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抑郁症自救手记
gezhong2022-07-30  89

当你不知道终点在哪儿时,要坚持下去是很难的。 故事FM ❜ 第 432 期 前不久,故事FM 播出过一期节目,标题叫《因为抑郁症,我的女友永远离开了我》。在那期节目中,讲述者的女友在 2019 年确诊为抑郁症,之后经过了不到一年的斗争,反复地住院和治疗,多次自杀未遂,最终在今年的 3 月 9 日永远离开了他。 节目播出后,很多听众在后台分享了自己被各类情绪问题折磨的经历,非常让人心疼。 所以今天,我们请到了四位朋友来讲一讲,他们和抑郁症相处的方法。希望让大家有所借鉴。 /Staff/ 讲述者 | 杨真心 Stevens 一六 蛋蛋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黑狗 朱司帷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朱司帷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2. The Awaited Little - 彭寒(换药) 03.清晨 - Stevens(写诗) 04.Long Long Corridor - 彭寒(一六) 05.Seafoam(跑步) 06.Starlight - 彭寒(逃离) 07.Memory - 彭寒(片尾曲)

我的抑郁症自救手记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沙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前不久故事fm播出过一期节目标题叫因为抑郁症,我的女友永远离开了我。

在那期节目当中讲述人的女友在2019年确诊为抑郁症之后,经过了不到一年的斗争,反复的住院和治疗,多次自杀未遂。

最终在今年的三月九日永远的离开了人世。

那期节目播出之后,很多听众在故事fm的后台分享了自己被各类情绪困扰折磨的经历,看得让人非常的心头。

所以我们今天就临时起义做了这期节目,请了四位朋友来讲一讲他们和抑郁症相处的方法,希望让大家有所借鉴。

我是杨真心,今年29岁,来自青岛之前做了六年左右的商业记者,现在在一家公司内部也是做一些写稿之类的工作。

特别巧别六年啊,抑郁症也六年的时间,最开始一四年夏天的时候,那个时候刚毕业刚步入社会开始,只是有一些身体上的不适就是浑身的疼啦,头痛的特别厉害。

每天特别强烈的犯困,然后特别容易哭,情绪很敏感,也没什么食欲,开始以为是自己脑袋里长了什么东西,就去医院各个科室做一系列相关的检查,真的是能做的检查都做了,但医生都告诉你。

你没有问题,你很好,但是我就是很难受,对吧。

后来是我一个朋友在朋友圈看到了我天天很痛苦,他爸爸是精神课的医生,然后才提示我说你可不可能是精神类的疾病。

我就去北京的安定医院看了医生做了一系列检查之后被确诊了是重度焦虑症中度抑郁症。 嗯,才知道确诊其实只是第一步了。

接下来一四年底到一五年初,那段时间大概中间的过程有四五个月时间吧,是被医生称作为发作期的一个阶段,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阶段了吧。 那个时候。

每天几乎就是以泪洗面,没有力气,没有做任何事情的欲望,任何一点小的事情都能让我哭。

比如说我堵车堵在路上,或者是看到领导发的微信,或者是吃饭的时候要排很久的队,就是在一般人看来非常普通的一些小事情。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儿都能激发我的不安的情绪,然后就大哭一顿。

最难的时候就是自己辞职那段时间,每天在租来的房子里哭七八个小时。

不吃饭也不社交,一个月暴瘦了二十多斤,然后吃了一段时间的医药,但是最开始因为没有什么经验,医生给我什么药物就去吃。后来吃了大概两个月,多月的时间,发现完全不起效。

才又换了一家医院去到了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重新做了检查,重新开了新的药。 这个时候才知道说抑郁症的要分很多种,你要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症状的药去吃才能够管硬,而且你要找到这个药是有一个过程的,需要跟医生一起去探索。

换了新的药之后,症状会好。

就是减轻了很多。

后来大概到一五年夏天的时候,又有一个过程的犯病,虽然我知道接受正规的药物治疗听医生的话就一定会好起来。

但是这个过程当中比较痛苦的一点是没有人确切地告诉你,一个吃药的时间,你到底吃多久就会好起来,这个病是不是会被彻底治愈,还是会伴随你的一生。

这些都是特别困惑我的问题。所以你内心其实即便是在吃药,内心也还是会有一些不坚定。 你一旦觉得有一点点好转的时候,就会擅自停药。

然后抑郁症的这个问题就是一旦停药就一定会复发,而且。

各种症状一定会比之前更严重,所以那段时间一五年的夏天,终于下定了决心。我觉得尝试用水果刀去切手腕儿,尝试切下去,但是不敢后来室友赶回来,发现了之后,然后就以失败告终。

