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到美国,我给拜登的邻居洗私人飞机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5-17点击:873


刚到美国,我给拜登的邻居洗私人飞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者,一个数据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就在上个月,我们播出了一位移民澳洲的听众,在异国他乡打拼的故事。那期节目的结尾,我们发起了一次征集。

请大家分享自己在海外生活的故事。 其实故事fm自从开播以来,一直都有相当比例的海外听众。

他们或者是移民,或者是留学生,或者是因为工作和家庭的原因,暂时旅居在异国他乡,在那些陌生的文化环境下,尴尬,冲突和包容都会自然而然的发生。

哪怕最普通的生活日常都能成为有趣的回忆。

今天的第一个故事发生在十五年前,他的讲述者是一位七零后,名字叫六燕。2004年,他曾经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前往加拿大魁北克,参与了一次为期一年的学术交流活动。

我印象特深啊,一月十号答辩,一月十四号我就飞到嘛,掉了最冷的那一天。那是2004年的一月十四号,体感温度-40度。想想跟做梦一样,真的跟做梦一样接受我那个教授挺好的。

他呢,会告诉我说你,你应该穿什么衣服啊什么的?

到那儿以后出来吧,我挺感动的,他从同事那儿借来的微博大一,他怕我不知道弄那么冷吗?哈全准备好了。接着我去学校,就是去学校呢。我认真说话快,即便英文不太好,我说话也快,说英文也快。

但我听力那时候很多听不懂给我说话快,所以教授就以为我什么都听得懂。

然后他就说的有个给你的一个歼十五。哎,就好像听懂了啊,因为我之前也去搜索了一些,好像有时候有些教授会给你。

安排一些客房,我说,哦,那挺好的。我说,那这谁配啊互配,那时候就会说几些几个词,可有影子功配他说了一串儿,哎,我说,我也听不懂谁配我说是不是Ipad,是不是我配我花我花钱。

他no不是我说那胡配呀。我又问,谁配啊?

他又说了一串。我说,是不是您配啊,他也不是他配哎哟。我说,哎,谁配谁配?我说是不是?我就在跟他确认,我说是不是我不用配你不用怕我说ok,那就住吧。我说,那住多久呢。

听那大概意思吧,好像你能住到什么时候都没关系,你找到就行。

当时是这边的高校组织的那个委联合会给我们办的,这些就是加拿大政府,比如给我们钱,这个哈人给了我们一个250块钱的一个玛尼奥德尔现金支票吧,我也不知道是现金支票。

但是我问了一下,他说,这可以当前史的哦。我说好当前史,我就拿这钱就来了,其他什么都没带说这个。当前史就来来了之后才发现你得先去银行开户。

他银行开户啊,怎么开啊。 我还碰到在某个碰到一本科生,一个中国学生。

太后我去呢,第一次去了到银行,在我们那儿最近的就是b某银行。

吃了之后呢,他说,你需要他说了好多,我也听不懂。我说,到底需要什么呀,他需要好多财产,你需要新卡,就是我们的公卡。我这是干什么用的呀。

英文不过关不懂啊。 然后他就说,你去戏里问一下去,你们学校问他们应该知道我说去去去问问了之后我问中国人,然后他就说,这公卡是必须得办,相当咱们身份证,你要工作,必须得有你开开银行账户,好像也需要我说,拿护照不行吗,护照人家不给你开啊。我那申请了多长时间来三周来,哎呦,三周来我吃什么没钱呐?

因为你没有账户,人家这加拿大证,我钱没法给你打到账户上。我说,我就跟他们申请,能不能先给我一些现金过来。

他说不行,我们只能打到你账户上。

但是呢,我说不行啊,那会饿死啊,怎么办呢?

这黄石我就想起来,我拿那250块钱,那个那个现金支票。我说这怎么用啊?

