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8 拍了上百条vlog,却折在了阿森纳身上
gezhong2022-05-01  397

【本期主播】 本期节目@颜强 搭档初代[email protected] ,聊一聊作为视频博主的他,与阿森纳有过的故事。 【内容提要】 [跨越] 从画报编辑转型为vlogger的足球爱好者 [故事] 开往巴库的火车里,我们偶遇了一位切尔西球迷 [问答] 伴随媒介的演变,我们是如何获取体育资讯的 [看球] 初入大学校园,足球帮我打开了世界的门

vol.28 拍了上百条vlog,却折在了阿森纳身上

啊,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是两杆老烟枪,今天我们找到了一杆,嗯,不是烟也不老啊。但是确实找到了来自于上海的一杆枪。

那呃,对这位朋友呢,这个需要做出特别特别介绍,这确实是一位超级大逼啊,比以前什么潘金莲,西门庆都要大得多的就是王晓光老师啊。特别ID人称是这个微博b站cbb d啊八零后南方人在上海生活,王老师好啊,闫强老师啊,阎强老师好。 哎,王老师,阿斯纳囚零多少年啊,我是二千年。

从我是我是云南人,我从云南到上海上大学的时候是九九年到的,然后二千年开始,在上海可以看到英超,所以也有二十年了吧。

哦,真是二千年,然后你还感受了阿森纳真的是啊,对,就卷粉一段时间圈粉的时间啊,这样哈缺粉最厉害的一段时间。而且呃,需要特别介绍的是王晓光老师跟我们算是同行啊。但是呃,你的这个从媒体的经经历来讲的话,跟我们好像不太一样,你也经历过平原媒体。

但是你在评媒体当中从事的不是这个文本内容输出对吗?

啊,我在毕业以后,曾经在一个上海的周刊叫外滩画报吧,就是一个又跟又向报纸又向杂志的一个周刊,叫外滩画报在那边。

呃,一共是工作了十年,但前五年就就是做编辑,但是后来就开始新媒体化,大家转型,那我因为当时上网比较多,所以就来来尝试着帮报社来完成这个转型,那当然就是最后也是没能成功。

对,所以先做内容,再做了一段时间的产品方面的东西。那你你知不知道外销话报其实是在我们那个年代评论委曲当中被挺看好的一家,因为好像跟他同意时代的北京有一个精品购物指南吧。

但是卧槽画报显得要要更高档一些啊。我印象当中是我在去谈,在全传媒管市场销售那几年,我觉得外滩画报的广告卖的特别好,当然你们上海这些国际品牌啊。

根据一些嗯,非公司?

集合度比较高,有有一定关联嘛,但是外滩花包当时显得还比较高档,是吗?嗯,我们其实对就品相做得不错吧。其实我们有过一个也是有过一个转型阶段,就是本来它其实是有点儿像做想做成南方周末那个那个形态的使政类的。但是后来有一个我去的时候,正好就我们在做这个从时政报纸网这个周刊生活周刊城市生活周刊转的那个过程,那后来就到了,就你可能也也有影响了这个就经营状况相对好的这种形态。但之前我其实有一个,呃,现在说到这里我就想起来一件事情,就是因为那是要转型嘛。所以其实当时有一批旧的编辑在那边,那我作为一个新人刚去那里啊开选题会,我其实当时提了一个选题,突然问过来了,没办法我就想英超很快就要开幕了,我说新赛季英超晚上就要开幕了啊,他们那个英超球员是这个夏天休息时间最少的,就他们你某种程度上可以以一种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去看他们什么的,反正就想特别想展开这种,因为我一下子脑脑袋是空的,我就想到这个,但是马上就遭到了其他的编辑的这种。

数落他们,就是说他们都是百万富翁什么的,你是不用去关怀他们等等的这种这种就突然想起这个事儿。哎,到现在还有这种论调。

什么疫情啊,这个到一些生活艰苦啊。

嗯,但是他拿那么多钱,他就该承担这么大责任啊。我觉得这种网络上的驳斥一直都有,一直都有,这可能也是英超,英超或者说一些嗯,超高收入,但同样是这个劳工阶层人员。

他所以所必然会要面对的一些挑战。 呃,我,我看到你这个时间线,我觉得你成为球迷和包括你在。

传统媒体平均媒体从业时间,你都经历过一段非常黄金的时段,因为从二千年到506年,应该都是阿斯纳的一个高峰期,然后呃,这么时间推算的话,你应该是304年开始工作啊。那两年其实一直到809,我觉得平民也都还不错,但8年开始出现了断崖。

对,是的,是的,就是这样一个走势啊,这是你的最青春的年代,也跟闹的这个上镜是结合的。

嗯,那后来怎么就转型成为一个大v呢啊。那么这个羡慕其实是对我,我昨天其实。

呃,就知道要来路。这个以后我也稍微梳理,梳理了一下之前的跟足球相关的一些事情,因为我的工作其实始终是跟足球没有职业的关系。

黄金时代这个说法特别对,因为我,我是从九八年开始认真看足球,就从那届世界杯开始,所以不管我觉得是哪怕是说国内的足球和国际的足球,在那个时期开始,我就我们从就从九七年开始说到。

呃,304年吧。我觉得那段时间国内外的足球,它有点像是说作为我的一个爱好啊,去碰在那个时候还挺好的,就简单的说我没有,比如我没有遇到看足球要付钱的就是足球资源很多嘛,比赛很多。

那对我来说,我看到他就很顺其自然。但是呢啊,还有就是我觉得在中学的时候。

足球做我的爱好,它有点像是给我打开世界的窗户那种感觉,那打开的方式可能就是通过很多的媒体就是我。我可能很早就就看足球的时候,不光是看场上东西,我会很习惯的去看周围的这种媒体的各各方面的报道。 对我,我们那有一个,那我们那儿很偏僻嘛。就云南的一个就边疆的地区。

我记得我中学阶段我我会,我主要看宅的时候我会去买足球报来看,我们那儿都买不到体坛周报,那时候也就我们老老师有有定,我还偷过老师的体坛追报,但是我去买足球报的时候。

