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特辑:我躺在床上,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5-27点击:565
警告:不要在睡前听这期节目。 故事FM ❜ 第 427 期 此时的你,可能正躺在床上听这期节目。 我发现,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很少会立刻睡着。一般都会闭上眼睛,胡思乱想一会儿,当你逐渐沉浸在一段想象当中的时候,你最容易睡着。 但是睡梦中你可能会被一些声音惊醒,这时候你看到房间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开始难辨真假。你不知道你是在梦里,还是清醒的,你看到的是幻境,还是真实的。 今天的万圣节特辑,将会带给你那些亦真亦幻的灵异体验。 /Staff/ 讲述者 | 尔楶 晓静 大丁口 令狐小跑 于震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也卜 张诗怡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Those Who Come(不对劲) 03.Moloch Conspiracy - The Awful Ritual (敲门) 04.Dark Ambient(镜子前的男人) 05.腕に抱いたもの (视频) 06.LA2 - Moby(一个梦) 07.Psionic Asylum - Coma (双人床) 08.LA10 - Moby(大蛇) 09.Story FM Main Theme(Halloween) - 彭寒(片尾曲)

万圣节特辑:我躺在床上,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此时的你可能正躺在床上听这期节目。 我发现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很少会立刻睡着,一般都会闭上眼睛胡思乱想一会儿。

当你逐渐沉浸在一段想象当中的时候,你最容易睡着。

但是睡梦中你可能会被一些声音惊醒。

这时候,你看到房间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你开始难辨真假,你不知道你是在梦里还是清醒的,你看到的是幻境还是真实的。

今天的万圣节特辑带给你那些一真一幻的灵异体验,第一个故事,灵异出租屋,大家好,我叫尔杰,来自深圳,现在是一名高中的语文老师。

这件事发生在我考研的时候,那段时间我仍在西安,为了专心备考,在外面找了一个合租房。

那是一个32楼的主卧,除了我另外还住在三户。

整个房子的户型是比较简单的,一进门就是一个走廊,走廊镜头就是我的房间,整个的左边呢是1233户。

右边呢,是那个公用的客厅厨房。还有是首先,因为我的房门正对着大门,似乎在风水上有些不好。所以我在我入住的第一天。

就发现我的门上挂着一个辟邪的东西,一串铜钱,上面系着两个葫芦,然后还挂着一个那种。

桃木做的八卦服务,因为这种东西还挺常见的,所以我就没有很在意,所以当然也没有取下来,然后就到了这个晚上,然后就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发现这个房间有明显的不对劲,我是一个很容易入睡的人,但是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一直磨蹭就到了晚上的三点多。我很清楚地记得应该是3.4十,那个时候,我整个人还特别特别的清醒。

就在我清醒的时候,我听见了房子的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因为那个房子的大门是那种铁门,而且稍稍有一些变形,所以开关门的时候都会有很响的枝丫的那种声音。

眉开我就听到了那种高跟鞋,走在墓地板上的声音也是特别特别的清晰,走了两步就有咚的一声,听那个声音的远近可以判断出来,应该是在敲那个一的那个房间。

但是一好像没有开门。

脚步声又响了起来,走了两步,咚咚两声,声音更近一些,听得出来应该是在敲二的那个门。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这个人应该是在挨家挨户的敲门,好像是每次多抄一下。

然后我就侧身起来继续听,就听到了。他又走了两步,走到了三个门口。咚咚咚三声,我继续听,就听到了掌部声。

走到我的门口,走到我们可之后,他就停了,停了,差不多有将近一分钟就转身找不身,就渐渐的就走远了。

然后大门被关上,声音慢慢慢慢的完全消失。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想可能是某一个住。他喝醉了,扔回来,敲了门,然后又离开了。 但是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周,每天晚上的将近3.4十的时候。

