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凶 17 年,我终于找到了杀父仇人
gezhong2022-09-02  201

我看到爸爸想爬出来,又被他们家人拉着脚拖回屋内。故事FM 第 424 期前不久,你可能看到过「为父追凶 17 年」那条新闻。新闻的当事人向明钱在 9 岁那年,亲眼目睹自己的父亲被邻居张光奇一家杀害。事发后凶手逃逸,不见了踪影。小小年纪的向明钱就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为父亲报仇。从此,他辍学,走上了漫长的追凶之路。今天的节目里,我们采访到了向明钱,来跟我们讲讲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Staff/讲述者 | 向明钱主播 | @寇爱哲制作人 | 马达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文字 | 马达运营 | 翌辰/BGM List/01. 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02. Going Under - 彭寒(童年结束的那一天)03. The Space Between Two World - Nujabes(靠我自己)04. Lela - Gustavo Santaolalla(福建)05. The Awaited Little - 彭寒(他老了)06. 珍贵的人 - 彭寒(片尾曲)

追凶 17 年,我终于找到了杀父仇人

节目开始之前提示一下,本期故事里有很多暴力画面的描述,不太适合孩子听。

如果你的身边有孩子,我建议你戴上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听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前不久啊,你可能看到过被父追凶十七年的那条新闻新闻的当事人,向明前在九岁那年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亲被邻居张光琦一家杀害。

事发之后凶手逃逸,不见了踪影,小小年纪的相邻前就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为父亲报仇。从此他辍学走上了漫长的追凶之路。

那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就采访到了项目前来,跟我们讲讲这个故事的白宫去脉。

大家好,我叫向明前,今年29岁,来自云南交通镇雄县,当年向明前家和张家都在长吧镇摆摊儿做小生意,两家的摊位就挨着,所以其实本来是特别要好的邻居。

据说连主十个汤圆都要分一分香槟前和张家大哥张某明的儿子张军也年纪相仿,经常在一起玩儿。

案发时是二千年八月27日。 当天中午,我抱我妈,还有我姐夫,他们都去郑雄县城买这个电视买彩电。

还要买这个放电视的那种接收器嘛。

我母亲都舅舅叫王姐来和我看摊子,那天下了雨,地上有积水,看摊子的时候向明前和张军这两个孩子就在地上,你一脚我一脚的踩石子玩儿。

突然有一下,张军把水溅到了萧明前的身上,项兵前呢,也踩了一脚,溅到了张军身上,双方就吵了起来。

香槟前回忆张军的爷爷奶奶和姑姑当时听到争吵声,就从房子里出来推打了他。

我姐结结婚结的早,也才十六岁左右。

当时我姐背上背着才刚满月的婴儿,被孩子的那个袋子被他们打伞了,钢马月的孩子就掉在地上,他们还在把我姐按在了水沟里。倒。

当时我姐全身被打得淤青,被街上的人拉开。以后我姐姐抱着孩子就回去了。 二九点的时候吧,正在准备吃饭的同时。

我姐都跑,就跑到家里说,这个我姐夫王建祥?

跑到张家去询问为什么倒人,然后我爸爸安好这个接收器,瞎道留下刚刚才吃了两口饭,就瞪着碗拿着手电筒,穿着拖鞋就去了。

父亲赶到张家之后,效命前的妈妈牵着她跟了过去。

下面前还记得当时他和母亲站在张家的门槛儿处没有进门,刚到他们家,我姐夫没跟他们吵架呀。我爸爸就要进去进去张家屋内,他们家的床上坐的都是亲兄弟。

就往两边退开,把我爸爸夹在中间坐着。 没过两分钟,他他家的父亲张鸿安就把这个接了扁担,把灯给打烂。

在这就从里面把门就给关了。

黑暗中紧闭的门内传出了父亲被害的惨叫声,香槟前说,然后张某明蹿出来,砍了姐夫三刀,然后逃走。

我姐夫去追张光明的时候,他们家的门就打开了,我爸爸想爬出来,又被他们家几个人捞着脚的捞回去。

然后我看见几个人在那里捞着我父亲的脚,然后还在还在烧。我父亲香门前还记得自己当时捡了一个砖头扔进屋里,不知道打到了谁的头。

然后里面就丢出了一把木凳子,砸到了母亲郑明秀的太阳穴,随后巷门前就看到张光琦提着一把刀从屋内冲出来。

母亲被吓倒在地上,现场一片混乱,张家人见状全部逃跑。

围观的人逐渐聚集起来,姐夫用木凳子把橡皮钱的父亲抬到镇卫生院,然后那个卫生院。当时还有一个妻子走向绩效逝去,那么地球室它根本没有灯,里面很冷,很阴森森的。 当时台剧的话,我爸爸就说他好冷。

