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囧途:我在旅行中经历的文化冲击
gezhong2022-07-28  96

进入2020年之后,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和隔阂好像加深了。 故事FM ❜ 第 405 期 2020 年,因为疫情,我们很多人应该很久都没有出去旅行了。 过去那些在旅途中遇见的人和事,甚至那些不期而遇的「文化冲击」,现在都开始让人无比回味了。 上个月,故事FM 发起了一次关于「旅行中的文化冲击」的征集,今天的节目我们选取了其中的三个故事,希望你能通过他们的讲述,更加理解这个复杂的世界。 /Staff/ 讲述者 | Pablo 奶酪 大梦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也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也卜 王颖伦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Under The Sewer) - 彭寒(片头曲) 02.Boxes Autumnal Moping(迪拜) 03.Una Cosa(白人小孩) 04.Loved Ones(国内情况) 05.Avril - Aphex Twin(文化震撼) 06.Wood Writing Session(与大叔对话) 07.Pajaros - Gustavo Santaolalla(片尾曲)

人在囧途:我在旅行中经历的文化冲击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晒折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2015年的夏天啊,我当时刚结婚不到一年,然后我和我老婆就去了一趟欧洲,算是度蜜月吧。

那我们其中那个机票是在迪拜转机,其中有二十多个小时,所以可以出机场在这个城市里玩一玩。

那我们当时就出去了,在那儿订了一间酒店,然后玩了二十多个小时,当时正好赶上是这个穆斯林的斋月,然后根据我以前的认知啊,我以为这个穆斯林的斋月呢,就是他们的一个习俗,每年会有这么一个月,白天不能吃东西,只能在晚上吃。 呃,日出之前之。嗯,那我觉得迪拜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啊,有很多的外国人穆斯林不吃呢。我们这些非穆斯林,我觉得我可能应该是功课没有做足,这也许在人家的文化里是一个非常冒犯的事儿。

我说,啊,嗯,不好意思呢,我们赶紧收起来就没有再吃。

那后来我才发现,其实呃,这个在迪拜的外国人,他们要想吃东西的话,都是把东西买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吃。在公共场合吃的话,还是一个相对冒反的事情。

这算是我经历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文化冲击吧。 那事件到了2020年,因为疫情嘛,我们很多人应该很久都没有出去旅行了。 过去那些在旅途中遇到的人和事儿,甚至那些不期而遇的文化冲击。

现在都开始让人无比回味了。

那上个月呢故事,台湾发起了一次关于旅行中的文化冲击的征集,今天的节目里啊,我们就选取了其中的三个故事。

希望你能通过他们的讲述更加理解这个复杂的世界。

我家帕布朗来自北京,我今年24岁。呃,现在是一名外企的小职员啊。我这次旅行发生在2015年。

我去的是美国。 帕布勒当时参加了学校的一个项目,要先在美国实习三个月,然后才可以去旅行,因为一直很热爱美国文化,他就满怀期待地去了。

结果帕布罗被分配到了位于美国东海岸弗吉尼亚州的一座海滨城市,在一家大型的连锁酒店里当实习生。

说实实际上用差不多的自己的话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干体力活的,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搬运毛巾,清到垃圾,竟是些又脏又累的活儿。

在那儿工作的时候,帕布豆对自己向往的美国文化开始有了全新的了解,特别是对美国复杂的种族问题有了切身的体会。入职的第一天。

就是人世的一个姐姐带着我,嗯,到了酒店的一个走廊里。

嗯,参加他们每周一的例会,这个走廊里就是我们这些干体力活儿的呃员工,他们会在走廊开会。

当时这个走廊里全都是黑人,黑压压了一片。嗯,我去的时候稍微有一点儿,有一点儿不知所措。

首先说一说,就是我被误认为一个种族歧视者。

嗯,嗯,因为种族歧视这个问题,嗯,在美国其实向来是非常非常严重的,像他们也在他们文化里努力的去纠偏这种歧视。 我的同事里边儿有一个黑人小姑娘。

可能也就是刚成年十八岁那样呢,一个个头不高的小姑娘,身身材是比较丰满,我第一次明白。

他可能对我是有好感的,是在有一次倒垃圾的时候,他说,嗯,他说,嘿,帕布龙,你过来,我来帮你道。当时其实英语口语还是不是很利落,而且心里很紧张。

每到有这种英文对话的时候,我就不敢多说话,非常的沉默,全都是他在跟我说,他大概意思是说,我看你身身材挺好的。

挺强壮的你,你这么壮,是不是可以把我举起来?

