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鬼故事的中元节,是不完整的
gezhong2022-05-29  219

恐怖预警,胆小者慎入。 故事FM ❜ 第 407 期 一年一度,故事FM 听众最期待的节目——中元节灵异故事特辑,终于来了。 如果你对去年的故事还心有余悸的话,今天的节目同样不会让你失望。 另外提示一下,今天节目里会有很多让人细思极恐的画面描述,如果你不是鬼故事爱好者,我建议你绕行。 或者抱紧你身边的人,一起收听。 /Staff/ 讲述者 | 张简 陈鱼 静 佳佳 朱利安 阿一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黄若冰 王颖伦 文字 | 王颖伦 也卜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Suspiria - Goblin(片头解说) 03.Stagnant Air(秋秋歪) 04.Those Who Come (火葬场) 05.Stan - Eminem,Dido (听歌) 06. The House (哀乐) 07.Dark Mood Woods - Angelo Badalamenti(片尾曲)

没有鬼故事的中元节,是不完整的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筛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朋友们一年一度故事fm听众最期待的节日中元节终于来了。

最近一段时间,好多听众都在后台催我们问鬼故事什么时候播出啊,什么时候播出啊,跟我们崔德都要犯焦虑症了,那非常感谢这次参与征集的朋友,你们的投稿大大的缓解了我们的焦虑。

也让我们对这期节目有了信心。

所以我们在大家的投稿里,最后选出了六段录音。

让喜欢鬼故事的朋友,今天冷汗冒个够。

另外,要特别提醒一下,今天的节目里会有很多让人细思极恐的画面描述。

如果你不是鬼故事爱好者,我建议你绕行,或者可以抱紧你的男票女票一起听。 蒂姆秋秋歪,我叫庄俭,来自南京,今年31岁。

目前是一位男士理由师。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三四岁左右的时间。那时候我家住在紫荆山脚下的一个厂职工筒子楼里,就是一层楼,里面每一户人家呢,只有一个房间,大家共用一个厕所,一个厨房。

我记得那天应该是双休日,我父母都在家,然后他们就在厨房里面忙活。

我爸是喜欢在双休日时候一起来就把收音机打开,然后听音乐,他让他自己在那放的那种人。

然后我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拿着小板凳,就对着那个收音机。我也不是在听那个音乐,而是在看收音机上面的那个音频条,就随着这个音频的波动,它那个以前老师的收音机,它会有一个音频条,它会闪,那个灯是长条性的。 看着看着,突然收音机就停住了,就是没有声音了。

音频条也缩回去了,他不闪了,然后也就可能就几秒钟吧。具体我记不清了。突然收音机里面发出了一个非常非常死。

嘶哑的男人的声音,声音且非常缓慢,他大概的呢声音我学一下就是995,而且它的那个音频条也不再是一条长条形了。

而是变成了两条弯弯的,就像人的眼睛被往下拉的那种感觉,眼角被往下拉的感觉。 随着秋秋歪这三个字出来,他在闪了散下。

然后我当时就吓得一下子就哇的一声,就跑出去冲进厨房去找我爸妈了。我妈后来给我回忆说,我当时就像被什么东西从那个房间里面炸了出来一样炸到厨房。

然后就抱着我爸拽着我爸。那个夏天弄以前人穿那个白背心就一直喊吹吹歪来了,吹吹歪来了。

后来那一天发生了什么,我爸妈怎么哄我的,我是完全都没有印象了。

过了一阵子,我已经不再害怕了,但是我在我们小区大院里面,孩子群里面创造了一个鬼脸,叫秋秋歪。

就是如果谁欺负我,或者说他对我做个鬼脸。然后我就把我的眼睛用手拉着眼角往下拉,然后嘴巴里面喊秋秋歪。

后来其实这件事情就其实挺搞笑了,就不会再觉得害怕,有时候回忆起来也是觉得很神奇,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什么的。

直到上大学以后,然后有一次我们这群发小又重新呃在一起聚会,然后就回忆我们小时候有趣的事情。

其中我们就聊到了当时我创立的这个龟裂,然后我就跟他们说到这鬼脸的真实由来。

然后其中一个发小就说了一句让我顿时毛骨悚然的话,他说,你确定他说的是秋秋歪吗?