我是在他到的那天就会去买美洲,但是我买回来的通常是一周前发行的报纸就有一个巨大的时差。但是呢,就是就是这些东西很重要,或者包括我们那时候也赶上像足球之夜的这种这种节目的诞生。

又看了很多他们做的这种视频的内容之后,我会觉得有很多角度来报道我看到的这个东西。

这个对我来说在那个时候有很有启发性,我会觉得,所以你就不仅仅是从看故事看偶像,看足球来了解历史。可能跟你的一个性格,或者说跟你的这个学养也有一定的关系,你可能更愿意把它当做一个更丰富的一个事物来看。

呃,对,我觉得是其实有意无意的,在刚开始看球的时候就获得了这样一个环境,所以后来就很习惯的去看更多东西。我,我其实记得我本来对国际足球的那个没有,没有像宅那么关注,但是在应该是在九八年世界杯之前,我看到了一个994年世界杯的一个纪录片。

叫二十亿颗星出别人家啊,那个应该是他们在足球之夜播的。

我看到以后我就很震撼,因为那个东西他拍的特别的呃,电影感很强,就是把两个就罗马辽和巴乔的这种命运直接剪出来做对比,然后又有很多场外那种更细的东西。所以那个东西是不是就是把这个那个那个国际助眠,那种世界杯电影那种感觉对对,对,对?

对,应该是叫一个官方纪录片吧。

对,但后来我也看过,比如九八年的那个,但就再也没有那么好的一部了,我会觉得这可能跟你当时看那个片子的感觉,情绪跟自己的身性年龄也有一定的关系啊。我其实是从那个工作,我就是我在那个外通话报最后的几年,其实已经大家就就已经在网新媒体转了,但其实转新媒体,大家尝试过做自己app,但最后你发现还是要做,比如那个时候是都在做微信公众号嘛。

那我自己呢,就我遭遇,我们遭遇了几次,我们做得很好,内容被人直接抄袭什么的事情,你就觉得很气愤,然后你自己?

作为一个媒体,你,你感觉自己有一些底线啊,然后你做东西是比较在意那个形态什么的,但是别人可能不太管它,超过去后流量比你还大大呢,你就觉得做不过人家。然后我们当时就我,我看网络视频也比较多,然后我就先。

但是那个时候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是说我们只看停掉了。所以说被动的大家就慢慢的离开了这个地方,而不是说所有人都主动地走掉。

他还是有个节点在那里。 现在外号现在外套号没有了吗,它没有纸刊已经好多哦。纸刊停掉61515年六年底提的对,所以最后你需要一个新媒体部门,那就我们觉得跟自己。

虽然我是把这个部门做起来的人,但是呃,我会觉得只看对我来说是一个这个这个公司的基础嘛,所以就离开了。后来我就开始尝试着做一些网络视频。

呃,先是做一些做菜的节目打游戏的节目,反正就模仿别人做吧,因为我其实对影像一直都还蛮感兴趣的,就我,我觉得我的中学阶段重要的兴趣是足球,然后上了大学以后我我就喜欢上了电影,所以这两个爱好可能都有,都是呃,人生影响蛮大的爱好,所以后来我就在六月份啊,一六年六月份就开始觉得我想拍不到,我就照着utwo上的方式学着去拍,所以后来就拍起来。

那么我就可能发的比较早吧,那时候拍的人少,所以说可能获得了一些关注,就这样,然后。

它是一个需要慢慢去普及的概念吧。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做了一些事情以后稍微对这个形式感兴趣的人可能都会来看我是怎么拍的,但其实我也是模仿别人,莫名其妙了,但最后就现在也不能算超级大v啦,就是有人有人看我的视频,只能这么说。

呃,我,我特别希望你能够用最简单的话,你给我介绍一下vlog是什么,因为我们都知道。

呃,what啊,这个是1.2点零,从互联网时代当中都是可能一些标志化的一些传播形象,对吗?对对,对,对,它其实是可以很宽泛的来使用,但是。

我,我因为我之前呢,我们做了一个手机产品,这个应用就是让大家可以在手机上拍不到的。所以我们当时去借鉴了一些像uber的定义,但它这个定义只是一种一种辅助,把它跟那个呃,其他一些类型区分出来,那当时它的定义就是一个相对轻松和休闲的视频。它最大的标志是有人对着镜头说话,其实是对着自己的镜头说话我们的理解。

所以他就是无法具体的去框定,因为很多人会来说,你看我这个算不算不老,我这个算不算,那我以前我们在做那个产品的时候,我们我们划的线就是只要你对着自己的镜头说话了,然后又又有一个这种记录的形态,在那里,我们就就觉得你是一个vr。但现在我会觉得这个视频视频日记吗?

呃,对,对,但其实我,我会觉得比如你在你在uber上的话,呃,一个人,他做菜的视频。

他不是专业团队拍的,一个人做菜的视频和一个人开箱的视频理论上都不算布朗,因为那个算开箱食品嘛,那个算做菜食品那五浪我觉得他可能更泛泛生活一些。他可能这其实确实是去做一个具体的事情,但是他他不是每期都做菜的那种人,他不是一个垂直博主。

就像有一些开箱博主啊,他就是一直做科技开箱,但有一天他会说,我给你们看一下我的生活是什么样,我来做一期他会这样去说这个东西,可能我们我们现在这个词已经非常的它变成一种一种技能和体裁。我觉得有点跟直播差不多了,现在就是有一有人你会说我来做一个直播,对吧,就像我,我会用一个love的形式来做一其实视频我觉得有点像我还是说不清具体是什么,我会觉得。

但是他应该就是一个人试图记录一个东西把它剪出来,但这个东西里面有他自己在参与。

大概就这样,我非常非常感谢小光跟我们做了这个普及啊。其实我之前过去两年也有同事,呃,让我做一些嗯,做一些这个vlog,我自己真是对这个对这种媒体或者说这个媒体类别的内容啊,没有太多研究。

