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开出租之后,我明白了这里为什么没有碰瓷
gezhong2022-07-14  109



在澳洲开出租之后,我明白了这里为什么没有碰瓷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爱者,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根据我们的后台数据显示啊,故事fm的听众当中有8%都在海外,那今天的故事讲述者三筹就是其中一个。 他呢,是在2011年移民去了澳大利亚。

我叫三愁,今年35岁,我最早有移民想法。其实说实话,是因为我自己原来也算是那种最早一批就是翻墙啊,上推特啊。

所以,那段时间其实是对这个社会自己有一些想法呢,会有有些挫败,有了移民想法之后,三筹把目标选在了澳大利亚的墨尔本。

他申请了迪肯大学的会计专业,这个专业又被中国人称为移民专业,以至于到那儿之后,三丑发现周围的同学里890%都是中国人。

三种现在还记得具体是哪一天抵达澳大利亚是一一年十一月26号。 我到的时候是晚上大概十二点多吧。

因为我有一个朋友在这边,所以他晚上半夜来接我。

还下着大雨,然后带我到他家里去。

先临时的计数,结果第二天我还特别记得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因为第二天天晴啊。嗯,白天晚上当时也没有看到周围的情况啊,或者是环境什么样的。但那天天晴了之后,早上起来,我就站站在那个厨房喝水门外面看见就是阳光灿烂,鸟语花香,然后有那个有人在那个路口跑步。 而且那个时候,其实国内的雾霾什么还还是比较严重的。尤其我,我也我重重庆过去。

然后那个蓝天白云,我当时感叹字,因为我自己从来其实很很不喜欢跑步这个事情我喜欢打球。

但那个时候我看见那个那个风景。

我当时对自己说,嗯,有这样的环境,我也会去跑步的。

那那一刻,我真的是记得特别深刻,就第一天对澳洲的印象到了澳大利亚之后三筹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赚钱。

因为他在那边每年有三十多万人民币的开销,自己呢,那点儿存款远远不够。 后来比他早几年来,澳大利亚的高中同学给他指了条路。

这个同学很有意思,他零四年就到澳大利亚,把传统中国留学生打工的路子摸了个遍。

餐馆里洗过盘子,果园里摘过苹果,最后他发现了一个最容易赚钱的打工方式,那就是开出租车。

在澳大利亚开出租车的主要都是印度人。

中国人对这个行业了解的很少,但他其实特别适合三丑这样的留学生,因为出租车接活比较自由,需要上课的时候可以不接。

而且他的收入非常可观。 我当时开的车是比较特殊的,我开的是一个,呃?

面包车大概载重一吨多那种,然后是可以里面做,除了司机以外,可以做十个十个乘客,而且它还有特别特殊的一点,这个出租车其实是政府专门,它会有补贴,用来解决呃,本地的那个残疾人出行的问题。他背后有改装,有一个起重机可以让坐在轮椅上的乘客直接从起重机,然后开到那个车里边儿去。

就残疾人可以坐坐出租车,这种车他的收入就会比普通的那种。我们看到的小的车要我们叫大这个车,我叫大车,我们那些叫小车,他比小车好得有两点的那个收入会更高,一个是他能在更多的人在澳洲这边儿。他的规定是,如果乘客超过五个人,因为普通这只能在四个嘛。

他就会费率会提高。当时是呃,增加50%还是多少,我忘了,然后第二个,所以我们会去专门拉这种,因为澳洲有很多人喜欢成群结队去喝酒啊什么的?