他好饿,他想见我的外婆那个郎医生来,他就说没必要抢救了,心脏都被撕破了,就过了一就过了一瓶珍水给我爸爸挂着。

然后等没等到我外婆来,我爸爸就死了,后来就把我爸爸抬到了那个卫那个卫生院的外面的那个车路边。 第二天等待郑雄县法医消去,师姐就在那路边,就对我复兴。

解剖把我爸爸的肚子划开心脏取出来。

父亲突然被邻居杀死,乡下人几乎来不及悲痛。

没等到法医到场,向明前的母亲和姐夫就匆匆赶去派出所请求警方抓人,但警方只把张家的人带去,询问了几个小时就释放了。

理由是因为主犯逃跑,没有证据处理其他人。 这些年向明前的母亲证明,秀多次带着材料去公安机关反映给出的回答都是如此,当时尸体花开了几天,那个尸体肯定都会就会腐烂,当时根根本就没有冰关这些的。

然后没办法去把我爸爸抬回去,抬回去,封在我们家的窗子外面停着,到处借钱,请了法师做法事。

又请了亲戚朋友帮忙吃饭,把我爸爸送去安排这些的最后嚣张的时候,我爸爸的这个棺材打开了一点,我看见我爸爸的,你全黑的蛇的还是伸出来也那么长。

从那个时候,王秀觉得这辈子只能靠我自己,我不可能放过他们了。 厦门前的童年在那天就结束了。

一切都变了。越是回忆起昔日合家欢乐其乐融融的场景,他脸上就越是难有笑容。

我爸爸他怎么说啊,他很壮实,他一米七几嘛,然后他的肌肉很大,小的时候他去我二姨妈家,他都随时抱着我。

那就是很有安全感的在找。

当时我们家条件挺好的,我妈妈在街上做生意,然后我爸爸就是我们常报在两管所的一个包光头嘛。两管所粮食来往。

都是由他组织工人去搬运去做这些,当时还能吃上笔,然后修了两财房子,还有彩电,很多人一一到晚上吃了饭,都会自带小板凳去我们家作者看电视的,逢年过节,这些很多人都会到我们家去坐着,反正就在那里打了个打牌三代啊。反正这个气氛是很好的。

直到我爸爸死了以后,我就感觉我们家没有家,都是支离破碎的。

东一个西一个的,完全都是在这些年,都是在为了这些事情。

我哥自从我爸死了以后,话就很少了,反正每到过年,这些我和我哥吃饭都没有吃啊,就去买了几斤这个玉米面开水煮白菜,就这样就过年了,直到现在都没有说有一个安定的地方。

反正都是飘着的,在那里听到听到点消息,多少有几千块钱啊,有万百块钱,有一年万块钱。

大家都都是拿出来去为这个事情奔奔忙嘛。

父亲去世之后,下面前无心上课,有的时候上着课,他自己就偷跑到学校后山上坐着,望着对面的房子发呆。

小学二年级,家里已经交不起学费了,校门前只能从学校辍学,母亲郑明秀也无法继续在长吧镇摆摊儿。

2002年,母亲就带着两个兄弟离开了长拔阵,到镇雄县城租房谋生,后来向明前的母亲改嫁,在现场有了新的水果,生意也很少管教他们两兄弟。

当时才十二三岁的巷民前在镇雄街头和网吧里结识了年纪比他大的小混混,跟着他们婚社会,希望通过这种方式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那个时候零几年的时候,郑雄县可能每天都会砍死人的,真的?

所以就说很多时候打架,公安机关的在开车去,在旁边等倒完了,他们才会招人。

那时候我挺想当兵的,想着长大就去当兵,后来没有读书了,以后知道学历不够,完全就崇拜起了社会,因为他们能保护他们身边的人呀,那个在那个年代,我只有靠我自己才能活出来最叛逆的那几年,相声前就学电影里的古惑仔这么在街头混着?

虽然只有小学二年级的文化程度,但是在网吧里头学会了识字,因为在键盘上按出一个字就能出来一串相同读音的字。

他说,现在几乎没有他不认识的字了,因为为父报仇的决心一直埋在心里。

识字之后,向明前读了不少法律书籍,学习如何使用法律武器。 我们带着我们离开这离开本村的时候。

我就开始打听,反正就是见着认识这家的人。

我都会这样说,只要你知道他在哪里,条件有你开,只要我们就能承受的范围,我尽量满足你。

但是有人他就会把他当出一个笑话,这家人什么也没有。

他放出那么大一句话,一个传一个,一个传一个的就传就传出去了。

所以说,不断有人给我提消息。 零七年,零八年的时候,我听着说,这个人在昆明蓝牙火车站旁边,长春高压村这两个地方在那边跑摩爹嘛,我就去找过,然后当时在昆明睡那个绿化带,甚至说一天根本就没吃饭。