他们说你到市中心啊,有那种可以拿这个换钱的,可以换成现金。我说,行,我去换到那儿之后,人家收我百分之十二点五的手续费。

我也不知道。高铁。我说挺好挺好,赶紧把这钱我就能拿到二百多块钱吧,至少先吃饭吧。你知道我来了以后三天没吃成饭,我光从家里带点例子,吃了三天,给我饿了半死。

所以说没饭吃。

然后可能我们的同事都看出来了,就在我们的办公室里头,除了我还另外一个中国人,那中国人当时在那儿读博士,其他人都是老外。

还有一个日本的,一个来留学的一个女孩子,虽然语言我们都不太通,我不太通啊。

人看出来我肯定是没饭吃,连比划带说的那个日本女孩儿住在我们楼上,那公寓楼就是我们那个客房给我安排那客房那儿。

他就把我叫到楼上,又干嘛呀,说给我下点意大利面条啊,你吃这个,你吃这个。哦,我和我吃。我说,我这梅梅子吃的挺好。

但是你知道我那去银行,为什么呢?

他说,让我信卡行,我就去申请吧三周才能到。 好不容易淋巴巴,等到三周了。

而且那两周的时候,我就不好意思老住在人家课旁,其实我现在想想,当然注意两个月都没关系的。

就一直帮助我那个本科生,那女孩儿呢,帮我付了一个月的租金,又碰到好人,知道吗?

特别着急,要把银行账户必须得开开,不是钱怎么还人家对不对,三周了还没解决,这问第三次我就兴冲冲就去了,拿着戏里的介绍信,拿着我那工塔去了,挺高兴。我说,这回行了。

嗯,我说,给我开吧。他说,No,你的护照。哎哟,我忘了。

我说,你先给我开,看着我一会儿,马上回去就给你拿。

哎,就那年轻人就是不够开啊,我就火了,我很生气啊,我饿了好几天了,说实话,然后又不给我开过我那钱到不了位,我还欠人家钱。

我说找你的妈妈,这儿找你的经理的,而且我发现人已急的时候吧,英文特溜啊。经理出来一看,我生气了,我就跟他说磕巴巴,说这个情况啊。

我说你看,我现在其实都全了,就差这几分钟,你先把我这开了,我赶紧到的人,你把钱给我打进来,我把钱该还的,还我该吃饭吃饭,对不对,我回去把护照一定给你。上次我都给你看过我的护照,我不是骗你们的啊。那个话那个经理说好好好,没问题。

我现在马上给你办。

哎,我说,这太好了。

给我爸。他说,那个你不要生气,你不要你做做做啊。

然后他说,你开的这账户是拆k还是c零?

我说什么意思啊?我不懂他实际上是账户类型吗?

我说,干嘛呢?他说,就说了半天,我听不懂。

我说你,你让我收我钱吗?不收?

哦,那那开吧,开吧,开啦。 然后他说,你要不要那个信用卡?

我说干什么的,那时候哪有在国内没用,信用卡过干什么用呢?说就信用卡,快说半天我也听不懂。

我说你,你让我付钱吗?不付钱还能开吧开吧,你要美美元账户吗?我不付,我不付钱了,不付开说美元信用卡吗?不付钱,哎呦,太全开了,开了不知道是干什么的,看着我挺高兴的。

当然你回去把你的护照拿来,就我们看一下,留存一下就行了。那个Coco一下就行了,我就挺高兴了,哎呀,开心的不行啊,赶紧打电话,然后钱就到位了。 哎,你知道刚开始那段时间的时候。

我就会觉得怎么会饿的呢?三十多岁也没饿过啊,对不对。

所以我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出来以后,虽然也遇到一些挫折哈。

但是还是好人多吧,当时就是给那种感觉,所以也影响到我。后来对别人既然能帮嘛,就就帮一把,因为你困难的时候,这种你将心比心嘛都不容易啊。

那个时候就是稀里糊涂的就就开始,然后那教授就约见嘛,我一月份,他说你在三月初要做一个演讲,就是你在中国做的研究我信,哎哟,这玩意儿怎么弄啊,这语言没过关呢。

我说,你看能不能几个月以后?

