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尴尬暴击的时刻
gezhong2022-09-08  228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 故事FM ❜ 第 391 期 不知道开头这些片段是否让你感受到一种空气凝固的尴尬? 两周前,我们跟大家做了一个征集,征集你的尴尬经历。结果我们发现,不仅大家的尴尬时刻五花八门,尴尬程度也是一个赛过一个,甚至有位讲述者主动录了开头那段友情提示。 所以,在收听这期节目之前,要再提醒你一次,如果你是尴尬癌晚期患者,请做好脚趾抓穿地心的心理准备。 /Staff/ 讲述者 | 阿金 牛多 小水和老马 小A 董戈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也卜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徐林枫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M80s(片头曲) 02.Story FM Main Theme (Beijing Subway) - 彭寒(解说) 03.Driftwood(声名远扬) 04.Lola(鱼肠煎蛋) 05.Circuit Boards(片尾曲)

那些被尴尬暴击的时刻

喂喂喂,提示一下本期的内容虽然不含信,暴力和血腥,但是因为讲述人的状态真的很尴尬。

所以希望只要你身边有人请你带小耳机,或者换个时间再收听闺蜜正准备给我抓拍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浪。

然后这个浪直接就把我的泳裤给打掉了。然后我当时可以长尴尬,就是我做我的地方,我留下了一个湿漉漉。

圆润而且很丰满的一个辟谷印,正当电影里面的情节发生到高潮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家人回来了。然后我妈就站站在我后边,我看我唱,但是当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我当时整个人就跪拜在了这辆公交车面前。

就马上是一个药磕头还没有磕成的这种姿势,这个车也停下来了,你吓了一下,一张黑白色的图片陷入在我俩中间,真的就是那张黄色漫画的截图,而且还是最兴奋最快乐的那一瞬间的截图。

这个客户走出来跟我说说小周啊,以后再有这些事情,不要当着大家说。

那天我身穿长裙,肩皮长发,以一个温柔可容的形象出现在他们面前。

万万没想到我呛到从我嘴里喷薄出的汽水直逼那哥们面门。

那个时候感觉空气凝固了一样,所有人都用在当场。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不知道听了开头那些片段之后,你又没有感受到一种空气凝固的尴尬。

两周之前呢,我们在故事fm的微信公众号上跟大家做了这个征集征集你的尴尬经历,结果我们发现啊,不仅大家的尴尬时刻五花八门,尴尬程度也是一个赛过一个。

甚至有一个讲述者录的开头你听到的那段友情提示,所以在收听这期节目之前,我再提醒你一次。如果你是尴尬癌晚期患者。

请做好脚趾抓穿地心的心理准备。 我是阿金来自广州,我是一个给这个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情,大概发生在一二年。

那时候我大学刚毕业,毕业之后就选择参军来到部队了,那是做这个决定,跟朋友说的时候,他们都是一种那种。

哇,你要有种或者说部队男的这么多,你进到里面不是爽死,我其实也没想那么多,就稀里糊涂就去了开始的那种新兵训练啊,特别累,就是每天除了睡觉的时间以外,其余鱼的时间都是安排的,满满的。

你也没有时间想,那有的没的完全就是和外界失联的状态,电视啊,手机啊,这些都没有在里面。

然后就这样,大概过了三个月吧,这种地域式的训练就结束了,我们准备下联了,但是下联我特别幸运是被分去了那种机关车队里面的值班室特别爽,因为值班你还需要经常接打领导的电话。

当时我应该在当时新兵里是最早能自由使用手机的,但是唯一不好的就是你的房间是一个公共的房间。

所有人都是随便进宿你的房间的一堆人围坐在那看电视等任务架,特别没有隐私。对于我们这种花木兰来说,真的是特别需要隐私的。

然后一对男的在一起,没啥聊的就会聊到那些异性方面的东西,那么说的绘神绘色的,我就只好义正言辞那种摆高姿态。 我说,哎,有什么意思啊。说来说去,就是那件事儿没追求。

