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口罩:那些红了眼的入局者
gezhong2022-06-18  92

故事FM ❜ 第 368 期 最近这两个礼拜,北京的天气逐渐热起来了,我的同事们见面时都在相互抱怨说,厚厚的一层口罩捂在脸上,实在是太不舒服了。 自从疫情开始以来,经过这漫长的四个月,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戴着口罩的生活。尤其在疫情初期,网购平台上的一次性医用口罩价格翻了几十倍,却还是供不应求。 那么,在这个巨大的市场背后,那些卖口罩的人又经历了什么?他们赚了多少钱?又踩了多少个坑?抱着这个疑问,我们采访了两位口罩产业的从业者。 /Staff/ 讲述者 | 小A 大新 主播 | 梁珂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梁珂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FM Main Theme short - 彭寒(片头曲) 02.Elevator Exchange - Dave Porter(小A) 03.Walt Bandages His Leg - Dave Porter(口罩场开工) 04.Initiation - Joshua Kaplan(后悔没入场) 05.Frets Problem After Problem(进展顺利) 06.Sex Robot Voice - Dave Porter(上千家口罩厂) 07.Tumbler(片尾曲)

疯狂的口罩:那些红了眼的入局者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不晒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最近这两个礼拜,北京的天气逐渐热起来了,我们同事们见面的时候都相互抱怨说厚厚的一层口罩捂在脸上,实在是太不舒服了。 自从疫情开始以来啊,经过这漫长的四个月,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戴着口罩的生活。

尤其在疫情初期,网购平台上的一次性医用口罩价格已经翻了几十倍,却还是供不应求。

那么在这个巨大的市场背后,那些卖口罩的人又经历了什么?

他们赚了多少钱,又采了多少坑?

抱着这样的疑问,我们采访了今天的第一位讲述者。

他还是一位大三的学生,就在安徽的老家开了一家口罩厂。

我是小a,我是上海的一位大商学生,现在我是一名口罩投资人,我们这边真正的是说封城的时候大概是在大年初十,那个时候就是我们本地,原来就是有做口罩这个行业的。

甚至他们很多厂已经濒临倒闭了。你知道吗,当时厂里面给工人开三倍工资,浙江人来我们这边扫货,然后?

高价卖出去,这个利润确实很高,确实很高,一个口罩卖了十几块二十块,他们那些口罩厂一夜之间就活过来了。

这个人家当时都在骂国。发国难,财发国难财,从这个时候开始,就是就我们当地人还没有想到去做口罩。

然后到后来疫情越来越严重,越来越严重,直到国外疫情爆发,很多人就是开始做口罩了。就据我了解,我们我们是带注册的加那个?

挂靠在一起的那种厂家四千家,到后来感觉诶在家也没事干,家里面清晰啊,包括老爸老妈就是以前也是做生意的,包括我身边的朋友,呃,做的也很多。

就是更直白一点,我也想赚钱呃,然后左手开始去准备厂房,就是第一步,肯定要找好厂房。

三月底,小a终于下定决心要开一家口罩厂。

开口商场除了要办一些必要的手续,他还需要租厂房,招工人,买原料以及买设备小a,家里本来就是做生意的,所以说厂房和工人很快就解决了。

但是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原料和设备都已经很难买到了。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是口罩是怎么做出来的,其实厨房那个灶台大概有那么长三四米,这样其实做口罩的那个机器也就那么大。 我记得没错的话,那个机器在疫情没有办法之前只卖340000块,但是疫情爆发之后。

从340000块钱炒到了700000,一台就发了很多倍,很多倍就。

当时我是怎么去买到机器的,因为家里面有个朋友在那个宁波那边做这个东西。

然后我们连夜开着车从安徽这边赶到宁波去,因为当时不可能有现货给你的,交个十万块钱定金,然后过个几天,然后他给你那个货。

我们是就因为是朋友介绍了嘛就认识,就是说你,你们直接来厂里看好了,那个厂里面,比如说这台机器还在组装?