我,我当时这个我听明白了。当时由于工作太累,我一点儿精神也没有。然后我自己也有点儿不好意思。

我就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场面一度非常的尴尬。

这个小姑娘就用很很暧昧,很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这个事儿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慢慢的我就越来越能明白他对我是有意思,而且他在对我各种示好。

我真的是心里特别尴尬,而且我的英语说口语真的是不太会说。

心里特别的慌,而且我这个恋爱的经经历非常少,我不知道怎么能很体面的去应对这些东西。

有一次终于就是被我这种糊弄磨得没有耐心了,他就问我说,问我喜不喜欢他。那个时候我们在一起等电梯。

我们两个人都面对着电梯门,面对着电梯的那个按钮,我,我什么都没说。我装作我听不懂,他说,他说,我知道你听得懂。

之后就是一一阵沉默。沉默之后,他问了一。

我至今特别难忘的一句话,他跟我说,大概是这么发音吧。他问我是不是一个种族歧视者,他可以说他真的是对我全都摊牌。

他说,他可能心里想的是,老娘对你暗示都这么明显了。你,你为什么还不约我出去之类的?

因为问我是不是一个种族歧视的人。

后来他可能是真的觉得我是不喜欢黑色人种他,他后来再看我的眼神就不会再有那种暧昧。 我充满期待了,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他总是表情有些严肃。

可能有一些有一点怨气,也有一点儿委屈失望。

还有一次经历,是我感觉我受到了种族启示。

有一天,嗯,我刚从超市出来。

太阳特别特别的大,天气太热了,有平均的气温,每天都是四十多度。

我当时是买了一箱汽水,但是我的交通工具只有一辆自行车,当时走在路上的时候,迎面儿就过来。

一般大概有三,四个十岁出头的这个白人小男孩儿,可以说他们就是最令人讨厌的一年龄的小男孩儿。

然后他们走过来时候一脸坏笑,迎面儿就问我说,嗯,我在干什么?他们就看我看到我服了一箱汽水儿,他们就问我说你是不是卖汽水儿的一一边儿说一边儿就就乐,好像就是在嘲笑我之类的。

后来他们看我不理他之后,他们就主动要伸手去。 嗯,去拿我的汽水儿。然后我当时就就怒了,我就站下来。

呃,让他们让他们滚。

我说,这个汽汽水儿五到一罐儿,如果你买了你,如果你动了,你就要付钱。

然后他们就开始嘲笑我,说五道一贯儿,不是吧。

然后说中国人都是奸商之类的这样的话。 然后我说了一句发cof,然后他们就滚蛋了。

我在美国遇到了很多很多像美国白人的小孩儿,他们都有非常非常让人呃,尖酸刻国的嘴脸。

我觉得这个可以一定程度反映出来他们的父母。

是怎么去教育他们的,可能他们的父母很明白这个社会的种族歧视的潜规则是什么样。

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可能在他们的这个社会上是有禁忌呢。但是童年无忌,小孩子就会把他们这种不敢说的话嗯,说出来,把他们不敢表达的一些尖酸刻薄的。

感情表达出来,嗯,还有一个故事。嗯,我有一个同事,迈克长得非常非常像我很喜欢的一个黑人的说唱歌手图吧。

他人的性格非常的爽快,但是感觉他会脾气,会有一点儿暴,我就觉感觉他非常的有黑人。范儿很像我在说唱MV里边看到的那样的黑人,所以我对他会有会有一些莫名的好感。

而且我想向他示好,向教他这个朋友嘛。有一次我就是想,为了跟他套近乎吧,我就倒垃圾的时候,呃,我就扔了这个特别脏的垃圾。然后我说了一句mi po。

意思大概就是你看这些白人制造这些垃圾,嗯。然后他就一下儿突然被我的这种种族歧视的言论动了,然后就跟我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然后。

我突然就发现了,其实节食黑人好朋友的这个社交密码就是去制造与白人的对立,去制造这种种族歧视,去跟他站在一边儿就可以。嗯,收获他的好感,收获他的信任啊。其实像我们生活在国内生活很久的中国人,我们不懂什么叫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这个东西在国内几乎没有。 嗯,与之性质差不多的,可能可以聊到性别对立,或者是聊到。

