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爱情:我和她领结婚证的那一天,他去世了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1月前点击:153
我只是想,你今天在该多好啊 故事FM ❜ 第 502 期 今天,也就是 5 月 17 日,是一年一度的「国际不再恐同日(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早在 1990 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已经把「同性恋」从国际疾病与相关健康问题统计分类中删除了。 但是现在,距离整个社会真正接纳性少数群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并不是每一个性少数,都会被接纳,也并不是每一段 Ta 们的恋情,都会被人祝福。 今天这期节目,我们想讲一段「同志」爱情故事。故事的讲述者赵先生很少对他人提起自己的这些过往。 /Staff/ 讲述者 | 赵先生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张一舟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张一舟 校对 | 磊子 乔正禹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The Awaited Little - 彭寒(接受) 03.Wintergreen - Roger Eno(分手) 04.雾气 - 桑泉(抑郁) 05.January - Mader (去世) 06.Cinnabar - Brian Eno(片尾曲)

同志爱情:我和她领结婚证的那一天,他去世了

你好,欢迎收听酷仔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也就是五月十七号是一年一度的国际不在孔。同日,早在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已经把同性恋从国际疾病与相关健康问题统计分类中删除了。

但是现在距离整个社会真正接纳性,少数群体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并不是每一个性少数都会被接纳,也并不是每一段他们的恋情都会被人祝福。 今天这期节目,我们就想播出一段同志的爱情故事。

这个故事讲述者是赵先生。

赵先生很少跟人提起自己的这些经历,那为了保护赵先生的隐私,我们给他的声音做了变声处理。

我叫赵先生,然后今年是32岁。

2006年,赵先生十八岁,他离开家乡去当兵,在部队里,他有了自己的第一次感情探索。

一切要从赵先生和战友小z的名字说起。 新兵啊,都会在床单被罩上写上字母做标记,而赵先生和小z的名字首字母都是ZG,所以在收被子时候常常弄出一些误会。

慢慢的,赵先生发现一些奇怪的地方。

小资也对其他人脾气都很大,唯独对赵先生特别客气,特别温柔。

每次赵先生被体罚或者是做劳动的时候,小子也都会跑过来帮忙别人笑话的,说,这跟你没关系,你过得干什么?

他就说,你们管不着我乐意,但是我还想去谈女生干嘛?因为我们那时候我们部队有好多女兵嘛,有一个通信团的女兵就是很多,然后就和其他战友其他男生一样去去学说我们喜欢谁谁谁,我们多长时间定个目标去把他追到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是吧?

就这样。后来他知道了这些事,他就很生气,但是我就是挺蠢的嘛。

我问他,我说,你生什么气呢?我说大家都是哥们,是不是。

然后他说,我要跟你处对象,你把我处成哥们是吧?

你也是个人才。后来有时候就是他说你是真无知还是假才赚不懂,有一次就真的让我觉得他是不一样的情况就是我跟当时是一个内蒙,一个一个战友行民呢。我们俩同那个兵就打架了。

大家也没有说吃不吃亏吧,我们俩都都挺吃亏的。

是这个是第二天早上我才知道的啊。我看他两人有伤,原来是就是那天前天晚上,就是说他把那个就是跟我有意见那个战友约出去。

又跟他单挑了,然后把他打的就挺严重他自己说的。然后我觉得我说你到底想干嘛,我就问他,然后他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后来其实他不说,我都知道什么意思,但是那会儿那年我记得特别清楚,十九岁,我一说你不是搞笑吗,对不对我说,怎么可能这样呢。

然后他就说了一句话,这辈子我都记得了,他说,我怎么对你,那是我的事,但是你怎么对我,那也是你自己选择。 那时候母亲已经很复杂的,因为我觉得正常人是吧,他不会这样,但是我能说到不正常吗?

毕竟是他在对我好,对不对,我也没有付出什么,所以就挺亏欠的嘛。

在此之前,赵先生从来不知道同性恋是什么,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

回想起那段时光,赵先生也说不准自己是真的喜欢还是被感动的,或者说是出于不好意思还是自私。

总之,他开始慢慢接受小子也对自己的好,接受这段感情,当时在性方面还是挺懵懂的,每次见面他都会想着就是寻找一些私人的空间去跟我去接触。

但是我是特别排斥,反感到就是他只要碰我一下,或者说他亲吻一下干嘛的,我会觉得?

