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卖命十六年:血是如何冷的
gezhong2022-06-07  446

我永远不能停下来,永远不能换一种活法。我没有转身的资本。 故事FM ❜ 第 554 期 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 我选择爆力,劈山救母 ——陈年喜 《宿命》 陈年喜是很特别的一位诗人。他是专职的矿山爆破工。矿山里一寸一寸的巷道、一斗一斗的矿石,都是陈年喜用火药炸出来的。在矿山卖命的十六年里,生活艰辛,生死无常,陈年喜写下了很多质朴、悲壮的诗歌。让我们看到了矿山的另一面。 从金银铜器,到煤矿钢铁,再到现代高兴技术离不开的稀土。矿,好像一直象征着突进的生产力,象征着丰饶、昌盛。 只是,矿区是什么样的?那些因矿而生的人又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你可能根本想象不到。 /Staff/ 讲述者 | 陈年喜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林枫 声音设计 | 彭寒 混音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闫敬文 实习生 | 冬冬 运营 | Yoyo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 双喜 - 彭寒(7天) 03. 福气 - 彭寒(正式进入煤矿) 04. Take Care, People - 彭寒(爆破工) 05. 华芳 - 彭寒(抠抠搜搜) 05. The Box - 彭寒(桃花) 06. Take Care, People - 彭寒(炸裂志)

矿山卖命十六年:血是如何冷的

提示一下,本期节目当中会涉及到一些血性画面的描述,可能不太适合孩子听。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戴上耳机。

或者换个时间再听。

我在五千米深处打发中年五外岩城,一次次扎立,借此把一生重新走后,我不大敢看自己的生活。

他坚硬显黑,有风稿的锐角,石头碰一碰都会流行。

我微笑的情人远在商山脚下,他们有病,身体购买灰尘。

我的中年采取多少,他们的晚年就能延长多少。

我身体里有炸药三吨,他们是隐性部分,就在昨夜我岩石一样炸裂,异地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我是陈年喜,我是陕西省丹凤县人。

我做过十六年的爆破工,也从事了将近二十多年的协作,整个人生就像风雨一样充满了跌宕变换。

陈金喜是一位非常特别的爆破工,他不是什么都爆破,他是专职的矿山爆破过,矿山里一寸一寸的巷道,一抖一抖的矿石。

一坨一坨的黄金,都是陈年喜用火药炸出来的。

而且陈晨喜还是一个诗人,开头你听到的就是他的诗炸裂志在矿山卖命的十六年里,生活艰辛,生死无常。

陈琴琪写下了很多质朴悲壮的诗歌,让我们看到了矿山的另一边。

从基因统计到煤矿,钢铁,再到现代高新技术普遍要用到的稀土矿,好像一直象征着生产力,象征着丰饶昌盛。

只是矿区是什么样的那些因矿而生的人?

又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你可能根本想象不到。

在陈年喜的老家人多地少,土地贫瘠,但是矿藏资源丰富,甚至有些矿区从古代就已经在开采了。

这是一笔天赐的礼物,人们把希望寄托在矿石上,很多故事都是由此开始的。

我们家这个地方叫峡河,其实它就是甲和特别特别狭窄的一个地方。 我们往湖北啊,往河南都挺近的,当然就是贫瘠,因为一般来说。

几个省峡角的地方,它都很贫穷,我就是我的童年。少年一直都是在这样环境中长大的。

我们每个礼拜会带着嗯七个的八个玉米饼子,因为在学校只能吃两餐,晚上是没有饭吃的,晚上就吃个玉米饼子。

另外呢,我们提出一个一个小桶里面就装的那个烟的小白菜呀,小萝卜呀什么的,你吃这个是要有救济些菜的啊。也就到了星期五,星期六就完全吃完了。

吃完了,但是我们就不敢洗,就因为它里面还是有一些咸味在里面啊。我们回来的时候离家特别远,我读高中的时候,离我们家九十里路就45公里。

还没有车路,全是山路,就是不停的过河过年小河小溪的那种。

嗯,到了过河的时候,我就把那个那个小菜桶拿在河里涮一涮,还有一点鲜味儿,甚至还有一点辣味儿。呃,就喝一口。

还能走很远很远。

我那一件只有八个人。考上大学,全县只有八个人考试大学,并且还不是本科,都是专科高中毕业之后。嗯,那就是八七年了。

八七年的时候,中国的打工潮在南方已经兴起吧,但是真正到这块打工的人还是非常非常的少,整个村子里都没有整个村子,人打工就去哪儿,直接就去秦岭。秦岭因为在七九年前后就开始开发开发情况,青年当然他非常高耸啊,两边都是相较是是平原地区就多度千年,摆得很高。

如果不是这些矿山的话,那真的是人际罕至,没有人到过这种地方。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还是八七年,就是马上高中毕业了吧?

