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2 第一次如此亲昵的接触,我有点
gezhong2022-06-17  110

@波姐说: 我是波波, 今天额外给大家介绍一下, 历史上的龟兹国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晋书·西戎》中写>> “龟兹国,西去洛阳,八千二百八十里,俗有城郭,其城三重,中有佛塔庙千所。人以田种,畜牧为业,男女皆翦发垂项。王宫壮丽,焕若神居。” 就是说, 这真的是一个美轮美奂的。 好像神仙居住的一个地方。 大家肯定对今天提到的, 奇特寺传说很感兴趣, 其实也是历史上真实的史料记载。 原本啊, 这是一个言情小说, 佛学和史学只是用来铺垫, 只是因为男主的原型借鉴了那么一个大的高僧, 所以就一点都不敢马虎啦! 世间哪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vol.12 第一次如此亲昵的接触,我有点

您现在收听到的是不负如来不负妻。

作者,小春波衣波波颜值高制作小虫第十二集玄奘大唐西语记中说,秋词渠之国,东西千余里,南北六百余里,国大都城州十七八里。

如今我正站在这周十七八里的一段城墙上,极目远眺,开阔的视野中,远处的天山连绵一片,田山脚下是极规整的田字状灌溉农田被雪覆盖着,露出一团一团的黑色。

今年的大学降了那么多日,真是上天眷顾秋词。

他眼望天山,说话时吐出丝丝白气。

我没明白过来,探头看身边的罗石,他微笑着解释,修辞干旱缺雨,只有冬季严寒降雪,多来年血缘才充足。

对啊,这里一年四季下不了几场雨。

灌溉都是靠天山融雪,雪水融化汇成计结合,只要有水流过,便能耕种,而没有水的地方便是戈壁荒漠。

西域诸国面积都不大,也是因为这个地域因素,突然记起求此,每年都有盛大的苏幕遮,就是起寒节,这个节日就是祈求冬天寒冷天降大雪而来。

唐代传入中原,成为唐时的一个重要节日。 那每年的起寒节,什么时候开始呢?

我兴奋地想,一定得去亲眼目睹一下,每年七月初,太好了,我一定去参加。

我搓手伸到嘴边和热气瞄一眼他。

你陪我去好不好?

他愣了一下,转头看天山,半天不言语,不会吧,参加个节日还要考虑那么久呀。

不行,我就让扶沙踢婆带我去爱情沙弥十届之一便有梨歌舞戒,我是不能去的,仍是眼望天山声音,听上去干巴巴的。

有些无奈,我也愣神儿了。

难怪他昨晚听我唱歌,都要下那么大的决心,想起昨晚无意中让他破戒了,心下着实不安,苦着脸说,嗯,对不起,我对佛家纪律不熟,背不出来。

这样吧,你把要遵守的十条戒律都告诉我,我就可以小心些,不让你做迫切的事。 他沉默一会儿,低头看脚背。

终于轻声说了出来,前五戒为不杀生不偷盗,不妄语,不饮酒。不这些戒律。泰尔熟不解地问他,这个是居士兽的五戒吧,在家居是受武戒沙弥戒只有一点不一样。他的脸突然又红了,不知道是不是寒风吹的,迈开步走向最近的一个别度,我赶紧跟上去。

居室五界里是布鞋,而沙弥十届则是。不,他不看我,眼睛只是盯在高起的蝶舵上。

哦,我恍然大悟。

也就是说,居室可以有婚姻内正当性关系,而沙弥则不可以有任何性关系。 看着他绯红的脸,可能是这个关于性的戒律让他尴尬,赶紧嗯哼一声,向他打听后面五戒是什么。

我们下了城墙,他带着我继续走。

一边向我解释另外的五条借力离高广大床界,意思是不能坐又高又大又非常讲究的椅子和床离花市相满界,只不在身上涂抹或装饰有香味的花环。

呵呵,这完全是印度的习惯吗?

