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少年赌徒的沉迷与忏悔
gezhong2022-04-30  274

你今天能赢个三万五万的,你明天就能输个一两百万 故事FM ❜ 第 531 期 爱哲按: 对于我这个连麻将都不会打的人来说,我一直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沉迷赌博。尤其是总听说有人输得倾家荡产了,还要借钱接着赌,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听到了今天的讲述者小黑的故事,听到他因为赌博,小小年纪就获得了令人咋舌的消费能力,之后又因为赌博,陷入了一条不归路的整段经历之后,我开始能够理解赌博对一个人的诱惑和毁灭。 /Staff/ 讲述者 | 小黑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静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静远 封面插画 | One Day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被镂空的意外 - 桑泉(抢红包) 03.谈论一次皮囊 - 桑泉(男人的浪漫) 04.X的组成关系 - 桑泉(片尾曲)

一位少年赌徒的沉迷与忏悔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对于我这个连麻将都不会打的人来说啊,我一直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沉迷赌博。

尤其是总听说有人输的倾家荡产了,还是要借钱接着赌,我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听到了今天的讲述者小黑的故事,听到他因为赌博小小年纪就获得了令人杂舌的消费能力。

后来又因为赌博陷入了一条不归路的诊断的经历之后。

我开始能够理解赌博对于一个人的诱惑和毁灭。

我今年二十岁,我是浙江人,目前从事是销售置业。

我今天主要就是想跟大家分享我以前的王赌经历,以及我以前自作的赌局的经理。 我小时候呢,我爸我妈,他们都是分居两地的小学,那会儿住家教吧,上初中之后,我还自己生活了,就自己住家里面。

然后他们也很少回来,我妈妈可能一个月会回来个几次。

我爸的话,一年到时候走在外面就过年。

寒假他会回家,因为每一年的冬天,我爸回来回到老家之后,每天晚上我爸都会出去打麻将,有时候就会带着我。

我第一次接触到赌博,就是我的爸爸。

嗯,他从从我很小时候他就赌博我们的家庭,也因为赌博就变得治理破碎。 嗯,从小我在我爸的怀里,我爸在赌赌多,上面打麻将。

我唐道八的话也睡觉,从小到大,从我上幼儿园开始,每次我爸赢了钱之后,他就会特别的快乐。

然后出手也会特别的大法,不管对我也好,或者对我的朋友他们。

基本上我只要向我爸要钱,他都会只会往多的,给不会往少的给。

等到我真正接触到王赌的时候,其实是我上高中那一年在高一上册的那个寒假。

我在一家娱乐场所里面做寒假工,因为当时有一个Ktv里面的小姐邀请我进了一个微信抢红包的群,但当时群金额会比较小,相当于是十块二十的这种。

然后我在里面输了整整五十块钱,我当时一天的工资才六十,当时我就非常的气愤。

相当于那个乔布斯全是这样的。

你在里面发十块钱,五个拼手机的红包抢到红包,我金额最小的人要继续按照这个金额发下去。

我比方说,我要是发十块钱,五个红包,抢到金额最小的人要继续发十块钱,五个红包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这种玩法叫杰隆,然后因为那一次我输入五十块钱之后。

我都特别的心痛。后来经我朋友,他给我推了一个微信,是当时在做一些就是专门抢红包上面的。

辅助软件百分之百帮你赢钱的辅助软件。

当时我花了1500块钱买下了一个服务软件。

后来我在那个群里面赢了,大概很快的就两三千块钱。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真正的就说踏上了这条路。等到我当时寒假过完的时候,我其实身上就已经累积到了。

就是我们那个年纪也累积不到的财富。

我后来连班都不上了,一天六十块钱,对我来讲,已经满足不了我的现状了。

借着我从抢红包上面营养的钱,当时我给我爸买了一条六百多块钱的软壳中黄,然后还给他买了一个1500多块钱的一个打火机。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真正的感觉到了金钱所带给你的快乐。

小黑很快拓展了他抢红包的视野,他买了五六台苹果手机,开始在各大抢红包的群里疯狂敛财。

那个时候我在很多群里面,他们都已经知道我当时是开的那种辅助期,很多群里面主要踢掉了。

我当时非常想找资源的,但是当时我没有资源,然后有一天的时候,一五年,一六年这个样子,我妈妈店面前面那个?