我们一个老师,他有一个亲戚,在山上就承包工队干什么呢,就是给人背矿。

嗯,他老师的工资非常非常低。他是民班老师,一个月大概是十八块钱的工资,他就带着他的学生就是我。我们那时候挺小的,就是那时候哦,也也十七八了,十六七了,十七八了。 他带着我们二十多人去的那个地方悲况,哎呀,那人特别特别多。

我们从某一个山口进去,到这个山顶啊,也有四十里长的,五十里长的,六十里长的。它里面区里拐弯分很多的叉子。

每个岔子它都会有非常多的矿口,因为整个山脉里面都有矿啊,矿洞就一个挨着一个,一个挨着你。这可能黑压压一片,所有人熙熙攘攘,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经验,一个高速船流动在河流,就是,是那个山上哗哗哗。

往下流,整个那时候就是我们号称十万大军,他不但是某一个时间,他持续了十几年时间。这样一个这样一个非常雄壮的过程,非常雄壮的景观。

那个时候进的就是那样一个洞,差不多有一米八高,一米八宽,它里面是有矿车进入的。

呃,下面铺着轨道。当然你的,如果矿车经过的时候,人就赶紧要要贴在石壁上贴紧紧的,贴不好的他会把你撞伤。

并且他那个进去之后,因为。

打到某一个位置,你找不到框的时候,它会往上打他,或者他自己判断,哎,我们是不是在我们脚下,我们朝下走。

他有可能朝两边走,所以他就最后就就完全把山体打的,就像一个迷宫,就像一个墓道。我们进去以后,那,那如果你不是有经验的人。 你店门找不着东南西北进去特别深。我记得特别深走了二千多米,我们还没到头。我们朝上走。 它有一个竖颈,就是特别避之避直的一个竖颈。它差不多有一名武建芳,上面有一个特别粗的绳子,从上面抑制下来,所有人都就就抓住这根绳子的脚,踩到那个石壁上去。

啊,一直趴,就像一串骂着一样。

我们有一个同伴,就是我们在上的时候,上面就有一带矿砸下来,当时就把他的小腿砸坏了。

嗯,那个矿山就特别混乱。

有的时候你在上面办的时候,你的矿石扔下来的时候,下面还有人抓住绳子在上,那就完全是靠运气,就觉得这矿山真的是挺可怕的。 好在我们挣了27块钱,很高兴我们得了七天,一个人是挣了27块钱。

