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2020】周奇墨:我要清醒地搞笑
gezhong2022-07-25  95

2020 年的魔幻现实,可能会让人笑不出来,但是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是渴望笑声。今年年中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无疑成了很多年轻人的生活调味品,其中一位来自北京的单口喜剧演员周奇墨的出现,让很多选手倍感惊讶。周奇墨成名已久,在同行和喜欢他的观众心目中,他一直最看重线下的剧场演出,似乎有意避开以综艺为呈现形式的线上表演。但在他入行的第 5 年,周奇墨想遵循内在的节奏,让人生有一些改变。2020 年,对于周奇墨来说,究竟发生了哪些意向不到的变化?他又是如何在快速变化的世道里,继续保持着自己的处事哲学呢?——————本期故事为喜马拉雅年度播客对谈活动「请回答2020」特别节目,一起回顾这纷繁复杂的一年,也感恩听友们的一路相伴。订阅「故事FM」并在本期节目下方留言,就有机会获得 AirPods。我们将在 12 月 26 日 16:00 在评论区抽取一位获奖听众,奖品由@喜马播客圈统一发放,获奖后会私信告知奖品领取方式~

【请回答2020】周奇墨:我要清醒地搞笑

欢迎收听喜马拉雅和故事fm联合推出的请回答2020特别节目,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这不是我们的主旋律吗?我才提的人对,是我唱保钓了吗?

哈哈哈哈,请回答2020我是周期末,是一个全职的脱口秀演员,2020年的魔幻现实啊,可能会让人笑不出来。

但是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是渴望笑声,这两年因为综艺节目的推广,很多小众文化都火了。

比如说脱口秀脱口秀呢,它也叫单口喜剧。

这种一个人在舞台上讲段子表演的喜剧形式,悄悄地在都市年轻人当中流行起来了。

今年年终上线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啊,汇集了当下最受欢迎以及最具特点的一批脱口秀演员。

这档原创的喜剧节目已经办到了第三季,颇具粉丝基础。今年的几个段子都火出圈儿了,像有一个是男人,明明如此普通,却又那么自信,你可能都听过。

如果你恰巧看过这个土耳其大会的话,你可能会对里面一位叫周其末的演员有印象。

我们下一位演员呢,其实在很早,很早之前就认识他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很期待跟他合作。

可能看我们节目的观众对他并不是非常熟悉,但是他在中国所有的脱口秀演员心中。

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让我们欢迎周期末来自北京的单立人喜剧俱乐部,从事脱口秀表演五年时间了。

在中国这个依旧年轻的行业里,他已经属于老演员了。

周期末成名已久,早在2017年,他就获得过中国脱口秀喜剧节和爱奇艺脱口秀大赛的双料冠军。

在同行和喜欢他的观众心目当中,周期末一直是最看重线下的剧场演出,似乎有意是避开以综艺为呈现形式的线上表演。

但是今年他做了一个让很多人意外的选择,那就是参加了脱口秀大会。 当你在一个行业里几年了,其实一般。

你看正常的白领,你毕业了以后在一个行业里几年了,你都响亮,要去跳槽,哪怕换换工作,甚至换个转个行业都有可能那我也是我感觉讲了五年了,线下的这些东西该体验的都体验过了。

那你就会觉得生活有些有些平淡啊,有些枯燥,所以你还是想有一些新的东西来刺激这个节目,肯定是一个很大的刺激,但除了节目以外,也可以有别的东西,只要能刺激就行。

哪怕是电刺激都行电,我一下也行。

其实这就是正好契合了嘛,因为我主观上也是愿意有改变的一年,我就希望今年能俗话说就折腾出点儿动静来,如果成绩不好啊,面子上会不会过不去挂不住这些我倒是没有,哈哈哈哈,我的报的目的非常的简单,单纯就是我能上多少期就上多少期,我也没有指望走到最后。

当然在节目上他会录,就是让你说啊,我要拿冠军,我要pk谁怎么样呢。

但是作为没有上过什么节目的演员,我知道我在线上也没有什么知名度,我也不是效果公司的演员,所以我根本也没有报太大期待,去的时候我就是报着一个目的就是能上多少期上多少期?