卖烧烤的那个卖烧烤的人,无意之中,我看到他的抢红包,他当时跟我爸也认识,当时我跟他说,我说我来开群。

你给我介绍人过来,你给我介绍一个人,一个人头,我给你二百块钱,三百块钱这个样子。

然后他后来给我拉了不少人进来,然后那个群就慢慢开始活跃了。

然后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接触的资源越来越多。

到最后的时候,我一边自己开着群,甚至一边自己卖的这些服务软件。 小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专门做红包辅助插件的人。

后来,这个人成为了小黑的上游提供给小黑各种市场上买不到的辅助软件,比如能自动抢红包的辅助软件,可以让一部手机同时登录五六个微信账号的辅助软件。

通过这些独家的辅助软件和五花八门的赌博玩法,小黑组的局越来越大。 我那个群的话,我从最开始的话我都会。

基本上每个群我都会控制在230个人左右。我当时有几十个卫星群,几百个人一起读在不同的卫星群里面。

然后我大概隔个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等到我当时的微信,微信金额里面已经到达一定。

一定数量的时候,我就会换掉微信。

华商利用微信继续上航。

我群里面不单单有参与赌博的人,我还有我的小号,但是别人都不知道。

我当时有几十个小号,分别在我不同的手机上面,我不需要自己去抢那个软件,它会完全帮我自动操控我。当时我的手机在我们老家那边的二手手机市场上面买了各种各样的像iphone六F五SF五c,这样我用几十台苹果手机。

微信号不一定是实名制注册,但是你如果想要通过转账的话,也只能是实名制注册。

我在网上就是批发嘛,我当时花了几万块钱买吧,买了很多人的身份,然后说我今天用了这个人身份这个人身份。

如果这个号差不多了,但是他每天都会有个循环的呀。他们一天限额二万块钱,后来就是我当时大概去做一个多月吧,我一共赚了大几十万是有的。

不包括我们的开支。

我们那时候的平均以前的开支,包括发福利,发红包,一天都在几万块钱以上。

然后包括我各种采购的我的设备,然后我的辅助器包括我的微信号啊,各种各样的其实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小黑他们这伙人通过组局赌博来牟利,除了要拥有足够的人流量和辅助工具的技术以外,他们还需要有操控赌徒心理的能力。 我做微信的时候,因为一些我的所作所为,去导致了别人的家庭家庭破碎啊。

当时我有碰到一个人,他本来是一个小老板吧,因为他当时下注下的金额比较多,我每一天都会给他反水,反到百分之八到9%这个样子。

你想怕输了一万块钱,然后我可能会给你返个80900块钱的。

你如果赢钱了的话,我会给你发一些福利。比方说,你今天相处金额比较大,然后吧,你可能赢了100020000的啊,也没关系,对吧赢钱都只是一时的,我可能也会再给你发个一千块钱二千块钱的这种红包作为一个赌徒,我深知这种想法,因为一旦可能你今天赢了钱,新进的畅快,完了吧。

我又都给你发了这么多的红包啊。

然后你会觉得可能这个群这个赌博。

可能就是一个很公平公正的你赢钱没关系,你赢去,你今天能赢个三万五万十万的,你明天就能输过一百万,二百万很正常。

因为我并不是以一个组局者或者群主的身份去跟他聊的吗?我是一个小号,相当于我也是里面一个残赌的赌客吗?