这种关系是不干净的,或者是是是挺恶心的,一直到有一次,就是他喝多了嘛,就他哭了。

当时我就带着去部队一个招待所,是个地下室,一个房间去睡觉,他就从后面抱着我嘛。

他就说,我知道你肯定接受不了,我也没指望让你干嘛。

你能这样,我已经很开心了,就是能不能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就讲这个类型的话。

我说行,不要说以后怎么怎么样了,最起码在北京的这些日子,是吧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说。

我尽量去,以后对你好一点。

当成班章以后,赵先生每年都会有大半年的时间派遣到各地去执行任务,直到分开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离不开小z了。

有一次,赵先生在偏远地区集训,要待半年的时间,小子也特意过来看望他,但是他们得小心翼翼地表达着对彼此的爱。

生怕这段感情被别人发现了。 他是特别让我感动,就第一次过来看我的时候,因为那是营养跟不上啊。

高强度的体能训练,你受的就是一塌糊涂。

我一米七七的个子,那时候110斤,可想而知,我多瘦,最想吃的就是一碗。

抗臭方便面,然后我的皮肤就是不是太好,就每到夏天我会有一个过渡期嘛,就是有一个皮肤会长那些整的那些东西,皮肤过敏啊。那东西每年都会。

他知道我的习惯,然后当时过来看我带了几件东西啊,一个妃子粉,一瓶六层花露水,然后一瓶要高一箱方便面,还有榨菜或对肠,因为我们那个集训队是整个团嘛,都不认识。

那个哨兵就给我打电话,打到我们班里面,跟我们班长说,他说有人过来看你,我当地反,我就知道是他。

然后就带过来的时候特别心疼,知道吗,然后大白天时间站在外面,他也不能抱我干嘛也不能说是吧?

就裸,我干嘛就是抱头又是摸摸在我面前第一次掉眼泪了,他说,你也知道在我面前哭啊。我说我哭,又不是为你回来哭的。

我说,我觉得太惨了。然后他说,我带去吃饭。

我说,真别吃了,这边去吃个饭,坐那个什么,当时就公交车嘛,都要坐四十分钟才能撞到附近,好像一个镇上嘛啊,就找个阴阳店儿,你给我说话就行了。

就找了一个收银的地方坐,那儿就抱着我,一点不能生开那种样子。我就骂他,我说你好傻逼哦。

而且有机会说话了,你就不说,他说不要说,然后抱着你醒了。

他挺会的,就现在讲的话就真的,那时候已经很会了。

其实虽然我是讲你别说了,你好恶心,你好肉吧是吧,其实心里面听还是比你们在乎你嘛。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下。

当时走的时候也是我送她上车,那种不舍真的是无法形容。 后来那东西拎回去以后他们还说说你战友对你多好啊,还回来还给你送这东西来来,我们这儿是吧,这个地方当时都买买都买不到呀。

然后就跟他们分分干嘛了,我觉得哎,真的挺好的。

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当他给我买了块军表君表,后面写着永远爱你,WG。

后来跟我说,你知道我不不能写名字,只有我们俩知道这俩字母什么意思,但是这个这个表边所有人都能看,因为别人都以为是你自己的,是吧?你别人问你就说你自己卖给自己的代表,现在其实我还留着我们是一一年退役的,然后退役以后就是当时呃,我跟他俩都做了一个最后的努力。

就那时候可以安置嘛,他青岛的嘛,势力的我也是是吧,城市户口都是有工作安排的。

他说,赵爪,我跟你说个事的时候,我家父母想让我去回来就考那个体育老师嘛,但是我想放弃。

而我想跟你留在北京去打工,而我是愿意的,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我当时想,那么小时候可以啊,我就弄留在北京呗。

当时真的是一个巨大的尝试,我们两个人就是跟家里面也是做了很长时间的工作,家里说我都让你退五复原了,然后你为什么要留在北京的地方,你是吧?他退五的意在哪,你不要,不要退五嘛。我说,我们想试试是吧。

