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人生观察:寻亲主播,和她看到的那些无法团聚的故事
gezhong2022-06-18  109

我希望助力一个又一个的家庭团圆,把这一件事儿干成了,就挺好。 故事FM ❜ 第 508 期 「河北邢台 37 岁的王爱敏来内蒙古包头市寻亲已经整整四天了,她所知道的信息非常有限,仅知道自己出生于包头……」 「内蒙古同卵双胞胎兄弟想要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其他兄弟姐妹……」 「呼和浩特的连女士要为自己 51 岁的弟弟寻找亲生父母和兄弟姐妹……」 「鄂尔多斯 58 岁的贾三要帮他的妻子张驰寻找亲生父母,张驰是在 1998 年 11 月流浪到了当地……」 —— 这段声音来自快手上的短视频,说话的人是记者海燕。成为快手主播不到一年的时间,海燕已经是内蒙古非常有名的寻人主播了。打开海燕的快手主页,前十几条全是这样的关于寻找亲人的视频,而寻人视频的合集里已经更新到 159 条了。 海燕是谁?她为什么要帮人寻亲?又是如何在快手上寻亲的呢? /Staff/ 讲述者 | 海燕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张一舟 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 混音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张一舟 运营 | 翌辰 雨露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 - Yangfan(片头曲) 02. The Future In Valley, the fourth - 彭寒(海燕) 03. The Future In Valley, the sixth - ...

快手人生观察:寻亲主播,和她看到的那些无法团聚的故事

您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学一个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没有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河北邢台37岁的王爱敏来内蒙古,包括是学期已经整整四天了。天堂谷同卵,双胞胎兄弟呢,想要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其他的兄弟姊妹,而他们祝贺浩特的莲女士要为自己51岁的弟弟寻找亲生刚刚你听到的那段声音,来自于快手上的短视频,说话的人是记者海燕成为快手主播不到一年的时间,海燕已经是内蒙古非常有名的寻人主播了。

打开海燕的快手乳液前十几条全是这样的,关于寻找亲人的视频而寻人视频的合集力已经更新到159条了。

海燕是谁,他为什么要帮人寻亲,又是如何在快手上殉亲的呢。

最近我找到的两个人,一个是74岁的老人刘启,他有轻微的老年痴呆逛超市的过程,当中丢了24小时,家人照不见,家里人都快疯了,因为他有多种疾病。

家里人就是到我直播间里进行求助。

然后我就在直播的时候就告诉大家这个老人的基本情况,我一直把这个寻人启事放在我直播间里面,我说你们,尤其我们包头青山区范围内的老铁们大量分享,扩散转发,谁看见了这个老人了,赶紧跟我直播间里连线。

你看这是寻人启事,家属的电话在下面呢,大家截图发你们的朋友圈,对吧,我们直播间现在二千人。

你们每个人发个朋友圈,一个朋友圈,至少二百个人,你算一算,比他们家二十口的人出来,在街上找效率高多了,是不是大家着急帮忙直播的过程当中就有一个人打电话。

他说,我看见了这个老人在哪哪哪呢。我们开上车立马就过去,发现老人就是在那儿找见他的。这个地方其实离他家没有超过三公里。

他就是糊涂了。他一晚上就在不停地走,身上全是土,有摔伤。 我们当时去的时候,有一个中学生所在跟前。

就他发现老人的时候,老人是在地上躺着的。

他把老人扶起来,给老人喝了水,并且报了警在跟前守着。

但是他的女儿看见他的那一刻啊,就放声大哭,家里人都快担心死了。

这是一个从直播到找到老人,没有超过一个小时。 我叫李海燕,我来自内蒙古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呃,从事一线的采访十五年是一名老记者,同时呢,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海燕在新闻天天看这档民生栏目,摸爬滚打了十五年突发新闻求助热线,天气直播各种类型的新闻,海燕早已经做得游人有余。

我是24小时都愿意处于工作状态的一个我举个例子,你当记者的时候会有很多突发的新闻,比如说周日晚上十点钟,我们钢铁大街上的暖气管爆裂了,我就会觉得这个新闻现场一定要去你暖气管爆裂啦,受影响的有几个小区,多少户居民家里用不上暖。

