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困在孤岛、森林和海上
gezhong2022-06-07  287

也被困于意义、枷锁和系统 故事FM 第 572 期 疫情持续到今天也已经快两年了,最近又有了反复的趋势。 在这将近两年的日子里,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被困住的时刻,也许是在自家里,也许是小区里,也许是城市里。 那被困住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我想,这是一个疫情时代很值得思考的命题。 今天我们的三位讲述者,分别在世界上的三个角落度过了他们人生中被困住的一段日子,他们被困在孤岛、森林、海上,也被困于意义、枷锁、系统。 /Staff/ 讲述者 | Olivier 高阳 王起霖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林枫,佳文 声音设计 | 桑泉 混音 | 桑泉 实习生 | 闫敬文 王翼翀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Q Story FM Theme Music box 02 version - 桑泉(片头曲) 02. 纠结的秘密 - 桑泉 03. 记录每一个存档点 - 桑泉 04. Ashes In My Memory - 彭寒 05. 被镂空的意外 - 桑泉 06. 过错 - 桑泉 07. 谈论一次皮囊 - 桑泉 微信公众号:故事FM (ID: story_fm) 新浪微博:@故事FM_StoryFM 故事君:gushi_fm

我们被困在孤岛、森林和海上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疫情持续到今年已经快两年了,最近又有了反复的趋势。在这将近两年的日子里,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被困住的时刻。

也许是在自家里,也许是在小区里,也许是在一个城市里。 今天我们的三位讲述者分别是在世界上的三个角落,度过了他们人生中被困住的一段日子。

他们被困在孤岛,在森林,在海上也被困于选择加速。

和系统低幕,孤岛露营,其实那天的话我已经决定好要买房子了,因为呃,我决定就是在生活跟工作之间找到一个平衡,所以也呃,当天晚上大概在七点钟左右吧。我当时骑电瓶车去健身房的路上还给我母亲打了个电话,就说我决定要把房子买下来了。

然后我光挂完我母亲的电话,在一个路口左拐的一辆蒙迪欧就把我给撞飞了。 所以说,就是那一刹那的街时间太短了,你根本就不可能会回想太多。

当时在撞飞的途中,我只是想啊,难道这就是我的一生了?

我是olive,我33岁了。

我有很多的工作经历,后来因为阴差阳错,又仿佛是命中注定的一些经历,来到了菲律宾。又由于疫情的原因。

我在马拉巴斯瓜岛上生活了一年,至今30岁车祸孤岛漂流记人生的意义。这是第一个故事的关键词。 从这些词不难听出,这是一个很像成人童话的故事。

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30岁总是被看作是一个重大的节点,因为30岁之后的人生可能被事业,健康,家庭,婚姻等各种困局框住。

好像是注定是一个被困住,具有跌宕起伏的年纪。

今天的第一位讲述者oliver的30岁也发生了一些奇遇。

这一年,orliver决定买房安稳过日子,然后他的人生就被彻底撞飞了。

在那儿之前,奥利沃过着怎样的人生呢?

他学生时代迷茫忧郁,大学毕业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该做什么。

决定读研一转眼毕业了,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学到之后,做着一份自己不喜欢也不讨厌的工作。

这就是orliver30岁前的人生,但是不是听起来很耳熟,你的人生,我的人生好像都一样,就是这样安步就办的困顿。人生中总会有一些触发性的瞬间,我们会突然问自己,你在干嘛?

这是你想要的人生吗?