我是以这样的身份就跟他聊天了。

其实我能看出来,你知道吧,相当于你每一次上分你。比方说开始你是一次,都是100010000的伤。

那你后来上到803,0500,甚至还有出现。

五十几块钱,二十几块钱的时候,我又知道这个人已经更富有劲了。等到他下一次再上风的时候。

他的钱不是借的,就是去变卖一些财产去获得的。

我其实都能知道,据我初六统计,他大概输了有输,在我这里又输了几十万。他同时有不同的群才赌,他连把车子房子卖了,我甚至都没有任何一丝的怜悯。我当时还在想我该怎么样,去把他这些钱赚进来。

那一天我可能会让他赢个100020000赢个100020000走。

但是我丝毫不担心他不会再来赌,还有时候赢了钱就走了,何况他还输他那时候就已经输了十几万块钱在我这里了,他肯定不会走。

然后就扎住了他的这个心理嘛,当时就给他一晚上赢了几万块钱回去。

果不其然,那没过两天,他又来了,他是有家庭的,但是后来再后来,房子卖了,车子卖了之后。

我就用我的小号去问他吗?我说,怎么这几天都没赌了吗?他说,不赌了,算了吧,他现在已经输完了,身上已经没有钱了。

没有钱了嘛。那就我也就不在他身上,在做无用功了吗。 以上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小黑十五岁那年的夏天。

他和人合伙总共做了一个多月的妆。

据小徐说,最后他自己就分到了几十万元。

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这样一大笔钱让他迷失在各种夸张的消费当中。 后来不开学了嘛,开学的时候,我们当时那个学校是中专嘛,职业中专嘛。

然后我们当时的学校里面都可以带手机进去了吗?

别人都是带着一部手机,我背着一个书包,里面装满了手机,带着三根茶线板,数十个充电宝。

几十栋数据线,几十副耳机。

后来我同学,他们有人知道当时他们问我在干什么,我当时因为可能我就觉得我自己身上有很多钱,我就呃,比较高人一等嘛。然后我就会跟他们炫耀,说我有我有多少多少钱。然后他们来找我玩。

我说就十分钟的时间,我就可以赚三千多块钱上学还有意义嘛。当时我带着我的朋友,他们在我们老家那边的广场里,我点了一桌子的菜,可能点了801000块钱。

我吃一口,我觉得不好吃,我就带着他们走了。我说,街上我们走吧,我们去隔壁吃,这隔壁又吃了一千块二千块,这样呢,然后当时我在外面,白天就在外面吃吃喝喝玩乐,然后晚上的时候会带着我朋友他们去。

KTV啊这些的,然后回去里面消费很多钱。

当时我其实相当于已经在社会上就是属于那种游手好闲的人了,但是我又有这些庞大的收入来源,所以我的朋友,他们都非常乐意跟我玩。

然后当时我其实已经认识了一些社会上的行散人员,当时可能沉淀在那种生活里面。我觉得很快乐。

因为有一种无忧无虑的感觉,我什么都不需要去考虑。我每天还有这么庞大的经济来源,我每天只需要做好的,就是让我自己快乐起来。

我每天想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

我记得有一年冬天的时候,那个时候我。

才上初中吧。我爸每一天晚上打完麻将之后,打完麻将之后,都会把他身上的零钱为人在我传导的储蓄罐里面。

一个冬天下来的话,我那个储蓄罐有几千块钱才零钱,但是我当时对钱没有概念,我当时甚至还为了花钱还要犯愁,就几千块钱,我都犯错,我都不知道怎么花。

我没有对金钱有很高的渴望,但是我当时因为我感觉我对我的朋友他们都很好,我觉得我很仗义。这个跟我当时小时候成长的环境有关,当时我整个幼儿园里面就我一个人是住宿的。

甚至全校里面每天都有别的小朋友都要家长来接,但是就我没有,我就只能住校。

我真的非常缺乏这种被关心的感觉,我用那笔钱,我甚至都没有为我自己买过什么东西。

我当时可能只有一种认为就是就请我宴请我的朋友,他们使我自己内心感到一种满足感的这种欲望吧。 我爸都还是抽着230块,350块的烟。

我,我那个时候图的档次,有时候就比我爸还要高,我能一千块钱的一千块钱一条的盐我也会买。

那我买来我不爱抽就放在那边,有朋友来了我就会呃,拆一些好的衣服,拿出去散就是肥烟嘛。那个男人的浪漫我是上到高一那个时候开始接触这个东西的。

下半次的时候我就直接退学了,当时已经有很多钱了嘛,甚至感觉因为我读的是职业高中嘛,我感觉读出来之后也没有。

也不会说像我读那种重点高中一样,可以考一个很好的大学,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我就干脆就直接辍学出社会了。

