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拿到北京户口,这些我统统可以放弃
gezhong2022-08-06  76

北京户口影响下的爱情、就业和身份认同。故事FM 第 400 期2018年,故事FM 播出了一个关于城市外来人口子女上学难的故事。故事的讲述者是一位在杭州打拼十几年的外地人,在她的孩子读小学的那一年,因为杭州当地的政策变动,没有杭州户口的她不得不把孩子送回老家上学。那期故事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对于那些在大城市定居,却拿不到户口的外地人来说,总会有这样一个时刻动摇他们对这个城市的归属感。但平心而论,在中国的一线大城市中,杭州相对来说,已经算是落户政策比较宽松的城市了。相比之下,一个外地人想要拿到北京户口,才真的是难于上青天。而且,从 2015 年开始,北京的落户指标每年都在大幅度下降,这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战争往后只会越来越难打。本期故事中,我们就采访制作了三个尝试在北京落户的故事。/Staff/讲述者 | 小明 小肉饼 CC主播 | @寇爱哲制作人 | 梁珂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文字 | 梁珂运营 | 翌辰/BGM List/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02. Junkyard Residents - 彭寒(稻香村)03. Ask - Fat Jon(赌一把)04. Junkyard Residents - 彭寒(北京的无奈)05. 624 Part 1 - Nujabes,Fat Jon(双方筛选)06. 双喜 - 彭寒(天安门...

为了拿到北京户口,这些我统统可以放弃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2018年故事fm播出的一个关于城市外来人口子女上学男的故事。

故事的讲述者是一位在杭州打拼了十几年的外地人。

在他的孩子读小学的那一年,因为杭州当地的政策变动,没有杭州户口的,他不得不把孩子送回了老家上学。

那句故事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对于那些在大城市定居却拿不到户口的外地人来说,总会有这么一个时刻动摇他们对这个城市的归属感。

但平心而论,在中国的一线大城市里,杭州相对来说已经算是落户政策比较宽松的城市了。

相比之下,一个外地人想要拿到北京户口才真的是难于上青天。

而且从2015年开始,北京的落户指标每年都在大幅度的下降,这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战争往后只会越来越难打。 本期故事当中,我们就采访制作了三个尝试在北京或落户的故事。 第一位讲述者小明是宁夏人,和很多北漂不一样的是,小明从很小的时候就认为自己是一个北京人。

因为他的爷爷奶奶是北京人,他们在六十年代移居到文明下。

嗯,我是小明,我今年三十,现在是一个公司的职员,我感觉其实我对这个事情挺早就有概念的,因为家里人嗯,将能从奶奶爷爷这一辈儿吧就到。嗯,迎下去了。可能我家里人的口音啊。

习惯呀什么的,就会和我身边的朋友不是特别一样。 每年过年的时候,有有有朋友从北京过来了,会带豆汁,会带带稻香村的点心。

然后这些其实都构成了我小时候对北京的一份特别独特的记忆。

后来第一次来北京,其实是我六岁的时候。

到了北京转一圈,依稀记得好像还带我去,就是很早的时候家里住的那个地方,当然那时候已经拆掉了。

去看了一眼,那那时候已经不是胡同了。你看九六年吧,就周围可能我我依稀记得哈周围用那个就是栏铁栅栏嘛,就那种工地的那种栅栏围起来,可能有小口。

从小看进去,然后里面就都是那种啊十字儿啊,就就就是晚上晚上夜什么的,拆到一半儿,或者说已经拆掉,但是还没新建起来东西的那种荒地。

当时我爸就紧指着当时有棵杨树说,那棵杨树当时就是在咱咱们家院儿后的那棵树。

所以我感觉大概上小学的时候,其实我就会觉着自己祖籍不在兵下吧。

然后大概上初中的时候,我就有特别明确的一个概念,就是我要回北京我,我那时候就在做规划,我觉着我要考到我们当地一个重点的中学,高中学重点的高中之后我就在想,那我下一步我要考到北京的大学,然后当时。

我还会,我还参加了那个艺术类的考试,当时所选的学校也全都是北京的院校,然后包括到高考报志愿。

整个这个环节完全就没有想过北京以外的城市上了北京大学,下一步呢啊,那个大概是8年零九年吧。

嗯,大学的时候就在想,我毕业之后要怎么留在北京啊,那时候就是开始更多的了解一些户籍政策,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落户会去考虑,说我是要找一个能能解决户口这个工作还是?