哪怕上一期也让大家看一看我在线下是怎么表演的,我就是想想吸引喜欢我表演风格的观众。

今年谁一定南京前五周期末周期末周期末周期末出去,摸个狠狠的想,我觉得他甚至有可能夺冠。

第一名周期末吧,周期末是冠军的大热门。

我刚开始讲的时候,北京已经有关于周期末的传说了,我可能还不知道脱口秀是什么,但我就知道周晴过是谁?

你觉得周期末差不多就是中国脱口秀的天花板了,很多方面他都是代表过最终事情。

我设我设想过一千种我出场的方式就是面对更多观众的方式,但绝对不是这一种绝对不是这样的高调的亮相,它会立刻就会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反感吧。让让一些不了解你的观众。

呃,让他们产生一种非常强烈的审慎的审视的一种心态,就觉得哦,那我看看你有多厉害,你天花板你要这么狂。

那些都是我喜欢的演员,你怎么凭什么上来,你就是你就挑战他们,你就OG呀。什么?

之前也简单的沟通过,按照我个人的本性的话,我肯定是会选择最低调,最默默无闻的慢慢耕耘的,慢慢在节目上打拼的,这样的一条路肯定不会这么高调的亮相。

我后来也跟别人聊,也有别人说,其实这也是一个对我来说是个好事儿,就是虽然会引起一些争议吧,但是让观众一下就记住你了。

我没有孩子啊,但是我感觉现在的小孩儿真的特别的辛苦,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你们知道现在最新兴的一个少儿培训项目是什么吗。

特别火编程对少儿编程?

六岁的孩子就让你去学编程了。

我在想,六岁的孩子学编程不会很困惑,学完以后回到家,爸爸,你们让我学的这是啥呀?

一把一把掉头发呀。

我说傻,我牙还没换完呢,头发就没了。再说,我想穿小熊的衣服,不要穿格子的呀,天天都是格子都不要穿现场的表演,跟平时我们现场的表演还不太一样,在那个舞台上呢,会感觉更绝望一些。

因为他一舞台上比较。

高,你跟观众也有距离,再一个呢,它是一种节目的形式,观众是都是来参加节目录制的观众。其实他的自我意识还比较强,就是他,他是一直带着那种非常审视的比赛的那种评判的目光来看你呢,不像平时线下的观众,他都是比较放松的,就是来图一乐儿的。

所以在那个场合呢,我表演是肯定是更加紧张的,而且也感觉更加危险,甚至有点儿自由落体的感觉,没有没有抓手。

挺无助的。我觉得有的人天生就是对这个舞台适应性挺强的,比如这一季的杨蒙恩,他也是第一次上。

但我感觉他对舞台的适应性就很好啊,也很招观众喜欢。

剩下呢,还有一些选手其实是在上一季已经受过一些挫折,所以他有有经验,也有心理准备,他已经调整好自己面对这个舞台的方式了。比如说杨丽啊,我之前跟杨丽也聊过她,他说他上一季曾经有一阵儿比蒙了,他跟我说就是比得有点儿蒙了,不知道讲什么能好笑,不知道观众喜欢啥。

就那种现场录制的观众,有的时候还挺奇怪啊。我们在现场录制的时候就会发现有的场次选手讲的也还行,前面气氛也还行,但观众就是没有没有起来。

但是就是很悬的一个东西,现场录制的观众数量也没有那么多,它其实样本率还是不高的,基本都是年轻女性为主啊。所以她的?

审美啊,笑点其实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宽和节目。一开始对他的塑造完全不同的是,作为冠军的热门人选,周奇默的脱口秀大会之旅并不顺利。

好,那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尊重规则,那我们热烈的掌声送走周的门最后,然后我们来看一下周期末最终的得票情况。 张老板再次为淘汰恭喜张老板获得了2020年度科普社员拍马马的第八名。

再见我说,他一共被淘汰了三次,最后止步于决赛和一开始,大家对他的厚望产生了非常大的反差。

很多人觉得不解啊,为什么一个线下之王在线上就水土不服了呢?