看能不能传出个名字。其实当时只有我们俩自己心里清楚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刚开始挺不容易的,就租了个房子啊,一试一听的,然后我还记得是二千块钱嘛。

然后做了一个房产公司的一个店长。

然后他从事也差不多,但是不在一个公司,我们让我们俩就以新的方式去相处。

两个人终于结束了部队生活,开始以新的方式生活在一起。

最开始的几个月真的很美好,小z很会照顾人,每次赵先生加班回来,小z都会准备好饭菜等他。

有的时候两个人也会一起瞎管子,两人的关系没有被任何人知道,更别提他们的父母了。

但这段不被公开的爱情,很快在生活的压力下出现了裂缝。 小自己的妈妈经常会来北京看她,他妈妈每一次过来,赵先生都不得不出去住几天。

赵先生挺难受的,他心想,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了吗。

有一次,小c的父母又来北京了,赵先生去酒店住了三天,这三天他没有回小自己的消息,我觉得挺委屈的,也挺离谱的吧,就是明明是他的问题,对不对,他就他爸妈都过来了。然后我出去,我在外面住,他半夜给我打电话,他说你在哪儿,你干嘛去了。

是不是有人找你玩儿,我说你想说什么。

在那以后,他父母走了,他过来找我,我在酒店里面,他过来的时候,我脸色特别难看。他吵了一下,吵特别厉害。 然后我就说了句气话,我说,就是我跟别人怎么怎么样,惯你什么事,对不对?

我说,你太让我失望了。这次你可以跟我生气,可以跟我吵架,但这次你跟我吵架了,是吧?

出发点简直是把我看成一文不值。

我说,我为什么留在这儿。然后我就第一次开口说那件事。我说,我们分开吧。如果想回家了,我叫我骗你,他当时就是我坐床上嘛。他抱着我。

我把它退开。我说,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老李把对你说说,说是我直接订了晚上的票,直接走了。 当时在北京站的时候就是。

等了一个多小时嘛,我没有买飞机票,因为我就是故意买买火车票。我想让他留我嘛,他居然没有来,然后就打电话给我爸妈。我说我说今天白天回家,回来以后觉得他们很高兴,但是那几天我心都心不在焉了。

几天就等。然后一直等了半个月吧,他就打电话了,他说,我可以再等你一个星期,然后我一旦说说不用了房子的押金。当时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交了五千块钱的押金嘛。

我就说押金你,你,你拿一,你拿一下。

然后水剑飞我已经教过了,你走吧,我是发信息说的,他没有回应。

然后过了几天三天还是四天嘛。他给我回了三个字,我走了。 赵先生不能理解,为什么当初在部队那么艰难的环境下,小c能做出那么多的努力去争取赵先生,让他接受自己。

如今走上社会更自由了,小z却不再挽留他了。

赵先生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消化这段感情的结束,他甚至觉得两个男生是没办法一起生活下去的。

后来,赵先生保持独身的状态,持续了很多年。

因为赵先生家庭条件还可以,有房有车,也没有什么工作压力,所以他回家以后,过了一段时间的佛系生活。

没事儿去健身游泳,玩玩儿机车,但安逸的生活很快结束了,他遇到了所有同龄人都会面对的问题。

长辈的催婚赵先生,妈妈频繁地给他介绍相亲对象,甚至鼓动七大姑八大爷给他打电话,他发现生活逐渐失去了控制。

其实我们的城市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也还行,但是他们思想真的是特别的保守和传统,他就我给你介绍女生是吧,你跟他要最多打比方去。现在这个时间吧,现在是五月份,对吧?他们的目标是什么呢,就是十一就要订婚了。

然后年底,元旦这样就要结婚,是他们的目标,所以我太清楚他们想干嘛了,尤其是我妈,就是我在这方面对他印象真的很大。

它与其夸张到什么程度,就是他让我同时跟三个女生交往。

然后呢三个介绍他都认识,他说,你可以三个里面选一个,他说我已经给你问过了,这三个女生都挺喜欢你的。

你从里面选,然后你回来,你跟我说他们,你跟他们在一起,他们什么状况,然后我来帮你挑。

那个女生也是很巧,比我大一岁,他在南京那边是做四s店,那个店长。

然后个人能力相当突出,而且很温柔,其实各方面很好,就是我不知道这个看过那一韩剧叫鬼怪孔刘演的那个女主就头发到这儿等等那种就是不过建立的,他们俩特别像,当时我们是异地嘛,他说,你就是在我的大被灌大了是吧。然后我给你大一点,那我就是吧。