离歌舞界不能看歌舞表演,这个他刚刚跟我解释过,离金宝物界这个好理解就是不能有金银珠宝。

离非时时境必须严格遵守过五不实。

嗯,这个我倒是早就知道,并且观察到了这么。一边说,一边走来到了都城西门外的大会场,通往会场,道路两边立有巨大的佛像。

足有四五米那么高,气势恢宏。

要是能保留到现代,会是多么壮观的遗址啊。 罗什告诉我说,这里是召开五年一大会的地方。

他解释说,五年一大会是佛教习俗,由信奉佛法的国家和国王,每隔五年召集大会,倒是不光高僧云集,无论是否信佛都可以来。

在此期间会有各种各样的活动,如奖金,汴京,施舍,斋贡等等费用全部由国王提供。 我明白了,告诉他中原地区也有类似的活动,叫无遮大会,无遮。

就是无遮无盖,无论信仰,什么都一视同仁之意。

在大会场里,罗石静静地等我测量画完平面图,立体图得画那些佛像我画人像的本事太差,也不好意思。老要罗石等着。

就想着以后再来细化罗石带着我往会场西北方向走,是一条不太宽的河,已经结冰河,对岸有一座宏伟的寺庙。

我们要到那里去参观桥,在很远的山坡上。

为了省事儿,我们打算从冰面上过冰,虽然已经结得很硬,但我从小在长江以南长大,北方孩子冬天必备的滑雪技术一点儿也没有。

战战兢兢在冰面上挪不出脚,一只指节细长的手伸到我面前,我赶紧握住温润,带着有些如诗的手牵着我。

小心的前行,我死死盯着脚下的丁印,生怕自己掉到窟窿里去。

好不容易到了对岸,许口气想抬头对他道声谢,却突然惊恐地发现眼前出现了几片黑色斑点。

他的脸在斑点中模糊不清。我大叫一声,罗石,我怎么看不见你了,感觉有只手包住我的眼睛。

另一只手扶上我的肩膀,我被轻轻拥进一个瘦削的怀抱,引到一处可以坐下的地方。

别急,闭上眼一会儿就好。他的气息吹见耳朵,有些痒痒。我最怕耳朵里被人吹气,赶紧偏头却撞上他的下巴。 我们同时闷哼出声啊,疼吗?

我们居然同时开口问对方。

我愣了一下,不愿去细想自己伸手去揉头顶被撞的部位,一边疼得嘶嘶出声,我都那么疼,他也应该撞得不轻,却是闷声不吭,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片刻,他才开口,是我不好,应该提醒你,莫要盯着雪太久,耳里又飘进令人酥痒的轻微气息。

这一次我却不敢再躲了,安安着掩饰脸上的热议。

罗石,哦,我不会瞎了吧。

不会说是不会,可为什么声音有点发颤,一下子慌了神儿,拉住他的宽袖,急急地问,不要是真瞎了怎么办?

他的手仍然附在我双眼上,另一只手臂急轻地扶住我,只是这样轻轻地碰触,也能透过棉衣感觉出他过于牵手的手臂。

他还是闷闷的说了句不会语气,却不再像刚才那样带丝铲音,心下疑惑他到底怎么了。坐了一会儿,他放开手,让我争议。

纯净,略带稚气的脸渐渐地由模糊转清晰,双眸清亮地看着我,一脸关切,也一脸潮红,如此近的距离,那汪深不见底的潭水。

倒映着有些呆滞的我,一瞬间好像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出一个不规则的强音,猛地站起身,我没事儿了,走吧。

他仿佛突然醒转,素的向后退开,脸上的红潮将麦色肌肤掩盖住,连埋入衣领的脖子部位也一片绯红。 想起来,我们还是第一次。

有这样亲昵的动作,别说他了,连我都不知道连往哪里搁。

我站起来,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

他愣一下,快步跟在我身边,脸上的红晕许久未退。

我嗯哼一声,一本正经地问他,嗯,这是什么寺庙?

他抬头吻一吻气息,平静地回答,阿奢,李四,还记得吗?

我教过你,阿奢里就是奇特。

为什么叫奇特,先代有一王重佛,要远游瞻仰佛记,将国事浸托于王帝王。临行前,王帝教育王一个金霞叮嘱王须回来后方可开辖。代王回国后,有人告发其弟晦乱宫中,王震怒将王帝入牢,是以重刑。王帝便提醒王开当年之侠。

王便打开侠,仍不明白,问皇帝到底是何物。

他突然停了下来,把我的好奇心掉得高高的是何物啊。

他仍然知无脸上的潮红未退,又添一抹莫名其妙的红。 哦,我想起来了,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里好像就有这个记载啊,是那个王帝的生殖器,对不对?

我兴奋地搓手,我居然能比玄奘早两百年看到这座奇特寺,这弟弟真厉害,他早遇了到有人会害他。

这种事情又说不清楚,索性就自宫当太监,保了自己一命。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不过这代价也真是太高了。

他怪怪地看我一眼,可能被我毫不顾忌地谈论性问题吓到了我尴尬,收住笑,那,然后呢?

王帝对王说,王昔日远游地变孔,会有谗言祸害,不得已想出此法。

如今果然印证了。

王申爵惊异,愈发爱惜王帝,让他出入后宫无障碍。

王帝一日路遇伤人,赶了五百头牛,欲去淹牛。 王帝觉得是自己的夜报,动了恻隐之心。

以财宝熟了牛群,此后王帝身体渐渐恢复,未免再被贱人所害,王帝便不再入宫。

王很奇怪,问王帝为何不再入宫,才知道事情死没王以为奇特,故下旨造此寺庙,已有三百余年了。

我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真的有这回事儿吗?

那个咚咚真的能长回去吗?

