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艺人之后,我决定和哥哥断绝关系
gezhong2022-08-19  150



成为艺人之后,我决定和哥哥断绝关系

先声明一下本集故事主人公是一位基督徒,这个故事之所以会发生,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他的宗教信仰。

但故事fm不是一档宗教节目,我们敬佩的是信仰让主人公做出的改变。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会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带你跨过田梗,穿过胡同,收集那些动人的真实故事。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收听,可以在微信里搜索。

故事fm订阅关注哎,我是观德辉,那朋友都叫ok,我是马来西亚华人,然后一直都在新马港台从事演绎的工作。

关东辉小的时候家境比较艰难,他的父亲在他小学的时候就过世了,母亲带着三个儿子讨生活,后来大哥又患上了精神疾病,在疗养院里一直住到今天,最让关东辉接受不了的还是他的二哥。

他的二哥没上完中学就不念了。

开始接触高利贷,吸毒混黑道。

关东辉走上一人之路的时候,特别怕舆论,知道他有这样的哥哥,千万个马上。

因为我这个二哥,我一直把他视为我们家庭的毒瘤。主要我成为艺人之后,我特别不愿意让人家知道我有这样的家庭的问题。 而且马来西亚,我一出道,我就成为马来西亚十大歌星的冠军。

那时候吴启贤在海外已经很火了,什么太傻,那些无喜仙太娜。第二,我拿第一名,那你想看,我当时在马来西亚。

我怕不怕会被人家揭露。哦,关德辉,哎,那个关德什么什么?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我非常怕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我就先发私人。

我在很早就是当我成为歌手,然后认识了一些有影响力的社会人士。

马来西亚的国会议员呐这些的时候,我就找这这些朋友就是去做一个公证人,在我哥哥面前就是跟他断绝关系,然后去到哥哥卖那个盗版光碟的摊位。那边我说,拿这个人,你认得马来西亚有看报纸,大家都知道梅克子啊。

今天到来这边干嘛做公证人说,证明我们两个比方说199多年。

几月几号开始,你跟我是完全没有关系,以后你发生什么我,我话是说的挺好听的。我说,以后就算你你戒毒了,你改过自新了你,你发达了,你做生意成功认为那个什么大慈三家,我说也跟我无关,我也没有感觉他有什么激烈的反应,或者是他也知道我不喜欢他,他也知道他在家里不受欢迎。 对啊,反正我就觉得啊,解脱了,反正我就一直在从马来西亚。

然后到台湾,然后到香港,从唱歌到演戏,然后就一直做我的东西。

当然监中还是会常听到他又来烦我妈啦又来什么了。

零九年的那一年,春节的时候,我回马来西亚还在我妈妈的家,看到了这个第二的这个我就当时我也不会加上哥哥了,反正就是断绝关系嘛。 但是看到他还是很不很不开心的。

就知道说这个人就是走投无路了,然后又来教扰我妈,我妈也就是疼自己的孩子嘛,外面走投无路,他就会也收留他。这样。

那时候零九年的时候,我哥已经应该有事实了吧。那时候他一个中年混得也不怎么样的一个瘾君子哈,又吸毒又什么。

我不知道他什么心态,他那时候在我妈那边,他不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他还带着一个小跟班的。

看起来十五六岁吧,就看到他们每天躺在我妈妈家的客厅那边看电视啊,懒惰躺在那边。我哥哥看到我,还跟我介绍说,哎,这个是我的干儿子。

那他自己的儿子都不认他了。哈,他太太很早就离开他了,改嫁了。所以我的侄儿也是很痛恨这个父亲。

就跟我一样了。 但我就趁这个机会呢,又做了一件我自以为是很聪明的事情,我要帮我妈妈解决她的麻烦,帮我的侄儿扒除她的眼中地,因为我侄儿住在那边。

每天经营。叔叔看着那个他不认的父亲,而且旁边还说,哎,这个我的干儿子。那我问他心里有什么心态。哦,反正你。

那那位一定是很不爽的。对了,那时候我妈家里有一些钱不见了,其实也说不上钱是怎么不见的,因为那时候住在我妈妈家的不只是我哥哥跟他那个跟班。

那时候我就就算着算我哥倒霉吧,反正我妈那个钱不见这件事呢,我就跟我几个企业家的朋友借了几个彪形大汉去我妈家,然后就把我那第二的哥哥,还有那个所谓的那个他的甘勒子军呢,小跟班?

