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城市,我们在山里种地、画画、盖房子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5-28点击:561


逃离城市,我们在山里种地、画画、盖房子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一群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啊。这两年以逃离都市为题材的综艺节目特别多。

一群土生土长的城市青年跑到山沟沟里面去体会几天自给自足的极简生活,没有的手机和网络嘉宾们白天在田间劳作,晚上聚在星光下把脚言欢。

这样的自由自在的场景给屏幕,外加着班,吃着外卖的我们极大的心理安慰。

但是节目是节目,在现实中都市生活就像一个巨大的鱼缸,我们靠他生存,同时也被他囚禁。

无处遁逃,但是我们之中也有狠角色,他们不顾一切地逃离了都市,提前过上了只关心粮食和蔬菜的生活。

呃,我是黄小黄,我是1983年出生于吉林,现在跟我老公阿图生活在大理的山上。

我叫阿土,今年35岁。

呃,我之前呢是在从事文旅行业,就是主题乐园,然后我现在呢,是一个山上的农民。

小黄从2006年开始在深圳一家外资企业打拼,为了维持一个职场白领的体面,小黄每天要化淡妆,穿高跟鞋。

脚步匆匆的穿梭在高大的CBD大楼之间。

另一边阿土推武之后来到了哈尔滨的一家大型主题乐园工作,职场上复杂的人际关系和无穷无尽的加班应酬也让他又喘不过气来。 其实我这个人从小就是一个不喜欢化妆,不喜欢买衣服的人。

但是在这种状态下,我其实是非常受呃,受诟病的,就是首当其冲的就是我妈。

我记得非常清楚的是,我自己剪了一个头发,我特别沾沾自喜,我觉得哦,太阳那种自己创造的自己动手的那种感觉了,我也不用去理发室。

然后我记得那天我就去我妈家吃饭嘛。我剪了一个头发,我就给我妈看,我说,妈,你看我新剪了一个发型。

那时候我已经结婚之后了,跟阿图一起,他是接受不了的。他指着我说了一四个字,他说不知羞丑。

因是很严肃的。我当时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就我觉得非常委屈。然后我记得阿图把我搂在怀里,然后我妈也觉得哎,非常愧疚。 除此以外,其实所有所有工作也好,上学也好。

我觉得种种的方式,包括你要成为一个优等生,你要成为一个业绩好的人,你要天天去开会。

无论我尽最大的努力,我依然会有我的上司告诉我啊,你的计划是什么,你,你到底?

接下来要怎么做,就这些都是深深束缚,我这是小细节,那还有很多大的,你永远就是要活在那种焦虑虑,就是如果我没有表现好,如果我跑不快,我会被淘汰,就是我。其实我对于就是那些日常的那些应酬啊。

很形式的东西,我也非常的讨厌我后来在那个主题乐园,万达王健林那个仔细乐园吗,就我记得印象特别深,对,有一次?

那往王健林那来了。

哇,那真是那,那那阵仗呢,太浩大了,就是可能我,我没有具体统计,我也没去调查过这个数数字啊,但是我印象中就可能动用的就是这些保安就有上千人,甚至几千人。

然后那个什么这这个公安呐,交警啊,这这,这些我我就不说,就单纯的保安就出动了,这么些人就是两两部,一港三部一哨的这种状态。

然后呢,人人来了,走走了一圈,可能是三十分钟,二十分钟就就完事了。然后。

这个外外部的这些,这些不说,就整个所有的乐园的这几百号员工就就在那儿,就就等着王健林来的那一脚。瞬间我觉得这个好假呀。

大家我我,我的想法就是大家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是把日常工作最真实的那一面表现出来就ok了,为什么要做这些。