你想呢,我一个十五六岁的人,我当时甚至还没有我自己的营养卡。我当时还是我妈妈给我办的营养卡。

我去银行里面取二万块钱,然后他当时看的我年纪又比较小。

然后当时就是那个柜台的工作人员,问我,这些钱是哪里来的?我说,哦,这个是我妈妈的钱,我帮她来取的就被这么疑问,当时毕竟来路不明的钱用起来是爽,但是你取取的时候,那我也会担心比方说出点什么事情。

等我需要用钱的时候,我就会找那种隔壁时期的人去取了钱,然后说,你帮我去二万块钱,我给你多少个点。

然后他们呢,就会分别叫不同的人去当地的银行里面去,会去取钱。

后来因为我爸爸不是知道了我在做这一行吗?然后我爸爸他没有责怪我,然后他只是跟我说,这个东西是犯法的。

你尝到甜到的你就走啊,你就不要做了。

因为那个之后我也听取罗巴的建议,后来法律上面不也有出一些政策吗,然后装装了之后我就更坚定的就再也不去放那些东西。

我就刚才把我所有的设备啊也好,干嘛干嘛的也好,就是所有都出售了,就断了一切的联系方式。但当时我基本上没有在网上透露过我的真实身份。

甚至不会有人知道坐在这个屏幕前呢,可能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放弃组局之后,不到一年,小黑接触到了一个网赌平台。

这是他真正沦陷的开始。

它里面就像那个赌博的平台。

我退学以后,是因为有一天晚上我跟我朋友,他们在打麻将的时候,然后我在他们一边跟我打麻将,一边在手机上面进行着博彩。

然后当时是因为我朋友在打麻将的时候,他短短用了五分钟吧啊,五分钟就赢了三千多块钱。然后当时我就很好奇,我说你这个是怎么弄的,他的意思就是他自己也是一个赌博的软件。然后他分享了给我,然后我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我充了十块钱,进去歪打正着吧,可能赢了一百块钱。

后来成功的取出来了,取出来这一百块钱,然后当时我就很开心我第二天因为我那一个晚上我赢了一百多块钱,我那天晚上很兴奋。

我甚至觉得那一百多块钱赢的相当有成就感。

以前小黑都是作为一个组局者,而且是通过外挂软件来操控赌博,所以小黑并没有体会过赌徒的快感。

如今作为赌徒,虽然只赢了一百块钱,但是这让小黑发现了赌博的刺激,一种心跳加速的狂喜的巅峰体验。 这是他第一次在一个公开的赌博平台中,凭着自己的实力和运气赢得的钱。

至少当时他是这么认为的。

然后我第二天的时候,我去找我朋友去,我跟他一起去玩这个软件。

当时我们第二天的时候甚至赢了我们两个人合起来赢了二万多块钱,然后当时都取出来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平台可能还是比较可靠的。

