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 他简直就是天才,到底是打手心还是打我打心啊?(阅后即焚,赶紧听哦!)
gezhong2022-09-08  211

阅后即焚,听到的就赚到啦! 之后还想听,就要订阅我的《不负如来不负卿》专辑,给大家娓娓道来一个大型穿越言情史诗故事。

vol.3 他简直就是天才,到底是打手心还是打我打心啊?(阅后即焚,赶紧听哦!)

第三天,我们在一条已经干涸的季节河边扎营,母子俩要鲜艳鸡,他们不吃晚饭,我就跟其他人吃。

还是简单的囊和面汤。

由于我自己是跟其他侍女同住,而小和尚却是绝对的。vip带有最好的私人帐篷,所以课堂就设在他的帐篷里。 走进照顾时,我愣了一下,吉波正在给他剃头细碎的褐红发丝。

点点洒落在围住脖子的白布上,他看见我温和的笑笑,让我先坐在旁边等他一会儿我在等待之时,我又仔细打量他的脑袋。

他的头不像他妈妈在刻意夹过,所以头型很正常。

幸好他们所处的时代和地域,不需要僧人在头上烧戒吧。

否则啊,那些解拔不光是皮肉受苦,恐怕它几乎完美的外形也会遭到破坏了。 想起少姐吧,不禁宛然一笑。

这可是汉地佛教文化的小小土特产,其实本来中国和尚也跟其他国家僧人一样不烧解吧,据说烧解吧。始于南朝最狂热的佛教徒皇帝梁武帝,他曾三次舍身佛寺,当和尚有三次被大臣用重金向寺庙赎回。

为了迅速扩出信徒,他大赦天下死囚,令其信佛当和尚,但又怕他们逃出寺院重新犯罪。 就以前行,就是在脸面上刺字,为范本,在头上烧戒吧。

以便随时识别加以捕获。

而我个人认为啊,中国和尚要烧戒吧,是统治者的需要。

僧人不是生产不纳税,没子女。

对统治者而言,如果僧人太多了,肯定会对生产力有影响啊。 没子女又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伦理道德产生了冲击。

历史上几次灭佛事件,尤其深层的原因,都是出于对经济和道德伦理的维护,但是宗教却必不可少,可以帮助统治者稳定社会。

所以呢,僧人都有文蝶政府严格控制僧人数量,而外在的区分呢,就已借吧,只剃个光头冒充和尚一看,头上没有戒吧,就会露馅儿了。

幸好解放后,这项习俗被废止了。

不过听说还是有寺庙举行烧戒仪式的。 阿晴啊。我猛回神儿,看到他站在我面前,神采奕奕。

他已经剃完头,整个人看上去赶紧清爽,四顾一下,吉波已经出去,我居然想得那么入神,连他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吐吐舌头,赶紧居住到济岸边,开始了第一天的教学。

先是他教我涂火螺纹,他虽然讲得很仔细,很耐心,但毕竟汉语水平有限,屠虎罗文字母又难记,我比当年学德语还痛苦。

急的额头上冒出了几颗痘痘,一小时以后,我爬下来,扶在几岸上要求休息。

我的第一节涂火罗文课就这样痛苦不堪的结束了,休息一番,换我教他。

我在暑假时义务担任过扫盲班的语文老师,对汉语的初级教学还是颇有心得的汉语入门儿期许不难,都是从看图画开始,男的是在没有拼音的古代。

很难记住发音,古代的发音方法叫反切,就是用两个字来种一个字的音,取前一个字的生物后一个字的韵母以及声调,例如袖子,就可以说是稀又清,也就是娶了惜字的生母,柚子的韵母和声调反切,有专门的字表叫广韵,但是我毕竟不是古人。

自然背不出这个反切表,我又不敢提前两千多年发明拼音啦,只能让他死记硬背了。

我掏出素描本儿和铅笔,一边画图一边讲他对我这新奇的写字工具非常好奇,不住地问我这光洁的纸和硬头的笔如何制造。

我只好硬着头皮,含糊其词的告诉他,嗯,这是一位奇人给答,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要,我也不知道怎么制造的。

然后就摆出老师的谱,让他专心听讲,不要问东问西日月水火土尽木耳口手。

我为了穿越练习了一年的繁体字啊,不过想到琴是写小篆的,就头皮发麻。小篆,我只能看,不能写,但愿不会发生历史错位。 哎,幸好他在西域去中原的可能性不大。

他本来就有点儿汉语基础,有些字也认得,但他还是学得很认真,两眼紧盯着我的素描本儿,不时的点头,挨着我的身子传来好闻的檀香味儿。

第二天,我们继续赶路,我和邱默若吉波的沟通更通畅了,他都非常快地模仿我,只要我讲一遍,当他明白意思。

下回我再讲到同一词汇,他就不会再问,而且他还能根据汉语语法调整原来编导的主卫兵。

我要是这会儿对着汉人讲话,肯定就得文言文连篇。

不过对着他,我就跟平常在二十一世纪里一样讲话,因为他是个老外,我没有心理障碍,不怕他认为我讲话不正常。

他喜欢问我中原的人文风俗,历史历史,我就回忆看过的史书白给他听,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小和尚啊。

不是一般的聪明,记忆力超好,对语言好像有一种超强的天赋。

我问他为何带着军队出游,其实是想从旁打听一下他们的身份。

他说他们已经在各国游历了四年,走了不少的地方,但是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之间,都是几百里无水无草的荒漠,而且这些地方都是无人管辖的。三不管地区经常会遇到盗贼。

他们携带有不少珍贵的经卷,佛像和舍利,为防被抢,所以他们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