哎呀,形式上的东西就是这也是我一直不能接受的。 我离开深圳,我就回回来回了哈尔滨。

2012年的时候,我是认识阿土了,认识阿图以后我就跟阿图曾说过,我非常坚定的说,我说我以后肯定会去。

云南的农村生活,我那时候在哈尔滨,那时候我们住十九楼,那个电梯房的时候,我每次坐电梯,我都觉得那是一个监狱。

真的是那种生理的感受,我就觉得,哦,这是个监狱,就四四周的高墙,都是监狱。

我在城里的猫,它叫虎仔。虎仔去世之前,我明显的感觉到他就是三万五次的,想挠门就挠那个防盗门要出去。

他死的时候,他知道他要去一个无人的野外去死,所以他一直挠门。我觉得他是这个原因,所以我就带他去走廊里。我说,你看呢,你都来看看无数次了。

你没有办法出去,我们只能在这儿,你只能留在屋里。

那个时候感触最深的就是我跟他一样,我们两个都被困在了监狱里,然后那时候其实我们就已经在计划已经马上就要离开了。我就告诉我的猫,我说你再你再忍一忍,我们很快就出去,很快就自由了。

但是我们的猫也没有等到这个自由的时刻,就它,它就死在了城市里。

我觉得如果我还在城市,我觉得我会跟我的猫一样的。嗯,活在那种价值观里,我甚至死都不会死得很。自由就是2018年,小黄终于迎来了一个爆发点。

呃,我跟阿图从我父母那里吃完饭,回来之后就是傍晚了,还是怎么样,就是雾霾非常严重嘛。我们像活在一个大烟囱里。

我当时心情就超级低落,一回到我们的房子里,我就跟阿图生气,我说,你为什么还不走,到底什么时候走?

我说你不走我要走啦。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就我就肯定受不了。我要走了,阿祖就很二者就很无奈嘛,也很无辜。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他也想懂,但是他也没有下定决心,他就就是没说话。

你,你知道巧。很巧合的是,这个时候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就是房地产中介,因为我们有一套房子,这个时候那个电话就是说,哎,你们的房子要卖吗?现在刚好有个买主要买哦,房子其实不算是启动资金吧,但是它是可以作为我们的一个啊一个保证的吗?

所以我我我们就可能对于这个这个这个金钱这方面,我们就就是心流底了。

就不会就不会有有,有那些顾虑在了,不会有。哎呀,觉得钱那个因为没有钱了怎么办了啊。这这,这至少是有有一个底在了。

然后我们就计划了,就房子也能卖出去了。然后阿祖就提离职了,提了离职。有一个月的离职期。

我们就开始,就是其实走得非常快,我们并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就是已经准备了那么多年,我觉得离职期到五月七号。

我们就是已经各方面都准备好了,然后就处罚了我们车是1.2排量的小型轿车,排量低了,但是阿土动手能力非常强。他把它改装成了一个床车。

那个后背箱和后座打通,然后前座往前一推,它就变成了一个床。我们俩可以躺在里睡觉又很舒服。 我们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睡在床车里就是全程从哈尔滨出发就是来云南嘛,那时候就知道就来云南西双版纳,那时候的想法是。

然后第一阶段就是沿途经过西藏。

嗯,一路呃,不走高速,嗯,不睡。旅馆不吃饭,馆儿一路兜走荒野住车里拉着炉子和锅具。

就是开始旅居,全程都是野外,然后全程只是需要买菜买米,但是全是靠自己,然后烧柴就是走那种非常无人的地方。 我觉得印象最深的一次就好好惊险啊,我们去去那个青海湖。

就是我们不是睡在车里吗,但是有的时候你找到一个比较安静,然后呢车又能开得进进去的地方呢,也不太好找啊。青海湖,我们环湖一周要离开之前前一晚我们就选择了一个啊,离一个河岸啊比较近的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呃,我们到了那个地方之前呢,要过一个那个组合道的一个一个支流。

但是那个支流呢当时已经干涸了,组合道里的水呢,其实还离河岸呢,还是有一定高度的,但是所以当时也没觉得这个会有什么危险呐。然后我们就在那儿。

啊,阿英杂在,然后啊,吃饭睡觉,结果第二天早晨我一起床哇,因为我知道晚上下雨了,结果我出去的时候哇,那个河水涨了那个一晚上的水,然后可能我们处在的那个位置是,是一个可能几条支流汇合的一个地方吧。

然后那个那一晚上,那个水就暴涨了很多。

最后我下水一凉,哇,好深呐,已经到了我小嘴那个膝盖那个高度,你知道我们那个小车底盘也很矮,然后洞里也很小啊。我想完了,糟了,糟了,我们可能被困在这里了。 那个支叉那个水灯也也挺快了,当时可能有三四米吧,然后水深也很深。