呃,地地域,其实,但是这些程度远远都没有上升到像美国这种种族之间的仇恨,种族歧视的这种严重程度,而且像他们这种歧视就像房间里的大象一样,就好像没有人能注意到他。他,他在那儿。

但是这是一条可以说是社会的潜规则。 我叫奶酪,来自上海,今年三三岁,现在一家空间设计公司工作。

在大概2011年的时候,我去了一次摩罗哥的卡萨布兰卡。那是因为当时我们有一门设计课程,需要去到那边进行为期一个星期的调研。 在这之前,我对无论是摩罗哥还是其他的北非国家的了解都非常非常的有限,可能仅限于有一部叫做卡萨布兰卡的电影,然后有很多穆斯林,然后是经济宪法。

发达地区可能就差不多了,对曾经被殖民过没了。

所以说,当时真正下飞机到了卡萨布兰卡的时候,给我的各种层面的冲击还是非常大的。

这个城市给我带来了非常强大的,强烈的陌生感,比如说,虽然我当时去了欧洲,虽然不是自己的国家,但是我至少听得懂他们说话。然后我至少能在大街上看到一些我相对熟悉的东西。

但到了摩洛哥以后,首先别人说话是完全听不懂的。 其次,我在视野之内能见到的大部分的人都是当地的黑人。

他们的长相,他们的身高,他们的语言,他们的行为方式,他们的穿着都是你没有办法去把他们去和你生活中的经验,或者是你在各种文学作品中看到的一些经验时候联系起来的。

和他们的交流过程中会有很多的。

陌生的地方,甚至是一些让你感觉到有一些不安的地方。

比如说,第一晚上我们一群人刚到酒店,然后我们就拿着自己的手机给那个前面介绍的服务生去看我们的酒店信息。

结果那个前台的服务的大叔他给我们办理完入住以后,他就很顺手的去把我们的手机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面。

然后我们说,诶,这不行啊,你把手机还给我们呐。

结果大叔说了一句,我很喜欢这个手机,现在他是我的了。 其实大家现在听的话,可能可以很自然的觉得这是一个玩笑,但是在当时那个场合,在那个场景,在那样的一种沟通方式中,你真的是读不出来它是什么样的意思。所以场面一度还是蛮尴尬,甚至于是有一些紧张的。

因为摩罗哥其实是一个相对来说欠发达的国家,所以他们很多人其实会去思考怎么样去从这样的一批。

什么都不懂得游客中去捞一些好处。

所以我们在这个一星期的行程中,其实踩了很多的坑,但让我真正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天到了酒店以后,当时都差不多十点了,非常困,很早的就洗澡睡觉了。

结果半夜的时候被吵醒了。

我记得大概是凌晨四点吧,我就听到一阵声音,那种声音,我可以把它形容为是一种致密的,没有停顿的音墙嗡嗡嗡的。

我当时住的地方是在一个很大的广场,然后我的酒店以及一些其他的建筑就围绕在它的周围。结果我一探出窗外,我就会发现广场上密密麻麻全都是人。

他们全部跪着,然后朝着一个方向,然后在应该是在祈祷吧。

我当时真的是感觉到非常的震撼,因为这种祈祷它不是十几个穿得干干净净的人住在什么教堂上,然后穿着统一的衣服,然后唱着美丽的和声,不是这样的。

而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密集化的,规模化的,用一种你觉得很奇怪的声音频率,然后在座的祈祷这件事情我还记得当时还是蛮黑的,但是月光打在他们身上那种感觉,因为我觉得它是一种很壮丽的宗教文化。但是。