什么时候能修好怎么修,如何恢复供暖,大家都想知道这个事情,你做记者的你就是要第一时间把这些事情让大家知道。

但是周日又是个晚上十点。

跟你配合的摄像老师有,他就会说,去了也完了,明天再去吧。

哎,我家里有事儿呢,就经常会这样的,你在电视台当记者就是一定是你自己出境,然后有摄像,有有司机得配合你吧。

往往很多你的这种工作热情,别人是跟不上你的脚步的,都快被你累死了,就是那种感觉。 我很自信的说我,我是一个特别努力的人。

每个月我们比如说出境记者有十七条的采访任务,我永远都是超额完成的,十几年前就是呃,大家那个时候是天天在看电视的。

我们栏目呢,又是内蒙古地区非常火的一档民生节目走在马路上逛个街,坐个公交车,打个车去吃个饭,都会有人认识你。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们的注意力越来越多的转移到了手机上。

身为一个工作狂人,海燕也希望能在新的领域做出一些影响力。

去年七月,电视台组织了一次快手短视频的培训,从那儿之后,海燕开始在快手上更新新闻资讯类的短视频。

每天更新三到四条,最多的时候能更新到九条。

而海燕在快手上的第一次训人要从去年八月份说起。 当时他在朋友圈看到一条寻亲信息,一对儿远在山东的39岁的双胞胎姐妹,想要寻找在内蒙古包头的亲生父母。

原来,这对姐妹出生后不久,就被送到了两个不同的家庭。

29岁那一年,双胞胎的妹妹从养母口中知道了自己的绅士前往姐姐所在的城市,寻找姐姐,因为长得一模一样,妹妹在街上被姐姐的发小认了出来。

很快姐妹俩就相认了。

姐妹俩相认之后,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亲生父母。这十年他们一直在找他们去宝贝回家信息网做了登记,然后也去dna采水入库,一直在找,就是没有找到。 不管是谁,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一种特别强烈的原始的愿望。要知道我是谁,我从哪儿来的。对于被拐?

被骗走失送养所有的人来说,心中都有这样一个疑问,这辈子一定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

八月中旬,当时在朋友圈看到的一个这样的信息,就录了一个短视频寻亲的那条视频,录了两分多钟。

包括姐妹两个人怎么怎么相认的,怎么想找到亲生父母,说得很清楚,就是唯一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但是在刷快手的时候,双胞胎妹妹刷到了。

他就给我留言了,然后晚上呢,他自己到我直播间里看,正好我在直播,他就跟我连麦了,我们就有了联系方式来,连麦了之后呢,就是我们直播间互动非常好,所以我们直播间的家人们一直都在鼓励他们,然后我也号召他们把这个视频大量的扩散转发。

因为双胞胎寻亲之初,他的信息非常少,只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和出生地点,其他一概不值。

然后这个短视频几天之后,他就冲上了一个快手的热榜,冲向快手。热榜之后呢,我就想要去一趟山东,要找一找新闻线索,让大屏跟进一下。

然后就去了。我当时是大小平一起嘛,走的时候就一直在拍短视频,一直在直播,包括电视大屏采制的新闻回来也在播出,这个事情就越来越热,有很多提供线索和信息的人。 嗯,这中间隔了三个月,天天有人问我,双胞胎找到了吗?天天有人提供信息。

各种的真的信息,有有假的吧。

甚至有一个人,我觉得应该是双胞胎亲生父母这边的一个邻居,他说的非常细致,他说他们家有七八个孩子。

只有一个男孩儿,他们家不想认,不要认了。

我曾经跟这个人沟通过,我说你怎么知道人不想认,他说就是不想认。我说,你给我要个电话。他迟迟也没给这个人,甚至还给双胞胎姐妹俩私信就很扰乱军心,很动摇。我们坚定要找的这个决心。

但我们都没有理。

海燕的影响力可不是一天两天建立起来的,一方面,很多以前电视节目的老观众直接转成了海燕直播间里的粉丝。

另一方面,海燕在接下来的三个月时间里头坚持每天直播,而且几乎天天都能上包头当地的热门。 一开始,海燕的粉丝只有二千人,很快涨到了1600000,直播间能观看人数也突破了二万人。

