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鞋者自述:被霸凌时我低下头,爱上了他们的鞋
gezhong2022-06-22  99

我能从那种味道里感觉到鞋的主人很快乐。他比我活得快乐。 故事FM ❜ 第 560 期 R,今年 24 岁,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对球鞋有一种病态的、恐怖的热爱。这种热爱持续了十多年。 对于这种热爱,你可能听过另一种说法——恋物。 简单来说,「恋物」是指对没有生命的物体的一种迷恋。从内衣到鞋袜,到有机玻璃纽扣,这种迷恋的对象可以非常多样! 《精神病学与神经科学杂志》曾经刊登过的一篇文章指出,恋物倾向更多出现在男性身上,且多发于青春期。但其实,目前关于恋物的研究还不多,对恋物的误解和偏见又很普遍。你可能都想象不到恋物者会是什么样。 /Staff/ 讲述者 | R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林枫 声音设计 | 桑泉 混音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闫敬文 运营 | Yoyo 冬冬 /BGM List/ 01. Story FM Main Theme Sailor - 彭寒(片头曲) 02. 长夜齐天 - 桑泉 03. 编织触觉 - 桑泉 04. Cancer - 彭寒 05. 纠结的秘密 - 桑泉 06. The Other Side of Shadow - 彭寒 微信公众号 故事FM 微博@故事FM_StoryFM

恋鞋者自述:被霸凌时我低下头,爱上了他们的鞋

提示一下,本期节目当中会涉及到一些关于性的描述,可能不太适合孩子听。

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带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52,今年24岁。

我对球鞋有一种极度病态而且恐惧的热爱,正热爱已经持续了十多年。

今天讲述者阿尔所说的这种热爱。

你可能听过另外一种说法,也就是练物。所谓练物,简单来说是指对没有生命的物体的一种迷恋。

这种迷恋的对象非常多养。有人喜欢内衣,有人喜欢鞋袜,还有的人喜欢玻璃纽扣,恋物倾向更多出现在男性身上,而且多发于青春期。 目前关于恋物的研究还不多,但对恋物的误解和偏见却很普遍。

你可能会把他们想象成是病态的,甚至是变态的。

但今天的讲述者r其实是一个非常安静听话的孩子。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感情,没有欲望。

阿尔德原生家庭很不和谐,父母经常打架,整个家都非常的沉默压抑,这让而具有了一种不被同龄人理解的安静。

从三年级开始,我就已经被班上的那些很坏的男生就每天说弄我,他们没有理由,他们就是觉得我太安静了。 有天中午大概十一点,但我被两个班上的小红红也抓住了。

一个人就从背后就是控制住我的胳膊。

然后另一个就拔开我的裤子,然后在裤子里面放虫子等我。那个时候我不敢反抗,就是回了家,把自己管在屋子里面,默默地吐掉裤子吧。

那只虫子拿出来很大一只臭虫,我就会自己偷偷的流泪,因为我可能真的就是太软弱了。 这么打个比方,我那段时候就是像一个默默一样,我不会做出任何反抗,就是你别人怎么提问我,上面那根线我都会。

动啊,我现在很后悔,那段时间为什么会变成那么安静的一个人,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因为它就像是一个故事的开头,就是从这件事之后所有的经历中,你觉得它就是一个起点,一直以来儿都把情绪藏在心里,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每次升学的时候,儿都会期待新的同学,别再欺负他的。

但现实却不是这样,针对r的霸凌行为在不断的升级,并且开始渐渐安寒了其他的意味,他们从r的性格转移到了他的穿着打扮,衣服,鞋子上面。

初中三年一直带有我那个女动作祈福,他就天天侮辱我,说我特别土,就是像农村的孩子一样,他如果不开心的话,他会在我身上啊。那个就是水壁嘛,在我身就小腹上乱透乱花,甚至他会联系男生,他们欺负我,包括。

就每次上体育课,一群男生就一直围着我把我围住,说我长得丑,穿的衣服也很low,那段时间就是还没有。我现在这么多品牌吗?我妈问的省钱,而且那段时间加力经济团队不太好,他就会给我做一些衣服,然后包括初中的时候,他还给我织毛衣。那个时候,我妈给我吃过一个蓝色的贸易,但是那个蓝色的贸易就是饱和度很稿子。它很蓝胸部,它有一个白色的部分,上面可能有一些印花,大概是这个样子。

