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半,我的浴室出现了个陌生人
gezhong2022-06-04  257

三个与需要帮助的陌生人相遇的故事 故事FM ❜ 第 486 期 我们每天都在和无数的陌生人擦肩而过,每天也都在成为其他人生命里的陌生人 。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今天有一个陌生人需要你的帮助,你会伸出援手吗?帮助了之后,你又期待获得什么样的反馈呢?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三个和需要帮助的陌生人相遇的故事。 /Staff/ 讲述者 | 杨文耀 & 文东 & 老陌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桑泉 文字整理 | 张沁萌 校对 | 林晓燕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桑泉(片头曲) 02. 关联 - 桑泉(前两个故事) 03. 光的枢纽 - 桑泉(第三个故事)

凌晨两点半,我的浴室出现了个陌生人

今天节目播出之前通知一下,下周一是清明节的假期,所以我们周一会暂停更新,一起等我们下周三那期节目回来见您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们每天都在和无数的陌生人擦肩而过,每天也都在成为其他人生命里的陌生人。

但你有没有想过啊,如果今天有一个陌生人需要你的帮助,你会伸出援手吗?那帮助了之后,你又期待获得什么样的反馈呢?

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三个和需要帮助的陌生人。

相遇的故事,我叫杨文耀,我今年是22岁,生活在美国的亚特兰大文耀在美国已经生活了七年,曾经也住过一些不太安全的街区。

发生过抢劫等恶性事件,让人心里挺后怕的。

所以最后这一次搬家文要选择的搬到一个比较富有的社区,这对治安非常好,邻里和谐,晚上甚至可以不锁房门,也恰好是因为没有锁门,才发生了接下来的故事。 呃,因为我现在是我,我是下周开始入职嘛。

所以说只是这前一段时间我每天都是比较这个逍遥自在的早上,比如说九点钟起床,这个看看书,呃,弹弹琴健身一下,中午吃个饭,下午睡个觉。

然后晚上睡觉前再看部电影。

呃,就是发生在这么一个很正常的一天,那半夜两点半的时候,我就是突然醒来,这时候听到家里一声异响,这我也说不清是什么声音,不像是人在说话。

也不像是什么动物的声音。我想啊,可能是楼道里面这个谁半夜喝醉酒了。这个大喊大叫,我说那起来上了洗手间吧。走到厕所门口。

门粪里面就透出光来。

若我想,哎呀,昨天晚上梦见关灯了,这浪费了一晚上的电梯也挺挺可气的。一,开门。

里面有一个人,我当时就惊了。

他穿着我的内裤,然后还在尝试用我的香水在喷自己的身体,就整个卧整个浴。整个浴室里面都弥漫着我的古龙水的味道。

地上各种各样的衣服,有他的衣服,有我的衣服。 呃,我的衣服有我的毛衣呀,我的裤子,还有,甚至我的浴巾可以看出来,就是它刚洗完澡。

然后这个擦了身体,这个美滋滋的在翻我的东西,是,我就很诧异。我说。

你是谁,诶,但是我没有说出来。我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你能不能先把我的内裤脱掉,因为我不太喜欢别人穿我的衣服,他也惊了,就是他也没想到说说哎,这我在我洗澡,怎么还有个人会进来。

