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4 天啊,我的帅和尚才十三岁?太罪恶了!
gezhong2022-08-03  87



vol.4 天啊,我的帅和尚才十三岁?太罪恶了!

驼铃悠悠缓步前行,在无边无际的沙丘上,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在大漠里走了八天。

我裹着头巾回头看次纸,比拟出相机近况,拉动着取景,纸框中出现一幅绝美的画面,斜照的阳光,金色沙涛上一行行骆驼的脚印。

一直延伸到遥不可及的天边,风扫过,如同掀起细碎的波浪,一点点模糊。这些脚印哇咔嚓定格成一幅永恒的画面,收藏进我心中的相册。

你在做什么,没什么,我赶紧收回手,我当然不能告诉他。

我是因为没带相机而遗憾。

我感慨道,哎,你看,这些脚印呀,很快就会消失,就像人活在世上一样。

我勒住缰绳,从骆驼背上跳下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遥知扭扭活动一下我泛酸的筋骨,仰头对着骑在骆驼上的他笑。

哼,不过呢,就算脚印迟早会消失,我也要好好踏实自己的每一步。

笑着走到终点,拉上缰绳。我牵着骆驼在沙上踏行,在这千年的大漠里,留下一串属于我的脚印。 他眉间逐渐绽放笑意,也下了骆驼学我的样子前行。

一旁有人将我们手中的缰绳接过,牵着两匹骆驼离开。

走了一段路,我们回头看。

两行脚印并排两行平行线延伸。

我对着他说,来,你在前面找。

他有些疑惑,可还是听话的朝鲜走。

我踏着他的脚印跟在他身后。

他走了一段,突然停下,转回身。我差点撞上他赶紧稳住身子,走到他一旁。

我们呢,本来是平行的两行脚印。

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交集,却因为机缘重叠在了一起。

我看着两行脚印重合成一行,想到不过八天前我还在千年外的另一个时空,不由摇头叹息。

所以呢,缘分这东西啊,真的很奇怪,我倒是觉得能跟你结识诗佛祖之意。

转身对视上他的眼,他是我二十三年生命中看过眼神最纯净的人。

正要回答,突然看见前方出现一个身影,迎面向我们走来。

走近了,是个游芳僧人,瘦骨鳞熏,满脸尘土,牵着一匹跟他一样瘦的马。 邱沫若急波急忙上前,美女尼姑也下了骆驼。

就大部队停下,两个人恭恭敬敬地双手合十迎他。

他们给老和尚奉上水袋和食物。

老和尚接过放进背着的破包里,然后叽叽咕咕跟他们说话。

老和尚仔细打量秋末若即波,又跟他讲了几句神态恭敬。 不一会儿,老和尚的眼神飘到站立在一旁的我身上,不知是不是错觉?

总感觉老和尚看到我之后跟邱默若吉波讲话的神色越来越凝重,他在转头对着吉波讲了几句,两个人一边讲一边看秋末若吉波,连吉波的神态也跟老和尚一样凝重。

老和尚不一会儿就告辞了,朝着我们相反的方向走,母子俩好像都有点儿心事重重,我们重新上了骆驼,我不动声色地骑到秋末若吉波身边。

嗯,那个,那啥,你老合着他跟你说啥了?

他看我一眼,想一想才打他说,要我母亲千万要收护好我,我日后会搭醒佛法超堵屋鼠人语忧不该不懂无疑忧,不该不懂又不开,不都是谁呀?

我弱弱地问。他是天诛民僧,以作禅第一。

搭话众生闻名哇,这老和尚这么厉害呀,能看出来你将来的成就呀。

我由衷的赞同,我相信他说的你一定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大德高僧。

我这绝不是恭维,他现在就已经表现出超凡的智慧,以后绝不会济济无名,只是以我的西域知识,实在猜不出他是哪号人物。

不过他听了我的赞扬,反而有些忧心忡忡。

我直觉上那个老和尚应该不只是夸夸他这么简单。

怎么了呀,他还说了别的什么吗?

他把眼光飘向远处的一丛洪柳,眼神有些涣散,面色沉沉,思量一会儿才略低下优雅的景象。 那位法师还说,如果持阶不全,则勿能为利,我只能。

成为一个财民均义的伐师,持戒不全,你怎么会持戒不全呢。

他抓缰绳的手指握紧,指结泛白,头更低,雨更轻。

他说,若我在三十五岁之前。

他停顿住,素来平静的脸上。

飞过一丝红晕,眼里却有隐隐的恐惧值一小会儿,又迅速回复到以往的淡定。

三十五岁之前,怎样看他的模样,感觉会是件挺严重的事儿。

他沉默了半晌儿,将缰绳放松,面蛋无波地说,我不知道憨文如何说这这?

