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法医:人会说谎,但尸体不会
gezhong2022-05-28  357



我是女法医:人会说谎,但尸体不会

提示一下啊,本期节目有一些非常有画面感的描述,如果你正在吃饭或者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这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故事,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就是他们经常会问我们这个问题其实问的最多就是你们害怕啊。

你们解剖尸体的时候会不会特别恶心,就是这种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我想纠1下就是其实每一个法医其实胃口都特别好,因为法医其实说是一个技术活,其实它是一个体力活。

就是有时候那个尸体,我们说死沉死沉的真的是这样,就是人死了以后它那个重量,有时候殡仪馆要四个人才能抬一个人,就是每次解剖完了以后我们都得去出去吃一顿啊。

因为太费体力了,在很多的影视剧里都有法医的形象,大家比较熟悉的就有法医秦明啊,见证实录啊,神探夏洛克啊。

但我最喜欢的其实是x档案里面的summer,你想啊,在恐怖,甚至腐臭的尸体前,一个女性的反应不仅面色不改,而且解剖和分析起来。

专业沉稳。在我看来,这样的形象超级有魅力。 今天的故事讲述者,猪娃,我觉得他就有这样的范儿。 我叫猪娃,今年33岁了,曾经是一名法医从事过五年的。

一线法医的工作,其实我小时候吧,就比较想当医生,当时是想着治病救人这种,然后等到初中的时候就看了很多,比如说侦探小说啊,尤其是柯南呀这种当时还有一个一个女法医写了一本叫女法医的手记,这本书当然对我影响挺大的,包括李昌钰她出的一些书,在我高中时候看看了以后,最后我就发现,哎。

这个法医这个职业其实跟医生挺相近,但是又有很多神秘的色彩嘛,当时就想的特别向往这个职业,朱安高考之后顺利进入了心仪的法医专业。

但他发现在老师的口中,这个职业一点儿也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光鲜,而是名副其实的脏累苦。

老二也讲过,有些案件其实也包括我们,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看到电视上的,比如说见证实录的那种特别室外起法医处啦,感觉就是到现场,然后花下案件就破出来了,然后就走了。其实法医是一个比较。

苦比较累的事儿,它并不像其他职业,包括进入到公安口检查口的这些法医,它们都是要亲临现场的,比如接触到的都是脏累,苦就是我们想的,可能尸体会干干净净的那种是不可能的。我们之前有过一个,就是那尸体已经被埋了。

买了以后又挖出来,你像整个人就被腐烂胀气的这种就臭气熏天的,这种反应让人要近距离去接触,而且基本上我们法医出现场是不戴口罩的,就是不像我们大家讲的,可能戴上口号做好防密工作,因为有一些尸体上散发的气味儿啊,这些对我们鉴定也非常有帮助,除非是特别高腐的,有腐败气体。

有毒的这种现场我们会戴口罩,其他我们都不会戴口罩的。 我出的第一个案子就是一个命啊,当然是老法医,正好是我们才去关口。第一年一般都知道实习,我们是不能够自己独立出现场的,就要老法医带着我们半夜可能十点钟了,他就打电话,我们都已经回家了,他打电话说,哎,有个命案你们赶紧来,跟着我就去,然后学习一下也。然后我们就赶紧又去到办公室,提上箱子就赶紧去了。 当时那个一进现场以后就是现场整个的血迹啊,什么都很多。

是夏天,然后从那个一楼,他们家是有两层热打层楼,那种成龙区类似于那种地方。然后我们一看,一楼进去就有很多血迹。

旁边有个水池水池,有个盆盆里放了就一把刀,然后就顺着那个血迹,一直到楼梯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里。

当时是一个小男孩,脖子上就被割了很多刀,躺在那个雪坡里。当然是这个案件,整个的视觉冲击队五还是挺大的。

整个命案现场必须要解剖尸体到了殡仪馆以后,可能会把身体整个擦干净,比如说这个孩子的身体擦干净以后就会看得好一些了。

然后会做整个的解剖,包括把它的脏器提取去做病理呀。这些就密安会做整体的一个解剖,我们当时就是辅助老师跟着一起做解剖的一个过程。

其实我们去宾馆以后也没有太多的发现,就是它纯粹是一个颈部被划了很多刀,然后失血以后引起的出血性休克死亡的呃,然后当时跟大家家属了解了,以后是他有一个大儿子,但是他大儿子有精神病。