所以那段时间就是我特别深刻地意识到了按时吃药的重要性。然后这个时候继续在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开心的药,换了一种药,继续吃,吃了大概三个月,开始慢慢起作用了。

就会发现,哎,生活可以恢复正常了,只要你按时吃药,不太出现大的这个事情的刺激情绪基本度还是稳定的。

但是吃药到中途到一七年中旬的时候,发现原来的药好像没那么起作用了。

情绪依然低落,你依然每天没有活力。

所以这个时候我又去医院跟医生说这个情况,他又给我换了一种新的药,就是这样不断摸索的一个过程,然后这些症状并不能说完全解决,但是已经完全不影响日常生活了。从一七年换药到现在2020年,这个个三年应该是属于找到自己合适的药,一直在吃,并且没有间断,每天都吃药,终于到了上个月,到了二零年的十月份,医生说你可以停药了。

我结束了漫长的六年的抑郁症的时光。 我回头去想这个过程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治疗这个病,或者说与你正确的对待它,学会与之共处,慢慢的战胜它是有有路径可循的。那这个路径最基础的就是找到一个靠谱的医院。

跟这个医生慢慢的探索出适合你自己症状的药,然后坚持吃下去,这个是最基本的选择。自杀或者死亡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你可以阶段性的放弃,你可以容忍自己。

坚持不下去了,但是呢阶段性的放弃也是为了更好的。将来那我现在已经停要大概两周的时间,没有任何反复的迹象,生活各个方面都非常的稳定,那我觉得可以阶段性的跟抑郁症说再见了。

仅遵医嘱坚持吃药,这应该是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要做到的疗愈自己的基础。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根据自己的情况去选择适合自己的疏解方法,但坚持吃药这个看起来简单的动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杨真心每个月都去医院复诊一次,这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相当痛苦。

好在在家人朋友的陪伴下,杨真心坚持了下来,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做到这一点,接下来的这位讲述者很特别。

他是一位音乐人,虽然患有抑郁症,但他只吃了两三个月的药。

这一方面是因为药物呢的确会影响记忆力和情绪,不利于这位讲述者的创作。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位讲述者觉得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法。

他创造了一个分身,叫斯蒂温斯。 通过这个分身,很多他自己无法表达的情绪有了出口。

但是我还要再强调一下,擅自停药是治疗抑郁症的大忌,请无模仿而创造分身的这种方式呢,的确非常有创意。

你可以看一看,适不适合自己。 我是斯蒂文斯,我是一个人的分身。

我更多的时候是他的情绪的出口,今天的讲述者是我的本体,我是一个摇滚中年。

我今天要讲述的是我的分身斯蒂文斯的故事,2008年的下半年到零九年的年初,这个时间段最严重。

我的起始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我把工作辞了,我再做音乐,然后呢,乐队做得也不顺利,然后同时又有N件事情同时崩掉了。

导致的其实是我无事可做,那个焦虑的状态让我变得抑郁,因为我的情绪特别差。然后我刚好有一个朋友的房子空着我那个原本住的房子特别破了。

然后他让我去那个地方住。他在一个十五楼有特别大的落地窗,我其实最难受的那一个时间段都在那儿。

我半夜就在那哭,然后就房间里面全部都是都是啤酒。我每天也不吃饭,然后就是每天喝酒。

地上全部都是铅笔写的。

一些诗啊,一些我写的歌词,什么基本上那个长的时间段的生活就是这样,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我也没有事情可以做,我也不愿意去跟。

不愿意去跟朋友相处。我首先去先去跟比较熟的朋友去接触,然后跟他们聊天儿聊完了,他们都特别不开心,因为被我聊得特别丧。

所以那个时间段好朋友也不愿来跟你接触就变成了你总要去跟一些不太熟的或者是刚认识的朋友去聊天儿。你希望寻找同类,其实。

然后我觉得整个事情的转机是,是因为我写了斯蒂文斯的一首歌儿,我是一口气写了两张唱片的内容,第一张唱片是一棵外婆树,我当时就想。

我一定要找到一棵这么漂亮的外婆树在厦门吊死,然后写完两张唱片我要上传的时候,我觉得我不能用本体的那个名字去发这个内容,因为我本体的那个写的音乐其实只是有一点小伤感,它不是一个特别。