我得准备准备吧,做45分钟的演讲,然后十五分钟还得大家来提问,这怎么能做得了呢?你想这语言都不灵啊。

那不行就得这时候做,我就开始啊,跟那些同事因为基本都是老外,只有一个中国人嘛,我就会你,你们谁家有叛逆啊,下个月我就去啊,然后住在犹太人家。

就是你不要住在中国社区啊,你就是你语言提高不了嘛,逼着你就得说英文,对不对啊,就是说磕啊啪。说到人家到人家里之后,我就不停地找人说全是错的,那也得说。

那帮人就在那乐,我说,我说的是不是不对他说,他说你非常好,他们都表扬我。哈说,你是个非常汤。

我说这是个什么意思呢?就说你说啊,很多什么样子的。

我说,这是个好词,还是个不好的词儿呢。 他们说说挺好的词儿。哦,我说,那你们就随便。可以说我这个词没问题。

但是他会说,他说你和别的中国人不太一样,就他们都非常的礼貌。

我说我也很礼貌,但他说你呢,就可以跟别人这样主动去讲话。我说,我不主动讲话,我过不了关,我怎么做那演讲。 我想了一个月之后得做演讲,开玩笑。

那多少人来听你的,你在上面卡壳怎么办呢?

后来我就在那儿,就每天就找着。

搬到那个犹太人家里面,那犹太人老那老太太,哎呦,我的妈呀,可抠门儿了。

你的水是不能喝它的水的,你能想象吗?

你的家人,尾巴做人,他那个饮水机呀,他少一杯水,他都知道我没喝过他的水啊,因为你刚住到他那儿的时候,他就给你明白,说这个饮水机只是他来喝水的,我是不能喝那个水的,我只能喝水管里的水。

就有一天,他的那个小职工来人家干完活,人家喝了一杯水,还是两杯水。到了晚上,他回来了,他说,我偷喝他的水了。

哎,我说,我怎么会偷喝你的水呢?我发现有一级的时候,英文就特好。

我说,你不能侮辱我那个词,当时我也想起来了,你不能侮辱我,平时想不到这些词儿啊。

我说我不喝我就不喝,但是我说,说实话,我认为你这个不让别人喝这个水。这个事情我不认同,你要向我道歉。我说啊,泡着酒都会说了,道歉道歉,你就得跟我讲。

我这么说完之后,那老太太反而愣了,万人都是欺软怕硬,还是怎么,尤其是老外,有时候啊,会有点儿这种跟他在这个争论的过程中,你就得想着想方设法把那仅有点词儿得用出来。

回来还得再去补充那些词儿,你知道吗,就想着怎么跟他下一步的斗争啊,你知道吗,然后到三月初,戏里的同学老师们全来了,来了五十多个人,挺多的挺大的一个教室,我就开始做我在中国的做的那些民族医药的一些研究图片呀,什么都有。爸爸讲,哎呀,我听从讲讲了四十多分钟。

讲完之后行了,大家觉得挺有意思的啊,挺老远的一个人就向我提问,哇塞,你那么老远,我听得懂吗,本来一听力就不好问了一个什么问题,我根本听不懂啊。

我说,ok这个问题我呢,转给我的教授,让他来帮我回答。

我心想,你让我做了四十多分钟的演讲了,你还让我再回答问题可以了,你帮我具体回答问题,我都没听懂。那人问,是吗?

结果我那姜肉挺好的,就帮我就拿过去的话,他就帮我来回答问题,凡是问题我听不懂的,就转给那个教授我的那个碎纹歪子就来邀请我来的那个教授啊。结束之后呢,教授特高兴,因为他邀请我来的,他觉得挺有面儿。

刚来一个多月做演讲还挺成功的。 来到加拿大的第二年,路燕阴差阳错地拿到了加拿大的永久居留权。

目前他定居在窝台华。

第二个故事同样发生在北美洲,他的讲述者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我叫呃子穿白鞋啊,因为我除了平时上班就真的只穿白鞋。那么我现在生活在美国马里兰州。