我怎么感觉他说的是救救我。

然后我当时一听,心里一下就一惊,就咯噔一下,我想试啊,就是如果是那种嘶哑的声音喊救救我的话。

其实跟那个九九晚是真的,是很像很像的。 第二幕一条绝路,大家好,我叫陈瑜,今年23岁,目前是一名正在家里准备二战考研的无业游民。

这件事情发生在2016年的那个夏天。

是一个晚上,那个时候我刚刚考上大学,正在家里享受自己的假期时光。

那天晚上,我妈妈作为我们这边舞蹈团的一员,受邀去我们当地一个村子里面去参加一个潇洒晚会。

这个村子的两头分别是我家的小区,还有我们当地的农业大学,从我家穿过村子,到那个大学,大概只需要十五分钟的车程就电动车。

那天晚上,因为我对于这个他们跳舞的这些节目没有什么兴趣,所以我跟我妈说,我要去大学里打篮球,然后你们。

活动结束,我来找你,我妈同意了。

我记得打完篮球,我看表的时候已经十点了,打算回村子里面去找我妈妈。

那个时候,我骑着电动车到了村子口的时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就是有异样的感觉。

我们这边村子他的习习俗吧,可能大部分村子都是这样,就是在夏天,他会在夜晚人们会出来乘凉。但那天晚上村子里面一片漆黑,我站在村子口往里面看,一个路灯都没有开。

然后家家户户大门都是紧闭的。

我当时心里很纳闷,我说,难道现在村子里面的人睡觉都这么早嘛,十点左右就都要关门。

嗯,但是我胆子大,因为就没有多想。

就在不知不觉中,我就提到了一条我从来没有见过从来没有在这个村子里面骑上过的一条路。

但是我敢确定的是,我的方向是没有问题的,因为那个村子它是南北向的,可以说是只有那么一个方向可以走。

我就没有多想,我就开始在那个路上往前骑。

往前骑的时候,这个路是一条怎么样的路呢?

它的宽可以让两辆小型的轿车并驾齐驱。

路两旁是非常非常高的大白墙白的,好像就是刚被粉刷过一样。

我骑着电动车,在那条路上,齐亚齐那齐的时间很久,我觉得不太对劲。我一看表,我已经骑了小二十分钟了。

因为这条路可以说就是一条笔直的路。 他没有转完,没有岔路口。

在这条路上,也没有任何哪怕是一棵树,或者是一个草丛都没有。

然后我觉得不太对劲,于是我就继续往前骑又骑了二十分钟。

我真是觉得开始有点不安了,我是不是应该掉头往回走呢,或者是怎么样。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看到前面我的右手边有一个大铁门,就是在那个大白墙上,有一个大铁门。

好像就是墙后面有。

有那个建筑物什么的,我就想着我应该停下来看一下这是什么地方。

于是我就停下车来。天很黑,我靠着我电动车的大灯,依稀的去照那个大铁门上面的字。

当我看到大铁门上三个字的时候说,我生平第一次那种感觉就真的是从脚底一下子就蹭一下两道头顶,然后后背开始急速的发冷,还心跳。

一下子加快的那种感觉,因为我看到那三个大字就是已经铁锈的那种绣红的三个大字是火葬场。

我透过大门可以看到那个后面是焚烧尸体,过后晚上可以人们俗称鬼火的那种蓝色的荧光。

当时真的很害怕,我就叼转车开始往回跑,就是头也不敢回,也不敢看后视镜就疯狂的往前跑。

我也不知道骑了多久也没有看表,也没有看时间,就是往前跑,大脑一片空白。

直到后来我听到了狗叫声,然后远远的我望出去,好像是看到了一些点点的那种灯光。我觉得好像是回来了。

我妈,因为等我太久,她没有等到我,所以就自己回了家。 回到家以后,我看表已经当时是十一点半多接近十二点的一个时间。我妈问我说,你去哪儿了呢?