尤其专门拉这种这种活,他的收入更高。然后第二个是残疾人,残疾人是有额外补贴的。当你把它从他的地上把他轮椅抬起来,当时我那个时候利弗廷菲是十六块。

呃,奥比就只是就,也就是说,你什么都没有干,车还没有发动,只是把他抬到车上去,就已经有十六块澳币了。 其实我自己在国内的时候有驾照,但从来没开过车。

所以当我第一天开始开出租的时候,其实那个时候我才开了大概四个月的车,所以我开始上午把车拿到,我大概八点拿到车。

然后就看着那个小电脑上面的那些活儿跳出来,我做到大概九点多,我都一个没有一个都没有接。

有点儿下不去手就会很忐忑。

那个时候想到底这个要不要接呢?这个是不是一个好活呢?因为之前听听过朋友的他一些,那个策略就是说你接什么样的活,能够赚更多的钱啊之类的。

其实我当现在回想起来,那只是给自己一个借口,我给自己想啊,这个活不够好,但其实是给给自己做那个心理建设。

就觉得其实很不行,我好像还没有办法去。

马上去面对这个乘客,可能一个多小时之后,我才接了第一个活儿,然后接活之后也是一阵的手磨脚乱,包括那个跟客人打招呼,打完招呼之后,问他到什么地方去。

呃,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吧,因为我来了。其实那个时候也才几个月时间。 呃,跟本地人接触也不多,也知道澳洲的口音跟我们平常在国内听到的更多的美国口音也是很不一样的。

结果搞得很紧张,他讲那个地名?

我得上车之后,这边是你打完招呼,然后他告诉地名,我在那个呃,GPS上面那个小电脑上面去输入。

大概也搞了半天,那个那个人都有点儿急了,甚至我开出了都快,有三五分钟才发现我没有打表我表都忘记打下来,因为太紧张了,还是乘客告诉我呢?

他问我,你的表在哪里,但他人还是比较好的,他只是最开始的沟通上,他觉得好像我这个人不太靠谱。

低单整个费用好像是二十几块钱,我自己就大概就是十块钱吧,到兜里,但是非常高兴。

这里其实开车是排挺有风险的,我从来不开。所谓大野班就是十二点以后的时候,因为注册也就是两半岛嘛,晚上有时候挣钱可能更多,但是我从来不开。

因为我觉得怕危险,因为会遇到各种醉鬼抢劫。

因为所有的这边的坏人他都知道出租车上是有现金的。

我的同伴司机就是我说的,我那朋友,他通常是跟我接班的,他开夜班常年会在车上背一根钢管,如果有人想爬过来,他就直接敲,还会遇到那种呃,想逃费的,逃费的就太多了。有一些那种小孩儿,一群人。

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给钱。 当他知道是这样情况之后,尤其跟他们对话当中发现这个苗头。

他会直接把车开到靠墙边,因为那个面包车是拉门,只有一边可以打开,直接靠到墙边,把它封上,告诉你们现在给钱。

不然别想走。这样的事情,我个人还没有特别危险的,因为我比较比较谨慎,奇怪的人倒是会会有奇怪的东西,比如说这边有一个出租车的文化吧,生不好的文化。我来的时候就听说过叫塞克斯贝尔?

一些女性,年轻女性,他们为了解决钱或者是没钱,他们会用身体用性作为这个车费来做。这个我没遇到过这么直接的,但我遇到过一次,很奇怪的是,我在那个也是酒吧,也是酒吧,人已经够多了,我那车能装十个人。

呃,当时还没有十一个人,一群女生,那十一个人。

说,你就让我蹲在那边儿在一下嘛。

我说不行,这个违规因为会会罚款,罚款很重,我肯定不行。

突然,其中一个他蹲在那个车里边儿,他就想说藏在那里,因为只有十个座,他没有十一个人。他藏在里边儿,他说,没关系,你就在我一下,我藏在里边。我说不行。

结果有个女生就走到我那个驾驶。 是那边跟我说,他说,那这样呢。突然一边说他把衣服提设给撩了起来。

里面什么都没穿,就把他的胸给竖出来,他说,我说这样什么意思?

我说那不行,我不行。我说,我这个违规的事情我不能做。我说,你们要么还是分两个车吧。我实在那一刻,也不知道怎么接那个话。

我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反应。

一个小姑娘年年轻小姑娘大概十几岁,可能应该不过应该超过十八,他能去酒吧,可能我看起来可能时间也就十八九岁吧。 前几年还有一个印度人被告了,就是说。

告台强奸,但其实后来曲正发现是facebook,因为所有出租车上其实是有摄像头的。

警察是可以调出来的。最后他无罪释放,他们会为了车费做这样的事情,他们因为一个是车费本身,其实不算便宜你,你觉得是这么一点儿,但它消费很可能像我们开一趟。如果说那个地方特别远,或者人特别多。

那一趟有可能一个车费就是89100块澳币,一百块。澳币是个什么概念呢?