所以他这个小儿子是他大儿子,就是说可能精神不太正常,又觉得他妈妈老照顾他。呃,小弟弟呀,然后对他有些失落,这种然后产生的一个冲动性的杀了他弟弟的这个节目。

我们法医一般出现场是一个法医会配一个痕迹,他是提取一些现场的痕迹的,比如说血迹,然后毛发我们法医,让它比如说尸体的哪个地方,你要过一个放大的照片,比如说这个刀痕我要能够看到。

瑞的一头是哪边盾的,一头是哪边,我就知道刀刃是怎么进去的,对吧,我们现场的那个,比如说工具找不到了,这个人怎么死的,我们要通过伤口来判断他是锤子砸死的呀。这样的伤口还是说是锐利的刀口,你比如说这个刀是下面宽上面尖的,还是说是大小都差不多的,这都是通过这个痕迹是可以判定出来的,就我们再去找凶器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然后我们法医进去以后,其实主要的是指针对血迹和尸体。

我们法医出现场的时候经常是带一套工具的,这套工具里其实打开以后包括什么剪刀啊,聂子呀。

温度计呀,我们叫钢温计,就是通过钢门的温度测量温度的一个东西,然后还包括一些提取的无聊带呀这些这是一套箱子,一套箱子,我们叫随身携带的就是任何现场,我们都会带这个箱子,然后解剖的时候,我们会再加一个箱子,那个箱子里主要就是开炉穴,就是开炉用的。

我们在解剖的时候,可能会对每一个档期去称重会量,它的大小,这些的这个原因就是说,因为有一些我们接触到,比如说猝死的案件,很年轻的人就突然死了,家属就觉得哎,很奇怪,这怎么回事儿啊。

我们还出过一个就是挺年轻的,三十多岁,是个老师,他也是两口子就住在那儿。那天晚上的时候,他妻子给他那个男的洗脚洗脚的时候一洗完,突然就不行了,那个男的,然后他就打120120过来,没抢救过来。

我们法医出现场也没有发现异常,其实他就是一个正常猝死啊。 然后我们提交了以后呢,这个男的的父母当时就找到我们了,找到我们,他们就说要求要求解剖,要求查死业。他说一个年年年轻轻的,我们三十多岁的,这怎么就会突然没了呢?

而且他还怀疑他妻子啊,说整天不好好照顾他怎么的怎么的,因为父母和孩子没住在一起,而且白发人送黑发人确实是很难理解这个情况,然后说平时身体都挺好的啊,没有什么问题啊,怎么会突然就那个,然后我们最后解剖,发现它确实是心脏有很。

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心梗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方。

有一个诱因是跟热水洗脚也有关系,因为它热水洗脚以后血管扩张了,所有的血会供到四肢血,它心脏一下子供血少了,突然就发心发生心圆心猝死啊。 除了要处理命案和意外事故,法医有的时候还需要去荒郊野外确认一些无名尸体为失踪人口或者是悬案提供进一步的线索。

比如说第一个,有时候我们会有一些无名尸体,就是说,哎,这人没人认领啊,就像荒村野地里有个尸体,然后把我们法医叫过来。我们法医可能需要首先确定的,可能是两个东西,第一个任人死了多长时间了。

第二个这人多大,就是我们要确定这两个事项,第一个死亡死亡的时间,这个我们有一套整个的方法。

就是可能最简单的,我跟大家分享一下,就是有一个温度,人死了以后就每多长时间会下降一个温度,每多长时间会下降一个温度,包括它室外的温度是多少,所以我们要量温度。每个湿地我们都要量温度。

然后温度以后我们回来就会推测一个它大概的死亡的温度,也会推过他尸体的腐烂情况去推测。比如说有些到外面的人会先,比如说眼角嘴角,这个先去腐烂了。

腐烂完了到身体上的一些脏器。我们叫腐绿,就是内脏。它会先腐烂,因为内脏是潮湿的,这种东西它会先腐腐烂,以后它的肚皮上会出现翻绿的情况。

这种情况就会通过这些的现象去推断他的死亡时间。

这是第一点,第二个就是他死亡的年龄,就是有些在乡村死亡的,他也不知道这人多大,就是要找这个失踪人口的话,也不知道怎么去找。

然后我们会判断他的年龄,判断年龄,有一些比较好的方法,第一个是我们用磨牙,就我们会拔几颗它最后的这个大牙大牙以后泡完酒精以后,它上面会显示它磨损的程度。

我们法医会有一个法医人类学,叫你会对那个磨损程度来看他的一个大概的年龄,这是一个方法,还有一个是我们用持股联合就是蓬古这个地方的东西,去看它持股联合的一个情况,这持股也能分辨出这如果说女性的话,她有没有生过孩子。