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华为。

但是我完全接受不了这种生活。

当时在海外待了呃,快要一年的时间,回到国内以后参加了一六年元旦东涌活动在深圳,我上午跟很多游泳就是参加了这个冬泳以后下午我就得到一个消息,就是上午我们有一个游泳,下午他又继续去下海。

就被从香港过来的一个小的游艇给撞死了。

当时给我的感触特别深,因为他是我第一次从我的身边开始发现人生可以这么轻易的逝去。

我应该怎么样才能更好的度过我这一生,所以说,我就自己就是决定离职。

当时我也就是呆过了,很多城市呆过了,国外呀,深圳啊,上海我也去过很多次,北京我也待过了。

我换了六份工作以后,我几乎要向这个社会妥协了。

很多人我认为是这样子的,因为他有了家庭,有了老婆孩子,他即使现在从事这份工作,他不喜欢他,也得硬着头皮去做下去,因为他是头上还有房贷。

还有各种开销,他要对这个家庭负责,任什么天生我才必有用啊。我这辈子要有很大的作为啊。我都开始已经妥协了。

哪怕你的老板你不喜欢,哪怕很多东西你不喜欢,可能这就是我的一生了。 时间线收回来,回到30岁这一年。

奥利文已经接受的平凡人生被一场车祸彻底改变了。 当时他从侧面把我撞起来,以后在空中我还记得我转起来了一下,然后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当时我的左脚就是那个骨头,是从肉里是戳出来的,然后我的左脚已经。

转到了另外一边去了。所以说,我当时我记得很清楚,我当时就坐在地上,周围围了一群人,然后我就抱着我的左膝啊,我就在喊,我就在说啊,我的腿,我的腿。

当时那个开车的是一个很年轻,那个小伙子就把我送到了当地最近的最好的一家医院,当天晚上就给我的公司请了病假,然后第二天他就把我给辞退。

但是我没有想到,三个月以后我能够下地走路,找到工作以后,房价就已经翻了一翻了。

所以说,当时就把我定居下来的这个心搞得智力破碎了。

其实这件事情,因为当时是我父亲去世,一周年还没有到,所以说我心里还是有点埋怨,为什么我的父亲没有在天上保佑我,但是当我再去回想这些事情,我觉得这正好可能就是父亲在在我即将要做出一些决定的时候,给了我一些提点。你想一下,我当时在空中转了一圈,我的任何一个部位着地都要比我的左腿着地。

要来得严重一点,左腿已经是。

嗯,能够想到最好的结果了,然后又帮助我去没有继续买房的这个进程,基本上说可以改变了我的生命的一个路径吧。 奥利沃尔不仅失去了买房的机会,各个方面越来越大的社会压力也让他开始觉得即便有经济实力。

也很难超人室外,所以奥利沃决定出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亲身去感受不同的生活方式。

一般的移民项目要花三到五年才能走完。

在等待的这段日子,however到菲律宾学习自由,潜水为宜,居新西兰做准备。

但在奥利沃已经办好了各种手续,开始畅想新西兰的生活的时候,他又一次从计划好的人生路径上越轨了。当时我已经知道我决定要去新西兰了,所以说,我认为我在菲律宾呆的时间可能也不会太久了。

甚至都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在菲律宾。

所以说,我决定利用这最后一次的机会,去到菲律宾比较出名的景点去旅游一遍。

呃,也是在一个丹麦的女孩儿的提议下来到了妈妈岛。然后当时在岛上来了以后,我发现妈妈岛就是一个人文环境特别单纯,然后自然环境特别的原始。

它又是远离喧嚣,远离这种大岛,然后它是就像一片固叶,就是飘荡在这个海上。

然后因为我在心里其实还是有一个小的梦想,就是小时候看卢滨逊漂流记吧,就是一个人在荒岛上求生的这么一个比较奇特的一个经历。所以说我也一直很想体验,想看一下自己的能力在野外能够有怎么样的这种生存能力。 所以说我就赶紧把我的帐篷啊,又借了一把鱼枪又来到了呃妈妈岛。

但是没想到就是因为疫情的原因,新西兰也开始封闭国境。

在这个过程中我才知道就是去到新西兰的这个想法可能又遥遥无期了。但是我当时?