大概从整个路上回来,只花了五块钱,还剩22块钱,特别高兴。

在那个八七年,那时候如果在别的地方挣了22块钱,你不可想象你怎么去挣到22块钱。

所以后来又过了很多很多年吧,我就去矿山,那个应该还是得到这一次的诱惑。 其实曾经写的家乡是一个典型的阴矿而生的村子。

在矿山下有各式各样的小摊儿,工装手套,采矿设备,所有你用得上的东西都有人脉。

而在矿山上,满山都是小饭店,小诊所,尤其是骨科的诊所。

在这里,似乎只要有一点挣钱的希望,所有东西都会应运而生。

矿山十几年如一日的吸引着周围的每一个劳动力,陈金喜也多在了这种命运的磁场里。 但之后的很多年,陈年写了几个兄弟要成家了。

那个时候盖房一砖一瓦都给自己来,他们全家出动大哥的房子盖了三年,二哥的房子盖了三年。

陈金写自己的房子紧挨着又盖了三年,专业间十年就过去了,钱也花完了。

好在刚成家的陈年喜不用背井离乡,去城里打工,他可以去矿山。

那时候家里因为盖房子啊,都是一屁股的烂账。 我和我爱人是手无存体呀。

就两年后,九九年的时候,孩子出生了,特别特别的经济昆虫,没有任何办法。

后来就是某一天快到腊月的时候,我有一个同学,初中的同学,他给我骚信,他说我们矿山有一个架子车工的缺口,你去还是不去。

我当时听到我特别高兴啊,我说怎么不去啊,这一定要去当天连夜呢。我弟弟打着手电去送我,那时候我一生,我爱你,第一次分别。

嗯,我记得那是满天大雪,很冷很冷,我们要翻山,而不是走大六,我们翻山翻很远。

到天亮的时候就到了矿山,这次还是在其人领领保这个地方。

这就是我认识的去呃矿山生涯吧,正式的从技术开始,那时候就说矿很多的民营的矿,它是里面是没有机械领域运输的,没有矿车。 呃,我们矿洞每一寸的绝境进去,它都会产生很多的石头。

这个石头呢,需要你用架子车把它拉出来,就是用那个人工的,一个两轮的一个车拉进去,自己把石头装上,再拉出来,倒在那个扎坡上。

他就是这样一个重复的劳动。

老板呢,他也特别聪明,他在那个洞口的放一个地棒,那一进食都是一分钱。

假如你拉一千斤,那就是十块钱,但是为了多拉一点都挣钱呢,所有人就玩命的拉呀拉呀特有玩命的装啊装啊。

那真的有人你像我们可以装到二千斤,就感觉到生活有希望了。有家里的所有问题,都会因为你的工作以这一份狂声工作而解决。 我记得特别有一个地方叫王佑,它就是矿区。我记得在里面分了三个叉子,有一个叉子,口上有特别大的石头。

所有三个叉子人上上线下都到这个石头旁边休息一会儿啊,那当时呢也有很多,那个就是进洞子,用那个小锤子啊,用钢签的凿矿的人。

这一部分是我们叫做悲况的人,有一个人,他就在这个石头上找了三个字,叫幸福漏。

后来呢,有个不知道谁也很无聊,在上面投了红漆,很远很远,人都知道幸福了。我后来他就成为一个地标。

他是这样一个幸福,他希望他有一天能挣的钱,真正的在让这样一条路成为一个幸福路。 他把所有的内容希望寄托在这三个字上。

或许每一个矿工在上山前都是这么想的。

然而,当年背矿时,陈金熙只呆了七天,现在他要朝夕和矿山相处,很多矿山生活的真实途径才慢慢清晰。

架子车工的辛苦危险。不用多说,你想想,在那么低矮狭窄的航道里,独自一个人拉着成蹲的矿石,你必须死死抓住车把,因为一个小小的颠簸,一点微微的摆动都能被无限放大。 很多架子撤工的手指就是这样被撞断的。

但矿山药的不只有手指,还有人命。

基于最深的是什么呢,就是有一个废弃的坑道,就是这个矿口,他以为开的年代比较多,整个里面开采空了,完全空了。

后来一个老板呢,把他承包过来,我们的工作是什么呢?把那个特别大的财产就原来已经采购矿的很空灯,空灯灯的财产。

把它上面那个所有的石头再翻一遍啊。我们有一天在财产的边角,它是完全石头抖住的,我们就往那个另外一个地方八就不断地去行走矿石,有个地方突然就扒透了,看到一个小很小的洞。

在这个洞里面呢,有一个木头的床板。

但也扒开呢,用那个蜡烛一看呢,他就是床板上躺着两个人,一个睡在床板的这边,一个睡在床板的那边,就一个消息的床板,是放在两个人。

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因为邓特别深意缺氧,他们依然没有腐烂,他们尸体已经发干了,这种统发方面看都是很年轻的人,他穿的还是工装,穿的是胶鞋。

