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七千条短信后,我从深圳远嫁呼伦贝尔草原
gezhong2022-06-04  318



一万七千条短信后,我从深圳远嫁呼伦贝尔草原

欢迎您,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又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了。

但今天这个故事不仅跟爱情有关,也是一位女性讲述自己在情感关系中不断成长的故事。 我叫白晓侯,今年38岁,现在生活在安徽合肥。

二千年代初,互联网社交刚刚在中国兴起,对于那个时候的年轻人来说,在网上交朋友是一件很时髦的事儿。

今天的讲述者白小侯当时二十出头,1个人在深圳打拼,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位远在呼伦贝尔的陌生人。

2003年的时候,我在深圳,白天在写字楼,晚上会去酒吧当服务员,然后还会做一些别的兼职。

那个时候流行校友录,我有一个网友建了一个校友路。

为了凑人气,把我拉了进去。

有一次一个节日,我给他们校友路的人群发了短信,节日快乐的。

嗯,很多人回了。

其中有一个人问你是谁,那么我当然没有告诉他我是谁,因为我觉得他可能也是无意识的,我也没有必要说我是谁。 这个事情就过去了,大概两个多月。

有一天夜里大概十一点多,我突然收到一个短信。

他说,我好像失恋了。

于是就从这个短信开始,我慢慢的和这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当时回的就是,嗯,你是谁啊,什么情况大概是这样。

然后他就说,我到北京十四天了,他只见了我两次,他两岁多的儿子对我很不友好。

我后来才知道那个人是他的前女友。对于我来说呢,我听到这样的事情呢,就觉得?

哎呀,这个男人好像很痴情,你想那么多年,人家结婚了还在等等到人家生完孩子,然后又等到人家离婚。

那我也觉得这样的人比较真诚,作为我来讲呢,后来我了解他,距离我特别遥远,原来我就觉得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见面。

所以呢,我也会跟他很真诚的说一些内心的真实感受,他会跟我说一些。

嗯,在我的那个世界里没有的一些观点。比如他说,我知道我只有在零下四十度的地方修好车才能回到温暖的家。

那么他会说,你每天这么辛苦加班。 嗯,这么没日没夜的呕心沥血钱真的很重要吗?

钱真的能买来快乐吗?

那么,我跟他说的是什么呢?比如说。

嗯,节奏很快办公室政治这个很严重,周围的这些女同事一个比一个嗯,傲气那么一个比一个漂亮,也有可能一个比一个价的好。

那么周围又有同事在会议室一头倒下,再也没有醒来,他还会跟我说哪些,他会说草原上,哎,今年的雨水很好,草原很绿,每天呢,傍晚呢,夕阳?

嗯,就像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新娘。

哦,款款呢,走来,你看着他好温柔,天上的云朵变化莫测,有的时候你就觉得他们是像嗯骏马一样在天空的这种。嗯,飞崩。

有的时候他也会跟我讲说草原上有很多那种。

天数不远处露出个脑袋,跳一下,再跳一下,他还会跟我说他的邻居,他的邻居养了一头羊,那么有一天呢,这个邻居喝多了,他是一个老爷爷,一个人独居,喝多了。

然后呢就睡倒在这个帐篷外面,那是一个冬天,然后这个阳呢就去敲邻居家的门,然后把邻居呢,就一直拉到那里,把老爷爷救起。

就类似这样的事情啊,让我对那片土地啊和这个人产生了。

哎呀,非常向往的这种情怀,因为你在这个就深圳那种地方,我可能一年到头,偶尔看到一次月亮,还就觉得他就像那个目不一样,像是假的。 嗯,短信的这种往来,会说一些都距离自己很遥远的事情。