到底是哪儿出的问题?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哈,其实对于演员来说有几分道理,你像我在节目里很多演员,就是说评价我评价的还挺高的。

比如两年前三年前在同时期我的段子,那个时候可能会有一点先锋性,或相对来说更成熟一些,那如果那个时候你面对观众的话呢。

可能会更好。

呃,两三年过去了,感觉观众见识得多了,而且呢,也养成了既定的对于脱口秀的审美取向,你没有在最开始去亮相,就是没有参与到塑造他们审美取向的过程。

也没有展现出自己当时的先锋性。

那现在呢,你的段子跟别人其实区别没有那么大,那所以现在不是所谓的最好的时候。 周期末是最早开始讲常故事段子的演员。

在节目中,周奇默的台风和其他演员显得非常不一样,没有特别爆炸的金句笑点,也有点儿耐人寻味。

在那些慢热耳娓娓道来的段子里,你能听到他对生活角度刁钻的思考,但是从现场,嘉宾以及观众的反应来看,这样的风格并不讨喜我自己真实的感受,就是说我觉得缺少了一点点热情,就是我跟那个萌萌子的感受是一样的,少一个那种忽然让你就是兴奋起来的那个点,就您您声音也特别好听,然后表演也特别到位,然后长得也挺好,就是因为完美,所以无聊。你们还是觉得这个道理。

因为他的表现和一开始的期待有了差距。所以从节目开播以后,关于周期末的段子究竟好不好笑,以及周期末能不能配上脱口秀天花板,这个称号的讨论也就没有停止过。

我自始至终没有开弹幕看过我听说很多弹幕是骂的什么样的,所以我就更不看这个节目带给我一个非常大的好处,就是你突然收到一些大量的负面的评价。

让你迅速的学会怎么去,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应对它,就什么样的评论都有,所以你就经历过了,就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因为节目之后,你也会尝试着去搜自己的名字啊,在微博上去看大家对你的评价,然后就发现有的人就是专门黑你,他一天发四五条微博,专门就每一条都是在骂我的。

然后说什么如果?

周期末不是干装修的,想不出他跟天花板有任何的联系,还有那种一些网络大v啊,他们比如说有的说什么哎呀,看过周期末的表演啊,就那样呃,同同行给朋友的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还有那种纯发泄情绪型的说什么周期末还有谁,谁是我今年最不喜欢的三个男人,希望他们原地去死。

就是纯发泄情绪性的。

还有说我是什么小镇公务员风格啊,所以当你收不到这些评价以后呢?

当然,有一段时间,你就也会陷入到自我怀疑就感觉之前在线下演出的时候,你的受众他不喜欢你,他可能不太会说。

而且大部分也都是比较比较轻松的啊。评价你都是比较轻松的,比较正向天长,气氛也都很好,所以到那个时候呢,你就会有点稍微有点怀疑自己就是我是不是真的不好笑,是不是我这种风格就不太适合大规模的传播,我只适合讲线下吗。

那个时候呢,就你要否认自己好笑,这个事情是给人打击,是非常大的,所以你就会回想,比如我就会回想我之前这么多年?

的演出,我就想每一场线下的那个笑声啊,我想那个是真的,那个是真的,那个是真的,就是得告诉自己那个是真的我。至少我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好像剩下的就不要在乎我。之前我在上节目之前其实就收到过比较负面的评价,关于表演上的嗯段子上呢。所以我那个时候就给自己写了两句话,我上了节目被骂以后呢。

我还真的用到了。那两句话就是如果有人骂你,第一,你问一下你讲的东西是不是违背自己的道德观?

这是第一条,那如果没有的话,在第二条,那他说的话会不会改变你的价值观?

如果这两条都没有,那就挨骂骂去吧,那跟我没啥关系了。

离开脱口秀大会舞台的时候,周期末说了这样一段话,其实我来到这个舞台上,我就现在一点遗憾都没有了。

我几乎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

我之前还犹豫说上这个节目会不会有点忐忑,你知道吗,现在就觉得如果我不来的话,我会错过太多。就我在这个节目上体验到的东西,学到的东西将在我后面漫长的职业生涯当中都会受用的。我就是希望脱口秀大会能一直办下去,办到第十季办到第二十季办到这个行业没有怀才不遇,谢谢大家。