沉底的那种音乐,所以当时我就用了斯蒂温斯这个名,斯蒂温斯是一个我摄像里面的啊。他是稍微比我年长一些的一个人。

他是一个在工作中和生活里面特别胆小懦弱的那样的一个人,他所有的对这个世界的不喜欢,全部都在他写作的内容里面。

他是一个这样的人,但是作为我自己我的本体来说,我是不能这样去表达,我一定要装作我的生活很好。

我周围的朋友才愿意来跟你相处,你们才在同样的一个世界里面,我觉得这个对我帮助非常大。

斯蒂文斯是一个输出者,他要向外输出我的这些情绪。

如果没有这一个出口的话,会特别累,我觉得会特别累。我不知道那些东西该怎么办,因为到后面我没有办法去跟朋友说什么你提出来的所有的角度,所有的事情到我这儿。

我的思路,那个想法都会变得特别脏。 经常我写我在我本体写作的时候写着写着,你就发现。

好像我走偏了,那个情绪太向下了,里面的某一个字,或者是某一句话的那个情绪过于向下沉。

他应该是斯蒂文斯,比如说我今天来录音的路上,现在已经秋天了吗?

本体的创作方式可能会写树叶在地上形成了好看的图案,是因为风,但是斯蒂芬斯的角度就是。

这个主体把你生下来,让你生长,让你贪婪的吸收光水和空气,然后本体变得粗壮。

你看他足够粗壮的时候,他就会让你掉落,让你落到他的脚下,慢慢的,他会再次吃掉你。

然后其实我的好转的原因是我写了斯蒂温斯,有一张唱片,叫惊喜于伤害和爱。

我觉得我活得越来越好,活得越来越希望,但是我活得越来越好,和越来越有希望。

可能和大部分人想的不同,我认定了事业不会变得更好,所以我要好好的努力地活下去。我要把我看到的越来越差的世界记录下来。

让更多的人看到,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有哪些地方不好,尽量避免去采坑这件事儿。我觉得我想明白了。

我的情绪就变好了很多。

斯蒂文斯中间停了六七年,因为我的状况有好转了。

我也没有在那个情绪里面,一直到一六年的时候,我找到了那个账号。我发现好多人给我的私信和留言。

再加上一六年的时候,我其实做了和零八年同样的决定。

我辞了职,我要继续做乐队,所以从一六年到现在,我又做了我又开始重新做斯蒂文词的音乐私信,里面好多人给我写的东西都是特别像死狄文斯的感受的句子或者是诗。他说。

我看到的世界可能比你看到的更冷。

或者他说,谢谢你比我更早的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样子。然后你告诉了我,这个让我觉得真的有太多的同类,包括很多人的鼓励我。我特别记得有一个感觉上年龄挺大的一个大姐,他第一句话是谢谢你。 第二句话是隔了一年或者两年给我发的。他说我之前的手机丢掉了,我重新注册了一个账号,我找到你。

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我从来没有想过斯蒂芬斯。

似会和温暖这两个字关联起来。

哎,但是我看到那些私信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挺温暖的,是有这么多人都觉得这个世界很差,有这么多人对这个世界都很绝望。

有这么多人在找到一个群体,希望我们是战友,我们能一起面对这些残忍,这个让我觉得问啊,斯蒂恩斯的问题并不罕见,因为担心给家人和朋友带来消极影响,很多抑郁症的患者都会选择把压力和痛苦憋在心里。

而接下来的这位讲述者一六,他的方法虽然无法帮他宣泄情绪,但通过专注练习,某种程度上,他还是可以控制消极情绪的蔓延。

大家好,我是一六,我是九九年的,是一个在北京上学的湖南女生啊。我之前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抑郁症病史,我从2018年一月起开始有郑重。

刚开始的时候类似于你在洗碗槽旁边看着你没洗的碗,你今儿没洗,然后明天还是没洗。然后你逐渐会觉得那个碗碟会逐渐无限的堆积下去,就是你的事情会逐渐堆积起来,而你没有动力去完成他们,而你一旦想象去完成他们任何一个细节的想象,都会让你觉得众若千钧,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2019年十一月的时候,确诊了病名是双向情感障碍。