在我啊,有这个耐心的时候,我多照顾你一点呗,对不对。然后他每天晚会开车过来,我们俩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其他的接触,一直到有一次。

大概我们俩待了有两个月的相处。

我爸和我妈正好也是出去玩,还不知道去哪儿还不在家,就我们两人在家啊。当时我在家做饭,给他吃的特别开心。

还喝了点红酒。我睡在小房间里面,我把我的我的主,我给他睡。然后大约到十点多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

他说你过来,我过去了。他说你陪我睡。

当时就是心里就蹦蹦跳,因为讲心里话,我没有接受过女生。我当时就乱七八糟,我就乱乱说,说我们父母介绍的是吧?我说,我们还什么都没有。

家里面也没有去确定干嘛的。我说,我也不想碰你现在。

他说完以后,他说,你走吧。

后来回去以后,其实我正在晚上一夜,我们俩都没有睡着好。第二天周末嘛,上午我们说好的去陪她去玩。她开个车。

然后他在车上。他问我一个问题,你昨天晚上是什么意思呀?我说没什么意思啊。我说昨晚当里面说了嘛是吧?我说我,我觉得认真的嘛是吧?

他很直接的让我问一个问题,他说你是不是不喜欢女生,我说没有。我说不喜欢女生干嘛是吧,要去跟你去去去接触啊。他说,哦,没事儿?

我就问一下,其实我知道他是很生气的,但是他也没有说,然后就我们联系会越来越少。

在家人的施压之下,赵先生前前后后相亲了不下十个女生当然都和这个女生一样,被她以各种理由推辞了。

没有一个是有结果的。

这样一段时间以后,家人和赵先生的矛盾更加激化了。 为什么哪一个相亲对象都不行,你到底是哪儿出的问题,家人甚至一度怀疑赵先生是不是生理上有难言之隐。

有一次我回家,我妈就说他说啊,儿子我,我们也咨询这个儿子是吧是吧,家里面是吧?

又不是说困难,现在医学发达,他是医学发达的一些话,一出来,你知道吧,你知道他想讲什么了呀,对不对。

然后把碗一放。然后他就说,你不要反感,我知道你要发火,妈妈也知道你心里难过,就那些话我给你讲啊,就是他自己把自己说哭了,知道吧。然后我就坐在桌子上,我就真的我捂着头,我说。

你到底想干嘛,我就说,他说我们谁都不讲,你去看去别的地儿看,不要地儿吃饭。这个城市看没什么丢人的,看好游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

然后就已经到这个地方去,必须得去。

就是愿意找浩然,你知道吧,然后当时我就绝望了,我就说他们已经觉得我已经不是正常男人了,已经觉得我不是正常人。

我觉得我该怎么办了。以后我一个人,当时我自己去南京啊,去那个医院就做了全套的检查。

Ok没有任何问题,全部都正常,然后拿着东西回家。 他特别高兴,可高兴了。他说那小孩就跟别人不一样,好单纯。 赵先生和家里人爆发过很多次的争吵。

妈妈甚至把她贬得一文不值,说她不是个男人,各种方法都试过了,依然没有结果。

妈妈甚至开始给赵先生的同学朋友一个个的打电话,鼓动那些已经成家的同龄人来劝说赵先生。

渐渐的,赵先生真的开始觉得自己有问题,但他也没办法跟周围的人说出实情,所以它切断了所有跟外界的联系,他甚至患上了抑郁症,那时候就是睡不着觉,我脱发脱发,脱了吗?程度就是我都不敢洗头。

而且当时我的工作是要面对很多领导,我需要特别好的进行状态去跟他们沟通,因为我知道是做洽谈,我做不了这个事。当时就是啊,我就把工作辞了辞了以后呢,我就外面去,我出去租了个房子,租了个公寓,然后他们也不联系我了嘛。