我感觉好像就是一个实时记录一个呃,当然得自己面对面对镜头来来讲述自己故事这样的一个东西,我真没觉得有有太特别,但是你这么一分析。

可能在这个细分领域当中,真的还有,还有一些不同之处啊,这种真的是让大家挺长知识的。

那你能不能够结合到你的球迷身份,我听到我这首歌强涉话题啊,没问题,能够把这两者能够再结合起来跟我们聊一聊,就那阿斯纳的这个球迷身份,和你看球体验对你做vlog有影响吗啊,我其实一共只在现场看过两次阿森纳的球,还有一次是在上海的那个国际冠军杯都不是正式比赛。

但是我打败人,那天我也在,是吧?我那天去了我,我我上,我去年去了巴库就在一年前,所以我觉得是确实是个很好的例子。用这个来说的话。

因为看球不知道这个事情,因为我,我们觉得时间线上可以碰到一八年,一八年世界杯的时候,其实全球都有很多看球不知道,因为很多人会去俄罗斯嘛。

会去看球,看球时候他们就会拍出我遇到了谁跟谁说了话,然后我进场是怎么样的。其实这种我觉得就还蛮典型的是不知道的。

那可能是在这种形式普及之前,很多人他可能不会这么去拍东西,或者说,哎,我们今年在在武汉疫情的时候,其实也有几位当地的博主,他们出去会去拍一些见闻,我觉得那种形式可能以前也有人会拍,但是他他可能一些形式感觉就是我们说的这个对着镜头来进行一种报道式的讲述。

对吧,就是他有意识就是我现在说话,我是对着我的观众去说的,它不是一个以前你刚有大家刚有手机的时候,你去随便拍些影像不一样,所以我我当时是这么做的,我。

我们那个旅程策划得特别苦,所以我就从我们第一天出发的时候,我们是去那个蒂比利斯坐火车就先上海,飞到乌鲁木齐,再从乌鲁木齐飞到蒂比利斯蒂比利斯住了一爷以后,第二天上了一个夜班,火车坐了。

一晚上啊,去了,蒂比利斯,那好多。呃,我上期跟那个北京的那个呃,大成通不了,他们是从乌鲁木齐就直接飞过去的。

对你等于是你去格鲁吉亚斯,好像是对对对去了格鲁吉亚,然后然后你没有去斯大林的那那口井吗?没有去啊,没有去啊你可能我不知道你们你们练练中学有没有学过那篇课文矛盾先生写过的。

在丁米利斯有一口井说斯大林当年要躲着这个沙皇,他在井里面躲过就是这,这,这是我小学,或者是我中初中出这么课文。

没有看,没有那个革命传承,革命专权。对,所以我报警继续。当时就是我们坐了火车到那儿。

呃,然后到了到了,住了一个助理,晚上嘛,没有住,第二天一早到的,然后晚上就看球了。看完球,第二天。

就回去了,就是一个辛苦的旅程,但是我那天那次旅程,我就是中间每一天我都拍了一期视频分享出来。

但是其实回过现在回过头去看就会发现在这个行程里面。

首先我可以在这个行程,因为我我我,我就已经预定要更新了嘛。所以我就会刻意的多拍一些东西。

所以生活里面的一些小的东西会被抓取进来。本来可能它就是你生活中的一个,发生了一个事情,但是你没你,可我可能就现在讲给你听。但是我在我的视频里面,他是有画面的。

比如说我们当时是我和我太太,还有一个朋友,我们三个人一起去,那我们那个火车是一个铁皮车,它是四个卧铺,就还有一个位置那。

我们没有把它买下来,所以呢就会进来一个人,这个人是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不知道,所以我们先上车,以后我们就在那儿等,我们就开始猜想,所以这些我们全部都拍进去了。

我们就开开玩笑嘛,就是会不会是个切尔西球迷什么的。

最后真的是跟切尔西球迷,这很尴尬,当场他当然他不知道我没有穿球衣啊,他也不知道,但是但后来他也没有在那里,但是我觉得就是那些画面就构成了一个小小的悬念。

因为我们一直在谈论,一直在谈论,一直在假设,直到他最后进来,包括我们刚到巴库的时候,我,我们从那个火车站打车出出发的时候,他会他们那个司机会来问我们说你是你们是来看球的吗,你们这是什么队?

那这种小的东西也会拍在里面,就这种。

呃,我觉得是我拍不到的时候很想去分享的一些小的细节不东西,反而是那个球赛本真是很难拍的,可能我看球经经验也很少嘛,我对吧你,你拍的也不是很清楚,场上哪有电视清楚啊,然后你在,那也不会。整个。这个例子给了我一个非常清晰的vlog。

或者说对于这种视频记载的一种了解。

因为我们过往啊,可能太受制于这些传统媒介,分门别类过于清晰或者说过于民盟正态的这种分裂。 但是vlog,我,我听你这么一讲述。

你根本不需要去记录比赛记录比赛,有人对他们从商业角度来传播信息来将这些所有的场景信息化信号号传播来达成他商业目的,或者说体育专业传播目的,那是他们该该干的事情。

而你做的事情,是以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声音训练自己的画面啊,自己的面孔出名来,讲述你自己的经历,那我觉得这个vlog如果要说呃,你,你想咱们以前都学这个大众传媒都会说啊,传播的形态是从这个呃主动传播到贴近传播,再到自主传播,是吧有有三十种变革,那那vlog,我觉得其实就是到了一个自主传播的一个时代,他。

不再像一个电台,比如说只有一个频道的时候,大家都看这一个频道,对,都是接受这种信号,获取信息的渠道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然后贴近化的传播呢,可能帮一下有了有线电视而爆炸,成为一百个电视台三百个电视台,而现在大家对于这些频道电视台这些过往的定义都已经不再会去那么去关注了。而是啊,关注的更是内容本身或者说内容细节本身。

是的,谢谢,谢谢小光这段讲述真的是给我们开了一次,也没有打开了一个新的一个领域,真的确实是因为因为对我我个人来说,我其实对这东西嗯,了解的不够细致。嗯,非常感谢跟我们讲了这一刻,而且啊,你不,你不去叙述这个巴库的场上,我觉得这也是对的,没有什么感觉,是吧?