然后嘴上这样说,转过头我就用那个手机搜索同志的那种修修小电影。

当时应该是刚接触智能机吧,研究了一下,觉得那个安卓的系统啊,跟电脑差不多,我不知道广大男士有没有这个经验啊,就是你在电脑下载的那种小电影。

如果你不想被人发现,你就把那个后罪改一下,比如说风流少妇点avi,你就把那个点avi删掉电脑播放器呢,就不会自动识别你这是一个那种羞羞的小电影。

然后我就在手机上也这样操作,我还反复的去检查了,确保不会被发现,以后我就特别自得意满的保存了大概两三步吧。

哎,然后悲剧就发生了,我记得是一个上午,然后我的那个值班室坐满了人。

十来个人有吧手机呢,是放在床上充电,然后一个班长就拿我的手机在那玩儿。

突然他就发现宝藏一样的在那大海,他说,哇,这什么啊。然后他说,我靠。两个男人在那里磨来磨去,当时他一喊其他围坐的人全部围过去了。 我当时真的就是全身发麻,那种感觉。

耳朵粒子能听见他们那种哇哇的那种声音都蒙了。

然后我就站起来,你知道吧,猛虎下山一样的把那个手机从一堆人中间抢出来了,立刻三下午说啊,就把那个视频删除了。

就脑子空白的,完全空白的做这件事都我平时是对那种尴尬特敏感的人,就比如人跟人说话中间空白了。

我就忍不住要把那个空白填满,就是害怕那种画落地的那种感觉。

然后现在是我要面对的空白的。 我心想,我删完了,然后我怎么办完了我现在干什么好,我总不能起身离开吧。

大家也一言不发的,好像在等我要干嘛一样的哦,我觉得那个时间就是我人生中的快赢,时间就一秒都变得特别特别漫长。

然后那一秒你都有几百种想法,但理不出一个头绪出来。

我做了一个超蠢的决定,我就在原地啊,给我朋友打了电话,特别镇定的。我记得我当时表面,但是说的话全是那种崩溃的话。

为了不被人听出来,我要用粤语说的。我一接起来,我就说我说我要回家,我现在马上就要回家。我说我待不下去了。

然后我就跟我朋友把这些事情全部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脑海里全是我,接下来我会怎么被他们孤立啊,如何艰难生存的那种电影画面。

然后我朋友还就很冷静啊。他一言惊醒梦中人,他说,你那么紧张,干嘛,他们发现了你就?

说好奇,想看一下不就得了你那么激动,不是此地无阴三百二吗?

我心想,我考他妈四啊冲动的惩罚,他越说我越觉得自己好蠢,当时电话我记得好像聊的特别久,他们也开始就是自己在那看电视,然后也因为胡乱打了这个电话,把我必须面对的那个空白的时刻暂时填满了。