去上研究生,因为啊,那个时候好像从政策上好像已经是要求研究生,才能够获得这个户籍了。然后后来啊,上上完研究生之后又就是面临新轮找工作嘛,一六年一七年的样子。

也是会很明确的去投一些能够体有指标的这样一些单位,其实前两年在你真正的入职真正单位真正替你解,就是解决这个户口之前,他都不会承诺说我一定能帮你解决的。又像北京这个城市,它其实是在。

不断的缩紧这个要他因为他要控制人口嘛,所以他就会不断去缩紧这种开放给这个单位的指标,然后包括他也有些倾斜,比如说可能他要有更多的指标进行给高科技企业。

然后比如说鼓励创业呢,可能会有一些指标去提供的优秀的创业者,这尺子就这么大,那分给其他多一点儿呢,分给这些自然就少一点儿所,所以这个就是这个,这事儿赌,其实你在找工作之前,你只能去。

左右打听说,哎,这个去年怎么样?或者有一些可能已经在那实习一段时间的人去问问他有什么计划,或者有什么小道消息,呃,然后另外一个渠道就是跟你一块面试的人。

其实我感觉应聘这些单位的人或者应届毕业生,大概都抱着相似的目的,那大家其实面试之之间都会聊一聊,说哎,你面对哪家,你还面着哪家不乏就会有些人可能在哪,之前在哪实习过,他就知道一些信息啊。

所以面试官也很清楚,知道你们来是想要什么,他其实会很明确的告诉你,不承诺啊。所以你只能是相信你的领导或你,你你了解到的情况。

然后去赌一把,看看能不能给你解决。

其实我自己在真正找工作的时候,就遇到这样的情况,就是同学两个单位,其实他们都差不多都有机会都有可能。

但是你就看你选选择哪个。 呃,我就我,我选择当现在一家这这个这个单位那。

另外一个单位,后来据我所知,那一年所有的应届上都没有解决,那个时候真的就是只能让自己相信吗?

算是啊,人生中很焦虑的一段时间就是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因为其实校招他是比较早的嘛,他大概从校招到第二年,真正是有一年的时间啊,那个时候其实就是在准备闭设。

反正是一个中午吧,十一点多荣的时候啊,因为我们这批其实之前就会互相打,就是你才会一个同事就会有互相。

打电话通知的说,哎,我拿到了,我怎么怎么着了,刚开始没有,还没有没有打电话到我,然后我就很紧张,然后我觉得哎呀,他们都都一个通知,怎么还没到我哎,结果大概大概到十一点半的时候好,这个电话也来了啊,告诉你可以给你解决,然后确实确实很开心,就就给我的父母给我家人打电话,说啊,这个事儿算是唠叨,好像也就这样。就是说。

嗯,也并没有想象中我可能想象过无数次这个拿到户口这一天的。

这个场景从从小就想想无数次,我记得有一次我那种感觉特别强烈,就是跟一个朋友去吃饭,走到那个东单那大街上啊,车也不多。

研究生那时候然后我就会觉着,哎呀,我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的回到这个地方,我一定要比较矫情啊。我一定要亲吻这片土地啊,因为那时候撤也不多,然后也感感觉很干净,然后其实幻想了很多这样的场景,但是最后真正拿到了也没有做出什么事儿,也没有去怎么样去庆祝,就是长舒长舒一口气的这种感觉吧。

嗯,其实有一段时间嘛,在我没有获得北京户口之前,我会觉着户籍这个政策简直是,哎,太太糟糕了。为什么我一定要用一个身份证上的地址出生地,有号码来决定你在什么地方能够享受什么样的政策,或者能够怎么样生活,或者来决定你是什么样的人呢?

从我自己感觉来说,我的饮食习惯也好,我的口音也好啊,我真的是呃,就是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呃,北京的孩子争取户口的过程中会感觉特别强烈,就是为什么我非要去为这件事情牺牲很多事情呢?

明明没有必要,但是但是没办法,你就是,既然你想要?