请出我妈妈家来,然后我就跟他们说,我说家里就是不见了钱。哦,哥哥很紧张,跟我说,这个跟我无关喽,不是我们的事啊。什么我在妹妹我没有,说是你偷的,我也没有要你赔啊,要你还那没有。我说,我们很公道。诶,不知道谁做的,但是我讲有一件事情很肯定的,就是你不属于这个家。

然后你也不受欢迎。

那么,为了避免更不愉快的事情发生的话。

请你跟李干乐子离开吧,讲个客气是请他离开。其实你看就特地找了几个表情大恨战争,那就是就是赶他走了啦。

那当然他们也没办法哈,就是一鼻子灰,也只能够走了。 因为我之前在台湾拍戏的时候,健康也出了一些问题,有点怀疑自己是患上了,叫做忧郁症,后来在零八年之后就知道也不不能这样下去就。

离开繁华的娱乐圈,离开就是庸庸碌碌的亚洲跟了我太太啊。然后我们就在加拿大生活,然后就开始会比较正常的去教会。

然后我不但只是过普通的教会生活,我还去学习一些圣经的话语,有一点类似。

圣经研究或者是所谓的神学,但是其实没那么深哈,因为我们不是要去做宗教人士,没有,并没有,只是想更了解。

所以我在上证那个课的时候,就越来越了解圣经里面耶稣说的话,那时候就很强烈的感受到神再跟我说话很清楚的。然后在2009年的夏天的时候,就耶稣就对着我的精灵深处就说,他说你要跟你哥哥和好,然后怎么和好都很清楚。 不是说哎,去找我哥哥,然后说好吧,我原谅你不是哦。

主耶稣斯说,要我去跟他道歉。

对,就是说你要去跟你的哥哥道歉。

我当时觉得天呐,这个很难非常难。这个东西有点违背我的个性,违背我的。 呃,主观的那个意识,所以基本上我不太可能会顺服的。

可是很多事情很奇怪,我觉得在那边的好。

说给我一点时间。这样的时候,马来西亚就发出了一个邀约。

本来西夏啊,有几个新鲜书的一人跟我联络,说,哎,德辉哥,你愿不愿意回来?马来西亚,我们要成立一人之家了。

我在那边想,哇天呐,因为我在香港的时候,我曾经去香港的一人之家。

那时候香港艺人之家是朱茵带我去的。

997年的时候,那我在那边还认识了蔡少芬。后来蔡少芬就介绍我认识了王祖南,总之我在艺人之家,在香港得到了供应喂养,心灵上各方面我去了台湾,不是说零九年,我好像是叫做忧郁症嘛,对不对。

可是我没有去看医生。我是说我怀疑为什么,因为我没有去看医生自己好了怎么好呢?

就是那时候有两个台湾的艺人把我带回去台湾的艺人之家,所以你想看,在香港,在台湾我都?

在艺人之家受到照顾,现在马来西亚一人之交,成立了大佬远中马来西亚来的一个讯息。

哇,怎么可以说不关我配饰,这不可能吧。

所以这头跟我说哥尼哥哥道歉,另外头呢,准备好了,九月份就要飞回去,九月份我就回去,然后就跟我妈问,你说诶那个?

第二的那些人在哪里,我猜我妈妈应该还是知道她的下落的。

你给我妈跟我讲,他说啊,哥哥啊,他现在在拘留所,我就好。

这部事情又被关机入手了。

他说他这次是偷车被抓的,如果以前以我的个性,我一定会趁这个机会,我就会跟我妈妈讲啊,你看,你看这个人是不是无可救药烂泥服不上墙啊,它没救了,我以前一定会这样嘛。 可是我感谢信仰。

就让我的心变得比较柔软,我那时候心里面就反而有个声音跟我说,他说你哥哥,现在你看被关了,他不是跟你无关的,因为几个月前你不是把它赶走,所以我就跟我妈妈讲说,我说,我想去看她不好。妈妈很惊讶,这个儿子竟然哦,愿意去看自己的二哥来,这样他就很高兴,想带我去了。

