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辞两次,我离爱马仕越来越远,离自己越来越近
gezhong2022-06-22  91



裸辞两次,我离爱马仕越来越远,离自己越来越近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故事。除了微信公众号故事fm的收听渠道,还包括网易,云乐,清理fm和苹果的波克m。

我们会在这几个平台上同步更新。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我是艾瑞斯,然后我现在是28岁。

四年前,LSC还在北京读研二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做实习助理。

和曾经出入职场的你我一样,四年来艾瑞斯闹的不少笑话也吃了不少苦头。

但是今天要讲述的并不是一个职场小白生殖器的故事。

生活不是国产电视剧走出校园,进入职场比升职和逆袭,更可贵的是成长为一个更好的人。 我当时给老板做助理的时候,我有一本本子。

那边就是关于我们老板,就是比如说吃那个叫做叫做塞百味要全速,然后配不配洋葱,然后加什么酱,是蛋黄酱还是黑胡椒酱。然后我的另外一个同事不吃香菇?

然后还有谁谁谁的生日是什么,那种是很学生的工作方法,但是我会把这些信息都给他,就是收起来干脆做成一个。那个很多同事很不屑这种做法。哎呀,觉得这有点奇怪,但是我觉得这种方法是我学学生的时候就是遗留下来的那种作风。

原来我们不是学翻译嘛,或者是什么,有很多东西你要随时整理,然后等到我工作的时候,我再用这个方法。

我觉得是好用的。

但是我印象比较深刻的第一个任务思路审就专门给大客户提供解决方案的。 然后我老板说,你去做一个调研,我需要很像和竖向的,关于每一个就是主流的几家解决方案公司。

然后我就在网上搜,然后我搜到一些,比如说。

甲骨文,比如说澳美,然后我特逗,我就给他们打电话,然后我到现在还记得我给甲骨文还是那个公司打电话。

我说您好。我说,我是一个公司,我这边想咨询一下你们这边能不能给我们提供整合营销方案,或者是解决方案,我们有一些需求。他说您的公司是什么规模一下把我问蒙了,因为我没有想过他会问我这个问题。我说,我说我们公司比较小。

也就几千万,大概几百个人吧,就是我当时完全就是瞎编的。后来我一想到几百个人,怎么可能几千万呢。

但别人估计也也就是没有在意。

然后后来我又去打第二架,然后他问我,你要不要来开个会?

我说,要不然这样吧。我说,你把你们那个公司的简介发一个e秒给我,然后后来我给了他我当时的工作有效。然后我想,哎呀,这暴露了,因为我们也是做这个的,但是后来他也没给我发,然后当时那件事情也做了挺久,做完了之后,我还想着是说要让那个出来的东西好看一点,就十六比九的ppt。想一夜把它说完。

我还在上面加了各种漂亮的符号,彩色了就是什么还来,最后打印出来黑白的,然后跟老板老板说,哦,那天我感觉老板也就看了大概。

几分钟吧,就可能都不到,就拿着看了一眼啊,就放在桌上了。

那一下我觉得啊,原来就是也没有那么重要,那我把它当做一个天大的任务,就是天将大任于死。

私人演就各种剧,还通过自己的私人关系去问有没有谁是做这个工作的那刻我觉得就是我印象还挺深刻的。

然后后来我转正的时候,我本来就是可能期待比较多吧,因为之前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老板给的肯定比较多。

我因为我觉得他很认可我,我老板,当时。

但是后来就是谈薪水的时候嘛,他就给我,就是说他说,我觉得你还可以更进一步,所以现在可以低一点,我们以后再谈。

然后我当时就特别不成熟,我就哭了,就是我们当时坐在那个公司一个特别细小的那个走望,然后人来人往。然后我们老板我老板就问了我一个数值,我就告诉他一个我心中的预期的。然后他说,在你的预期上面,我给你减一下,但我以后会给你加行。不行。

