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岁那年,乡亲们决定毒死我的精神病爸爸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5-27点击:956
故事FM ❜ 第 350 期 2009 年,精神卫生中心报告我国重性精神病患人数超过 1600 万。但截至 2018 年底,在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只有 599.4 万。与之对应的是,精神卫生服务资源严重短缺且分布不均。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2015~2020 年)调查我国精神科床位只有 22.8 万张,且集中在省级和地市级城市。 2019 年,首次全国性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明确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病性障碍患病率农村高于城市。 这些数据彼此落差的夹缝里,是众多未被记录的,难以获得正常治疗和服务的农村精神病患者。 /Staff/ 讲述者 | 毛毛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文字 | 徐林枫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乌鸦 - 彭寒(树和链子) 02.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3. 福气 - 彭寒(三次发病) 04. 双喜 - 彭寒(流浪与哑巴) 05. 乌鸦 - 彭寒(毒药与告别) 06. 双喜 - 彭寒(片尾曲)

九岁那年,乡亲们决定毒死我的精神病爸爸

我当时回到家里面,他就已经是一具冰嫩的尸体了。

那个松树上那时候我还小九岁左右。

我爷爷当时已经在医院里面做手术,我爷爷,我二爸他们,我三爸也是觉得他可能活着会让我们承受特别大的痛苦。

一个是他在外面杀了人,另外一个他发病的时候也帮我爷爷看在重伤。 然后他们做出了一个决定。

帮我父亲毒死了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者,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刚才你听到的。这位讲述者叫毛毛,也是故事。fm的听众,他来自四川,毛毛给我们投稿的时候说,啊。

他的父亲患有精神疾病,在毛毛大概九岁那一年去世了。 嗯,他外在形象是比较瘦的,一个人非常的干内。

非常有才华,很有灵性的一个人。

在我小的时候,他看过一些针灸方便的书,然后他就自己去买的那种书,上面提到一些银针嘛,小时候也经常有些人到我们家里面来,然后我父亲给他砸这些穴位,然后让他的这些什么肿痛啊。

得到一些好的额消除他以前还研究过初老亲。

我们四川乐山这边嘛,有一种牌叫桥牌,他们那会儿也特别希望我,他就买了一副在江岸里面自己去加工,拿在上面用针叼一个小眼。

他能记住每一张牌背面的那个小眼的位置啊,对应的牌。

可以说他也是一个比较假花的人,他还写过一些小诗什么的,我发过他的一些日记。

他深情的一些东西就是写的热爱家乡啊,自己胸中的一腔热血啊,类似的东西,我父亲当时在当地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他之前做生意,他在对面包了两片茶山嘛。

然后记得他的摩托车到很远的地方去卖,自己,也种了一些桃树,也是调到七八公里的,外面的一个镇上去卖的卖桃子就比较艰辛了,几毛钱一斤那会儿,而且要走很长的一段距离。

可能要挑几十上百斤的桃子,要五六点的样子,一路挑着过去很重,那个东西全身都是汗,就是为了改善生活。

赵年轻在闹申请的时候,那些桃花都开得特别好,因为他特别精心的打你就山上全是大火,看起来特别好看。

他对我特别的好,我记得小时候大概六七岁吧,我不知道玩儿怎么玩儿的,把那个年代放在洛杉矶,然后父亲?

一脚踩了上去。当时他脚上留了有很大一两口子,我当时特别害怕,也特别伤心,他肯定特别痛,但我父亲没有对我进行任何的责怪,也没有当我骂我什么呢。

所以我印象中他是一个特别爱我的人,从我的五岁有记忆到九岁这段记忆,他是从来没有任何打我骂我的行为。 但是这么一位开朗随和爱着孩子并努力生活的父亲,却差点毁了这个家。

因为毛毛的父亲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出现了精神失常的症状,他时常会自言自语,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小的时候,因为家里穷毛毛,父亲曾经捡过送葬的废品卖,有的人说他是因此受了诅咒,精神失得长。