其实有没有骨盆的这个变化都能够推断出来。

反正接触了一段时间以后就感觉,呃,原来感觉每个人其实都挺好的,后来就慢慢的发现其实人心挺险恶的。这种最后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有黑暗的一面,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我出过一个现场,就是他是家里的一个女主人,死了五十多岁,五十多岁的样子。然后当时我去出现场的时候,他们兽医啊,什么都穿好了,你高龄的那种兽医啊。

穿好了,然后摆在外面。他们家属有个风俗习惯,就是说在家里不是摆几天嘛,就摆在那个盘上。我当时去的时候,他们就说我们不要发耶。

我们不需要检查我们,这就是正常死亡了。他以前有什么什么病,我说,那,那不行,我得看一下,对吧,你这个报上来的案子,你到时候尸体火化也没办法火化呀。你这种死亡的?

然后他们就说,那行,你看一眼看一眼,但是不能解衣服那么强烈,说不能接衣服。当时我想的是,他们是尊重嘛。比如说一个女的,你把她解开衣服照相呀,什么可能是人家的一个习惯。当时我还没太在意。

结果我看的时候,我就拉了一下领子,我拉一下领子,一看他脖子上有道硬痕,明显是勒的,就是绳子泪痕。

我当时一想,他又强烈,不让我检查,结果我又发现了这个是不是是一个他啥呀故意隐藏起来的。 但是我还注意了一下,我把它后面翻过来啊,后面还好还好,没有交叉就说明可能不是人这样人为类的,因为人为类的后面是绳子,肯定是有交叉的这个痕迹。但是如果自然的这种,比如说上吊啊,我们这种它两个痕迹是像耳后这样提上上去空的,悬空的嘛。当时就很警惕,马上就喊了派出所,我说这个案子可能会有问题。

呃,我最后跟派出所聊了一下派出所就跟我说说家主是呃隐瞒了,说这个人是上吊,我说那上吊就说上吊嘛,上吊,这也不是说他啥,干嘛要非要隐瞒啊。这个事情预调查,就是说当时是因为他们家买了保险,买了保险,他们家人觉得这万一说自杀检查出来了,保险不给我们赔了,本来我们还能赔一场赔点钱呢。因为这个女的是一直得了一种慢性病,所以他就给自己买了保险。

结果他家属觉得这又自杀了,自杀这保险肯定不赔,我们这钱又白落了,然后就说坚决不让法医检查是这么一个过程。

当时了解了以后,然后又到,又让他跟我说他是用什么东西勒死的,他说是一个他的杀金。 我大概看了一下,啊,挺吻合的,确实是杀金,因为有一些粗绳子和杀金还是不一样的粗绳子,它上绳子上面会有那个。

角的那个纹路,因为他刚开始他也叫了120120来了,以后看了啊,人不行了就走了,开了一个东西。

但是因为房间比较黑,而且是刚上吊的,他那个痕迹没出来呢,就是淡淡的红吧,医生也看不清楚嘛,然后就过去了。

但是他过了两天以后呢,这个伤痕就慢慢写出来了,结家呀就发深红色和黑色的这种夹皮就很容易发现法医就是你皮肤受到挫伤以后,它放在那儿。

皮肤会被不断分化,不断分化,以后会形成这种东西。

所以一般一到两天以后,那种无死的,包括眼睛上初血点牙,嘴唇上的那个夹皮呀,那种舞的痕迹都能够出来。

就是我们很多人说那个影视剧里面上吊说那个上吊特别恐怖,上吊完了以后人的舌头就伸得老长那种,然后什么?

