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检察官的提审室日常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月前点击:315


少女检察官的提审室日常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者,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九零年出生的年轻女孩儿,她叫张小跳,是一名检察官。

我们是在网上和张小挑认识的。

在见到他之前,我们很难想象一个会管自己叫小跳的年轻女孩儿,是怎么会进入严肃的公检法单位。

穿上死板的制服之后,他又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人啊。我叫张小跳,是九零年北京人,现在在检察院工作。

我爸妈其实不想让我做法律职业,因为父母就是从事相关行业的嘛,他们觉得女孩子就是太早的去,就像这个职业,你会经历面对很多人性的复杂面。

他们是非常不希望我面对这些纠纷啊。这个你要是经历很多社会和人性的黑暗面呐,直接促使我进入这个行业呢,是有一步美国电影叫绿征俏佳人,然后我当时就觉得哎,好有趣啊,左手拎着狗,右手拎着LV,然后就去开厅。

而且我就特别帅。

就是可能因为我的这个人的性格啊,就是属于相对比较外向,然后比较爱说,所以我需要有一个机会让我展现自己。

然后绿灯小达人就正好就是让我感受。哎,这律师在庭上就挺帅的,他说话大家都得听着或者法官在庭上说的。

所以我觉得这个职业好像挺能符合我这性格的,我觉得能实现我的自我价值,所以当时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我父母就像希望我能报那个吃饭类的院校。

但是当时我就特别坚持学法律,就是绿灯敲夹人的印象。

然后后来进了大学以后,我会发现其实自己无打无撞呢,进入一个很适合自己的行业,就是我觉得这个职业,虽然他有一些东西跟我之前幻想的不一样。

就是跟绿征乔家人那个反差太大了。

但是有一点是,就是在这个职业里,我确实能获得我的自我实现感。

比如说我答疑的时候,我当时就往参加一个社团准律师协会,法轮路中心那个社团就是干嘛呢,就是帮助那些农民工啊。

多年申诉无果的这些人去通过法律途径实现他们的诉求,然后当时我就就还比较幸运,就抱着这个社团,然后就就被这个社团录取了,然后从大一直到大四,我都在做法律援助工作,包括做那个法律诊所。这方面我们学校其实就是大家都是不记忆任何后果去做这些事情的,包括当时。

就你自要外出取证,然后给当事人去上房打官司什么的,当时给他们做代理的时候都是自己投钱,但是学生也没啥钱。

大家都凑钱。然后当时我又问我一师兄,我说你为啥要参加这个活动啊,就是杀这个组织。

他说,因为我知道我步入社会以后,我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实现我心中的这个热血了,我也没那么多机会,所以我尽量在学生时代我能做更多,我就做更多。 所以其实大家都是很怎么说很有理想的。

我之前代理过一个案件,是在我大二大三的时候吧,是昌平区的一个农民工,其实案件特别简单就欠薪。

就这个公司到年底了,不给这个农民工发薪税,我记得是八百多块钱吧。

当然,809年零九年的时候,那八百块钱还就挺值钱的。对农民工来说,当时那个农民工找到我们以后就是特别感觉特别绝望,就因为这八百块钱就讲轻生了,就是我听完以后吧,我觉得这其实对于我们法律专业来说,不是意见特别难的事儿。 我跟他说,我说你就放心吧,这个案子我们就给你免费代理。

然后之后就跑到昌平的那个南口法院,然后这个案子其实从立案到最后,前后也就历经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然后当时这个拿到这笔钱了以后这个农民工就就当时啊,就他特别感谢,但是他又不知道怎么感谢。

就是属于那种比较不会言辞的,然后就扛了四个西网,从城里坐公交车做到了昌平,中华大学,然后把四个西瓜。

给我们当时他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地下值班,就是我们那个帮使。

然后呢我就上去上去,以后就看他以后呢,他就是哦,你能看着满头大汗,四个西瓜是分两个大兜子拿到,然后在那儿站着,他也手足无措,就是想上前吧,他又不敢上前递给我的时候呢。我说,我不要,不要,他说就非常强硬,态度就是你拿着多余的话也没有给我以后呢。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就鞠了一躬。