都会出现这种情况,直到差不多一周之后,就是住在一房间的那个人,他搬了进来,才没有实现这种情况。

我后来才知道,在那个人搬进来之前,整个房子只有我一个人在住。

后来我就给房东打了电话,我问他我说房子之前有没有出过什么事情,他说没有。我就问他,那我门口那个桃木的那个八卦是你什么时候挂的。 他说他是把这个房子托给中介的。

他并不知道这是谁挂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挂的。

后来我再也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就安心入住了。但是事情到这里还远远没有结束,在那里住到了十一月刚刚开始供暖的某一天。

那个时候我正在熬夜赶论文,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

就在那个时候,我听见了饮水机里面开始有那种冒那种烧水泡。你知道就接水的时候都会冒那烧水泡。

但是冒了水泡水龙头却不出水。

我当时细想了一下,突然下去的这个汗毛耸立,因为它断断续续持续了十几分钟的冒射热炮。

但是这水口一滴水都没有流出,这就好像是好像是水被人凭空给喝掉了。

那个时候我整个人有些害怕,但是呢,因为要敢论文,所以我就只是觉得他有一天吵,我就把这个水桶整个的给取了下来,就放到了这个地上。

然后转身回座位继续写,但是没有做几秒钟,我的房间的灯砰的一声就炸了。

然后就熄灭之后,房间陷入一片漆黑。

我当时试了一下开关灯还是能亮的,但是是有那种特别特别严重的屏闪,就是多开一会儿就让你那种感觉到眩晕的那种,所以我就没有开。

就把那个备用的台灯拿出来就继续写。写完之后很累,也没有洗漱我就我就躺下了。

然后我一看手机的时间就是3.4十。 我当时签了半年的合同。

所以说,又继续在那里多住了一个月。

到了十二月月底的时候,我的女朋友过来住了几天。

有一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噩梦。

第二天中午啊,我们在外面吃饭,他跟我说他昨晚上做热梦了,我就问他是什么鹅吗?

他说,他梦见两个人站在我床尾的饮水机那里,看着睡着的我们。

我就问他,他们看起来是什么样子?

我女朋友说,样子不是特别吓人。

我继续问我说,是不是一个妈妈和一个小女孩儿?

他问我,你怎么知道我说是不是都穿着灰色的衣服站在饮水机的右边。

他说是我告诉他,因为我也梦见了他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过那里。

我也在另外一处找了一个新的房子,然后事情就过去了。快一年之前发生的事情,就是在记忆里也没有那么深刻。

第二年八月的一个晚上,然后我就把这个整个事情前前后后串人了一遍,突然想起来,我应该去问一下之前的房东一个问题。

我问他,我说,之前这个房子住了谁,你还有印象吗?

他说,他没有直听中介说过吗?

应该住的是一对母女第二幕镜子前的男人。

我叫小静,今年24岁,目前是在一家商贸公司做文员。

我记得是2017年的四月份,那个时候正好是清明节,我当时在读书那天我和我前男友约定,周六呃完了一天,然后到了晚上我们订了一家酒店。

当时进了酒店以后,前台给我们开了一间房间,我记得是特别靠里面的一间房间,在一个角落里面。

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捉进去以后,到了晚上,我当时是背对着我前男友睡的。

我前面是有个床头柜,然后旁边是窗户,我就感觉有个人,他在床头柜旁边蹲着,就在我面前。

那个人大概就是340岁。这样吧,是一个中年男子,是一个频头。

我当时很害怕,我就把头转过去。

我当时就一把抱住我前男友,我说我旁边有人,他说什么都没有啊。他安慰我,当时他就拍了拍我的后背,但是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并不是我前男友在拍我,而是那个男的在拍。我当时就哭了,吓哭了。