我当时没有直接跟我妈说,我只试探性的问。

我说,我问我妈,我说咱们这边是不是呃,有个火葬场呀。然后我妈的回答给我是说你别瞎说,大晚上说什么呢?

咱们这边没有火葬场,从来没有火葬场。

第三幕医院门口的十字路口。

六月底,我因为当时正在学习三d软件,然后是我的一个朋友在教我。

那天周六我休息吗?

嗯,就下了一场大雨,北京就下雨了。

然后我就下午一点之后,差不多两点多的时候,他就给我打电话,他说,雨婷,那你过来吧,就咱们今天学一点别的。

就骑着共享单车。我是去到公司,我当时过了三个十字路口,到第三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因为那天下雨了,就比较闷热,地上都有积水。

我就在那等红绿灯,突然间就来了一个救护车嘛,他就直接就这么过去了,然后那个水就洒在我的裙子上了。

我当时我就说了一句就心情很就很烦的,我就说了一句,怎么能这样,到下午的时候,晚上七点多,天黑了。

然后我就坐在他们公司户外的休闲区,在那一块拿着我的电脑在那练习。我当时戴着耳机嘛。就在听歌听歌的时候,我就发现突然间听到一些哀乐的声音,就是啊,像一些老人去世了,他们听他们放的那个歌,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我说这公司附近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声音。 然后我就把那个音乐的声音给它调了很小。

然后我就觉得那个爱乐的声音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

然后我当时我就没心情再来练习嘛,我觉得到处忘。

然后他们公司就是他们公司,对面是一面墙,然后那墙那一块了,就比较脏,就比较乱嘛,就到处都是那些草啊,那些我就突然间看见有一个人在那蹲着一个男的,因为也不是很远,我能看得很清楚,他背对着我,穿着黑色的衣服。

他就在那蹲着,不看我就。

然后我就在想,诶,这个人是在那干嘛,他是在那抽烟嘛。然后我又瞅了一下四周,我发现那边都没有人。

然后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我当时就有点慌,因为那个哀乐的声音响,然后就包括我。看到那个人,我就觉得。

完了,我说,我当时我就觉得我应该收拾东西赶紧走,然后我就突然间我就起来,我就把耳机栽掉了。

然后我就在在那站着,站着站着,就感觉四周都有人在向我吹。那个哀怨就声音特别大,对着我的耳朵在那吹我。当时我都有点懵了,我我,我就在那站着,我就不动。

因为我我,我感觉好像是有人拉着我不让我动一样。我就眼睛直直的,我就看着那个人,他慢慢的就这样慢慢的慢慢的向向我这边转头。

我,我就是在想着要不要喊我同事,我就准备喊他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声音喊不出来,我就只能发出啊我,我当时我就看着那个人就要快,转头就要快。看着我的时候。

我朋友就过来拍了我一下。

突然间,就所有的都停止了。你听不到音乐了,我还特意拽着我朋友,我说,我说,你看那墙角有人那墙角有人,我朋友拉着我手,他说,你看你手心都出汗了。他并没有看到他是说你是不是最近看鬼片看多了。

我在他那一直待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然后他开车送我回家。我们再次过了那个十十字路口,因为那十字路口,那有一有一家医院。

然后过了医院那一块的时候,也是要等红绿灯嘛,就是在我来之前,等那个红绿灯就在那儿等红绿灯。

然后我就不知道为什么吸引了我,就非得要开那个车窗。当时车里面开着那个空调的,我非得要把那个车窗摇下来,往后这样子凑就是还是他,他就是低着头的,就是他不看你,他低着头的,他就这样慢慢的跟着你的车过来。