嘴和眼睛都黑黑的那种啊,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儿,其实它上吊啊,也跟你上吊的这个位置有关系,我们说的舌头出来一般,它掉的位置比较低,所以把舌头根这样顶出来了,它大部分掉的痕迹可能在比如说在这个位置中间,或者再偏上一点舌头都是不出来的。

其实有一个误解就是我们很多人说,就是说一个人站着在那儿吊死,就是我们想着吊死就是什么,下面踩个板凳儿往那儿一蹬,然后就吊死了。其实我们大部分出的吊死现场,除了这种以外,还有其实你。

你们大家可能都没见过,可能也想不到,就是有人坐着能掉死,甚至躺着拿那个床头的那个绳子拉一下它躺在那儿都能吊死。算是比较就是常见的一种,也是,就是说,因为随处都能找到可用的东西,可以做的一个自杀的情况,所以自杀里面吊死还是挺常见的。

我们有时候说是千万不要去试你上吊,你就是说你想死不想死,你在那勒着说在那纠结,你千万不要去试。

不要去试的原因就是说你一旦压迫了以后你大脑是没意识的,你再想挣脱是挣脱不来的,就是你不可能说是你掉到那儿。你还想想正常电视剧,我们演员说掉到那儿还在那儿蹬腿能摆手,那基本上不可能就是你一旦压迫了以后十五秒到二十秒好的时间,人就没意识了,你就不可能发生自救。

我是觉得我挺喜欢法医这个职业,因为我从小就比较假小子,这种体育也特别好,那种就有点偏男性化嘛。

然后当时觉得做法医也特别酷特别帅,但是我有一个缺点,就是我特别不细致,就我的创造性可能挺好的,但是我特别不细致,但当然法医以后就是这一点上,我觉得纠正了,挺大的就是包括成为法医。以后我们法医都有个习惯,就是把自己身体上的那个大小长短,其实都能记住,比如说我一个指节是多长,我一个食指是多长,都是记住的。记住以后到现场,因为有时候不不太方便,测量的时候我们就用这个身体上的东西去比,然后大概的一个数据,我们会有按键的东西上是微乎其微的东西都会改变的,就是你要特别细致那些。

当时我没有出过一个案子,就是女的已经死了,死了很多天了,其实都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就我们当时去鉴定死因的时候,其实想着可能就是自己在家死了也没什么清洗干净以后就看见嘴唇里面有几个初约点,我们都是当时就在想有出约点,这个对法医其实挺敏感的,尤其是眼睛和嘴巴这块嘴唇这块有出血点,我们一般都会想到可能有五压的这种文件,当时我们重新再去调查,以后确实是发现这个,这个人是一个踏砂,然后再一个就是dna。

因为我们法医经常会提取一些dna,哎,尤其是强奸案件。

我们之前出过一个案件,出过一个案件,是他杀?

他杀的时候,那个刀不小心把凶手给勾破了,凶手的手给割破了,然后你就在这些所有血迹里,因为血迹比较混淆啦。有,有大部分都是受害者的学习,但是这个学期就比较少了。

然后当时是我们从楼梯上,他因为拿着刀不是逃跑吗,就这么低下来的血迹。然后他把刀直接抛到那个院子里了,然后就走了。当时是从这个低落的血迹中提取到了一个混合学习,这就是比较关键性。

先证据了。

其实工作的时间是挺长的,如果是一个命案的话,我们基本上需要一天,可能都完不了,因为你之后还得去副刊现场,这种基本上都在一到两天的时间才能出完一个命啊。

就是其他案件怎么说也在半天的时间,就是大概半天的时间,包括命案。如果你在涉及到提取这个血迹去做血迹的dna再去做病理的话,一般出来都得半个月的时间了,就整个案件都弄完。 嗯,就是我出过一个火灾的案件,其实火灾案件当时也是半夜半夜,可能两点钟了,都两点钟,我们法医其实有个习惯是手机都不关机,一天24小时不关机都要长期开的,因为经常很多案件,尤其是他杀,包括这种案件意外的这种案件都会在半夜发生。

去了现场以后,其实火灾这个案件是比较复杂的,包括他们消防总队也要来勘察现场,去判定起火的原因。这种然后我们法医当然是负责的,是出现死亡的这种案件。

当时我上来的时候就是已经灭火了,火影都全灭了,已经然后我们当时看了一下,二楼是酒店住宿,酒店,然后一楼是一些比如说小卖部啊,这种这种样子的形式。

当时上来的时候上楼梯,第一具尸体就在楼梯楼梯的下面,折耳横脑,然后拐过去,以后又有第二具尸体。

实际已经烧得非常黑了,就是你面目面目全非,看不出来是谁了。已经它是那种我们叫争斗状争斗状,就是说它在那个火灾里面,就是他也想特别强烈的自救,然后比如说双手就握着这种权重特别挣扎而死的这种情况,然后就整个烧的就是碳化了。 当时我就觉得挺奇怪的,我说,哎。