对,知道没有什么,下半场下半场甚至有有一段因为我们买的票是在中立区吧,网上买的票我们有一段时间就是想我们看斜对面,正好是阿森拉来看看,那我们就走过去吧,就是男的球上面真的不会说我是买买票来看球,我就得盯着看,其实没有。

我们有大概在那球上慢慢走了十分钟,中间还丢了个球。

就是我们,我们才走到阿森纳看台那边,然后在那边再看。我会觉得在那边,起码我前面那些球迷的反应更好看一点。

哎,对对对,就至少大家情感的宣泄,这个可能是嗯,符合你的期待的,对,对,对我,我还有一个这个有点尴尬的问题要问你啊,就是从传统媒体,呃嗯,转型到这样的一个一个新媒体,我不知道如何你来定定义你自己的职业,你现在是个自由职业者,还是在运营的一个团队,疑惑如何,这些干这些能能让自己在经济上独立自己自足。 嗯,那我,我不能说这个现在普遍的这个行业怎么运行啊,因为变得对大v的期待都挺高。

对,就变得特别快,因为嗯,刚才其实。

你说到这个对,对不到这些理解,其实我我都会觉得现在已经不是一个。

如果你之前对如果不熟的话,现在都不是一个很好的去认知它的时机,因为你可能现在会看到更多的是机构来拍摄的就是一一帮人围在一起拍的一个经过更好的策划。

然后去拍摄的一个更像一个电视节目,其实只是它是制度工是自己做的,这种我大不理解,而且大家管教是反倒是那些原生啊,对原生态的是现在可能上的这个技法手段对说话的东西太多。嗯嗯嗯,就更商业坏了,所以可能难以去识别,但可能你在两年前看的话,可能会更有个性一些,那那种情况下会更让人觉得好像我也可以做点儿什么,因为我的生活中也有一个角度是可以去去被拿出来讲的,但现在就就有点儿不太一样啊,刚才说这个。

呃,就是行业方面的东西,对吧,行业好,我就是现在我的定义,我觉得算是角度很小的,它不是那种市场化的就没可,但是我会觉得我的生活中有我可以把它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我自主去分享内容的,这个就跟以前写个博客什么一样。

这个不会给你带来直接的收入啊,在国内是不行了啊,在国外的话,你发到优秀,他正常有流量分成嘛,国内的话这个很小,就比如我我,我平时我也有录播课啊,我有两个播课啊,还有就是我日常去更新一些我日常的视频,这个部分呢我会觉得我就是一个love,我的身份定义我就定义城市,我从我生活中挑一些东西出来跟大家分享,那这个是那更随意这些东西做的,有时候也很突发,就是突然想拍的东西,那就赶紧拍了就做了。但是还有一个部分,可能就是会有商业合作。

那就是品牌会来找到,你说我们有个东西想推广那能不能结合你的呃作品的特质,或者你生活的一个角度,我们来做这个推广。

那这这个是直接有收入的,我觉得在国内基本上啊,那当然国内也分两种吧,可能绝大多数这样。

我们说所谓的网红,他可能都是有自己的公司在mc里面,对吧,有人帮他接商务进来,他就是有的人是负责自己,要想有的人,他可能主要就是出境演出,但是那我们是没有团队,我没有团队。我和我的几个朋友我们比较像是都是独立运营,但当时我我们偶尔也会说我们一起去拍个东西,或者说我可以推荐一下他,我们两个人一起来做这个合作,可能你的视频里面人多一点的话,会互动更多之类的啊。所以是推广的视频会带来收入,但是其他的视频呢就是。

嗯,如果以此作为你现在这个生活的主体的构成的话,那下一步该如何走?

啊,下一步的话啊,就刚才就漏了一点,就是说我们那个上半年我们的行业,我们行业我觉得我感觉啊,我们行业也挺受疫情影响的,因为它是全球性的经济影响吧,所以到我们这边可能也会变成客户变少,然后比如我们经常会跑到国外去拍东西,现在也去不了这个,而且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这样的对这个影响是有,然后下一步我会觉得其实我我我不觉得说,好像就是从传统杂志到新媒体啊,就是到视频拍视频,再到现在所谓的你,有一些粉丝是一个阶段,它其实是就是一个一直在一直在变的一个东西那。

其实基本上我会觉得是说,呃,有你有了一定的积累之后啊,不光是说你的这个流量积累啊。

就是关注你的人变多。不光是这个,可能是说技能方面更完善,或者说是表达方面,就我在做视频的时候,就我看到一个一个场景的时候,我可能更有经验了,我可以比较直接的去讲,我可以用什么角度去制作它,然后我可以在这里说些什么话,等等的这些经验完善了以后可能就可以做出更多的东西,因为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合作合作形式还是比较有机,就是说我基本上现在接的合作,还是可以结合在我的主线的这种内容里面来。

他不会说特别突兀的出现一个硬广告,他,他还是可以。而且。

在做这种内容的时候,其实会往往你会获得一些比平时更好的更多的准备资源,或者说是你会花更多时间来把这种视频做得更好。所以你经常做这个以后,你的本身的技能也是一种提高。 那下一步我不知道,可能比如说我如果觉得一个选题有有意义啊,我可以专门去做一个选题,就比如一个系列,因为我比如我之前会看一个有一个愿特别的频道,就是现在很多约特别频道,它是专业化制作的嘛。

我觉得那种如果你有一个呃想做的方向的话,那个方向其实也很好啊。我,我看一个叫coco九零的一个频道。

他们有一个专题叫。

德比,德比,战德比德意思,他就是会去一个城市去拍德比前前后后的所有的东西,但最后那个是就跟就跟比电视台做的还要更好的电影感更强,我觉得那个也是一种方向。

如果有想做那样的,那其实你未来就完全可以往拍电影我,我我,我这个方向发展了,对吗啊,对,理论上是这样,但是我们可能会觉得电影会变,就是不一定是我们去靠近电影,可能是电影靠近我们,就因为大家的注意力在改变嘛。