我给你描述一下他长什么样子吧。

所以它大概是一米八的这么一个身高。 然后啊,是个呃,呃,黑人朋友。

他带着一串类似于用骨头做的项链,他的指甲上面吐了指甲油。

比如说他的左手是全部都是紫灰色的,刚刚涂上去的,然后右手呢是五颜六色的,但差不多已经脱落的不剩多少了,脸上还有到八。应该说身体上有好多处吧。

他脸上还化着妆,是那种你能看到欧美电视剧里面那种烟熏妆,但是刚洗完澡,所以这紧张脸像是这个,这个我也怎么不知道怎么摇,所以这类似于流泪的但是黑色的眼泪。

我怎么看出来它是一个流浪汉呢,因为它它的鞋子也涂在里面,其实上面都是泥土,而且可以看出来是那种好久好久没有洗。

然后裤子也是各种各样的款式,一看就是各种人,各种地方捡来的,或者大家施舍给他的。

当然,我后来跟他聊天的时候,也证明了我的这些推断啊,我收回到这个那一声印象是什么。

呃,他手里拿着我的ipad,我就把我的ipad拿过来,上面就是在放着在放着呃,两两个两个男男性同志在,呃。

哎呦,这个干干事情的这么一个视频,所以可以推断说他进了我家门之后呢。呃,可能现在客厅里面转悠了一圈。

然后拿了我的ipad进了洗手间,洗了个澡,洗完澡之后美滋滋的又跑我的一毛钱,看嗯。

打件衣服比较好的衣服比较舒适。

然后我发现一个细节,就是我一下子让我兴奋了。

它的脚踝上面有一个类似于电子追踪器的样子,就我下意识说,这他可能有暗底,或者说,其实肯定肯定会有很很有意思的故事。

所以我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完全没有恐惧。

有一个人半夜跑到我家里洗澡,而且这个人身上肯定有发生过很多的事情,反倒这时候他很惊慌,就是他没想到说这里家里还有人。

他一直在重复这句话。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面,他没有给我任何的信息,他只在说这句话。

那我这时候我就我想,哎,这个你也,你看起来就你也你,你,你也挺人,也挺善良的,好像这个也没有什么恶意。

呃,也不用担心,我也没想赶紧走我身上我也没想威胁你什么的,我就给他倒了杯水哇,这差不多3400毫升的水,它五秒钟一口气喝完。

好像他上一次喝水,可能一周前让我说你这么可没喝水,那估计我很饿吧。

然后我就从冰箱里面拿我比较喜欢的巧克力,拿了一块给大吃,他吃下去就是他是那种啊,不能说是细想蔓延吧,就是每一小口。

都是他人生最后一次吃甜食一样,你想象一下,呃,比如说你看黄片里面这个男女主角高潮的样子,他就是这个表情。

这好像从来没吃过甜食门要关上门,让这位男子换到自己的衣服,顺便在客厅里走了一圈儿,他发现自己放在客厅桌子上的手机,电脑,钱包一样都没有人动过,也没有丢弃他的东西,只有ipad被他借走了。

这个人好像既不是来劫财,也不是来劫色的门药,心理的防备又降低了一些,是结合这些细节,就是我心里我对他的防备意识其实很低的。 这时候他人这个换完衣服终于出瓦了。

我说,哎,你看你又没又没喝,又渴又饿,我给你做顿饭吃吧。说他人特别开心。他说,啊,好啊好啊。

呃,他说好的。同时他还给补一句说,这个要不我付你钱吧。

我说,你哪来的钱呀?

就是你想想看,一个流浪汉还都还得跑到人家家里去洗澡,哪来的钱?他说啊,我之前刚抢了一个银行,抢了一万美金。

这时候我听到这太神奇了,你一定在这里给我,给我我坐面,我现在坐面给你吃你的话,把这个故事讲给我,我想听发生了什么。

我就给他拿了一包方便面出来啊,开始煮,一边煮一边跟他聊天。

他叫推勒出生长大于纽约的布鲁克林,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到南方就亚特兰大姐来。

这想必是一个很崎岖的路程。 对,所以我心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疑惑,他怎么抢银行,他经历了什么?就我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我想问他,可是接下来的跟他交流过程中却让我特别失望。

为什么呢?我很难跟他进行正常的交流。

他全程都在喃喃细语,或者很多时候是自言自语。 比如说我问他一个问题,它下一秒就会扯上另外一个完全不搭嘎的东西,就完全没有逻辑性可言。

为了安全起见,文耀录下了和推勒交谈的整个过程。我们在这里也放出一小段儿,让你感受一下推勒尔说话的状态。不过听不懂也不重要啊。

门钥匙在试图打听他是如何抢银行的,反20几个啊。 举个例子,我问他,哎,你这一万美金是怎么抢的?只有我很想听一听。

然后他说,啊,就是我那天呃,去银行,然后我就很想念我的叔叔啊,反正就得不到任何的信息。 嗯,那我想,哎,那我就我就总是能问越多的问题越好吧。我说,哎,我看你脚上这个东西,你是不是自我监狱啊?