我是2010年出去的。

呃,美国然后到的城市叫牛瓦克,是在克拉华州,然后是因为大学我跟我太太,她当时我们一起大学,毕业之后他拿到这个全额奖学金赴美读博士。 我呢,就是学渣那个类型的大学里面就挂科无数嘛,就差点没拿到学位证那个样子,所以我根本没有机会,就是靠学术能力出国。

加上呢,来自这个工薪家庭,然后砸钱留学就呃,更不可能根本没有机会呢。出去吧,跟他一起。

最后实在想不到,反而就女友,她提议要不先去半年,然后半年后回来结婚,然后我再拿这个配偶签证一起赴美呃,当然就是可以料到他父母就是听到这个呃,消息多么崩溃啊,就是因为自己这么优秀,一个女儿要跟一个在国内工作的还没有着落,然后来自普通家庭的男生结婚。

隔在哪个家长身上估计都愁的黄?

我是做了很多口头和书面的保证了,也详详细细的多次讲了我们赴美的计划怎么讲就是安排得再好。其实因为我觉得很难撼动他父母的就是那种焦虑的那个心了。最终还是我觉得他女儿估计笑杀手锏嘛,就说可能是说非我不家之类的,我也不知道。 哈哈哈哈,十一零年初啊,一月份我们扯了证之后,然后办了相关手续,然后我就拿着家里啊。

尽力给我准备的三万块人民币,然后就走了。就初期来讲,因为就是没有办法申请学校,然后的成绩太差。然后呃,因为是配偶签证也没有办法工作。

我们的计划就是啊啊,我在那儿准备考托福和GRE,在他的实验室可能能找到一份志愿者的工作,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啊,记了一些经验,然后最后看能不能混到一份啊。 推荐信,我从实验室最开始的时候是其实是打杂实验室,有一些实验器材我就把他们。

放好安排好,然后有一些实验设备啊,需要呃,就是清理啊,还是什么慢慢的我就会开始学习做一些实验,比如说氧细胞,提取蛋白跑一跑胶到最后能做一些比较复杂一点的一些实验,比如说剧很没练是反应,就是嫁接扩成dna呀之类的,做一下夜巷社谱。

我做一下质朴这些东西到最后就是大部分啊,实验室用到的器材我其实都能独立操作,我当时申请的就是申请的啊,我?

呃,老婆,他们那个是生物化学,但是呢,嗯,实在是因为背景不是很好,和其他申请人相比呢,就是没有什么优势,所以生物化学系其实是拒绝我了。

但是呢,有一个生物系的教授的一个合作的项目是跟我老婆,他们实验室是合作的那个课程。其实是啊,我在做。

我知道生化是没有希望的时候,我就问他有没有可能在他实验室继续干,就没想到他就很爽快同意了。

所以2011年秋天的时候,我就成为了生物系的研究生。

那个时候我觉得打过几次电话,就当我老婆给他爸妈说我已经申请到的时候,我觉得能听到能听出他们的其实语气有一些转变,就是说就还行就还还不是个烂宅承诺的事情,还是至少第一步还是做到了。

到这个时候呢,我觉得算是过了来美之后最大的一个坎儿吧,因为家里又多了一份奖学金的收入。

所以生活比之前要轻松很多了。 白曦说,来美国前,他当了二十多年的学渣。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走上学术的道路,更没想过自己能靠读书。在异过他乡站稳脚跟儿研究生毕业之后,他决定跨专业申请统计学的研究生,这样更容易获得实习和工作的机会。

但是经过一番努力之后,他们也能拿到统计学的全额奖学金,高昂的学费让夫妻俩左右为难,一路走来就遇到非常非常多的贵人帮助啊。因为我一二年嘛,就是在这个一一年一三年,我转到学转到这个统计系之间,其实就有个小插曲就是。

一二年夏末的时候,我开始做起了这个数学家教,之前有个朋友在那在那个地方做,然后他毕业走了,然后就介绍我去,然后过主呢,是一家白人,就是富人家庭就刚去就感觉他们家很震撼嘛,就是竞差家就得穿过一个那种幽静的树林呢,然后突然就开阔起来了。