我主要的症状是每年会有大概一到两个月的。

十七是精神亢奋,睡眠减少啊,脑海中充满暴力想象的,然后其余会在会在十月到十二月。大概是在这个时候。

嗯,出现非常深的抑郁症状,大概就是。

起不来床,然后自杀倾向。在情绪来的时候,会感觉到真实的生理疼痛集中在胸口部位,感觉上像是被刺穿了。

当我去回溯这个原因的时候,会觉得只是当一个人的人格特点,他,他变成一种病态的表现之后,他就会被定上这个名字。 嗯,我去了医院,然后用了情绪稳定剂。

我用过碳酸锂斯瑞康和某个药片的名字,我忘记了,但总之都是双向最常见的情绪稳定解,大概得有半年多重要的时间。

然后我去了心理咨询中心,然后参加心理咨询。

2019年十一月到2019年十二月,大概六到七次的咨询,每次一小时,然后之后就结束咨询师。按照他的判断,他觉得我已经不需要他的帮助。

之后就没有参加过星际。

事实上,在生病之后,我有学习接触到一些命理学方面的知识,我对图像比较敏感,因此我就开始做塔罗牌,做塔罗牌之后开始为朋友占卜。

渐渐被扩散出去,渐渐都是一些陌生人来照顾专部。 占卜的时候会产生一种非常聚焦的状态。

在那个短暂的大概一次,大概二十分钟,在二十分钟里,你完全的。

投注于他人的事情,他人的情绪以及眼前的画面的时候,你的情绪会被慢慢的搁置掉,搁置之后,他就会慢慢的不能说话解掉。但是至少可以让你暂时的摆脱这个东西,就有点像专注练习,比如说你累积到两三个月三四个月之后。

你的聚焦能力就会上升,聚焦能力上升之后,你就会慢慢觉得自己更有能力去摆脱当下自己情绪的舒服啊。除了吃药和心理咨询之外,我有听从心理咨询师的建议,去做一些体育锻炼。

然后我的方法是在学校的操场上哦,其实我是一个之前都不太从事体育锻炼的人,所以我去到操场上是比较紧张的。

在跑步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和注意力其实都放在身边的人身上,我会不由自主地去想前面这个努力跑着超过我的人,他已经跑了多久了哦,我一直都没有来这里进行体育锻炼,我有多么失败。

一旦这样的情绪抓住我的时候,我其实会感觉到自己没有力气再跑下去,所以第一次跑步的体验其实是非常糟糕的。 第二次去跑步的时候,我感觉身边的人的声音依然在影响着我。于是我采取了一个方法是。

我把注意力聚焦在眼前塑胶跑道上的白色分界线上,然后,当我去把注意力放在这样一个看似丝毫不需要投注意的地方的时候。

即使身边那些人的声音都慢慢从我身边退去了。

当然,这个过程很难有的时候会突然掉出来,但是至少从第二次的时候我感觉到哦。专注是可以有方法可循的,虽然艰难,但是可以一天一天的练习。

在过程中有发生一件事情,其实是比较影响到我进入专注的状态的。 每周啊,晚上去跑步,那里都会有在上足球课的小孩儿。

他们求救会乱滚,有时候会滚到跑道上来,他们就会欢叫着跑到。

跑道上来捡球,然后再跑道上追求完。但是因为我很担心冲撞了他们,每次我都会停下来,然后等他们过去了,我再过去。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次数多了之后,我会心中产生一种怨恨感。我会感觉到这种怨恨的心态,其实是因为我对生活的完美主义导致的。我总是要求所有人都要跟我一样呃。于是我试图去做了一个事情,就是去找到他们。足球老师告诉他们说。

其实晚上的夜跑者是很难一下子就发现在捡球的小孩的之后孩子们果然就可能是他教了他们,所以之后就很少有发生。孩子把球随一踢到跑道上来。

我觉得这样算是一个改变的开始。 我大概每周去四次,持续时间并不久,大概有大概有八十多天吧。

虽然看上去跑步这个活动并没有什么。

带来太多的身体上的改变,但是我会感觉到我的心灵先于身体发生了变化,因为情绪对我来说很多时候都是由于一些无端的焦虑而产生,而连锁反应诞生出来的。所以一旦我停止这个行为,那么情绪其实就不会再产生很多多余的因素。所以我觉得跑步是一个很好的清空自己的方式。