可能未来都我们都无法在确定啊,这个对什么是电影,或者什么是故事,讲述什么是内容分享。我听你聊完这一段之后,我,我觉得有点悲哀,我对自我感到悲哀。

就是觉得我们真的特别特别落五了,我仍然是一个对于文字,对于传统的文字的表达,对于文字的文本的阅读啊,有着浓厚兴趣的一个人,或者说就是生性如此。

但是但是文本是一切的基础啊,我还是觉得,嗯,你这话说得挺客节,但现在事实不是这样。

现实是已经不接受我们,我觉得是作作为作为思维方式来说,文本文本确实是在极度的贬值,而在进行表达。特别是在你要面对一个商业环境挑战的时候,我觉得有有说法吗?一百句不如一张图。

那可能一百张图不如一段视频。

啊,对对对,这个是注意力方面,可能就是有有这样的规律,那我也有类似的一些,那个因为我的年纪也不是那么小了。其实所以我们当年做这种就刚开始做的时候,有一些刚开始做不到的是有一些分享活动是什么的,大家就会说啊,你会觉得接下来什么样的人会比如说更擅长做这些?那我就说年轻人啊,有年轻人,他们是陪伴着影像起来的,对我们,我们都有开幕尔帅,对吧?我们都还觉得挺不好意思,他们没有这个,他们表现力极强,在画面前面,所以是会有刚才这这种注意力的转移,这没办法,这倒是没办法,就是表达方式变化,嗯嗯,文本或者说文字自身的书面语言的传播已经变得越来越工具化了。 嗯,如果如果结合到这个年代的。

体育的传播,比如说像阿斯纳这样的一个俱乐部的话,他的一个品牌形象的传播在这是这种时候也会发生变化吗啊,我,我倒觉得我有,我都没有从这种俱乐部层面来看过,但是我,其实我会。比如我会关注球员,我也会关注俱乐部。

我还蛮喜欢在社交就是视频网站上看这些动态的,因为我我会觉得怎么这么说吧,我现在我的b站首页可能有1/3的内容是小场足球,业余足球,就我已经把职业足球看完了。

那最近没有更新嘛,我在看什么小小场足球实战什么,哪儿哪儿有一个大哥特别厉害。野球大哥这种视频挺带劲的,就已经看到这种程度了,那我,我会觉得还是我更关注的是夜呃,业余制作吧,就是大家普通人像我让普通人有能力去制作的,那这种内容他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就好像刚才说这个这个这个德比德比日的这个系列视频我会觉得很厉害,还有歪死以前做过一个讲那种极端球迷的Offer,对吧就是那种那种非常硬核的球迷,那种关注角度包括那个算专业内容了,但是就亚马逊做的那个背水一战,那些纪录片,还有那网菲也会做那个桑德兰球迷那种,我会我喜欢看那些就跟我以前看那个二十亿颗星,可能是以一个同样的需求啊,桑特兰那个拍的非常好。

拍两集拍的非常好,对那个开头很震撼,对吧?大家就知道教堂里面他直接马拉马拉图球跟这个宗教去进,而且而且那首歌也非常美,那个叫做码头还是怎样的,反正那首歌非常非常美,那首歌还是一个九五后的一个桑特兰当地的乐队写的啊,就天呐他们我就是不是拍完那个又这样的一件没有,他们就没有欣赏了他,而且这个赛季的这个呃,附加赛他也打不上桑德兰非常非常惨。现在。

呃,但但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些视频表达这可能是一种新的球迷生态形象。或者说你去了解一个俱乐部。

我会是如此,我都记得我当年啊,比如说。

我特别喜欢的球员,我小时候喜欢巴乔,然后呢,后来我喜欢博格坎普就到什么地步呢?我,我会竭尽所能去找各种,那时候也看不到国外的报纸吗?

就国内的所有的跟体育或者体育相关的报纸当中,你每期你都会有意无意地去寻找跟他相关的。

嗯,那些话语很多,很可能啊,一期八强这种殖民端比较高,可能每期说这个意甲的相关的报道,足球报或者体坛周报,它都会有那么一两句会谈到它,或者说到后来,你看乔丹也会是如此。

呃,但是现在的球员是对不起现在的球迷所要了解这些个体,他恨不得可以做到每天每天只要这个球员用于更新信息,他都能把握到他的动态。

对,这是不是变得呃,偶像的色彩会变得更加事情化,更加真人化而不叫神了。对他们的运营方式其实跟一个娱乐明星没有太大的区别,对吧。

但大家也可以去获取到那我,我觉得我是有一方面,我是很喜欢看别人怎么看这件事这个角度的东西,但另一方面有有些地方我还蛮传统的,就比如说啊。

现在比赛的时候可能更容易传播的这种进球动图这种嘛。但是对比如说一场我就不算阿森纳的比赛,比如一场欧冠的这种。

淘汰赛我可能不熬夜去看,但是呢,第二天其实我我还是想看一些,怎么说呢,我不想光看到几个进球,我想看到,因为现在有那种长及景嘛。

以及国外的网站,有那种十分钟左右的一个基金。

没错,就是比赛当中他的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嗨赖,对他有有意义的画面啊。做这样的一些视频记录的对,所以我觉得至少我如果能看到那样一个,我会觉得说啊,这场比赛我算是看了一下了。

那如果只是反复播放进球角度的那种,我觉得就不太信,甚至我,我现在会有一些不太想熬夜的比赛,我起来我会有有一些国外网站,他们有全场的那个嘛,回放可以去看那个,我可以接受到这种程度。

那你看完这个视频集锦之后,你回过头来还会去找一些文字的?