哇,在比赛过程中,无论是仗义的选择,第一个出场奖还是始终坚持讲自己风格的段子。

这些通通是周其墨个性的缩影,他一直维持着宠辱不惊的心态,抱着不因外界变化而不安的出世哲学。

他是一个极度克己的理想派,在快速变化的世道里守着他独有的节奏。 我,其实我的生活已经算是有点苦行了,因为我个人的爱好太少了,你就不抽烟,不喝酒。

之前也不打游戏,是最近才开始才开始玩儿了一点儿游戏,因为。

就觉得自己精神世界缺少一个出口,就是缺少一个,也不是说出口,就是缺少一个能麻痹我的东西。

就一直太清醒了,这种清醒还让人觉得挺挺累的。嗯,就是我需要让有一段时间让我的大脑啥都不想。

那你平时呢,一些爱好也没啥爱好,我也不追剧,也不看电影,所以顶多就看看书啊,听听播客,但这些东西都是需要你清醒着去去摄入的。

你不能对吧睡快睡着的时候,你再去干这些事情,所以一直要保持清醒,创作也要你保持清醒,那就很累。

我特别怀念之前还喝酒的那段日子。

就是酒精会让人让人放松嘛。所以现在就尝试着去打打游戏呀什么的,让自己放松一下,我感觉我们这个行业呢,演员分两类,一类一类是总感觉是醉生梦死型的,就是像尼采说他有两有两种人吧,一种是具有酒神精神的人,一种是具有太阳神精神的人。酒神呢代表比较感性啊,比较醉生梦死的那一面。我感觉有的演员就是这样啊,你看最明显的,就像李旦那种。

你就感觉他天天都是醉着的这种状态,而且他的人生,人生,哲学也都是哎呀,不如躺着就是有点儿。这种感觉就是。

但是有的演员呢,比如像?

比如像我这种,我感觉就是更更偏理性,在创作上很很很严肃,平时活得也比较理性。

我之前看小说都很少,因为我觉得看小说是别人把我给带走了,就我被作者带走了,带到一个我完全不知道的地方,而且那个地方也不一定对我有什么好处,咋说呢,就那个地方比较未知,然后我被你带走以后呢,我就处于一个失控的状态。

所以我之前就已经理理性到这种程度。

后来才会去享受这种被带着走的感觉,但之前就会抵抗抵触。这种失控的感觉就是我完全按照你想的去想,我不喜欢这样很无趣,所以我曾经也会讨厌过自己的性格,就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更加感性的人,更加有趣的人,更加外向,能和人交往的来,让大家也都觉得很有趣的人。

很难,我觉得很难,所以后来就慢慢接纳自己了,就是你,就是你,就是这样,就按照自己这样的活就挺好。

不需要那么多人的认可。我感觉我在单口上的追求几乎都是自我发掘型的啊,就是自己觉得自己该往哪方面努力。

基本上也没有别人来教我,没有别人来引导我,都是自己琢磨这行就是比较孤独的一条路,如果你自己不努力的话,你自己不给自己方向的话,其实别人帮不了你。 节目播出以后,周迅莫比以前更忙了。

经常是北京,上海两地演出。

借着他的名气来找他的人也比以前多多了长了些粉丝,虽然没有长很多,原来是不到二万吧。现在是十二万。

我第一次被认出来,印象挺深的,那时候是脱口秀大会,第一期刚博,然后第二天我在上海在街上闲逛,有一个卖冰淇淋的我都走出他那个摊位挺挺远的。他从后面撵上来说,哎,你是那个周期末嘛。我说,对啊啊,我看你节目了,我挺喜欢你的,我请你吃个冰淇淋好不好,然后?

就是把我带回去,带到他那儿,给我做了一个冰淇淋,他那个冰淇淋还挺贵的,28块钱一克啊,那是我第一次被认出来现场演演出的时候,也是会有一些观众来冲着你来买票来的,这就够了。

虽然观众构成比较复杂,因为有一次我们演出的时候,主持人问底下一个观众,说来看谁呢?说来看周期末,你觉得周期末表演好是吗?不是他在节目上一点也不好笑,我来线下看看他到底好不好笑。所以但是这种也也算成功了,最起码他来看你了。

上了节目以后会有一些奇怪的通告来找我。前两天就前两天的事儿,经纪人跟我说说有一个什么精密仪器厂出精密仪器的事儿,想让我去创作一段跟他们相关的。

脱狗秀,然后做一个什么视频啊啥,我说算了算了,这个太难为人了。

还有也有人想让我去做直播呀,直播带货呀啊,我觉得这个对人挺消耗,而且我的兴趣确实不在这儿。

我的兴趣点还是在于长线的发展,线下的演出啊,自己艺术上的追求啊,想做一点儿喜剧作品啊,哪怕是脱口秀之外的戏剧作品都行。

所以就还是想让自己。

有在成长的路上,然后再一个呢,确实通告也没有那么多,对于钱也没有那么看重,就是我觉得钱很好,就是接通告也挣钱特别开心。但是你要说让我去做一些跟脱口秀确实差别很大的事情,或者是很难跟脱口秀结合的一些活,那我就觉得算了。