已经过了我们那个门槛了。哎,我就赶紧回去那个把小黄,当时他还没起床嘛,我就赶紧把他喊起来,我们两个就啊,收拾收拾装车,然后就准备就就就往回走。

走到的时候把车把又停下吧,我又下脚,因为那个底下有的地方是你一点儿,然后我车也是两区的,也也动力也小。

我就那个用脚去去试探呢,找一些应试的点应试点的地方,然后慢慢的慢慢的,然后很紧张。当时我心也很紧张,再晚一点,或者那天那晚的雨再下大一点,我们车真的出不来了。 走了四五个月,跨越了十几个省小黄夫妇顺利走到了目的地云南的西双版纳。

但他们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房子。

最后经朋友介绍又去了大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住处,卖家却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 这突然让小黄夫妇面临着要无家可归的境地。

然后我就豁然有一个灵感,我就跟阿图说,我说,我们老是想着说要去租一个房子,我们为什么不想着要租一块地自己盖房子呢?而且我们的原则就是尽量用自然材料嘛。

尽量不花钱,你要是花钱买材料的话,还是或者说你再找一些人帮忙,你就觉得啊,是可以的,但是你尽量不花钱,尽量用自然材料,那这个太难了啊。主意开始是不同意的。

当时在我的,在我看来,这是不可不可能行的。这个啊,这个简直是扯淡,不行我我就做不来,这不可能成功的。 就这个房子还没盖,我马上压力就来了,因为我知道我本身我性格的原因,在家我又是男的,可能这个这个动手操作这一块,可能我要做的多,可能我就还没错呢,压力我就给自己淡的压上来了,所以我觉得不行,我行,这怎么弄不了。

我就是异想天开嘛。我觉得我觉得不难,我有很多很多创意等着我实现,我觉得很,我就非常非常兴奋。

呃,我们因为我对自然建筑也了解过,之前一六年开始,我就就是知道这个领域了,就很多人在尝试这些用自然材料建房。

所以包括国外也有很多,也有很多,那些那些图片呐都保存了。

哦,我就是我,就是那句话嘛,命运的车轮推动着你,阿土不同意,他也得同意。后来我们两个没办法就租地了。

都在那个山上租了两亩地,150块钱,一年一亩两亩两亩三百块钱啊。我们租了五年也才一千五。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就是最坏的打算。最后我们走了也就损失一千五就怎么样,就是最坏的打算也没有损失。

就是当我们真正决定要做的时候,才有了设计吗?那有了设计就是我们就是基本上是按照设计来的。 其实那个那个小黄,他还学过那个土木建筑呢,土木工程,他当初学的就是这个专业嘛,但是他也早忘了。

但是他还有,应该有一点点基础吧。啊,因为我们就是,这就是边做边设计诶,这比如说我们可能先把想好了,我们大概想好了,他说,呃,他就这个样子做个圆形的嘛。那我们想好了圆形的,那我们就先先挖一个圆形的地基呗,因为我们的那个地方是一个山坡啊。嗯,那,那你需要把找找平一下嘛。先挖个圆形的地基诶,挖好了之后,那想想怎么埋柱子啊,然后再想下一步。

这这当然设计都是他来想,然后再再再这样一点点的,基于之前的这个啊,玩一玩,沟通这这这些情况,然后再做下一步的设计开始我们就盖房子盖房子,简直太有趣了。哦,那简直因为你想,我们尽量使用自然材料,就是我们都要去山里捡材料啊。

而且我又是我们,又是个自然保护者,就是我们不可能用呃新鲜的木材的,所以我们是找那些枯木。

然后或者当地人不要的那种弯的木木头,就光是把木头运到我们那块地里,就已经很难了。阿图每天早上巡山,他起得早。

他去巡山,他发现木头之后用绳子把它拉回来,就像拉船的人一样,那是很重的。我们没有工具啊,就是两把铁锹,然后然后剧就都是阿图师有一些基础的工具的斧头,斧头啊,手锯啊这些东西,因为我们当时在山上也没有电。

