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灵异事件投稿,把编辑部一半人吓跑了
gezhong2022-06-17  97



这些灵异事件投稿,把编辑部一半人吓跑了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故事fm创建以来一直有听众在我们的微信后台发消息说你们能不能做点儿鬼故事啊,做点儿鬼故事吗?

说实话,我自己就是恐怖电影的爱好者。

年年我都盼着温子仁赶紧出新片儿,但为什么故事fm一直不做鬼故事呢?很简单,因为我们收集他都是真实故事啊。 我们实在没办法一本正经的去采访,一个人说。

诶,那天晚上你看到的那个鬼,他舌头大概有多长?

那如果换个角度做呢,好比前半段儿讲鬼故事,后半段儿去解释一下科学原理,那听起来又有点儿太像,走进科学了。

后来我们想了想啊,接着大家这么想听鬼故事,那干脆就由大家自己来贡献故事。

所以前不久我们就在微信公众号跟听众们做了一次鬼故事的征集,结果发现啊,大家的灵异体验还真不少。

我们在试听的时候,后背是一阵一阵的凉意,后来把实习生小姑娘都给吓出去了,那明天呢,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中原节了。在这个炎热的中原节前夜。

希望大家贡献的这些故事也能给你带来一点儿凉意。 那废话不多说,今天第一幕给我一块,我叫多拉,今年26岁,来自山东济南,我现在在当地一家媒体做编辑工作,事情发生的时候应该是2006年左右。

当时上初一,那时候应该是秋天吧,但是邱老虎还没有走,所以天前很热。

当时我要去我奶奶家,当时因为天太热了,我兜里还有一张比较崭新的五块钱,我就拿那五块钱去那个街边儿的抱摊儿,买了一瓶百吃可乐,找了我一些零钱,然后一边喝可乐吧,一边等车,然后等了一段时间。

车也没来。我当时想也不是太远,不如我就走回去吧。

走到快到我奶奶那儿的时候,天已经有点儿黑了。

这时候呢我就看到。

就是说,哪家对面高架桥下那个河沿儿河沿边儿上有一个石荒的老太太,挺热的天,他戴一个棉线的帽子,就是头发花白。

脸就全是褶子,但是挺胖大的,皮肤黝黑。

然后他出印象特别深,他穿了一下棉袄,然后他就冲我招了招手。

我当时就是一般,遇到那种要饭乞讨的,我都会给给点儿零钱,因为当时零钱也多嘛。 我,我以为他就是要招要钱,我就走过去了。

走一下,他真是招我要钱。他当时就压着嗓子,就跟我说,那个呃,给我也管给我也管。

我当时以为他就是给我一块啊。我当时正好刚买可乐,有零钱嘛。我就把那一块钱掏出来,我就递给他。

我递给他的时候,他就控我摆个摆手。 当时天已经几乎要全黑了,就他的脸本身就是挺黑的那个皮肤。我看到之后那个残阳如雪嘛,就打在他们脸上,那个光也特别诡异。

我就有点害怕了。他冲摆摆手吧,我也冲他摆了摆手,然后我就走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那个老人对我那行吧,喜欢就是休息日的时候,也特别早把你叫起来。

我在一块儿去的时候呢,就看到那个昨天那个河窑,那个地方,就那应该是条护城河。

我们过去的时候就有好多人在,那围着警车,救护车也都在了。

我踮起脚看的时候,发现就是昨天那个老太太就是当时已经淹死了,就是配那个花色,那个棉袄是有点儿灰。我记得是上班儿,我觉得角儿。

当时还挺害怕的,虽然是经常那个假装大胆嘛,但是真说遇到死人也不是很赶往天看高中的时候我又录过这条和当时就是看了很多骑修外外的小说说二什么聊斋啊,或者你鬼吹灯,哪一系列就稍微有点儿了解那个什么剃死鬼这一概念。

然后我就忽然意识到,当时那个老太太为什么第一他为什么穿棉袄,是因为他怕自己淹不死那个棉花吸水吗?