而在他的这些关注者中,就有双胞胎,亲生父母的家人。

他父亲快八十岁了,他父亲在刷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已经过了三个月。我这个视频是在八月份拍的,他发现视频的时候应该是在十十一月。

还是十月底,他们家有一个二姐夫,是我的一个铁粉,就跟那个老爷子说,你要关注一下这个记者。

他每天说的事儿特别有意思,就在老爷子的快手上面把我给关注了,他就是看我直播,随便一刷,正好那一条在制定。

他们当年送的这个孩子,他们一直也在找,所以看到双胞胎山东这样的关键性的字眼的时候。

看长得就觉得和自己很像,直到双方他的家人联系到他们之后,他们特别激动,他们建了微信群,天天视频,天天聊天。

聊一聊的就觉得啊,不用做dna就是,但是为了保险期间他们还是做了DNA,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任何的进展消息,双胞胎都会第一时间跟我联络。

直到十一月初,双胞胎姐姐打电话说dna界另借我出来啦。

他们马不停蹄地开车,原本应该是三天的车程。

他们四个人啊,就是双胞胎姐俩和他们各自的爱人马不停蹄不睡觉,不吃饭一直开,一直开开回来,再过十几分钟呢,双胞胎姐妹花就会从这个东兴出口来到我们包头,整整一宿没睡,连夜赶路。

而在包头这边的家人呢,大大小小全家老少也是整整守候了一晚,让我们来见证这时隔39年的重逢。

我欢迎我们的宝贝姐妹回家将任的那天,大概是凌晨早上六点多钟,我们在高速路口等着他的时候,家人就打起了横幅。

说欢迎双胞胎姐妹回家。

他们开的车一过,收费站的时候,爸爸妈妈小一路小跑就冲向双胞胎,姐俩抱着就哭,说,这么多年了,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他长得一模一样就哭,哭作一团。

两个孩子就给爸爸妈妈擦眼泪,我们就接着他们回了家。

一到家门口的时候,家里人就放弃了鞭炮,到了屋子里之后还是哭哭着哭着就笑了。

老妈就说,亲一口吧,都这么大了,然后分别两个人脸上亲一口,额头上亲一口,再给叔叔头老六老六国际导弹。

今天的他,这边的亲生父母,一共有八个孩子,然后我被他们叫做老酒,而他们家的九姑娘就因为非常感谢我吗?

那个场景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双胞胎认清回来之后,过几天就是他们的生日嘛。我又去了一趟山东。

我把双胞胎姐姐的养父母接到了内蒙和这边的亲生父母一起过的这个生日。

所有的粉丝,包括这边的亲生父母,我们都觉得养父母非常了不起。

过完年之后,包头的爸爸妈妈就去山东啦,去他们那里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回来啦。他们天天都在视频在一个群里面。

他爸老爸八十多岁都开直播呢,开着直播跟他姑娘聊天儿呢。 从这次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找到海燕海燕的快手账号,后台每天都收到大量的求助,寻人信息。

少则三五条,多的能有十来条。

海燕要求所有的求助者都来到他的直播间里。连麦在连麦的互动过程当中,海燕让对方讲述自己的情况,并且引导粉丝关注对方的账号。

扩散,转发寻人信息,就像节目开头讲到的走失老人,这种传播和找人的效率比以前的电视新闻寻人高的不少。

我让所有的人到直播间里连麦,然后发私信我,我来不及看私信太多了,永远都是九九家处理完了,马上又是九九家啊,就让直播间里来连麦,只要我能连得过来,我就一定一晚上把所有的连麦的人都连完了。 除了直播,连麦海燕还会指导求助者录制一段自己的寻亲视频。

在视频当中,真人出镜,讲述自己的情况和失散者的信息。

海燕会把这些视频放在自己的主页上,以前吧,就是你。星期天你可以在床上躺一整天,也可以去逛街逛一整天,或者是陪着孩子玩闹一整天。

现在没有这样的时候,因为你已经停不下来了。 接二连三的一些寻亲者来找你,他们会特别特别的着急。他们期盼有的人连起来了,说雨季特别不客气地说,我连了你半个月了,你从来都不接我的卖。

我会怼,他又说我,我,我跟粉丝这样的互动。我说,哎呀,你找我帮忙,你还这么得劲儿呢。我欠你的了吗?