然后没有电,没有水,水是旁边的那个水井,所以我们就是真的是徒手诶,类似于徒手我,我就是简单的工具了,但是我们也没有说建很复杂的房子。

这很简单的房子遮遮风避雨又牢固就是,然后我对它的使用年限要求就是五年啊,就是土木土木结构,然后呢,我们中间会用一些铁钉和铁丝。

周边买了大概十二根柱子啊,十二根主要的柱子是出一点的,然后呢,再买几根细一点的柱子啊,然后啊,上面呢搭的是螺旋梁啊,在上面呢,我们是用竹子啊,因为当地那个竹子还是挺多的。然后我们就砍一些竹子,把它编成那个尖细比较细的那个。那个骨架在主子上面铺上稻草。

稻草呢,是我们的邻居,一个社区,他们就给了我们,然后我们就把它稻草编成了那种草帘子。 然后就这样编了大概呃两米半到两两到三米长的草帘子,大概变了四十个左右。

然后把铺满整个房顶,然后呢墙面呢是,这不是刚才说到的是十几根啊,十几根柱子嘛,木头的柱子啊,但是木头柱子中间呢的空隙还是很大,然后呢我们会再穿插,也是一些竹子啊,横的横的,让它别在那个竖竖的柱柱柱子上啊,变好之后呢,我们就胡泥巴往上胡泥巴湖泥巴,我们采用的就是用用稻草和泥巴。

然后就就把它啊踩的那个粘稠度差不多,然后就就往上就糊就行,然后等几天疙瘩,他就硬实了。

然后墙呢就是这样的墙,然后我们的窗子呢,就是因为我们想要,因为我们的房子本身,我们的材料是不规则的啊,也也不值啊。什么样情况呢都有。

然后呢,我们还要想要一个很大很透亮的很很亮堂的那一个窗子,想让屋里边很明亮,很宽敞明亮的那种,所以我们想怎么办呢?用玻璃的话它的它太硬了,它没没有,没有办法塑形,所以后来用房子圆形的没办法用玻璃。

后来没办法了,我们就买了那个叫耐力吧,就是一种透明的一种塑塑料吧。 啊,很薄的那种啊。这是我们用到的第一种非环保残,对非自然材料。

后来我们在见到中途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吵架了。

那我们经常会有不同嘛,有分歧。

那次吵架可能就我不知道,可能我伤害到阿图了。我就是某句话,阿土就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跟我说。

他说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了,我要回去过原来的生活,因为那时候我们吵架了嘛。我当时是很冷静的。

我就告诉他,我说,嗯,如果你真的不想过这样的生活,我会祝福你的。

但我一个人也要过这样的生活。 他说,我的打算我先回家,我回家跟我家人待一段时间,我也很想他们。

说得很伤感,我说,你想家是不是,是不是因为现在很低落,然后你才想家,但是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你觉得家里可以给你温暖,但是你现在回去,你的家都不会给你你需要的温暖了,或者你需要什么温暖,你自己都不知道。 他想了一个晚上,后来他他很开心的告诉我,他说,我想通啦。

我觉得我是自己给自己压力。我说,对呀,其实我们盖房子的压力是自己给自己的,因为没有人要求我们盖这个房子,没有任何外界的压力,说你要盖成什么样儿,也没有人说你盖得好不好,会给你评分儿。我说,你为什么要有压力呢?我们盖不好,顶都不盖了,我们就在找房子。

我们盖不好,我们就买买材料,我们只是我,我们说不用钱,并不是说我们。

我们就绝对不用,我们只是尽量选择嘛。我们说尽量选择自然材料,但我们也不是绝对不用。当我们后来防雨防雨出现了问题,因为我们用稻草防雨的话,技术要求特别高,我们两个完全没有经验。

那个稻草需要很大的坡度才能防御。我们请教了他爸就是阿杜他爸,他有那个在农村盖房子的经验,但是我们我们用的是螺旋梁,就是在自然自然建筑里的一个术语,就是一根搭一根一根搭一根的螺旋梁,螺旋梁是不可能有坡度的。

所以我们建不出稻稻草防雨的房顶,所以我们想不出有任何防雨的自然材料。最后我们我说,后来我们就说非常高兴的是,我们还有现代文明方式啊。我们买了一块大块的防雨帆布。

然后然后铺在那个房顶上,然后又稻,然后稻草上面再盖上稻草,它又漂亮又防御。然后我们就把这个难题解决了呀,这个挑战就解决了。

后来我们想,我们自己都具备了建房的能力,我们还怕什么呢?