可能大家举的那件毛衣很吐就,而且那个时候我妈给我买的洗子也很丑,那个时候买nick的话,家里真的是条件很好的。

我那段时间我忘了穿什么牌子,反正价格可能都在100年内,因为每次买鞋物都挺紧张的,因为我最后接下来肯定是会被嘲笑的那么一双写字呀,因为好看写字都很贵吗,自己其实不敢。

往归里面跳,因为我还是觉得家里经济不好,我不干题,我始终没有勇气去跟我妈妈去提,我想要一双很好看的鞋子。

从来没有。

那时候阿德妈妈在一家诊所上班,爸爸自己开一家很小的工厂,但生意很差,而知道家里条件不好,所以他从来不在物质上多要求。

但他常常在心里偷偷地想,如果自己能够拥有这么一双好球鞋的话,会是什么感觉呢?

当自己不能拥有的时候,而就开始留意同学们的鞋子。

初中的时候,体育课上面我背几个男生,就是围在一个角落里面,然后他们不要从哪里面投力更省资,把我捆在学校操场的那个树上面。 当时曹长郎有很多人啊,就有些人在看我嘛,然后他们就围着我,我上初中那段时候,我脸就有一些婴儿费吗?所以?

每个男生就真的会捏我的脸,甚至会有男生只是咬我的脸,把我的捏捏的就特别的红,特别的辣火拉拉的感觉。就那次他们几个把我捆在书上面,瞧我的脸,然后就低头,然后只能低着头。可能是那次的时间太久了,然后只能盯着他们的写字看。

我觉得他们那个人叫上都会穿那种恨酷恨量的写字,我觉得。

好像是一种很高层次的象征,我当时被绑在书上,我脑海里面其实是羞耻,跟南锅想哭。

但如果你之后我脑子真的会不断回忆这些场景,我就会想到他们那个时候没跟人穿什么鞋,他该有至少六个人,而且身高都很高。大概那个时候他们都已经涨到一名八左右,他们的血就全部是球席,你就会发现有一个特点就是它虽然脚踝两侧。

它是有包裹性的,但是它转到后面就是你脚步子的后面,它是有一个很,我觉得那个线很有名,它是有一个缺口。

就觉得这个血涉及的很别致,它跟别的血不一样。

所以我慢慢的就因为一双鞋子好看,逐渐过渡到对他们早上的鞋子有一定电欲望,最开始二对球鞋的欲望也只是想穿想拥有。

但每一个人的青春期都是一个观念快速成型的过程,身处这一阶段的青少年要如何踏入这个过程,实际上是充满了变数。

每当被欺负的时候,二就近距离的观察那些男孩子们的鞋子,这让他觉得内心得到了补偿。

渐渐的,这种补偿机制带着r心底无处宣泄的情感,开始发展成一种更混沌,更复杂,也更失调的欲望。 我又察觉到我对茄子的感情在1.1点加深,就是如果他欺负我的话,我会很近距离观察他脚上的血。

有次中午,这是我们班上有一个男生,他跟他的好朋友在一起。

他本来想那天欺负我,但是他那个朋友正在。

携带,然后就看到他脚上的鞋很好看。

一直到后来我有时候会刻意在学校里面找这个男生。

说实话有时候被这些人欺负,觉得到那些海亭很享受,但我觉得我的情节就是因为他们曾经欺负过,然后他们在欺负我的时候,他们会在我身上产生了一些自己的碰触。比方说之前提到过,他们经常捏我的脸,抓着我的手就是控制住我。

但是因为在青少年时期,那些人对我产生甚至接触,让我感觉到又那么一点点兴奋无交是不是就是青春期给我带来的印象,然后对一些刚有一些什么性气盲啊坏,有一些什么,就是他们会把一些成人影片里的动作加在我身上,就比如说他们会控制着我的手,然后再后面就不断的顶撞我。一开始我很抗拒,但后来就是逐渐。

因为我没有办法摆脱这件事。

我没有办法跟正确男生又比较正常的联系,因为我只会一个人带在安静的角落里面,所以我跟他们产生联系,只会在他们欺负我的时候。

所以我到后来就我自己觉得内心就是真的很有趣,我就逐渐喜欢上被别人祈福,觉得这种想法很恐怖。

很不正常,但这个时候你发现你自己已经成名,家里面没有办法自拔,你该怎么做呢,该怎么办呢?

