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1 诸葛温格,鞠躬尽瘁的22年

读喜马拉雅作者:gezhong日期:2022-7-10点击:641
主播:@颜强 @潘采夫 [故事]潘采夫的枪手情缘 [青春]起源于文字的足球启蒙 [记忆]颜强:我和《体坛周报》结缘,正是因为阿森纳 [人物]张路指导和“行云流水”的足球风格 [评价]“诸葛温格”:志存高远,出师必捷 [轶事]颜强分享温格二三事:曾上过温格的足球课 [对手]温格和弗格森之间相爱相杀的竞争故事 [贡献]革新者温格:颠覆英格兰足球的传统认知 [争议]青年军掌门的坚守与挣扎

vol.21 诸葛温格,鞠躬尽瘁的22年

I love you,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听新一期的两感老烟枪来配个音啊,我是我,是西门庆,我我严我严如玉。

今天啊,是我们这个非常正经的阿斯纳别人史的重要的一期,可能是最重要的一期吧,就是对于温格22年,我们之前跟着这个赛季新闻,跟着各种竞技内容比赛的结果不断的滚动。

实际上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来沉淀一下,我们为什么成为阿斯纳球迷一击?

阿森纳可能过去这三十年最重要的一个人对我们各自产生的不同的印象啊。所以,呃,在这儿呢,我觉得要请潘老师开篇潘老师说说你的阿斯纳情史以及最重要的你对于温格的种种印象也是,哈,就是严总,你碰见温格的时候,你已经成年了,就是我,我。实际上我回忆了一下我是怎么比如说喜欢上温格的,或者喜欢上阿斯纳的。

是找不到一个确切的纪念。

人人都会有一个什么公元元年啊,这个有个人就诞生在一个小马棚里。我这个没有,我因为温格好像是九六年到阿森纳的吧。

就是我有举例说要支持曼联,对吧,我还没有。我有句可查的实证是大学宿舍贴的那海报,但是我想一下也未必代表着我就是阿斯纳铁杆儿。

只不过那个时候那个杂志里边那个海报啊,确实太漂亮,阿斯纳球衣也好看。 而我当时其实对温格没有特别深的感觉。

是跟着球员去的。

这个球员呢是莫名其妙,是博格坎普?

本来我是米兰球迷,他是国米的球员,而且在国米踢的一团糟,但是当时我可能是跟着荷兰三剑客迷荷兰国家队。

哎,对吧,从九二年欧欧洲杯的时候,那是完整的看了荷兰队的比赛,喜欢古力特喜欢巴斯坦。而且呢,当时诞生了,那一届诞生了新三剑客。

什么温特伯克坎普忘了另外一个是谁了,就比较关关注播结果他呢,就还有个罗伊吧,是不是一个叫罗伊什么之类的?

哎,是不是?好像有一个叫罗伊啊?而且当时对应该罗伊踢的是最好的啊,感觉对温特是有1/8的中国血统嘛。确实当时有新三剑客这一说啊。

长得有点像,对吧?新三剑客后来没人提了,但是这个波格兰普呢,当时我认为它技术啊,有点操。

荷兰国家队的时候,因为不显他那时候大家都看巴斯藤啊,里杰卡尔德,古利特,他的小技术特别出色,就是,但是没有后来那么一下儿就绽放啊。他。

他就从国米踢得不好,又到了阿森纳。我当时就是跟着他的踪迹去看阿斯纳,但是不是看比赛,这点我得给您澄清。要是承认一下啊。

看人类995年,我上的大学我们都不太帅,我们那郑大综艺啊,郑州大学没有电视?

其实我我整整四年,是几乎除了寒暑假是看不到这个足球比赛的。

而且呢,即使回了我老家,我也看不了英超,因为那时候都是看央视,是吧没有也看不了你们家ESPN呐,什么广东体育。

那时候那人都高级吗,是能看英超的,那个时候好像央视是不转英超,所以我我,我现在就可以说一下我的渊源。

我是读着严总的英超的评论文字,这个进入了我的成年时,我才不信呢。

啊,真的,真的,因为我那时候是看体坛的,因为足球呢,我那时候在显恩边呢,那那时候我是看林良峰的,那是足球报那足球报那足球报的这个,但确没错,确实我们很多足球记忆就是这个,我得要强调一句啊。

我的好早的所有记忆都是从文字开始,你知道吗?我我,我特别特别小的时候啊我,我父亲呢就定过很多。

嗯,家里订很多种报纸,就是包括这个。你想那时候在因为我爸妈都在长沙,都是大学老师嘛,都教书的。

但是呢,我父亲定过,嗯,两份儿地方报纸纹箱特别深,一份儿是叫。

北京晚报一份儿是新民晚报,而且当时新民晚报我估计啊,是最早有这个体育板块,而且有足球板块,我很小,很小时候很多字都不认识的时候。

他们对于八二年世界杯就有文字记载我当时印象最新的一个绰号白贝利。哎,季柯哎啊,对,现在你看,如果在此时此刻说,这都是有种族歧视的语言的,是吧?你不能说白贝利什么白。

对,对,对,但是当时真的季科苏格拉底法尔考当时是法国。呃,对不对不起,是八二年是一位巴西的三杰,而且对巴西的这个主教练呢,名字特别好记。

因为后来咱们引进的第一款这个哈哈,汽车就叫桑塔纳,对二十万一辆。我记得啊,天呐,对桑塔纳哎,主教练是一桑塔纳德国名车。

然后季科在八二年世界杯据说是有一道沟。

然后我从那儿开始啊,我甚至对于当时上海很多足球民宿,是有一个叫李中华的啊,有一个叫鲁妙生的。

而且更牛的就是后来慢慢的从这个文字记忆当中,从这些地方报纸到一些什么新体育啊,这些体育杂志里面新体育有一期的这个,那时候杂志啊,不是全彩的。

中间有两有,有几个彩页有几个,这个就是两页叫中呃中叉中差,哈哈。是的,有一年的中差8384年那个标题特牛三条腿中锋刘海光为,为什么啊,他头球好啊,我以为是跟那个非洲刘德华一?