啊,我会,我会我会。如果是阿森纳的比赛的话,我其实是这样。我也有一个推测的,一个自己建的一个列表,里面主要是英国的一些记者和球迷。

然后我看完他们的,就我看比赛的时候基本上不刷,但中场就会就会刷一刷。他们说了什么啊,赛后也会刷一刷。

可能就不看了,但是后来就是像那个招招costco是吧?哎,对对对,然后像像那个阿斯诺,还有一个叫阿斯诺利润奥斯诺菲卡斯特对这两个问题,奥斯诺维森是那帮美国人。我听了有一年,我后来就觉得有点这两个如果每周都听的话有点太长了,我把那个退定了,对我,我现在反而是听那个阿森勒维认多一点。

对对对,他就是他人。但这段时间这两个这两个博客都挺没劲的。昨天我听那个阿瑟洛贵,因为咱们今天要录这个节目,昨天他比较早,更一期我听了那俩哎哟,说了半天去就确实,就是说自己说的都挺贫,都挺没挺没劲的。他一周两根我觉得好难。嗯,我现在还坚持每周写一篇刚刚送到相关的这个周记呢。但是我我这两天,如果不这两周,如果不写些人物搞,我觉得都没什么可写的了。

对,对,难道我们非得要去聊这个阿森纳在跟库迪尼奥谈吗?这不是纯扯淡的事儿吗?

对,那我有,我有问题想问一下也没问题是,就是说,因为我听博客就会发现你的这个信息摄取量真的是非常大,所以我很好奇,就是说,比如你每一天正常一天,或者是比赛日子之后这种你的看这些新闻的流程,大概是怎么样的流程和习惯方面的东西。

呃,这个其实是最早以前养成一个工作习惯,原来我最开始在体坛周末刚进去的时候是是个是个篮球,编辑是nba编辑,嗯,nba编辑特别特别苦,而且我对于我对篮球一点兴趣都没有。刚才但是,嗯,但是为了要应对这个挑战,当时我我进体坛周报一周,就让我自己独立操作来做两个整版,而且它是那时候填周报,大概是啊,十六个页嘛。

它等于只有四个是彩板。

头版跟封底以及两个nba的版面是财是财版财版,这个关注度就会比较高,然后呢,呃,当当然,本来nba可能在那个年代阅读量,咱们不能说流量阅阅读量也比较高。

一个星期就让我去干这个我,我当时年年年时候29支球队是谁我都数不清,所以我逼得我不得不给自己强行的每天做大量的功课。我当时做的功课是怎么怎么做呢?就是29支球队大概有二十十多个城市,而美国当时有争争的一个好处,就是他所有这些城市当地的媒体,特别是他当地主流的一两份报纸。

那么他都会在线上有免费的存在。比如说,那时候。

我真的是做到了,每天我会把这29个城市所在呃,当地的媒体至少一一个。对两家媒体,我把所有的内容都会浏览一遍。

这还还还没还没完,因为你还有些全国性的媒体嘛,你像有一个那个cnn跟hi合作的一个网站cns i啊,有nba自己的官网,然后还有美联社,我到现在都觉得嗯,关于体育赛况赛况的撰写,我至今仍然认为ap写的这个nba战报是标准化的产品,而且是高标准化的产品,它还能够把这个作者的个性得到一定的保留。所以我当年在。

做报纸的时候,我特别愿意跟同事分享这些美国媒体操作这些内容,但是你想想啊,一天你每一天都得要看这么多的内容,实际上新闻浏览就会站到可能五到六个小时的工作时间。

这个真的非常非常累。

呃,我,我做篮球编辑大概做了接近四年吧,我觉得这就打下了一个挺好的一个基础,但是现在到后来去了英国之后,呃,主要是一线,主要是跑一线会比较多嘛。嗯,那而而且在英国呢,可能它的报业也很发达。

然后呢,他信息相对。

比较聚焦,如果你只是以英国足球为或者英国体育为工作对象的话,那还比较简单。但是你要牵涉到欧洲足球,其他的联赛你不可能不去做了解就包括欧冠啊,那这个面也就变得跟比nba还要大呃。所以我觉得如果只是了解自己在一线采访,同时了解其他媒体的采访。

这个占据的时间就会比较多。呃,但是真正啊,我觉得水平要提升的话,反倒不是在于这些每天更新的新闻。我倒觉得读书我觉得反倒要更有用,比如说这段时间天天都在播,大家都在传这个德拉斯档次。

多好多好我,我看了两集之后,我觉得没什么,就是这个乔丹最后的舞蹈啊。因为如果你看过1992年那个沙姆史密斯出版的那本乔丹规则之后,你会发现这事情他28年前都讲过了,这些故事都有乔丹是一个为胜利至上的一混蛋。嗯,其实大家都知道他非常了不起。他是一个伟大的一个混蛋,但他还是个混蛋,就是你跟他是不可能和谐相处的。这个人为了胜利,可以六卿不认,在这一点上,科比跟他很相似,但是最终人家能达到那么高的成就。

那也是他性格使然。所以我当时在当年看那个乔丹归的那本书,我,我最记得我做追行的时候,不光是每天这样的工作量了,然后我我的阅读也会比较呃,比较集中于这些领域啊。当时体坛周报却是有很好的条件,就是呃,有大量的资料资讯,甚至国外每天能够更新的一些内容。在互联网还不是充分应用的情况下,我们都有各种各样的手段能够获取。

我记得当时买了好多关于欧美体育的一些一些经典类的这些书籍。

啊,比如说乔丹规则啊,这,这我我至今仍然认为这是nba报道当中最牛的一本书,就是在乔丹还是神的时候,就能够让你看到这个神的另外一面。

然后还有一本是这个拉里伯德大鸟伯德的一本自传,这个在篮球领域当中这两本书不错,我现在书教里面还书教上还摆着一本那个。

这本书其实现在看了,是有点有点自吹自擂了,就是把刺激描述成为神啊。我觉得我觉得如果在这方面,就是你有时事的长期更新。

嗯,把握。然后你有深度的阅读和反思积累,同时呢,你的工作你还要输出,我觉得这几者之间保持这个平衡挺难的,但是如果能够形成习惯的话呢,这反倒是有利于。 嗯,有利于文字输出吧。你知道吗,文字就已经已经草就过时了,哈哈哈。

但我现在仍然有有有读新闻的兴趣爱好,比如说像现在我每天如果说我现在我几乎每天都能做到,就是我每天到办公室,我肯定会要用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来了解跟足球,跟体育以及我所。另外我感兴趣的几个内容就是。

文化政治大概啊,大概这方面内容。我比如说我经常会去的一些网站啊,如果了解新闻呢,yes PN yes PN的这个yes PFC做得还不错啊,这个可值得一看。

然后报纸这方面我觉得啊,英国的小报我现在都不太看,因为除了学他标题以外,没有特别的太多,太多的内容他我,我现在是越来越觉得我觉得信息是没有价值的。

甚至知识也没有太多的价值,而透过信息和知识获取之后,形成你自己的智慧,那才是有价值。

嗯,大家都说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知识真改变不了命运,而是你对于知识的运用。嗯,你有没有运用知识的技能。

所以我刚才前面听你说关于vlog,包括你自己从业之后做vlog这样的一些经历,我觉得这根本已经超出知识领域了,就达到了一个更高的一个层建,所以让我非常非常佩服。

嗯,那你看新闻的时候,你,你要记做记录的工作吗?