我赶紧装到被子里面,我就没敢看外边。过了一会儿以后,我就把头探出去,看见。

那个男的,他就站起来,然后从那个窗户那边走过去,走到了我们床尾。就是那儿有一个电视嘛,电视旁边有个镜子。

是一个全身镜,但当时就站在那个全身进前边,他就看着我,啊,吓死我了,真的太害怕了。

然后我就当时就哭,哭的越大声了,我就赶紧把头有伸伸进去,我就赶紧又钻进去,没敢探探出来。

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就是就是,反正就是哭着睡着的,很害怕。

第二天我们早上早早就出来之后,我们就回学校了。

嗯,回到学校以后,我那天就躺到床上,我就玩手机玩手机,然后我就在那个刷那个qq动态。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就是在刷QQ动态的时候,会刷到一些好友热播,这样的视频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视频,就什么样都有。我那天就刷到了一个黄善文事件,女主播竟然长这样我手进。然后我就点开炕一眼,然后是一个女的在那儿跳舞,他翘着翘着,他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女鬼。

感觉就是要从苹果里面钻出来一样,吓得我赶紧就把手机直接丢了,因为那天晚上已经被吓过了,然后第二天又被吓了一次。我实在是经受不住这样的,就就很很害怕。我当时就缓了半天才缓过神儿来。

缓了一会儿以后,我就下床去洗头发了,洗完头发之后吹了半干,我就坐到了那个我们床下面那个椅子上。当时坐了大概有几分钟这样子吧,然后就感觉身体很不舒服。

呃,浑身发冷都冷的都在发抖,好像是发高烧了,那天晚上就烧到了39度多,我整个人的意识都不是很清楚了。 到了第三天,我实在是扛不住了。然后我就去呃,给家里人说家里人说要不你就去医院看看吧。

嗯,然后大夫他就说你那个啥呃,你要么就输点那个推烧的药吧?

我记得就是感觉好像医院人很多,就是那个病床,就是那个病房里面的病床都不够用了,然后就一些病床就放在那个医院那个走廊的那个过道里面就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就虽然说人很多吧,但是当时就那个过道里面竟然就只有我一个人在那儿就是输液很很诡异,真的现在想起来真的很诡异。

当时就我一个人在那儿输液,然后我就听见有人好像是在喊我当时喊我的那个声音是我前男友的声音。嗯,他在喊我的小明,我并没有去答应,但是我头转过去,看了一眼医院,那个过道里面真的是空无一人,没有一个人当时就很害怕。然后就嗯,赶紧给前男友发信息,说你什么时候来。

他说他一会儿就来,然后等到他来之后,我就给他说这件事情,他说,你可能是太虚弱了。

然后出现了幻听,也没有再去多想。

那天从医院输完液以后,我就回到学校。

呃,那天就躺在那个宿舍的床上,翻了翻相册,翻着翻着就看到了一个,呃,是一个单独的相册,就是里面是一个视频。

那个视频的话就是那个分面特别的诡异。 呃,我之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视频的,所以我就很好奇。

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呃,然后我就点开看了一眼,画面是一个,嗯,是一个灵堂,然后中间就是一个很大的一个黑白色的那个相况。

旁边都是花圈,下面就跪着一些穿着白色的那个笑衣的那个人,然后就在那哭,当时还放着桑月,然后那个相框上面的那个人,他就是是一个平头,然后340岁。

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他就是我那天在酒店看到的那个人,就他们的发型都是一模一样的。

看到这个之后,我就很害怕,我就赶紧把这个视频删掉了。

我当时就觉得特别的恐怖,就觉得很莫名,其妙很诡异,很诡异。

为什么会这样的视频会出现在我的手机里面,然后到了第我也不知道是第几天了,就是降不下来。然后那天我就说要给我们回家吧。

回到家里面以后,呃,我爸看到我的样子就很惊讶,因为他说我当时脸整个人的脸就是没有一点血色,整个人都是黑黄黑黄的,完全就不像。以前他说你是经历了什么,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爷爷也很惊讶。

因为他们好像就是老一辈人,都好像知道这样是可能就是碰见不干净的东西了。

然后他们第二天就去。嗯,我们我们老家是农村的嘛。然后他们比较讲究那些迷信什么的。

就是去那个庙上去给我问了,就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然后我爷爷,他说他说当他去那个庙上之后,那个人当他还他还没有去开口问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就问他,你是不是来问你孙女儿来了?很奇怪。