他听到这个时候就开始特别紧张。

整个人的背都是奔直的,然后你可以看出就是他的手我,我看到他手慢慢慢慢的挪下桌子,脚想要往门这个方向就挪动。

我说,不用,不用,不用,不用担心,我只是在跟你主面,我想跟你聊天。

然后他还是仍然特别警惕,可能之前受过什么打击啊,或者有什么遭遇,或者说,呃,他确实是在躺比较害怕。

然后我又问他说,哎,你,你最喜欢吃什么东西啊,比如说一样东西,你,你一生只能吃一样,一周七天全吃。他说,啊。

那我最喜欢吃瑞士诀是甜食,我本来会以为说什么这个薯条汉堡啊,或者这些大家想传统想象中的这个垃圾食品,我觉得这么说肯定是有理由的,就是能判断出它曾经过过正常人的生活。他知道如何给自己化妆。

他对没有追求他知道哪些衣服好看,哪些衣服穿着舒服,可能因为某些不幸的遭遇啊,或者说机缘巧合就变成了现在这么一个流浪汉啊。应该说我们的整个公寓安保系统是特别好的,几乎每一个跟外界接触的门都是有上锁,各种电子锁必须用手机才能开。

那我问他,哎,你是怎么进到我家门来的?他说啊,就是白天的时候,伟学的一个人进入我们的公寓,然后就躲在公寓的角落里面。

一直躲到晚上,然后凌凌晨两点钟,他以为受人睡了,就一间一间屋子去试。

学家没上锁诶,我家没上锁就正好就进来洗了个澡。

所以这个我们这个来来回回进行了一番毫无意义的对话之后,他面也吃得差不多了,时间也到了,你看你半夜把我吵醒了。

影响我的睡眠质量。我还请了你吃一顿饭,这个你也应该回去的出者,然后还恋恋不舍说,哎,今天晚上我们睡你这儿睡你客厅,我看你这沙发挺舒服的。 我说,啊,不太合适。

我们的公寓里面大厅可能有比较舒服的沙发。如果你想睡,你去事儿,那没问题。 所以他出门之前,他说,那给我一个礼物吧。

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戒指,呃,有点像是那种非洲特色的。

他的呃,他的身体,他就是是用铜做的,然后上面镶着一个宝石。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假的。

但你可以看出来,它其实是中间断了一节的。

然后过了五秒钟,他从身体就是这个裤子里面好不容易掏出另外一节,就是他断掉了另外一节,然后给了我一个相当于这个破碎的。

尤其又是完整的介质。 把特勒送走以后,文耀仔细收拾了一下,家里把衣服也都消了消毒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完以后,他又重新躺下了。

但闻药这时候怎么也睡不着了,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报警,虽然无法确认推勒说的抢银行到底是不是真的,但万一他是逃犯呢?

于是,文耀打了到美国七年以来的第一通报警电话。

警察来了以后检查家里没有丢东西,蚊药也没有受到伤害,就连录音里的内容也像是两个朋友在聊天儿。

警察都惊叹他22年的职业生涯里没有遇见过这么魔幻的事儿。 最后,这个事件也没有下文了。

我后来这两天我,我会跟我一些朋友就聊起这件事了,就我把我发生事,这毕竟很很魔幻,讲给他们听成两个两两类的观点,以类就是啊,你人真好,这还给他们这个呃,给给这流浪汉煮面池,如果是我,我肯定直接把它赶走。

另外一个就是哎,美国又脏又乱又穷,这个天天发生这种八米的事,你自己到时候配把枪。

文耀跟我们说,在美国街头大概生活着600000的流浪汉,在日常生活中和他们打交道,给予他们善意和帮助,也是他来到美国以后学习到的。

我心底里并没有排斥这刘老汉相信,从刚才你跟我的这一份交流里面,你可以看出来,我,我很欧,本就是我没有觉得他是一个坏人,或者一个一个不值得被尊重的人。 他虽然是流浪汉,但他依然是一个人,他有说话的权利,他有被尊重的权利,他有选择的权利。

可能是因为一些遭遇,他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他最后问过推勒一个问题,你有爱的人吗?