就熟,不得不怕了,就真的可以在野外生存了。

所有的人都觉得我们疯了,他姐三番五次发微信说,哎呀,那里太苦了,你们回来吧,不行就回来吧,就是永远都是这样。

然后还有他,他一个小叔亲自加他微信,说你们为什么要过那么苦的日子。

我记得阿土阿土说了一句话,让我笑笑翻天呢,就是他说苦,什么叫苦,谁给定义的,包括周围的邻居就是当地人。 他说你们好可怜哦,这两个人好可怜哦。经常有人来跟我们这么说,你知道。

因为他们觉得我们是在遭罪,确实是当时盖房的时候是大雪纷飞嘛,已经到了大理的冬季,海拔三千米,是下雪的。

非常非常冷的,我们俩住在车里就是唯一,觉得就是不便利,但是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很兴奋,就很多很多事需要做呀,就是你早上一起来,你发现当然也有累的时候。

然后我要玩一个游戏了,就像小孩子似的,那游戏的时候我非常喜欢玩的,我马上今天早上开始我就开始玩这个游戏了,是那种感觉,那怎么会苦呢。

房子,我们前前后后用了大概四个月的时间吧。

后来盖好之后,我们住进去了一段时间,然后那个也经历过那种那种大风的天气,因为那个地方风很大。

就在屋里边很安稳你,你丝毫感觉不到那个。

那个大风的那种感觉没有,就是很安稳的感觉哦,我们可能连续有一周都在感叹我们俩这个房子建成的,而且我们总造价就那个帆布花了五百多,包括一个窗,花了二百多就总造价,一共不到一千块钱。

我们建成了一个房子,然后那个房子周围就都是大山。

当外面刮风的时候,就像你在一个森林之海里,就是涌动着那种森林的波涛,然后有鸟会不经意的从那个房子上漏的洞里边儿进来。我们两个躺在就那天早上,有一天早上躺在床上就被那个鸟嘻嘻索索的声音。

弄醒了我们就看到那个鸟尾巴就进来了。进来之后,他一转身又发现,哇,有两个人,然后他一下子就跑了。

就是,然后就是那种动物会跟你很近,然后也会有小老鼠也会进来,趴到房梁上,看着我们,那是非常非常美的,我们就就每天都在感叹哇,我们两个竟然自己亲手建了房子,然后在这样荒野这样野外的环境下,跟大自然这么接近,就活在这个里面。

他梦幻般的场景实现了。

然后因为我,我们两个就是也都说好了本身,我们过这样的生活就是想要自由自在,然后凭自己的爱好,凭自己的喜欢去做事儿。

你平常想几点起床叫几点起床哦,你想做什么,你愿意做,你就做去。

比如说我就愿,我就愿意去做一些动手,是动手方面的事情,修修房子啊。然后比如说修修房子啊,搭个灶啊,做个这个,做个那个。

坐过桌子,坐过床,然后去饭饭地去去弄弄果树修修枝。 然后我就做这些啊,他也愿意参加这些,但是他可能他他做一组,他就会做些别的,他喜欢。

呃,喜欢那个画画呀,喜欢观察呀啊。然后他可能就会哎,有的时候他可能一天他就他就坐在那看那个蚂蚁,或者看某个小昆虫,或者看某个小动物。

他就一天就坐在那儿,然后画画他。有的时候,他能从早画到晚画到那个手,可能连笔都都拿拿不了了。

就是手手手酸的都不喜欢他也能能不能做到了。那个我们几乎不买衣服了,就是在出发之后,我们就几乎就阿图买了一套艾尔二手的衣服,因为以后他的衣服在干活的时候全都破洞了,全坏了。然后他买了一套二手的衣服。