已经在妈妈岛的一个沙滩上了,这个过程中,其实我的想法应该说没有特别大的涟漪,就是这么多取得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以后我已经开始习惯于事情不按照我的计划这么顺利的执行下去的。

所以我决定一直住下去,知道我能够离开妈妈岛的话,他其实就是他已经非常远离这种繁华的都市了。

但是我选那个地方的话,就是你穿过长长的沙滩,又爬过一个小的一个山坡。

然后藏在一片丛林里面的一个露出来的一个小沙滩,可能有50多米长,我觉得特别符合我的预设。

妈妈岛在菲律宾的边缘,而orliver又在妈妈岛的边面。 这片沙滩人迹罕至,环境原始满足了一切。奥特尔对鲁滨逊漂流记的想象。

但只有环境是不够的。

当时奥利维尔带的所有装备中,鱼枪算是最重要的一个了。

因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Olive吃饭全都靠他了,精通潜水牢那边儿对自己有十足的信心。

但没想到的是,在第一次捕鱼的时候,这份自信就被大海摧毁了。

大概在早上五点半到六点钟的时间,当时天灾刚蒙蒙亮,视野不是特别好,我就一个人就在帐篷前面的沙滩就下海了,然后就尽量的想往前游嘛,因为想到比较深的一点,可能会看到大鱼的概率大一点。

可能过了一个小时以后,我突然发现我好像离岸边越来越远了,就是好像已经天亮以后发现这个距离已经超乎我的想象了。

这个时候我就开始想要挣扎着往回游,但是这样基本上就是在耗费你的体力,因为当时大概是早上七点多吧。后来我才知道,七点到八点是那片海域洋流最强的一段时间点,就是你根本就不可能耗得过洋流。

当时我就特别的绝望,因为我当时能够看到海底的鱼都躲在了珊瑚的后面,然后有些海草啊,就像幻灯片一样。

就从我的身下就这么被飞过,然后只有我。当时我就觉得我很痛苦,因为我不能像鱼一样躲在什么东西的后面去抵抗洋流,我就只能挣扎着靠自己的体力去抗衡洋流的这个力量。

我当时费尽全力,我只能保持在原地不动,就是你,只要稍微停下,不由你就远远的,你就被吹走了,当时就特别的绝望。

可能有一二十分钟吧,然后我就已经被吹得很远,然后当时就是我想啊,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我就想那我就放弃。然后我就看自己会不会比较幸运,然后能够看到路过的渔船啊,能够把我搭救上来吧。

但是这种想法可能在我脑海里就这么闪现一下,就又被我取打消掉,因为当时特别早,基本上周边都看不到任何渔船。

然后你又是往很远的地方去飘的话,遇到渔船的概率,我觉得太低了,然后最后比较幸运的就是看到了一片礁石。

可能就三四平方米吧,当时我就拼尽全力的去靠近教室去游。

我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把我自己用绳子挂在礁石上面,然后我自己躲在了礁石的后面,但是我又担心就是绳子会在前面被擦断,我自己看不到,所以说我。

而且这种反复的被海浪拍打在礁石上还是蛮痛的,所以说我就决定挣扎着爬上去,然后那个教师上他全是这种锋利的,像刀刃一样的这种切割面会穿过石衣扎到肉里面去,然后你也得忍痛的爬上去。

在教室上大概休息了,20多分钟吧,我体力也恢复了,然后杨柳也开始变弱了,最后就挣扎着回到浪漫边。

呃,我把尸衣脱了以后,才意识到身上有这么多的伤口,大概有十多处吧。我粗略了算一下。

包括背上啊,腿上小腿上大腿上啊,胳膊上昂之中,嗯,当天晚上,其实我只是觉得啊,大难不死我回来了。

因为我每次去下海,我都对自己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就是好像自己在海里这种上下驰骋已经。