推勒尔沉默了十几秒之后说,我爱过,就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门药很遗憾,他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听到这个悲伤的答案,背后隐藏了什么样的故事。 今天的第二位讲述者文东生活在上海,他是一个工作非常忙碌的景观设计师。

我是在去年去年五月份,那时候我本来去警察局要报案,因为当时遇到一些事情。

呃,我也是第一次去去警察去报案。

我去了之后发现,呃,已经晚上十点了,我也挺着急的,刚加完班,我去警察局。

那么发现有个人在那个报警的那个窗口,一个男的,然后后面站到一个也是一个大汉。后来我问旁边的那个安保,他说是好像是从江苏的海门打车到上海,然后没有付车费,然后没有钱付车费。

然后那个男的就是双手再捂着脸,然后也不说话,后面的大汉也是一直在催促他,让他把这个钱还给他。 文东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小伙儿被人骗到上海,说给他找好的工作,结果工作没找着,人也不见了。

看到一个大小伙子手足无措的在那儿哭,文东好像看到了好多年前刚来上海闯荡的自己,他动了恻隐之心,所以就走上前对小伙儿说。

这四百块的车费,我来帮你还吧。

他当时就站起来了,站起来之后就暴露我一下,然后紧紧握着我的手,就很用力的握着我的手。他说,哥,我有钱之后一定要还你。我能感受到他的真诚。

哇,这终于有人帮我。我也知道,我觉得我刚来上海的时候也是特别困难,我觉得租房子压力很大。 然后他擦一擦眼泪。

我就跟他说,我说这个没有什么,很真诚嘛,说什么时候搁你什么时候来云南。

嗯,我一定带你去玩之类的话吧。

那个出租车司机拿钱之后就本来要走的。那警察说,说这不行,然后你得把人家送回去,或者送到火车站回回家也行。这肯定警察的原则,就是说希望这个人是安全的,对吧。

那么后来我办完我的事情之后出来,我给那小伙子发微信,因为加了微信。

我说你在哪儿呢,他说在旁边那个路口其实没多远。

然后我说,这个出租车司机不要把你送到火车站嘛,怎么没送啊?

他说,他把我撂到路上了,那么我也。我也理解这个出租车司机,他可能也是养家糊口也不容易。

然后我就跟那个小伙子我说,我说你吃饭没?他说没那,不然我也没吃饭。我说,你过来吧,我给你请你吃个饭。

然后他过来,我跟他找了。旁边我家旁边有个牛肉汤,边吃边聊。文东从小伙儿踮脚的普通话里得知他姓萧,是云南人。

读书不多,但学了门,手艺会捏脚,他朋友这次也是介绍他来足疗店工作。

吃着吃着,小肖突然说的一句话,让文东心里泛起了嘀咕。

他吃饭的时候说,哥,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工作?

我说,我还跟他重复那句话,我说,我可以帮你,但是我不能剥夺了你奋斗的这个权利。

嗯,所以当时我就觉得,嗯,怎么能这样贪心呢?是吧,我已经帮帮过你了,从火坑里面已经拉出来了,如果再去继续帮你,肯定是不好的。

然后我俩就在那吃饭嘛。吃饭的时候,旁边一个那个天天过去喝牛肉汤,那个老板,那个大娘和那个大爷也在那儿,也听一边听着这个事事情。

然后他说,小伙子,你得去。

打工啊,好好赚钱怎么样?

我就问我顺口就问我说,我说大娘,你这招服务员嘛,或者他挺难的,身上也没钱。我说,至少先养养活自己,先吃口饭嘛,是吧,那时候疫情疫情期间呢,工作也不好找。

然后那个大娘说,我们开盘店现在都不容易了,说能能干得下去又不错了,现在招人也不敢招。

因为我旁边还有经常去理发那个理发店,你理理了挺多年的我?

过去给你介绍一下人家或许招人呐。

然后我就下着雨跟他打着伞,一边讲着我说,我刚来上海的时候也确实挺不容易。

然后我给他带到那个理发店,那理发店那个老板正好也在。我说跟他说了这个事情之后,老板也挺同情的,说说可以说是你可以先在这儿当学徒吗?