你就左右两条腿,人家头上还一条腿呢哇,三条腿中腹刘海光这个多牛是吧?标题,现在如果寻找那标题的作者,有可能说不定是您同事。

那不不不,那八十年代那是长辈了,那都是老毕啊,低吸毒性啊,毕啊起的啊,对对,都是那一代了。

我汪大昭他们这些人哎哟。但但不管怎样,这文字记忆确实有时候比视频记忆可能还要更久,而且有一个特点是什么我我,我跑题一句啊,就是我其实明白你,你,你爸爸定那两份报纸的原因,他他,你的文字肯定是起源于他,他是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

那时候全国最有名的文学副刊对来自于北京日报杨呃,杨通晚,北京,北京晚报,当时北京晚报,当时有一个文艺复刊叫做五色五色五副刊,还有一个回回音币,是他发你个稿吗。

发了发了四个整版啊,就是出中原记啊,就是我可以啊,那绝对啊,如果是二十年代的时候,那一举成名啊,北京文化也堕落了,看来可惜现在他们千字一百五。

哈哈哈哈哈。

就是你去年那次那次长途呃自驾的经历,是吧,初中,而是上一次,就是那是八九年前是从英国去了河西走廊,你当时代表海外华侨华人啊,对当时海外华侨进来的。说到窗户,突然有一个感慨。

其实有一个足球的传统已经永远的失落了,就是给球星起绰号的传统。

没错,那个我记得九十年代我读体坛的时候,那时候都是三驾马车,三个火枪手,绿茵王子变帅,金毛狮王,金色轰炸机。

你对足球的时候,你都以为是在读武侠小说儿,对吧没错啊,现在的足球啊和整个职业体育啊,我觉得都变得太严肃了。

不光是表达严肃连球,连球员都越来越严肃。我昨天听一段,那个就是那个阿斯布洛克,就是阿斯纳那个球迷的波克啊。

他那边提到,有一句挺有意思的,他说这个说现在进球庆祝都变得没个性。

就以前你看各种我是满地打滚,这个假模仿假摔滑行空翻都有。

对,现在奥巴马没洋,这空翻已经是可能就是觉想了,其实大家呢,那个时候他的这个翻姿啊很一般。 哎,对,那个时候以前你现在什么阿斯普里拉对这些人翻我天的天雷滚滚的,可以翻的对对对,正着翻倒着翻啊,这个在在在,咱们逐渐把这个话题往回收。啊啊,你说的这个绰号,我在体存周报最早写了一篇文章写的两篇文章。

这时候我还没去体坛呢哦,九八年当时体坛有一个小编辑这个。

通过我的同学,哎,知道我这我当时还是在政府机关。嘿,要我英文还不错,然后特别喜欢足球啊,就跟我就发狗一堆资料让我写两篇文章,一篇文章啊。另外一篇我都不记得了,好像是勒沃库森还是哪。 另外一篇文章就是伦敦有一个俱乐部绰号兵工厂。

嘿,幼工厂来了一位新教练是一个如帅。

哎呀,这个这个教练的名字呢,叫做旺热,但是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跟我联系的这个小编酒,到时候还没见过面啊。

这个小面积性落五真落不明天呐,原来你们俩真是青梅竹马啊。 洛明那时候才二十岁还在?

湖南医学院念书呢,成功呢?兼职编辑啊,对对对,兼职编辑对,嘿哟嘿,我天,原来你们俩的这个认识的渊源这么草,而且是因为阿斯纳结缘的啊。真是后来你看,我刚才跟你说嘛,我去体坛,我前前面三四年,我都是篮球编辑,我一直是做那个。

那个体坛,最后就是体坛,最后是有的彩叶版啊,就是封封面跟封底啊。然后呢,这报纸再翻过来呢,有一个这个所谓的nba金版。

我就一直是做那两两个版的编辑,但是为了维持我这个足球的兴趣和关注,我当时主动跟洛明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啊,我就跟他说,我说这个,你那些五道联赛,不是每周都有赛赛矿吗啊,都要都有这种赛矿的文章,那我就跟你写一两个联赛,我或者说我连续两周写德甲的连续两周写,因为我要去将能保证这个相应的这个资讯方面的更新。那个东西啊,对于呃专业的这个维系,我觉得很有帮助。就对象的这个新闻波段党。

另外一方面呢,我觉得其实我我个人的兴趣,虽然我进了体坛之后分配我是做nba对,但是我个人的兴趣一直还是在足球上nba多没进呐,对吧。

那个时候还有乔丹也还不错,但是我跟你说,我做nba的经历就怎么着我做nba第一赛季乔丹退役我,我离开nba去英国的第一个呃,第一段时间他赴姚明参加选秀,就是我做的nba,第一个第一年就赶上这个停摆停摆这个词当时是我翻译确定的啊,或是吧,罗卡好猜呢,对停摆这个中文,实际上在在这个中文词典里边儿应该是写上你的一笔啊。

又没有没有,就当时为这事儿啊。我当时跟大学与跟苏群,我们还有过好多次的辩论啊。因为。

大学和苏群都是体坛当时nba主要的两个撰稿员,两两个撰稿人对,对,然后呢,有个很多说法,比如说这个是最开始有说罢工的,我这肯定不是罢工。有人说是停工。

但是这个轮卡奥特他其实跟停工还不一样。落卡奥的是老板把工厂门关住,对不让工人来工作来谈薪资。

对,这是扯远扯远了啊,我还得回到兵工厂,这不帅望热身上忘热这个词,难道也是你第一个翻的吗?

而不是不是?当时一看,当时已经有望着这说法了,当时国内的媒体报道已经挺多的了,关于这位主教练。

他是因为在。

呃,我写那篇文章是,应该是在九七年年底九八年年初了,可能当时他已经已经确立起了自己的名望,对啊,也也确立起来,他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他那个应该是他正在带第二个赛季。

第二个赛季啊,完整赛季那时候没错啊,那,那你我其实先,我是先对球员有兴趣,然后博物馆谱对对,随着时间往后移,慢慢的去了解温格就是很多球员不是很多球迷,其实跟我的这个路子像的比较多一些啊,就被各路的球员拽到了俱乐部,然后认识温格的。

像你这样单刀直入,直接跟温格就写上了这,这我觉得你们专业人员是比较幸福了,但我我跟你很相似一点就是。

我最喜欢的两个球员,当时就是博尔坎普和和托尼亚当斯,当然了,就是以前我们也都看意甲意甲有很多喜欢就原先巴桥罗布特巴桥这个我一直都喜欢,到现在都非常非常喜欢。对,但是呢。

博物康普呢,恰恰他的。 嗯嗯,他的这个履历啊,这中间国民内益两年,简直就是断断过的两年。

让你觉得这个人怎么就消失了。原来在在阿里克斯,在我最记得他去国米的时候,当时博当时那个克鲁伊夫有过一段采访,我不知道是足球化是哪儿转载过的,他就说过就是拉伯堪普跟范巴斯腾比。

哦。他说范巴斯藤就是一个进球杂货铺。我特别记得这句话就用杂货铺这个了,形容觉得他不范范巴斯藤能进所有的球。

但是呢,所以他说范巴森大概的意思呢,是叫做一个?