那个东西是没有头儿的,不管做什么周期末都不想离脱口秀太远,他现在除了是脱口秀演员,也要经常去单立人旗下的播客节目斜星聊天会去客串。

当天采访完周期末以后,我们就跟着他前往了这个斜星聊天会的录制现场,正遇上了单立人的音频总监吕东在向周期末解释,刚播出的那期节目引起的一些争议桥段,就是少把说小狗吸尘器生大。

然后就是,嗯,只要把学这个事儿,然后好友说你这整的,我还以为我把我媳妇扔脚手机里边儿呢,吓死我了。

然后石老板说好友是不要把脑子里边的想法说,然后六叔说,我觉得你该清理的不是你们房间,而是你俩之间的关系啊。这段对话然后评论里边有好几个人说,你帮到老爷儿谈论,把女性扔到脚不是,然后?

有一个人,他的言辞格外的居高临下,然后格外的那种正义位是那种,然后他他就他就回了一个什么人,当时就直接给我气着嘛,我就觉得就是一群男人逼逼,把老婆扔进洗手机嚼肉机里那段太害怕太恶心,再也不听了。

然后我就跟他说,我说,你不要把对其他事物的恐惧投射到一个喜剧演员身上,我说,就他们仨没人这么做过,也没人真想这么做。

我说,何况节目里边也不是这个意思。

然后他就说,您的解释就是他们没做过,不觉得很苍白吗?我为什么觉得害怕恶心,是因为这种事发生过?

把老婆扔进角落机里,从男人嘴里说出来是一种威胁,不是玩笑。

任何知道那个故事的,有良知的人都不会随便开这种玩笑。您醒醒吧,可能就是大家接受冒犯的尺度在逐年降低网络环境也在恶化,舆论环境也在恶化。 有的时候,演员提到一个话题呀,是想通过这个话题去折射,而不是说一提到这个话题呢,就是我真的就是这么想,我希望这个世界每天都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曾经讲过一个走夜路的时候啊,前面有一个女生在走,我后面也在走,然后她就觉得我在跟踪她。

然后他就跳上了一辆公交车,然后我说我也就跟着他上了公交车。

其实这个这个段子本来想表达的就是就是女性在夜晚面临的一种困境啊,这就是让人害怕的事情啊。

我只不过是把这种让人害怕的事情讲出来,而且我在舞台上呢,把自己作为那个恶人讲出来。我讲这个事情,不是要让女性每天面临这样的事情。

我只是告诉大家,通过段子的方式告诉大家,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有一些问题,但是呢,像这种段子讲出来,受冒犯的往往就是女性。

就是我。我也收到过这样的意见,就是我感觉听这个段子感受到不适,所以他就是他会,他会忽略或者是弄不清楚演员讲一个段子的意图。

他总觉得一些话题,你只要说出来就是冒犯,就是禁忌,你就不应该说,但其实我为什么说是很重要的,不是所有的话题,不是有些话题专题都不能提的,那太可怕,我就是争取在能表达的范围内去表达。

我觉得这是一种抗争的。

方式就是不停地在你规定的允许的范围内去表达,但是你永远不能恶傻我的表达,哪怕有一天我感觉我我不能发生了。我,我我,我是个哑巴,我不能讲单口了,我也想做默剧,想用手来做手势来逗大家笑,就是感觉它也是一种表达的方式。

就永远不停止吧,永远在你这个社会给我的空间内去去表达。

有的时候留的时间确实不多了,不像以前现在的时间那么多了,但也会也还在创作,尤其是。

有的时候看别的演员创作的段子诶,又多又快又好,所以你也会产生这种竞争的心理。就是说,哎呀,我也不能被落下呀。我这个最后你这就是你吃饭的手艺嘛。实在不行。

你哪怕没有任何人找你上任何节目,你,你在线下,你还是得讲下去吗?

演员就一直是这样的,就是他的痛苦就来自于永远没有满足的一天,而且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给你一种安全感。说你。

你成了你,你够了,你满足了没有,你今天创作几个好段子?