他说,不是海亚。

我跟你讲,我没有文化,我在工地上打工,现在我是在歇的时候,我所有的工友都在看你呢。 你不接我,我太着急啦。

我就会跟他说,我管你有没有文化呢,你说话能不能有点儿礼貌,他就笑了。

就是我和粉丝的互动是这样的,有一些骂,一接起来,他就会哭。

燕姐,两个月了,我终于连到你了,你知道吗,我找家人99%的希望都在你身上。

我会说,打住你,不要给我这么大的压力啊。我只能试一试。 他说,我们所有该想的办法都想过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说,那我试试吧,找到亲人,这件事情究竟有多重要,可能没有亲身经历的人很难体会,就像海燕说的,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知道自己的家人在哪儿,可能是中国人传统观念里最重要的事儿。

这和文化水平,经济条件都没有关系。

比如下面这位寻亲者51岁的新美美,她不仅不会快手,连麦甚至都不识字,孤身一个人就从陕西来到了内蒙古包头,只为求海燕帮个忙。

他是2021年一月二号的时候,正值元旦假期我和孩子们在我们在过假期,我的助理打来电话,说有一个不认识字的陕西子常来的女的要找你帮忙寻亲他。

他普通话说不了,他也找不见地方。司机给打电话说他在包头已经可能留了两天了。

他是看我的直播,知道我是帮忙寻人寻亲的。

31号他就来了,结果来了以后呢,他找不见我。我主页上有一个电话号码,他曾经他打这个电话了。

他说话说不清楚,他的那个方言特别浓,我助理也听不明白,他说啥,就说,好啦,我听不清楚。你说啥。

你发文字给我,他不会写字,他怎么发。 他到了这儿以后,待了两天,在这个宾馆里面他可逗了。他拉了一个皮箱。

那个皮箱里面放的煮面的,锅,放的挂面。

放到他炒的酱,他切的葱花儿,葱放的饼子,放的小米生的小米啊。

他住的旅店是四十块钱一个晚上的,然后还偷偷的得找上电才能做饭。他在银行门口取暖,因为他穿的少。他把裙子里面套了裤子,所有的衣服都套上,看上去像一个流浪人员,银行又把他给赶出来了。 这个时候他他就只能又打车了,又找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这个司机也是我的粉丝。

就帮他打电话,把这个事情终于说清楚,告诉我的助理啦。

我朱莉说,这你没办法了,咱们赶紧去吧。

我特别着急,上火。

他不认识字,他就跑来了,万一他丢了怎么办,我替他家里人着急,我就问他,我说,你这么来了,你你姑娘知道吧,她不说不知道。

我谁都没跟说自己偷偷跑来啦。

五十多岁,我带着他先去吃饭,安排了住的地方。我开着直播,我就批评他。

我说谁让你来的,你让我帮忙找人,你自己丢了怎么办?

我就叫他神仙,我说,你就是个活神仙,你想干啥干啥?你不是神仙,你是啥愁死我了。他很轴,他不吱声。然后他说他要找他二姑今年74岁啦。 嗯,新美妹的爸爸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

也就是他的大姑和二姑。

在塔尔古一岁多的那一年,爷爷奶奶带着三个孩子流落到鄂尔多斯一个叫暖水的地方,因为当时二姑身体太弱了,走不了路。

他们就把二姑送给了当时开车马店的店主,车马店就是过去的旅店,一般就在马路旁招待行人和车马。

可能对于这个83岁的大姑来说,他当时是十多岁的一个小孩儿,这一幕七十年来一直不曾忘记,一直惦念着这个小妹妹。

而且新妹妹呢,她是她有一种想法是什么,他要抱他大姑的恩大姑照顾他长大,就跟他的感情非常好,用一个劲儿的跟他捣鼓。这个事情从小他就知道这大姑的一个心愿是爸爸的一个心结。