二爷被自己隐秘而压抑的情感吓了一跳。

二原本只是想拥有一双球鞋,或许有了球鞋,同学们就不会再欺负他,他就能和同学们正常相处,甚至是做朋友。

但这样小小的愿望长久无法被满足的时候,而发现自己竟然对那些欺负过自己的高大健壮的男生产生了依恋。

一切因球鞋而起一切又因为球鞋串联起来,交织成一个巨大的情欲的谜团,是渴望球鞋还是穿鞋的人,是享受被欺负,还是被迫接受。这是跟同学们的唯一联系。

是家庭条件,结局积累的物欲,还是青春期躁动的情欲?

这些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些情绪在儿子心里横冲直撞,总有一天会爆发,毕竟年龄大了一些,就是想的东西也会更加深。

那种欲望越来越强烈,我控制不住自己,我说,我只能通过把这种情节寄托在鞋子上面,来获得对我内心的一些算是很扭曲的安慰。

而且那个时候学校的环境确实给我一些保健,让我杰出这些写字。

我上高中之后,因为高中那个学校离我家特别远,所以我是住校的宿舍楼,它是两层,那里面非常破硕士管理员的话,他其实也很不负责任嘛。他就在一楼一进门的地方多进去宿舍之后,我就会发现其实有很多人他是不所闷的,而且那个时候坐上楼楼里面确实有监控,但是我。

我发现他们不堪,因为他们没有红色的那个灯,我就会就是想法变得很疯狂,然后胆子会变大。

因为我还是保持了我初中的一个习惯,就是在路上我会盯着别人的写字看,然后记住这个人。

到后来,因为可能是巧合一号,我会偶然发现我说,哦,这个人原来就住在我的对面,他个子高高的,也很好看。

那次是我观察了很久,他脚上受一双黄色的吃Happy buck,它的配色是晃字词,我记得非常非常清楚。

是个傍晚,第一件晚自习课件的时候,是没有人回忆宿舍。我有一天晚上终于鼓起勇气,我想试一次,因为我太想知道他写字传下来是什么感觉。

我真的太想太想知道了,从初中开始忙一只刀,高中,我就一直没有机会。

当然一双长的鞋子,所以那天晚上一天傍晚,我就装着胆子。

想做这一件事,那是个秋天,然后外面一直都在画的画的像。

当时我心就是从教室走出来嘛,心跳的非常非常快,就要要从你嘴里面跳出来的感觉一样,就一个人走到宿舍。

当时那个书馆大叔他在,肯定是他没有注意到我,就基本又转了他的第三间。

我那个时候真的非常紧张,说是在抖,我就硬着头皮。我说,冲吧,我就把他们我就吹开。然后那个宿舍里面他非常的黑,就一扇窗户,我就拿着我的手机开了手电筒,我就在找他的床四张床吗,上下破一公尺,十八个人,我在一起们右手便低张床的夏普,我认出来是他的鞋子。

我当时很激动,我说,终于我可以感受到一次,然后后来我就一个人坐在拥有橙色球鞋的那个男生的床上。

我就吻了一下他被子的味道,我觉得周末你起码觉得很好玩,我又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坐在他床上,把我的鞋涂下来,我就穿进去说穿进去那一身枪,我就觉得。

哦,我这原来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去找到中心那边,它会高出来一段,因为。

鞋不都是平的吗,让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他其中的高丽人就觉得穿起来不像是舒服,但我还是很兴奋。我觉得我第一次摸到他,我就开着手机,自然手电筒就就仔细看,真的很漂亮。

当时我是记者,只穿了右脚。

后来我做了一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的行为就是我会去。

吻一下他鞋子里面是什么味道,就是在一种很紧张的情况下,因为我时间是有限的嘛。

我脑子很其实很懵,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舞文这个写字。

我自己也知道我之前会很变态,但是我忍不住会去想我一下一种淡淡的,很奇妙的错,因为并且是写字嘛,但他只是淡淡的那么一种若有若无的气味,因为新的球鞋,它毕竟里面它还是有一些布料啊,或者一些塑料材料的味道。