他说,一个月可能一千多块钱吧,虽然不高,但是我觉得至少能有住的地方,有吃饭的地方在上海,虽然说是很低很低了,但是至少我说你可以满足一个活着。 嗯,当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好的说的。

很很好,然后也写那个老板,我也心就唠唠听了,然后我就嗯回去了,往回走。

我说你在这儿好好待着。我说,第二天我说明后天我再过来看看。你没想到的是,我第二天去上班,我给他问他,我说小果,你怎么样。

然后他说他走了,然后再一次的对他,我觉得心里有个转变,就是怎么能走呢?至少你现在怎么走呢他。然后他就发了个位置,说在浦东。

一个星期给我发个位置,是在浦东的一个修脚店,可能他当天晚上就临时就抱佛脚,找了个住的地方吧,答应先答应着嘛,然后先住在那人家宿舍里面。

后来我就心里嘀咕,我想这万一人家偷了点儿东西,或者怎么怎么整呢?后来也没发生这些事情,但是我觉得对他还是有一个认知上转变,慢慢的有点转变。

然后他又让我给他那个说,哥,你能不能转我二十块钱?我说干嘛用啊?

他说那个他打车打车用我说你坐地铁不行吗?我说,你都。

这样了,你还打车。我说我平时也不怎么打车,然后呢,他时不时的还是说,哥,能不能给我转个十块钱?我说你干嘛?他说我买瓶饮料。

我说你多喝点水吧,喝饮料不好。

嗯,然后我想你这都饭都吃不上,还喝饮料呢。 我又没给他,因为我知道他可能有点得三进尺了,我觉得没有刻意想让他还钱,只是说让他这个钱肯定是他欠我的,我可以你,你可以,我可以说你不用还,但是你不能说你不还。

后来我特别纳闷儿,是他。有一天我发现他把我删了,微信删了,他可能觉得要不到钱怎么样。他把我删了。

我觉得我也特别执执着,这种我也比较那种倔强的。我想不行,这小伙子,这钱你加上这种人,我一定能给你要回来。

他朋友圈是对陌生人可见的十条可见。

然后我发现他发了一个小视频,在一家洗脚店里面视频上晃了一下,晃了一下,我发现他对面有一家酒店,什么什么酒店,我一搜是在河北。

然后我一看,是在我搜百度地图搜是在唐山,而且用百度街景看的那个地方是吻合的,那么旁边有一家西药店,我说,我也给那些药店打电话,我说你,你们这几天是不是来了一个小伙子新来的修脚了。但是是的,是我们老乡云南的。

我说你让他接个简单电话让他接到电话特别诧异,他想这个人怎么找到我的。我说小乔,你这个钱我说不还了吗,你总把我删了。

他就不说话,他觉得可能是败露了,而且我发现彻彻底底的发现他是有钱的,没有钱,他怎么能打车?

到了浦东,再从浦东那个洗澡店再去河北呢,碰一下队五不可见了。其实我看到他之前生活那KTV啊,然后抽烟啊之类的。我当时我给他根儿烟,我说行抽烟,他说还不抽呢,演示的也特别。

嗯,缜密吧,没想到还露麻将就为了要这四百块钱也是一波三折。 小肖挂了电话以后还是不还钱。

温东叫起了劲儿,用起查查找到的这家足疗店的老板电话,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最后在老板的介入之下,温东拿到了欠款,通过这个事情,然后钱又回来了,我觉得。

还是说不是钱的事情。我觉得很多事情也触碰了一个原则,然后也变得让我去刻意的去观察一下生活里面的人们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特别是一个当一个陌生人去见到你。我时常还在想,他的这个行为是在表演,还是在当时是彻彻底底的选没钱呢,还是怎样我也猜不透。

但是我发现可能是人们的人性的话,从最开始的给予,再到一个贪婪,可能没有一个明确的,明确的界限。 我叫老莫,今年41岁。

从事科研工作,就前段时间啊,我加班加班那天比较晚,大概有十点半十点半呢。我坐完地铁,我就骑自行车回家。

嗯,在地铁站和我家中间的这个位置,嗯,有一段儿呢。那个人行横道,它是比较暗的,我当时呢,骑得还挺快,当时差一点就压过去了,然后哎呀就转了一下,就是我都骑过去了,骑过去还我还往前骑了一段。

突然觉得说呀,那个地方躺了一个人。

那个人呢,他穿的好像很单薄啊,所以呢,我当时也没想别的,我就直接就转回来了。我当时就想,是我首先把它叫起来。

我其实当时都没有注意他是呃,男性女性啊,就是年老还是年轻啊。

叫起来之后我再看看是怎么回事儿,我就叫他我说,哎,你好你好,那个你怎么躺这儿啊?