也有人说毛毛父亲是因为读了太多天地玄黄的书被迷了心窍,但毛毛觉得父亲的病是因为遗传毛毛的奶奶三十多岁就去世了,毛毛没见过他,但毛毛听村里人说奶奶也患有精神疾病。

奶奶去世前留下了三个儿子。毛毛的爸爸是大儿子,特别聪明,但二儿子也就是毛毛的二叔去过分老实。

村里人都说,如果大儿子分一半儿的聪明给二儿子,或许两个人都正常了。

但那个时候,毛毛的父亲虽然偶尔有些反常的行为,还不会伤人,这样平静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他成家之后。

毛毛出生后不久,父亲的精神症状开始恶化了,它是属于那种具有很强攻击性的,而且他会幻想着周围的人都会去害他,去想整死他。

还有一个增高是发病,以后他双眼是没有神的,无法聚焦的,他看起来就跟变身了一样。

没有发病的时候,他是一个天使啊,特别伤体人以色列温热的一个。但是他发病以后,他就跟变身成魔鬼,就是会对身边人造成很大的威胁。

我印象中他发病了三次,结合我母亲跟我讲的一些事情,大概是一两岁的时候,他发病了一次。

那只是他一只手提着我的脚,一只手拽着我的母亲,帮我们从家里面一直拖到一个镇上的集市上面去,就是说差点帮我,我们两辆都整死。

在哪里呢,第二次我具体记不清楚他为什么发病。

宋爷爷和二爸他们把它绑在了棍子上,然后给到台者送到正常的精神病院。

他说治疗也比较痛苦,会给他打一些镇定针啊,把它绑在上面非常简单粗暴的一些质量手法。

一两个星期的样子,才放他回来我自己的。他回来的时候,他给我带了一把,晓得硫磺手枪跟我玩儿。

当孙武特别开心,因为他刚刚精神疾病就是好了。以后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我还跟我带了一个小礼物回来。