总之就是我妈妈终于带我到。

据如说,可以去看我哥哥了,是隔着一个玻璃拿着电话那种,那我哥哥一看到我妈,当然就是在那边诉苦,就是说啊,你赶快付那个保释金哦,不懂多少钱,反正你付那个保释金就可以偏饱保出来。

因为我在这边里面就是吃吃不好,水水不好,很痛苦。然后他还跟我妈说,只要把我保出去,我们马上就去德胜之家,而甚至将是马来西亚一个基督徒办的戒毒中心。

他为什么知道因为以前强迫把它拉进去过,可是呢,找到机会就逃走了。

如果是以前呐,我一定会说,哎,不要相信他的话,对不对他的话不能信的,没有一句可以信的。

但是好,可是那时候那时候看到他即使很难过,为什么?因为因为我们三兄弟里面呢,这个第二的是长得最好看的。

哎,我哥哥就比我还高,又比我白,就是有点像混血,而这样一个这么帅的,一个一个人哈。但是其实我那时候2009年的九月,跟我妈在拘留所看到她的时候。

只能够用两句话来形容。

就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多落魄就多落魄,所以是挺可怜的。

那时候我妈妈就听她讲吐苦水啊,整了一大堆我,但是我妈妈跟她讲,他说,哎,你弟弟有话跟你讲,我哥哥本来脸色就不是很好了吗?

听了我妈说,弟弟有话跟他讲,脸色变更坏了,听配弟弟从来没有好话跟他讲了这么多年,但他很无奈嘛,他在里面没有依靠了。

他可能心里面做好准备,我猜的啊,这是我后来猜的,我猜想的时候,他可能就是觉得说,反正骂骂完了,我可以把我保出去就算了嘛。

都是这种心态的。我觉得我妈妈把那个听筒交给我,我就永远记得我第一句跟我哥讲的话。

那时候老师听懂我,看着他,他可能在准备我要讲什么难听的话了。我第一句我就跟他讲,我盯着他眼睛,我说。

也熟爱你啊,对不对嗯。然后我就问他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说耶稣爱你?

他就当然不懂啊蒙了。

当然,他知道我是基督徒,他也知道我妈跟我都信了,耶稣只是,嗯,我突然间跟他这样讲,那也可能有点差异,他就看我葫芦里卖什么药,这样我就很坦白。哦,我就基督徒不能给我说谎话。

我就没有说,哎呀,我现在良心发现了,我想跟你和好没有。我说耶稣大老远的叫我从加拿大温哥华飞回来,跟你道歉。

我说,我不是一个,我不是一个好的基督徒,不要说基督徒了,就说是一个弟弟好了。我我也不是一个好弟弟啊,他需要帮忙的时候,我肯定不会去帮忙哈。

躲得远远的。问题是唯一会帮他的人,我也叫他不要帮,不要帮对对,像我妈这样,所以所以我就跟他讲,我说我不是好弟弟图,我不是好的弟弟。

祝你愿不愿意原谅我。 我就这个时候我在那记性再差,我都永远记得了他的那么当时的那个样子。

他眼眶一下子红。

然后一个大男人哦,眼泪就就流下来这边流眼泪拿着那个亭洞掉泪。

那我就问他说,我说你愿不愿意原谅我,你最重要。你知道一个霍出去提起勇气道歉的人,就最希望得到人家原谅。

我也多,也预算他有可能会。哎呀,你现在终于这么多年对我不好,你知道了吧。可能我也想说,可能如果不好的也就算了。什么反正?

但是他就一直说不出话,我就拿着那顶洞,他在那边流泪流泪。然后我又有点急。我说,你愿意原谅我吗?我跟你道歉,是我,我啊,不是好弟弟。

然后他终于好不容易,他就跟我讲,老公说,我没有怪你,我从来都没有怪你。我一直都知道是我自己的错。

哇,那时候真的是?