而且当年就是他的奶奶。

大姑和爸爸的妈妈就是把这孩子送了没多久以后就去世了,去世了,然后当时就是埋在鄂尔多斯的一个某一个地方。

现在也找不见了,这个尸骨就是没有回到陕西。子长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想法,如果能把这个小妹妹找回来,就相当于把奶奶找回来了。

找是一直有这个念头,但是没有合适的途径和办法一直在找,一直在找,不知道该怎么找,直到他有一天刷快手看到我了。 首先,我们联系了鄂尔多斯当地的义工,联系了志愿者车马店。这个信息我们进行了核实。

我们联系到了当年所有开车马店的后人。

打听谁当年有过这么一段儿经历,一无所获就觉得不行了,找不到了,给他买了火车票,先让他赶紧回家吧。他女儿都急疯了,我们把他送上了火车。

千叮铃万嘱咐千万不要这么乱跑了。 在不停的直播的过程当中,有一个人非常着急的联系到了我们说,他说他的姥爷知道这件事情,务必要见面跟我谈。

我说,你姥爷多大啦。他姥爷今年74,就是跟辛梅梅要找的二姑同龄。

原来这位老人是当年车马店店主家长工的儿子,她和新美美的二姑是一起被养大的。 接下来,海燕把双方的信息一一核实。

终于在这位老人的介绍下找到了新美美的二姑。

他叫张尹帝,正月十六,带着张尹帝回去认清的。

张尹帝说,我小的时候想过我要找我的亲生父母,我老头儿在的时候,他也鼓励过我要找找我的亲生父母。

我老头去世之后。

六十岁以后,我这件事儿就不想了,我觉得他们肯定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觉得我也肯定找不到。

没想到大姑今年已经83岁了,他的爸爸78岁,张尹帝,也就是新梅威的二姑,74岁。

三个加起来超过二百多岁的老人,将近七十多年,一个将近一个世纪没有见过见面的那一瞬间,抱住就哭。

颤颤巍巍的,都都自不约而同地穿的红毛衣,花白的头发,手拉着手在村子里面转悠,姐俩老姐俩睡一个被窝里。

互相给对方喂饭说不完的话。

一后来当他找见二姑,太开心了。我说谁先姐姐来了他,反正他说,你给我找见我二姑来,你随便你想叫我啥叫我。

我就叫你小螃蟹。

我说为啥?他说你横着走呢,你没发现他说我霸道,然后就我们两个人。就这样,他就在那儿笑。 海燕的寻人工作能一直坚持下来,也和他十几年的工作经验分不开。

一方面记者经历让他积累了丰富的人脉资源。

每一条寻人信息,他都尽可能的联系到当地的人来提供线索。

另一方面,和这么多人打过交道之后,海燕太了解每一位寻亲者心里的复杂纠结的这些情感了。

并不是每一个故事都有大团圆的结局,感动之外,他也要谨慎的处理很多关系。 海燕曾经播报过这样一条新闻,河南有一对夫妻,十九年前曾经生过一个儿子。

当时孩子生的重病无钱,医治夫妻俩就把孩子留在医院离开了。

后来他们听说孩子还活着,一直到去年,他们想找到自己十三十九年的儿子,于是开始寻求媒体的帮助。

其实那个孩子当年被遗弃之后,医院医好了孩子的病,然后找人领养孩子被领养之后抚养家庭,发现孩子患有神经性耳聋,是一位聋哑人。

但这个家庭还是把孩子抚养长大了。

养父后来看到的这条寻亲的新闻,他考虑再三,觉得应该让孩子和亲生父母团聚,就联系了他们告知了孩子的情况,并且做了dna检测,检测结果出来之后,确认了双方的血缘关系。

没想到亲生父母的态度开始发生转变,先是说要重新做一次dna检测。

后来甚至拉黑了养父的微信,这个不是我帮找的,他是其他媒体爆出来的一个,因为这个养父母,他为了保护这个孩子,就是一直没有跟这个孩子说他是收养的。

要做dna孩子才知道啦。

但是他又不认了,相当于十九年前他抛弃了孩子一次,十九年后再次抛弃。

就是这个案例。他很典型,在我寻人的过程当中也会遇到,哭着喊着要找自己当年颂扬的孩子。

找着了之后发现他残疾了,或者是有病了,或者是不想认了。

像这种的把孩子送出去,亲生父母又找的我一般都劝他们别找,如果孩子找的,我会帮他们找。

因为有很多孩子被养父母家照顾得很好,保护得很好,给人家找到了一打电话,这个孩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收养的。

我会给这孩子打电话呀。我说你是不是谁谁谁?爸爸妈妈是不是叫什么,对吧,你基本情况信息是什么什么样的?