那么就会觉得对方很新鲜啊。那个世界距离自己很远又很近,大概是这种感受。

事情在我们聊到大概一两年之后,最后的一年是处于一个就是电话啊。这种热恋情谊就是他有一天突然跟我说说我好想爱上你。

然后呢就开始频繁发短信,每天打电话,那个时候我手机短信是包月的,一个月是一千条,总是能用吗,总是还会被扣额外的钱。

所以我算了一下,我们可能发送的短信在16000或者17000条会说什么呢?开始不了解的人就说说现在说说以前说说未来。

那么后来其实也很熟了,说说每天的生活,再后来彼此觉得爱上对方了,那可能说的就是一些废话啊。

有一天他就给我发短信,说你愿意嫁给我我,我其实是思考了一下,然后回复愿意。

然后他说,我很高兴,我感觉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了。

后来我就我就开玩笑,我说,哇。

你确定你不是中国移动的拖你的这个,这个求婚的成本只有一毛钱。

在零六年的时候,他就从那么遥远了。草原到了深圳来接我离开,去他那里好遥远。

我们先去北京,然后从北京坐了28个小时的火车运作。城市很大,光进到那个城市的地域,然后到他所在的首府。

火车就开了两个小时。

据说那个是世界上这个范围最大的一个地方,叫呼伦贝尔去了之后,我的生活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如果说以前是一壶沸腾的开水,那么到那里的感觉就突然拔了电好了,不用沸腾了。哈,也不用这样的焦虑啊。

没安全感,烦躁或者忙碌,就每天可以睡到太阳。

晒到被子上,然后每天的生活也很简单。

嗯,我,我过去没多久,我们就去登记结婚了。2006年,白小侯26岁,他放弃了在深圳奋斗了几年的工作。

为了爱情远嫁,呼伦贝尔从最南边跑到最北边。白小猴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从大城市的职业女性变成了草原上的家庭主妇。

开始面对一些前所未有的生活上的挑战。

他之前是。

就是是那种呃,乖乖仔,从小上学一直对生活上是没有生活经验的,后来工作以后再单月吃食堂,那么结婚之后呢,我是非常有生活经验的。

我饭菜做得很好,那么我做红烧肉的时候呢,是根据我的家乡的口味,要把那个肉的油先炸一下就炸掉一些嘛。然后呢,他看到就很生气。

他说我妈做肉从来不榨油的,不是这样做的。

然后呢,我也很生气。我说,我们家祖祖辈辈。

做肉都是要榨油的,然后两个人就把锅摔了,跑了都不做了,出去吃。

还有,我们有一年的春节没有回到父母家,我们自己在那里过节,然后我们就包水饺,就是我这边刚包完了这个一盖脸,然后呢我就把它门打开。

把它放到门外去,等下一盖帘的水饺包好的时候,那个水饺就可以拿回来当速冻水饺放到冰箱里。

当时深圳有一个网友跟我开玩笑说,哇,华南北亚那个地方好冷啊,听说那边的人拉爸爸都要拿个棍子。

一边拉一边用棍子打断我,当时听完了,他年少觉得很搞笑啊。实际情况下不会这样,因为在你在外面是拉不出来的,外面可能是零下三十度四十度,而我的感受呢,当人在零下十六度之后呢,都一样了。

就一出去,人就没知觉。

我们最冷的天气出门的时候要先烧一壶开水,然后把屋里的那个门把手上的血给他烫话。

然后呢才能把那个门拧动才能出去。

然后第一年去的时候,在国庆节的时候,我惊慌的发现周围所有的人都在买那种土豆啊大葱嗯,住的周边停的都是那种拖拉机,上面拉着一大车一大车的土豆大葱,我吓坏了,我说,哇,是不是马上大雪分门就没有食物了。然后他说,可能是吧?

我说,要不我们也买一点,他说好好好,赶紧买一点吧。

我们就买了大概一百多斤的大葱,三百多斤土豆,还买了一百多斤的大白菜,我们买是会了,但是后面都不会。

我们学别人把大葱埋在了门口的地里,然后呢把白菜呢放在家里的厨房码的整整齐齐,把土豆呢放在碗柜的下面柜子的纸箱子里。

后来我们悲伤的发现,到了冬天,我们还是没有菜池。 为什么因为外面的雪有半人深了,所有的葱都看不见了?

我们到来年的四月份,才把那个葱的位置找到,只扒出来一些葱头,然后土豆呢在柜子里长满了牙,每一个都奇形怪状。

白菜在屋里根本没有多久,很快就开始烂,很狼狈。大概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为了抢着把白菜吃完。