是是,是一个乖,一次光软,大概意思就是一个伟大的一个进球者,什么球都能进,然后呢,他说,博物坎普呢,是一个能够让你哎长久记忆,它是一个把创造性和这种艺术性啊。对哎,表现力甚至要放在实用性之上的这样的。

这样的一个球员,这这两个人都是他带出来的嘛。

我对他在我对伯克康姆在国米的现在唯一的一个印象,一个镜头是他从背后产人啊,从从人两个当里边把球给拖回。

因为那个时候的人人人怎么有两个当呢?

哈哈哈,从羊腿之间的缸里边啊,把球给勾走,就是我是在想,那个时候因为国米的风格是。

最火的球员叫狸猫,那哥们儿叫什么来着锁,你们这这这,这有个名人,那个有点有点谢顶,小个那带球出溜出溜的就是波盘模式,明显其实不适应整个国民强硬的风格。

可能跟这种哎,它的细腻风格也有关系,其实是被贱爱了,我觉得有点被贱卖的英超了,嗯,好像,但是也就是六六百万,七百万差不多,价格也不低,价格也不低啊。而且奇怪的一点是,我一直对亨利没有特别大的兴趣。

我对那种凭借个人超能的体能速度,比如说阿德里,阿诺啊大罗啊,这个亨利啊,就是就是一下就能给带进去,反倒是兴趣不太大,可能难道跟自己身体条件太差有关系啊?

在阿斯纳,当时我最喜欢的两个球员就是一个是博格坎普,一个是劈雷,这个劈雷长相,当然也会也会占一些优势,特别艺术就是他那个。你记得吗,当时流行的时尚啊。

是有这个定角。

哎,你就发现毗雷的鬓角是最讲究的对,像一个像一个斧子,或者像一个怎么弯发小的这个弯刀欧洲战斧啊,就那个对。

而且而且有一头长发,在那个时候我迷恋的一切有长头发的,比如雷东多呀,那个风之子就卡尼卡尼基亚,卡尼基亚就是还有巴蒂,就是凡是这个头发乱糟糟往后劈着的。 哎哟,我就我就喜欢这种,还有那个,对,那你那那波士顿现在正在这个接受治疗的你应该也喜欢汗,不行它那个它,它那个它那个不顺啊,它这个包括那个卢伊克斯塔啊。对啊,这个伦克呃,内斯塔。

我他们,我就发现这帮长头发的人啊,长得还都笨啊,长得都帅踢球的风格都有点像这几个成都吧,飘逸潇洒,对他肯定不是屠夫弄一场。走吧,对吧。

没错,因为哎,屠夫真的还没有,没有多少长头发,屠夫真没什么长头发。对啊,就是因为这个长头发会影响他去砍伐这个他不能一边撩着长发一边铲人吗?

那个叫撩人。 对,所以波康姆其实长,那不像一个艺术家,但那个踢球确实是太优雅了。

这个是当然,这个我说的不是画面,是文字。当时看阿斯纳这个读阿斯纳的新闻报道的时候,每一次都要读到一个词,叫做水银泄地。

那,那也是我知道的,很少见的啊。就水云泻地和行云流水这个,哎,我跟你说啊,我第一次哎,我真是不蒙你啊。我平生第一次看见有人在足球报道当中用行云流水这个这个成语你知道谁吗啊,谁啊。张璐张知道,真的真的啊,我跟你讲啊,有这么一段往事,就是八六年世界杯,当时我家定了北京晚报呢啊,八六年世界杯最高,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我已经能够这个基本上各种文字都能读懂了。八六年世界杯,当时张璐张只是在北京晚报,最开始是在这个体育版副刊,然后后来呢导弹这个淘汰赛比赛越来越受关注嘛啊,好像在头版或都会有一篇小的球屏,文字不多,可能就是两三百字啊,可能3400字,然后呢他会对于最近刚刚发生,比如说今天凌晨啊。

那时候叫墨西哥嘛,这个有时差凌晨发生了一场比赛。哎,怎样他介绍一下他行云流水这个单这个这个词,他用在哪一场比赛呢?

就是那场至今被认为世界杯最经典比赛1/4决赛法国后来点球淘汰巴西那场比赛,他就说法国这个盘地是这个向前的这个推进如行云流水。

哎呦,我当时我对张璐这个名字,我真的是崇拜的一塌糊涂,我靠这个,然后时隔隔过了二十多年,我在一起做节目,包括后来说球跟他搭的时候。

我经常都会想起这事儿,后来有几次吃饭啊,这个闲聊啊,因为现在已经非常非常熟了嘛。

我就跟张芷提起这个行云流水,嘿哟,那张芷高兴的哦,天呐,那是他的词,可以摇头画了。

那我跟你说啊,嘿,我当时嘿嘿嘿,他真的比哦,他自己是有意思的,认为他写了一个很牛逼的词用上去了。是,是他确实,而且他当时啊。

也他当时也是他这个可能职业状态最好的年龄,当时三十多岁啊,当时在北京迪克所,当时是副副所长。对。

然后呢张纸就说他当时看完比赛之后,那都是通宵不睡的,看完比赛之后还要写稿,还得要研究,还要要琢磨。

因为我跟张芷合作过很多年,我知道啊,这样的行业前辈啊,那种专注,那种认真到了什么地步啊。这个好的细节,咱们以后为了赞美我们节目来说有意思,要是但是行云流水,就是很多时候我们现在看到张芷说求,都会觉得他有两点,一个是专业性非常突出,我们其实都是被张路基这一代人培养起来的,觉得其次呢,其次呢,还有那种?