这让我想起玄奘西游也常常经历盗贼,不由重重地点了点头,同意武装力量的重要性,不过还是没探出他们的身份,只知道这支武装力量是他们四年前从秋词就带出来的,而且呀,是正规军能够让国家机器当保镖。

这俩人肯定跟王氏有关。

吉波跟在我们身后,静静地听我们谈话。

他脸上的表情总是很平静,偶尔跟儿子讲几句,虽然我听不懂,但他嗓音温和,应该不是什么责备的话。

他一直温和高雅,看得出来他很疼爱儿子,但却没有寻常。母亲对儿子的亲密举动可能跟入了佛门有关。

不过到了念经的时候,他却很严格,表情肃穆,虔诚,眼观,鼻鼻关心,一丝不苟地带着儿子一起喃喃喃喃。

这时候的两人,就像是抛开尘世一切超脱轮回的画外之人,那一声声惊自自敲进心坎深处。 我第一次赶到宗教证人灵魂的力量,椅子帐篷口,我也听得吃了。

晚上继续教学,我狠命回想,还是突突说道,自觉地弹开手掌,伸到他面前。

你这是干嘛,他一直跟我练现代汉语,所以他讲的话没那么闻言。

嗯,打手心呀。

我嬉皮笑脸的说,我们汉人的老师要是学生学不好,就拿戒尺打手心,看看我这个学生多自觉呀。

主动承认错误。

你犯了什么错,他浅灰色的,眼亮的能够照进人心,一眨一眨地看着我,我,我一点都不记得你昨天教我的土火螺字母。哦,那啥,不是那个啥,那个,那个,那个秋词语咯。

我拉长了脸,苦哈哈的,老是习惯性的称涂火螺纹。 他笑了,那么的纯净,双眸如星辰般明亮,那是我教的不好。

这么能罚泥。

他摊开左手,右手抓住我的手,在他掌心上打了一下。

虽然不重,这下接触却让我突然有点发懵。 应该打的是我,明天要是你还汪就搭我的手心。

我猛地缩回手,心里飞快流淌过一丝即细微的莫名的嫉妒。

偏偏头集中精力看眼前的字母。

这次我学得比昨天好,因为他的汉语讲解更深入,终于学完全部涂火落字幕。

每听到一个字母的发音,我就在旁边住上音标,这样回去后也不会忘了怎么读。

他看到音标非常好奇,我拗不过,就把音标的规律讲解给他听。 他眼睛越来越亮,直呼好办法。

我只好求他,千万别告诉别人,不然历史要乱套啦。

为什么是你一边的吗?

我不好承认,也不好否认,只好含糊地说,汉人不喜欢女子多才,所以呀,你要是告诉别人这个方法,我就会被当成屋女放火上烤。 呃,借用一下圣女贞德的故事,憨人不改如此。

他沉默了一会儿,想了一下。

非常认真地说,所有人都是一样,无论男人,女人,女子一阳有智慧。

他接着讲了一连串的突火罗宇,大概是他现在的汉语词汇,还不能够让他完整的表述他的感想。 呵呵,我笑笑,这个少年认真的神情,真的让我感觉好温暖。

不过,哎,得扯开这个话题了,再说下去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圆谎啊。

呃,你知道就好。好啦,该我教你啦。我们古代呀,有个大教育家,孔子说过温故而知心。

意思是什么呢?意思就是啊,复习已经学过的,能从中得到新的知识。

所以呢,我现在要考考你昨天学过的字了。 我把素描本儿和铅笔放到他面前。

来吧,默写错,一个要打一个手心呢。

他看我一眼,眼底尽是笑,接过本子和铅笔,握笔的姿势有点生疏,但却有模有样。

我眼看着方块字从他笔下一个一个的出现,他居然把我昨天教的字全都默写出来了。 我愣了十秒钟,把吓不脱,回给你个高难度的看你给给我的。

属心啊,来,把每个字都读一遍。

他看看我还是温暖的笑,三十几个象形字,他一个一个的念,我的下巴一寸一寸的掉,虽然带着口音,但却一个字都没念错。

我昨天没教他拼音吧,这家伙iq到底有多高啊。

我震惊的只剩下这句话,当然是在心里说的。

于是我继续教象形字,教完就教转柱子,再教简单的词。

我悲哀的想,同样学习语言,为啥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再这样下去,他的汉语能写作文儿了,我的通火罗语估计啊,还在背单词。

更让我郁闷的是,他居然用刚学的音标标注在汉字上,虽然不像拼音那么精确,发音也能八九不离十。

郁闷的想,我这个老师啊,是不是很快就会下岗喽?

大家可能注意到啊,我说的吸右切,根本不符合发音规则,古人的发音呢的确是很奇特的。

还记得cctv十有一个节目就探索,发现里面有一个片子啊。

叫消失的绿洲古国第四集里面就有讲到,在敦煌找了一段古代的琵琶琴谱,却根本无法恢复琵琶古曲举的例子就是让琴手换了个基调,谈我们新疆好地方,完全听不出谈的是那么耳熟能详的音乐啦。

这些奥秘呀,也许只有身在那个年代的人才懂了。不过啊,故事讲到这里,我对罗石和爱情的关系进展。

开始有期待了,我讲了三天,他们在沙漠里共处了三天,对比现代人的很多快餐,爱情和转身就忘的那种一夜情,我还是更向往几千年前车马军很慢很慢的慢慢爱的节奏,其实有的时候互相倾慕和吸引的过程才是最甜的。好啦,明天就是罗什和爱情在沙漠里共处的第八天啊。

他们会发生些什么呢,我很期待,你期待吗?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44.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