就是还没有等我刀谢。

就走了,就我当时还挺感动,那四个西瓜大概多少斤得十斤以上吧。我觉得真的就是那种你感觉自己是有价值的。 小跳本科和研究生读的都是中国政法大学。

快毕业的时候他考虑过当律师,也想过要进外企当法务,但最终经过了一系列实习,他进入了检察院。

工作了几年,下来小跳时常觉得检察院在老百姓的视野里是个存在感很低的机构。

要不是人民的名义火了,他的很多不学法律的朋友都不知道他一个检察官是干什么的。

其实检察官这个职业。

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但他太宏观了,可能老百姓能认知到的检察官就是侯亮平,就是人民的名义,就是反贪官呐,抓贪官呐。

其实咱们国家监察把改革以后,就这个侦察权已经归到了监察委,我们这个权利现在已经没有了,所以侯亮平现在已经去监察委了。 我们现在主要做的工作,其实理论上就两方面,一方面叫法律监督。另外一方面叫这个打击犯罪,就是我们现在的刑事案件分为三个阶段,就是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他对应的三个部门是公安,我们和法院绝大多数的侦查工作都是在公安阶段完成的。

他只有把这个案件查清楚了,是谁?

然后实施的犯罪行为才会把这个案件移诉给我们。

所以我们这个阶段的话就是法律规定啊。你,首先你要看所有的卷宗。其次,你必须要提寻嫌疑人,你要当面的跟他核实情况,然后听取律师的建议,然后询问证人,包括询问其他被害人等。这些环节都做完了,以后证据情况也补齐了。起诉到法院。

就相当于从片面来说就相当于一个公诉案件犯罪案件当中。检察院其实扮演的是国家律师这么一个角色。

他对抗的是对方的律师,然后法官集中裁判,大概是这么一个工作性质。

之前我实习过一年时间,在检察院主要负责的是那个暴力犯罪,那块儿就贩毒啊,强奸啊,杀人啊,这块儿接触的比较多,后来正式入职到单位之后,我直接被分到了,就是犯罪经济犯罪这方面的安检。我大概在前工作前两年的时候,我几乎提审的每一个犯罪嫌疑人都或多或少的返工。

就哪怕在公安认得很好,还有自首的自自己去公安同安的。但一见到我一看诶一年轻检察官诶,没啥社会经验直接就翻工,然后甚至有范贤人还反问我说你多大了,毕业几年了,就这样的话挑衅你知道吗?

之前遇到过一个自己自首的去公安机关是一个职务清查的案件就是一个会计,然后他做假账,然后把公司的钱都给拿出来侵占。

后来这个会计面对他要辞职离职,然后这个老板让他去交接账目,他说不清楚啦。然后他一激动,去公安自首去了,说,我拿了公司的钱。

但是呢,这个案子呢,他赐就赐宅,等我在这个案子到检查完之后我再提醒他的时候,这人就不认了。

就说我不是啊。我说,那你为啥自首,你没有犯罪?

他说,我就是精神有病啊,我就是精神不正常。我觉得这个人就是一个450岁的一个中年男子啊。

就是一个。你一看就是那种挺油的这么一个人,他对你的表情就很愤怒,他很愤怒,就这种愤怒,一度让我认为我是不是冤枉了他。

就正常的嫌疑人,他还是会有愧疚的。

他尽管不认罪,或者说提出一些辩解,但是你能感觉到他虚这个大叔不一样,这个大叔,他的态度很强硬。 之前我第一二次去提讯课的时候,这个大叔跟我嚷嚷,就是我说你这个钱是怎么没的,他跟我这样说,哎,拿钱啊?