然后他就给我开了一张符,然后让我把这个符带着,就是随身随身带着嘛。然后回到家之后待了两天,感觉人整个人就一下就恢复正常了。 然后我就回学校了,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从那儿以后,我感觉我的胆子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我现在。

跟我关系好的人都知道,我是不能受惊吓的,要是谁要是吓我,我可能真的要跟他倔强。

第三幕一个梦,大家好。我是大丁口,今年三十岁,我是一名软件工程师。

呃,我要讲的故事发生在2008年一月,当时我在读高三,那天刚刚是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嗯,但是因为是高三,所以考完试还需要补课一段时间。

所以就还住在宿舍啊。那天晚上我就莫名其妙的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场景,那个场景是雪白雪白的。

呃,场景中间?

放着一张床,床上盖着白布,我母亲和我奶奶都围在床周围啊,低着头在那儿默默的流泪。

呃,然后大家发现我进这个场景以后就是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我。

嗯,那时候我就是慢慢的走向那张床。

我走到床边,慢慢的把白白步掀开,发现躺在上面。那是我的父亲,他当时睁着眼笑着跟我说,他要走了,你和你的妈妈要好好的。

然后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了。

当时我心里一沉,感觉在梦里边儿眼泪就喷涌而出,放声大哭,然后哭得特别伤心,哭着哭着,然后就是我室友突然拍了拍我。

告诉我快上课了,你赶紧起床吧,就把我从梦里边叫醒了。

但是我发现我眼睛就是脸上全是累,然后心情特别沉重,就是感觉还沉浸在那个梦里边儿啊,因为那个梦实在太真切了。

大概过了五天左右吧。

嗯,依然是下晚自习回宿舍睡觉,睡着睡着,突然感觉有人叫我,然后我一睁开眼睛,发现是我舅舅。

嗯,让我赶紧起床,穿上衣服跟他走。 我一看表,当时刚凌晨4.34点钟,当时就特别懵,走向学校门口的时候,就是感觉就是学校那种昏环的灯光,感觉气氛特别凝重。

我,我就问他特别着急,我说什么事儿。

他当时没说话,就摇了摇头,但是看出来他心情应该也挺沉重。到我家门口发现我家门大场四开的,里边还能穿还穿出哭的声音,我就走向我家卧室,发现单独就搭了一张临时的床,然后父亲当时?

眼睛闭着,然后特别安详的躺在床上。

我妈妈和我奶奶当时也在窗边,就拉着我说,你快快来看看你爸爸啊,你爸爸没了。 就在那一瞬间,我就突然感觉五天之前的梦境竟然跟现实重合了,就是有一种特别错乱的感觉。

后来我妈妈告诉我,爸爸是当天凌晨一两点钟,然后突然就是在床上。

啊的叫了两声,救护车来了以后就说人已经没了。后来分析可能是脑出血,或者是这一类的疾病。

其实这件事发生以前,我也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但是这件事以及以后发生的一些事,就是让我就觉得亲人之间可能会有一种冥冥之中有一种。

心灵感应或者是玄学,肯定是会有一些这种联系的。

第四幕双人床,我叫灵呼小跑,今年31岁。

我来自广州,是个全职撰告人。

嗯,这件事情大概发生在我毕业两年,也就是2014年左右的时候。

当时我是在一家轨道交通行业的公司工作,这个行业它跟别的行业有一点不同,就是它。有的时候,无论你这个岗位是文书工作,还是说安全工作,你都必须得24小时会保持你的手机是待机的,你的人也是要待机的。

所以说,当时我保持了两个习惯,一个就是手机会放到枕头底下。还有就是我睡觉,从来不会睡得非常死,就一一有点什么动静,我会醒过来。

事情发生在一个冬天的凌晨,大冬天我一般会把那个被子盖到我的半张脸,然后这样就不会有一些冷气漏进来。

然后我睡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就听见有一个脚步声从我卧室的门外走进来。 嗯,这个脚步声很奇怪啊,就好像一个人。他睡到一半。