我说这大这,这不不能叫大冬天儿的啊,这其实也挺冷的了。 然后那人就哼哼哼哼的哼哼的,我听不太清楚他说什么,我就靠近了一下,观察了一下。

是个老人,一个大概670岁的就是权在那儿,但个儿啊挺高的,就是就是横在人行横道上。

当时我是闻到有一点点酒味儿,他应该是喝了点儿酒,可能喝醉了,后来呢,就是跟我说话。我后来发现他的口音,是啊,河南河南那边的我其实不听,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那个没地儿住啊。

我说,我要不然给你点儿钱,你去。

啊,住酒店吧。啊,他说,我不要钱。哎呦,他说,他一说我不要钱。我觉得这首先不是个骗子,对吧?

后来旁边儿呢,会有那么一两个人停下来看一看,但是他们也都走了啊,可能一个是本身比较晚了,另一个是大家可能都不太关注这种事儿我就还在那儿叫叫了半天吧,我都我都有点儿觉得没什么希望了。后来我说。

要不这样,咱们去那个麦当劳,麦当劳就在前面啊,那个那个地方,24小时等,等待着。

他也他也不确不确,我有,就是我能听懂的,大概就是这些有简单的,大概叫了得有半个来小时吧,我可是他也叫不起来。

我都不知道该干干嘛了。哎,不知道为啥,他突然就爬起来了,爬起来就跟我走,我就我就赶着自行车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走。

我发现我当时以为他肯定是特别难走啊。我想还在想我怎么把他闹过去花掉走还挺快,老头儿说话不清楚,前言不答后语的让老莫心里有点儿发触。 老莫以前啊,也因为防范意识比较低于上过当。

大学的时候,好心帮助了路边的老人,结果第二天发现那个老人还在原地继续上演了相同的剧情。

老莫虽然在刚才搭救老人的时候也录得像,但真的不知道接下来等着他的到底是福还是祸。 就就在点餐的过程中,那个老人先给我一个小纸小纸片儿。

一看就是属于在哪个纸盒子上解了一一个一一小节儿,上面写了个电话,那电话边儿上飙了个王,他说,你给他打电话,哎,我一看我说,这老人应该是。

有人的我就给打过去了。

我先问我说,你是王先生吗?

那边的人说,我不是王先生。

我说您父亲怎么样,那边儿就好像态度就不是特别好。然后呢,后来那个老人接过去,说了不到一分钟就挂了我当时的想法,是呀,这个这个子女好像不太管老人哦。

结果过一小会儿,就就等餐的过程中,这老人又给我一个小纸片儿,上面又有一个电话。我说,哟,这个家里人还挺多啊。

这一打过去是一个女孩儿接的,我就又怕被那个就就是就挂了吗,我就要强调这个老人那个状态有多么危险。我说,哎呀,我。

我说,那是您父亲吧,就在那个北京的大马路上,这大半夜的躺着特别危险,然后什么的?

那个女儿说,姐姐,那个您在哪儿呢?

我就说我说我在国安门,然后地铁站这儿。他说,姐姐,我在郑州啊,我父亲就是从郑州跑到北京了,说我,我们说在郑州找了一天了,说没想到他会跑北京去。

我说,我给他点儿钱吧。啊,那个让他回去。他说,姐姐,你千万别给他钱他,你要给他钱,他再跑了,我们上哪儿找他呢。 而且他说他父亲的神经不太好。

我怎么办呢,我说,我,我没有办法保证说你父亲就能在这儿待着是吧?