两边就是那种很经典的你知道温的开开机,平开机,平雾那种开阔的草地一样的感觉。

呃,然后左右两片就是那种豪宅。

不延伸到左边就是,呃,我家叫他们家,右边就是美国全副总统,就拜登他们家,据说是美国最富有的家族,就是那个梅龙家族的一个分支的后裔。

那么我当时给他们家十二岁,十二岁多一点儿了吧。大儿子叫数学,然后很有礼貌的一个小孩。每次我去给他教课,他都会把水给我倒好,然后在书房等着我走的时候会一路把我送到门口。反正我感觉他出了数学,什么都强。

就会说英语,法语,然后德语,什么马术,钢琴画画,什么潜水滑雪就都很强规定的时间,我从来没有一次缺席,就是。

两年多时间就一直都是嗯,定时该去的时候都去,就是美东这边其实经常下大学就是下了就学校停课那种,其实我都是去的。

最开始的时候去教他嘛,拿他儿子好像成绩提升蛮快,他就请我和我老婆,然后还有他们一家人就去吃那种吃几个库尔什,就是就是那种小的那种菜嘛,就是吃十一个库尔是哪个库尔是有什么酒啊,你可以品尝。然后后面我就发现那个地方,我去查了一下,就是差不多是六百美金,一个人那种。

我觉得他可能是为了怕我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吧。他就跟我说是大概很普通,那个地方他只是觉得好吃而已。

当时是在啊我我,我记得是在一个晚上,然后我教了那个教完那个小朋友课之后在他院子里面,然后就问我他儿子的一些情况。

就聊完之后,我就提了一个事情,那个时候正是在我收到啊统计系的这个offer,但是直到没有奖学金。我就跟他说,我有这么一个情况,我就说我能不能再找一些其他的一些事情,比如说。

我说你看你们家这个草坪这么大啊,我说我能不能来给你们割草挣一点,就是这个学费啊。我说我这个有一些学费就是很欠缺。

然后他就说妈妈去玛利亚委托,更不要他就说我们谈多少钱,还在这儿,我就给他说,我还差个78000块钱。

他说,你等等,他就去回家,就直接就写了一张一万的支票给我。

我当时就就你知道吧,就是说就特别特别感动,就是那种。

然后他不光给我写了张支票,还安排我做其他的事情,就比如说帮他洗他的那个私人飞机,它是那种里尔那种商务的那种小型的喷气式飞机,大概可以坐六到七个人。

像一辆大的卡车一样那么大。然后我就帮他洗飞机。 他每去一个地方下飞机之后,他就习惯开他自己的车嘛。

然后之前都是他把他车运到目的地,那后面它就让我。

把他的车开到全国各地方,他在哪儿下,然后就开到那儿等他啊,再坐他飞机啊,回去,然后等他生意坐完之后呢,再坐他飞机来,再把车开回去。

甚至我还送他的他们家的那种猎犬去上那种summer km,就是那个夏令营就做这种事情,然后就会给我找各种这样的事情,然后还给我发钱。

因为这些事情我才能凑够,就是第一学期的那个半学期的学费,又一个难关就过去了,就像玩游戏一样吧,我觉得就是一关一关的,然后RPG一样你。

打了,打了怪,然后和提升了经验值,然后又面临更加强大了,一个怪就就这个感觉。

从统计学专业毕业之后,白鞋进入了金融数据行业工作。 两年前,夫妻俩申请到了绿卡,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他告诉我们,这些年来他遇到的最大的贵人就是他的太太,他们依靠着对彼此的信任,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接下来摆在他们眼前呢,就是女儿的成长和教育了。