我们也不敢仔细看这两个人,应该是,就是在矿山他们或者是出来事故之后,他就放在这个洞里,用石头把这个口封住吧。

啊,让你永远留在这个矿洞里。

应远和这个山体同在了吧。

他们两个幸运的时候,两个年轻人同时做伴到另外一个世界。 这是陈年喜第一次在矿洞里直面死亡。

但眼瞎陈年喜来不及多想,家里实在缺钱,他得想办法,所以陈年喜做起了爆破工学徒矿上有很多工种,包括架子,车工,维修工,通风工和永远在最一线的爆破工。

爆破工主要负责按照岩石结构,用封钻机在石头上打出合适的孔,再根据爆炸速度和强度选择天装合适的炸药。

把岩石炸开,这是矿上收入最高的工作。

工资是架子车工的两到三倍,一年之后,也就是2000年真间戏正式成为一名爆破工。

从此,他开始天南地北的跑,哪儿有活儿就敢去那儿。借此,陈年喜看到了各式各样的矿场。

有的矿场攻势非常庞大,就像地下要塞一样,直直叉叉向下延伸二千米,可以容纳四千个工人同时作业。

还有的航道非常纵深,水平绝近了三万米,都没能把山体打穿。

在这些矿穴深处,岩层的压力,品类和结构都更为复杂,透水,塌方,毒气这类自然事故也更多发,但压抑窒息,酷热黑暗的环境也在麻痹人的神经很多,我们本来可以控制的东西都会变得危险。

再回想起自己上矿山的第一年,偶然遇到的那两句无名诗,陈年喜才明白,死亡不是偶然,它是矿工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矿藏也不只是自然的馈赠,它还是一种诅咒,与陈天喜一起出生入死的工友。

有的在爆炸中成了一团血雾,有的被气浪削成两半。

哎呀,其实那时候就觉得这矿山真的是挺可怕的,就是随时你的生命就会有危险,出现都成。他是我们家乡的人,很壮实的一个小伙子,他嘴唇特别厚,我很少碰到一个嘴唇那么厚的人,嘴唇特别厚,就像肿胀一样。他特别喜欢抽烟。

就是每次看到他抽烟,见他很搞笑,就一支烟夹在了两很厚的两片肉之间。

他也是和我一样,做过很多年的爆破,天南海北的袍都是认识我的孩子和他的孩子都是在同一个学校镇上读书。

我们这个镇上有二百多个爆破工,我们是很难去碰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那一条线,自己认识的老板自己认识的朋友,认识的共同很难交集。

所以我们彼此非常非常的珍惜,觉得在这万里之遥的新疆,在这个茫茫隔壁上,我们的相遇其实都感觉到有一种命运的成分在,嗯?

所以每一次就是尽管我不抽烟,他每一次抽烟,他都同会同时点燃两根儿给我一个人,是他自己点燃出一口在地。狗。

我和德成是一般,它是在一个平原地区朝下开采。

他打了两两颗树井。

这两棵树井的主要工作是贯穿,就像我们打水稻一样,它会朝一个地方贯穿。

两个街头,但是没有一个技术手段,那么证明我们已经到了街头这样一个准确的位置。

那天呢,我正好我跟家里打电话,我没去上班,找不到信号,跑了很多的地方去找信号。

我听到地下的那个声音,先是几声闷,后来呢,那一声是很脆的,我就跟他突然有问题了。

如果他在声音没地方释放的话,他声音很闷,只有他有空间的时候,他那个声音会突然的变了。

很响亮,我就感到不对,当我们下去的时候得逞,孩子工作面工作,他的包括所有的打孔任务还没完成。

而那边已经装填炸药已经爆破了,包括产生的那个岩石,巨大的冲击力,把德城这边的岩石是整个撞透了。

所有的飞石也过来了,他的上半身就出现了肉目。

哎呀,这个他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

他甚至孩子工作当中,大家798手的把他那个尸体既盛大一些东西撞在一一个车上,嗯,在拉的井口替身上来呗。 人在那个时候,人就变得非常的敏感。

哪怕是细小的一个风吹草动,你能感觉到?

把德强的尸体拉出来的时候,我就看到西边的那一轮落日他是非常非常红的,特别巨大,因为在整个新疆的平原地区,他们有一个特点,当太阳落下山的时候,天立马就黑了。

它不像我们山区啊,城市啊,还能看到这个太阳落日那么慢缓慢,就看到那一个落日,他在那个遥远的地平线上。

要落不落,要落不落,要落下去,心有不甘,但是又没办法。

终究是落下去了。

我们更早的时候,可能是某一个人的死亡,京津冀就是他的死亡。

但我们后来随着人人生的乐理的增加,有时候我们会想到一个人的身世,一个人的命运,想到非常非常多的事情,所以后来就是哪怕一个工友的稍稍的出一个事故。

对我们的触动非常非常大。 吴德,是我在克拉马伊打工的一个公投,他是我们色操。

靠近我们那个共同他就领导我们四五个工人。

我记得好像他老家是巴州那一代人,个子还是矮的,挺瘦的那种人,脾气是挺好的,所以他也特别勤恳他。白天我们去爆破结束了,有时候他会轮着一个大腿,整天整天的在那个框下面砸框。