获得这份认可,既然你想要以这样的身份,理性上不认可他,但是你生活中确实又离不开他。

嗯,比如说像现在买车教育,虽然说我们认为他没必要,或者是,但是这些又确确实实限制着你在生活中的发展,你的你的生活这件事情啊,就是这样一个无奈的事情。 在北京,想要获得落户的资格,一般有三个途径。

一是应届生分配,二是人才引进。

三是直系亲属投靠。

对大部分的年轻人来说,应届生分配是最具备可操作性的一种途径。

第一个故事中的小明走的就是这条途径,所以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本科或者是研究生毕业之前的校招,就是至关重要的一件事儿。

他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进入一家能够提供户口的单位,然后再赌一把。 今天故事的第二位讲述者叫小肉饼。

他是湖北人,在北京某高校读了会计专业。

在大学的头几年,小肉饼给自己的规划是毕业之后进会计事务所做审计。

至于是否要留在北京,他本来并没有什么执念,直到大三的那一年,一次偶然的相亲。

改变了他的人生走向,我是小肉饼。

呃,我是一名国企的财务人员,现在生活在北京,这个就是那时候大三的时候吧,就可能就是认识了一个朋友。然后他说他要给我交对象,然后刚好他说那个人就住在你们学校附近,他是九零年的,然后23岁研究生毕业。当时2016年的时候,他应该是工作刚三年左右。

当时找男朋友有一个条件就是我,我心里是有些划线的。

就是悬崖比我高,就是收入不能比我低,就最起码不能低于我在四大的收入。这个我,因为我当时对我自己的职位,职业定位就是在四大嘛,就是我很明白我未来几年兴趣是什么样的,就是他的兴趣肯定不能比我低。

然后刚好他就是这样符合要求,因为他是中科大毕业的嘛。然后他在互联网过公司工作,然后新自己还可以,然后我觉得就可以接触一下。

然后其实我本身因为我性格比较内向,所以我不太喜欢那种非常外向非常花里胡哨的男生,就他会让我觉得厚不住。

所以我就觉得程序员挺好题目了。然后我对他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典型的程序员,就非常典型的就骑个自行车,然后可能穿的各自衬衫什么的,然后背个双眼包也挺土的,看着就当时在那散步嘛,然后说了一堆一堆一堆的,然后就有的没的。然后当时就我早上没,我一般都没有习惯吃早饭呀。然后当时都快走了一点钟了,然后我很饿。然后我跟他说我,我好多,我要去吃饭。

然后他就。

我不知道啊,他可能觉得当时就是我视视为女生在示弱或怎么样的,他就觉得我很有点可怜,那种状况我不能理解。哈,我不能理解这种男人的老回路。

然后他又觉得那要不就在一起吧。 第一次见面之后,小肉饼向介绍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

原来这个男生在介绍相亲对象的时候提出了一个基本的要求,他要求女方要有北京户口,或者至少是将来有很大的希望能获得北京户口。

这个男生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要求,是因为他希望能在北京买房成家,并长久的在这个城市发展事业。

而他自己却没有落户的资质。 小肉饼这才意识到,这场相亲从一开始就不是偶然,而是一次主动的相互筛选。

他自己筛选了男方的学历和收入,而男方呢显然考量了他所学的专业,因为会计专业在应聘体制内工作的时候具备很高的适配性。

而小肉饼所在的这个学校呢,在就业市场上也有着很不错的口碑。

除自己外,那个男生还特别留意了小肉饼的年龄,因为第一面见面的时候,他就就问到我各方面的事情吗?

当时他还问我是哪一年出生的,就是这个。当时我觉得很奇怪,我觉得嗯,是不是他比如说对我有心机或者怎么样的,然后后来我才想发现他根本就不是他是在在意我的年龄。

因为北京落户是有年龄限制的,就是本科生不超过24岁,研究生不超过27岁。我是因为复读了一年,然后我上大学的时候。

毕竟二十岁了,然后我当年毕业就24岁嘛,就刚好是踩在那个线上的。

我跟你说,当年是因为处在2016年,你要知道当年北京房价就是2016年,是疯涨的一个阶段。

他当时去买房,就是因为他还没有办下工作技术,这又没有户口,所以不具备买房资格嘛,就一直没能买到房,然后手里拿着钱,眼看着房价就疯狂上涨,就真的那种特别无力的感觉,你知道吧。 所以说他就这个事就是相当质量。我觉得就是因为放假一但是我,我能理解,这就是现实状况,其实我比很多人都要找熟。

就是我不相信真爱是上这首诗,男生也是会看条件的。其实一线城市的男生因为压生活压力很大嘛。

他们必须要对方能给你带来些什么东西,因为靠他们一个人,两家是不可能的,就是这是很正常的。我觉得既然我有抚养条件,他对我有抚养条件也很正常。

就我们确定关系之后,他就开始一直在给我习老,想到就跟我灌输北京户口非常重要的事,我就跟他探讨过嘛。因为当时我已经大家下学期了,就开始要开始找工作,我就跟他说过,就说就是国企比较偏好男生就如果你是女生又是本科生的话,究竟国企的概率就会非常小?