地道的北京市的这种幽默感,这两点是给我们非常深刻的印象,但是大家忽略掉的一点就是张纸应该是啊,这个文革之后应该是八十年代吧,这个呃,北体道的头几批的这个硕士生啊。出身家庭是这个高知家庭,然后他的文学积累。

他的学养和他的理论水平是在这些媒体表达媒体节目当中我们很难看到的。这是我去的私下跟人交流,我才知道这个人远远比我们看到的我们所崇拜的那个还要更优秀。

更厉害啊。而且这个惊世幽默确实好。

有一年我记得欧洲得了什么疯牛病啊,有一年,且说a西米兰还是加图索被谁撞了一下头,这个头一直转呀,就跟得了松牛病似的,哇哈哈哈哈哈哈,这。

这是典型的招录,这是典型的印象特别深哦,我觉得这就算又跑题了,又变成变成阿森纳跑题,到后来我一想你能不能回到今天主角身上啊,挺好,我觉得这是咱俩这个有点像一个叙事的艺术啊,逐渐的接近温格这尊神本身,然后然后然后节目就要结束了,他们节目说我们下期再聊温格,对吧。

确实对温格的印象是真正的,看电视是他在法布莱加斯内内,那是完整的。我看的啊,那是到他这个第二期了,对那之前都是阅读。

但是通过这种阅读,实际上就爱上拉斯纳,这这个挺神的啊。但是这种文学青年吧容易通过阅读,对球队产生一种极力的幻想美食,觉得这是一支血啊,水银泄地的球队,这是一支球不停顿的球队啊。文革是一个教授,文革是一个学者。

当真正每一场都在看他在场边指挥比赛的时候发现。

其实文字写的并还没有表达出温格的气质和儒雅和魅力,那个从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就是所有的球员在我的心里,边儿这个地位都比不上温格了。

就没奇怪啊。没错,没错,这可能也是一个。

就比如说媒体人,或者说这个文学青年一下就找到了一个你寄托在足球身上最高理想的一种标志,一种符号。我,我在这儿必须得强烈的回忆你前面说的那一句,就说你说你对这个对于亨利,包括对于大楼那种武感。

其实你在那段表达当中就已经说明了你为什么对温格这么有感,因为你我对于足球运动的认知,有有,有这么一个共通的地方就是。

我们还真不相信超能力,真不相信一个人解决问题,真不相信这种亘古以来从未有过的一个伟大的巨星来改变历史。我们更相信人的力量就是普通人的力量,通过组合通过努力通过他的智慧通过大家的配合。

而温格恰恰代表的是这么一个人,他不是一个能在场上改变局面的一个人,但是他的改变,一切都源自于他在场外在场下的训练场上。

在对于这些年轻人的寻觅过程当中。

他所嗯,先描绘。或者说先打下了这样的一个基础,你我觉得你说的这一点特别有道理,就是他的他们,其实他的90%是冰山以下的东西,对吧?我们看到场边那个拉链儿的是他的看出来的冰山冰山的魅力。其实在下面运行的那首歌啊。

实际上是整个俱乐部的运转,你知道吗,我这我这一段不是在听三国演义吗?袁阔成老师似的。

尤其是今天在开车堵了两个小时啊,你们,你们动物环简直是堵。哎哟,我觉得也是一个小时才到。

我从市井山开到这儿,用了两个小时。

这一路上听了,至少得四集三国讲到了什么,就是诸葛亮。七秦梦ok,我那段我也爱情那段,我也爱情,我那刘备刚挂掉了,对对,刘备挂了我,突然间脑子咯噔了一下,我突然左右我说就中午要聊公主主角公格,我还写过一篇文章,就要写个公格。

那你写过一篇吗?

哎哟,这就是我想这两个人如果找一个人来类比温格找中国人,他就是诸葛亮的。哎,对。

就是就其实历史上的诸葛亮,并不像三国里边儿啊,就是说牛逼用旗眸去烧,人哗哗哗,他是他,其实是搞治理的。

而且诸葛亮,诸葛亮的历史地位啊,我,我这这么跟你说啊,就我看过很多关于诸葛亮,因为咱们只要爱三国,没有不爱诸葛亮。

诸葛亮的这个约在历史地位啊,是中国呃,五千年历史上我什么夸张一点嘛。第一人,它是一个完美的贴近,而且它是被完美层叠叠历历代代的文人不断地叠加自己的各种各种想象。

叠加到这样一个个体上。他本来他其实就是一个诸葛,一生为谨慎嘛,他并不是一个对靠,这个奇才奇谋,他其实靠的是逻辑。

靠的是扎税,靠的是不犯错,是吧?

对,那但是后来呢,大家把自己的各种想象,这就是说,为什么说武学小说是这个文人的意淫呢?一个道理都把自己的所有的向往投射到一个。

个体身上寄托自己的情感,我诸葛亮给成为了这样的一个个体,但是是你,你会更加喜欢他对我,而且我瞬间可以至少说出诸葛亮跟温格五条像的节目啊。我得我,我特别好奇,你写的那篇文章,我等会儿再问个高长得帅。

这是第一条山东人,这是这绝对是第一条对,还有一个是特别,他就是对年轻球员好,其实我看到这个他对马素有多好,就是这两个美术对姜维多好胖姜啊,这是是吧哟。

降将的年轻的儒将,有思想的人特别宽,就是他甚至有点宠爱马素,就是对刘备都说了,这人不喜欢花架子。

但是诸葛亮实际上对他们有一点无原则的爱,这点的风格真的很像没错啊。还有一个就是诸葛亮是靠人格来降服很多周边的人啊,包括梦中国第三条第四条我给你补上,就是做事儿特别特别细致,你像他在诸葛亮那时候管管这个蜀汉很不容易啊,里面帮派林立本土派。

有这个,有这个山羊派啊,有这个荆州派系,他把这几系的人全都维系住,而且据说当时在蜀汉,他主政内二十多年。

这个就是呃,打屁股大棒打屁股啊,就是棒机二十下以上的都要抱到他那儿去,我舔着就把这机器对哈哈,就是还还有一条他那个温哥很像的是什么,就是就是两个人是擅长搞这个叫思想啊,就是也就是思想工作吧。哎,就这块儿啊,因为思想引导人民啊。

就是你写的那篇文章,里边是怎么类比的,我忘了我忘了我,我,我从来不不看自己写过的,我那文章应该写的挺感性的吧。可能还是出于这个忠诚,出于对。

出于这种美化吧,刚才我忘讲了,其实就是忠诚这一块儿对,哎,你知道吗?