我们的第三个故事讨论的刚好就是这个话题,他在讲述者小弟2001年大学毕业之后到悉尼留学毕业之后不久就申请到了当地的永久居留权。

小弟现在还是一个妈妈,她的两个孩子都是在澳洲出生的,现在在读小学是典型的abc,澳洲出生的华人,我是小滴,我生活在澳大利亚的悉尼,我的职业是会计。

包括我上学的时候,也有同学是abc嘛。

我对他们的感觉就是,他们跟我不是一类人,可是总体abc给我的感觉就都是很。

很阳光,然后就是很开朗,然后凡事情都很强的,非常的简单。现在我跟着自己的小孩儿再经历一次小学的教育啊,我就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简单,他们真的是简单,不是装的,也不是故意要装阳光,因为他们就从小到大接受的就是这种把事情简单化的教育。

学校和老师给的规则就是他们叫瑞士嘛,那就规则就是规则,然后你就按着规则来。如果别人越过了规则,那么你就会去挺身而出说哎,你这样做不对啊,因为不费啊。我们家小孩儿上学之后,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艾茨闹费啊。

就是我简直那个时候我听这句诶奇妙的费尔这句话听的我真是耳朵都出剪子了,小的时候他跟着我回国啊,他基本上就是吃吃喝喝嘛,然后亲戚朋友都很喜欢他啊,都会说哎呀,小老外回来了。

他也就觉得哎呀,他特别受宠,但是现在他长大了吗?我觉得他就有很多自己的观点,然后小学生啊,他回国。

他就开始有自己的意见了。他回来时候会跟我说,妈妈,我不喜欢他们不排队,而且他们总是撞人,撞了以后还不跟我说对不起。

哦,我就觉得说这种感情就很矛盾,因为有的时候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但是有时候我又觉得,就比如说他会跟我讲说啊,妈妈中国的车从来不让人。

就搞得我什么了。就是有的时候我跟他一起上学路上,然后碰到我们俩走在一个路口的时候,有司机没有停。

我就说,伊森你,你,你看到了这个司机,他也没有听我说这是在澳大利亚哦,这是在悉尼哦。

然后他就会用那种你。至于吗,这种眼神靠我一下,我就是我。你知道,就我们俩人经常会有这种对抗,我就会说,你看你说我的国家不好,其实你这里有的时候也会有,对不对?

他们在这儿长大嘛,就你知道广东人,他们把外国人会叫鬼老嘛。

然后我们不习惯这样叫我们北方人,我们一般就直接叫老外,我妈就是是很习惯的。她就说,老外到现在我妈也会说老外怎样怎样。可是我儿子每次听到就要纠正,她说就会说姥姥,他们不是老外姥姥,你才是老外这句话很伤我妈的感情,所以我后来就跟我儿子说。

你如果想纠正姥姥,请你只说姥姥,他们不是老外,后面那句话就可以蹦奖了。不要说姥姥,你才是老外。

然后他就说,但是这是事实啊。我说事事实,可是你不要讲,因为姥姥不喜欢听到你说你才是老外。这句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很伤人的。

他们就是很骚服,就是也替你想啊。他就说,那好,我就不讲了,我妈也是改不了她的习惯,还会继续说他们老外怎么怎么哎,那天我碰到一个老外,怎么怎么怎么?

然后我儿子每次都说他们不是老外,他就是机械的重复一遍。

有一次我就跟他是因为什么看一个什么体育比赛还是什么的,然后刚才那个比赛里面有中国,然后我就说我说那我提中国,加油,你提澳大利亚,加油。然后他就说为什么。

然后你不知道大利亚人吗?我就随口就说,我说我真的不是呀,因为我的护照的颜色都跟你的不一样啊。 他当时那个表情就是简直震惊到家了。

然后妈妈,你不是澳大利亚人。我说,我不是呀。

然后他说,怎么可能你是个外国人。

然后我说,我跟老曹一样,是个外国人啊。我当时真的是一种恶作剧的心情。

然后我说,告诉你一个事实,你爸爸也不是哦,因为我老公跟我一样,都是拿永居啊。没有换成澳大利亚护照他们两个人九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哎呦,我当时笑死。

后来我就跟他们解释这之间的关系。我说,其实你看我也纳税,然后我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然后我说只是就是啊,没有选举权,他就问我说,所以你tfboys就是对澳大利亚的总理,你是不能选的嘛。我说,不能啊。然后他们说,那你太可怜了。