为什么要砸矿呢?因为爆破下来,矿石有的挺大的,在朝下方溜斗的时候,经常卡住那个溜斗盾堵口下不去。

他要一块一块的砸笑,实在是砸不破的时候再让我们打恐爆破,这样他会节省很多的成本。

节省的这个利润呢,这个成本呢,其实就是他自己的,他就这样去挣这样一个辛苦钱。

嗯,他真的非常非常的,可说他最后出事的时候呢,那钱应该我觉得应该啊。我们给那个孔,每个石头打上孔。

他就把所有人导火索裁成那个一一尺长就三十公分。

其实因为你六十多个石头,六十多个孔,那时候手工打火机来点这个导火索,那是又需要有时间的,你不是那么顺畅的。

但是他会把那个炸药尽可能的让这个导火索踩短一点,这个可以让他给他节省一点成本。

当他点到最后的一个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时间转身跑的时候,那前面那个就爆炸了,炸药炸的时候,我们就在地面呢,动的一声,这个地皮会抖动一下。

但是鲍勃生起来的时候,人没有上到地表。 当时其实我们心里意境是知道他是出事的,但是侥幸我们还在侥幸的想,他仅仅是炸昏了,所以我们当时也是冒着浓烟下去那个财产浓烟滚滚。

朝上二百米的那一个通道就成了一个巨大的烟囱,我们冒着浓烟下去,所以他的上班身就被完全削断了。

整个被那个炮消沉了两节。

当然,我觉得如果不是这个事件,也有可能有另外的事件。

嗯,我总觉得人好像有自己的命运一样。

他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对自己这样客户所说的这样造成那个后果是在下面他死的时候,他有一个照片。

就挂在他自己那个屋子里,适合她和妹妹的照片,大概在一个仓皇的秋天,在一个山坡上照的后面是金黄的稻田。

我第一次见他时候,我就很仔细的看了这个照片。

后来他死的时候,我把这个照片就拿到我住的那个地窖子里面,因为地窖子里面很干燥,很被封。

我想着他的尸体早都破碎了,事故已经回不到家乡了。

他这个照片是他自己中外的一个照片,如果这个地窖子永远在这个照片,就永远在他会永远有一个安身的地方。

太阳会落,照片会褪色,血会冷。面对这些命运的必然,陈年喜无处表达的悲哀都化作了诗歌。

他说,在矿上生活的十几年写诗是一种生命的需要。 在克拉玛依矿上,大家把空炸药箱垫在底下睡觉。

陈金喜就趴在扎药箱上写诗走的时候卷取铺盖,下面是满满一床的石。 陈金喜在矿山写了230首诗。

很多都跟工友的死亡有关,被落实劈开了脑袋被钻干穿透了心脏被炸裂被摧毁。以这样惨烈的方式,陈金喜的工友一个一个离开了。

可是即使矿山愿意放过工人资本却不会。 陈金喜曾经去山西运城干活儿,那里有一个古彩矿坑在山顶上,里面全是绿油油的水。三台抽水机抽了一天一夜,水却一点儿都没下去。

老板后来命令陈年喜乍穿坑底,把水卸掉。

但山下的沟口是一个村庄突然爆发了,洪水会对对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不可估量。

所以陈年喜天装炸药的时候,留了一首只扎出了碗口大的洞。

代价时没过多久,陈年喜就被开除了,一分钱的工钱都没有拿到。 不仅如此,有的时候为了获得矿资本还会变得更疯狂。

资本它是带血的人,在资本的那个操纵之下呢,他真的有疯狂的因素在里面?