知道吗?这个说起来就巧了,一七年应该是到目前为止,这个阿斯纳最后一次来中国嘛。一七年,当时在上海。

我们刚才那俱乐部有一个合作,然后当时我们干了一件特别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件事。我们在上海租了一辆大巴。

就是在上海可能开了三天嘛,就在上海市中心把那个大巴的两侧呢做了一个。嗯,基本上这个不叫涂鸦啊。把那个大包两侧就完全图成一个图案,这个图案就图成了一个诸葛温格的图案。

就变成就一个诸葛亮,然后呢,是这个温格的脸,然后后来我在上海交大。

呃,我不是陪温哥去的,他上海交大,他在上海交大,有一个讲座。哎呦,你说那个,我想起来了,我当时就把那把扇子送给了,哎呦,喂,我们在淘宝上淘宝上买的两两二百块钱扇子送给他。

我印象极深,就是我记得他穿的是个俱乐部的短裤啊,对对,对,他穿短裤对对,然后然后手里还摇着一个鹅毛扇,我当时把你给忘了啊,因为他没想到是你这这个创意肯定也是你出的吧。就这是我们四课的四课的同事一块儿出的啊,一块儿去一块儿执行的太强了,就是这期的标题都有了,我觉得哈,你的老标题就是这俩人一跑三条怼住三条,怼住三角铁的中风二个。 所以这个基本上我发现了,分析完诸葛亮就温格的这种,这特点呀,什么就已已经很清楚了。

因为即使不了解温格的球迷或者是中国人,你一说他跟诸葛亮这些方面很像,你就知道啊,没错,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我们在这儿都可以下一个判断。我就说,我跟谁都说,我从来就不认为温格是这个最出色的教练,甚至在英超都不是,甚至在阿斯纳历史上都未必是。

但是有一点我觉得需要表明就是他肯定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之一。 哎,是人品,对吧?对品格就是为什么诸葛亮会一直越来越被放大呢?就是其实我我理解的一点就是他没有,就是他的人格上就是没有短板。

没错,特别完美的这种人格啊,这这点跟严总有点像啊,怎么争吵我演演总是完美主义者,对自己要求又特别严,身材又好,长得又帅我天呐。

这也呃,诸葛延强这这咒这咒我的啊,在一个在在一起这么重,我太狠了我哈,所以有点像我不就说了,我是西门庆吗?你作为潘金莲的。

恨不得我上千年,将来我弄一个庙啊的严总列的叫足坛十哲,我们最多是在那个,就说裴妙,你知道吗?你现在去那个啊,武侯祠嘛,对,其实中间供的还是这个汉心啊,叫叫什么就是刘备啊。对旁边对啊哎,说回来说回说回正点,说回正点就是。

对于温格,我觉得我其实有一些小的一些事儿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嗯,我,我有一次去,我有一次去伦敦。对,然后呢是约了去俱乐部,可能会跟他去做个采访,但是后来啊,到了俱乐部,最终实际上没对上那次没见到他。

但是在去伦敦之前呢,我到了首都机场,我突然想起来,我要见到空手去不太合适啊。 我就在首都机场转悠,就跨攻击了,结果首都机场呢,有这个卖卖各种纪念品的嘛,就这个旅游纪念品呢,那一年正好正好是猴年。

你就这,这时候我就买,我就买了一买美猴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玛丽美猴王给俱乐部的人,我说王浩,你们去那个coco你的时候帮我送给送给老板送给那个对。然后温哥拿了那个还选了一个这个阿森纳俱乐部强,这个大红色背景的手里就捧着这个美猴王,还拍了张照嘿拍了张照,然后呢,在我们后来在足球周刊,他做了一个应该是有一个整版把那张照片都发出来了,这是第一件事儿。

第二件事儿呢,是这个他有一年零九年到北京啊,那应该是他第一次来北京,当时他是呃,是其实是一个商业活动了,因为他当时是那个加士多大研。知道吧啊。加士多做了一个足球指数,然后呢,请了他,他这当时给加士多大研呢。有两个人,球员里面是c罗教练也是他啊。然后加士多就把这个足球所谓的足球这套指数呢,跟这些非常讲究科学主义的这种温格又善于选材的放在一起,对。

然后那一次呢,就在北京呢,做了一个温格啊,足球训练营其实就请了当时李辉,李志岛带了三高的球队,在鸟鸟巢外场啊,做了一个下午的一个简单的一个培训。

这个培训呢培训之前,我当时当时主持人是我跟老刘刘建宏,嗯,然后呃,就是五人制的球场嘛,就呃,就这个中圈摆了一个球,嗯,我当时也是闲的。

就是双方球员还没上场,温哥他的场边跟别人在那聊的时候呢,我一看没事儿,我就走到这场地中间啊,对着空门帮踢了一脚,这个求没劲啊,其实也无所谓,去试一脚求没劲对我,我也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注意啊。

然后隔了一会儿,这个正式的这个指导要开始了,我就在现场得做开场白来做点翻译嘛。对。

结果温哥突然把我打住,他说,你先别说,然后呢,他把我拉到那个场地中心,把那个球往那个中圈一板,然后对人的孔门说,你再提一讲啊。我说,我再提一脚,你肯定能进了一空门。啪踢进去。然后欧格帮了一下,把话筒抢过来说。

哦,那一下真的是现场都下翻了。对,然后呢,有意思的是呢,那段视频是有记录的哦,这个当时天族有朋友啊,天族有同行去,到了那儿,然后把那段士兵都拍下来了。

后来还威胁我说,哎,说你前面踢哭门不进的,我们也有也拍下来了啊,对,你看得那我肯定得请称天族,整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团队的朋友们吃饭吧。哎,咱们上次在那个洋?

杨大爷那儿对杨大,卢爽老师,苏宁老师都去了卢爽,苏宁他们当时就是都在填足啊。

哦,哦哦哦哦,所以我在天都有暗底,就是就是因为你,你可以感觉到就是温格,在那种场景之下,它特别放松对,然后也特别好玩,有,有了不拘细节,然后呢也有点自嘲,你知道吗,就是他说,这就是我的,你看你我往边上一站啊,这小皮就能把球踢进去了吗,哈哈哈哈。

就这么一意思就是很智慧啊。总之来说是是确实很对,他有这个人情味儿,然后呢给人很温暖这种感觉,哎哎,我现在突然想他是不是搞足球有点太浪费了。

就是比起现在在icu里边儿那位啊和以及欧洲这这段儿那些表现出来的一些政客们,我觉得温格确实比他们要气质上人格上要高出不少。我,我在好多年前看一些一些伦敦记者的一些报道,特别是跟他关系比较好的一个那个,那个约翰克罗斯啊,就是每日邮报一个专根阿斯纳的记者,他就说他说大家看到的文革只是一个竞争环境当中的一个足球专业人士,他说,其实这个人呢?