当时我还记得在那绿化带里面睡。

冲着裤子,隔着裤子都能把那个蚊子都能把脚上咬咬咬肿了。

在昆明找了找了一个多星期,没有找到下面钱在昆明花光了,所有的钱结束在朋友家,朋友白天去登三轮车。

他就到建筑工地做党强,因为当时他的年纪太小,在工地没做几天,手上就全是血水泡。

后来相声前的姐夫,哥哥和母亲也来到昆明,在周边的建筑工地上打零工。

项目前和母亲负责推车,姐夫和哥哥发孔装,他们和工友们一起住在临时的工地宿舍,一天中几十块钱,就这么勉强维持生计。

因为我从来不会放过说他在哪里的这种消息,哪怕是大海捞针,我也想去试一试。

直至2013年的时候,我又听到消息说,这个人在福建省晋江无理工业园区,但是他们也他没有给我要钱,他是说,听说,然后我就决定。

去那边打工,那个车间管管理车间的那个他很好说话,上了七个月的班,基本闲下来的时间,或者说三到半的时间。我呢会很多时候我都会我上班出去找嘛,我去每一个厂站着看校上下班,那些厂里面的员工出来,反正我就盯着看。

有一种冲动,看着就是想把他给杀了,反正就是很希望说很渴望说能够看到这个人呢,面孔和那边跑摩的的也是去和那些贵州人啊,四川人啊。

郑雄人啊,和他们走近走近以后,我就会发言拉近关系,向他们打听。

我有他的照片呢,把他杀了,杀了我父亲逃跑以后写信回去,然后加在信交交。在这个信封当中。

请人给到半身份证,这个有有点锁,是吧,很多心在那里自己去,这样包着翻,被别人劫了给我给我们了,就算没有照片,我都不可以,我都不可能会问起他。

我可以说,这辈子他在我心里,我绝对不会忘记他永远也不会。 这一次,他还是没有找到凶犯。

在福建晋江工作了七个月之后,项兵前回到郑雄,做起了二手电脑的生意。

但是没过多久,账号被封,生意也随之停止,后来的四年里,再也没有凶犯的消息。

其中有一天,他的母亲接到过一个电话,但是要价二万块钱,但是他们没有钱,也怕遇上骗子,就没有继续追踪。 最终在2017年的八月项目前打听到确切消息,说张光旗逃到了福建省南安市省新镇。

在一个叫做恒盛的餐具场打工,下面前找到这位现人带他去做的笔录,并且达人现任。如果他愿意带自己去找人,就给现任六万块钱。

之后,县人考虑了两天才同意带他们去项目前立刻给县人买了机票,自己和母亲坐了两天的大巴,到达福建省南安市。

我们我们一刻都没有停歇过,就在水晶镇上的那里租了车汗毛的轿车,新厂的那个厂,他有一条着六,这边右边是房子,左边都是小一个小山包。

然后我就在那个小商包上,我就在那里坐着,看上下班出来的,也没有这个人。

虽然说我看不起的时候,我就拿手机来录录了,以后我就晚上睡着,我的去来回的放发那些东西,看没有没有这个人。然后我就我就直接下去打听,人家就说恒生餐具上已经搬过去了,新唱在接口处的几公里,受去新的厂址蹲守了两天,一直没有看到人下面前就到镇上买了一些礼品,像走亲戚似的拿着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易佳佳去拜访工厂里的老工人。

向他们打听张光琪的去向。

有人说,张光琦在这边的餐具场做的是特殊工种,打磨抛光,平时还喜欢玩儿花迷鸟。

得到这两个线索啊,消明前觉得自己好像离凶手越来越近了,我们就开着车在附近到处的乱转。

首先我就觉得他是商人在打饭,他不可能说在很明显的地方工作,然后他的特长又是这个做餐具到到毛袍宫的。这种我就把其他的厂给排出了,重点就是找这种挺隐蔽的村子里面的这种小作坊参参与场。 我就在那里打听打听到了康美镇青山村村子里面有三个餐具厂。