就是这样子走过来,我就这样子看着他,然后我当时特别的害怕,我就拍了那个,后边就是那个车。

他那个椅子嘛,我就拍那个椅子,然后发出声音了,我就朋友,我朋友就叫了我好几声,那个人就一直这样子慢慢慢慢的走过来,就快到那个车的那一块的时候。

然后我朋友他就他就使劲摇了我一下,然后我就醒过来了,我就说我说你看车后边有人,他在跟着我嘛。

然后他费不信他下了车,他跑到我这边来,那个副驾驶那一块,他看着那外边,他说是根本就没有人。他说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那就说了我一通。我回来之后,当天晚上发烧做了吗,然后吃那个退烧药,然后吃了就吐,就连续两天就保持这种状态,就做噩梦的时候,你会在不同场景遇到那些就乱七八糟的事儿,你就会发现你在这个梦里边到处在跑那个梦里边有人在追着你就是这样子了,到这三天的时候就还是在座的嘛。但是那天。

嗯,就高烧退了一点嘛。就我在那在家里边收拾东西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就在床上发现了我的平安服。

然后我当时拿着我的篇幅,我就在想完了我那天我出门的时候,我就忘记带了,就像我这种那个啥就从小碰到这种事情的。你要是没带篇幅,你肯定会遇到这种事儿。 我就给我爸妈打电话嘛,就找那个先生给我算了一下,因为我这服务也是他写的。

然后他就给我算了一下,他说你那天出门的时候,第一就是因为你没有带篇幅。第二是因为你出门的时候你碰到那个救护车,然后那个男的就是那个伤者,他当时就在那个救护车里边。

因为你说了他一句,后来那天晚上他估计是因为什么病,然后就死了,死了之后,他就觉得心里面有怨气,就觉得你凭什么说我,我生病了,你为什么还这样说我,他就会来到你身边,就是做完做做那些事儿。

还有就是因为那个十字路口,他住在在医院的旁边,医院那个太平间的门是对着那个十字路口的,就在风水学上来说。

那个松萨着地,而且那个地儿就是经常发生交通意外嘛,以前也撞死过人那些。

然后那先生就跟我说,你近期不要走那条道,就是等那个人的那个七天之后过了你再煮那一块,而且下次组那一块的时候就一定的带着这个护身符嘛,就从那次之后就没有去过。我朋友公司第四幕月光跪拜,大家好,我叫佳佳,今年25岁,来自南方的一座城市。

目前是一名在读硕士,嗯,这件事情发生在2011年十月黄金周。

呃,我们参加了一场清洗的婚宴,结果因为菜品的问题导致了集体中毒,然后我们被当地的三所医院进行收治。

那件事情发生在我们某一天医院回家的路上,医院离我家其实很近。 嗯,开车的话不不到十分钟就可以到家了。

而且我们家是处于市中心的位置,所以地理位置并不偏,还是因为回家那天已经处于凌晨了,所以说路上人都特别的少。 我爸开车带我们回去。

事发地点就在距离我们小区门口大门约二十到三十米的位置,马路并不宽,我们开车路过事发地点的时候,我是看到了,非常就是令我至今难忘的一个画面,就是有一位大约340岁的中年妇女。

体型也胖胖的,大字形的躺在了地上。

旁边呢是一辆电动车倒在地上,周围没有任何被碰撞的痕迹,或者说是被物体或者交通工具碰撞的痕迹都完全没有啊,所以就他一个人和一辆电动车躺在路当中。

呃,这个还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距离它大概三五米的路边有两个小朋友,一个男生,一个女生,看样子年龄大概也就幼儿园或或者小学吧。