然后我跟他说,我玩你这账怎么做。他说我不知道就就这样。

然后我跟他去给他对这个账目的时候,他就拒绝回答你的问题,就是非常抵触,对你非常排斥,然后态度非常嚣张。

就一度我们讯问被法警中断,因为法警觉得别出,就怕你们俩在屋里出什么事儿啊,就这么嚷嚷。

然后发短信来看,就是到这种程度。 所以我就一度认为我是不是给他冤枉了他可能是真没拿钱,要不然他不会是这样一个强硬的态度。

嗯,然后但是他因为我第二次第三次提讯他的时候,发现这个人就穿上绿色的那个衣服,就我们正常的看上所是穿橘黄色衣服,穿绿色的衣服,通常代表这个人要么有暴力倾向。

然后谨防他对其他的这个人有一些伤害,要么他有自杀倾向。后来我知道这哥们儿有自杀倾向。

所以你知道你跟他说话,你还不能说中了?

书中万一这人回去自杀了,这就是你的责任。

所以说,当时我就一看我就问他,你怎么就穿上绿色衣服呢?

他说我嘴晚上吃药自杀了。

我说吃什么呀?他说,吃康泰克。

然后我说有吃康泰克子啥了吗?

他说就吃开开课吃六六辆,多少也能死啊。 就大概是这意思吧,你就觉得这个人精神真的有问题。

然后后来去给他去那个公安医院诊断,这个人就是严重抑郁,这是严重抑郁。所以我跟他对话就是没法进行五分钟以上,你问他。

然后他过问他一个问题,他回答一下第二个问题,他就不回答了。

你再问他,他说我累了,我需要休息,然后就盼着睡觉了,一点儿折都没有。所以说就是这么一个人,就你也不知道他是精神真的有问题,还是在这儿跟你演。但是无论如何,当时我心里有一个预判,就是这个人的口供我是肯定拿不下来了。

那个案子本身其实没有什么所谓的什么其他因素,那个案件压力点就在于取证,就是我翻来覆去的,就在想这钱到底少哪儿了。

因为他自首的时候说我拿了两二百万,那我就在想这二百万少哪儿了。当时为了这个案子,我都去自学会计来。

甚至我想考个cpa,因为我真的看不懂,他那个账大概是六年的账。

然后记忆全都是手机,就没有一个是极大,然后既收支收支就正常的财务账,不是收支嘛,收一笔支一笔,然后这个是什么钱,这什么钱都标明明晰嘛。 他不是,他想记在收记,在收想记在知记在知。

我说你这笔是收还是值,他说,我不知道,我忘了。

我说,那票据呢,没有票据。

我说,那为什么没有飘去呢?他说,因为这是帐外,就黑帐,是我们老板是为了避税的。 就这么一本儿账,你都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没个案子。然后,而且他拿的都是现金,他们就是没有那种转账记录什么的啊,这些也没有。

然后就是我问他,那你管的这些钱,他说都是限资,没有什么转账记录上。所以就这种情况下,他你就非常难证是谁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然后就走访调去问他们的证人,他们公司的工作人员问了十七八个,没有人了解情况就是你知道我提醒了他十二次。这个案子每一次都是这样一样的说法。

证据情况又不好。最后这个案件就是综合考虑,任何证据都没有,这个人也不认罪,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犯罪事实,最后给这个案件做了一个存疑不起诉。 所以在这么一个情况之下,这个人最后就给放了,然后还走了国家赔偿程序。

因为这个省钱积压,如果就无罪释放的话,是要对公民的权利有一些补偿的。当时给他走了一个。

这个国家赔偿的程序,嗯,所以这个大叔从而扔到这么一个态度,但最后放他的那天我没有去,因为那天我有事儿,但是我同事去的。

然后就给他宣读不起诉讼书,然后从看书所给他放出来。

那个这大叔跟他喜爱着,就媳妇儿抱头痛哭啊。就这样,然后说哭的也挺惨烈的,就是这个案子,我跟谁提到的时候,我都很错吧。

就虽然说我们会我们法律里面有个概念,叫做无罪推定,就是未经法院判决,不得认定任何人有罪。 所以说这个人没有经过法院判决,又没有证据支持的情况之下,应该认为这个人是无罪的。