然后我就说,那,那算了吧,要不我就看研究生嘛。

然后他突然就他就觉得很感动,觉得就是可能她人生里面也没有女生愿意之前为她做很多事吧。她突然觉得有个女生愿意为她做这么大牺牲,然后她又她又说她要娶我。

当时我又很尴尬,我心想,哇塞,我今天才才23岁,本科都还有必要我为什么要嫁给你。

我觉得就很神奇嘛。然后他又说他要起我这不做药了。

他后来我对他有些了解,他是出生在一个重组家庭里面,就是当时他妈跟他爸爸离婚,然后带着他去他继父家生活。

所以我感觉他他是一个。

比我还没有安全感的人。

嗯,他其实一三年来的时候,当时谈了一个女朋友,那个女朋友也是当时毕业之后能能能拿到北京户口的。

但是那个女生当时以为她在北京买不起房,就离开他去上海了,当时这个事儿对他大姐也挺大的,我感觉他有应该有一两年吧。

都没能回不过来,做出了考研这个决定之后,小肉饼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因为他们学校的研究生学制是两年,如果他能在本科毕业的那一年直接考上,那么研究生毕业的时候他已经满26岁了。

所以说,为了避免毕业之后超过27岁的年龄限制,他必须一次性考上。

为了能增加胜算,那小乳饼最终没有选择他们学校最热门的快递专业,而是报了一个冷门的专业,并开始积极备考。 值得一提的是啊,在小肉饼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拿到了普华永道的offer。

如果最终考上的研究生,并争取毕业之后进入了国企工作,那意味着他会走上和原本规划当中截然不同的职业道路。

收入也要大打折扣。

正因为如此啊,在备考的过程当中,小肉饼偶尔会忍不住的懊恼。

他觉得自己下了一个很大的赌注,万一自己没考上研究生,他很难保证男朋友会不会向他提出分手。

因为毕竟我感觉我跟他认识也没有很长时间就感情也也不是说特别牢固吧,感觉就是像被结婚这件事强行捆绑在一块儿,然后你又不明白对方是不是就就是已经认定你了。然后如果你被他做的很大心,他就把你抛弃之后,这就算成嘛成本了你就当然会很开的这件事儿。

那个时候应该是我记得,应该是九月份左右吧。就中冬节前后,我们一块儿就是去天安门附近散步。

然后他当时我感觉他,他对于牛北京现在是非常混乱,然后他说我,他很害怕,他自己就以后。

买了房就是天天与我更好之后,而我又没有达到户口,他会觉得他怕自己到时候变心,所以他想想法就是说,我们小小结婚吧。

就这种老回路,我真的不能理解。

但他这句话真的当时让我觉得非常非常难受,就因为当时已经是九十月份了嘛,就我马上就要考研究生了。然后他对我说了一番这样的话。

我当时特别愤怒,我就当场就当时周围很多人跟他大吵了一下,我当时甚至扇了他一巴掌,就我觉得我不能接受这件事儿,就真的是非常歇斯底里的感觉就是很伤心,当时一直都很伤心,但是我我心里面清楚的知道。

就是我手里没有足够的法码能够扭转他对我的态度。

所以正因为我没有法码,所以我更加缺乏安全感。

我觉得到这个时候为止就是北京虎斗来说也变成一种质量考研,出分儿的时候就在勤勤俭止之后。

然后我也记得,当时就是除了那天晚上我就很紧张嘛。然后我自己去了上海,因为不想在北京待着,我就感觉没办法接受,考不上这个现状。 就当时我记得到上海火车站的时候,一天周五晚上十一点五十三到了虹桥火车站,然后当时晚上,然后我委托我一个同学帮我查分儿。