无拘无束,然后没有人能制约得了我这种感觉。

但是登岛的第二天就发生这样一件事情,可以说重塑了我对大海的敬畏之心,我觉得也是这种感觉才给了我这种一个人到荒岛上就生存的这种感觉。 尽管只是登岛的第二天,奥利沃已经感受到自己心态的变化。

他觉得自己淡然了很多,但老天对奥利沃的磨练还没有结束,大概在七八天之后,因为伤口感染。

奥利沃几乎不能动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菲律宾各个岛屿也六续开始封闭。

一时间,oliver的处境变得很危急,越来越流脓啊,然后伤口越来越溃败啊。

这个是让我有点吃惊的,我身上从来没有伤口感染,就是我印象中没有这种场景。

但是后来我了解到,就是在岛上是非常非常普遍的一件事情,就是可能这件岛太原始了。 然后我又了解了一个情况,就是这个岛在三天以后要封岛。

所以说我当时有点急啊,有点着急了,因为这个岛上甚至至今为止都没有一个医院,所以说你想去处理伤口很难。

而且当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的签证要续签,综合考虑以后,我就决定要到那个书去处理伤口,顺便延迁签证。

但是拖着伤病的身体刚在宿务处理完伤口和签证,奥利文就听说妈妈岛的风岛时间提前了两天。

也就是说,如果今天不敢回去,奥利沃就回不去了。但如果再次回到妈妈岛风岛之后,他就真的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古岛。 回去还是不回去,Order得做出选择。

最终,奥利沃决定回去,因为花了30年,奥利沃尔才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想完成孤脑求生的梦想,这就像是一种自由于求困的辩证。

后来,每当有人和oliver聊起他因为疫情被困孤岛的时候,oliver都会反驳说不是疫情困住了我,而是我主动选择了妈妈到当时已经封倒了,然后我那段时间又不能下海了。 整个岛大家是都不允许出门的,包括北部的沙滩都已经是有每天都有警察在那里坐手了。然后我一个人是被封锁在沙滩上。

其实我已经很满足了,那个时候大概可能七八天这样的样子吗?我记不太清楚了,反正我后面愈合了,以后基本上我就是每天都下海最多的时候一天从早上八九点就是洋流过后89.1,直补到下午两三点。

中间我都不吃饭,就是一直在海上飘着,大约在这段时间就是我也恢复了跑步,然后也在岛上,就是用木头啊,用用海滩上的石子啊,然后去自己做了一些简单的健身器材。

所以说每天的话,如果我不去打鱼的话,早上我就会健身。

然后晚上五,六点钟的时候,也是我跑步的时候,跑完步的时候,刚好是夕阳落下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坐在沙滩上,然后边拉伸边看夕阳,我觉得这是我最享受的时候吧。

如果你抛开物质条件的话,其实精神上的生活是蛮自得的。

有一次是这样子,就是也不是有一次吧,有很多次,因为我在沙滩上就是你坐在夜空的沙滩里,你只能听到大海的拍打声音,然后这个时候开始有一有一束,你是先看到闪电,它是很亮丽的,它基本上照亮了整个海面,你知道吗那种感觉?

然后,紧着你在听的轰隆隆的雷鸣声音,我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去看,然后你会更加的在意自己内心的这种满足感。

反复你是唯一的观者,就会觉得很值得妈妈岛的解封日期,一言再言,从四月拖到了六月,但因为内心坦然,不需要焦虑,即使生活在沙滩上,奥特曼也总是睡得很踏实。 从2020年3月11号到五月31号。

奥利沃在沙滩上露营生活了,足足81天之后,妈妈倒接风了,她终于可以搬离沙滩了。

但就像奥利沃选择了妈妈岛一样,好像妈妈岛也选择了奥利沃,他决定继续留在岛上,他还有很多事情想做。

最后,奥利伯尔在岛上的流浪动物收容中心做个义工,组织过岛民一起捡垃圾做环保。

因为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岛民的生活越来越难。 Olive帮他们办了一些在线英语课。

