敷出的这个小圆鸡,这个小圆鸡呢,我们要给它打个引号了,因为呢。

他再一次发生了一些微小的变异。

但是这一次,直到这一次量变到质变质变的时候,它突然之间完全符合了人类对于鸡的所有的定义,比如说它鸡肉质肥美,又长得温顺。

个头长得很快,下单又勤快,等等,这个时候呢,我们就不能再叫他原基了,因为他符合我们对于他现在所有的定义了,对不对。

嗯,那么它只能叫鸡了,不是吗?嗯,就是。这是一个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他从群体变成了鸡第一只鸡的诞生。

但是回到我们刚才的这个定义当中,它是不是来自于一枚原鸡蛋,或者叫更像鸡的原鸡的蛋。

总之,它不是鸡蛋,它是从原鸡蛋里出来的。 听众朋友能听懂吗,这一句真的是很绕啊。但是我想,虽然说这个表述有点绕,但这个意思应该已经慢慢慢慢的清楚了,对吧?

呃,有一点明白了,哈,刚才你应该整体说下来的。这个意思就是先有鸡,再有鸡蛋,对不对?因为先有第一只从原鸡变成了鸡的鸡。

应该是说,先有了一只从原鸡蛋里面敷出来的那个完全符合我们对所有鸡的定义的那只鸡,这只鸡它以后生蛋,那么因为是鸡剩的蛋,那它就变成了。

记得啊,这个似乎是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先有鸡,再有鸡蛋。对啊,这样子一绕是不是就解决了?这忽然觉得我们很厉害呀。但是。

嗯,我要说,但是了啊,严谨一点的说呢,基于我之前给你绕了半天的那个什么下蛋大象,嗯,对。之后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对呀,基于鸡生的蛋才叫鸡蛋的这个定义。

然后再结合进化论,我们才能够得出先有机。

再有鸡蛋,不过我得说不过啊,其实这其中呢,我是运用了一些诡辩的技巧,我设了一些陷阱,把你的这个思维呢逐渐绕到了我对于鸡蛋是鸡生的蛋这样的定义当中。

嗯,大家可以反过来想一下,无论是大象下的那个敷出老虎的蛋,还是母鸡下的那个敷出麻雀的蛋,如果我们根据他宝宝的名字去定义这个鸡蛋的名字。

他也一点没错,因为这个蛋可以说既属于这只母鸡,也属于这个宝宝也是,对吧,就是我生出了这个蛋,它是我生出来的一个产物,对于这个宝宝来说,它就是我第一个家,所以我也可以把它说成是我的这个。这就是一个从属关系的一个。

冲突了怎么选,其实他都有道理,就看你站在的这个立场是什么,就是你一开始的这个定论其实是根据我们平时可能相对来说比较约定俗成的一个方式。但是如果说你要坚持,严格来说,你要坚持根据宝宝来决定蛋的名字啊,那么这道题它的答案又完全相反了,就变成了先有鸡蛋才有记忆。 刚才觉得许多好厉害居然把这么深刻的这个问题解答出来,但是突然之间又觉得好像整个体系又不对了又崩塌,就是如果定义不同的话,同一个问题产生的答案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没觉得这个更加深刻吗?哎。

这一次呢,其实是真的上升到哲学的范畴了。讨论起来呢,这个篇幅绝对不够,可以互相争论,或者说成立一个击派和弹派,那么大家可以争论不休。

无穷无尽。但是呢,基于蛋的这种封闭的结构啊?

在最终孵化出来之前,我们其实是无法确定其中是否发生了变异的,对不对,你不管是大象蛋还是麻雀蛋等等这个孵出来之前,我们都是根据妈妈的名字来决定这个蛋。

就是在这个蛋敷出来之前,比如说大象妈妈生出来的蛋,我们就得叫大象蛋,因为你不知道它最后会生出来是老虎对,所以在这个可裂开之前,你都不可能叫它老虎。对,所以无论你最后对蛋的名字采取什么样的定义,在蛋离开母体直到最终孵化的那段时间,我们只能根据妈妈的名字来给淡秘名有道理。

所以呢,我还是认为啊,是先有了原鸡蛋变异出了鸡,再根据鸡去决定是否把原鸡蛋改名为鸡蛋。

但是无论你最后把这颗蛋叫什么名字鸡依然是鸡蛋的鹰鸡是决定了敷出他自己的那颗蛋叫鸡蛋。

所以呢,不管大家对鸡蛋采取什么样的定义,就我而言,我依然是觉得。

先有了鸡再有蛋。

呃,好像是是这样吧。

一干八一只鸡,十只鸡蛋,能否十只鸡是至今一天生一个大欧洲的十只金是20只金。爱是金按时记。答是圣诞的记忆下牺牲的47天生一个单47单40升单的即将新L。

那四只鸡是80只鸡起生,单单生金起生单。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