然后我还特意叮嘱他,我就说,你到时候查分的时候就注意一下你的措辞,就如果我考了分太低,你就不要刺激我。所以当时他帮我差分之后,他就跟我说,你肯定能咳嗽。

就是远超过以以前的历年分数线就很开心,就感觉终于逃过了一劫。

然后我马上就给他打打个电话,然后我说,我肯定能考上,我已经考上了演演艺一结束还没那个暑假开始,大家都纷纷的处于实习了。

各大洋企什么中字投的,什么银行真的能解决户口的全部都投一遍海投就那个样子,因为当时其实暑假的时候我有去北极实习嘛。

当时他们说北汽就是百,基本上能百分之百的解决户口嘛,但是我觉得其实我可能能再让牛肉拿到户口。

但后来就是出现一些状况,北京当年就是。

我所在的那个分公司,他不需要找不笑招了。然后有一天就是领导就把我叫到办公室旁边,跟我说,你赶紧出去找工作,就我们这边今年可能不要洗,不会不笑招了。

其实十月份好多公司的笔试都已经过了,所以我就当时就慌了。当时我觉得只要能解决工作,我不想试验。

就是关他有没有呼和浩特去投就之前没听过的公司,外地的什么的都投。 当时我已经不想就想吃上去,外地最后不在一块儿,又不在一块儿。我现在吃上几天工作。

当时我跟他说,我可能在北京找工作,我想去外地找工作嘛。他他,他就说,还有说,如果你要去外地的话,就是他不能接受。

在找对象之前,他心里是划来掉线的,就你必须要达到这条线,他才能认可你。

但你没有达到这条线的时候,他也不能说服自己接受你,但他可能一方面又觉得我又付出了很多,他又觉得不忍心伤害我,就一直在这两种态度之间奶回犹豫摇摆吗?就你在这种感情里面一直左右徘徊吗?

对,就当时一度就记得有一次就当时我其实跟他有的时候我会去他那儿住嘛。就当时有一天我记得我把脚烫了。

大概十一月底吧,就咱家烧水,然后不小心一脚把那个烧烧开水的水壶踢踢倒了,然后就刚烧开的水就全部泼在脚上。

嗯,反正就是挺大一块儿的,就有点儿印象走路。 他给我买了药,然后第二天他就走,他还没有照顾我。

然后他他就不回到他自己那个假球他,他就住在公司的就旁边的酒店里面,他觉得他也。

不想面对我,因为可能他要面对我之后,会觉得跟我在一块儿整长时间,可能心里面也舍不得有愧疚感了。

他就表面给这个人,他就走了。

但是当时有一点背景条件就是了,他家里面出了变故,就是他继父去世了。

他继父自杀,也是他们家里的顶梁柱嘛,相当于他有有两个很小的就是同母异父的妹妹和弟弟。正在上初中,他觉得如果他要留在北京的话,他家里面有这样的时候,如果我真的在要拖累他的话。

他没有办法,就是说一个人扛起来这么多,可能他当时也不太成熟吧,就也不知道怎么感觉这件事儿,那就他想想就是逃避。

然后当时然后,然后当时其实当时是跟他,就当时是真的是要捞分手的,就是比我就感觉自我感觉比考研究生上一次就更让我心寒,就更难受。

然后我记得当时脚疼了,大概有四五天吧,然后他就回来,然后刚才已经在楼下了,他给我打电话,我当时就非常生气。我说你打电话干嘛,你不知道分手吗,你就走呗。

就当时我是铁了心想跟他分手的,我就觉得这个人你现在已经做到这种分手了,之后没有必要了。我觉得就在那一年的年底,事情突然又有了转机。

小肉饼发现其实有一部分国企是在那一年的十一月份才开始启动校招的流程,所以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争取新一轮的机会。

当时我接我去面中旅。

就中国旅业一个岗位,五百个人晋升,当时我那个小组里面好多清华北大,还有人大的,后来就想,反正你面部上扑耳扑摔呗就去市里,反正就当时一月份吧,我都开始显得文了。我当时最爱,因为他基本上大家车过,我就开始写都文了嘛,我倒还没开始写,然后我就当时在图书馆嘛,我记得先能玩儿。

然后突然接到了中面通知,就很惊讶,面试结束之后一个星期,然后对方打电话让我去实习,但当时还没有臭粉儿嘛。

然后就去实习实习了两三天吧,然后公司就给了我offer了。

怎么说呢,他之前他上一届刚好有我很多学长学姐,我又问了一下,他们全全都解决了。

所以当时我就已经觉得我接受这个offer,其实拿到户口概率也挺大的嘛。当时我找我男朋友谈了一下,我跟他说,我们这个户口按照去年的话是都能解决的。

但是我这一切我也不能保证,就是你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算了。

我觉得我已经该做的事都都做了,剩下的事就是是看运气就老天天真的不给你,他也不懂怨我,你要是因为这种事要跟我分的话,那你就分吧。 他说,不会的,他就说就是到时候就算就算不分也不会,也就算当时你没有拿到户口,就这个工作没有给你出到户口的话。