但其实实际上真的不怕你赢钱,就怕你不赢钱,真的都是这样,没有人可以控制了心里的欲望。 我们当时赌博有一个规律嘛,相当于我第一入我打一百块钱。

我如果一百块钱没中,我打第二度。

我第二柱就打二百块钱,我想我不管怎么样,我是连着打十株二十株下来,我总会种一柱的吧。

我每一次下注的精我都会翻倍呃,然后我当时就会这样,我就会想着我以这种方式去打去,相当于叠金字塔嘛。第一次我没打中我,第二次我就进了翻倍。

第二次没中,我就再翻杯一百,翻到20200,翻到40400,翻到80800翻到一千六像翻上去一直翻,一直翻,一直翻。

但是我只需要种遗嘱,我只需要种遗嘱,之后我都可以回本,我所有投入的钱我都可以回本。 然后有一天,当时是连连续开了二十多把单,它就是不开霜,我们就一直去压霜。

因为它这个叠罗汉之后,你叠到一定程度之后,其实你资金已经是需要很庞大,很庞大的一个数量了。

我们连根了十把啊,三万二才第六把,六万四才第七吧。当时就相当于把所有的钱都给押进去了。

血本无归。当时他那边连开了二十多把单,然后导致我们输了十多万块钱,他最后开了一把霜,但是我们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

当时是一种很懊恼,然后也很愤怒,然后就感觉这个平台好像好像他是不是在作假。 当时我们就没有玩那个平台了,因为当时我们也没钱了嘛。当时我花点酒地的情况下。

我们那段时间当中花了好多好多钱。

其实小黑并非不明白,这个王赌平台很有可能就像自己当初在微信上设的那些局一样,是有人组局下套的。

尽管小黑认为自己足够聪明,认为自己足够克制,认为自己深谙王赌背后的机制,但他还是低估了毒瘾对人的理智的吞噬。 采访当中,我们的制作人也不止一次地问,小黑,你曾经就是一个王赌的组局者,为什么你依然会在之后深陷赌博,无反自拔。

小黑说,没有赌过的人不会明白,赌到后面是不会存在理智的。

我的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以前是从来都不补钱的,他突然找到了我,说他想赢一点钱,让我把那个软件分享给他,想都没想到就给他了啊。当时我们一起赌钱,其实我带着他,其实赢了一点钱,赢了可能就几千块钱嘛。

但那段时间我每天就是赢一点,输一点,赢一点,输一点。当你真正后来的时候,你发现你输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是控制不住你自己的。

如果你但凡你身上还有一毛钱,一块钱,你都可能想着。还有那种翻本就是有这种想法,然后导致我当时又把我所有应怀的钱全部一分不少的还了回去。我甚至当时问我的亲戚亲戚还没有借钱,当时还问我的朋友,他们借了个遍,把他们手里面能借的钱都借到了。

当时后来我实在是还不上钱了,因为那个时候已经开始,社会上面已经出现了不少那种,就是因为抢红包被判刑的被抓起来的。

再也找不到我。之前那些就是我的资源,包括我的上游,像我提供这些软件的一些经销商,我都找不到了。我已经所有的联系方式我都没有了那些号码,那些微信号我都胜利不回来。

因为我当时所有断的时候,我当时我的微信里面所有的联系人,我都会统一把它删完。

把所有的联系人删完,因为毕竟我当时对钱这个东西如果去消费,没有一个观念,我觉得这些钱已经是一笔不菲的数目了。

已经可以够,我就是生活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有后悔过。我当时甚至想着我再重新重新想办法再去找这些人,我想着重操就业。我当时只是想着我是不是可以就只做一次,我就赚二万块钱,回来我就不做了,然后能找不到联系方式的时候。后来我就冷静下来,再去想我害怕一九年的时候沉迷王赌,沉迷一段时间,就每一天,我用各种的方式去骗我家里人。

我已经输完了钱,我用各种方式去骗我家里人,让他们给我拿一百块钱二百块钱,这样子,这样我也去补我。甚至当时在这边,我还找上了兼职,在一个物流公司,里面就是那种快递分包。