这是一个法律上的判断,但是你从你从一个普通的正常人的个人情感和感受出发,你就觉得这个人一定就是百分之大概率是他可能做了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但你查不明白这个事情的时候,请你挫败点是在这里,就是你离事实真相很远。

但是你力不能及这个事实认相的时候,你会很错吧。这个案件两退三言,办了六个半月,在这溜溜半月里面,我都听不了这名字。后来我一听这范俊先生的名字,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到现在为止,我们同事还经常开玩笑给我提这人名了。 因为法律的局限性也是不变,存在的就是法律,不是那种。

就是一定能跟你实现所有的绝对的公平正义,其实绝对公平,正义也是。

不存在的法律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相对的保护你。

在小跳短短几年的工作经历中,这个做假账的案子对他来说是个心结,他体会到的不只是挫败,还有人性的复杂。小的时候,父母并不希望他接触这些人性的棱棱角角。

但小跳反而觉得这些经历和思考才是法律这个行当带给他的最大收获。 其实我算比较特例,因为我父母都是从事法制职业的。

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对法律职业有一个大体的印象。然后在三年级开始吧,我就开始看。

就是案例方面的书,当然也不是那种特别正规的法律书啊。叫什么法律世界啊,就是带配图的那种。

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我好像上高中的时候吧,还是上初中的时候。当时有我看了一个中国法治十大案例,但是其中有一个案例,我印象特深刻。后来上大学以后我也学过,就是有一个线的。

好像教育局长贪污贪污之后他干嘛呢?他把这个公款用于建希望小学,我当时就觉得就是感觉特别神话这个故事,但是后来还是给他判就贪污罪,因为所谓的法不容情嘛,就是你人做事是有你的动因的,你品德高尚,这点大家不可否认,但是你触犯法律了,这点你就要受到制裁。

但是那个案件是好像是给他做了最减轻的处理。然后当时我看了一下那个案件的平息,虽然当时也看不太懂具体法律过程,但是那个案件对我就是印象挺深刻的啊。原来我会觉得啊,犯罪分子,那就是社会打击的对象,甚至你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批判他们。

但那个案件之后,我会觉得哎,人性还是挺复杂的,两面就是善良的人,也未必不犯罪,犯罪的人也未必不善良,包括我后来工作三年,我最深的感受就是人性的复杂面。

就一个人可以犯罪,但同时也可以是一个好父亲,好公民,好丈夫,但有的人他可能没犯罪,但是这个人就道德品行恶劣,所以有的时候,可能这不是一一个就是一个评判标准,道德和法律。

它是相对分开的。

我之前办过一个案件,他这个案件是挪用资金,就是他没有经过单位的许可,他是出纳,他又利用职务便利,就把资金给挪出来了。

自己用用完之后再还回去,自己用,用完之前再还回去。但是呢,他最后一次用的时候,他也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但是他用完之后,就是因为客观原因,他还还不起了,他又没还回去。

还有,我问他,你的钱去哪儿,他,我给他媳妇儿治病,他媳妇儿就是一个尿毒症,然后就已经尿毒症都多少年了十年多,然后这个人就是为了对他这个妻子一直不离不弃的,一直到处借钱,然后治病到最后没无路可走,没处可借的时候,就只能挪用公司情况。

后来回去以后,有跟我领导回报这件事情,我领导说,哎,你去医院了解一下他期待什么情况哈,因为这个人要被判的话。

他妻子这个腰费你怎么办?