也不会分手的。

他能给我offer的时候,还让我签到一个就是违约函,类似于那种保证,就是就是你。如果在我们公司我给你北提供北京户口了之后,你要在我们公司服务满五年,要不然你要赔十万的违约金,这个时候很常见的对,然后当时我就觉得其实概率已经挺大的了嘛。

这个都给让你签了,然后然后然后但是还是有点担心,担心万一会不会不够。然后后来大概四五月份吧。

四月份的时候应该就让我签三方了,签三方就不像弟弟了,只要公司给你签三方肯定是会有糊口的对,然后五月份的手罗换就下来了。

对你,你一张绿色的纸,上面是人设步伐的,就是觉得这事儿终于落定了,然后就千辛万苦。自从熊三拿到的,就你拿到的时候,你反而没有那么多感觉,就觉得就是会高兴,但有高兴那么一会儿吧。 就在去年,小肉饼和她的男友结婚了。

他们终于拥有了北京的房产,同时也背上了巨额的房贷。

小乳饼曾经在网络上分享过自己获得北京户口的这个艰难历程,却遭遇了很多网友的不理解。

有人认为他的男友太过功利,有人认为他自己在这段关系当中过于卑微,但小柔饼认为她和男友本质上是同一类人。

他们在寻找伴侣的时候都有着一定的附加条件,只有条件匹配的时候,才有可能接受彼此结伴对抗生活的压力。 因为我怎么说这里是一线城市吗?

生活压力都很大,你没有办法把你自己所有的压力都转移到你每一个身上。

就是说我,我天天都就是我走,无可失败的,可以找他帮我斗地,没有拿到户,也可以找他帮我独立,什么都可以找他帮我独立,那他那一方面承担压力就会非常非常多。

这是不现实的,在北京就必须两个人了。你必须把你自己的内部压力扛起来,两个人才能维持了下去。

除非你是那种家庭条件特别好,或者说本身具有一些先决条件的,但是普通人就是真的是两个人都得承担很多的压力。 今天的第三位讲述者叫cc和刚才那个故事当中的那位男友。类似Cc最开始想要争取北京户口,也是因为买房的问题。

Cc是东北人在北京读的本科和研究生。

学的是体育专业,在读研的期间,cc的母亲眼看着房价上涨就提出啊,那不如趁早在北京给他们先买一套房做下了这个决定之后,他们一家人就卖了老家的房子。

东拼西凑凑手的首付,然后沿着北京的五环物色房产。

但是因为司机没有北京户口,当时对房产销售就给他们出了一个主意。 你们啊,可以先把房子买下来,但必须保证能在第二年拿到房产证之前解决户口问题。

否则就只能获得房子的居住权。

就这样,CC的面前只剩下了一条路,那就是在毕业前找到一份儿。

能解决户口的工作,我是茜茜八零后的尾巴,这一个生活在北京的东北人,如果是没有这户口的话,我所学的专业应应该也是新兴了嘛,就体能训练方面的,那时候毕业可以去一些职业的运动队,甚至是国家队去,或者是金融市场,做一些香港方面的技术。

东西合伙创业什么的,但是想法还挺多的,但是已有,因为要解决户口的这个事儿,就只能走这个,甚至我还报考过村官儿。

嗯,还报考过那个公安啊。还有公务员只能在这几个选项里边儿把所有符合选项的全投一遍,那种老师也是面试了几家几个学校,也是经历了那种陪好啊之类的那种,然后看了一个,哎,这个那个名字还不错,这学那你投吧,我就投呃,笔试我应该是好像是第一名,然后过了面试之后啊,面试我的那校长也挺满意的,然后看了我的简历之后,觉得。

嗯,你确定你要面临一个你小学体育老师吗?我说,我确定,但是我心里面想的呀,我就是想拿到户口。

那个校长,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好多年前就那次的说啊,你可不要以我们这个学校啊为为跳板啊。他说,然后咱们他也不是特别说,我就把话说的比较露骨了。

我说,我说ok没问题,面试那关就过了,接下来就是提交各种材料吗到教委之类的?