比如说,他有的是为为了获得这些矿,他用了很多不择手段的甚至是违法的手段。

矿山是非常非常多的,比如说两个洞口打窗来的时候啊,某一家看谁线下手为强,一零年也是在林包的朱阳镇使两个洞口打穿了两个洞口打穿了的话啊,这一方呢,请的是那个大道队,整个是年轻人,每人扛着一个明皇皇的大刀。

他们就守那个打穿的地方。

内方呢,它位置高一点,他用了另外一个手段,他大概买了一千斤的干辣椒,买了一百多斤的硫磺巴结,两个绊在一块点着之外,他用一个工地比较大的雇佣机。

从这个打透的地方,让他有一股强大的气流,把整个那个烟斗烟吹过来。 这个多元到了你的洞口呢,你所有的人只有车退,只有逃跑。

因为长不可长,只要空气能到底吗?这个烟都会到。

这个烟灰迅速的让你咳嗽,让你试着支脚,我也是在那里做工人呢。

他的那个浓烟一直吹在这个香道里,那个香道几千米深,差不多一个月都没办法生产。一个月工人都没办法进洞。

问那个是因为危险,什么因为缺氧,因为一氧化碳而中毒而昏倒特别晕倒的人,我们怎么办呢?

就赶紧一下子后把它拉出去,他就赶紧把他衣服拔掉,就上衣拔掉裤子,拔掉就留一个裤头。

就放在那个扎坡上。

就是在去厨房练练贴两桶很冷很冷的水当头浇下来,天越冷越好,让他吹,让他很和那个环境去对抗,就很多人是醒过来的,也有人就永远没有醒过来,他就脑死亡嘛。

这个就是为什么矿山有时候经常来说这个洞口迅速几个人,几个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为的这个互相的伤害造成的。

当然这个利润达到300%的时候,所有的资本家是可以杀人的,这个就是活生生的一个见证,人类的每进一步,每走一步,它都是这样盗光电影过来的。

真是不奇怪。

在矿上的十六年,陈年喜看穿了石头,也慢慢看穿了人心。

他写下过这样一句诗,劳动让人活得有劲儿劳动,让人死得放心。

而那些有幸活下来的人,却因为疲劳伤病和多年倾注在矿上的沉没成本,只能越来越依赖眼前的活计。

曾经写自己也想过转行,但因为诱饵失聪,颈椎错位,再加上常年被矿山爆破局限的技能结构,它已经无力离开。 陈金喜曾经还带过一个徒弟。

这个徒弟考大学只差几分,但家里出不起复读费,他就一个人跑到矿山,想挣一点钱回家复读。

结果他成了一名爆破工,再也没有离开矿山。

矿山像一只永远吃不饱的怪物,吞噬着满怀期待而来的人,夺走他们,转好了可能。

而矿山之外,矿工们还有病,要治有佳药,养生活的担子从来不会轻。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困局,越是贫困越要贫民做工而越拼命,工作的伤害和代价就越大。

矿山的那个生产线,它有内部的那个很灰色的链条,不是你想参与,或者是你有资本参与就可以参与的。

他们也没有这样一个条件。 我知道中国所有的矿区的老百姓,或者参加生产劳动的工人,没有一个是挣到钱的,是万家致富的。

他最后落下的不是死亡,就是残疾,就是一身病。

其实大家心里都非常明白,没一个工人,没一个参与者,他其实都非常明白。

我们说,矿山也是一个社会,它是那个时代的一部分,他也更让我们更加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自己将来的命运,包括自己现在的命运竞争对非常非常清楚的。

这个时候,人就变得无限的复杂,变得无限的敏感。 我那时候是2013年,我整整43岁,过完年一月份就去开采,一直干到干了差不多一年。矿洞呢,它是在一个山坡上。

长了很多的野桃树,花开得非常漂亮,有的桃树呢,它就长在我们的矿口上,每一次爆破,因为整个山体都会震动。

它会纷纷扬扬的那个桃花瓣儿或落下来。

有的那个桃花瓣呢,它会被风吹到我们香道里吹了很多,一直飘荡到我们住的公棚附近,一直飘荡到我们洞口附近。

他们飘得很远。 有一天呢,我下班时候已经下午了,太阳已经偏西,它所有挂的风都还是带着稍稍有点凉意,也带着暖意那样一种风。

其实曲导人身上很舒服,我从矿洞里上来到井口的时候,那就有信号了,正好就是我们穿着那个手机也想了这个呢,就见到家里电话就是家里我妈插出来食道癌也是晚期,这一瞬间对我打击是特别特别大,所以其实我们哪怕有所有的准备,都没有对家人这样一个心理准备的。

就坐在那个井口,看着那个满坡的桃花,在晚风当中啊,不停的凋落,不停的凋落。

我想说这个满山的桃花,你开的这么多,我家里院子呢,正好也有一个桃树。那时候我妈妈在线的我就想着,在这样一个桃花季节,在下桃花的人可能就要走了。 这个当时心情是非常悲切的,这个却是人生无常。

所以当夜呢?