对于社会,对于人生百态,对于经济都有着他自己非常啊渊博的知识和见解。因为温格我们都知道他在斯拉斯萨拉斯堡大学,他开始学的这个专业是安吉尼尔。

嗯,应该是工程学对,但是他后来的硕士学位学的应该是管理啊。而且而且他其实对于像,比如说英国的脱欧,欧盟和英国的这种社会政治关系。

他有很多自己的观点,但是在英国这个社会,他跟法国啊,跟别的地方跟德国不一样,就是他会特别强调所谓的专业僧功和这个人群区别对你一个足球人。

他只会让你专注于足球这个领域的事情。

你,你看,我们看英国就很多别的国家。对于这种啊,体育评论,体育节目,体育报道都会有大量的媒体人士在这当中扮演着主要的角色。对,但是在英国就退役球员最多退群把这个平台群都占满了,就是显得特没文化。你知道吧啊,显得很专业,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嗯,我有人对我有时候看那个,尤其是英国的媒体啊,什么是对温格的采访。

其实是不如一些别的国家,包括中国的。

我有时候替英国媒体着急什么了,就是你不能问温格一点儿深刻的问题吗,他每个问题都能给你回答的那么好,你老问他这个足球之类的,那那不浪费吗?

也是啊,但是但是就是说这个,但是这个世界留给每个人的时间,对和发挥的空间都是有限的有限的。我甚至觉得温格这种人当个联合国秘书长处处没问题啊。

对,就比历任联合国秘书长,起码长得都帅吧,对吧,对学识学养,谈吐语言能力就更不用讲了,它一到尹超,那时候你知道这个,他跟弗格森之间这样过节啊。 你说福克森对他要多恨嘛。他刚来的时候啊。

他九六年到了,46岁又年轻,又那时候还没显出转出大一个大大眼镜,但是很有风度。

然后呢,一来就就知道这人能说五六种语言。

啊,然后弗格森马上说了一句,说,啊,说我们那个,我那个梯队里面有一刚刚从飞飞手拉了一小黑子,也能说六中雨。

哎,这是第一次怼怼,文革就也不叫怼了,就是直接攻击风格啊。然后呢,还有一次呢,就是这温哥,当时伦敦的报纸不是写了阿三护嘛,就是对阿塞阿尔塞纳谁啊,对。

马上呢。温格在阿斯纳的很多做法就流传出来,比如说因赖特曾经亲口跟我说过,他说温格对他带来最大的改变,不是饮食赛,呃,迅度呃阅呃,比赛和训练之前的热身。

他说温格,那个时候啊,就像一体育老师一样的啊。每次训练之前都会带带着大家做四十多分钟的伸展。

我把你每一个关节,每一个部位都能够热起来之后,才让你去做这个肢体的训练。

这些东西呢流传出去之后,别人都觉得这阿森纳真是找了一个很牛逼的一个教练啊。这些知识以前已经成了没有,然后福克森又怒了,直接说了句他他妈从哪儿来的他他妈从日本来的。 哈哈哈哈,这个苏格兰人的狭隘在佛学身上表现的特别明显啊,就是那种自尊心啊,那种那种英国人,关键古古板吧。他从这个劳工这层的视角看到一个。

明显的是一个中产阶级来的一个背景的人,而且是欧洲大六人,一个法国人。对,就是种种格格不入,完全是,就是跟他形成是冰与火的一种,一种对胖。

对其实温格的那个做法呢,就是其实显示出了一种什么,其实就是英文三岛的足球啊,跟欧洲大六的足球当是从理念到记战术到技术其实是有全面的差距的,完整的文化冲突。对,就是包括你,比如国际足联说,刚成立的时候就是英国人不参加是吧?我要参加你得给我四个之类的。

就是他特别自傲,就认为这儿是我发明的,对吧?就有点像我们中国人在某些领域就是特别自傲,但实际上这种交流的。

所所有领域,我们中国所有领域,我们四大发明啊。我们经常说我说四大发明啊啊,那其实英国的足球跟整个意大利,我觉得西班牙不说吧,我就至少跟意大利得差十年以上。

所以温格等于说是把欧洲的一些足球理念给他转到了英超,未必是可当时,但他当时代进来,有两条一个呢。 是啊,这些先进的足球理念,包括运动科学这方面的一些新的一些知识,它等于对于当时的英超进行了一次更新。对啊,另外一方面呢,我觉得就是,呃?

他改变了很多英超固有的一些行为习俗,比如说他就不会赛后跟对方的教练喝酒了。

哈哈,对啊,他也不会说这个。

嗯,在赛后面对面媒体他会说这种套话,温哥很少说套话,对,呃,他的道,不是我有可能是啊,你说的套话是重复性的话吗?就是它,其实它他们这个就是英文单词里面那个可以谁可以,就是用层次烂调啊。对这场比赛就是我们虽然输了,但是我们是,但是因为裁判是傻逼。

当然温格也骂查看啊啊。但他就是说他有他是有所指,对他是有所指,他会跟你说具体的事儿。

对,另外,他对自己的语言艺术一直是有要求的。我觉得就是你同一个比如不同的记者问他同一件事情的时候。

它的表述方式是不一样的,就是我,就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啊,这么多英超教练里面你在赛后采访他,你提问的时候他会对着你的眼,他看着你眼睛说谎,嗯,我敢说啊,百分之我所接触过的70%,这业内的人士从球员到教练都不会看着你眼睛说话。 嗯嗯,是为什么呢?这其实就说明他跟你这个主痛沟通交流,包括他自己。这个能够看着人眼睛,说话其实就已经。

给你感觉是不一样的,他是一种尊重,同时也是一种自信的体现。

是啊,所以,嗯,哎呀,其实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知识分子,对吧一个足球知识分子,这个跟所有的几乎所有的其他的足球教练都不一样,而且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一个老师,我觉得最好的老师啊,对于学生啊。