跟拍卖行一样,就是说多少钱多少钱就几万几万的家,这种就是各种黄牛,各种导演正在你打电话说老板老板,这个机器你要不要多少钱,多少钱先打多少意向金就是定金嘛。过来呃,我把厂的位置发给你,然后你过来自己打全款给厂里,然后积极拖走当时市场最高峰的时候,我们还是310000的价格买回来一台,单单一个口罩机还不够。就我们知道,口罩上面是有那个耳袋的,是挂在耳朵上的,或者说系在头上的这种还需要一个把口罩那个袄袋点在片子上的那个机器,那个机器。当时。

很便宜之前疫情没有爆发的时候,也就两三千块一台,我们买来的时候18000块钱一台,然后呃,又要去找原料,就是咱们一次性口罩,最重要的是里面内层我们叫熔喷布,跟那个棉花一样做传统布。

只有他有具有过滤性,就是大家之前在网上看到那个测评口罩那个把里面倒上水,可以兜住水那个东西。

其实那个时间根本一点用没有,因为接触你皮肤的内层是白色的无纺布。

单单一层无纺布都可以兜住水,其实你可以把那个口罩拆开,里面有一层薄薄的,那个白色像棉花一样的那个布。其实只有那个才有那个过滤作用,它的那个价格刚开始也就120000块涨到我们。我当时我们厂里面买回来是在常州那边,就是当时三十八万一吨的价格定了一吨半回来。

然后我们当时算了一下所有的机器到家,包括厂房里面的所有东西。

全部安置好成本大概在800000左右,我只能说第一个口罩做出来,我什么心情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真的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就特别开心。

然后就适带一下。哎,感觉很好,跟其他口罩没什么区别啊,很有成交感。这个东西我们第一批或第一个客户是要的十万个。

我们的成本大概在八毛钱左右,然后卖出一块还是有利润可以赚的嘛。我觉得可以去做烤烧厂,开工之后,一切进展都很顺利。

在四月上旬的这个阶段,尽管国内各地的疫情已经趋于稳定了,但是由于国外疫情的发展,口罩厂依然不抽销路。

在当时,小a的口罩厂每天大约能够生产十四万个口罩,每一个口罩的利润大约是三毛钱左右800000的成本很快就赚回来了。 也是因为家里经商的缘故,小a对做生意这件事儿多少有些概念。

以他来了解,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一门合法的声音,能像口罩厂一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回成本。

我们是十天十五十五天,大概把就是所有的机器钱挣回来利润最高的话,我觉得就是四月初那段时间,现在来说是利润,是真的差。

报个厨厂价吧,我们现在口罩的厨厂价大概在大概四毛到五毛之间。这样,四月末的五月初,因为疫情逐渐稳定,再加上相关部门对防疫物资的管控力度加大。

口罩这门生意开始变得不好做了。

小a早就预料到这种投机的生意注定不能长久,但他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竟然这么快。 呃,我父亲之前就说过,其实这个行业就是一个大泡沫,在这里一旦这个行业破了,很多人都是亏得倾家荡产。

就是我们这边也虽然说也有很多工厂,但之前都。

都有赚很多钱,但是已经该停掉的停掉了,然后该把机器卖掉都卖掉了。已经国内的市场已经呈现了一个下滑的趋势。

虽然说现在国外疫情发展的特别严重,但是我们国内很多做的产品它都出不了海关,虽然说我们国内的海关虽然说可以出出去,它是认国标的,就是GB2006的那个。

但是你进不了国外的海关,也有很多人他之前赚了钱,然后就全部亏掉了。现在这种局势我们虽然说已经不亏钱了,但是我们我们把口罩做出来,就是成本就是投入。

我们现在也要考虑到,就是还继不继续去做下去这个事情如今小a回头复盘的时候,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入局。

他估计如果自己疫情初期就下定决心买设备,办厂少说也能赚个两三千万,但是小a入局的时候也就是三月底,四月初开口之后长已经不是市面上最赚钱的生意了。

就像小a刚刚提到的,在那个阶段,由于各行各业都在一窝蜂的制造口罩口罩,最重要的原料熔喷布供不应求价格飞涨成本上去了,口罩的利润就薄了。

但这个时候,已经有一批人发现了新的商机。

那就是卖这个熔喷布接下来的这位讲述者就是一位熔喷布机的销售。

大家好,我叫大兴,我是一个熔喷不及的销售员,我们公司是这样的,我们公司疫情之前啊,疫情之前其实也是遇到了一些困难,财务状况并不是太好,但是就这近两个月的这么一个销售熔喷不羁的这么一个机会吧,前几年加起来利润可能也没有这么大,营业额也没有这么大。欣所在的公司是一家机械制造公司。