你后续你,这就是你可以不管,但是你不管你的意义在哪儿,就你处理一个案件,你的目的不是让这个人家破人亡,最后妻子无药可医,你最后这个人也进去了,那你你的社会价值在哪儿?所以这个人受到他一定的惩罚,同时他妻子的事儿我们也得,就是想一下后续处理问题。

那我们就去了。去了以后就发现他妻子情况就是还好,就术后恢复。

但是需要药费用,然后我们就等于以单位的名义给他组织,一个就是那种众筹就网上那种轻松筹,然后后来筹集了,大概有因为影响当时还挺大的筹集有十几万吧,就都给他气死了。

做后续的他那个患肾之后的这个腰费用就至少能维持到这个男人出来是没有问题,而且在这个男人,这个男的这个犯罪嫌疑人,我们也给他争取最大的践行,因为这个罪名本身不是一个重罪。

所以最后这个人就又自己努力减刑一年多以后又出来了。

然后最后出来之后,这个人给我们送了一面锦旗,就其实我们锦旗说到是很多的,但大多数都是被海人送。

就是很少有这种嫌疑人,就是我都被判刑了,然后出来再给你送锦旗,他是唯一一个,就是我已经被判刑了,但我出来以后还得再感谢你们。 在小跳看来,面对类似这样的案子,他在工作中最大的驱动力不只是一面景气。

更重要的是同理心。作为一名年轻的检察官,他觉得铁面无私固然是原则,但在面对情与法的两难抉择时,他内心的天平也会有摇摆不定的时刻。 嗯,就我不知道,你看没看我前段时间那个我不是药神?

就我第一个接触案子就是销售假话,而且跟那个案件很相似的一个地方就是他那个药师,就你知假药就是其实在国外是正常销售的。

但是因为没有经过咱们国家的进口批准,嗯,然后他私自带进咱国内销售了,这种情况下在法律规定属于你之类的,按假药处理。

但是呢,嗯,嗯,他这个药本身药效可能没有什么问题,所以这个案件就是一个清华大学的一个学生。

他搞代购代购的就是这种日本的这种。

药品羊水啊什么的,其实没有特别严重,当时查货的时候大概查货了啊,二十多盒儿。嗯,当时就是以销售假药罪给她起诉过来的。这个男孩儿我觉得啊。

因为我从批捕之后侦查阶段过了很久,大概是侦查阶段正常的案件就是两个月左右吧。 这两个月过完之后,我去见了他,见完以后这个男孩儿,当时我觉得他心理素质还是挺好的啊,感觉还没有崩溃。

但是呢,也忍不住就哭,就见面就哭。

我说,你别哭,你这个什么事,你就说事儿哈。

然后这个案件是我唯一一个没有说上来以后直接问法律问题的,因为其他案件有的案件你处理很快,你知道你问几个要点,这个案件就清楚了,事实这个就可以起错了。

那这个男孩儿我是主要问了他一些家庭生活情况啊,包括卖药的动机啊,当时对他还是有怜悯之情的,然后这个男孩儿呢,一直哭说他就是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异了,跟他妈妈一起过,然后妈妈现在就是浦东职工。

然后家里也特别贫困,然后一边儿说一边儿抹眼泪,然后,哎,反正当时看着那个情境吧就挺难受的,也有可能是我处理的第一个案件。

而且你知道看守所就一股那种消毒水味儿吗?它每天它要保证这个。

嫌疑人,他的那个是没有细菌的,因为那么多嫌疑人关在一起,他会交叉传染疾病,所以他一进来的时候就一股消毒手臂扑面而来。

然后穿着一个橘黄色的那个看守所的服装,然后戴着个手铐。哎,你就觉得这个孩子其实跟你差不多大。

比我小点儿有限啊。然后清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你就要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儿,这个人这辈子就毁了。哈。

嗯,就感觉你真的不是在维护公平正义,你是有点儿滥用,滥用这个刑罚权了。

所以我当时通过跟他见了一次面儿吧,有心理会产生了最后做不起诉的这么一个决定的想法。

然后呢,看一下他的销售记录,基本上药品销售的也很少,就这种进口药品,然后起惑的盒水也不多,因为你每一个案件聚集到情节,它这个情节是不是属于轻微,属于情节,达到了可以免于刑事处罚的程度。你是需要做很多调查核实工作的啊。

包括他的销售时间就整个持续的销售时间作为我们调查出来,他才销售了一两个月,相当于然后包括销售数量。 这个人最后就卖了十几盒,十几盒都不到二十盒,然后包括这个人的这个背景资料之前有没有我类似的?