哎呀,好郁闷呀,这不是在吊我胃口吗?

他突然甩缰绳,夹紧骆驼,快走几步,跟我拉开了一段距离。

单薄的身躯,僧衣被风鼓起,斜斜投射来的阳光剪出一个寂寥的暗红背影。

我心里纳闷儿,趁我得罪他了吗?

不远处出现了一小片林子,驼队前头传来,走到那片林子。

即扎营的消息,那席已然走远的贺红停了下来,回头啊,一直到我走过他身边,然后与我同速而驰。

幸幸然的神色夹杂着几分歉意,嗯了一声,转头问我,对了,爱情,你温和,叫那威Vk有老和尚,又经常教我小和尚呢。

我知道他想转移话题,可是我不懂梵语呀,杯口杯口什么啊?

还有啊,当我想不起他那难读的名字的时候,总是叫他小和尚,这很奇怪吗?

我反问他,梵文里有没有对僧人的尊称,类似合成这种发音大。

他想了想,摇头说,梵文里应该没有,但是于田国对传介师成为抠撒,听上去倒像是你说的和傻啊啊,长见识了。

原来我们熟悉的合上一词,是从于田与翻译而来的,可时春节诗未有受了大姐十年以上且熟知大律,才由资格为人剃度。

为人收戒。我离词还太远,你这能称我为贺赏呢,我还为守大姐哎,又调范文。

我睁眼看他,他被马上明白,不等我开口,就自己解释到二十岁之间受过十戒,但还未收大姐的僧人。

二十岁,收大戒后,便称鼻q,因为骑士伤其夫法虾其饮食。

啊。啊,我知道了。

难怪发音这么熟悉,斯尔玛尼尔就是沙弥BQ就是比丘,都是音译。 原来僧人的称呼也很有讲究,可是在中国,老僧是老和尚,小僧是小和尚,乃至阿猫阿狗恐怕长不大,也可以取名叫和尚。

没想到和尚是这么高规格的尊称,不能随便乱叫啊,不由得发笑,这个沉稳的天才少年啊,还真帮我恶补了不少佛教知识。

所以啊,尽管我年龄比他大许多,却因为他的早熟,感觉自己是在跟同龄人交流,也幸亏有他旅途的艰辛,在日渐融洽的相处中添尽了越来越多的乐趣。 晚上上完课后。

我照例在篝火边做笔记,帐篷里的油灯亮度也算凑合,只是我分外喜欢这样露天的环境,看着漫天星斗下的孤旷大漠,每每令我迷醉在这辽远过去。今晚的风突然转了脾气,宁静的微微掠过,撩起柴火的噼啪声,闭上眼,深吸一口沙漠里的干燥空气。

啊,心境。

也如这夜一般,平和安静,每晚都看你在写到底在写什么呢。

略带生硬的汉语是秋末若即波,眼眸犹如头顶的繁星。

僧袍被微风卷起,翻卷又滑落。

这八天里,我和他朝夕相处,他的汉语土匪猛进。

已经能说很多词汇啊啊,没什么是家信,我本能的想要遮挡,马上想起他又看不懂,没必要遮挡呀。

我看不懂你写的字还是少年心性。

他扬起嘴角,眼底浮出兴奋和期待。 我现在学的字还太少,等我学好了,我就能看懂,那可不一定,我在心里打击他。

我写的可是简体字,我指指身旁要不要坐下。

他有些犹豫,终于还是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跟我拉出一段距离,伸出骨节牵长的手在火上取暖。

我一手撑头,一边问他,你?

为什么想学汉文呢?

他转头望我,惊亮的眸子清澈如泉水。

汉人有很多长出医药,律历,记忆都比秋词人强,甲中有不少韩文典籍,我都想看懂,他一直这么好学,真是难得。

由于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你这么年少,为什么出家呢?

本以为这个问题有些冒犯,却看到他眸子里闪过一丝迷茫,怔怔地盯着火堆。

我七岁出家,一零六年到这几天才开始思考,究竟为何出家,等等我做手势打断他。

严肃地问,你到底几岁十三岁?

天呐?我毫无形象地大张着嘴,一直以为他有十五六岁了,真的才十三岁吗?