因为很陌生,因为你听不懂他们在念什么,因为这种形式可能会感觉到有一些粗糙,再加上他又是以这种不期而遇的方式出现。

所以当时我甚至觉得它会有一种回归本源的生命力在里面。

当然,这种宗教感欠发达感只是卡萨布兰卡的其中一个面相。 大概是在第三天第四天的时候,我觉得我大概已经适应了当地的生活。

慢慢的,我发现这个粗糙的,混沌的,甚至有一些不知道什么叫做委婉的城市,似乎渐渐给我带来了一些久违的熟悉感。

比如说那些在老陈的棚户区里面的菜市场,他争夺童年的时候,我外婆牵着我去的那些菜市场非常的像。

然后那些凝了满目的东西挂的道德式的那些商品集市,他就会让我想到家乡那些小商品批发市场。

还有就是在夜市上面我们可以买到主蜗牛。

我当时那些欧洲同学真的是觉得非常恶心,避之不及,但是我吃得非常爽,就像以前小的时候在夜市上宙罗斯一样。 当然,整个城市里面也有很多很好的帮助过我们的人。

有一次大晚上我们迷路了,我们去问警察,结果警察直接就开着摩托车吧,猛送回酒店了。

还有一次,是我们坐火车去马达克石是没有座位的。我们坐在地上,当时感觉好像到站了,活着速度也很慢,但是并没有停下来。

我们就问旁边的小孩,旁边的小孩说,啊,你们已经到家了,跟我来。 然后居然就带着我们直接跳下了慢速的行驶的火车。

我们当时引擎有余悸,一边又在想,诶,你不是还没有准备下车吗?

结果小孩就摆摆手说没关系,不用谢google,然后就扬长而去,我们也不知道他会去哪儿。 所以总结下来,这次去卡萨布兰卡,它带给我的文化震撼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他让我看到了这个城市这一种。

传统与现代的巨大碰撞,混沌感和秩序感的碰撞,这种碰撞甚至让我合另一个时间维度的我自己的家乡有了一次对话。

我叫大梦,现在生活在香港,是一名公关从业者。

2020年跨年之前,就2019年的年尾,我和我的一个女同学,我们相约两个人一起去以色列和约旦旅行大梦。他们当时制定的路线是先从以色列入境,从北玩到南,在过境,到约旦,从南再玩到北。

然后最后从约旦北部的一个关卡回到以色列,结果原本计划离开约旦那一天,因为错过了出关的时间,两人不得不再约旦,又多呆了一天。

那为了好好利用这段多数来的时间,他们俩临时起意,决定去约旦的首都安曼去看一看。

当时是当然没有做任何安曼的功课了,也是想着就去随便转转,所以我们中午到了安曼住下。

然后下午就去玩,就是我们去了一个商业区,那个商业街是比想象中意外的好看,好逛就是有很多很多各式各样的商店也很好买。

有很多工艺品呐,食品呐可买,性特别高,而且又便宜。

最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里的人,无比的热情就是我们走在街上,就基本上每家店的店主和客人都会给我们打招呼。

特别热情,也不是让你买东西那种推销式的,就好像是发自肺腑的,欢迎你来我们这儿玩,就完全没有想到怎么就这么一个乐土,大家都好开心,每个人都挂着笑容。

接下来偶同学就说他想去看一下,试一试约旦的甜品。

因为就是他有独到,说有很多那种啊,越南本地的点心就是那种像觅食之类的那种东西啊。然后挺好看的,想去那个点心铺去看一看,然后拍拍照啊,尝一尝什么的。

然后就找到了一间排队人很多的就是专门是卖点心和甜食的那种店,就是也没有什么招牌,然后很小,大概也就十平方米吧。然后里面有大概五六个。

三十到五十岁,中间的这些叔叔在里面忙就是很昏暗,就是一个黄色的那种灯,然后墙上有一些油腻啊,然后还有一些黑色的烟。

但是特别有人气,门口有很多人,然后那个气氛也是非常的好,然后我同学就是那种。

在门口踌躇,然后那个大叔就出来跟我们说,哎,你们那个是不是对甜品有兴趣?快进来,快进来,我们这儿有好多好吃的来,那个请你们吃。

然后我们就进去,他们就真的超热情,把基本上每一种甜品都拿了一两个,然后就给我们弄了一大盘,说来那个尝尝,这些都不要钱,随便尝一尝。

然后我们两个在那儿吃。然后那个应该是店主,也是一个450岁的一个大叔,也是戴了一个鸭舌帽,然后留着小胡子,穿着一个挺精致的一个提议。然后他就问我们说,你是啊,是哪里来的呀啊,是中国人啊。然后为什么会来安曼呢。

他跟中国还是挺有缘分的,他以前是做外贸的,曾经去过中国,所以对中国人印象也都非常好好,然后我们就相谈甚欢,然后那些大叔就在那忙着去打理他们的那些典型,就整个小店里都洋溢着快活的空气。 然后大叔就问我们说啊,你们那个离开阿曼以后啊,准备要去哪里啊?