第二,他跟我说那个。

给我一块,给我一块他,他他应该说的。是啊,跟我一块儿跟我一块儿,他应该是跟他一块儿走。

第二幕宿舍里的人啊。这个事情发生在2006年,那时候我读大二,我们那时候寝室住在底楼,然后一个寝室里面有四个人,然后床呢是左右左右各两个是那种铁架的床,上面是写字台,上面是铁床。

然后那天呢,是因为之前两天拉肚子拉的比较厉害,然后我一直睡到下午才起来,然后起来的时候呢,我们明显感觉到秦时林应该是没人的。

因为没有什么噪音啊,只能听到斜对面。

我们那个寝室是109写对面105寝室的,听到他们打牌的声音,然后呢,我就探起身子,微微探起身子,准备准备起床。是吧,往下看了一下。

看的时候呢,我忽然发现底下有个人,然后呢,是大概在我斜下方四首都。

小的地方往我的那个写字台方向走,他大概持续了有三四秒钟吧。

然后我以为是我哪个同学堵在寝室里面准备吓我。然后我还说了一声我说,谁啊,下午啊,我完之后呢,过了许久没有,没有什么应答,然后也生气了。我说,这哥们儿怎么躲得都想出来见我了。然后就把身子探出那个铁栏杆。

往下看了一下,发现底下一个人都没有。

然后我当时整个就是从后背到头顶就刷一下,就感觉就凉都不行,头皮都炸了。

然后我当时心跳很快,然后我就在躺在床上也没敢动啊,然后再想到底应该怎么办。

然后其实想了想了,即使也没多长时间,我决定还是走比较好,因为如果不走的话,在那儿不也是等死嘛是吧。 然后我大概以那种飞快的速度,然后我后来形容,大概就是像刘翔跨栏那种速度,然后飞奔到对面的105寝室。

然后跑过去的时候呢,他们看到我,感觉我好像比较慌张啊,问我怎么了。

然后我想了一下,我也没说,然后一直到现在,我那些同学。

包括我自己的室友,我都没说。

然后后来这件事情过后,我仔细细想的时候呢,发现了一些嗯,比较奇怪的地方,可以说是疑点,或者说是八个吧,就是我当时看的时候呢,是从就是底下这个人的正上方私塾都叫看他们他。事实上,我从来到底就没看清他的脸,或者说没看到他的脸。他的景象是。

好像是那个空间被扭曲了,被扭曲成什么样子呢。我从这个人的后上放到四处独角,看到他的头顶和后脑勺这一块就是从头到底就没看到他的脸,看到都是后脑勺。但事实上,我应该从那个角度是不应该看到后脑勺,就觉得很奇怪。

还有就是我晚上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睡到。

半夜大概两一两点或两三点时候,我就感觉就是做闷闷的那个。

有人从文章外面伸手把我的头转了九十度,往左边转了九十度,然后我就吓醒了,醒的时候我的头是保持那个九十度的那个姿势呢。

这个这种事情很少碰他到现在为止,时间过去了,也没有再碰他,所以记得比较清楚。 第三,幕猫草屋,大家好,我叫紫聪。

我来自河南,我是一名动画师。我是呃,小学一年级,当时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我从小学放学回家。

嗯,那个时候,从我家到学校,周围有一片很大的麦田。 嗯,这个麦田很空旷,除了金灿灿的买廊之外,什么都没有。但是那天下午回家的时候。

我发现麦田上盖了一间小屋子,立刻就让我感觉到很不对劲儿。

它看起来就是已经盖起来很久,而且他这个建造的工艺非常的粗糙啊。首先不弹它这个木板使用的看起来就非常的脆。嗯,而且它这个木板之间的缝隙也很大。嗯,然后在我看了一会儿这个屋子之后。

我就鼓足勇气去很轻的接近那个屋子,变成木板,定的非常开嘛,所以我就趴在那个木板中间,从那缝隙往里看。

想看看里边发生过什么事儿,嗯,然后接下来的场景我这辈子都没有忘记啊,看到了一头狼,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狼人吧。

头是一一头大灰狼的头,然后身体是一个人的身体,穿着一件嗯,宝蓝色的,一个对接儿的唐装在于把那个态势以上做的非常笔直,漠视前方,好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