我说,我考虑一下。后来等他回来时候,我就把他拉过来。我说我觉得不行。

我说,因为我觉得我不止这么多,而且我觉得之前你对我很肯定。

我就一边哭着一边说,我不。

老板说,你是不给你加薪,你就会走吗,还是说就是怎么样。

他当时就直接问了我一句,他说是不是不给你家,你就走。

我当时脑子里面出现了好多选项,然后我就说,不就是你必须要给我这个工资,但我也不会走,就算你不给,我也不会走。

但是你必须得给我。然后我当时发现,这个老板给老板给老板的选择也很微妙,就是我不走,那你必须给我这么多。 他说,老板只会为你过去的成绩买单,不会为了你未来潜在的可能。

给你买单,我现在回想的话,我也觉得即使是在那个时候,我觉得按照我预期的薪水的,我觉得我是能拿到的。

但是我觉得我没有给老板,就是传递一个我到底做过什么的,而是一种纯情绪性情,情绪性的发泄,就是我就要我要我要,我就要就很很像小孩,就是你不给我糖,我就得哭。但是你,你并不会告诉他说我为什么可以经过反思。艾瑞斯接受了老板提出的薪资约定,转正半年之后,根据实际表现在调整薪水转征之后,他从助理职位转到了策略组。

那个时候可能想到就是应该是穿着,就是那种很不定不定的衣服,在一堆客户面前,然后说我想说的东西。

或者是就是那种勘探,而他那是想的,是那样就是我脑子里没有一个东西,我要追出来给你看,然后我们一起去实现它。

我当时想的很简单,我觉得只要去做就能做到。

后来发现不是的,后来发现好难呢,就是以前我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就是我会很经常呢,怀疑我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意义,我到底能不能做什么件事情,我当时工作一年,然后我领导让我写一份关于什么整个部门的一个什么计划表,就是可能是就是比较策略。我估计他也只是想让我试着去写一写。

后来他来来回回一共给我打回来八版,然后写到第九版的时候,我差点都哭了。我说,我真不知道。

他说那你为什么不求助,因为我,因为我当时觉得就是你让我写这东西。我如果去求助的话。

我去求助了我,我丽丽,我丽丽说,如果你来问我,我就告诉你了,那我要你做什么?

我觉得那时候比较像沙和尚,然后就我就是认到医院的去做,我觉得我只要按部就班就能做完,但我后来发现根本行不通的。

然后我当时忽然就是有一天就是睡不着了,我也做过内心运营的事情,然后我做梦就开始不停的梦到就是那个无限的就是突不流刷,怎么废得流,怎么刷都刷不完。

那时候有一天就是会特别的受触发,就是我看豆瓣嘛。我标记我看了多本书,我那一年好像就看了四本书。

然后我看的电影,可能除了那种就是院线的电影之外,我自己想看的电影可能也不超过十部我,我觉得很可怕,我觉得完全就是。

就是一个工作导向,而且是非常实用主义,但是我的价值取向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觉得生活跟工作同样重要,那个时候就觉得工作就是一切,要什么生活。

你连自己的基本财富自由都没有实现,想要什么生活,但我现在就是觉得不是的,就是包括那个时候,其实我隐隐约约的心里面也是知道的,就是我不想要这样的,我想要时间去看书。

思前想后,艾瑞斯决定裸辞。

他承认这个决定很冲动,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

他干了一年半,撕完纸,然后我就没有钱了。

然后我倒是没有出去,我特别逗。然后我自己在家做了好多手工,然后晚上就去鼓楼摆地摊卖法甲十五块钱,十块钱一个,然后看到我签同事,哎哎,来买三个就平时卖十块钱一个看到同事,哎呀。