对于自己的同事和学生,他都是有这个仁爱之心的。

我其实在他文革后期,特别是他最后那七八年,我经常会对他的很多现场的执法不对这个这个,这个现场的这个安排。

包括他的一些人员啊,人员的这种挑选,我有态度的批评。

包括啊,那一次在场边推扫穆里尼奥,我都觉得这一生都很没有风度的行为,所以我也我也不会忌讳啊。这个表达当然为此遭致了好多阿斯纳球迷的这个攻击,说这个说什么呢,就就直接人身攻击都有啊。

但无论如何,我觉得这个不改我对于这个人的欣赏,我觉得我有一次做文相,特别是尤其就苏宁老师他们他们那个。呃,呃,天卒也是在那次阿斯纳来的时候呢,然后做过一个同业的一个采访。嗯,我突然在这采访当中说到,说出了一句,可能我心里面自己啊,蕴藏了很久,但是没有没有能够主观表达出来的一句话,我觉得温格就是就是一个父辈的旗帜。

嗯,你知道吗,我温格跟我父亲的外形都像。当然,我爸肯定没有温格那么帅啊,但是都是属于一种瘦高个的。

我真的是有这种认同感,就是我觉得哎,在场边有这么一个人,一个老师,这个对于学生非常啊,非常有爱心的这么一个老师那,那我觉得这个其实跟我所经历的一些不同的嗯,个体吧,应该是结合在一起了。

对,看来你跟老爸关系还是不错的啊。就是这种投射起码是爱嘛,对我父亲已经去世很多很多年了,但是正好他们这期节目清明刚过不久,今天也非常非常遗憾,今天也没法儿。

这个能够回去是扫墓啊,但当然咱们这个节目跟纺木没关系,但我只是说这个人啊,你喜欢的某一个个体,嗯,都会是你人生当中啊。各种各种不同影像不同的感性认知,对各种不同的投射慢慢形成这样的一个综合体,我特别认可认同啊,唯一跟你有一点意见,不同的是,我觉得他推扫穆里尼奥的动作非常有气质。

就是你,你现在还有一张照片,就是它的领带飘洒啊。而且比穆里尼要高一头,穆里尼要在它面前是有一点萎缩的啊。

我那那猥没个猥琐,不单是萎缩还猥琐。对其实穆里尼奥这种强悍的人,比如他会去去戳人家眼睛的那种人,但穆里尼奥其实是狡诈,穆里尼奥是狡诈,但在那个时候,你比如温格路过他的禁区推了他一下的时候,穆里尼奥。

其实我觉得有点退缩就是。

他在温格的面前总是还是有一点自卑感,他这个世界上最爱温格的人,肯定是穆里尼奥永远在盯着他。毫无疑问,啊,对,时时刻刻都在念叨着温哥,只要温哥还直叫他每一轮比赛之后之前他会都会要想各种办法来骂斯拿马温格。

这个就是这个,这是是的,跟我磨心理吗?

呃,这可能温格求学心理,他心目中也把文革当成了爹,但是呢,是那个从小都揍他的啊。所以所以他要报复,有的要报复我可没法温温格当爹。哦,我只是说,这是父辈的旗帜啊。

我,我,我这一杯好茶全被你毁了,这是这盆我这我这是我这一论,你跟不理你要成兄弟了,我这也不对啊。嗯。

哦,天呐,这是对我最大的侮辱啊。

就是呃,就咱上一期我记得是在查普曼的时候啊,我们讲了他的很多的革新的温格,可能在发明创造和革新的这一块儿呢。 呃,不一定有差不多那么多,但是他对整个温格的呃,这英超的改革,从营养啊的赛前准备啊热身呢。

甚至可能包括带球员的方式,因为包括包括这个足球的,这么踢传着传着往上踢,说的很简单,就是你我就不的,也也有长船冲掉是吧。但是啊,我尽可能打地面,我要让所有的球员把他的技术能力发挥出来。

你记得998年,最后一轮儿99798赛季他带的完整。第一个赛季,当时夺这个双告王最后一轮主场对埃夫顿?

好像是第四个进球吧,当时我忘了是谁的一脚直飞。然后我们的中卫队长托尼亚当斯突破对方整条防线。

往前助攻三十米,然后一对一对门将推射进入演讲。然后,亚当斯猜我在场边那个张开双臂。

呃,成为雕像,那个动作,亚当斯当时别人就觉得天呐,你居然EQTH当t two pro。因为亚当斯当时嘲讽他的人就觉得他是个当体,他觉得是一头驴啊,很勇敢的驴不会转身的驴。

结果一头驴都为温哥教会踢足球了,因为哈英,英国人在他们这个英文表述里面啊,说wifo指的就是地面。

嗯啊,如果说别的当然也是普雷夫伯,但是那种打法就是高来高去了,就是这个场景冲掉了。

是这个max gm啊,是,是这个充满雄性,充满热血,但是就不过脑子的温格的足球,我觉得应该是在英超的冠军球队里面第一次出现了一支完全啊,这个动脑子的一个球队。

当然我们不是以此来诋毁曼联,曼联也有脑子,但是曼联嘛,所有人都有脑子啊,对哈哈哈哈。对曼联的梯法其实还是一个,它是个综合体的,是它是综合体。

对对对它是综合一点,它其实整体上还是英式。这也是为什么曼联有那么多的英国的庸本的原因,它包括球员,气质,教练,气质。

他还是一个典型的英式的,只不过是集大成者。 当阿森纳实际上整个球队从球员到教练。

都是一个闯入者,搅局者,是吧,革新者,那这一点上是,如果说这个双成绩如果其实有其他的俱乐部,势必阿森纳的成绩要好的。

但是你比如我觉得近几十年你只提出双成绩,那就是曼联啊,什那温格和和和和和和福格森,对吧。

那这个就是温格奠定的这样的基础,哎呀我我,我们昨天发的这条预告帖里面有好多球迷也是在跟我们一块儿分享,就是对阿森纳,对于对于温格这个记忆啊。

很多人都会回到这个。哎,我在这儿还跟你跟你分享,有一个那个有一个有一个那个耐克的,有一则广告特别有意思,耐克好像是零四年欧洲杯之前呢,耐克做了第一个这个纯互联网的广告,就那个广告片啊。