第三次他发病就是带走老道的生命。

我父亲第三次发病的时候,跟平时其他几次发病完全不一样,他更加疯狂的一个状态,当时我父亲是在家里面。

然后,我母亲可能意识到他发病了,让我舅舅把我放到一个远盲亲戚家里面,然后父母亲也出了远门。

我父亲想出去嘛,想到别的地方去,然后我爷爷就上去阻止他。

我父亲已经进入发病的状态,就直接拿着锄头一直在我爷爷身上不停的看,不禁的挥舞在田一坎里面。然后我爷爷当时痛的他说他一直在呼救啊。

希望有人能够救他。

到当时手上手掌都断了,被砍断了,因为那个锄头很锋利呢,一下下去,整个人的手掌就断了一半。

我父亲,他把我爷爷的首长肚子上,还有肩部都用锄头挖了很深的伤痕,肠子都差点挖出来了。然后我爷爷大声的呼救。

村上的人来了,几个人把他赶走了。

当时流了一天的雪啊,他说,他以为他这辈子就死在那个田里面了。

他还跟我看过他腹部的伤疤,更有五六厘米吧,反正挖得很深。

然后我父亲就过上了,就跟流浪汉一样的生活。 当时是三月份,他穿着那种凉血,非常的冷,然后他到我们隔壁镇的一个地方,当时他有点口渴。

有一片那种甘蔗林,然后他想往里干政策。当时有一个哑巴竹子,它因为那边干着你是咬包的嘛。

然后哑巴就一直比划着让他不要砍他的杆子。然后我父亲当时就用锄头把那个哑巴砍死了,哑巴的亲人也过来了。然后父亲也把那个哑巴的亲人我成了重伤。 然后父亲又逃了嘛。

这件事情就传到我们村子上面,我们村上的人就。

觉得这个我父亲非常的危险嘛。

他们就设定了方案,就成为守株待兔,安排好几个人在家里面蹲点,等我父亲回来的时候,就准备把它关在家里面。

我父亲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流浪,他就回到了家里。

村上的人就好几个人去按照他抱到困难刚砍的那种松树上面去。 你不当时不害怕,我在那个亲戚家里面待着也很开心呐,照常上学。

造成生活,我第一反应是,我觉得他和前几次可能差不多。

虽然我知道他发病了,但我觉得他可能会好,只是这一次需要我躲得离他远一点。 大概半个月之后,毛毛收到了村里的通知,让他回家。

但是回到家之后,毛毛发现自己再也见不到原来那个父亲了。

我当时回到家里面,他就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被返绑在这个松树上面。 零一年三月份去世的那时候死之前,哈他。

从外面抓了一只黑狗回家,那只黑狗尾巴是白色的,他就说,这个我可能不打吉利。

然后他就想了一个折送的办法,就把这只黑狗的尾巴给它宰断了,才到了,然后买上狗令把这个狗养起来了,后来果真不大激励他养了这只狗,没过多久他就发病了。

发病了,他死的时候被绑在松树上的那个天天就是他养的这只黑狗的一个念词。

那时候我还小九岁左右,我爷爷当时已经在医院里面做手术,我爷爷,我二爸他们,我三爸也是觉得他可能活着会让我们承受特别大的痛苦,一个是他在外面杀了人。

另外一个他发病的时候也帮我爷爷看着重伤,然后他们做出了一个决定,帮我付金玉毒死了。

这本身是一个很自私的行为,但是也是一个能让人理解的新闻。

我现在来说,我能理解他的这个选择,因为你没有办法。如果他活着,可能我们可能随时都得死他这个精神病哈。

跟其他正常人杀人或者犯罪以后是两种状态,警察局不会挂精神病院,他也不会特别愿意接受这种有明显法抗意思的。

我回到家里面,当时看着他就被法绑在那个松树上面。我当时第一印象是飘木了的,那时候是一个比较懵懂的状态,当时地上特别乱,他们第一时间其实是没有把我父亲帮助的。

是我帮我父亲把锁在家里面,我也看过他把那只黑格杀死之后的痕迹,那只黑狗的尸体啊,可能还吃的那次狗的尸体,因为它很饿嘛,在家里面饿了那样听。

让他们再把那个药活到那个饭里面喂给他。

为了他一个,他们害怕他征兆,然后就用天天也把它返绑在那个松树上面。

地上有很多的茅草,也有很多很乱很乱的痕迹。

他其实死的时候特别痛苦,因为我看到他在那个松树上面挣扎的痕迹。

那个松树皮特别的硬,他死的时候肯定是经过特别痛苦的增长,把那些松树皮啊,有些都磨掉了,挡着他的那个狗链子啊,游戏已被捧弯了,当时他头发很蓬松很乱。 一系列辅导者。

很沧桑,他死的时候他也没有毕业,他可能申请有太多的遗憾嘛。

他没有陪我们陪我爷爷陪家里面人走过一段很长的时光。

我父亲生前的时候,他也看过一些算命的一些书嘛,他可能知道自己快要死了的这个事情。

他跟我二爸说,他说他死了以后要埋在我们家的斜对面的一个小山坡上面。

当时我二爸也比较震惊,因为他。

刚刚3412的样子,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死了。

然后就他们死了以后,我二把输出他自己算出自己死的那个事情,当时我们就决定完成。他这个心虐那块地其实特别贫瘠,感觉也种不出什么来,当时就为了买一趟吧古庸的一块很好的地把它换回来,然后埋埋葬了它。 我父亲死后没过两天就埋了。

后世是我爷爷的一个妹妹处理的,我叫表奶奶,当时她哭的温天黑地呢,几个人扶着他,他也特别的伤心。因为我父亲本来在三个儿子里面是特别被寄予厚望的,与他很有才华。 当地的习俗是要做法式,在我们那边十角开路开路有两种,一种是大路,一种是小路,道路给的钱多一点小路可能。