我们就研究了很多白菜的吃法。 酸辣白菜呀,腌白菜呀。

呃,两半白菜呀,奶油白菜呀,就等等做了很吃了很长时间的白菜。

这个日子大概过了有两三年,两三年我想买房子了,当时当地的房子,我们看好的房子是一千八百块钱一平方。

我们都想好了怎么怎么样,怎么怎么样,然后打电话我打给我爸,我说爸,我想买房子,我爸很高兴。我爸说,好啊好啊好啊哎,你们看好你们买。

就结束了,然后呢,我们手里只有很少的钱,他也跟他们家张不开嘴,所以这个事情就让我觉得,嗯,就是女人如果没有房子,总感觉好像没有子宫一样。

就是很难有那种归属感,所以我开始就想能让自己有归属感,于是我就跟他商量,要不然我出去工作吧,他说,只要你自己想好。

这个我支持你。

临近三十岁,白小侯开始感到现实,不断紧逼着自己要向前走,双方的家庭里都给不到什么支持,夫妻俩只能自己想办法攒钱。

白晓侯六六续续地在呼伦贝尔找了几份工作,但最后都不是特别满意。 几次失望之后,我的决定还是去大城市闯一闯。

那几年里,他先后去过杭州,上海等城市。

为了同时照顾到事业和远在呼伦贝尔的丈夫,她经常在两个城市间疲于奔命。

直到2011年,她的丈夫因为工作被调到了沈阳,白晓侯也在合肥站稳了脚跟儿。

而且买了一套房子,那年白晓侯31岁,他怀孕了,为了一家三口能团聚,他毅然决然地辞掉了合肥的工作。

到沈阳安心待产。

我刚到沈阳租了房子,我们又要去海浪儿吧,加班来搬家,也花了很多钱。

那个月我们甚至连买米的钱都没有。

后来我跟一个同学大概借了一万块钱,就等于是后面的日子我们才活下来,我十四天没有下楼。

然后呢,吃方便面,嗯,吃面包有时候他加班回来的晚,那么我可能就没有什么吃的。

然后我做了很多个胎梦,都是梦里去别人家厨房偷东一吃,所以后来孩子生下来就是身上和脸上有胎记。

然后就有民间的说法,就是怀孕的时候被饿着了。 生了女儿之后,我们在沈阳度过了一段。

我是觉得比较安逸和。

呃,幸福的这种三三口指甲的生活,但可能当时他的工作已经不是很开心了,作为一个他那样的人,仕途上是不专营的,然后物质上是极低标准的,他不挑吃,不挑船,对钱没有任何的需求,偶尔吃点零食就是他的奢望。

最大的爱好呢,就是读书。他可能一个月可以去图书馆借六本书,然后一线呢就顺其自然。

很佛系的一个人嘛。

所以在那种大城市那种大的这种单位环境里边呢,他自己可能已经有了种种呢,这个压抑感,然后孩子还小我,我对他的这种要求,或者我对我自己的要求可能也会越来越多啊。吵架最多的就是就关于我未来我的养老,我的医疗,孩子的医疗。