相当于一个小时是八块九块吧,工资日结你干多久就算多久,你随时去,你也可以随时走。

我就坐了几个小时,然后当时我肚子饿了,想出去买一小月食啊。

然后但是我当时虽然又没有钱,然后我就问那个财务吧,就到那边领钱嘛。

我当时拿着28块钱,想去对面的路边还想吃一份七块钱的蛋炒饭。

我走到蛋炒饭那个摊前面,我甚至拿着这个28块钱,我去上风吃饭的这个想法就直接就被我抛出脑后了。我完全不给自己留退路。我想说我一定可以,我一定可以。

我以前的时候,甚至你的家里人,你去卖过手机,卖过我以前的电动车,甚至也拿去网补当我身上实在是再也逃不出一块钱的时候。

两天没吃饭了,让我心里面还是想着可以还能为谁在挡掉,然后就接一点钱,还能再试一试读一读,因为我的父亲中风嘛,中风了就偏瘫了嘛,当时脑溢血了。

当时还是我的亲戚,他们拿了钱,然后去把我爸爸救回来了。

当时在医院期间,我有一天晚上跟我朋友直接喝酒,当时好像是我朋友,他们又在赌钱。我说你们不要补了,就是你赢不了。

您回来之后,你控制不了我自己自己。

后来我朋友让我接掉他,让我去帮他赌,赢了钱给我分一点,输了钱就算他了。 然后当时我觉得那好像也没有什么损失嘛。如果真的赢了钱的话,我要赚几百块钱,快快也挺好的。

当时对我来讲七万块钱,我已经是已经可以够我生活好一段时间了。

然后后来那天晚上我喝完酒回去了,正好没事情做。当时我爸爸的医药费是放在我身上的,当时我爸的医药费当时在我身上还有个几万块钱呢。

然后那天晚上我喝了点酒,加上自己当时又睡不着,就我一个人在那玩手机,我也不知道干什么,我就又一次去碰了这个东西。

把这个软件下载另外一个软件下载了回来。

因为我女朋友当时在的地方有点远,一来一回车费的话,打车的话是要150块钱左右。

然后我就在想,我如果要是去找他的话,我应该三百块钱,我把我这个来回路费银购就可以了。

然后我就真的每一次就只是已经三百块钱,我就收手就不完了。然后那一天我还是像往常一样照常去堵。

想着续行二百就不完了,然后结果我没赢到,我没赢二百块钱,我甚至一开始就输了,然后那个时候就一直说一直说就很上头。

真的很上场,你控制不住你的双手,然后等到我赢了一千块钱,已经全部输回去了。

我当时整个人就可能已经是我该怎么形容我,当时我这个人呢,我当时可能就身体手手脚就失去了力气。

然后身体比较麻,当时我全身的状态可能就是。

手脚麻痹,然后我就想着,那我是不是我之前还能赢钱,我是不是也可以把这个一千块钱的淫魂了。

我当时就真的只是想着我迎回这一千块钱,我就真的不行,我就真的收手也也还是不赌了,手脚都没有力气的那种,相当于你整个心都是从一种悬前的状态到你完全下沉,然后你的脑子转得飞快。那时候我就会去想。

那我是不是可以,比方说,我去用我父亲的一些钱,我比方说,我就只需要拿个一千块钱出来,我就打一把。

我如果中了,那我就不完了。

我如果赢了的话,我把我父亲的钱放回去,我还能自己再带回那一千块钱,那样是不是也非常的好。

当时就直接,我第一柱就下了一千块钱,结果输掉了担心。我想着我现在已经把我父亲开始出他的墙。

然后我自己又充了一千块钱,然后我付一年,又充了一千块钱。

后来我还真的从输到最后一千块的时候,我还真的赢回六千块钱了。 但是我始终没有把我自己那一千块钱赢到,我甚至已经因为我拿我父亲的六千块钱去赌。

本来输到一千块的时候,然后后来我还真的赢回到六弦,我父亲那要为你赢回来了。

然后我当时还是所有赌徒的心理都是这样,我要是再赢一把,我要是再赌一把,我要是还能再赢这一把,我就真的不玩了。

然后在那之后,我就把我没几把,我就把我父亲的手医药费当时就全部输完了。

当时我身上已经没有一分钱了,第二天的时候,医院那边又送过来那个欠款通知条了吗?然后我爸爸让我去交钱,结果当时我没有钱。

我诚实跟他讲了。我说,钱输掉了。

我说,我又去玩赌了。我其实很希望当时我忘骂我一顿,但是他也没有,他说,其实你发展成这样子,他有他也有一定的责任。

但那个时候堵掉了之后,然后吧。当时我有一个朋友,然后我那个朋友喊着,那我一起去喝一杯998里面,然后就去了。然后我说我爸爸生病了,然后我也没跟他说我赌博的事情。

我说我需要一笔钱去给我挖治病,然后我朋友当时非常爽快,就说你这样吗,你带我去医院?