我也冷静了一点,挂了电话之后呢,他们就说他说你怎么删了,让我看一下嘛。

然后他说,阿金,想不到你口味那么重,就这种你一句我一句的那种。

此起彼伏的调侃,我记得最后是我们指导员说了一句,他都别吵了,看电视了才不了了之。

这件事情发生后,在我的想法里我就觉得是哦,天塌了一样的大事就有点像那种花木兰在部队里被发现他是女儿生的。

那他不是洋路虎口了,但是其实在跟他们以后的相处中啊,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

他们还是对我像以前一样,那我都觉得有点奇怪。我说,我说到底是不是我演技太高深了,还是他们真的觉得没什么这个问题,我也没有机会和谁研究和讨论。

然后这件事给我的影响还挺深的。

以前我会觉得被人看出来是给会有一种就是被西游记的那种照耀镜造出圆形的那种窘迫,想起当时的尴尬和狗急跳墙都觉得挺幼稚的。

现在完全皮了,就是一种那种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的那种态度。

面对各种事情,脸皮都更厚了,活得也更自在了。嗯,大概就是这样,我叫牛多,今年35岁,是一个土生土壤的成都人。

说起我人生中最尴尬的事情呢啊,就要追溯到2005年。

那是一个大二的夏天,那个时候学校管的也不是很严,基本上呢,每天晚上我们的固定节目就是说从学校翻墙出去,到附近的居民区是一些宵夜。

那天晚上呢,还是一如既往,在出发之前呢,我可能就有一些肚子可能有些不太舒服啊。但是呢,好像感觉又不太到那种感觉。

应该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吗?

我们就过去吃我们的宵夜也知道呢,刚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

我这种感觉就怎么讲呢,哈哈。波涛胸口那种滔滔误解的感觉真的是完全受不了了。

而且大二的学生嘛,那个时候啊,都是些半大小子,也没有什么好的生活习惯,所以人虽然不少,但是没有人身上带有纸巾。这个时候他们就开始取笑我。

但是那个时候我会把他们每一句嘲笑我的话,戏弄我的话。当真有一个同学就说,哎,那不是有个垃圾桶吗?

你去翻一下垃圾桶,里面有没有什么用过的纸,你可以测核用一下嘛。我当时二话不说,冲上去就去翻找垃圾桶。

让他们都惊呆了。但凡有油脂能能够让我解决一下,我肯定就低就解决了。

然后他们这个时候可能觉得我可能真的是有点儿忍不住了,也就没有再嘲笑我,然后就一起往学校赶回去吧。走到学校第一层外围的墙的时候,当时我当然急嘛,所以我想第一个就翻墙过去嘛。

然后另外一个同学马上说,哎,等一下,你先别递一个方案,万一你要是露点啥出来这多尴尬呀,你还是最后一个吧?

我也没说什么,虽然知道他们还在捉弄我,但我也没有什么反击的余地。

当时我真的觉得我所有的利息都集中在扩月期一个点上,真的是但凡有一点松懈,可能今天丢脸就丢大了。

然后我赶紧跑到寝室,然后门一开哇,当时真的感觉整个神经都有一点放松,包括我的扩月期也有一点放松了,那这个时候呢,那个时候反正穿的是运动裤。

它都是一根绳子代替皮带嘛。但当时我已经急到那个程度了嘛,已经没有新经济。

去讲究这些问题了,而且我当时想这条裤子撕破都行,而且才配得上当时我那个极大的心情嘛。所以当时我想都没想拉着那绳子,就随便拉两头用力一扯就谁知道那窟子这两个太好了,一扯下去不断没有扯断,而且把那个就神结给扯得更加的分不开,越分不开。我越扯越用力也越分不开。

在恶性情况下,人又急劲儿也上来了。 而且那个时候,我的室友和哥们儿这些,他们也六六续续回来了。

那个时候我最后的利息。

也已经用完了,就默默地趴在地上,是四脚朝地的那种趴在地上。然后他们走过来一看,哟。

这,这怎么了?我慢慢的抬起头,把我的手伸出来,手当时手都已经都在颤抖了,然后颤颤巍巍的用过最后的利息,跟他们说了一句道道,快给我道,因为那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的同学里面有一个他平常都有带一把,就是那种瑞士军刀,多功能刀的习惯在书包里。

然后那个平常带套那个同学就说,我这时候没带,这时候没带好。那那个时候我听到这这句话的时候,真的,我当时已经万念俱灰。

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慢慢的准备松开我的阔月季。今天就这样吧,爱咋咋地吧,实在是忍不了了。 就在这个时候,同学里面就有一个灵机移动,说,哎,用大伙计烧呀,傻逼,哼哼哇。这句话简直是燃起了我所有的希望。