我就看到我的同学马上就要回答了,然后我就突然想,哎,不对,就是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关系也不是特别好,是不是不太应该讲说我们离开了这里就要去以色列,就显得好像我们就离开了这儿就要投奔敌国那一种突然特别快的一个一闪念,我想好像不太能讲实话,然后我就打断了我同学马上就要张口的时候,然后我就说,哎,我们是要去明天就从安曼机场坐飞机回北京了。

然后那个大叔就哦,说啊,那个太好了,就是你们希望你们这一次在约旦玩的开心,我们就一起又聊了一些别的。

然后就后来又问到了这个行程的问题,大叔就又问我们说,哎,那你们来那个阿曼之前,你们都去哪儿玩儿了呀?然后当时又聊得太开心,所以我已经心不设防,很开心。

然后就说,啊,我们去了那个阿那个约旦的娜尔娜,然后在之前我们就去了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啊,什么什么的。 然后话一说完,我就心里就咯噔一下,想啊坏了,我为什么自己自己自爆了呢。然后这个时候就不是我主观的原因,因为客观上也静了,就是那个店里本来是洋溢着快活的空气。

但是突然你就感觉你就能简直视觉化,就是那个。

热烈的气氛突然就凝固了,然后开始降温,然后就感觉房檐开始滴水那种感觉,然后你就能静的能听到那个水的声音。

就是哇,那个气氛一下子直剁冰点,就是来来往往的大树突然都回头撇我们,我们就是本来热情的讲那个外貌关系的大叔也突然脸一下子就红了。

非常大声,然后非常激动地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以色列这个国家,他们都只有一群贼,一群侵略者就是一群敌人。

他们占据了我们的土地,然后害得我们流离失所。你知道吗,你们来到了安曼,我们这里85%都是我们巴勒斯坦人。

我们绝对一定要杀回去,要复仇。我们不能忘记我们这些世代的仇恨。

我和我的同学就非常非常尴尬,然后我们两个就在那个小店的那个角落里,你想夺路而逃,其实都逃不出去,到处都是那些大盘子当中你的路。

然后我们两个嘴里还塞了各种各样的甜食。

我当时其实有点想哭,就是觉得首先其实最大的感情是很羞愧,就是你吃了别人那么多东西,然后大家又聊得那么好,人家对你那么热情。

你怎么可以伤害别人的感情,让别人一下子有这么大的一个情绪的变化,就是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然后又有一点点害怕,因为就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的发展。 嗯,因为我做公关的嘛。然后我觉得我当时使出了我的各种职业解数。

还是在那儿假笑,然后。

周旋,然后我和我同学,就好像大家相视遗忘,然后就互递个颜色。大家快点把这些东西吃完,我们快点走。

然后就赶紧就是又买了一些,我们两个就是给了。我当时记得应该是给了大差不多双倍的价钱,就当时小费,然后就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真是太好吃了,今天聊的真愉快,然后其实也没什么人搭理我们。

我们两个就撤了,这个惭愧感就一直留了很久,就一直都觉得特别的愧疚,我不应该这个样子,然后我应该做好功课,应该更好的对这些文化有一定的敏感度。 反正从那次旅行结束之后,我就会一直特别关注巴以的新闻,因为去之前没有做什么功课的时候,我不知道很多人可能会跟我一样吧,就是巴以的新闻,就好像是一个迷思。

就是你可能会不太了解,就为什么那里每天会有那么多的事端。

但是去了这次之后,我就每一次读到巴勒斯坦的新闻,我的心里就脑海中都会想到那个小小的。

点心铺,然后还有当时跟我们聊天的那些人。

2020年行至近日,其实约旦和以色列也是我最后一次旅行,下一次国际旅行也遥遥无期啊。我觉得这是一个隐喻,就不知道为什么进入2020年之后就有见到越来越多的这种点心,普纳叔这样血脉喷张啊,然后非常慷慨激昂的,这样的场面就看到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和这种隔阂好像是在这一年更加的加深了。

所以我就看到这些总是会情不自禁的再想到那个下着小雨的夜晚,然后就在想属那家满是游子的小店,那几位普通的大叔,他们和我们,我们是不是都?

值得更好的世界呢。

听完今天的节目,如果你也在旅行中遇到过什么文化冲击的事儿,欢迎在评论区里也跟大家分享一下。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野捕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0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