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帮当地人解决就业的问题。

直到今天,奥利文仍然生活在妈妈岛上,只不过他早已经不是被困住的状态。

这可能是命运给我的另外一种安排,就可能是我觉得我死过很多次了,就是焦虑啊,对于未来的恐惧啊,这种这种心态我曾经经历过到我现在就是完全的走出来。在非常低的生活成本的情况下,我可以获得我精神上的很多的愉快,就是奴婢记漂流记的这个愿望已经达成了。

目前为止我这30多年。

的人生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你永远都不要计划太多,因为变化永远都来得比计划要快。你只能在变化中反复的靠近你的初心,去找到你人生的价值的意义。

但是对于我本身来讲,我认为此时此刻在菲律宾,在这个孤岛上,我所做的这些事情是我能够想到的,能够发挥我人生意义最好的一种方式。 第二幕,困在钢果金,大家好,我叫高雅。

湖北人在钢火机五矿业公司做一名电器人员,2019年。我母亲查出了癌症之后,我爱人也没有上班,一直在家里面。

照顾我母亲,还有孩子,直到2020年,五月份我母亲出事,把家里的积蓄花光了,然后我也知道了。

也是既也是需要急用钱的时候了,因为我家里面田地也没有,也没有重的。

比如说早上一睁开眼就是需要钱的时候,哪怕是1cm,也是需要用钱买回来的,然后就想着这样也不是办法,不如出出来拼一年,赚个十几万回家。

这不是高阳第一次出国务工?

2015年,他就到印度尼西亚打工。

本来这次他也打算去印尼,但印尼的疫情爆发过去不现实,一个偶然的机会。高阳听说钢果基因有一家中国矿业公司在招工。

他做了一点研究,发现钢果金地处非洲地广人,稀气温高。 赵公的矿业公司有自己的园区,又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相对比较安全。

于是他坐了20多个小时,飞机抵达了非洲刚果金。 我们一下飞机了之后,我们的护照就被人收走了。

心情当时有点糟糕,因为我不知道那个黑人是谁。他把我的护照收走了,收到哪里似的?

当然,心里肯定是有点恐惧,从非法没收护照开始,这家承诺高工资高福利的矿业工厂开始露出不那么光彩的一面。

高阳的工作是电器维修,负责维护场内的电器。

经过简单的安全培训,高阳就开始连续值大夜班。 他的夜宵只有冷馒头还要收费。

我主要就是晚上他没给我提供吃的,而且那样的馒头。

我第一个夜班的时候,我想去拿别人,说这馒头不可以随便烂拿的,拿一个馒头就要扣50美金。我一想,我以晚上的工资也才就300多块钱到400块钱左右,所以我就不敢拿。

这个公司有一个制度,它就是要形成一种针对化的,不对化的管理。

每个月一号由总经理亲自带队检查每个宿舍的卫生,只要不达标的直接考核十美金到20美金以上尚不封闭的员工用餐的时候,比如我打饭,我吃不完了,就是那么一口饭。

比如说我倒掉了,如果是被拍抓到的话,直接是考核100美金600多块钱的人民币的工资就没有了。

而且我在钟头,我还遭入了,被别人踢过,当时我没站好,我没站好,他就直接过来了,他们干好就这给我了,给了我一脚。

我们也从来没有这么有这么过的压力。

但是我到这里来了之后,我感觉就是压力重入泰山经济上的压力,精神上的压力更一座山一样压在我头顶上。

因为长期熬夜高压力,再加上吃不上饱饭,高阳的胃粘膜受损时常感到不舒服,有的时候会痛到晕倒在床上。

我当时是纹了,在床上是纹倒了,后来疼醒了之后,我就是我爱人,给我发微信,我都不知道,他说,我就知道你会出事的,他给他发了那么多信息,你都没回,我只能骗他。我说我过得还还好。