呃,突然想上厕所了,然后他就穿着拖鞋去上厕所,或者是他渴了。他穿着拖鞋,慢悠悠的轻松地来到客厅去,倒一杯水给自己喝。

呱嗒呱嗒就这样走。

当时我第一反应是我们家是不是进了小偷,但是我觉得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新大的小头会穿着拖鞋来人家里面偷东西。

我当时想挺多的,就比如说是不是小偷的鞋不合脚。

当他走到我的床头附近的时候,我突然间意识到这个可能情况有点不大对,我就把那个被子又稍稍的往上拉了拉,把整个脸都埋到了被子里。

然后假装我睡熟了,一动不动。

我甚至在被子里都不敢睁眼睛,然后那个声音就停在了我的床头旁边,我就尽量小幅度的用我的手从我的枕头底下掏出来。手机就在想是不是要打电话找到人什么的。

我就打开了我手机的通讯录,翻翻翻翻到我比较熟的同事。

我就在思考,我要不要打这个电话,因为一旦我打了,肯定会有一些彩铃声啊,或者是嘟嘟的声音。

会不会惊动这个人还是东西,万一要是他被惊动了,会不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

然后我就僵持着,然后那个声音就吧嗒发达发达又开始走。

我想,哦,这个大爷终于离开了,结果他好像并没有走出我卧室的意思,他就绕到了我床的。

另一脚就是当时我睡的是一个双人床,我平时睡在右边,然后那个床左边是没有人的,然后他就绕到了左边的床角的那个位置。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床就我就感觉到整个床轻微的就震动了一下,好像有一个人坐到了你的床上,我就整个头就懵了,就嗡的一下,极度恐惧之下,就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突然间涌了上来。

当时最先涌上来的问题就是,我是不是得换个房子了?

这个地方是不是会一直闹鬼,他是不是想躺下来,他要做到什么时候,他是不是在看着我,他到底要干什么?我当时就就觉得各种各样的问题栽过来以后,就突然间生出了一种生气的感觉,凭什么我的房子,你要过来,是我的床?你为什么要过来睡,就你凭什么要进来闹我,我就突然间把被子拉起来,然后我坐起来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也也敢看他。我就把被子这样拉起来坐起来,然后就想瞪着他。

说一声滚,但是现场是没有人的,在依稀的黑暗中,那个地方就是没有东西。

我还觉得可能是人家影子比较淡,可能我没有看清楚。

于是我就把手机的电筒打开,然后照过去,结果那里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但是床尾那里有稍微的一个褶皱就是一片。

一小片褶皱,我当时感觉是这个褶皱是有人做出来的那种,就是屁股印子。

我当时就各种就是安慰自己吧,就说应该是做梦,其实并没有醒,刚才只是做了一个很古怪的梦。

我就又躺下来了。但是这件事情终归是让我觉得有一些心有余悸吧,我就又回到了我的被窝里面,然后我就觉得是不是这个时候应该打电话求助一下?

就找人聊个天壮壮胆,这样我就又回到了我的那个被窝里面。

然后我就想打电话给我的夜班的同事就相熟的夜班同事。结果我发现手机的通讯录是打开的,就正好是停在呃我夜班同事的那一栏,而且正好是停在了我第一反应应该找的那个同事的那一夜。

然后我当时就在想。

既然我的手机通讯录是打开的,那刚才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第五幕大蛇,我叫余战,来自北京,今年26岁,是一名浑身师,应该是在五六岁。那时候反正是夏天,夏天应该是个鬼节,什么七月十五之类的。

因为我能记住,晚上十字口特别多人烧纸,这事儿开始就还得说,就是我那会儿,小时候,小时候我特别喜欢那个。

北京动物园里那蛇馆蛇馆就是你进去的时候,它不是中间有一个特别大的圆柱嘛,都是玻璃的玻璃,里面有几条就是特别大的帽舍。

然后我记得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看那有一条最大的那条,也特别喜欢看那条是当天晚上回家就特别累,然后就好像停早就睡了。