我当时一下从地下腾起来,拿过打火机,一把就扯着我的裤子,真的是连裤子带那个绳结一块儿烧了。

我烧了以后真的是那个时候真的如果用电影来形容的话,我觉得肖顺克的救赎那个最后在大雨中冲破那下水管道出来那种真的,我当时就有这种很想打好一阵啡的感觉。

然后冲到厕所里面,把裤子一拉我就。

边释放自己边声嘶力竭地嘶吼着,那个时候可能已经凌晨两三点了吧,整个寝室三栋寝室楼吧,都被我的惨叫声给惊醒了。当时来讲吧,一周之内。

他们就把我这件事情传遍了,各大搞笑同学的同学啦,同学的高中同学啦,然后夸张到什么程度就是我出国留学的同学都从qq上给我留言,说,哎,你是这个什么什么什么事儿?我当时可真是无语啊。

自从这件事情以后,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无论我什么着装。

身上一定一定,至少有半薄纸巾在身上。我实在是太怕再发生这件事情了。

大家好,我是小水。嗯,我来自广东,我叫老马,我今年37岁,我是一个专门卖广东汤水的奇奇怪怪的杂货店的。

这叫什么电源电源。 这件事情嘛,发生在我们结婚的第一年啊,遇到了我岳母的生日,他们家的传统就是哈。

在他妈妈生日的时候,就我老婆负责做一道鱼肠煎蛋。

来给他庆祝生日这个鱼肠煎蛋呢。其实,嗯,就鱼的下水嘛,一般汤鱼的他们都不要的,这些呢是一般卖给喂猫的人,拿回去加工给猫吃。

以前穷嘛,我们穷人就把它拿回来,然后跟它弄干净,然后放把它煎熟。因为鱼肠里面有很多油,煎起来很香。

他妈妈生日那天哈,他又是一如既往的拉两副渔仓回来,那我想到那个鱼肠比较脏嘛,都是有那个鱼的,大便嘛什么的。 那我想到啊,我们这个新女婿还是要表现一下的。

然后我就担起了这个洗衣肠的重任。

我就把那鱼肠剪开,准备洗里面肠子里面的那部分,这个时候啊,我的老婆李小水,他就跑过来问诶,你在干嘛啊,年纪轻轻的,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余常要怎么做,我就是买回来洗一洗,直接放上去加的煎蛋,我感觉就和外面吃的几乎一样啊。然后我在看到他洗这个鱼肠的时候,我就。

突然觉得很好奇,这鱼肠需要洗的吗?

这时候我就过去问他,然后整个气氛就凝固了,我就烦闷了,真的不用洗的吗?为什么我要洗我说四十几年呐,吃了吃下去了,哎,都吃了这么多年了。呃,就这样吧,当晚上这餐饭是?

然后把它做了,然后这个是干净的鱼肠。

然后我妈就说,啊,很好吃啊,今天的渔场怎么特别好吃呢,他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我妈,我妈也是怎么也不说,就只是不出声,那个场面又凝固了一次,至此之后呢,我一般不在外面点这道菜。

因为我真的不想想起这么这个时刻,而且我也不太确定是不是外面的人都知道他怎么做,会不会有人和我一样觉得他是不用洗的呢?

我叫小a,今年28岁,目前住在维也纳。我的工作是一名外行空姐,这件事儿发生在2016年。

我们从国外飞到国内的城市,需要在当地过夜休息。

酒店附近呢,就有一家按摩店,同事们都比较喜欢去。

这天呢,我出门去了趟超市,回来的时候,正好在酒店门口碰到了两个正要出门儿的外国同事,他们说想去做按摩。

说完就掏出手机给我看。我一看呢,是这家按摩店的名片,那问题是只有中文,他们看不懂吗?正好碰见我就说问问这上面是什么意思。他们指的第一个写的是经有开背,这个还比较简单,他们又指了第二个是纸鸭。

我从来没做过按摩,更不知道什么是止压,我就想赶紧结束这段对话,但是同时又觉得我们中国老祖宗千年传承下来的手艺肯定没问题,就还想夸一夸我,就解释说,这是按摩的一种,反正挺不错的,你们快去试试吧。

这个时候高潮就来了,一个同事就问我说,这个会有ip n丁吗?