我的工作,所有的这种保障。

包括孩子的入托,他都没有做任何的努力,不是不可以,他们很多同事跟我们情况是一样的。

其实是可以争取到一些政策呀或者怎么样,但是他没有做任何的这种努力和争取。 之前刚有小孩的时候呢,他跟我说呀,养小孩有什么难的把他扔到外面客厅。一转眼他就三岁了。

他在孩子六个月的时候,孩子哭的时候,他很慌张地去抱他说,哦,宝宝乖呀,宝宝不要哭啊,哥哥来抱抱。

这这个梗我觉得能笑一辈子,就是在那之前,可能他还没有一个当一个父亲的这种心理的转变。

他还说哥哥来抱抱孩子长大,然后入托也没有办法,就是正常的去他们单位的幼儿园,然后还是去在外面花钱的幼儿园。

所以我对他是有不满的。

我就走了几天,把他和孩子单独留在家里。

他之前从来没有照顾过孩子,那么我回来两三天之后回来,我发现他非常非常的狼狈,胡子,邋遢,然后糟蹋的不行。

所以在有有一年我过生日的时候,就他也没有仪式感。然后我就觉得真的是难以忍受了。 我不知道就是这到哪一天为止,我觉得我的那个青春可能快不在了。

215年的时候,孩子大概刚过了五岁生日,他跟我说,嗯,脖子上面长了几个疙瘩。

这个事情呢,他大概在一四年年底的时候已经跟我提过,就跟他说过几次。

去医院看看,他说呀,淋巴结肿大就是咯。

嗯,感冒啊,或者什么都会有,哪有时间去看病。

后来他也很少说也没太当回事。

一五年春节的时候,他跟我说,那个疙瘩好像长大了。

我说,那我们就去看医生吧。 医生看了之后说,哦,你这淋巴结肿大。

嗯,回去吃点药吧,回来之后呢,吃点消炎药呢,也没有任何改观。后来呢,我就跟他说,我说你快去看看吧。

对吧,都拖了那么久了,然后呢,他也不肯去。

后来我跟我婆婆说了这个事情,我婆婆后来有一次,我感觉都快跪下来求她了。

他才去了医院。

有一天我们带孩子出去上英语课,回来大概晚上8.4十多。

那是一个夏天刚到家,我接到医生的电话,他是不是什么什么医院呢,谁谁谁,那个病理报告出来了,说是绿泡性淋巴瘤。

我当时一听,就因为不清楚是什么病嘛。

然后那个医生就说,那么这是一种恶性肿瘤,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投翁的一下就被人猛击了一下后,退了两步,就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愣在那里了。

他跟孩子还在那里玩啊笑啊疯我,我是第一次觉得就是他们的笑声是那么刺耳。

那天晚上我一夜都没有睡,我开始上网,迅速的在查跟这个病相关的各种文献各种途径,然后跟我那个。

朋友也聊了很久,嗯,很快就确定了我要做的事情。

我就去病理室借了病理切片,在出租车上订了去北京的票,然后就迅速的去了北京,找到了在淋巴瘤诊断非常有名的友谊医院的周小哥教授。

结果和之前那那家医院呢,诊断是一样的,我就拿着切片开始坐车,要赶紧回去,觉得在那一刻,我就要迅速的到他身边。

在火车上我们没有座位,因为我是没有买到。

很接近的票,我强行冲进去坐了一个最近的一趟列车,然后一直坐在地上,从北京一直哭到了沈阳。

哭完了之后坐地铁,他去地铁站接我,我们两个在那个医院的长廊上坐着,我眼睛已经因为哭了两三天,大概可能两三天都也没有吃,一一顿饭也没有吃,就是觉得这个事情怎么会这样,脑子里特别乱,可能有一万种声音。

但是他的反应就让我都有点害怕,因为他的反应非常轻松,很高兴。

我说,哇,这个人。我说,你知道你自己究竟得了什么病吗,知道啊,我都上网查了,很清楚。我说你,你不要这样吧,就是你得了这么大的病污,我都快哭死了。你好高兴啊。

他就是笑得很开心啊,说哇,太好啦。

我说,你疯了吧,真的是疯了吗?

然后他说,这几年来,我一直都在心里期盼老天能让我得一场大病,这样就再也不用工作啦。

我当时就觉得,难道让你工作比死还难受。他说,是的,人生和家庭巨变的2015年白晓侯35岁。

25岁的时候,困扰他的是如何度过呼伦贝尔吉寒的冬天,三十岁的时候是买房买车生孩子,在老去之前给家庭多添一份保障。

到了35岁,他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帮助自己生病的丈夫更好,更长久的活下去。 白晓侯开始回想丈夫之前对于工作的抱怨。

她翻看了丈夫手机的通话记录。

发现就在确诊的前一天,他还接了97个工作电话再往前翻,每天都是近一百条通话记录。

白夜后这才意识到,对于淡泊名利,不喜钻研的丈夫而言,这样老人的工作带来伤害可能真的是致命。

但是事情发生了,生活还是得继续。 他说,生病的丈夫将来可能会变成他的大儿子,他得振作起来,成为家庭的支柱。

在他生病的期间,我把自己的胃疾烂了,就活生生极烂了,就会觉得这几年老了很多,然后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

我整整用了两年半的时间,然后觉得人才从那种状态中才恢复一点,之前都是在那种,就就是人疯了以后,那种感就会沉浸在那个那种黑洞中。

后来在他看病的过程中,也发生了很多波折,因为我们没有我们没有保险单位给他买的大病保险。

我们生病之后才知道在几年前保险买完呢,大概第二个月就已经被终止了,而他们自己都不知情。

我开始跟他们单位来争取,有没有可能解决一点医药费?