家里所有人不联系我,带着我骑车,然后我经常会骑到一个没有人地方,一坐坐半天。

我从来不吃饭的时候就是也不知道饿,然后每天就是也不说话。

我想自己就是说一个自己的方式,把自己解决掉,想过两种方法,一个就是自己开车嘛。

把车开到一个就是没有人的深山里面撞一棵树,或者说开到湖里面去,然后连人带吃饭,连命人找到就失踪那种。第二个就是吃药。

回老家以后,赵先生也尝试过在交友软件上寻找合适的对象。

他和很多男生接触过,但没有一个靠谱的那些人,不是给他发假照片,就是第一次见面就动手动脚。

赵先生失望极了,他完全找不到一个精神寄托他越来越封闭,自己和家人的关系也越来越恶化。

这个时候,一个改变他世界的男人出现了。 2018年的四月,赵先生在交友软件上认识了陈先生。

陈先生和他之前认识的人都不一样,他们在软件上每天只是聊一些生活日常,这让赵先生觉得很舒服,恰好两个人住的小区也挨着。

聊了半个月之后,他们决定见一面。

我等他,他半天没有下来了,等就要十五分钟,他捧了一捧,那个轻提下来,我说,我不吃。他说,你是不好意思吃,还是不敢吃。

我说应该是不敢吃吧。他说,你说这个蜻蜓,你说我会怎么下毒呢?

我说应该用针给注射进去嘛。然后当时就扯了他说,你也太有意思了吧。

当时穿短袖,然后他穿的一身都是牌子,我感觉小孩应该嫁条件挺好的。

他还跟我说,先长得还挺可以的。 他说衣服穿的这么打的。他说。

以后我来叫你穿搭,然后我就我还笑他。我说你好娘啊,七月份吧,大概是具体日子,我忘了那年我不是玩模特吗。

往我们的车,然后骑骑车的时候,从我这个城市骑到另外一个城市,然后刚下雨,露上很多青苔汽车,我拐弯的时候就是那那时候还得很很奔放的哈,就是算是飘移吧啊,摔得很惨。然后我整个人就飞出去了,还好拉紧我飞到了当时的马路牙在上面草坪上面。

当时飞下去的时候,两个手就护着我的脸嘛,他头盔什么全是烂了,衣服全擦烂了。

那医生就问我问问,他说你家里人必须要来一个人。他说是吧,一会儿我给你清洗伤口会特别疼。

有多疼。他说,我跟你说一会儿你会洗的时候啊。他说会见到骨头。他说,你这个胳膊摔得特别厉害,如果家里没有人在的话,一会儿没有人弄你回去。 我想给谁打电话呢,对不对?

我真的不知道给打电话,家里面人你也知道是吧。那一年我跟家里关系,我说给他打电话吧,他当时正在谈工作的事嘛。他开个车从我们家那城市开过来,待两个小时吧。

当然好疼,我就抓着他手,我抓的时候抓好紧,我也不知道是疼哭的,还是当时被他赶忙哭的,然后他?

我,我坐在那儿的地方,医生在给我洗嘛。当时洗了一半儿伤口,然后他过来,他把我投去,抱在他的怀里面嘛。他在头上拍了两下。

没事没事,就这么很小声的说了,没事没事嘛。然后我就觉得已经可以了,就是这样啊。洗完以后,我坐在车上送我回家,然后买那些什么排骨汤啊。水果给我煲汤,照顾我一整天。

然后后来到下午他接个电话,他说,我必须得出去下来。上午那个声音没有谈好,然后夏天嘛,我也不能洗澡。

他会每天下午他的事,事情干完以后爽了后干完他就回来。

后来帮我去洗澡,因为当时胳膊是架着的嘛。

有一天我还不能碰水,每天就想照顾我,也没有任何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啊,就是之类的那种。 让我觉得我当时接受不了的一些接触吧。

没有一点点。我觉得这个男的挺好的,他比我大一岁嘛。我就问他,我说你干什么的呀,老太太说,我是做工程的,然后我自己开了两个公司,所以我比较闲。 哦,我现在是。

有钱人是吧?我跟他开玩笑嘛。我说,我说,我觉得我驾驭不了那种这种人。他说,你别抱想那么复杂,我没有你想那些,是吧?