在现场一试哎,效果挺好的,你就开心。那一晚上第二天就想的是哥们儿什么时候才能创作出第二个这样的段子。

我下一个这样的段子什么时候出来,因为你这个段子讲了讲了就变成所谓的老段子了,那观众线下的观众,有的买票来买的琴的。有的时候他一周来看一次他第二周再看你讲这个段子,他就觉得啊,是老段子了,他已经不想听了。

会有那种追热点的,在线下是很难追热点的,因为。

线下演员没有曝光,他的段子可能需要伴随他好多年。

我们从创作的性价比上来说,你一定是创作的段子,越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什么时候多少年拿出来讲都可以,这个性价比才最高。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创作紧跟热点的段子,是因为我总觉得那个东西一点儿也不重要。 嗯,我有时候就觉得这个社会社会上的一些东西都很动荡。

很虚无,就不太值得。你去认真的思考它,因为你不去思考他,你不去管他,过一阵儿,他就他就没了。

就消散了,就有一个新的热点来,这些东西有什么,有什么可值得追求呢?我总感觉我很想讲一些时间跨度大一点的事情,就是这个。这个问题,这个事情是在五年,十年之内都会存在的,都是我们共同经历的,甚至不止一代人都在经历的东西。我很想讲这些东西。

我最近想写一个还没有写出来啊,但是我就。

有一个想法就觉得我们现在呢,大家都特别的矫情,特别把自己的一些不好的习惯就归到什么会到一种疾病上啊,选一杯奶茶选选选不好,然后磨蹭半天,比如说你快点儿就哎呀,我又选择困难症。

然后你桌子上乱一点儿。别人说,你赶紧整理一下我这桌子跟你有啥关系?不行,我看了难受,我有强迫症。

最近根本没有上升到,都没有任何病理学上的诊断,对吧你这你根本真真正的那种症状是很痛苦的。

现在人呢就已经矫情到无病呻吟到,就是要把自己都归离到这儿啊。我有拖延症怎么怎么样的,其实很多时候就是就是矫情出来的吗?假如说那个选择困难症要纳入医保的话能治疗?

人家问,你说你是走医保啊,还是自费肯定说走医保,对吧,这时候你咋没有选择困难症呢?

要是这个时候有人还讲我是自费还是医保呢?我拉你牛逼,你是真有病,那肯定就走医保了。

你说演员光荣这种想法还不够,他得他怎么能推进下去,发展下去,能怎么再去荒诞,他都是得在想呢。 脱口秀界有一本红宝书,叫喜剧。圣经里面有这么一句话。

喜剧是挖掘你内心最深处的东西。 对周期末来说,内心最深处的东西,恰恰是那些难以启齿的经历。

因为生长于一个单亲家庭,父亲又从事表演工作,这给周期末的童年附上了厚重的不安定感。

而这些经历都被他创作成了讲述的素材。

比如他会讲自己小的时候在学校遭受过的霸凌,讲父亲害怕他不是自己亲生的,怎么带他去医院验血型。

关于父亲的段子中期梦尤其多,他的第一个专场叫哎呀算了,里面有50%的段子都和他父亲有关。

而这些砸入着悲伤,荒诞,歉疚等等复合情绪的段子成了他的标签儿。

很多父母特别愿意把自己的孩子留在身边。 我爸就是这样啊,我高三的时候我爸跟我说说。

大学毕业啊,你上大学找这个大学多好离家近啊。大学毕业的时候跟我说说你市里给你找个工作多好吗。

离家近什么都是离家近。

有一次我就问他,我说,爸,咱家到底有啥呀,你非得让我离他近呐啊,有矿吗没有是吧,那咱俩这是在这干啥呢啊,我说,塔房呢,是吧?

哈哈哈哈哈,我爸是一个永远有忧患意识的人,他因为他本身一辈子,他就是在搞导演的,他就是学曲艺的,然后后来也也唱歌啊什么的,他一辈子演艺生涯吧,他就一直想让我往上走,就是告诉我一直在灌输我一个概念就是线下永远沿不出头,你就得往线上走。因为他感觉他这辈子吃的最大的亏就是没有线上的曝光,尽管他当时演出效果也挺好,据他自己说哈。

甚至演过那种几万人的体育场,他也演过,然后跟很多现在。

呃,当年的大腕儿合作过,但是当年人家都都都上电视啊,拍拍剧啊,演电影啊,狗爸就没有,也没有什么好的机会,尽管演出效果还挺好结果结果嗯。

到了现在呢,就名利啥都没有了。 嗯,他就感觉自己还晚景吧,他自己肯定不是很满意,有的时候挺有意思的。我,我去哪儿演出呢?