要简单一点,我父亲好像是开的道路吧,就是希望他走得好一点。

抬棺材出去的时候,是我在前面端着林瑞,后面倒是在念经抬着那个临发啊,就送到他埋正的那个弟弟。

我也当时特别的伤心,因为他医生经历了太多的是痛苦,他少年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

母亲也在他几岁的时候去世了,到中年的时候,他老婆又去世,本来以为可以有安详晚年嘛,培养到达自己儿子还去世,所以他每次提到我父亲满眼都是眼泪。

其实我们都没有太多加流,这个事情人后来会聊一些附近森林比较好的比较有趣的一些事情。

当然,至于他的死,我们没有更多的交流,这样他也痛苦。

我也痛苦。

他走之后的第二年,还是有其他地方的人来叫他的名字。在我们家门口,他们只是享受父亲受他们的茶叶。

我父亲当时在当地也是做一些差异生意。 我没有回答他们,我也没有说话,就走在家里面。

当时我就很吃心,他们都不知道他死了吗?

别人忽然说出他的名字,我都已你心里面空荡荡的。

以前会有一些想法,可能我父亲他也许不是真的死了,他也许去了其他地方。

我印象中他小时候有一张照片,是他打着一套蛇群拍的一张照片,两个蛇就跟土性子一样,然后望着前面阴气播放的一张照片,当时我?

十几岁的时候,不知道受了哪个傻逼的一个国外的电视的影响,就说把死去的人呐亲人的照片放到怀表里面,你可以经常看到他。然后我也把我父亲那张照片仅能放在一个列字的,不知道从哪里买的一个怀表的里面。

然后没过多久,那个怀变就丢了,现在看来其实是不现实的。 他死了就死了,就永远人都走了。

父亲走的时候,毛毛没有哭。

毛毛说,失去父亲的伤痛,更像是静脉注射的慢性药扎进去的时候还好,但它会流进血液,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地释放。

为了供毛毛读书,父亲走之后,毛毛的母亲就去了外地打工。

毛毛觉得自己成了没人管的野草。

他讨厌别人,问起他的父母,他自己会模仿家长签字,自己一个人开家长会。

但毛毛从没有因为父亲是精神病而遭受多少欺负,因为在村里像扶贫一样的精神病人也不少见。 在我们周边哈几公里的距离。

我知道的都有三个人换一精神病,一个是我的父亲,还有另外两个是两个女的,有一个女的。我知道她小孩儿在我们学校比我们小两级。

他发病的时候就跑到我们学校去找他的孩子。

当时在学校里面学一下,老师都赶他走,但是他做了一件非常让我们震惊的事情。 他把衣服掀起来了,就是塔胸露乳的对准我们,当时我们就跟那种小鸡一样的。

见到老鹰一样到处跑,然后老师就给他赶走了。

另外一个女的哥,从我们家不远,可能就是一公里左右的距离。

他发病的时候,我当时在我朋友家,我朋友家就是他邻居。

然后他就当我朋友家里面来,坐在那沙发上面,其实表现的跟正常人也差不多。但是我们当时心情特别害怕。

因为害怕可能会出现跟我父亲的一些情况。

这种当地这种精神病,可能医疗条件有些有没有特效药,也是看这种家人的肩负以及管控别人的,其实倒是没有特别明显的感受啊。

但是我母亲经常叮嘱我,哈,不要太用了过度去思考太深层次的一些东西,因为大胖,我就跟我父亲一下,就是患上精神病。

很年轻的就死了,搭走了以后,其实这。

十几二十年,我们整个家庭条件啊,家庭状况都还可以,没有经过他生前的一些折磨,真的算是一种折磨。

他们说他这个地选得真的还不错,这个风水还可以,我也觉得身体挺好的,而且心理很健康,他一个人在老家里面住,也挺开心的。

可能前十来年他特别。

会回忆以前的事情,心里特别伤心,但是到他可能近十年,他780岁以后像78岁,他觉得他还想呼救一点。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私塾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