然后直到那个把那个户口迁到我们那个教委的集体户,然后说啊,这个事儿算是稳了,这稳了之后我们就可以返回头来办那个发展证的事儿了吗?又从那个教委的集体户里边儿把户口迁到我当时买的那个房子上,然后这个事儿就算告一段落了,是挺难干。我干了那几年,全是交最低的年纪。

现在一开了三年小朋友,但是我可能本本人比较随和,小朋友都特别喜欢我。

然后我听我们那个副校长说,就他们每个每一年的年末,还是学期末,都会搞一个匿名的老师,喜爱度投票。

嗯,我是在那种客人组里边儿就是排第一的那种。嗯,但是你要说职业体验,就这几年来讲,就没有没有一刻觉着说自己属于这个行业,要在这个行业怎么怎么样就没有什么身份的认同感,就觉得我不属于这儿。

我就是要走的呃,其中一个刚入职呃,校长冷了一个小活动,挺挺好玩儿的说。

弄了一弄了一个小密码箱,然后现在跟投票想有一个小口儿说写写写一封信给五年后的自己,给五年后自己,然后我但是特别实在,我当时也也没想到,比如说。

就比如说特别腹黑,像校校长,会不会像看看你们到底给自己写的什么东西,也还真以为匿名了,真以为封起来,真以为五年之后再打他呢,没准我第二天就打他了。我当时也没多想我就写我说,嗯,我来这儿就是未来北京后口,五年后,我很基本上不会出现在这。

我就把那个纸条叠叠起来,然后塞到那个箱里面,记得特别深。

我猜啊,校长应该就打开看了,当时太单纯,太年轻了。

这第一件事儿第二件事儿的时候,就是当时那个操场还没修好,带一个比较小的一个圈,一个回字型的楼中间一块儿空地上体育课有一天上体育课,我就这是管管小朋友那管管小朋友突然一抬头看着那个玻璃的那个建筑吗,能看着自己的反光,我说,嗯,这谁这是在这干嘛呢啊,倒不是说呃,这个职业本身有什么什么不好。

而是说我到这儿来这个初衷。

不是说想在这个行业上奋斗,嗯,在入职的时候,司机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上要求他在学校至少工作满五年,否则就需要支付违约金。

其实现在很多单位都有类似的协议,因为确实有一些求职者在获得了北京户口之后很快就提出离职。

为了防止出现这样的状况,用人单位就会想方设法给入职的信任设置限制条件,防止人员频繁流动。 那段时间有一个那个比较比较火的一个案例就是。

呃,他也是向我一样的情况,拿了拿了户口之后,他马上就辞职,大概入职都不到一年,然后就被用人单位起诉了,最后把这个户口就算给他解除就无效了嘛。

然后我就一直有这方面的担心,但是我当时想,我一是我不是说马上因为他是一入住,马上就走了嘛。

我是有实际的这种雇佣行为了,我也当了三年老师教了三年课啊,他的违约金是你的违约的。

月月数乘,以你的月工资。

嗯,比如说你违约了两年,你就24个约成你的约心。

嗯,但是合同里面有一条就是如果继续深造的话,是可以不属于违约直接走。所以我说,我选择考博嘛。

到一六年冬天的时候就想以合合理的途径走了三年。呃,对学校来讲,也不是说完全没有贡献,就算最后那个辞职的话也不是。

心理上的道德负担能轻一点儿。

嗯,我当时想的就是等着那个录取了,然后跟学校知会一声呢。

但是你知道吗,就同事之间你也不想让这个事儿被领导知道,你就最好,谁也别说哦。但是就被一个特别特别好,但是特特别容易把不把守不住秘密的那个人,我跟他说了。

然后隔了几天,然后下场,嗯,就就就去找我聊这个事儿了啊。我记记得特别清楚,你中午刚吃完饭。

然后就那个副校长和关系特别好。他说。

哎,我发现一个事儿,我说什么事儿?我听说,呃,你要辞职?

我说没有,他说你要考博。我说,对那不一个意思。我说,我想神色神色哦,因为考博你要复习嘛,复习的话就必须也投入,投入时间和精力。

然后学校就也不想让我考上,就说得直白一点儿,就会给我多安排一些活儿。

除了你这正常那个教课的时间以外,剩下的时间就突然就会给你都安排那会儿到下班之前都干不完嘛。比如说看看那个客户课的训练呀什么的,结果复习了一个月差八分儿。

当然啊,如预算蛮落空的那种感觉,再完之后血染不又呛了多少。你看我也没说没考上那事儿,他说,你看还还想考吗,我说不考。我说我想出国度。

反正就想走了,然后走的时候又说这个违约金的事儿,我为什么敢敢辞职?