非常感谢声,然后我就趁着那个机会,我就问他,我说,我说你愿不愿意相信,也说接受约束。他说,好,我说这样吧,我带着你,我讲一句你讲一句我就好,他就很乖的,每一句都跟着我祷告完了。

所以我相信啊,2009年九月那个下午,应该是我妈妈。

是贝茨最高兴的一期中一天,最高兴最高兴,因为他最头痛的儿子诶在那个下午信了耶稣,然后他最固执的儿子诶又软化了,然后跟他的哥哥取得了和解。所以我妈妈,我相信那天是最开心的。

然后很快的,我在那边参加了就是马来西亚一人之家的那个晚宴。

然后我就回了加拿大,然后那时候我就问了我妈。

我说,他有没有一出来就去那个德胜之家戒毒中心。

我妈说没有,她说她有事情要处理。

哎,我一听过去,我就回到我自己的那个情绪了。我就听他这个人二十多年了。哈,知道了他的花样。巴西人一出来没有马上进去,那个戒毒中心肯定又是搞什么的。

我说,你叫他马上进去,什么时候我妈妈讲,他说他要处理了,他才可以去那个戒毒中心。

我这样还什么事情看,往往又劝不了他。

然后但是我妈妈跟我说她整她,她不太会祷告,他说你愿不愿意哎,陪他祷告,教他祷告我正好好,我就在电脑里面陪我哥哥祷告。

那时候我,我问他,我说,如果你那个要处理的事情是神教你去做的,考虑去做,但是如果不是神教你去做是你自己去做的。

你让我知道,他也是跟我很坦白。给我知道,他说没有,这不是耶稣要做的事情。

但是我自己不这么处理了,我就不能放下心去解读中心,我就也无奈了,没办法了,结果又过了几天,两天三天,我又打给我妈怎么样怎么样。然后我妈就跟我说,你哥哥走了。

对我哥就离开了,被阻接走了。哇,那时候我在加拿大都傻了,那时候觉得我就觉得怎么会这样。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他要处理什么事啊。

他在偷车被捕之前呢,其实他已经伙同一群慈祥抢劫的人,他们。

神经持枪抢劫,然后抢了劫之后,他没有分到他的钱。然后他没有分到那个钱呢。

他又因为偷车被关了,所以呢他其实他要处理的事情就是要去找那班人呢,就是要去拿他的钱。当然,他现在已经走了,他人不在了。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固执飞讯拿他钱不可。可能。

比方说,我们尽量往好的方面想,比方说他觉得亏下他的儿子啊,他想取得儿子的原谅啊。

所以他想把那个钱给孩子,或者是他欠人家钱,他可能觉得不能够欠债,然后去改过自新。

但是,就是他去找这一群人的时候,因为马来西亚的法律跟内地是很接近的,贩毒是死刑的,持枪是死刑的,而且很多时候没有机会给你死刑。

你一持枪跟警察对视,他们就开枪给你击毙了。所以那时候我哥去找那班人的时候,是在一个廉价酒店。

然后那个廉价酒店呢,被警方已经盯上一个多礼拜了,老哥就进去里面,然后警察就攻进去,然后就发生枪战死了两个人。

如果你去早零九年九月二十几号的报纸会看到当年在吉隆坡郊赖区持枪抢劫的那伙人,被警方搅破的时候死了两个人,那个组合这样也没关系,二人已经不在了。官德祥哥哥虽然离世了,但官渡会非常感恩。

至少在哥哥最后的时间里,兄弟俩达成了和解,关德会现居北京。

在这里继续他的艺人工作,这里是大象公会出品的播客节目故事fm,我晒着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编辑,彭寒。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我叫韩东,是一名大学生,我第一次听故事。fm的节目是在大象公会看到的,他的第一期推广呃,一个关于互助传销组织的女孩的故事。

然后就果断的关注了股市fm的公众号。 他打动我的原因是我非常欣赏这种用声音纪录片的形式。

来讲故事的方式,它让我觉得当我们减去视觉的时候,它或许可以更丰满,可以让你每一次听的时候同一个故事不一样的感觉。

如果你在下班的路上想去看一看你生活之外的故事,你也可以关注不是fm。

如果你想让更多的人去为自己的生活打开一扇窗,看一看别处的风景,请你把故事fm推荐给他们。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865.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