当时就是不舒服嘛,心里很很压抑的。

我说我你,你不要担心我了,我在家里面把孩子照顾好。

把自己照顾好我,我的家里也没有没钱用。

他说,孩子的保险快要交了,直接马上孩子要开学了,我就想,我必须要拿到钱。

我就这样一直忍着,一直忍到八月七号,还是八月八号,就要在晨晨问了一下,我说人不会饿出问题来的,有一些整个过期的语言给发出去了。办公室闹的时候我就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然后我就在食堂说的我这都是出来挣钱的。我说没必要这样,中国人跟中国人我都是家里有困难,不然的话,谁也不会万里迢迢的来到非洲钢尾金这里来上班。

然后他们就跟我说了他外兄弟啊,不要再说了,你已经被判刑了,我明白被判刑是什么意思了?

可能我这个话说得比较直接了,然后就把领导给得罪了。

高阳大闹办公室和食堂之后,处境也并没有变好,特别调离了原来电气维修的工作岗位,匠心到了保安部,负责进度围墙外的当地人挖排水沟。

除此以外,高祥感觉他在这个工厂里处处被人针对。 后来我我又换了一次宿舍,换了一个三号软,那个三号软,是晚上用那个铁链子锁门的。我当时心里想,你这公司是想干嘛的。

你万一这个宿舍楼发生了火灾,那我们工人会往哪里逃啊,逃生啊,我这你这是把我们当犯人一样当囚犯一样对待呀?

但是那那种宿舍楼,有人已经阳性了。

这是别人亲自跟我说的,他说,哥们儿,不要给我接触,把口罩戴好。

我现在已经确诊了,我就下地着心,我就要逃走了,因为我知道我有可能会被真死在那里,所以我就当然心里想到,就是我必须要走。 高阳在公司群里大闹的时候,很多工友担心会被针对不敢发生,但有一个已经逃出去到新的工厂上班的工人通过微信联系到羔羊。

告诉他,曾经也有工人逃出去过,他愿意帮助高阳逃跑。

于是高阳就一边监督挖钩,一边规划着自己的逃跑路线,一边算着发工资的日子。 终于那天到了,然后等我回到我的宿舍之后,就是那个有铁链子,是我们的宿舍。

然后他就跟我说,他说,你听我安排下面的人,那个人跟我说,你从这个?

把宿舍楼的后面绕到这个宿舍楼的那个厕所,他说那里有一道梯子。他说,你从这个梯子上面爬上去。

我原来从来不知道有这个地方可以逃出去。

第一次我准备从那里走的时候,有人过来了,我就没有逃走。

我怕被发现了,我就用溜回来售车。 那第二次的时候,我看见没人,正好公司也停电了,因为非洲这边经常停电,大概停了四五分钟。

我就从那个地方绕过去了,当时是下定了决心,把牙医咬直接就翻上去了,我就赶快爬上来梯子,然后把铁丝网踩了呢。

这个墙有四米高,直接就跳下去了,什么都没想。在我跳下来的时候,我的手还被铁丝网给扎穿了。

然后我就顺着那个围下后面的一条沟,然后慢慢的爬到那个头堆上面,然后再爬到路上那个车来了,然后就接照我了,那个人就会说,你现在安全了?

也累下来了,哭了。

我当然想到我能离开那个地方,但是眼泪只在流下来,逃到了另一个新的营地。高阳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几天。