郭德纲马上跟我说的说,嗯,你知道吗?其实我不是那种什么在外面怎么样的人,那我也挺可连的。他说我是单亲家庭,我妈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去世了,然后回家。我妈已经走了的时候,当时就是都哭昏过去了,都哭晕倒了。 然后那一刻我就特别心疼他,我觉得。

他能跟我说这个事,对吧,应该这个人是坏我哪去的吗?

也算是从那一刻吧开始接受他了。

后来赵先生才知道陈先生已经结婚了,他和妻子并没有感情,两个人分居了,陈先生一直过着独居的生活。

赵先生给陈先生起了一个外号,叫男妈妈。

因为从一日三餐到每天的穿衣搭配,甚至连袜子的长短和皮带的材质,陈先生都为赵先生安排的仔仔细细还规定,赵先生的内裤必须三个月换新一次。

旧的全部扔掉,而且嫌他以前的衣服太low也要全部扔掉。 他对我的好就不说了,夸张的就是我妈生日。

他给我妈买了一件皮草,卖了一件雕,还教我说,啊,是我送给我妈的。我说我送给我妈,我妈也不信呐。我说,我跟我妈跟我俩关系那样,对吧。

然后他说,你就不能对他好一点嘛,你就不能说电话哄哄他嘛。 我爸真的是在那个世界地面拍视频啊,然后发到家人群里面干嘛的是吧,说我买的那衣服好像是像二万块钱嘛,当时就是我还挺挺吃惊的。哈,我就说这个钱,我说我记着的,我倒说你爸过生日,我说我买的东西送给他吧。

然后他跟我说,他说,以后你不要跟我说钱的事儿,讲心里话,这个是发在我身上,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就有点霸道总裁那种感觉吧。在一起两年多的时间里,除了工作,陈先生把所有的时间都留给了赵先生和陈先生在一起的日子里,赵先生逐渐从以前封闭抑郁的状态走了出来。

陈先生成了他生活的出口,还开导他改善和家里人的关系。

而且在陈先生的建议下,赵先生开始在网上寻找型婚对象。

行魂呢指的是性,少数群体在知道对方真实性取向的前提下,组成一男一女的传统家庭,这种家庭往往是有名巫师的刑事婚姻。

去年九月,赵先生在本地的新婚群里找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女生,两个人见面之后,对对方的家庭条件和性格都非常满意,两人一拍即合,开始见对方的父母也把行婚这件事儿提上了一程。

陈先生也提赵先生高兴,他甚至买了几千块钱的护肤品,让赵先生送给那个女生。 而就在这段时间里,陈先生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

去年夏天我发信息给他,他半天没回啊,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了。他说,啊,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在卫生间上上厕所的时候晕倒了?

他说,我一头栽在地上,然后就拍了他伤口的照片嘛,头上还有这个胳膊上啊,我就特别紧张。我说到底有没有事,我说要过来一下。

我说怎么啦?他说,我也不知道,我就好虚,就有一次呢,去开车开好好开了一半。他突然把车停下来,说,你来开。

他说我先受不了了。他说,我现特别浑身疼我怎么浑身疼呢?我说,带你去按摩吧,是吧,去按摩。他说。

你回家,我不像你看见我这样,就这样,一直循环,一直循环,每次出来一半就会发生一些问题的身体,但是跟我说很多话,让我觉得很奇葩。

比如他会说,呃,今年生日买这些东西,你必须要要,因为下年生日,我不知道还能不能陪着你了。我说,你想分手去早说。

我说,无所谓的。我说,其实我挺我嘴,挺挺毒的,当时就是然后吃饭,按街吃,就一条街一条街的吃。

从我们这个市里面吃到,下面是县城所有的地方。他说我一定要带你吃遍,然后每次点开菜,根本就吃不完,两个人知道吧。而且他不吃。

点完以后,他吃两口,把凳子放在一起睡觉的包厢里面。

我跟他不管去哪儿吃饭,他会定位ip课,就那种包间包厢,然后会睡觉,然后我就钻了车。

那玩手机,后来我自己都喜欢这种模式了。

有一次他他状态好一点,他跟我说,他说,这个周末我想见你。然后周氏出来了,出来以后特别虚弱,非常虚弱。他问我,他说,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呀?