长那么高,又一脸与年龄不符的淡定从容想起他说五年前学过汉语,那是他八岁学的。

过了五年,还起码能跟我对话,他的脑细胞到底有多少呀。

爱情我鸽子高,很多人都以为我有十六岁。

他腼腆的一笑,有些局促,将手放在火上取暖,你越掀起我年少我一顶,好好向你学憨文。 呵呵呵,我怎么会嫌弃呢?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干巴巴的回答,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儿介意的,我居然比他大了十岁啊。

哎,不对,不对,怎样都是他比我大两千岁。好吧,哎,这个相对年龄与绝对年龄会让人越想越糊涂。

赶紧拍拍脑门儿问他,啊,那你想好了吗?

为什么出家?

他张嘴想说什么,又摇了摇头,眼里依旧透着一丝迷茫。

现在还恨难用憨文说明白,等我学汉语到了,可以讲明白这个道理。

我在跟你说,看得出他正纠结于某种困惑。

对于佛教,我不敢做任何评论,可是又希望自己能帮他开解。 抬头望着铺满钻石的夜幕,将千年后的思想不动声色地告诉他,我来的地方呀,有位高人。

他把人的需求由低到高分成五种,最基本的就是生理需求,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生理需求满足以后呢,人便会有安全需求,要求自己的生命啊,财产啊得到保障。

当这种需求也得到相对满足,后人便有了感情的需求。 亲情啊,友情呀,爱情呀?

然后才是得到尊重的需求,自尊和他人对自己的尊重。

我回想着马斯洛的五个需求层次定论,转头凝视他闪烁的星眸,放缓,语速清晰地说,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高境界的需求。

一个人呢,觉得最快乐的时刻是实现理想发挥能力到最大的程度,完成与自己能力相称的一切事情。

心眸微称,投来一道震动的光芒,咀嚼出两个分量很沉的字。

李翔。

我用力点头,重复再念一次,理想就是你毕生想要追求可以让你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 沉默片刻,他着人的眼光定睛看着我,哀情,你有理想吗?

当然要我请请嗓子。

想知道我的理想是什么吗?

他果然好奇眼底的探寻,鼓励我继续说下去。

我一跃而起,指着天际的苍穹,大声豪言,我希望亲历历史,还原真相,写出一部像司马迁的史记一样可以流传后世的史书。

响亮的说出自己从不敢说出口的愿望。

在二十一世纪,我要是这么说,肯定会有人笑破肚皮。 可是面对这个温润的少年僧人,我却没有了顾虑。

看他一直默默地望着我,讪讪一笑,太不自量力了,是吧?

他也站起,对着我肯定的点点头,声音虽然不高,却充满为人的信心。

你可以的,我回望他。清澈如波的眼,感动的潮水涌过心间,我居然会为受到一个少年的肯定而欣喜开心的大笑起来。

你也要好好想想自己的理想是什么呀,为理想奋斗一生,才会真正的快乐,才不至于白河这一世哀情。你说的我还是不太懂,但是看到你因为有理想而如此快乐,让我也觉得很有意义。 他眼光熠熠,闪烁着动人的光彩,音调抬高,仰望星空,所以我也要像你一样。

立下可以奋斗一生的大志。

我一下子心情舒畅,张开双臂,想象自己是一只鹰,斩着翅膀,绕篝火飞奔一圈儿,转回到他身边,气喘得神厨幼长来伸出手,像我一样。

他一直奇怪地看着我,做一系列动作,犹豫着,也同样伸出右掌。 我用力的对击他的掌心。

雄壮的高喊,我们一起来努力。

他收回手,看着掌心,脸色绯红,却眼神坚定的对我绽放暖柔春风的笑,跳动的火光映射在他雕塑般的侧脸上。

微风拂过,扬起的点点火星飞旋,繁星闪耀,篝火半明,温暖笑着的少年时间肃然定住。

又是一副值得收藏的心理画像,回到帐篷后,在枕上翻来覆去,还是有些亢奋的睡不着,每晚挥之不去的乡愁,居然今天被这样小小的鼓励打退到角落里去了。

想起他那句你刻意的,就满心的温暖,琴声对自己说,爱情,你可以他。

迷迷糊糊快睡着时,突然想到呀,司马迁的史记是汉代才有,我提早泄露了太史公的巨著神志一下子转醒。哎哟,真的是太不小心了。

哎,但愿他能听过就忘,不会到处去找这本书看Hello,我是波波故事。讲到这里呢,开始有点儿意思了。 两个年轻人在穿越了两千年的时空下。

互相鼓励,抱团取暖,诉说理想,其实爱就是让对方更好,就是共同成长。

爱就是让对方去实现他想要的,难道不是吗?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2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