男孩儿可能大一点,女孩儿小一点,然后呢,这两个孩子他们就非常淡定地在马路牙子边上,他们也不是坐着,嗯,也不是,就像一般的小朋友一样在做些什么,他们就跪在那儿。

背对着中年妇女,手掌核实放在胸前,可能嘴里在念到什么,这个我听不见,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母妃记得非常清楚,它们是面朝月亮的。

那当天的月亮很圆,而且很亮,是个满月。

那天的月光是洒到了我们车子里面,我既非常深刻。

月亮很好很圆,就是像是在进行某一类的仪式。

但是呢,就是全程就是非常安静,因为当时我们跟他们的接触,也就只有路过而已,几秒钟就结束了。

我爸还路过的时候还打了,把方向绕开了。

我很好奇,我想看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妈这会儿就跟我说,嗯,不要看大晚上的这种事情。

嗯,他说,不管我们的事情,不要看。

呃,不要去管。

后来我们就这样回家了。

应该说,那个场景还是非常有冲击,有画面感的,所以当就是我看到那一幕以后,到现在都难以忘怀。

最重要的倒不是那个妇女,因为我觉得那个妇女就是给人看上去就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一个。嗯,成年人吧。

但是就是挥之不去的,就是那两个小孩儿的印象,就是我现在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讲到小孩儿这两个字,我心里就发毛,就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太不正常了,所以我一直都在想就是他们的是不是,就是说我们昼眼见到的,呃,正常的呃,自然人第五幕三个人,哈喽,大家好。我是朱莲,是。大概在五六岁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我家当时睡在炕上。

我爸爸睡左边,我妈妈睡右边是有一天晚上我突然间惊醒,惊醒了之后,我发现床前站了三个人。

他们的距离大概离床的距离,现在算一算,也就是一米左右。一个女人后面跟了两个男人,然后那个女人感觉很漂亮。

现在想想那个样子的话,其实挺像烧纸的那种女性,然后穿的衣服腹也很像,烧纸的衣服就是北方西去世的人要烧纸嘛,就那种很传统的那种带着盘扣的那个衣服。然后那个女的是有个长长的辫子,很年轻,很漂亮。

拿着一个非常有特征性的事,他拿了一个烟锅,我还感觉得到,他们是在冲我小时候诡异的那一种嘛,当时就是真的挺害怕的。

当时不懂,也不太没有往恐怖方面去想,说我看到了三个鬼,我只是觉得我看到三个人,我就去拍我妈妈。

我妈妈不理我,她在睡觉,背对着我,然后去拍我爸,我爸也背对着我,也不理我。

后来我就吓到钻到被子里钻到被子里的时候,我偷偷地看了一眼沙发,后来发现沙发上都是各种各样的那种类似次于就是那种鬼娃娃的感觉,就是笑得很鬼的娃娃,那个是真的在笑。

然后我看到的那三个人,他未必在笑的时候感觉他在笑。然后当时我就特别特别的害怕,就是恐惧,就是我也不知道我在恐惧什么,因为当时还不太懂鬼啊之类的,这些事情只是本能恐惧。

然后我就躲在被子里,我觉得很热,你很闷,但是你又不敢出去的那个情景,然后我不知道,大概过了多久,头像天亮,我才睡着,醒来之后就去跟我爸爸和我妈妈讲,我说我跟在看到床前这样的三个人,然后他们怎么怎么样的一个外形,这样子后来我爸爸妈妈都一致口径,就说我看错了。

我看花眼了,就是没有这样子的人。

过了几天吧,大概我听到我爸爸就跟他的兄弟姐妹去讲,就说我看到了我奶奶说我描述的那个外形后奶奶年轻的时候基本上是一模一样。爸说,就说我当时描述的她抽烟的拿的那个烟锅啊。

还有那个长辫子啊。还有一些外貌特征是基本上火奶奶是相似度非常高的。

我后来过了很久,大概是过了十十几年,我去推反推这个东西去复盘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推出了时间,当天应该是中原节。