呃,那个时候六百多人民币。然后他如果是个打工的,他打个普通的工,当时的最低,现在的最低是十八个小时,十八块一个小时。

实心,那你一百块已经是五六个小时了大半天了,我到这里开车开到一两个月以后,已经开得比较熟悉了。我印象特别特别深刻的,应该就是有一天晚上大概。

十一点半左右,在离市中心三十公里远的一个郊区,因为澳洲这个地方,沃尔本这个地方它跟国内很不一样。它除了市中心小伙儿地方,其他地方其实都是像农村一样的,可以叫大农村在郊区大家都住的那种地方,然后连可能路灯都都不一定有。 我接了一车客人,七八个人,他们在家里开party喝酒。

因为晚上太晚就不能继续在家里闹了,因为这样会被投诉,所以他们叫了出租车,决定继续到城里边儿。

接着再喝,就一帮年轻人吧,凯传的传到短裤。

拖鞋,然后手里还拿着脚,还在那边不停的喧哗上了我的车。然后呢,我们就从那边往死去开开到了一个小路,还没到大路的地方,那个地方连路灯都没有。

就是一个单车道,两个双双向单单车道就只有一一条车道。这样我开着开着的时候,突然听见砰的一声,从我驾驶窗这边看,就是对面有一个摩托车。

飞了过来,从旁边飞了过去,然后一个人跟着滚滚滚,就这么艺术年飞了过去,那一刹呢,我其实想了不少东西,包括说这个人怎么样啊,这是第一个想法,第二个想法是怎么办,要不要停下来看一下,马上第三个想法就盖过来了,就是说不要多事,这里前面后面都没有看到别的车,其实当时就就我这辆车和飞过去的那个摩托车。

然后你万一有什么事情连个证人都没有,也没有路灯,什么都没有。

不要多说,第三个就是车上还有一群喝酒,喝到一半,正准备去寻开心的客人,我也不能耽误他们时间,现在他是花了花了钱买了这个服务,所以我就继续往前面开的,没开出五十米,应该不到五十米。 全车的人叫了起来,是用叫的说。

停车,你为什么不停车,就是以大概有点儿责问呢?那种口气在再问我全部在叫我停车,为什么不停?我当时那一瞬间,我马上从刚刚的那个思绪当中转换出来。有一个想法很惭愧,这样说可能也政治不太正确。但是我给自己说了一句话,我果然还是中国人呢。

就是我有这样很典型的中国人的想法,他们结果完全没有,他们马上把我叫停下来。

然后转头过去,在我转头回去的时候,那我后面已经有别的另外一辆车过来了,他已经停停了下来,然后那个人把车停在那个路边儿打得双闪,然后大概隔那个那个人躺下的位置,可能有个350米的地方打到双闪。然后他在那边跟我招手,然后告诉我说。

我也停在他另外一边。我们把他夹在中间,然后把双船打着,把车停在那边,不要靠得太近。

然后开始所有的人下来,有的人去查看他的情况,有人在打电话给那个警察叫救护车,然后有的人站在车的就是打的双闪的车的,更外车看有没有别的车过来去去那个维持交通维持这个秩序,最后也很有群。那个人是个大胡子,他开的是一个哈雷。

很猛男一样的还有纹身。那什么?