我去。我想说,我也不觉得自己很可怜啊,需要这么可怜嘛,不过就是不能选总理啊。

然后我说,啊,对啊对啊。然后他说那妈妈每一次因为那个社区选举吧,他除了总理,他有那个社区的议会啊,什么就这种选举啊,区域员选举吧。

然后什么的。然后他说,可是妈妈以前区域原来敲门的时候就拉选票嘛,我看你跟人家聊得很好嘛。然后他就会说,啊,你跟人家说了很多。

我说对啊,我表达的是我作为住在这个社区的人的意见而已嘛。然后他说,但是你其实不能投票。我说,对,我不能投票。我说他又不知道。

我儿子就是那种特别鄙视的表情。然后我儿子就说,妈妈,下次他们再敲门,我就会跟他们说。

买妈妈卡,我就他就打算说,他说我就直接这样告诉他们,然后我说,没所谓啊,你说讲你就讲了,我们俩人就经常会有这种很赌气的。你这种对话期望的话,就是希望他们的中文再好一点。

我希望他们能够简短的读得懂中文的新闻,读中文字幕没有什么困难,能读懂一些比较短篇的小说啊,不带古文的,一些简单的,通俗的,这些小说然后就可以了。但这个要求真的很高。

这个要求真的很高。读懂小说这件事情就是我女儿就跟我说,这绝对是一个不可能发生在他生命中的事情,他直接就这样跟我讲,但是有的时候可能是自我安慰吧,我也只能安慰自己说他们不能在我的语言里面感受到这种文化也好,还或者说故事也好,情节也好,感情也好,各种那种。

C零吧,他们感受不到,但是我相信英语文化里面也有,就是好像说他们读facebook肯定比我读得好啊。

有一次我女儿就跟我讲罗密欧宇宙力啊,因为说他听完罗密欧宇宙力当然是简版的,没有很多血腥的啊。他们看完之后,两个人就在跟我说他们的感受啊怎样的时候,然后后来我就想起来,我就问他们,我说因为我跟他们讲过梁祝的故事嘛,我就问他们,我说你觉得嗯,梁祝比较伤,让你伤心啊。还是罗密欧与朱烈比较,让你伤心。

他们两个人就是同时给我的,我答案都是他们觉得罗密欧与朱丽叶比较悲惨,然后我就问他们为什么结果他们两个跟我说就很直观,说因为罗明伟,朱烈都死了呀。梁祝他们没死啊,他们变成蝴蝶,然后他们俩还在一起飞走了,他们活着了呀。

所以你看小孩儿的视角真的很有意思,因为他们就觉得变成蝴蝶,然后还活着跟这死掉。这是两件事情,虽然我是把它当成一个悲剧看的啊,毕竟我这个受这个文化熏陶吗?我们都知道梁祝是个悲剧故事吧,就算喜剧结尾,他总体还是个悲剧嘛。

但他们就觉得这是个大好结局啊,而且变成蝴蝶,我女儿的那个语气就是变蝴蝶多开心啊,我想变还变不了。

所以我就觉得啊,这个就真的是,这是在可能是文化碰撞里面不一样。

我当然是希望他能够跟我有共通的地方,越多越好,因为他们是我的小孩儿嘛。

但是没有办法,这是他们出生地点就在这里,这是他们的文化氛围啊。 后来我也有跟就是,嗯,孩子生出生在这里已经长了很大的,就是比我年龄再大一些的华人的父母聊嘛,他们就说小孩儿在这边出生的小孩儿都有一个对自己的父母的国家的认同的过程一定会有的。然后他说,等他他们再大一点,你再带他们去故宫啊,什么他们懂这些的时候,他会有一些回归的。

当然,这种文化认同是没有办法跟我们这种出生在中国的人比的,可是还是要看你怎么帮他,就是你怎么帮他去认同?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资助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梁科和特约制作人郭家奇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如果你也生活在海外,欢迎在留言区里和我们分享你的故事。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