其实每天去让自己保持专注在往前前行上已经是很勇敢的一桩行为了。 接下来的这位讲述者叫淡淡。

蛋蛋在2014年被诊断为重度,焦虑和抑郁,随后又确诊为双向情感障碍。

在多种情绪的困扰当中,从2014年开始,连续三年蛋蛋考研都失败了。

可是淡淡的母亲呢,很要强,他不理解蛋蛋的消极颓废,甚至要求蛋蛋在外人面前掩盖自己的情况。

为此淡淡,总得强颜欢笑,强打精神。

这把淡淡逼近了情绪和生活的死角,触底反弹之后,蛋蛋决定逃离,大家可以教我蛋蛋。 我今年29岁,是一个喜欢绿植的。

非职业建筑师,然后目前全职背婚当中,作为单亲家庭的小孩,我就是我是从小到大,非常非常重视我妈的感受。

我妈她可能跟我吵架,会在我面前要挟我说她要去死啊,或者是怎么样的时候,我会吓得就真的是手足无措。

所以我会尽一切可能去满足他想要的事情,去达到他想对我要的那个期待。

我妈会告诉我一句话,就是你人不开心的时候,你就要让自己开心,你就多笑一笑,笑多了就是。

啊,他就真的高兴了,就是我会一直这样跟自己说,就是这样子的。

所以我说我所有的朋友都不知道我抑郁的这件事情,因为他们看不出来,其实那一次考试失败给我的挫败感是非常非常强。

就我会有一种那种很形而上的感觉,就是我觉得老天爷是怎么的,就是不能让我去考这个试啊。

所以当时我给自己的设定了一个目标,就是我跟自己说,已经三年了,我每年都有这么半年的时间躺在家里面,什么都不能做。

我对自己那一次的目标要求就是我要精神起来。我不管好不好,是不管公务工作,不管之后发生任何事情,我要振奋起来。

我不能再这样浪费我的时间,所以那段时间就是每天让自己疯狂的振作。 但是那段时间我其实到现在还是不明白我妈为什么会跟我起冲突。

我不明白他那段时间生气的点在哪里,跟他聊,我说,为什么你还是不高兴啊。

我妈就会叹气说,我没有不高兴。

我从小到大,我妈都是这样对我,就是他说,我没有不高兴。

然后他只是叹气,直到过了差不多一个多月之后。

有一次,我妈那种带着哭腔给我发了很多条那种六十秒的语音跟我说,就类似的意思表达的是说你病好了。如果是这样子,这样,你想把你想把你妈气死,然后想怎么样,你就继续这样做。

反正说你的类似这样在我听起来是气话的话,但是你知道,在我眼里,我会把他说的每一句话当成一个题去解。你知道吗。

就是我回去要想说,那我要针对他说这句话怎么去改他就不会不高兴啊,他就不会这么生气啊。

我就跟他撒娇嘛,各种求我妈,然后跟他说。

啊,都是我的错呀。这样念儿我没有想到,就是得到我妈这边的反馈,都是她要说你越来越矫情了,你跟你爸越来越像了,现在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就这些东西对我当时的那个打击是我没有办法形容,就是我妈并不需要我,而且我觉得自己特别特别多余,再加上那段时间经常有朋友会跟我提建议说。

要不然你试试去别的城市生活?

我就来了,成都啊,就来了现在的城市,然后但是当时的想法其实是非常非常极端的,就是很决绝。走的时候,我是觉得这个家我不要了,这些亲人我都不要了。

我大概有三个月我没有跟家里面任何人有过联系,但是那三个月就会让我觉得可能是我整个人生那十年最轻松的三个月,其实我对自己没有任何要求。然后我给自己设一个目标,就是我不逼着自己去设计院了,我要自己去做民宿,结果我把那个房子搞定了之后。

没有想到我在那个房子里面停留了半年之久。那半年的开始,我开始谈恋爱,就跟我现在马上要结婚的老公。

可是就比较悲剧的一点是谈恋爱,谈了不到一个月吧。然后因为当时做民宿的原因,又变成了好像我要给自己设定的一个目标要完成。然后我没有办法去跨越这个目标的那种压力,导致我在那套房子里面呆了整整六个月,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 我觉得后来其实也没找到什么靠谱的办法,但是从谈恋爱之后,我觉得人的状态会比较不一样,就是我跟我老公在一起的这三年,他和他们家人给了我特别大的影响,就是我发现。