然后那个救护车跟那个警察来了之后,发现他好像没有什么大案,应该,而且人呢。呃,不是特别清醒,好像喝了酒。他自己撞在了那个路中间的一个像护栏一样的地方,自己飞了出来,然后警察。我记得最后要抬他上去的时候,警察过来看他的情况。

拍了拍他的脸,然后看他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他抬了一眼,看了请他,他说了一句那个大胡子,一个一个特别操得一大呼,说句我当时就笑了。

我当时就笑了,他想到的第一点是,老婆这次肯定要找他麻烦了,因为他觉得跑不掉啊。

最后那件事情,然后结束之后把它抬上了救护车,抬走所有人也都该该走的继续该往哪儿,往哪儿走,最后到了那个呃客人要到的地方。那个酒吧之后,客人特地跟我说说,不好意思。

那个耽误了那么长时间,要么多给你点钱。

我马上告诉他说,不用了,我说,刚我都停表了你,你不用多给我任何的钱,就我,甚至我甚至真的都有点恨不得说都救人了,你还谈什么钱呢。

最后就就就这样正常的结束这个事情,但那个事情对我的这个第一次的这个震撼是非常大的,就是觉得大家的对遇到这样事情的第一反应,本能的反应是如此的不一样。

所以那个那一刻我,我认为还还特别的觉得可能是真的,就像大家说的,这个人性人跟人的。

关心什么是不是不一样。当然后来的我对这个这里的制度更了解之后,我发现其实你不能只依靠人性,它其实更多的还是因为有一个制度在后面的支撑。

因为对这个事情之后,我就我就去查看了一下这边的相关的那个交通事故方面处理的制度,我发现他跟国内有很大一点,不同的是。

呃,在澳洲的。嗯,每一年的所谓的车牌费用,他每年有大概。

几7800澳币算是比较贵了一年的像年检费还是养活费之类的吧。

但他其实呃,你拿到那个发票,你发现分开来之后,真正的交给交通部门的那个费用只有1200。

大部分6700都是那个,一个叫做类似于交强险的东西,他这个交通险值保人保事故当中的人员伤亡,它是无限制的。

这个保险公司会管你一直管到关到老关到死,而且。

在我后来的跟客客人就是我,因为我是在残疾人的嘛,跟他们的接触中就知道这个不是说的玩的,这个不是说最基本的,让你能够每天三餐吃饱而已。

这些所有的费用都是有这个,除了一部分政府的之外,还有就是由这个保险来负担的。那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制度的前提下,我觉得任何人发生交通事故以后,第一时间责无旁贷,当然想的就是穷人,因为呃,心理预期就是没有任何的经济上和我自己责任上的后顾之忧之后。

哪怕是出于真正的那个时候,你人性就可以释放。

如果咱们中国的也有这样的保险,这样子度,我相信其实碰瓷啊,什么这些没人,老人跌了没人扶,这些状况也不会有人发生。 刚才三仇也说了,他开的这种大车max ST主要是用来扶残障人士,为了保证他们能过上有质量的生活,澳大利亚给残障人士提供大量的福利。

让他们可以和普通人一样去工作和学习。

三丑在开这个出租车的过程中,就认识了很多残障朋友,其中有几个还是墨尔本大学的学生。

他们当中有一个男孩儿,让三楚印象最深刻,他叫欧文,第一次。

遇到欧文是呃,有一天我开车开到,大概下午六点多,呃,我正在市区附近开车。这个时候那个车主给我打个电话,他说有一个客人,你没接过他临时的。呃,现在下课了需要你去接一下,因为原来的那个司机好像当时回不来。

然后就告诉了我在什么地方。 呃,是也是墨尔本大学。

然后但是是在另外一个小区,我就开了过去,我就在那边等他,我把那个?

车子后面的那个其中几个放了下来,有时间快到了,这个时候大概等了十分钟,看了一个轮椅过来,那个轮椅远远的看到他走的不是很稳,它是一段一段的开一下停一下开一下停一下。

方向也是不是那么的直,有点儿屈指,所以我就过去看看他要不要帮忙。

然后我就走了过去,走过去第一眼,我说实在话,还是有点儿。

虽然已经看过这么多这里的残疾人,但是我还是有点儿惊讶的,因为他没有四肢腿脚都没有,他就右肩膀上面有一点点突出的地方,但是是不能用的,因为没有手的结构,他是在用他的脖子在开那个轮椅,那个轮椅是改造过的,控制器把它放在了正中间,然后上面有一个一个可以垫的地方,让它的下巴可以靠在上面。

所以他是把下巴靠在那个地方,然后用脖子在动,但可能就是因为脖子不没办法伸出一个维持着一个固定的角度,所以它都是一段一段的在走,而且脖子也没那么灵活。对那个控制的话,所以路线也是比较曲折的,但是他自己在走。

他自己在找我。看到他之后,我先打了一下招呼,我问他是不是偶尔,他说是你好,很高兴,也是一张非常开心的脸。

然后我就问他,你要不要不忙?