我说,你看你这样能吃什么呀?他说,你知不知道,今年我想带你去厦门,就是我们干事。第一年,他掉去了西安。

然后他说,今年我的任务碰目标是带想带你去厦门去看一下鼓浪屿,看一下海,他说那边小吃可多了。

后来陈先生的病情已经严重到了,一出门儿就会头晕的程度。

他先去了市里的医院做检查,医生说是严重的拼血,又建议他去南京的大医院做检查。

医生建议他立刻住院治疗去年的九月三十号。

呃,那次过来以后,我给他打电话,我说,你过来拿点螃蟹,今天比较多一些,螃蟹质量挺好的。我说你这个螃蟹不要给你家亲戚了,就跟你爸两个人吃。

然后他开车过来了,过来以后很虚,但特别高兴。 我就跟他说,我说,你能不能吃这个呀?他说,我怎么也得吃两只。

明天早上我跟我爸就去南京了,他陪我去住院。

我说你去了,给我打电话跟我说。

就像第一次见面时,陈先生给赵先生送轻蹄一样,这一次的分别也是如此,云淡风轻。

赵先生没有想过什么是最后一面,他还在等着和陈先生的下一次相见去了医院情况我就一点不知道了。但我他知道我特别像他。

后来一直住了一个一个星期,他跟我说,他说知不知道。这次我过来,医生给我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说这什么概念,我说不是太清楚。

我还跟他开了个玩笑,我说,还有救嘛。

他说,当然可以了,他好不犹豫的跟我说呢。我说,那就行。

他接着说,他说我爸都不知道这个事,我不能让他知道这个评委通知单是我自己签的。 过了星期,他说这心就回不来了,因为医生说也得加一个加一个疗程的量。

我说,我过来看你一下吧。他说,你不要来我家所有人都在。

后来我说,我想看你一下,就视频了一下,是我开车去健身房的路上十五分钟,然后当时他的嘴。

整个嘴上全是那个死皮嘛,整个脸全是瘦的,就已经那个颧骨全都塌下来了,特别黑,好慌。我说,你怎么搞成这样啊?他说没事。他说,我现在好多了,我才跟你视频的。

呃,我现在饭量可好了,什么之后喜欢什么吃这那的,说别的,然后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呀?

他说,这个礼拜过了应该就可以了。 有一次我强硬到什么程度。我说,你把定位发给我,我必须得过来。

他说,你跑了干嘛,过几天我就回来了,他总是不让我去。

其实这点我挺恨他的,对吧,因为。

如果他让我去了,我已经去了,可能看看他虽然解决不了什么遗憾,但是我得我陪他了,对吧,我跟我爱人俩是十余二号,打了结婚证打断那天我发了个朋友圈,把结婚证拍了个照片儿,拍了个文案,其实那是给别人看的嘛,你也知道。

然后一天我在看各种点赞,其实我也在等他的赞,但是一天都没有信息。

我特别生气,我从来没有没有生气。我说。

行,我说,你生气吧,是不是我说我以来要看你不让我看是吧,那不联系你去世了。

就这样,一直这个事情透了二十多天没有联系我,你做什么概念吗?

我发信息不回。

有一天晚上我做梦,那时候我还一个人睡,我睡床上扣半夜,我就要知道嘛,就是我喊嘛韩生特别大,我做了个梦,梦里面没有内容啊,就是我在不停的就都感觉东西就压我喘不过气来了。