我去看看你爸爸,然后我就带他去了医院去,跟我看到了我爸,我爸当时在病床上面,然后我朋友那非常仗义的拿给了我。15000块钱,他说,你看病人重要。

当时我非常的感激他,我到现在都非常感激他。

那个时候我爸他坐在病床上面,他甚至上厕所,最开始的时候,他都没有办法先去走路。

记得当时有一天晚上吗?今天晚上我爸凌晨两点钟了,我在那边听歌,在那边看着窗户,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当时我就感觉生活已经没有希望了。

我爸当时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当时我爸就做起来,当时就跟我讲,他说这辈子可能会拖累我。

他说,逃完他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办法去帮助我了。但是以后我可能还需要你的照顾,我爸说,实在不行,他要不就死的算了嘛。他突然就抬头看着我。

他说,以后你就真的好好生活下去,去珍惜这世界上所有来之不易的东西。 你感觉你感觉可能来不及了,但是实际上在你感觉你来不及的时候,真的都来得及,我们都还有办法去补救。

我把当时可能还有自杀的念头听,然后我当时我当时还交了我,直接拿着那15000块钱,我直接去交了医药费。我身上一分都没有留。

然后跑到那天晚上,我爸拿手机没有话费了。

我想我有点钱充话费的,当时拿不出那个钱,我甚至连几十块钱都拿不出来。

当时因为我去之前有过王赌,我去我身边又没有朋友了,然后打电话。

打电话打了一拳,我连五十块钱我都捡不到。

哎,真的,我连五十块钱我都捡不到。

我也不好意思是打电话问我那个朋友,我说你能不能寄我五十块钱,我充过话费,这就太搞笑了,我也没有去过那个朋友接钱,然后当时我爸就说,哎,没关系,生活会好起来的。

我爸说,我都这样了,我都不慌,你搭天什么呢,你现在做错的只是你现在的事情,你以后没准哪天就能成功了呢?

我爸他就一直坚信我,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慢慢慢慢慢慢的就开始改变了,真的我腿上面都还有。

我以前因为我网赌,拿刀子直接划我的腿,想让我自己冷静下来。

在接下去那段时间,我就安安心心的工作,然后就碰到我现在的女朋友,我跟我现在女朋友非常要好。

我现在我就每天兼职,我送着外卖,我一天挣五十块钱好了,我说,拿给我爸,我说你这样吧。我说我昨天晚上送外卖,我送了一百块钱,我们已经一半了,我给你五十块钱。

然后我都觉得。

太自豪了,我现在已经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了。

其实在这一年里面,比方说我身上要是有点小钱来发工资了,有个几千块钱,我偶尔心里面也会有冒出那种,就是我要是再去试试看的念头。

然后我每次一想到我父亲现在这个样子,然后我心里面我就完全完完全全把王赌抛在一根二斤。我心里面只是想着我应该怎么样去赚钱,但是每隔一段时间。

我都会会再有这种念头。

但是我每次一有这个可怕念头的时候,我都会去打电话给我的父亲。

我也没有跟他讲,我只是想问问他最近的近况,然后用它来激励我自己。

这几年里面生活的不能说有多好吧。但我觉得我的心灵得到了非常非常好的进化,我感觉我自己能成功的把自己的欲望控制住了。

我现在大概平时白天早上都是八点钟到公司上班,我不管下班的再晚,我都会骑上电动车送安娜,一直坚持到十二点。

或者一点,甚至两点到周六的时候,我可能会送到天亮,然后送到天亮。我一觉睡醒之后,我也还会继续骑着车的,所以送来卖。

每天就这样一直轮回轮回轮回,从去年的七月份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有半年多了吧。

小黑说,他希望用自己的故事去劝解大家,不要赌博。

他甚至会在网上私信陌生的赌徒,劝他们不要再赌博,但他收到的回复寥寥无几,而且其中有人问他,哥,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赌,我实在熬不住了?