这怎么都在楼梯上两具。我就问了一下,是不就只有这两具尸体,他们说就是这两具尸体,其他的基本上都获救了。然后我就挺好奇的。

最后追踪到后面。他们说是一楼的一个电线,老话着火了,着火以后,当时他们就在楼上喊,说着火了,着火了。

然后就有两个人。这两个人就特别特别想自救呀,就赶紧从一楼就二楼就跑下来,跑到一楼。

火因为是从一楼往上着的嘛,一下在楼梯间就不行了,下就都倒到楼梯间了,然后反而是上面那些就是在房间里比较淡定的。这种就是想着等待救援,或者说处理一些,先把身上弄得湿一些,不要火车上来了,那个什么这种人反而都都获救了。最后我们就说,有时候其实你在发生意外的时候,还是要先冷静下来。

淡定的想一下,不能就是说急忙忙的就去开始做你的冲动的决定。 有句话叫意外和明天你永远不知道哪个先到来。 在朱阿工作的五年之间,真正因为矛盾而引起的命案占少数,绝大多数的悲剧都是因为毫无来由的恶。

或者您可以说是因为巧合发生的。

那就是那个女孩的那个案子了,挺年轻的423岁吧。我记得然后就是才结婚,也才生了孩子,孩子也就一两岁。这个样子他是当时是半夜了,十一点到十二点我们当时推测的时间。

但是早晨凌晨五点报的案子,那个地方因为比较偏僻,他在村庄里的那边,然后一个出租车司机路过,正好那个桥旁边诶,看了一具尸体,他就赶紧报案了。

到现场以后是个女孩儿,我们最后看出来是他杀还是被强奸之后的他杀是这样的一个过程,然后当时我们就走访了之后,凶手就是住他家不远的。

一个男性当时就问他怎么大半夜的自己跑桥上哪干嘛了。

当时就问完了,以后是她丈夫当时晚上在打游戏,在外面打游戏,一直没回来,然后他就挺担心的跳跃到桥上去等去了。

结果正好就遇到了。另外他村里的这个男的回来可能喝了点酒,一下子发生了这个整个案件,我觉得就是这个案件其实是挺惋惜的,而且是可以避免的。

可能任何一个时间点,比如说他拿那今晚就没去打游戏这个女的,或者说她再狠心一点就打游戏就打游戏吧?

爱回来不回来,我就在家,可能或者说他邻村那个男的就没喝酒,没在这个时间点出来,可能这个案件就都不会发生,尤其是我出了很多案件,而且我们其实命案不是占大部分的,大部分的是属于意外和自杀,这一类的案件就是你走那墙边儿,我们也出过,就是那种风刮得大的时候,那墙塌了。

砸死三个人的情况,这都有出货,也有那种修车的,他在那个车子底下想着没事儿,车底下修车一下看下来压死的情况都出过我之前出过一个啊,这也挺可惜的。一个小女孩儿大学生,她当时是和一个另外的朋友合租的,两个小女生,其实关系都特别好。

他就是在那个窗户的那个地方擦玻璃一下没站好,摔下去了吴楼。

我们就是想,那玻璃有什么好擦的呀,哪怕你就是就在里面擦擦就好了,何必擦那么仔细呀,那种挺可惜的。这意外,因为现在高层建筑也比较多,我们也出过,比如说从十七八楼这种二十多楼这种掉下来的。

但是他不一定是头着地,他有时候是腹部着地,腹部整个的内脏就全部崩开了,包括里面的脂肪就会建的建的,整个一二楼就没办法看了。

这种其实也挺惨烈的,法医其实对命案挺就是挺纠结的,一个心理就是每当发生一些奇特的案件的时候,其实我们是有那么一点小兴奋的,觉得这个案件可能又比较特殊。

我们能够呃,有一些新的经验,或者看到一些新的东西,另一方面我们又觉得其实。

命案就是又又死了一个人嘛,就是每一年我们统计下来,可能这一个区里面非正常死亡的都会有几百号的人。

后来因为跟着家人调动朱娃,离开了他的法医岗位,但这五年的时光像是掀开了眼前的布点儿。

彻底改变了他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其实我觉得就是这段经历对我影响挺大的,我感觉我接触了一个人,可能平常人一生都接触不到的东西,我看到了各种各样各形各色的人。

就是我对人性啊,这些的理解更深刻了,就是我觉得碰到任何就是这种问题的时候,我觉得我都能看得开了,我觉得都为什么就是他跟那个生死相比起来,真的是没有什么,你就何必去计较这些东西呢?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也补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

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55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