然后他的脚下在踩着一个药撵子,就是那种脚踩事儿的碾药的东西,然后两只脚就不停的在碾药。

呃,屋里的墙上好像还挂着一些炊局。

嗯,有一些锅和勺子之类的东西。

然后我当时又觉得一机灵,后背一寒,就感觉好像是周围一下黑下来那种感觉一样,浑身冷汗,就想着赶紧回去。 但是我又想,这个事情,这个发现真的是太激动了。

我一定要拉一个人过来见证我这个发现我不能让别人就是以后就说我是在胡扯,或者是我是在吹牛。

因为小孩子嘛,其实很在意这种事情,然后所以当时我就很快的跑回家去,把我爸儿给拉过来了。

呃,我当时回家的时候还是一步三回头啊。

我就是怕它消失,因为这种事情好像很常见。 我见到一个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我一扭头再回来,然后他又不见了。

然后我就就跑几步,然后回头看一眼,跑几步回头看一眼,知道它已经很小了,我还是能看到它。

然后我就放心了,我就赶紧回去把我爸给拉过来。

但是真真的是很不出所料啊。当我爸和我再来的时候,那个屋子就已经没有了,而且很让人生气的是。

那片麦田上看不出有任何的就是盖过屋子的这个痕迹。

我可以确定,我当时很冷静,因为我在看那个屋子内部的时候,我还用手就是轻轻挠了挠手心儿,我想来确定我这是不是有这个实感。

然后我离开的时候,我又通过旁边的树和地形来,仔细记住了这个小屋的位置。因为很简单,因为我每天都会路过这个位置。

但那还是消失了。

第四,幕猫与蛇大家好,我是老木头,今年34岁,我来自东北吉林省华电市,现在在江苏无锡是个体经营者,发生在2004年的夏天。

我刚好没有做事情,就想回老家陪陪爷爷。

我爷爷家住在严格意义来讲,不算是农村,但其实比农村还荒凉,那里是我们市里面最大的一个。

工厂的家属区就很热闹,后来工厂倒闭,然后职工下岗,有能力的和年轻人都走了,等到零四年的时候,基本上就剩下一些飙场的老主公啊。

到晚上人就特别特别少。

我那天是刚好我要出去上厕所,东北农村的厕所都是修在外面呢,而且刚好我爷爷家比较大,那个厕所特别偏僻。

然后我在上厕所的时候,我就听到比较奇怪的声音。

就是感觉有人在模仿猫叫的声音,然后的话紧接的就是两声蛇土性的声音,丝丝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这个声音是每隔几秒钟就出现一次,每隔几秒钟出现一次。

我当时就以为是那个学家小孩儿在欧洲剧,我这人商事所实际上很慢呢。我当时应该至少有十分钟吧。

这声音一直没断了。

等我上厕所回去的时候回屋,我又听到那个声音。其实我是一个胆子挺大的人,所以也是比较大条啊。

我就是觉得比较奇怪,等我出了大门的话,那个垃圾堆是离我爷爷家挺近的,大概二十多米就右手边我往垃圾堆走的时候,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

然后等我到垃圾堆的时候,等泡完以后就很清晰的声音从我后面传过来。

然后我就转过头看,就大概隔我三米。

一条小道对面是一个栅栏,里面有两个小孩儿。

天已经很黑了,就两个小孩在里面看着我。

我当时没什么反应,甚至有点生气。

我很生气,我说你们干什么呀。 就他们用那个猫和蛇的声音回答我,然后我说,你们谁,你们谁家小孩啊?

然后他们还是用那个声音回答我,我从小在我爷爷家长大,周围的小孩我全部都认识,但是他们两个就是完全没有影响,当时还没有感觉到害怕,我就是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就在一转身的一瞬间,我一辈子可能都没经历过几次这种感觉。哦。

就是那种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而且就是每根汗毛,甚至我感觉头发都是立起来的。

我甚至有种想撒尿的感觉。问,就是被好像被定在那里了一样。

我又不敢快跑,我就感觉我要是跑的话,肯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那种感觉,我怕他们追我,我就是以在不跑的情况下能走的最快的速度就接近,像竞走那种感觉,立刻跑到了住一下大门口,又回到屋里的一瞬间了,就是去感觉夏天其实没什么差,但是我就感觉一股暖气过来,然后就整个人就特别舒坦了,因为家里我,我爷爷就感觉是一个保护神一样。

我从小特别崇拜我爷爷。

很受人尊敬,而且从小给我灌输的话,就不要伤像些什么牛鬼舍身呢,就乱七八糟。就这些东西,我就把刚才发生事情跟我爷爷说了,我期望的回答是没事就跟你说,你就不要相信这些东西之类的,就就这种话嘛。

但我爷爷并没有给我想要的回答,他说黑灯下火的,告诉你不要出去了。

然后第二天我问了一下,我邻居附近有没有最近搬来的就是外地人?