嗯,不用再做,我去看。如果说像我输出的这个内容其实挺窄的,如果老说阿斯纳的内容,那大概的情况我大概都知道是吧,有怎么十几二十年的这个积累,所以我没有记录。但是我有一点,我有个习惯,就是我如果是看一些严肃报纸,泰晤士报魏报,然后以前的那个独立报,现在独立报已经不行了,还有原来有四大霸王,还有个泰利库尔斯,嗯。

呃,电信电讯这对美日电讯报这些报纸,有一些很重要的一些文章,我都会把它存留下来,然后呢。

我自己会在这个。

笔记本上云上的笔记本上,我会做一些笔记,比如说有哪些重要的链接,重要的内容我都会把它丢在一个夹子里面,然后每周呢,我大概会到周末的时候会整理一下,回看一下那绝对没有价值的东西,我就删除有价值东西,我可能会做一些存留。

嗯,然后我特别喜欢看的是一些星期日的报纸啊,因为英国这个报纸的传播呢,他星期日版往往就会做成杂志一样,就像哇,当年做那样,他其实呃,像这个呃,三堆踏有三杯。碳子对他跟平时的碳子,是另外一帮人在运作的。

桑内塔,你是做的很多,是一些飞船。

推写的一些描述,然后像这个卫报,有一个叫啊对对卫报的周日版就是叫做观察家利物浦遮粉。

其实是太阳报的周日版啊。后来牛斯福都问我的,因为那个窃听案件不是被停掉了吗?

我当年一四年这个报纸被停刊之后啊,特别有意思,我专门让刘川在伦敦买了那份报纸啊,纸样的他当时好像买了三份儿吧,他自己留了一份儿给我留了一份儿啊,还有一份儿不知道不知道存哪儿了。

我觉得那份报纸还是应该要存留下来,那那还是有点有点对,其实一定意义上对于中国好多,后来这些都市报纸啊,就是在报业995到零五年还比较兴盛的时候,是产生过绝对性影响的。

现在只能当做文物保留了。

呃,而且面对现在这种线上的传播,移动互联网的传播,我觉得做体育信息内容提供的挺难,真的真的很难,就是表达手法以后其他的话,除了自娱自乐以外,我我我我,我越来越觉得艰难。

比如像是阿森纳方面的书,我就没有怎么看过,但是我我会想,之前讲一件事情就是在啊,比如文革刚走的那段时间里面,可能很多人就会说,有很多事情我们就需要等到他出书才能搞清楚了,对吧,以后才出自传才能搞清楚。

但是我我的感觉就是,其实那时候有很多诗,真的大家也搞清楚了。

但好像也没怎么样,就是那些事情就是过过了的事情,对现在的大家来说,好像真的太不重要了,就没有什么波澜了。你,你这段话说出来,我觉得是一个典型的一个vlog大v的说法,我觉得特别特别能代表好多人的我,我真的听到好多人都这么说过。

就是初出一听,觉得是很淡然,很洒脱啊。但其实呢,我倒觉得这种观点背后可能减藏你的想法是,你可能更关注的是。

嗯,是自己的反馈自己来,对对对,或者这种事件投诉在你身上对你产生的影响。当你自己,你接受他离去这个事实的时候。

那对于过往这些东西,你反倒不纠结不去世的惋惜了。 嗯,对,我觉得我我看足球的很重要的一个,那我不是说当然我,我都没有真的把太多的精力真的投射上去,但我会觉得我自己受受这个运动的影响确实是很大的。而且我,我就是有刚才你说的这种角度就是把把自己的很多事情他不是简单的说,因为什么经常有,有网上会有一种论调吧,就是哎,什么阿森纳很苦啊什么的,像我一样,就会有人说,你配吗?

人家有多少多少钱什么的,对吧,那我觉得不是这种这种一对一对照,它是一个我就是获得一些普遍的心理暗示吧。就在你看这个东西的时候。

然后对对,觉得他对自己产生了很多影响。 嗯,我回到奥斯纳本身,你最开始怎么成功?奥斯纳球迷有哪个个体,或者有哪个感性一点的原因吗?

有一个我最近这这是第三次。要说这个故事很好玩,就是我当时那你就是争取做的,跟前两次说的不一样。

我们宿舍有有一台,我们宿舍有电视,隔壁的宿舍没电视啊。然后我那天晚上隔壁的一个同学,他是一个曼联球迷,他就说。

啊,有一场阿森纳队曼联的比赛,他是?

比较晚,所以我我看的时候他就说,如果有进球牛,你还跟我说一声,他就回去睡觉了。那场比赛我的印象里面啊,现在就起码在上半场是进了两个球。 呃,而且他隔得不远,那每次进去,我就从床上跳下去。我们住那个学生公寓嘛,就两层的那个床上跳下去。

跑到隔壁去敲他的门,然后跟他说进了一个让他回去就我就有一种虐他的感觉。当时我并没有倾向,但是因为他是蛮严重的。我会我觉得我是去给你通报一个坏消息。

我觉得你这这这同学肯定也不太招人待见。 嗯,我这我这同学他,他是一个,现在是上海电视台的一个网球结束员。

他叫陈君乐啊,我知道是他的,对,我觉得。

是的,但他后来就不成功,你成功的揭揭露了他的这个底细啊。

是的,对,就那个之后就开始,主要我觉得主要还是成绩好吧。而且我当时其实也有一个其他的感觉,就是比如我。

我是小地方来的人呢,我一直对自己有这个认知,但是我会觉得给我第一次刚上刚到学校报道了一周之内吧,我们就要进行那个英语摸底考嘛。我本来对自己的英语还有一定自信,但是我考完之后发现我考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我不会做。

我不会做这些题,所以最后我是分班是分在最差的那一档嘛。 哎呀,还有其他的一些。比如说我觉得我也听一些流行音乐,但是我在那个学校的这种bba上面,你就发现别人听的你都没听说过。

你就听的是最最常见的那种,你知道我知道是学什么专业的?