它加上一些人气的一些。

淡淡的抽泣,但没有说我没有觉得他有那么比如说我特别排斥的味道,反而我是觉得他虚重很奇怪的香。

他闻起来能感受到这个戏的主人恨快乐,他比我活得快乐,就是那种味道里面能包含很多物,从来没有拥有过的一些东西,真的很奇妙,就感觉这种味道,它可以让我摆脱。

之前所有的不愉快,后来我就悄悄地把它的血放回原味,然后用手机拍了他写字一张照片。啊,我就去上课了。

那些第一次拍的照片就像是一个魔鬼一样。

你做了这件事,你就忍不住去做。第二件很可怕,就是我会拿着他这个照片去收银啊,或者经常去翻,然后会脑部当时那个情境。

包括它那个味道是一种怎么样的味道。我经常会回忆这些细节,但是后来我除了拍照片,我还是想,如果无在那么一个没有人的环境,那样一个全是充满了他的物品的那么一个环境,我可以试一下会不会能给我带来更刺激的感受。

所以我就我记不得是哪一次。但是我后到后期,我就是开始做这件事情,我会坐在他的床上,然后大家发一些就。

一边吻,然后手里面也会看着他去自慰的。我觉得从事觉上跟受觉上这两个感官体验物质的都要有,然后这我做这件事,是的,意义才会顽重。但是我不会留下任何很及物,不会弄脏他们的喜字,从那之后二会时不时的潜入别人的宿舍。

去看看那些他心心念念的球鞋,在儿的脑海里,就像是有一个陈立氏,他喜欢的每一双鞋是什么样子,在哪个寝室他都记得很清楚。

一楼左手边有一间双开门的宿舍,那儿有一双黑红色的国产乔丹,一楼右手边第三间宿舍,有一双蓝色的李宁因素,那间宿舍还偷偷养了一只蜥蜴。

二楼南边的尽头是一双蓝紫色配橙色的很软的匹克速硬二代球鞋,但而不仅会记得每一双鞋。

他也会记得他们的主人还有一双鞋,让我很深刻。

学校有一年暑假不是在翻新吗?就在刷墙,当时不是有刷墙的工人吗?

他们就午休的时候,不知道这是怎么把那间宿舍门打开了。然后他们在里面睡觉,我是偶然发现了,就是那双戏,他在床下的就是放鞋子的一个平台上面。然后看了这场雪之后,我就感觉眼前一样,因为我见过那双鞋的主人。

大家其实是一个收手高高,然后。

发型的话是一个锅盖头,我当时在心里面偷偷喜欢过那个男生,所以那天中午我们发现他的喜字摆在那边。

真的很激动。然后但是呢,他的床上其实有工人在睡觉的,他说,我因为很想得到他那双鞋,后来我还是把他拿出来了。我没有吵醒任何人。

那一次滋味的时候,我会就是这件事情对我来说会更饱满一些,因为这时我从来不会想到我曾经偷偷喜欢过一个人的。他一写字就。

通过一种情况,然后他摆在我的面前,我觉得这一切发生都太突然了。我没有,就好像说,在你小时候,你很想得到一件礼物。然后有一天,爸爸妈妈突然买给你那种感觉。

然后那双写的配色是深蓝色,然后但是它偏一点紫,然后它脚踝的地方还有一个圆环,然后圆环里面还有一个石心原。这是我对那场写的一些细节的记忆,除此之外,就是那双鞋非常非常软,就像海绵一样跟其他鞋不一样。 然后当时抱着他,我就觉得我不知道是不是算是一种缘分,因为他。

咱是出现的太突然了,让我就是算是这些经历当中很难忘的一次。

四思维完之后,我就把这封信还是悄悄地放回去,让把些白号再偷偷出来。

但随后的几天,我是有再次去过的,因为我很喜欢那双鞋,我确实会把写字跟主人的脸集合在一起。

所以我如果穿这个洗脸,它比如说是一个非常哎,然后肥胖的这么一个人物并没有对他产生一些兴奋点,因为这种类型的人他们没有欺负过我就是之前遭受校园暴力的时候,全部是一些,就是身材很魁梧,然后又很健壮的人,所以我会把这两者结合起来,然后之后恨内心里面会很迷恋他们。

我的脑海里面,其实每双鞋子都会对应一张不同的脸,我能记住他们的脸?