所以我也没有说。就以前我每次看衣柜我都很难受,我我就就不知道怎么收拾我就无从下手,而且那么多衣服。

我真的是很烦,我就有的时候我就把它扔了。

现在不用了,就我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事情不会发生了,因为我压根儿就没有。

还有就是生理期的话,我很早就已经不用那种那种塑胶的卫生巾了嘛,就是用这种布的卫生巾,当然会有一些不便利,因为你要尽快把它洗掉嘛。

但是是很舒服的,我们整个区域只有某个点,是阿图发现的某个点是有几个信号可以在那上网就那个区域,那可以上网,但是离房子很还有一个距离嘛。我们不可能老是去一周上上那么几次,几分钟看一看。

看一看,浏览一下需要个信息什么的,一个月下山一到两次跟外界的接触就是下山这一两次。

那个时候的建房的呃,月成本是一个月,一千块钱就是生活成本,就主要的就在于说我们要下山两次,每一次住一次宾馆,然后洗个热水澡,然后在老板娘的洗衣机里洗我们所有的衣服。

然后那个小镇就满足了我们所有对现代文明的需求。我们有那时候还下个小馆子,两个人喝点酒。

然后享受一下这种之前习惯了那种城市生活,类似于那种文明生活,然后我们就又回到山上,那每每次下山都是欢呼雀跃的,就是就是你在山里哦,也很欢呼雀跃,然后又要下山了,就觉得去玩了,那种欢呼雀跃就就是哦,又下山了,就在车里头唱着歌下去的那种。

呵呵。

小黄他们辛辛苦苦建的房子,后来不断有人骚扰两人最后不得不搬了出来。

没过一个月,他们的房子就被人推倒了。

现在小黄夫妇虽然没有住在自己建的房子里,但他们对新生活也非常满意。 现在的地方最不同的地方是因为这里海拔二千多一点海拔三千米的地方植物很多都不长。

我们种的菜全军覆没了,但海拔二千多的地方,我们种了菜,五天就可以长出很高,所以我们现在菜地,几乎我们要吃上我们自己种的菜了。呃,现在我们吃的菠菜,小白菜,然后豌豆尖儿,然后葱都可以吃了,然后它还在长的,我们还种了草莓什么呃,各种豆儿。

嗯,然后茄茄子,辣椒,西红柿,这些都有。

有的时候,好像我们就像在郭佳佳一样,好像在别人的眼光里边,或者是大多数人眼眼光里边我们两个做这些事情好幼稚啊。

比如说,比如说我们去那个中国中国菜园嘛哈,然后我们就种了很小一块儿,然后其实长得也并不是很好,然后我们两个就很兴高采烈的,然后又又又拍照又录视频,然后又跟家里边人说,然后家里边人就会最后觉得你们这两个做的那个是什么,它既既带来不了什么经济效益,然后你们长得那个那个偷菜啊,长得也不也不是那么好嘛,就是这很一般嘛。然后就就是就是我们就会因为这种很小很小的事情,就是可能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很不起眼很幼稚的事情。再有,我们就会真的会令我们非常的开心。呃,近一段时间我们会想要留在这里。

因为我们还要想要实践,就是自己自足嘛,自己自足的话,你一定要自己去生产一些啊。食物啊,种菜呀,种粮食啊。所以我们现在要要接下来,可能要做的主要的就是这一块儿的东西啊。当然了,我们现在是有两个想法,第一呢,我们是。

不是说一定要就在这个现在这个地方呢,就驻扎,可能以后都在这里了。我们可能在这里住个三年,两年或者三年,五年我们想要换地方了,不喜欢这儿了,我们可能还会再换地方,或者我们也想去旅游了,我们可能还会再采取旅居的方式。 我好像现在我几乎很少照镜子,就今天你刚采访之前。

我还问阿图,我说完了我这个发型,你好几天没洗了。我说这要视频的话,这看见可能可能会吓一跳吧。 阿祖说,没事儿,那要不要,不要你看一看。然后我拿着他手机看了一下,我觉得还行吧,就是很黑,然后头发头发很那个啥很不很非主流。

我非常满意的是,我再也不在乎外在的目光了,就是这种自由是我想要的,所以我觉得我对自己很满意。 采访结束之后,小黄和阿土发给了我们很多他们建造房子的照片和视频。

关注故事fm的公众号,你就可以在本期故事的推送里找到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声音设计。

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