在那一年,我有一个三大娘,他当时跟我三大爷感情非常不好。

后来他在中元节前就做梦,梦见说我奶奶把他往一个驴车上拽,就是在农村,他们讲往驴车上拽这个事情很不好的意思,死人要带你走。

所以他很害怕,他叠了非常多的金银元宝。

然后那一年我觉得很好玩,在烧纸的时候,我就偷偷拿了金元宝回家。

然后,我就在当天晚上看到了我奶奶。

第六幕爱聊天的人。

我叫阿姨,今年25岁,我来自深圳,现在是一名插画师。

这个事情发生在我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做一个毕业设计,因为是美术生。

我就想在学校边缘的学生公寓去租一间公寓去完成我这个笔设。 我那间屋子在。

南面有一个窗户,北面就是门,门外就是楼梯。

屋子里面有一个洗手间,有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坏了的电视机。

现在想起来,我只要在那儿睡着了,就会做梦,晚上肯定是会做的。

中午的时候,午休也会做梦,梦见了一个男人。

寸头眯眯眼,有一个扁平的鼻子,皮肤很白,个子不高。

他坐在我床边,笑眯眯看着我。

窗外阳光特别的大,很灿烂,把整个房间都染成了金黄色的那种感觉。

我睡觉是头朝着北脚朝着南,也就是说,我一睁眼,我就会看到窗外。

然后他坐在我床边,他就是背着光,阳光打在他的后背上,他就这样笑眯眯地看着我。

然后他就给我说话,他问我叫什么从哪里来的。

然后我回答了他两个问题,我就觉得就是我这屋子里面有个男的不太合适吧。

然后我就想坐起来,想想让他走,结果他就摁住我的肩。

直接又把我摁倒,说,你别起来吗?我们再聊一聊之后,他就一直跟我聊天,我想问他问题,但是我没法儿问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法问,就是他一直在问我,然后我再跟他说话。

有的时候也不说话,但是他从头到尾一直都是笑着看着我。

我是一个只要做噩梦,我想醒就可以马上醒过来就瞬间睁眼的那种人。

但是那次我怎么醒都醒不过来。

最后更诡异的是,这种状况一下就持续了好几天。

我那一周大概有四五天的时间,我就躺在床上,我就一直在睡觉,我起不来,只要是一闭眼,就是那个咪咪眼笑着背对着阳光。窗外阳光灿烂,一直都是那个天气,把整个房间染成金黄色特别的温馨。 我一点儿都不害怕,说实话,直到四五天以后。

我那个社长跟我关系挺好的,然后他见我几天没有去找他,他就过来找我。

然后他敲开我的房门,我给他开门的那一瞬间,我感觉从他背后一股清风就这样朝我脸吹来之后,我整个人就从之前那种蒙蒙的状态里面突然清醒了过来,我一下就觉得精神啊。

然后我就赶紧收拾东西,当天晚上我就搬回宿舍去睡了之后,我再想起来这件事儿,我就觉得特别的害怕。我要是再多聊几天的话。

那那会怎么样啊。

我就把这件事儿给我周围的同学都讲了,他们说你这个叫鬼压床,但还没见过哪个鬼压着,你要跟他聊天儿的。 又过了一年多。

我在网上遇到了一个说自己是呃,还俗的僧人的一个人,然后我就赶紧把这件事情给他讲了。

他说你这个大概意思就是可能遇到了一个色鬼。

嗯,然后说,你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我教你一段皱纹,然后什么什么什么特别的复杂,好几个字儿我都不认识。

所以我也没记下来。那我觉得应该不是我觉得他应该只是想找人聊聊天,他应该只是太寂寞了吧?

听完了今天的故事,如果你也有类似的灵异体验,欢迎来给故事fm投稿,你只要到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关键词灵异体验就能获得投稿链接,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白哲,本期节目由野补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实习生王颖伦,黄若斌,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56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