然后我妈就跑过来把我拉醒了,他说,你这么大人,你还做这样的梦,说梦什么了,我不知道,我说,然后整个白天。

晃晃晃晃我都觉得不对劲,有什么事。

他有两个手机号给打电话,其中有一个手机号关机,另一个手机号是什么呢?是注销您拨打号码椅不存在。

我第一直觉就是不不对劲就不好了。

然后我在微信里面有反复的去去哄他,拍拍他,然后去打了语音电话,视频电话不减肥,反正没有任何反应。

然后当时车要是能没拿,我就骑了我妈那电瓶车嘛,冲到对面小区,当时已经晚上已经快五点了。

冬天嘛,黑的很,早已经黑了,但是他门口的所有的布置都变了,鞋也不一样了。

我心里咚咚跳跳,特别厉害,我觉得不对劲了吗?我不敢想。

后来我敲开门内刹那,你知道是一个女的时候,第一次见他爱人,个子爱的不高,说他已经谁爱好你去世了,然后站到我眼泪就已经不停地往下流。

然后这时候她丈母娘嘛,那个一个阿姨让她说。

他走,没有任何人知道,谁都没有说。

当时他都已经恢复了,恢复时间,就是跟我视频的时间结果恢复了。当天晚上就突然病毒病菌感染嘛,整个人就一下就垮掉了,然后送到icu。

然后在里面待了六天。他去世的时间就是我打结婚证,那天我做梦都想不到,就是同一天会这事你知道吧。

你说那天他都走了,怎么能看到我的朋友先生,我回家路上就一直在哭。

哭了,然后我也不敢回家。

后来我把就起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哭了好长时间,我就后来给老婆打来电话。我说,嗯,呃,我是刚才来的那个他朋友。我说你能不能麻烦那个事儿?

我说把他爸爸电话给我,他说他爸应该现在不想接任何人。我说你把他电话给我就行了好吗?

然后我就给他爸打电话,他爸说,你别来了吧,这么晚是吧?我来不放心我说说我今晚今晚要来看一下。

然后我一下车,他爸就抱着我,他说,从此以后就我一个人了。

你知道他爸跟我说什么,他爸说,我见过你,整整手机上好多。你的照片十月底了,二十几号,98号。 有一天晚上,他给我发了个很长的信息。

他说,赵先生,你知不知道,我特别感谢你,我认识你之前,我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奶奶之间会有感情。

他说,你用你最好的两年陪了我。

我做得很不好,让你生气。

我没什么文化,只知道挣钱他,但是你知道我做到了一点,就是我做到了,我全世界对你最好。

以后你记好没有任何人能让你不开心,只有你自己能让你自己不开心。 在得知陈先生去世消息了之后,第四天就是赵先生的婚礼,他必须强撑着去为了婚礼,忙前忙后。

毕竟行婚是他的人生大事,倒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也是周围所有人都期盼已久的美好姻缘。

但是没有人知道陈先生和他们之间的故事,后来那天其实掌心的话,嗯,前半程我是很抑郁的,很不开心的。

因为很简单,如果他在他是肯定是希望我开心的,所以我就以另外一个状态投入进去去。呃,包括司仪,后来搞那些活动啊,干嘛闹啊干嘛的,我都跟他们参与到,然后一桌一桌的去敬那个酒喜酒啊啊,我觉得还是蛮开心的。 我唱了一首歌,杨宗纬的意思就好。

然后就哭得一塌糊涂,哭得就是不能看了,你知道吧,然后我跟他从头哭到尾,然后那个司机说,你们俩一对手好哭惊他说,你们俩又不是真爱,那就斜了。其实只有我跟他俩自己知道我们是什么情况嘛,对吧,前两以前在的时候跟我说,他说你结婚的时候。

你跟你老婆说一下你的西服,你的衬衫,你的领结和你那一套给我来买,由我知道你的眼光和品味,因为他还说,他说,如果你胆子够大的话,我可以帮你去接亲啊,你跟你老婆俩可以坐我后面,你放心,我不会乱说的。他说,我不知道都开心,老只想你今天再该多好呀。

办婚礼以后,然后跟我老婆俩去度蜜月吗,去趟云南,在云南待了半个月,薛安满,那正好赶上有一个,那天是佛教日嘛,就是放那个起伏灯。

他说,每个人可以起锤染灯。

他说,可以把你放不下的人是把学心愿放什么。

后来我把那个灯拿了,就我就跟他说,我说不管你去哪儿,我希望你少收点苦,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走。

我说,还有呢,就是我就把你放下了。

我不能越来越带着头活着,对不对我那晚风特别大,你知道吗?

所有人的灯都已经变了,你知道吗,不好,然后只有我这样都没有灭他,应该是感应到我的寄托了吧。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张一周制作,深夜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