然后家里有小孩的那种,他说哪有人搬过来,现在人都往出办哪,有人搬过来啊。

第五幕吊着的绳子我是挂一档,201415年应该是那会儿呢。我当时在江西,当时我在那儿念大学嘛,当时在读大二嗯,因为江西南方嘛,南方那边天气呢,就是夏天。 嗯,又潮又热,而且太阳呢,也也也也挺大。我们经常就是一到下午我们就逃课逃课的话,我们就去去就学校旁边。

几公里有一个水库,我们经常就去哪儿,有时候钓鱼啊,钓虾呀。

就有一次我记得当时当时是我们四个人,就是去水库那边游泳嘛,我整个性格呀。我这个人还是比较就是喜欢特立独行的,就是一些人匪夷所思的一些想法。当时呢我就看到旁边有一棵樟树,那时候有一排樟树。

那排姜树呢,也不粗在那棵树呢。当时上面有一棵草绳,一个草绳,那种草绳就是整个草丛是绑绑在一起的,是一个闭环状态,就是,嗯,就跟上吊一样,用的那个那个绳子,那个白绳子一样。

他们我先看到了,我说,诶,那里有个绳子,是不是有人在上过吊啊。然后呢,我就我跟他们说,我说哦,哎,那个,你们帮我帮我拍个照片,我去那儿。

我去上吊。那那里刚好有一个就是小土堆。 嗯,小组织也不高,也就到我的就是。嗯,膝盖这里吧,差不多我就踩上去踩上去之后呢,刚好那个高度,我就双手双手一扒那个绳子,然后呢,他们就就就就相机都打开了,我脖子往里塞。

C,你之后呢,当时他妈脚就一滑,那个脸俩长俩脚俩脚当时就登空了啊,把我脖子当时就挂那儿了,当时也也就并并没有电视剧,说那么快的阿姨就反应不过来了。当时我就拿手一抓那绳子,然后诶就是猛地拥立,然后脚一踩那个土队嘛。

然后然后我的头头就钻出来了,但是哇哇,我还觉得挺挺有意思的。

当时那件事呢,就这样过去了,某一天晚上突然就是脖子,这里就是晚上睡觉嘛。晚上睡觉的时候,不是觉得空空空空荡荡的,空落落的那种感觉,你知道吗,就是好像?

跟少一块骨头一样,就是少,就是总是别扭,那种那种感觉就是怎么办呀,就是拿个衣服,或者有时候放个瓶子啥的,就是在床上嘛。

我就我就我就往脖子,这样我就夹着就是靠在靠在脖子上,有东西,有东西,觉得那就睡就能睡着。

嗯,就这样大概持续了,有个一周左右更难受了。那种那种那种感觉更强烈的,就是非得把手要把手就是放到脖子上面。

把手放在脖子上面,就是有个中午得压着之前呢,就有个东西就行,现在是必须得有点力,呃,慢慢的就是放在上面也不行了。后来呢,慢慢就把手就给孩子,油价就是掐掐,稍微用点力掐着自己的脖子。

咱俩怎么又得有个胳膊,一个半个月吧,估计得就这样掐着就是掐着睡。 某一天我突然就意识到这个问题,我说,唉。

我说,现在就是那种那种力,你知道吧。后来就他自己就晚上他自己,你知道吗,因为?

也可能是没有意识的,就是他自己因为怎么样束缚怎么样来嘛,就是自己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用力。有的时候第二天起来,我一照镜子。

我的脖子上都有个红红色的泪痕,你知道不红不是泪痕吧,就是最掐自己的油耗,就就经常就红,特别红脖子。当时你知道吗,就是我和织岩性就完全没有想到一起。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就突然就跟掐子一睡正睡就感觉快睡觉时,我猛地惊醒我一想我,我说这种状态,我说这种状态如果一直下去一直持续下去的话,我可能就是最后把自己就活活给勒死了。

后来我当时我就第一次,那时候害怕第一次害怕,然后我就我就往回倒。你知道吗,我就?