员工厂没有解除他的劳动合同。

新的工厂虽然因为用工紧张愿意接他出来,但也不敢承担这个风险。

他们只能把羔羊送到了树林里的一个集中箱里,让他先避避风头。 高阳想,也许只需要多几天,没想到这种没水没电没食物的日子一过。

就过了一个星期。

之前这个营地有中国人在那边住过,那旁边有种的有那个野生的番茄,所以我找到很多小番茄,然后再看到一些小香蕉树。

然后就开始吃这些东西。

白天我就找他吃了之后吃,然后就喝一些那个叶子记录下来的漏水,把那些漏水就挤在一起那样喝,前两天够吃。

后面这话我就初开始找香蕉了,然后还找了一些芒果芒果树比较多,一个树上大概有几十个芒果吧,但是没有成熟。

我只能把它先打下来,放在宿舍里边,阴干了之后就有点变黄了,就可以吃了那些芒果不停过也没办法,只要有水,有这些吃的就行。当然想的就是这样,先把命给保住。 晚上我就在那个西装箱里面,用钢琴把那个门儿一堵,然后就在里面睡觉。当时入到那个冰雹的情况是我看到冰雹看到下雨下的很大,我躲西装箱,里面西装箱是钢铁,铁皮子砸在那个顶上,就跟机关箱的嗯,扫纸站一样噼里啪啦的不停地想,然后打下来的就是像冰柜一样的东西。

当时很可怕,因为一个人在集装箱里面肯定是会害怕第一,怕把集装箱给打穿了。

第二怕野兽进来了,把门给装开了,吃的喝的勉强还能解决,但是用电却不能自己解决。

不过高阳发现他躲的集装箱附近有一个当地人驻扎的营地。 过了好几天了,我手机就没电了。

然后我就出营地,他们黑人营地可以用充电保充电,然后他们就用把我的充电宝拿过去了,用他们的手机的收租线。

给我的充电宝充电,然后我没吃了,他们就给我买的这边的饮料,其实他们的工资也挺低的,一个月好的话也就两300的美金就是相当于2000块钱左右的人民币吧。

我听他们笔画的意思,好像是之前也收拾,就是帮助过,就是诺滥的中国人,他们说他们给我说的Chinese ok good。

用简单的那个给我说的。

他说你好。我说你好。他说,你怎么拿我说我在这里?

罗大娜,他说,好你,你等一下。我代理出一个中国人的地方,那个人有车,他就把我又拉到了我之前就是我讨出来的那个影帝上面最后这个工厂也没敢留下保养员工厂。在刚果金的势力太大,高阳只能离开那里。

高阳的爱人听说他的遭遇,希望他能够回来,可面对着国内的防疫措施,高昂的飞机票,家里没有钱的窘境。

高阳根本没有办法回来。

他只能困在国外苦苦支撑,直到回家的那一天,因为现在家里面也没钱,也筹不到钱。

这部刚好尼日尼亚那边有一家公司,他看中了我的技能,就把我就是聘用过去。

我,我想我是这样想的,到明年估计飞机票就要便宜一点,不会像在现在五六万,那时候就手上也有点钱了,家里也没什么负压力了。

我那时候可以自己就买飞机票回去了。

我,这我这你在家里边把孩子差不好就行了,我等着我回家。

第三幕,困在海上的人大家好,我是王麒麟,今年21岁,来自山东青岛十几年。海源。

刚开始我觉得这个行业就挺酷的吧那一种,因为我之前也看过一些相关的一些电影,像大家都比较熟悉的那种泰坦尼克号,或者说加勒比海盗的这种就是都是在船上发生的一些事儿吗?

觉得坐船其实还挺酷恩。

我是高中刚毕业那年,十八岁,接触到这个行业,然后一直到二一年,现在也有三四年。

我好像发现自己对这个大海没感情了,因为天天在上面嘛。如果按1年来说的话,基本上七到八个月都会在海上。 就比如说一个人喜欢吃糖,他天天吃,那也有够的时候。

老见了这个东西,就心里边儿心里边就有点麻木的那种感觉了,尤其是从第二条船开始了,就越来越觉得这个。

船就好像一个海上的监狱一样。

王启林在海上的七八个月时间常常没有信号,他说感觉就像是被流放一样,因为一次传承时间长,他会错过很多重要的时刻。

重要的人。

这个朋友是一个女的,两个人联系了很长时间,然后他当时就是一直也想看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试一试。 然后我上了高铁像目击地去的时候。

他当时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问问在哪儿?