因为我有一个有一个朋友,也是我的一个同事,他们去那个教委开会的时候,就说到关于这个方面的事儿。

然后他给我偷了个小姨,就是你们学校每年流失的辞职老师的人数不能超过一一定的个数,如果不超过的话没问题超过的话,比如说第二年会核年,你的这个指标。

就我那一份儿的话,就完全不会说是涉及到学校的这个第二年的引引进,然后呢,校长还不知道我知道这个东西,就说因为你这一走,咱们第二年都找不了老师啦,什么吧啦吧啦这些?

有点儿有点儿吓唬啊,要不行就要走法律程序了,要因为教育要推着这个事儿往前走。

我当时信雅之间我肯定不管这个事儿,只要你和校长自己谈妥了,没问题就可以解解决。因为那个合同人写得很清楚。

就是甲乙双方协议解除就不存,就不存在违约情况。 在僵持了好几个月之后,cc和消防不欢而散。

也没有在违约金的数额上达成一致意见。

最终cc没有向学校支付违约金,学校也没有为他办正式的离职手续。

离开这家学校之后,cc先是去了一家国际学校,做了一段时间的兼职老师。

后来他答应了朋友的邀请,开始创业。

我的那个档案就一直在学校还在,还在那儿放着呢。我当时想着我也不当老师了嘛,我也无所谓,我也不当公务员了,我也不进企业了,什么我也不要这些东西了。 而且我心里面这块石头一直到今年七月份才算下来离职。当年开始到合约期满之后的两年,我每每天也不说,每天不就时不时就想给这件事儿感觉悬着。 嗯,一直感觉这个选择会会不会把北京户口收回了。我今年也问过我那个做警察的同学,他问咨询员,他们那个户籍户籍警让户籍同事。

说根本不会,这是两码事儿,你的户口就是公安馆,你转到那儿,你不是非法取得。

嗯,就是教委也没有权利说给你出消耗之类的。

我这是把心犯了一半儿,还有另一半儿就是怕学校起诉嘛。 你我离职那年开始算的,三年以内是有效的起诉期。

也就是说一直到今年的七月份,就正好三年,过了之后就诉诉讼失效就过了。

所以说今年七月份才完完全全的把这个心放下,离开体制内的这两年,cc的创业项目失败了。

后来他进入了一家企业工作。

总体来说,他还是很享受这样的状态,觉得不管怎么样,这都比在学校里那种一眼望得到头的生活好太多了。

直到去年cc的孩子出生之后,cc才开始认真考量之前这些年为了户口做出的一系列的选择。

最终给他带来了什么。 有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想将来到了孩子该上学的年纪,他紧紧靠着手里的户口。

就能让孩子进入理想的学校吗?

显然不能,他们一家人要面对的难关还有很多,这个我觉得这个想法是。

应该是有一定共识或者普遍性的,就是你不是为了说追求到北京这个地方变成一个北京人而取得户口。别人一问我,他说你都有北京户口,我当时想法说我只是一个有北京户口的东北人。

嗯,我对北京倒不是不喜欢啊,就是没有。从内心深处的说,我觉得我属于这座城市的那种感觉不是很强烈。

但是有了这个户口之后,两方面讲有好有坏么好的就是可能觉得呃,因为我现在刚有宝宝,嗯,开始想小孩子上学的事儿了。

还有就是好多特别优秀的同学毕业,在北京打拼的还不错的,然后到最后考虑到成家,包括以后上学,因为他们没有户口。

就各自回各自的老家了。那时候感触还挺深的,好像最好的一个舍友就是在愚人节那天离开北京。哼。

我说你为啥不做。他说有一种飘之的感觉,就虽然就对那个北京酷狗当时没那么敏感,但真要想到成家了,包括以后有孩子什么的。

还是觉得有一个户口更踏实一些,然后就选择回家。

他跟我说的是,我不信嘛,因为那天正好愚人节嘛。他说真的洋洋走了,我才觉得啊,有一个户口可能嗯?

短期内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在人们心里,边儿还是有比较重的一个分量呢。

网上曾经有一个段子是这么说的,北京户口就像一张兰博基尼的代金券,满三百万减一百万。

但如果你拿不出二百万,它就相当于一张废纸。 包括今天接受采访的三位讲述者也都承认。

在拿到了户口之后,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发生本质上的改变,依然压力重重,依然觉得喘不过气来。

从2017年开始,北京的常住,外来人口从八百多万人逐年递减。

去年的人数是不到7500000,当然这个变化背后的原因有很多了,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有非常多的人才是像CCC的那位同学一样。

因为拿不到一只北京户口而不得不选择离开这座城市。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心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库质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梁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40.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