在疫情开始前,他们原本的主要产品是包装材料,制造机,主要是面向海外市场,但是受到疫情的影响,他们的外贸业务做不下去了。

到了二月底,他们的公司领导决定转产。

当时经过了一番的考察之后,他们认为在这个阶段开始卖口罩机已经晚了,于是他们决定研发熔喷布脊,并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就投入了生产。 其实我刚开始知道这个信息的时候是从我们这个同事的朋友圈,因为他们内貌就在工厂这边嘛。

所以他们是第一时间能接收到公司的最新的产品或者策略。他们发他说,熔喷不羁,打了一个引号。

就是硬超级。

然后我就去网上去收集了一下资料嘛,发现的确是这样,因为做口罩的工厂很多,但他们买不到。熔喷布。这个行情是从二月份复工开始,他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

二月底的时候,当时熔喷布可能才十万块钱左右一吨,然后原料也很便宜。三月底的时候,他的这个单价已经差不多到了420000元人民币一吨。

大兴和他的同事们算过一笔账儿,按照当时熔喷布市场的行情和一台熔喷布机生产的效率所产生的利润相当于用印钞机来印五块钱的纸币。

所以啊,说他是印钞机,倒也不为过。

三月底,大兴和他的同事们接到销售任务,开始卖熔盆布机。 大欣以前是跑外贸的,没有国内客商的资源。

所以他只能自己去网上找机会。

大欣先是找到了百度贴吧里的熔喷布吧,发现有很多人发帖寻找购买渠道,还有人贴出了交流信息的微信群二维码。

很快,大新就顺藤摸瓜,加入了二十多个跟熔盆布产业有关的微信群,在里面发布广告。

两个月以来,大欣每天都能接到好几十个咨询电话,因为我这边的客户有岁数比较大的啊,它是改革开放初期他就经商了,他说我做了半辈子买卖了,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个情况,一个合法的生意能被做成这个样子,真的是活久见,真的是活久见给你讲比较有意思的几个事例啊,有一个人,他是在上海。

他是一个制片人,但是他不是那种非常有名气的制片人。他们以前是拍过一些电视剧纪录片,这种它不是很有名气的。

这是一个东北人,但是他一直在上海,因为疫情的缘故,他说,以前他们这个行业也不缺,没有活干,他们经常会接到什么剧呀,纪录片呀,网剧这种的也是很忙。

但今年的话一切都停了,所以他这边也是颇于生计嘛,还房贷或者怎样怎样,刚好他有他的一些别的,以前的一些投资人也尽到这个行业嘛,他就帮忙去找设备。

靠,找设备建造一些佣金,因为他会跟我谈的嘛。

比如说他从我们这儿买设备,我们怎么给他去提成,或者说是他怎么会从最终的买家那里拿到多少钱的佣金,他会跟我聊这些。

然后还有一个故事,想跟你分享的是有一个以前是开夜总会的,他应该是从百度贴吧嘛,看到了我发的广告了,然后他联系到我了。

他开了辆su v穿,一身运动装也就一米六左右,可能都不到,然后嘿嘿瘦瘦的。然后他告诉我,他说为钱开业总会。

就是因为疫情的缘故,夜总会有关了,只剩下了以前一帮这个看场子的你也知道,看场的那种小弟全都是花臂,就是那种造型的,呵呵。他自己手底下的人跟他一起打算就是做口罩。

他在一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口罩,赚到一些钱。

现在他是拿他赚到的钱用来买熔喷布机,因为市场上没有好的这种分布,他决定自己去做,他说他有钱也买不到。

他说,我的时间也比较着急,因为他还要去无锡去亲他,很多人欠他的口罩的钱,所以说他大概用了二十分钟,现场就把他们那个网银点开。他说是卖了两台设备。

差不多四百万。这个样子他喜欢像我弟弟这个,可能他当大哥当的比较时间比较长嘛。他弟弟哥哥的这个项目,你盯紧一点。哥哥这比较忙,先走了。

急急忙忙的他就走了,担心他们公司生产的熔喷布机相对来说属于比较高端的设备。

售价不菲,每台机器要卖到一二百万。

在大新所接触的客户中,有相当比例的人根本就没有做这种高投入高风险生意的经验。

对他们来说,几百万的设备成本并不是小数目,但是抱着一夜暴富的梦想,他们都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的全部身家作为图书。 至于卖房的借贷的更是不在少数,因为有一段时间,客户太多了,就在我们的厂区来去走,我们带着公牌,然后他就会堵住你。那时候我要买设备这个客户我影响特别神,是一对儿安徽安庆的老两口。

这岁数挺大,这得六十多岁了。

老两口说一口安徽话,很有趣,然后当时碰见我。

我现在给客户讲解设备了,他们就在边上一直听,然后就问我很多问题,我叔叔阿姨,你们是哪位销售员带领的。我说。

他说我们就在这里面看呢,没有销售员带我们,然后我们就互相留了个电话,然后我把第一波的客户跟人家带人家看完场,然后客户送走。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就是刚才这个这个叔叔跑过去,带着老两口看这样的他孩子在海南开网吧的?