他就跟我回忆一下他当年去那儿演出的情景啊。那哪儿我去过啊。当年我们在那儿演演演。

有时候听他说说这些事儿还挺有意思的,他总觉得我不够努力。其实我已经很努力了,就是有些有些事情是你没有办法再努力了。

因为你个人的努力是有限的吗?

还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嗯,所以他就催我嘛,就是就是这样,你多多多上节目呀,或者是多想想方设法去多露露面呀,怎么样就是这样。

所以哪怕上了节目呢,他也不是那么的满意,或者就放心,没有他的开心,从来不在我面前表现出来。

他都是在朋友圈自己发个朋友圈,编个手打油诗啊,什么儿子走南闯北啊,如今怎么怎么样啦,然后发几张我的节目上的截图啊,怎么样,然后就骗亲戚的一些赞啊,是吧朋友的一些赞啊。

他就靠这种方式呢,来表达他的自豪感吧。但是他对我来说,是那种很传统的父子式的关系,基本不会不会夸我。 嗯,跟我聊节目呢,永远都是聊我在台上的。

哪块儿有毛病啊。有一次专门给我发语音说你啊,你表演的时候最后一个字啊,你总是把它吞掉,你表没有吐出来啊,最后一个字一定要把它吐出来啊,这样才能打到观众的耳朵里啊,你这是个毛病啊,你一定得改。

然后我这部要办,要在上海办那个专场吗?你是头一次演二千人的场地,我爸昨天还给我发信呢,说。

那个大的场地呀,那个声音呐大,跑到观众耳朵里比较慢啊。

你呢,演的时候一定要慢一点儿啊,比你平时的演出还要再慢一点儿啊,你一定要记住啊,但是而且你要有心理预期啊,跟你平时的演出比啊,效果可能不会那么好。 前不久的十二月二十号周期末,在上海文化广场办了他的第一场千人转场。

叫不理解万岁在剧场里表演自己的专场啊。这在国外标志着一个单口袭击演员,拥有了自己的代表作,真正被大众认可。 而周期末是中国拥有专场数量最多的丹枯喜剧演员之一。

但能像这次在这样大体量的剧场演出,对他来说也是第一次。

今年年初,周奇默曾希望在他从事脱口秀的第五年发生一些改变,现在看来得偿所愿,站在更久远的时间回头看啊。

2020年对于周期末来说是怎样的一年呢?

他尝试了更丰富的可能拥有了更多的观众,体会了更大的舞台。

或许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了如何更自由的面对未来,而这个未来已经在他的心里了。 我第一希望就是能带给尤其是电视前的观众,屏幕前的观众。

更多样一点的脱口秀。就这个脱口秀可以是不围绕主题的,他也不一定表达什么价值观的,他要表达什么,你自己去想,自己去感悟他的出发点,其实就是。

好笑,我希望大家能接受更加自由化的脱口秀表达,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希望我以后能够变成大家。一提到脱口秀单口喜剧就能想到的一个人。

就不管你喜不喜欢,不管觉得好不好笑,你最起码知道哦,周期末在干这个,然后呢,等我到了那个地步的时候。

我每年就做一部脱口秀大电影,就是录一场专场,然后再加上一些。

拍的一些情景剧之类的东西融到一起,然后上院线,然后让大家有一种感觉就是每年过年,今年年底的一件事情,就是要看一场去电影院看一场周期末的专场,算是把这个年过远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大言不惭了。

不是开玩笑的,这是我认真的一个,我就是希望希望能做到能那边就是希望做到。

大家每年都期盼的赵本山的小品,开心麻花的电影,再加一场周期末的脱口秀,那要加四的就过了,加四的就太过了。

我感觉是真想笑的,那你怎么发的,你说就是我九点到哈对对对对对对,我九点到还挺卑微的。

再到啊,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深夜节目故事fm,我是主播艾哲,本期节目由野捕制作声音设计,孙瑟玉。

另外还有感谢效果文化和单离人喜剧俱乐部对本期节目的大力支持。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789.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