他说,不用啊,他说,我,我们,我们走吧。我已经好了,他说话,而且我发现他除了手脚之外,他其实说话是说不清的。

而且很慢,大概就类似于。如果说,呃,今天早上你吃了什么,他会说今天早上就很慢,而且含糊不清,但他愿意讲话,我们在车上就开始聊起来。 他虽然讲得慢,讲的不是特别清楚。

但他知道自己表达的东西的重点是什么,他也知道自己因为讲得慢,所以他讲话就没有那么的多的废话植入主题。

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路聊到回到他的家里。我聊中国的事情,他接触的中国人不多,他聊他在这里的事情。他说他是在墨尔本大学念那个犯罪学,然后除了平常在这边上课之外,他还会有时候会去参加帮助那个政府部门的一些政府机构的研究。

所以后来我确实也有接他接送他到这些机构去包括开研讨会什么的,他的生活只要是出了家门,他全是靠自己,就用脖子开着他的轮椅,然后放了一个手机。

用一个架子下载。

呃,论语前面他用用鼻子去操控吧。

后来我没有聊聊我们。 呃,我在学校,我遇到的情况他会,他总能问我,他说你。

这边的学习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我说不喜欢就这边的作业,每每一个课程都会让你写东西了,写来还要去讲。

我说我论文,有时候我写不大出来,我不知道写什么。他当时就笑了。他跟我说,他说他原话是阿哥,阿哥就说,然后他就后来他有说明。他说。

其实这里作业这些东西不管怎么样,你不要管对错你有什么想法你,而且尤其是你要跟老师讲的不一样。

不停地跟他阿q不停地跟他去争辩,拿出你自己的想法来,不要管对错。他那个阵阵扭势的阿哥阿哥阿哥,就是他自己还在加强那个语气,我觉得哦。

好的,我试一下。后来果然最后他还问我呢,你怎么样?我说,嗯,高分通过很高兴大家都很高兴,所以他是让我。

觉得特别振奋,他自己读这个,当然他跟普通人不一样,他可能他跟我说,他要别人大概读两年,他肯定要读五年。

但没问题,他能够正能够非常正常的给他读下去。所以这也是让我觉得他们呃,是一个普通的朋友,就像普通朋友一样,能够给你帮助,给你他们不同的看法,他们的经验。

他们的一些东西,他们不只是在。

享受制度上的优惠和帮助,他们也在正常的反馈社会,而且没有任何刻意的地方,因为这种人可能在在国内。

我们原来的文化下面会把它放在一个特别的特殊语境下面。它是一个特殊人,而他还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他会拿来当做一个正面的教材典型去宣扬这里不会,他就是普通人。 我有一个客人,是每周六晚上八九点,我去接他。他是躺在轮椅上,也不能说话。

他有一个砍火带着他。

去酒吧到市中区市中心的一个酒吧,大概到十二点我再把它接回来。

他每周都去,因为他高兴,他甚至不能说话,但他的家人和康复知道这样的高兴,就会让他去过这样日常的一些生活。

这让我其实是有点联想到那个咱们有一期节目,是说中国的盲道上为什么没有盲人,其实它是整个整个社会的?

综合的一个东西没有形成这样一个氛围,而在这里这些人都过着很普通的生活,每个人看他们也都是普通人,没有把他们当做残疾人。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杨帆。

今天是国际残疾人日,如果你身边有家人或者朋友是残障人士,我建议您带他出去走一走,逛一逛。

别整天让他窝在家里。

如果你想让他做一个普通人,那就先帮他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吧。 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一?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747.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