我学文物和博物馆,我考古考古就博物馆职业,对对对对,但是耍你们这行业毁了是吧,那片子哈哈哈哈哈,还行那个比较晚呢,但是就是足球,我会觉得我我是跟大家能接上的,就不像前面说的那两个东西,我会觉得好像落差挺大,那足球除了说我当时没有英超的这个看球经验之外,我会觉得包括国内足球和国际足球我,我跟大家是我们的认知是类似的。

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一个。

就是所谓的刚才说那个足球打开窗口打打开世界窗口的那么一个社会法的来历,这一点我非常非常认同这个我自己有这样的感受,我发现好多成功朋友都有这样的感受,就小时候你的很多世界观,你对世界认知,你对一些地名,对一些风俗,对一些不同的人甚至说的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在很小很小的一个年龄五,我记得我可能才参念小学吧,我就看到过一本连环画就叫做球王贝利,然后那个封面呢就是背利,其实像是一个制剂外球的动作两手。

高举举着一个足球,站在场边穿的是巴西国家队队的球衣,那个封面应该是彩色的。对,然后当时你,你以前在我那很小年龄里面对于黑人。

这觉得好像就是在美国,一个受压迫的少数族裔才会是这样。

但是你看到贝利之后,你才发现,哇,这这么厉害啊,就天下第一啊,就是对。所以,所以我感觉足球真的是在很大程度上它就是一种文化存在。

它是一种桥梁,它能够给人提供已经莫名其妙了的话题,能够打破一些疆域,甚至能够建立起你的一些心理学,社会关系。这,这是这可能是足球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内容。至于你是忠诚于某一个俱乐部,或者不忠诚于某一个俱乐部,我觉得都不那么重要。 是的,但是你得你得首先投入的去支持一个对你可能才能感受到这些东西,就更能感受到这些东西。 没错,没错,尤其在疫情期间,像现在我们都没有求。可看这个时候有一场德甲,今天晚上就会有一场这个德甲的巅峰之战。

我觉得这个时候你是不是拜仁或者多特的球迷,我觉得好像都次一点啊,次重要一点,但这场比赛是值得关注的。

对,你今晚会看这场吗?我不会我我就呃,上周日周六还是周日啊,就上次反安客服那场看了一会儿会儿吧啊,不是勒沃库兹那一场球看了一会儿会儿啊,那时候我也看了一部,我看了上半场。

就他们开赛前,我确实就有有这种回来的,而且我平时并不是完全不关注德甲。

但是好像到那个时候已经有点习惯不看球了,就是并没有没有意识说我,我要去把把电视打开办理说这这才是危险的。

这才是危险的迹象。

嗯,有可能啊,有可能我们希望希望生活能够回归,然后也希望未来能够看到王小光更好的一些一些内容啊。在这儿得就跟大家再介绍一下,你有两档这个播客的节目,一个是湾娜啊,是这样的,我这个先做过一个叫湾纳的,他当时就是每一期会聊一个话题,就有点像是我们连聊一个电影,或者一个一个剧,这样啊,那就做得没有很久,因为它有点像我们以前做评论内容,你要准备很多嘛,你怕说错被人说对吧。

说的不全,因为你这个话题很可能只会说一次,最后只是one呢。如果你做一个三分钟,你会拼死掉了。对,就那没有歌星,很多期就停掉,但是这个专题型的播客我上上上周录了一期,其实就是聊足球的。

所以可能我下周会更新这一期,但其他内容你就感兴趣,你可以点开听,看不了怎么样,可能不适合就算了。那另一个奶是一个快要做了一周年的一个闲聊的博客,他就是那种。

我们有四个成员,四个主播,我们每周会远程聊一次天,然后全录下来做稍微做一些剪辑啊,一期可能在九十分钟到120分钟。这个样子很很就是很散它。它不是什么核心内容,它基于我们的生活,但是呢。

才是一个闲聊型,它一种陪伴型的这种这种节目,我觉得可能对本节目的听众来说,可能未必能适应那种风格啊。但是我,我们已经。

录了以后也有,也有一些朋友喜欢吧,因为我会觉得我现在如果要拍的少,可能就是因为你实际要拍的时候。

一个是不能出门嘛。生活受限制,怕单调重复,然后就会把那种分享的分享的需求放在博客里面去输出。

就我在博客里面把这个事儿说一说呢,也像是我把自己分享掉了,就就是就过去了。

所以可能我现在一部分东西会在波克里面去讲,但就是一个纯闲聊的东西,他也我觉得可能不适合他们,就是一些平台说能不能给你推荐一下,我说不要推荐。

推荐就是挨骂,真的怕真的怕ok。然后你的微博id是cd DIBIBI,我一会儿加一下啊,这个确实很不容易啊。在我被潘金莲折磨了半年之后,我们终于迎来了一位真正的大病。

那希望未来有当这个赛事回来之后,负责人跟你做一个预定啊。当这个英超如果在六月份复期之后,我们一定要再聊一次,因为这一期我们完全是在跑题的环境下,是几乎没有聊奥斯曼。 当然,阿斯塔也没什么可聊,922是因为这个固定量会来呢,我觉得不会,我根本就不想他了,哈哈哈。

哪说哪聊,那我们今天先聊到这儿,谢谢,谢谢,非常感谢小波好,谢谢林强老师,谢谢ok拜拜拜。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44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