贷的款去开的网吧钱还没怎么往回收呢,刚见点儿效益,因为疫情关掉了银行的钱,又每个月月往上还嘛。

然后老两口一着急,又不知道从哪儿抵押了一套房子去贷了款,他也是经过朋友的介绍到了我们的地方,因为他朋友的设备已经开起来了。

看起来效果不错,说白了就是赚到钱了,他眼红了,你知道吧。然后他就觉得这个真的不错。

我们要做老两口就先过来。

也有点儿于心不忍的说,这个生意这个东西应该是你的孩子来做,让你的孩子来跟我过来跟我谈啊,怎么你们老两口跑过来啊?孩子没时间说的,我当时就劝他们不要买你做出来东西他就好,你做不出来东西。

他也会把你给害了,因为你用你不会用呀又这么贵的价格。我说,你像你们这种经济状况,我真的不建议。

那么啊,没关系,他说,是呃,我孩子聪明,我让我孩子从海南回来,学老两口,当天晚上没有离开我们这个地方。

就找了一个酒店住下他的孩子和他的那个。

合作伙伴就一块儿开网吧的一个,第二天就过来了,差不多就是53岁左右,就是穿一身名牌儿,没有干我活,就是没有做过跟技术相关的啊。

也也可能没有吃过什么太多的苦,过来之后就说说啥都要买。

我劝不住那种情况,就感觉好像我卖给他们设备,仿佛我不让了,他们就那种感觉,他们就买了两台两台设备,嗯,就在我们我们销售部的会议室一个小会议室里面,当时就签完合同签完合同。

老两口也很开心啊,他孩子,还有他孩子合伙人也挺高兴的。哎呀,二十天以后我就能拿到自己设备了。

我就能开始印钞了,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心态,当天下合同的时候,说啥都要拉着我要去吃饭。

我说,我实在不好意思,我真的没时间。我说培训呀,这些我帮你们去安排一下,保证咱们后期出来能能做出合格的产品,能让能帮助你们赚到钱去还贷款。或者怎么他们现在在那个安庆?

有一个自己的一个厂房,然后现在在做做的效果应该还是不错的。

我看他的朋友圈发出来的还是很开心的。 这两个月以来,除了买设备的客户以外,大欣也没少跟全国各地的导爷们打交道。

自从疫情开始以来,由于物资紧缺,导爷们成为了市场上最稳赚不赔的赢家,从口罩到轮盆布乃至侧纹枪医用酒精等等,凡是跟疫情相关的产业,都少不了倒爷的身影。

导什么的都有,只要跟疫情物资相关的,以前不是有一个故事吗?一吨熔喷布的故事,二月底三月初的时候就是熔喷固比较火爆,但是大家都买不到的时候。

有那么一吨的熔喷布,它的产地最初是从广东一带。

被若干的导爷倒了若干手,可能一下又去了华北,然后又去了了中部地区,然后最后绕了一个大拳座,又回到了广东。

就这么一个情况,就是真的有很多人就是很简单的交易方式,有人就在微信群说坐标打个比方,河南郑州有几吨,比如说五吨熔喷布需要的来定金所获,这里我给你解释一下,大兴刚刚提到的定金所获是这样的,到爷们手里的那些紧缺的物资都是从天南海北找来的。

通常来说,买家在得到货源消息之后,如果想要当面验货,就得付出时间成本。

赶往货源的所在地,但是因为熔喷布这种物资实在是过于紧俏。

如果一个买家想要先验货再付款,通常情况下就已经被别的买家节奏先登了。

所以导爷们会要求买家先拿出20%的货款作为定金,锁住货物,然后再当面交货。 据大新的了解,在疫情之前,国内市场上,这种大宗的商品交易中从来没有过定金所获这种规矩。

毕竟他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真的有很多人被骗,你知道,如果在群里面看到有人,就是说他把一个跟另外一个群友的聊天截图就放到这个群里?