经历寿命,社会形成的处罚发现也没有,然后家庭环境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啊,特别贫困,然后包括这个药品,最后也送去做检测了。因为你说你是真要那这里万一有有毒有害的成分在。

但检测结果也是,这个药品是有疗效在的,而且也没有任何有头害的成分,然后也联系了买家,没有人有过这种不适的症状。当时我又跟我师傅建议给他做一个着定的不起诉,就是所谓相对不起诉,刑诉法也有规定,就是构成犯罪,但是情节轻微,可以免于刑事处罚。

所以其实你要给一个人就是出罪是也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这个人,在构成犯罪的情况之下,你需要做的工作要比直接给他起诉要大很多这个工作量。

但当时这个案件还是挺有争议的,因为没有这么处理过,就像那个侯勇那个案子一样,就没有那么处理过。之前加入贾要安安不起足处理,因为大家的印象当中假药是属于严打的范围。

但是我跟我师傅也说,我说假药和假药不一样,这个假药不是对人体造成危害的假药,而是就是法律拟制的假药。这种情况下虽然构成犯罪,但你要考虑它社会危害性。

他的这个人身危险性,以及这个人最后回归社会教育改造的可能性,就没有必要对他做起诉处理。 所以最后这个案子还是上了监委会。最后监委会一致决定给这个人做一个相对不起俗处理。

就是其实我觉得工作当中最重要的成就感来源于两点,一就是你能避免一些不需要受到这个刑罚追责的人能够免于刑事处罚或者一些本身就无辜的人免受这个牢狱之灾。这通过你审查案件的细致程度,你会帮助一些本来没有这个社会危害性,或者说本来就没有犯罪事实的这些人得到这公正的对待。另一方面,你会使得那些犯过嘴,然后有过错的人接受他们应该有的惩罚。

这其实保护的是社会的秩序,以及那些被害人的权益。

但是有的时候你会很难觉得,比如说像这个案件,它是构成犯罪,但是他有多大的刑事处罚性。你就像我看那个我不是要我说那电影是这个男主人公是构成犯罪了,但是是不是一定要给他?

处以刑法,这个时候你会纠结,你会有自己的价值权衡和取舍,因为有的时候我经常跟我同事聊天儿,我就会问他们,我说,如果这个案子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如果换做是你,你能保证你肯定不犯罪吗?

其实大家都不能保证就是当你面对这个抉择的时候,你也有可能做出这种行为的话,你就会觉得这个人他一定程度上还是值得同情的,就是人都是复杂的,个体检察官也是,之前我可能觉得检察官就是挺严肃的。

但是当你真正进入这队五以后呢,你发现检察官也是普通人,然后他自己?

处理一个案件,他也会受到他知识结构,社会经历,包括情感倾向的这么一个影响,包括检察官也不是那种高大伟岸,就是相对来讲,就是你这接触一下,你就发现他们更生动。

就活得更像人。嗯,穿上这身衣服跟唾液衣服之后是一种绝,就是绝对的一种反差,然后也有自己的缺陷。

但是,嗯,你能看到一个更真实的群体,我觉得真实是最重要的。 采访结束后,小跳很认真地和我们核对了他在采访过程中提到的一些细节。

他原本是个神经大条的人。

爱开玩笑,爱玩爱闹,但在检察院循规蹈矩了几年下来,他逐渐习惯了时刻在脑子里蹦起一根弦。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梁珂制作声音设计,彭寒。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