然后我们家是一个平房,你从中间进去之后就房子就是大概就是一个正方形的那样,然后。

你从中间进去之后,那个往里走,左手边儿顶到头儿有一个门儿,然后右手边儿顶到头有一门儿。

这是俩房间,然后中间是打隔断的,然后之后就是外面就是卖那个道理石这样一点儿,当时小是是我爸跟我一块儿睡,然后半夜就往上厕所上厕所,我就醒了,醒了起来之后,就看那个抗芽儿,就是挨着过道儿里边儿那个抗芽儿的。

爬了一头蛇,有点儿害怕。我说,怎么家里还将来进了一条蛇。然后我就想把我爸推行,然后我就推他没醒,没醒之后我就。

然后我就一直在推我爸推我爸,然后我好像是推完我爸,我爸发了个身,他手动了一下,拍到那套蛇盒儿,然后那舍得就就就能听到,就是好像。

掉到地上,掉到地上之后,他扭曲的那个声音,我就趴在那个被窝里误了一会儿,没声儿了,我就气来了起来之后我看他蛇就没了。没了,但是就是,嗯,一进门那个国道儿刚开始那个地方,那儿分个人特别黑,也看不清就是个黑影儿。

蹲在那儿,大概就是能看到是一个男的还挺壮的短头发。

然后我就特别怕,我就腿一直在那儿推我爸,我想把它叫醒,让他陪我去厕所,然后怎么叫都不行,怎么叫都不行,我就把头猫在被窝里面,然后不知道猫了多长时间,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我就起来了起来,偷偷从那个被子那个缝儿里偷偷看了一眼,哎,没有了?

十个月没有任性,没有了我就赶紧就出去上厕所,回来之后通过一进那个从中间那个门儿出去上厕所,你要从里面把它纹锁一下啊。我就锁门儿。

转身的时候,我就看到那个黑影蹲在那个角落,那个位置,因为边儿上都是放着大理石,那些乱七八糟,各种花色。

我就想赶紧回屋,我刚跑,我就感觉到墙角那个人站起来嘛,刚起来就要往我这边儿溜达。

不过天呐就过夏了,我又往屋里跑,然后我就特别害怕,跑进屋之后我们一股暗,然后那门是什么情况,那门是就是那种老房子的门,就是一个门,然后上面有个大窗户,让他冲上点儿,那年儿是拉。

打开了我进屋之后就把门关上之后我就看到那条蛇在这个国道儿的最里面盘在那儿,然后头是伸着呢,就在那儿吐他那个须子。

然后我就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人越来越久,我更害怕了。我赶紧我跟疯了一样,我就往床上冲。

然后我好像还踩到我,帮了我跑到床上。我溜猫在被窝里,猫在被窝里半天也没动鸟,我就抬头看了一眼。

看到那个蛇还是在那个古代的最里面,然后伸着须子就是抬得特别高。他把那个绳子,那个窗户那儿,那个黑影,那个人就站在窗户外面,他就在那站着,他又不进来。

然后那个蛇就在那儿冲着兔须子。

我觉得他可能是怕那条蛇,然后之后我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就睡着了。 好之后我就。

没什么印象了,反正我是发烧了。过了几个好像天儿转凉了,又带我去动物园儿,然后我又去看那条石子,但是跟那个水管那中间那里头找不着那条大的了。

都是剩下的,都是,就是它,那不是里面大的,然后有一棵特别大的树木嘛。然后那些蛇都爬在那些木头上面。

他找不着那条蛇就成小的了。然后我妈就去问那个人家,那个工作人员说,那个大使馆,那是个或者听说那说几个月之前死了吧,我当时还就哭得挺难受。

想起来,这事儿我可能觉得就是可能我喜欢那条蛇,那条蛇,那条晚上保护我了吧。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

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