他说,请问你们有没有人被他骗过,他就这么发了一个聊天截图,然后把这个人的那个id就挂出来。

有一个人吃瓜群众就冒出来了,说发生什么了嘛。

他说我被这人骗了200000的顶尖,当时那个黄牛他就自己,他们都承认,他说我就是打爷,然后我有一个这样一个熔喷布厂的资源。

然后人家给了我十吨,然后你们谁谁要。然后他当时就私聊。那个人加了微信,通过好友也没说几句话,他就说什么,你在哪里,他就把大概位置一发手机号一发银行卡底下一流。

盯紧怎么付,他说是先付20%,应该是就是总额三百多万,然后他是几十万几十万。然后当时他就好像就给人家付过去了。

出过去之后,然后这个人就把它给拉黑了。

他去报案的时候,警察那时候警察很不耐烦,因为警察那边短短的这几个月内接收到无数起不安口罩龙帆布原料相关的内容,然后警察都觉得很诧异,你们这些人心怎么这么大。

就微信上加的人,你就敢把几十万就转到人家那看着?

然后那天就消失不见了。

对大多数的听众来说,关于口罩这门生意,大家最关心的可能还是货源的质量问题。

也就是说,我们高价买来的这些口罩以及它的原料究竟是在哪里被生产出来的。 在这个问题上,大欣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大欣每接触一个客户的时候,他都会了解一下对方是从哪儿来的,是怎么接触到这门生意的。

他发现有很多的客户都是经过熟人介绍从一些他并不熟悉的小城市来的。

比方说他在前面提到的那段老夫妇来自于安徽的安庆。 而碰巧的是,故事的第一位讲述者小a也是来自于安庆的一个县城。

据大新了解,安庆这个地方,因为以前就有纺织业的基础,在疫情开始之后,有非常多的人投入到这门生意当中。

河南有一个地方,也是名不见经传叫长圆。我不知道您听过这个地名,没有再进到融工部行业,以前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名叫长圆,断臂残圆。那个圆吗?

长板的长,这个地方据说差不多有上千家口罩厂在做,然后还有安庆,安庆也很多啊,就是江苏有一个地方叫洋中嘛,它应该是属于镇江呀这一块儿?

离得比较近一点嘛,他在以前的话应该是在做无仿部,所以说他们转做熔喷布,他是有一些技术的保障,他们有这个能力去做的。所以说突然一下那个地方做的就很多。

当时基本上就是不敢说全民都在做这个事情,至少有很多人在做嘛,很多都是以一个家庭作坊的模式在操作生产销售,他们为了不缴税,然后就是拿那个网球包行李袋,拉着现金去买,因为我有一个客户。

他也去过那个地方。

他之前也是纺织行业的,本身是做那个女性内衣的,还挺恐怖的,因为他们去了之后,先要到跟卖家约定好的一个地方,把自己的车停下来,然后那块儿有一辆商务车在那儿等着。

当时我这个客户,他说他贷了1200000人民币现金,整整的一个网,一个行李袋,网球包那么大。

他抱着那个钱过去之后就招呼他上车,上去之后招呼他坐到最后一排商务车里面做了四个彪形大汉。

他就抱着他的那个钱袋,前面的标签单还就把车门一关,还给他头上掏了个袋子。他说完了就跟绑架没有什么区别,然后就带他去一个地方。他说是车停到院子里面。

他那个墙很高,他也看不到周边也没有任何的参照物,然后就进到了厂房里面,看到里面确实有很多设备在做这个东西。

真的很火爆。他说当时他去扬中这个地方的时候,连吃饭都成问题。

他说他有一天饿了一天,想着去找地方吃顿饭吧,结果小饭馆全关门了,好不容易看到一家。

正在开的小饭馆儿进去之后,那个老板就剩下一个人没有。厨师就问他,小伙子,你吃什么?快点儿说我,我待会儿这我这个布要打好了,我要过去把布拿下来。

就是我给你随便做个面,你吃一吃吧啊,可以就是这样整全民在做龙喷布的一个状态,而且当时的话,龙喷布的价格也差不多得300000左右。

而且每天都是供不应求的一个状态,就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可能很早进场的这些真的是赚几个亿,这种情况在当地还是比较常见的。可是像这种家庭作坊。