我当时还挺纳闷儿的,还愣了一下,我说,这是什么问题呀,按摩肯定舒服啊,肯定有还平安定啊。我就回答说,当然啦,你一定会喜欢的。快去试试吧。

当时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后来过去了很久了,有一次飞航班航班有点儿延误,我们就去休息室里坐着,大家就聊天儿。打发时间,我就和一个同事聊着,聊着就跟他说起了这个事儿。

就目睹了同事的表情,从平静到震惊,到最后狂笑不止。 接下来他就给我科普了这个词的意思当时就震惊了,再联想到当时那个同事脸上微妙的表情。

瞬间就觉得天呐。

简直尴尬到脚趾抓地。我还和人家说,你一定会喜欢的。快去试试吧。 嗯,这件尴尬的事情发生后呢,幸好没有社会性死亡。

主要是我们这个工作呢有点特殊,每一个航班都是完全不同的人,一起工作过后就很难再遇到了,我们就相忘于江湖了。

我是董哥,来自青岛,是一名摄影爱好者,那今天我要讲的尴尬,那一刻呢,是发生在2015年的夏天。

我和我媳妇儿呢,当时是去苏州玩,那我们去的第一站是狮子林,我就叫我媳妇儿说,哎。

帮我拍张照,我要留念,因为那个时候我特别痴迷于那个就是凌空劈叉的那个姿势啊。我就啪跳起来。

卡定格那一瞬间,哎呀,现在一想,我是在太多的地方都留下了我那个脚架的身子,但是这一次,那绝对是最难忘的,没有质疑,就我临宫飞起,然后两腿一开,就听见自拉一声苦恼,一聊完了,完了。

这裤囊裂了,所以我就很凌乱地从空中飘落了下来,然后就到落地。

那处在那里,我就不知所措了,反正我知道当时是前面是已经列到了,就是前开门那个拉列的最下边那个地方就缝的最结实,那里后面是直接,不是盐缝开的,是面料都撕破了啊。没办法,我就走在前面,让我媳妇儿在后面。

我说你帮我看一下,从后面那能不能看到我那个缝儿,但是我媳妇儿那会儿是已经是笑的人,要麻烦了。

你说我的裘成那样了,你咋还笑得这么花呢。

然后他稍微压抑了一下自己情绪,就跟我说,能看到一点点,哎呀咋办呢?

然后我就只能是把我的背包就时间往下搭,拉着挂在我屁股上就遮一下。

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你接下来会怎么办呢?

你是会想,哎呀,真的玩儿些啥都玩儿砸了都还不赶紧回去得了是吧。但是当时的情况是,我们俩是?

刚到苏州也没地方去啊,最开始打算就是来苏州玩了一两天也没带什么多余的衣服,那这时候如果我要去商场去买衣服。

也是要穿着这个开缸裤去买嘛。

商场里人又多,那么几乎更尴尬了,是不是?

所以我想了想,我还不如把后面玩玩全部都逛一遍,我再去买也无所谓了,是不是所以后面的像往事员曹浪亭,卓正园乘船了一巴掌的地方,我全都是穿着这个开当铺去的啊,那是真是,是一路清爽。

哈哈哈哈,其实这件事之后你要是要问我的感受吧,我就是我再出去玩,背包里绝对会多背一件衣服,一方万一第二呢,我再也没有做过腾空乐器的那个拍照的那个姿势了,再也没有,那就是个绝版。

感谢今天故事里的所有讲述者,感谢你们能鼓起勇气,把自己人生中最朽的诗歌分享出来。

那听完了今天的节目,你有没有想起自己人生中的某个尴尬时刻?

欢迎在评论区里也分享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

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野补和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43.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