然后请不自信的我就会对家产生欲望,然后我就会一边脑补,然后一边去滋味啊。

其实在第一次偷溜进别人宿舍之后不久而就看了一部电影,叫做沉默的羔羊。

影片的男主角白天是西装革履的医生,晚上就变成疯狂的识人魔,而觉得很有共鸣。 白天他安静沉默,被同学欺负,可到了晚上而可以切换到另一种模式。

做自己,甚至是别人平时都不可能做的事儿。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二能完全超然于现实,放任自己的欲望,在偷溜进别人宿舍将近20次之后。

而因为过于频繁滋味患上的潜力腺炎,他的小腹经常会胀痛难受的睡不着,而且有一次,他险些被宿舍管理员抓住。

从始至终,儿童无法按心回应自己的欲望,交错的刺激感和复制感慢慢变成了一种巨大的精神压力。 另一方面,上了大学之后,二发现周围的同学变得都很友善。

再也没有人欺负他了,他也交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批朋友。

如果去偷穿这些朋友的鞋子,而梁先生过不去,所以身体的状况,再加上新的环境和心境,让而有了直面心魔的勇气,他不再做透溜的事。

不过人的情欲是很复杂的,但其实不是说他有一个终点,因为就像脑海里面一直有一些东西,我始终是忍不住的,就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毕业之前。

有,还是在一个我没有回家的假期里面,我还是忍不住去我隔壁的那个寝室,但是我不认识那个男生。

我还是做了同样的事情,那些混乱就是告诉自己说你再多最后一次,然后永远技术体验,就再也再也不要做了。

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做完了感受很内疚,然后比这些更惊慌失措了。

而且在那次之后,我删光了我之前拍的所有的照片。

但除此之外,我把最后一次留下来了。

它是双红色的AG,里面一个很小的分值,那双鞋有之后自己也买了我。其实从去年开始,我已经在想解决办法了。

是我会自己去挣钱,然后我不会花家里的钱,我会买自己喜欢的鞋,然后我也会把它们收藏起来。

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我不用再像一个小头一样,虽然没有偷走别人的东西,我觉得但是。

偷走了邻家正常的生活,你像自己大概有十三商的样子,就是现在市面上流行的款式我会买,然后其余的我又会买当时别人脚上的那些写字,然后找回当年那种初中,高中这些时期我内心的一些想法。我之下正大光明的买回来,这些东西算是对我之前那些行为的自我心理上的修正吧?

但是以前那些就是校园暴力的影子,他一直是在我身上悟摆,脱不掉的就是你难过的时候他就会跳出来,包括我难过的时候,我也会想,我当时做过的一些很不光彩的事情,我都会想到。

你刚问我说是不是最后一次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这回事,其实我也很害怕我之后会不会做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真的会很可怕,除了伪制品的只有就是心和欲望,他真的会让人摆脱不掉?

我自己是不太能处理爱跟欲望之间的关系,到现在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我,到现在我也不敢去谈恋爱,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算是一种很正常很美好的欲望。

我觉得我从一开始就错了。

每个人都会有欲望,但是你的欲望来源于什么,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你的欲望跟我一样来源于亚裔,我不觉得他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但这么多年我也没有想过啊,我是怎么纠正他,我也就是很多事情叫这在一起,你解都解不开。

如果我可以重新火一次的话,我会从小就想去做我想做的那些事。

如果我还能再回到那个常经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变得不听话一点,我就说。

妈妈,我知道那首不管怎么样,我知道那首在医学上单纯的恋物并不是病态,只有他给当事人带来极大的痛苦,或者是引发共同障碍的时候,才会被视为某种精神障碍。

更多时候,那些所谓反常的性行为是我们在脑海中对现实进行的一次幻觉,重塑他可以帮我们避免遭受内心冲突引发的痛苦。

如你正在为自己的恋物倾向感到困扰,可以试着想一想自己行为背后的原因,这或许会成为你去接受去释怀的开始。

希望每个人都能更无害。

更舒适的接受自己的性偏好,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丧权混音孙泽宇,实习生,严清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58.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