就写下了这首炸裂纸,我先早晨起来,头像炸裂一样疼,这是大机器的额外控制,不是钢铁的错,是神经老了,脆弱不堪。

我在五千米深处打发中年,我把盐城一次次扎立,借此把一生重新走火。

我不大敢看自己的生活,他坚硬显黑。

有风稿的锐角石头碰一碰都会流血。

我微笑的情人远在商山脚下,他们有病,身体落满灰尘。

我的中年采用多少,他们的晚年就能延长多少。

我身体里有炸有三吨,他们是隐性部分,就在昨夜我岩石一样扎裂异地。 其实中国的现状可能走走,没背的现状都是这样的,老年大生命的延续。

是以儿孙辈的生命的消减为代价的。

是要他们的晚辈用其一种生命的博弈来换取的,所以我永远不能停下来,我永远不能去换一种活法。

我没有专升的资本,其实真的很脆弱,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一条路,也可能是某一天就紧绷的一根线,就突然绷的一身断了。

自己知道会有这一天弦泵段的这一天发生在两年后。

这两年间,陈年喜为了给母亲治病,忍着病痛工作,每次去矿上,他都会被这一大包咬,直到2015年。陈年喜病情加重,连站稳都很困难。

他才去了医院。医生告诉陈年喜,如果不做手术,他可能会在两三个月之内瘫痪。 2015年的四月八号,陈年喜选择接受手术。

而这也意味着他再也无法回到矿山。

但矿山留给陈年写的不只有颈椎错位,还有落满尘埃的肺2016年,陈年喜开始咳嗽,尾声里带着尖锐的金属声。

您可能也留意到了,本期节目当中陈年喜声音里的嘶哑,2020年,陈金喜确诊的陈肺病尘肺病有五年到二十年的潜伏期,从1999年冬天上矿山到2020年初春是整整二十年。

如果说颈椎手术宣告了陈年喜矿山生涯的结束,那陈肺病就宣告了陈年喜很多理想的破灭。

做爆破工的日子里,陈年喜跑过很多山川河流,都是为了干活儿。自从想着哪天有机会的,可以悠闲地去好好看一看。

但因为伤病,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但陈简启还在坚持写作,他说,今后人生的出路就在写作上。

他曾经写过一首诗,叫秦腔唱大悲,大喜唱大爱大恨,唱婚王,奸宁黎明,泪唱中梁,真列古今流,让你浑身湿透,哑苦无言,让你明白真情和犀利,只在民间,让你懂得活着,就是冲天一喊,最后这一句后来也被陈年喜用作自己的书名。

因为陈年喜一直记得,他和曾经的那些工友们在矿山上这么悲壮的喊过零六年,在南疆的卡拉克,林山山特别陡峭,寸草不生,几个月也拿不到工资。哎呀,都有苦闷,大家就打不完打麻将,一副麻将牌都打烂了还在打,还在打。

哎呀,某一天呐就有人唱小歌。 小哥其实是一个不吉祥的歌,一般是他针对一个死亡的人。

宋宗的时候会唱慢慢的,低声的唱,后来周围的打麻将的人呢,也就是那个说闲话的人呢,也跟着唱唱得很高,反正是各式各样的声音都发出来唱的老板心惊肉跳,他就会去走止,其实也走止不了,因为我们的山山和特别陡峭,也没办法打帐篷,大家就分别住在这个矿洞里。

所以大家在那个框洞里唱的时候感觉呢,整个就像大厅一样的回升。

哎呀,真的是很壮阔。

以后就大家一旦有一个开头了,他大家就不断的唱啊,就每天吃饭也在唱,干活也在唱,走路也在唱。

后来老板也没办法,他也阻止不了,反正我我干半年我,我觉得那后半年一直都在唱,后来我离开了,肯定大家还在唱黄金国金,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清理者自出的声音节目故事还赞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婚姻,孙泽宇?

实习生严静文,另外也要感谢纪录片导演秦晓宇对本期节目的支持,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59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