我觉得那个那个那个妹妹挺有经验,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啊,说让我找社区的警察,让那个警察把他关那个留居住所里面说他还买到了。从郑州当天夜里十二点多,就是其实很快啊出发的高铁,但是到要到第二天早上才能到。

就是在我打电话的这个过程中呢,我看旁边儿啊有三个小青年儿,三个小男生,可能二十岁左右吧。

他们也在偷偷地观察我和那个老人。我看其中有一个小青年儿帮他去把那个餐给取了。

然后呢,老人就坐在那儿吃饭啊。

然后这个时候我就开始打电话给110,哎呀,我又怕那个110不重视这事儿。我又说,哎,我捡了一老头儿。

后来发现人家好像这事儿肯定是经历很多人家直接二话不说,问你们在哪儿呢?现在我们就派车过去了,很简单的事儿。

嗨,我就之前想多了。

警察来了以后,通过各方的联系弄清了老人是怎么走失的,也知道了这个背后的家庭承受的不易。

老孟打的第一个电话是老人的大儿子,自从父亲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疾病以后,一直住在南京的大儿子家被悉心的照料着。

但老人极度的不配合,所以治疗的这一个月令这个小家庭极度崩溃。

妹妹想把父亲接回郑州来,让哥哥能喘口气儿,没想到回来的第二天,父亲就偷跑了出去,还喝上酒发病倒在七百公里外的北京城里到十二点了,那时候已经到十二点了,就他们就接回去了嘛。接回去,我就给那个他女儿发了个短信,说我说警察已经劫走了。啊。我说。

我说,我也给了他一些一点儿吃的啊。我说,你不用担心了。

嗯,来北京的车上就给我大段儿大段儿的发发语音发语音呢。首先解释说,另一个是他哥说,哎呀他哥,嗯,就是已经就是被他爸就是,就是就喜欢折腾的,已经有点儿就是受不了啦。

所以呢,就是体谅一下他爸啊,对,有难言之隐,我后来想我,我当时就觉得嗯,你外人,其实你没有资格任何去评价。

人家这个家庭的,对吧,这种困难,这种类似黑洞的一种困难,我觉得这一般家庭其实其实可能是挺难承受的。

又给我发了个红包,然后我就没点。

我后来在想啊,我可能我接了红包,人家心里就踏实了,对吗,就是人家觉得哎,这个事儿就轻了啊,这没有什么情的事儿了。

但是我当时没见的红包是觉得呀,我就是想做个交好人好事儿吧。我觉得我接了红包了,就不叫做好人好事儿一样。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是做就是上班吗?

坐地铁坐地铁的时候呢,我就接到了那个女儿的微信,他写说,姐姐,我到北京了,接到我爸了啊,感谢我。

我说,哎呀,我说你们也不容易啊。我说他会说,嗯,那个他准备带他爸去那个看看升国旗。 哎,我当时真的,我一下子看到这句话。

我就我,我当时眼泪儿就止不住就往下离,我就是在那一瞬间。

就一下子把我击中了啊,就是那种生活期,就像是一种好像一种象征一样呢。

阳光是两面儿的,对吧,它有它的那个背阴的一面儿,但其实他一定有他那个向阳的一面儿。

我,我觉得我我,我挺佩服那个女儿的,就是他在那个背阴的一面儿,它其实还是在向阳那面儿是是有的。

或者是努力的。再去向阳那面儿,您知道吗,就是我觉得特好玩,就是这事儿吧,我都不好意思在。

在我们单位,让我们单位知道我觉就是这种做好了好事儿不是个光荣的事儿。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啊,什么事儿我就特别不好意思,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的。

后来我就发了个朋友圈儿,我发了个朋友圈呢,我没有写很多的事儿啊。我最后一句话就说,我说。

哎呀,咱们在大马路上碰见这种躺着的,就是那个,或者是不知道在不知道有什么问题的老人能帮就帮吧啊,说有可能是骗子,但也极有可能是这种走失老人啊,其实就是我身边的朋友给我的反馈。

或者他们的感觉就是,他们不会去做这个事儿,可能还是有一种比较强的防范意识。

听完今天的故事啊,也欢迎你在评论区里留下你对要不要帮助陌生人的看法和亲身经历,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就没有野补之作声音设计桑泉,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58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