他说,我在你后边儿那高铁追你,他就跟我说,要不到站了以后你等我一会儿,咱俩见个面儿,我跟你说点儿话,然后我说可能有点儿来,不太接他。这个船是有船七的,就是说你这个船定好了几点,要离港,他就是几点走。 如果说因为你个人原因,延误了你这个船的开行时间的话,这也是属于公司挺大的一个损失吧。按一般来说,也不会允许你这样做。

然后因为我是和另一个船上的,同时我们一起商量好了,然后我俩到了站以后就直接上车。

然后他就给我发微信说怎么你也不等等我,我说没办法,要不然下次再说吧,然后就这样就错过去了吧。

后来我自己也想过这个事儿,就可能如果说当时见了那一面儿的话,就可能也就不坐船这个航阳,但是后来就就没赶上嘛。

因为被困在海上而错过的爱情,错过了亲人的婚礼,错过了和意外去世的朋友见面的最后的机会。 所以麒麟想要回到六地上重新生活。

但从学校一毕业就到了海上生活的麒麟,对于六地上日新月异的生活感到有些迷失。 上次在地铁站了。

我知道地铁这个东西是啥,但是当时就是一直没做过,当时去了以后就拿出手机来对着他那个屏幕,我以为它是微信支付的那种吗。

然后就缓过来缓过去,然后也没啥反应。然后我就觉得这可能现在都是有人脸识别,这会不会是人脸识别这个东西。

然后我又把脸凑上去晃了几下,然后也一直没啥反应。

后来就是他那个工作人员也看我得看了将近半分钟吧,就是那种关爱智障的那种眼神儿。 然后他就跟我说说,不应该喊。

你这年轻人,咋不知道这东西咋弄的。我说,我说,我可能是因为工作原因嘛,就不再六地这些东西一直没有尝试。我不知道他应该怎么弄。

然后他吧,也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不在六地,他们在哪儿在天上了。我说,不是,不是我说,我一直在海上。

请接触不到这些东西。 就我们这个行业吧,它里边儿有这么一句话,就是坐船那个东西坐的时间越长,可能你想回六地,能回去六地的几率就越小。 麒麟的技能不容易在六地上找到合适的工作。

他也和六地上的生活越发脱轨,想要从大海逃走的麒麟。

发现他已经习惯了海上的生活,突然离开大海,会感觉心里缺一点儿什么,只能转身重新向大海走去。

然后刚回来的那段时间,因为在船上的时候就特别向往,回到六地,然后但真正回来以后,啊,那天朋友开车来客栈接我。

当时我俩走了一个桥,当时就看着这些建筑。当时我就跟他说,我说不知道为啥看到这些建筑,突然觉得心里边儿没有安全感发慌的那种感觉,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

旁边太安静了,就静得越来越吓人的那种感觉,睡不太着,但是在海上的话,你可能听到这个浪。

或者说海一次一次拍你船壳的,那个时候你可能很快就睡着了。

然后那天晚上自己背着包,然后带着一些喝的,就是又去了海边的那个地方,坐在沙滩上就虽然说晚上看不见。

但是就听见他那个声音,就觉得心里边儿挺踏实的。

之前我和船长有一次闲聊,就是我还要下船休假,我也挺开心的嘛。我说。

说,我说,船长,我马上休假了,马上就脱离酷海了。然后船长就他也不是说特别高兴,就是很平淡的说了一句。

说这个东西其实也没啥,可太开心的就是你下船的那一天,其实也是你上船的那一天的开始,反正你总是在这个圈里面,你逃是肯定逃不出去。

现在想想还是挺有道理,就有一种被困在这个圈里边儿困在海上的这种感觉。 嗯,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不是爱犯。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林风佳文制作声音设计,丧权婚姻,丧权实习生,严静文王逸冲,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599.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