小黑之所以如此殷切的希望能帮助陌生的赌徒上岸,是因为他曾经把自己的朋友亲手推下过赌博的深渊。

一一是因为当时我有个朋友,也是因为我有一天晚上我跟他去洗澡的,然后我最近都在干什么。那个时候我还正堵得上通。

我说最近没事,你干在赌钱赢了我说他在哪里赌的,就因为这一句话,我可能也把他的。 我可能不能说把他的前途毁了吧?

当时我也是给他推荐了我当时在玩的那款赌博软件,后来反而等我开始搜索的时候,他去给我介绍这些软件,让我跟他一起补。

但当时我已经拒绝了他,等到再下一次接到他父亲的电话,把一个人跑到云南去了,说联系不上他了,让我慢慢联系一下。

我在打电话给他。他接了电话,我说,你在哪里啊,这时候还能干什么?

我说,最近钱都没有。我说又怎么了吗,说赌钱要输掉了。

他说你输了多少钱?

他说他输了二千块钱,但其实他骗了我。

后来我去问过他爸爸,他说他爸爸在他出门的时候给他拿了五千块,还是六千块的。

然后他婶婶也给他拿了二千块钱。 他分别以不同的方式去骗他的嘉义人,大概骗了接近一万块钱吗,他才出门,半个月都没有。然后问他,你现在哪里,他说他现在在云南。

我问他自具体在哪个城市?

他不跟我讲,然后后来我就跟他开了位置共享,发现他好像已经快接近到云南的边境了。

后来我跟他聊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跟我说话时说,他说他王赌又输了,他在外面还降下了巨额债款,他已经打算去偷渡过去去贩毒了。

但当时我身上也没有钱。

他当时说他在外面已经待了两个晚上没有吃饭,有没有地方住。当时我是给他转了665块几毛钱。

我把我身上所有的钱我都给了他。 我说,你这样,你不管再怎么样?

咱该去想的是怎么办,还是解决啊。不是想着说你怎么办啊,去运毒,我说,钱可以慢慢赚,但是我跟你讲,你一旦你去做这个事情。

你这辈子你就毁掉了。

然后我又偷偷地用我另外一部手机去拨通了他爸爸的电话。

我跟他爸爸说了事情,他爸第二天就买了一张去昆明的火车票,还是机票就把他带回来了。他爸爸一直很感谢我,你知道吧,但是我觉得他越是这么说我,我就越觉得我对不起他。 我现在那个朋友,我上上个月还能联系到他。上个月跟这个月我根本就联系不上他。

我有一种很强的预感,他可能要走回了老路。

但是这一回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连自己我都顾不及了。

然后后来我爸出院了,出院之后我就真的我觉得真的好好的,有悔过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小黑和制作人进行远程录音采访的中途,他挂了和制作人的电话,休息了片刻。

但没有停止录音的录音机。无意间度下的一段期间,他和父亲的通话,在经过了小黑的同意之后,我们决定就用这段录音作为这个故事的结尾吧。 今天感觉我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我联系到了一个电台,我平时都听他们的节目。

然后玩就是我想把我以前其实我的经历去告诉别人,然后希望别人标准告诉他发给那个电台说的现在非常的后悔啊。你说我们要是你要是不抖,我要是说抖那对吧。

哎,现在说这个都没用了,下期看吧,好向前看啊,现在我可能没有机会,你也可以去过一次,这么一次孩子都会有机会的疫情能力,对吧?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

本期节目由王静远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一一。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44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