我想我之前到底是发生过什么,或者我去愿意检查我医生,什么毛病都没有,没有任何毛病啊。就说完那个之后嘛,后来就一种那种内容状态,每天都是掐着自己睡觉。

好像又破了胳膊月吧,那时候呢,就是也不是很忙了。

当时我就开始隐约想,可能跟那次去游泳的那跟绳子有关系,然后那天刚好呢就是呃,不是下了万字机,好像是下午下了课之后嘛。

好像天,当时我记得是起等当时有有点黑了,再好我自己,我就因为你自己不远嘛,我自己又跑步。

我就跑步,我就边跑,我就去了。我说我去看那绳子,我就啊,然后就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我就就找不到那根绳子。

我当时满脑子想我那个书在哪里,那个书在哪里,那一排,那一排章术全都找遍了,那个绳子硬是没有找到。

后来我突然意识到我就当时我就疯了,一样就往学校跑回学校,两天没有上课,然后我就请假回家里的话。慢慢的那种感觉是。

就是慢慢的变淡了,就是脖子这块了,就是循序渐进,就是一种没有意识之中就慢慢的就减轻的这种。

这种这种状态久久很神奇。在这段经历,当时第六幕木鱼大家好,我叫水元潮,我今年28岁。

来自苏州,现在从事的行业是制造业。

这个故事呢,其实不是我亲身经历的故事,是我妈妈亲身经历,然后转述给我的故事。

这故事发生在七十年代,当时我妈妈大概七八岁,他和他父母也就是我外公外婆,还有他妹妹。 呃,一家四口住在苏州农村,当时他们村里大队分了宅基地。

然后我外公外婆就开始盖房子,所以我母亲全家就暂时居住在村里提供的一处公屋里头,那是一个一层的频繁吧。

有一个院子,那个房子在河边,当时就住了我外公外婆一家人。

呃,那时候是一个夏天特别热,江南农村嘛,没有风扇,然后又是临时住的房子。然后他们一家人就一起睡在一张大床上。

我外公外婆当时还给我妈和我小姨一扇扇子,但是天儿太热了,我妈根本就睡不着。突然间,她就听到门外有传来一阵儿有规律的嘟嘟嘟的敲击声。

他跟我外公关系比较铁,他就把我外公叫醒,就说你有没有听到外面有声音。

我外公听了一阵儿就说,没有啊,你快点睡。然后我妈就接着睡着了。就这么又过去了几个礼拜,我妈偶尔还是能听见那个嘟嘟嘟的那个敲击声。

而且越来越清晰。但是。

我们我们全家,包括我姨妈,还有我外公外婆都没听到。

然后我妈说她还被还被我外婆骂了,说小孩子晚上不睡觉,还把大人吵醒什么呢。

然后我妈就不敢提这事儿了。 之后突然有一天,我妈半梦半醒之间又被那个声音吵醒了,他就爬起来,发现他父母都没有在身边。然后他就开始找我外公外婆嘛,他走到门口。

发现院子里就特别亮,躺的那种月光把一切都照的雪白,然后伴着那个都嘟嘟的敲击声,我外公外婆两口子就坐在院子镇中间的一条长凳上。

一人一边,然后低着个头,我妈就害怕了,就开始喊我外公,我外公不出声。

又过了一会儿,我外公仰着头,用方言大喊了一声,吵着吵,赶紧滚蛋。 突然一下子整个世界就安静了,那个声音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后来我妈听人说他们。

之前赞助的地方,原先是一个尼姑湾,当时日本人占领苏州的时候,被日本人一把火都烧死在里头了。

他亲近的那个嘟嘟嘟的那个声音,应该就是尼姑敲木鱼的声音,现在那个地方,呃,农村已经变成市里来,但是那块儿地方到现在都没有。a开发商开发房地产。

那周边都是高楼,就中间一小棵地方,还是那种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二层小楼,还有就是江南农村的那种荷帮,还有给大家停船的那种小码头特别的玄幻。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野补和实习生若冰之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4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