他们的工矿环境都是很复杂的,根本不具备生产一个洁净的这么一个口罩。用材料的这么一个资质,包括他的模具精度,达不到厚道不殆进进店住级的这个设备。因为进店住级是很关键的一个设备,它可以把进店加到熔喷布上面。

增加他的这个阻隔的效率。 这样的话,你像可吸入颗粒物,这些比较小的东西它都可以组得住。

像杨忠的这种龙宽布做出来的口罩可能只能阻挡一些,比如说像尘土这种颗粒物比较大的东西做成应用口罩真的是危险还是比较大的,因为它并不能阻挡病毒。

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就在群里面喊他,说是杨忠出事了。杨忠开始严查了。

所有的交通路口包括高速,包括国道,每辆车都要查,一旦发现拉的熔门布就寇步,它不让你把这个扬中地区生产的劣质的熔喷布带出扬中。

然后从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国家可能已经开始管控熔喷布局市场啊。 四月十五号,扬州全市所有的熔喷布企业全部停产停顿。

从这一天开始,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的规定,管控防疫物资的生产。

在当时那个阶段,熔喷布的价格已经被轰抬到了近800000亿吨,担心估计如果没有及时管控,让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很快他的价格就会突破一百万一吨。

而与此同时,熔喷布的主要原料pp聚丙烯颗粒也将成为下一个起火可局的投机对象。 而如今,按照规定,全国只有不到一百家的所谓白名单企业才具有出口口让的资质。

在这样的限制下,全国各地大量没有出口资质的小型口罩厂濒临倒闭,熔喷布的市场也随之降温了。 这个行业最不理性的时候就是。

所有人都觉得他赚钱,但是没有考虑到任何的后果,也没有想到未来它的发展的趋势,大家都是盲目的。可以这样讲,基本上我的这些客户都是四月初就四月份听到这个行业的,也就是他们都是在最疯狂的时候一头就扎进来了。

很多人眼睛都是红的,就是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一个做生意的状态,仿佛就是说,我就赌一把。

我就读,我能做一个月,两个月就ok了,就这样赔了钱了的,这两天就就有一个客户,就是因为他之前是这样的,他跟他的合伙人确实是想做这个熔喷布吗?

嗯,他是江苏人,然后也是看到这个行业比较火爆,然后一头就闯进来了,不然他也买了两台设备。

因为我们有个交货期的嘛,它都是期货也差不多要等二十天这个样子。就在这二十天内,这个熔喷布的这个市场也发生了比较大的一些改变,比如说政府开始管控,要求你必须。

证照齐全才能做他的工厂想放在张家港,但是张家港的地方就是已经不审批这种小工厂,于是他就把工厂挪到精华。

然后就开始投资去做那个无尘车间后期的话。国家不是对农村部的这个质量把控也越来越高了。

又出台了很多政策证件的要求,又很严格,或者怎么样各种各样的限制,后面又去跑那些镇,又又花钱,然后去找人,然后去办镇。

就这么一圈儿下来,和我人跟他不合作了,就觉得太累了,太费神了。

然后他的合伙人跑了,就他支付了一半的预付款,我们给他做嘛。

然后发货钱要支付尾款,他现在没钱支付尾款,但当时我们都在办公室嘛。

然后那个人整整个人心态就奔掉了,大喊大叫,就整个人也是比较失态的一个状况,就是就是那样对我今天白天还给他发消息了,我说你的货还要不要?他说赶星期五卖不掉,之后我就不要了,我弃货一百多万没有了呀。他50%的预付款在这里。

我现在还是想着,如果说他真的没有这个办法的话,我再考虑就是跟公司申请一下,不仅把钱退给退给他。

因为你也知道,像这两年国内其实经济情况,经济形势并不好,也是在博,这个泡沫就是迅速的被吹到最大,然后慢慢慢慢要缩。

但他不会爆掉,我觉得他因为毕竟熔喷布现在是口罩产业里面的一个环嘛,这个行业会长期的存在下去,规模化,正规化,所以说以后大家买到的口罩相信都是品质还是比较好的价格呢,也会比较合理,不会像咱们疫情初期那会儿。

买不到骨罩,或者说好的骨罩450块钱,一个n九五的口罩,那种情况应该会不太会发生。

初一好奇,我们想了解一下疫情期间你还记得自己囤了多少口罩吗?

你买过的最贵的口罩花了多少钱?

欢迎在节目的评论区里告诉我们你的故事,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深夜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42.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