它的规模也算是中等,偏下点缩小也不小。然后我们就开着车进去进去八月份嘛,天气挺热,我们就玻璃全部打开的车窗玻璃,然后在里面转转了几圈。

那个村子里面的那些村民就看着我们陌生面孔,我们是分级一交一交手的嘛。看了第一交第二交都看了都没这个人去守。第三焦的时候,我就看见浙江场的对面,那里有一条小土。

小的这种投入,一般小小车都可以都可以开进去,因为当时那边的天气挺热,也是也正,也正是这个桂圆吃的的时候花夜饭嘛。然后我就是说太热了,歇一下。

在这桂园这些吃,突然看见这个是个好地方,在这里,在这里正好看得清楚。

然后我就再让你坐着没做多久,还是没看的人出来。

然后我就整个出去厂的右面转角处就有一个福特车凳子,有三个男的在那,在车头前站着。

靠近他们可能有十多米的时候,他们就迅速的走进屋内去背对着我的那个人。他根本就没有回头来看过这边一眼。

然后他穿的服装就是男球房,他符合我打听到的,还还有符合我。小时候我们家摆摊套在他们家外面。

他喜欢穿这种佛中穿这种篮球,佛在那里和人家肖像旗打牌这些的。

所以说我就不敢在那个地方,在过多的这种频繁的活动,然后我就直接就直接就走了。

发现疑似是张国旗的男子之后,项兵前的心里更有底了。

当天晚上,他在花市花380块钱买了一个军用望远镜,在场对面隐蔽的树林里又蹲守了一天一夜。

直到第三天下午的时候,五六点的时候,看见有人出来提提这个话没了。

然后我看见石涛了。我敢确定80%石涛,他和在家比起来,他的头发短了,然后你没以前,那么皮肤没以前那么白老了,如果不是想到很多事情?

我真的会把他杀了的,当年案发时所长说要抓到他们才能处理其他人。

他提了换卖点进去,我就悄悄的按,很安静的推出去下面前马上联系南市公安局和镇雄县公安局,他从南市刑侦大队那里都知张光启用的是三哥张某五的身份证下面前,这才发现张国旗本人的身份早已经被注销。

资料上显示他已经死亡。

后来两方警方核对信息之后,郑雄警方恢复了张光琦的身份信息,并发布了网上通缉。不到十分钟,张光琦就被福建警方抓获。

我们在派出所门口看到他们,他们的警车过来了。

我看见三观奇差,里面的隔着玻璃我也看见,然后我就去抓着那个警车,然后那个警察不认我们和他接触。

当时我们就都打电话回来了,换个打电话回来告诉我,哥,我姐夫啊,反正能告诉的都能告诉啊人做到了。 2017年的九月六日,主犯张光琦被押回郑雄县砍伤姐夫的张某明也一并被拘留一年之后招通中院一审判决,认定张光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

但是向明前对结果并不满意,他还坚持认为当年杀死父亲呢。

不止张光七一个人,还有其他帮凶。

他在接受证据材料上清楚地提供了案发时父亲的义务清单。 他回到多年无人居住的老宅,找到了父亲当年穿的衣服。

他说衣服上有三种凶器的痕迹,张光琪一个人不可能患三种凶器自杀。我父亲七个月之后,郑雄县公安局通知校民前居签告知书,他正才发现张某明从故意杀人罪里被撇了出来。

单独立了案。张某明因为过了诉讼时效不予起诉,被无罪释放,判断不满意,我想要的是死亡。

死刑我都不行呀。他四十多岁了,我就要他在里面再待个二十年。

向明前说,这三年他所承受的并不比前十七年少,他没有停止打听消息。白天他带着香烟在镇雄,昆明和福建奔走。

寻找证人,搜集证据。到了晚上,他一个人静静地把这些录音写成检举和申诉材料,常常一写就是几个小时。 他满怀希望呢,带着自己搜集到的材料奔走在各个部门之间。

几天就去一次县公安局检察院几个月就去一次市里的公安局和检察院。

这几年来,我办这个事情,让我认识了很多东西,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写材料我觉得没困难。

我很多时候我简单的这些办案材料,这些我能写,然后举报材料,这些我可以在百度上翻翻这个饭碗。

然后我去复印店,我就发给人家,你也得给我把格式全部整出来打出来啊。

捉了捉到人以后,到现在我什么也捉不了,因为每隔几天啊个把月啊,我就要去办事情啊。

我只想说,我把这个事情办好,我做什么都好,什么都可以,因为这些年我在外面。

只要听到消息我就跑,很多时候有点钱都是跑到这个事情上了,大部分是借的,从一七年人抓到到现在我自己我的,我都借了十多万了。

我离开这个地方,我去一个陌生的城市,从他再来,这是我相信我的能力,什么我都可以做。

我可以还呢。 今年九月笑明前追凶十七年的事件被媒体报道之后引发了关注。

九月十八日,镇雄县政府新闻办在官方微博发布。

会就此事开展案件核查,并向社会公布。

项羽前说他相信法律,相信公正,相信真相会有还原的一天。

本节目当中提到的邻居张某明的儿子张军是化名,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申请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

本期节目由马达制作声音设计,彭寒,感谢您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21.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