是不是那个王帝当初根本没有哥啊,要不就是梅哥彻底。

他板起脸,双颊还是潮红,可声音却很坚定。 王帝熟牛机架的功德,佛陀以大词碑立,使其复原。

怎会使王帝故意欺骗呢。

正是因为这段美记传方后世,所以这里高僧大得辈出,常有远方的僧人慕名前来学习,国王大臣皆勤力供养三百余年,香火育盛。

若不是佛陀感召王帝之德,非佛力,如何能解我排排自己的嘴巴?

怎么可以伤害他的宗教感情这件事儿也实在很难解释,当事人不在,又不能检查,也就宁心其友啊。

我们说话间已经来到奇特寺的大门口,门口的僧人看见是他早就通报主持。

我们还没进入大典,主持带领几个高阶和尚已经迎了上来。 元坛之间那位年事已高的主持神态却甚是尊敬。

我听得他介绍,因为汉师开春儿便要离开,今天特地带汉诗到秋词四处走走,主持立马做出欢迎的样子,亲自带着我们一一介绍了起来。

这个奇特寺啊,比王心寺大多了,因为那个奇特的故事,信奉的人很多。 殿堂亭宇宽敞,佛像装饰精美,壁画也细腻繁复,一路细细参观。

不住赞叹,心想,爱不知可不可以允许我来临摹壁画呢。

看完一圈儿,我不太好意思地提出,想去解决个人问题,主持,让一个小沙弥带我去,我不想让个男人等在门口,就叫那个小沙弥回去,我自己可以走回大殿。

从茅房出来往大殿走时,在一个拐角处突然听到两个僧人在八卦。

有提到罗石的名字,我心一动,放慢脚步,偷偷凑过去听。

两个人用涂火裸语交谈,大部分都被我听懂了。

那个鸠摩罗什竟然攻当然带年轻女子来礼佛,还是个汉族女子,说什么汉诗居然拜女子为师,谁知道真正什么关系呢?

哎,他身份与我们不同。

自然可以无事借归,谁敢责罚他呀。

手工精良,还有转软服饰,倒影晚安,谁让我等没有国师为父公主为母呢。

但他无视戒律,每天外出寺庙,也不与四种言连早晚,可也是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仗着无人敢管他。如此修行怎能得到啊。 听说他除了正宗佛法?

来偷学大成和外道谬精,与师尊们辩论,那些歪门邪道,连师尊也不放在啊,就是就是这种人,我停不下去,偷偷离开,回到大殿,他的传记里就记载他姓帅,打不立小姐。

修行者颇非之非凡的智力,对于一位佛教修行者来说,就像是一柄双刃剑罗石所具有的王室成员的身份,更是加大了伴随其天才而来的优势与不利。

我能理解为什么那些僧人会对他有这些诟病,可是听在耳里真的很不舒服。我无端的烦躁起来。

所以当我们离开奇特寺时,罗什还想带我继续参观。

我看看时间,离他晚课只有一个小时了,叹口气催促他回王新寺。 我没觉得那些清规戒律有多重要,可是他的一言一行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

而他又不能离开他所依赖的佛教僧侣集团。

他有些诧异,看看有些偏暗的天吉赫明白了我的意思,便要先陪我回国。师傅,我拒绝告诉他,我认路自己会回去。我不想再听见有人拿着我和他的关系诋毁他了。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怔怔地盯着我,爱情,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我摇头,不管你听到什么。

我都不在意,他说不在意,可是语气里还是有些愤愤,甩开袖子。昂头说,罗石形式从不刻于陈规,但求无愧于心。

我又叹气,高贵的身份和罕见的智慧过早使他得大名,但也提供它可以忽视戒律的某种条件。 他就是这样活的肆意。

可是罗石,你这样的无视。

不也是一种无奈吗。

那天我还是坚持自己回去,我只是他身边的匆匆过客,我不希望对他的诟病里再添一些我的因素。 回到国师府时,一个小小的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子一头扎进我的怀里,撒娇着向我抱怨,为何一天不见我的影子。

我开心地牵起他的手。

跟他玩儿起了捉迷藏。

院子里的笑声清朗单纯,让我的郁闷一扫而空。

玩儿了一会儿,突然看见那些褐红色的松袍出现在门口。唉,他又逃晚课。

Hello,我是波波。

今天啊,额外给大家介绍一下历史上的丘瓷国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晋书中写秋辞国西去洛阳八千二百八十里,所有成功,其成三重中有佛塔庙签所人以田中畜牧为业,男女皆剪发垂颈,王公壮丽,焕若神君。

也就是说,这真的是一个美轮美浣的,好像神仙居住的一个地方,大家肯定对今天提到的奇特寺的传说很感兴趣。

其实啊,也是历史上真实的史料记载,原本呢,这是一个言行的小说。

佛学和史学只是用来铺垫的,只是因为啊,男主的原型借鉴了那么样一个大德高僧,所以呢就一点儿都不敢马虎拉?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39.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