350呃,那个53个买来买就特别简单的那种,就是蝴蝶结的那种发展,然后我就做了。

他也不是很难,但是就是可能不同的颜色,你去不同的电,采购不同的东西,然后自己拼出你自己想要的东西。

然后我就把它用缝纫机踩了好大一块布,把所有的法甲全部就是夹上,然后就带着这会儿布就出去了。

然后我后来那个时候开始做家教,然后开始做翻译。因为以前工作特别忙,我是完全没有实现做一些东西的,然后那段时间就是靠着这种打零工。

然后养活自己。我爸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当时有那么长时间的事,就是没有工作的状态,可能有三四个月吧。 后来有一天我在家摔倒了,然后摔倒了,哗砰的一下砸了,然后把那个我的腰摔的就特别。

惨,然后我就躺在床上,我想没有医保可怎么办呢。然后我说不行,我还是得有一份工作,我不能老在家待着。

我想找一份跟我之前不太一样的工作,就是要把我之前学的东西,就是我经历过的事情,对我问还会有帮助,会有影响。

但是我不想再重复那样子的同样的节奏,我想换一个新的节奏,结束了无业游民的生活之后,S进入了一家奢侈品牌的市场部工作。

他原本以为从乙方跳入甲方之后,他会有更大的空间去施展报复,因为我们是做市场嘛。然后我当时因为可能语言上有一些优势,所以我要有的时候陪老板去参加一些,就是派对。

比如说,他可能相对比较高端,就是比如说r麻尔尼也好,还是什么施尿也好,他的那种party都是那种各种各样的公关。

然后有一次我参加那个水源西子的一个就是活动。我带了一条项链,是我朋友给我自己做的。

然后那个他看到他说,哇,那也死,他说是什么呢?然后我当时就是真的特别虚荣。我说,啊啊,我说艾特沃斯麦。

呃,星巴王就是我当时一个同事,他叫星巴。

然后我就说卖卖一把新卖网。然后我同事说,哇,那也死了。他说,我回去回去也要找。然后我那一刻我说,哦,我说,这是一个?

设计师品牌其实不是,就是我童童是兼职的一个产品,我当时会有被虚荣,有有段时间带走了。

我也很想买一个很好的包,就是亮瞎你们买一个什么爱马仕的开奥医生,那个时候但买那个东西并不是因为我觉得他好,而是我觉得在这种场合。

我要这个东西帮我撑起来自信是因为这份工作让我觉得我觉得我可能在里面,一个是我并没有真正的角色转换。

另外一个方面是,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把我带的更浮躁了。

我的欲望变了,很就是变得很大。

短短半年之后,s又一次裸辞了。

辞职之后,他靠几份儿兼职维持生计,同时寻找着新的机会。 我是因为我在兼职的时候认识那个公司的hr。后来那个公司告诉我他们在招人,然后就去面试了,然后这次面试特别特别逗他,给了我一个薪水是不是很高的。然后我直接告诉他,我就需要一个我就需要这么多,你给不给我?

然后后来他就给我了,其实我现在想想,我那工资也有点需就。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值不值这么多钱。

但是跟第一份工作的心态完全不一样,我也不会再去感情上面去说我一定要,还是我告诉他们能做什么。

我之前做过什么,还有我想做什么,我能为你做什么。所以我现在是在使馆工作,但是我现在使馆的工作方向的时候,比较喜欢的就是文化新闻。我们使馆的工作不是特别嘛,就北京很难找到这种早上八点上班,下午四点半下班,然后一年年假也很多,所以我可以去很多地方看很多东西。

然后我现在的状态的话,我觉得也还可以。 嗯,可能在呃社会的物质。

就是层面,我觉得只是一个中下动食品,但是我自己内心的感受,我觉得还还是中上等,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如今艾瑞斯在工作之余还会抽时间翻一些英文小说,还带了一些成人家教。

他很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份儿符合自己当下理想的工作。

他更庆幸的是,经过这几年的历练之后,他终于不再去努力适应工作,而是让工作更加适合自己。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声音设计。杨帆,你在初入职场的时候,有没有说过一些蠢话或者干活一些蠢事儿?

欢迎在留言里跟我们聊一聊,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的话,还请把我们随手转发一下,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65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