没有在电视屏幕上播放过,那广告片是用当时的这个主观视角来拍摄的。很牛逼。

嗯,一开始哎,这个视角其实他他讲的是一个大概是五分钟的一个小故事啊,一个小孩儿在院子里面剃着球,就你就是从他这个眼睛看到的,他在那踢一个小足球。

慢慢的到了学校踢球,慢慢的进了一个这个少年论的更衣室,慢慢的就进了这个俱乐部更衣室。

然后啪。这个镜头再一转就变成了这个呃,俱乐部啊,这个国家队就青年队吧这个赛场了最有意思,就你可以看得出这说的一个荷兰小孩儿这个成长的经历啊。 对,当他出现在这个亲临那个赛场的时候,竟得放一下,转到场边。哼,一个瘦瘦瘦瘦长的一个。

哦,教练在场边看看这张比赛啪镜头又回来,又回到这个他的主观视角当中,继续往上攀升。

这是耐克零四年欧洲杯做的一个互联网的一个广告片,其实它里面温哥就出现那一瞬间,但是当时说明了一个什么故事呢,就是是一个什么用意呢,就对于年轻人的选拔和使用,温格当时是被是,是被视为是宗师级的人物,对,对对对,就是这个,是刚才咱们聊的时候说对英超或者对足球本身的影响,这一块儿对其实就是对于小孩儿的培养。

或者对因材施教对他们的耐心。这一块儿是呃,是温格一直被提,但是呢?

呃,已已经又失落的一个传统啊,就是尤其是刚才你描绘那个画面的时候,我觉得场边就应该占领占一个高个儿的教练。

像我这种教练站在旁边儿那不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抱着膀子身高一米九的人站在旁边啊哎哟,潘老师,我们已经录了一个小时了,我觉得这个还好,好多好多问题啊。

我当时我就不一一点名了,就是那些网友啊。其实好多网友对于我们说这些话题都有所覆盖,但是很多人都在说为什么后来会那样,为什么俱乐部不投钱他要扛着?

这个罪名我当时都一直在想的我,我,我,我念一串名字给你听听啊,哈维阿隆所,弗勒姆的中位,哈格兰弗洛姆的中尉,桑巴,然后澳大利亚那个门将施瓦泽。

啊,就就这这这些人,我当时在想,就是在那个年代,就906年,到一零年前后,这些人里面只要来个两个是都不会说出现八年无冠这样的状况。

有时候其其实,哎呀,这个我我觉得有点。

甚至吹毛求疵啊,就是我都不忍心骑说温格应该买一个特别牛的门将或者特别牛的中国卫,他哪一年就能夺冠军这件事情这个,这当然是温格的一些弱点啊,他不太愿意去花仅有的那一点钱啊,就归根还是没钱嘛,去买这个东西。

但我我想整体还是理解。

他之所以有后来十年的苦苦的支撑,从如果从文化意义上来讲,其那也许真的是要成就一个法国诸葛亮吗?

就诸葛亮只有在刘禅的蜀国啊,或者我这个才能够有那样的?

胸落五丈五丈圆的悲剧才能够被后人捧得那么高。

如果诸葛亮是在曹操的手下,后来跟着曹丕统一了中国,成为一代名相,你别扯了诸葛亮在曹操,荀钰的曹操手下的结果是怎样?对啊,自杀自杀了自杀。对啊。

我觉得荀峪是一个堪比诸葛亮的一个人物,从做事的风格从从长相。是吧?荀湘令吗?

是是是啊,有点像。

所以我如果我也想过,如果功德换一俱乐部啊,或者去了皇马,后来又执教了外人什么什么什么。

他在足坛的排名也不会更高,他可能还是现在的一个排名。

而且随着时间的这种流逝,当足球这个影子越来越淡化,人们会从文化角度,历史的角度,情感角度向给诸葛亮去去,去叫什么,去增加一层一层的光环。

去增加温格的时候,也许他后十年的苦称是最好的题材,对吧,我,我觉得我们在这如果再沉淀一下,就是我们对于温格的这些。

我们之所以此时此刻还能这么去聊它,我想可能跟他后十年的一些坚持,甚至跟他犯那些错都是相关的,就是一方面你感觉它就是一个他也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另外一方面呢,你觉得?

他的坚守和他的坚持,哪怕他知错,还要去坚持走在这条道路上这种孤独的道路上,这是他跟别人真正不同的地方。我,我到这儿必须得再强调一下,就是我,我们过去几周曾经不断地提到法布拉斯那段采访。

当然,那是法布列斯接受阿斯纳球迷采访做的表达。

呃,我不敢确定,这里面表达出来的情感和观点就完全是他自己的真实所致。但是只要说到温格,他就说他说温格对于球员的爱和信任和呵护。

这是在任何地方都没有的。他都觉得温哥当时应该多骂一些,应该,他说他可能他在阿斯纳待了那么多年,温哥就就这个大发雷霆,对,否则都没有过啊。

但是你从这方面你感觉就是,这是一个?

对于他的球员,对于他的弟子充满着温暖和爱心的一个人士,但是就像就像尼采和这个杜宝刚都说过,你这爱这种情感也是虚弱的体现。

对,而且呢,如果是说温格那么的从善如流,八面玲珑,听进去意见,善于调整,他绝对就不会在阿森纳去坚守那么长时间这个,而且那条你,你那条微博下面有一个球迷问啊,就是好像问关于你的问题。

我就在下边儿回了一个帖子,我说,严总是温格,我是安切落地啊,就是你。为什么?

安吉罗蒂其实是一大把啊,因为战术这个,这是优秀啊。成绩不错,爱吃美食,听别人劝啊。

但是像温格这样的成绩不如安琪洛蒂,但是足球地位也不低于安琪,洛蒂,这些人是很少的。

咱身材跟咱俩也很像,对吧?

我想安琪罗蒂,我也爱我我我,我达不到温哥的地步啊,山寨版吧呃,最近山寨一下吧,山寨一下咱们保留最美好的记忆吧。我觉得这对聊到这儿,你突然觉得这十年没有冠军,但是记忆源是美好的,挺好的,是人家是非常温暖的,而且越往后越美好啊,对吧,其实越往后冠军根本就不重要,每次人越重建越好。

对对对,老师拿俩哎就到这儿吧,好拜拜胖老师心冷啊胖老师心冷了,腌冷了,哭了一会儿就肯定哭了啊哈哈Ok ok哦,拜拜。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