其实,人可以是拿一种很随和的状态来生活的。我长这么大,好像只有我老公的爸爸妈妈,这是我的公公,婆婆和我老公。

他们三个人会经常跟我说没关系,我长这么大,好像从来没有人在旁边跟我说过一句没关系的。

对于结婚这件事情,我有一个巨大的障碍,就是因为我知道抑郁这个东西可能是终身的,所以大概在七月份的时候,然后我闺蜜,她又介绍各色给我。

然后他就说他从李从卫那边看到正念的这个推荐,就问我要不要尝试一下,因为李从伟是一个我经常看的公众号码。

而且我自己的原因可能跟别的去做正念的小伙伴还挺不一样,就是我觉得就是因为我当时状态很好。

我觉得我在我状态好的时候,我希望把这个好的状态留下去,延续下去。

我是抱着这样子的心态,然后开始接触正念的这个东西,我自己的感受来描述正念的话,它其实是一个接近冥想的状态,但它跟冥想不太一样的一点就是不带宗教成分。

它的核心要素是希望你去建立一种和当下联结的状态,就是我最近经常做的一个练习,其实是一个正念,叫正念三分钟。

它其实是相对简单,但是相对阶段比较靠后的一个比较综合性的练习,有一些非常舒缓,非常简单的背景音乐。

然后根据他的语音引导,比如说,哎,大家现在跟着我,现在先闭起眼睛来,然后你深呼吸,然后你锚定在自己的呼吸上。对,这也是正面比较重要的一个点,就是锚定在呼吸上。

其实相当于是让你专注在你当下的状态,比如说像我给你做采访的时候。

如果我很紧张,如果我这个时候情绪失控了,他会提醒你,你去观察一下自己失控的状态,他是不是只是一个状态,那说明你自己还是安全的,你是可以走出来的。

就似乎就是感觉,让你会觉得你站在一个旁人的角度去看你自己要清晰很多。 今年天气秋天,冬天来得比较早一点嘛。

然后成都又是雾霾比较重,我就记了十一回来之后那天特别明显,我有一天从早到晚哭了三次。

我就开始很害怕,我在想完了就十一月份婚礼结果十月份突然就这样了,就是不停的哭,而且是哭完了之后哇,我给自己整理好了,准备做下一件事情呢。做人都有哇的一声雾哭出来。

这是是非常小的一个点,但是如果放以前我觉得那种恐惧感可能会淹没我好几天,就是我觉得没有办法打起精神来做事情。

其实那一天我仍然是非常害怕,但是就会觉得怎么说呢,有一个另外一个声音会提醒自己还行,最大不了我抑郁了我就躺平呗,对吧,躺平了就最大不了婚礼后面的事情我不管了。

能有多大不了呢?我觉得我那两天就没有像以前一样会要求自己,这个可能我觉得是最大的一个感受不一样吧。

就是我这个人还不是一个特别平静的人,但是我觉得至少自己在出现任何问题的时候,不会像以前有内容不停蔓延开的那种恐惧,你会有意识到,哎,我现在是在恐惧状态。

然后我会求助,就是我会跟我身边的家人,我会跟大家讲,我现在状态是这个样子,我可能很多事情做不好。

然后给大家一个心理接受程度,我自己的预期也会放低一点。我觉得有意识到自己当下的状态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在如何与情绪困扰相处这件事儿上不存在万钧游士的答案,除了遵医嘱去按时吃药,这是所有人都应该做到的以外,那上面提到的各种方法都要因人而异的去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选择那最后这个故事啊。淡淡提到的正念是我们的好朋友各色dna今年推出的线上心理干预品牌暂停实验室的一个项目叫21天正念书写行动营。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这个计划帮助了近八千位有情绪困扰的人。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建议你不妨去试试这种方式。

他们的创始团队是全员科班心理学研究背景,并且有丰富的助人自助的心理干预经验。 他们这个行动营采用的是线上练习加交流群的形式。

线上练习呢就降低了使用门槛,让很多人能便利地通过自助,在专业的指引下获得系统的心理干预。

另外,他们还有一个非常温暖的社群,在那里,你能获得专业的答疑,及时互动,还有安全友好的同伴支持。

这个行动营是每月一期十一月份的,开营是十六号,你要是想参与本期呢,可能要抓紧报名了。

在微信里搜索关注暂停实验室这个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故事fm,你就可以领取到五十元的故事。fm粉丝专属优惠券。

也就是下单,只需要448元,坚持完成之后呢,他们还会退你一百元现金,相当于只需要348元。

需要注意的是啊,行动营只是情绪自助。

它可以缓解焦虑,抑郁,失眠,压力等情绪性问题,但它不是治病。

如果你现在正处于心理障碍,即兴发作期,感觉自己的情况严重妨碍了日常生活,那首先要去医院的精神科接受医学诊断和治疗。

遵医嘱的前提下,行动营可以配合心理治疗使用,祝你早日拥有好心情。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次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办者,本期节目由黑狗和朱思维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12.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