是是,是啊,各种信息都匹配了,你就有技巧嘛,你就问一下他。

你家几个孩子呀,他说,揍我一个呀。

我说,哦,那个,还有其他亲戚朋友吗?没有,你啥事儿呀。我说没有,是这样的。

嗯,我们有一个寻亲者,大概是个什么情况,因为这个名字和你一样。他说,哦,没有,我就是我爸我妈生的。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事情。我说,啊,那好了,因为我这儿收到的信息就同名的一共有十个。我挨个儿打电话呢,谢谢你配合啊。

有的找到了,这个人已经去世了。

家属说,你把我学精的短视频删掉吧。

我说,好。有的视频发出去很短的时间,我们的粉丝很热心,转到了各种群里面,找到了不能认。 前几天有一个姑娘,他录短视频的时候,对他的父亲充满怨恨。

他说他父亲从小特别的不负责任。

他生出来之后没多久,他妈妈就离家出走了。

他怀疑是他爸打走的,他爸就把他给了他大爹了,让他大爹抚养。这么多年来,这个父亲一丁点儿,父亲的义务都没有尽过。 他想找母亲,他爸就告诉他,他母亲是个神经病患者。

说不要找了。他觉得他父亲既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义务,同时破坏他们母女联系,深深的恨意和不理解。

后来在短视频出的时候呢,我就把他所有对他父亲的这种怨恨的都都都删减掉,只说他找母亲的事情。 一个粉丝就看到了这个信息,然后就在他们当地的这个村民的这个群里面发了,因为他的地址很详细吗?当年在哪儿生活过。

然后呢?很快就有人提供信息线索就找到了,找到了他的舅舅和姨爷。

他的疑义就跟这个姑娘联系了,就发现她慢慢有三个丈夫,结果三次婚,现在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而他不是他爸情深的。

当时他妈妈找他爸爸的时候,肚子里面就已经有他了。

他爸其实不知道女孩儿的爸爸是谁,他了解到这个事实的真相以后,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我妈不认,我没法认。

我也不想认他了,你把我的那个信息给我删了吧。

很多寻亲者啊,到这儿就到此为止了。

他一定不想让自己家里的丑事儿让更多的人知道你又是一个记者,你再去打听再去沟通,是不是给他添乱添麻烦添堵。

所以对于我来说啊,我对自己的这个定位,包括对自己的要求非常的清晰,帮忙寻人寻亲,仅此而已。不过多探究人家家里的隐私。

保护好当事人。

因为你喜欢做这个事情,你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很开心,不管是你在制作传播的这个过程和粉丝评论互动的过程,还是当他们团圆的那个时刻,你都会觉得哎呀多好,对于一个媒体人来说是举手之劳。

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会改变命运。你想啊,我们传统的寻人,你去贴传单,你去骑着摩托车,你去徒步全国,一个省一个省的找。

需要花大量的时间经历金钱,很多寻亲的家庭一辈子就干这一件事情,但是现在不一样啦。现在我们有短视频这么好的一个平台,可以来帮你寻人寻亲。 另一方面,有些人他及时懂得了用短视频这个平台。

他没有流量,他粉丝太少,他发一条寻人的信息,石沉大海,没有人能够看得见。

我发出来一个短视频,别人几百的,几十的播放量,我可能是几万,几十万,几百万。

我愿意用我的流量去做这样一件事情,能切切实实地帮助到。

有需要的人,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找你的时候,我就在想,我就这么一直把这个忙帮到底吧。我希望助力一个又一个的家庭团员团聚。

可能接下来我就干这一件事儿,把这一件事儿干成了就挺好。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本期节目由快手赞助播出快手十年被更好的生活,希望天下对生活有向往的人们。

都能过上向往的生活,我是主播。艾哲。

本期节目由张一周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4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