但是单位领导也跟我推心置腹,嗯,哎呀,就是现在这个中央的这些规定吧。

然后你说这种嗯名目的一些可能都不太可能有原则而有什么什么的。

我说,那我能不能借点工资,最起码每一次化疗手头能多一点点钱领导当时的大富道。现在还记得,领导说。

虽然说你们现在不会跑掉,但是呢,这个也要走程序。

可能也不是很好办,借的话呢,也最多借一个月的工资,所以等于说推行致富两个小时,然后呢是一分钱没有借到。我临走的时候,领导跟我道别的时候是说,哎呀,很多人得这个病啊,没关系的还是要注意心态啊,心态好就能怎么,怎么怎么样。

我也是通过这个事情就是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自己孩子走丢了,跟别人孩子走丢了,你的感受完全不同。

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啊,就是人生又发生了另外一回事,你会觉得你身边的人突然如潮水般退去?

我有非常好的朋友,可能这个事情爆出来前一天还在跟我搂脖报警,退杯换盏,然后共商这个创业千秋大计的这些朋友就突然不见了。

而且从此一句话没有再说过。

质量结束之后,我们在家里修养了。那段时间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他面对的都是他周围的同事,因为我们住在同事的那个呃,就是宿舍里,他每天在家就拉着窗帘。

终日不打开的,偶尔很压抑,因为好像我们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就像不能见人一样。你想你如果活得很好?

别人会觉得不挺好的吗,没什么事啊,你也不去上班,然后怎么怎么样,如果你过得不好,那么周围的人可能也会躲着你啊,就是你,你身上还是有一些救济啊帮助的,这种可能性我就觉得那个环境不太好。

有嗯,有想法带他离开,刚好合肥的朋友邀请就回到合肥,回到合肥呢,就是我去工作,他在家。

孩子去上幼儿园,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不行,他几乎没有什么交往。

我呢,在合肥椅之前也有一些朋友,但是出了这个事情之后呢,我的一句形容就是鬼都不上门,就是可能一年了,没有一个人会到你家里来。

同学们聚会可能也不会邀请你,我就给它养了一只狗,因为有一天女儿跟我说说我爸爸好像得了自闭症。

当然可能他不是哦。

呃,但是那个状态就好像是这样,因为他整天整天一个人在家呆着玩游戏啊,看微博,包括这个听你们的故事。fm,刚好那年的夏天,我女儿发高烧,一夜之间雪巷烧到二万多。到了医院,医生怀疑败血症。

第一时间我腿都软了,我们两个四面四目相对,然后就愣住了。护士带我去办手续的时候,我腿一直在抖,一直在抖。

因为我是觉得就是我再也不要那个噩梦了。我怎么会这么倒霉啊,就是这种感受。

然后我女儿在病床上就跟我说说,妈妈,如果我好了。

你能不能带我去一次草原,因为他从来没有去过。

然后呢,我就答应他。我说,妈妈答应你一定带你去。

后来我就跟单位辞职了。

我女儿后来也很快康复了,康复了之后呢,我们就整整的又重新走了一遍,草原走了一遍边境线,然后整整完了两个月,把东三省。

内蒙古全部完了一遍,完了之后回来。

嗯,我女儿跟我说了一件事,他说,妈妈,你知道吗?

在我五岁那一年,我每天从幼儿园放学,回去的时候,我都好害怕,我害怕,再也看不到爸爸。

我害怕爸爸已经去世了。

我第一次听到孩子跟我说这个话,因为他把这个心理活动就隐瞒了这么久,我听到心里好难过。然后我就问他,我说。 那你现在还害怕吗,他说,不怕了。我说为什么?

他说,因为爸爸和我说他的病有药可医。

他跟我说说妈妈,我问到你背着我们家的很多行李,锅碗盆勺,再爬一座山。

我说你跟爸爸在不在,他说,我跟爸爸不在,只有你一个人,你背了好多好多东西啊。

然后看起来爬得好累。然后我问他,我说,最后妈妈爬上去没有,她说,爬上去了。我又问他,我说山高不高。

他说,山不搞白晓侯的丈夫现在化疗三年了,目前病情比较稳定,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每天都送孩子上学做午餐,平时还自学一些大数据相关的知识。

而白小侯申请了银行贷款。

在合肥开了一家培训机构,一边照顾丈夫,一边自己创业。

他说他从不后悔这十几年为爱情和家庭所做的这些决定。

经历了这么多白小猴对生活的愿望已经非常简单,他希望在今年能找到一位志同道合的穿越伙伴。

让家人的日子越过越好,也希望能再要一个宝宝,让家庭更完满。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刘豆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58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