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海归硕士无妄的牢狱之灾
gezhong2022-09-09  104

在那一年,你所相信的一切全部都土崩瓦解了。 故事FM ❜ 第 436 期 今天也是一期「铁窗泪」故事。 在这个系列里,我们收集的多数都是传奇的「坐牢」经历,因为这些当事人多少都走了一些不寻常的路。 但今天的当事人旦旦则完全相反,她其实是一个像你我一样的人,每天按部就班地生活和工作,可是没想到有一天,无妄的牢狱之灾就这么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旦旦今年 28 岁,在北京从事教育方面的工作。2019 年是她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年,当她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开始有新的展望时,「光明」却没有如期到来。 /Staff/ 讲述者 | 旦旦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徐林枫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整理 | 徐林枫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Compact Forest Proposal - Brian Eno(四月一号) 03.The Panic(派出所) 04. LUX 4 - Brian Eno(纯粹的善恶) 05.Compact Forest Proposal - Brian Eno(被带走) 06.The Night - Goldmund(什么是爱情) 07.Unfamiliar Wind - Brian Eno(片尾曲)

一个海归硕士无妄的牢狱之灾

我记得我做梦梦到去了一个公园,然后训练公园,以后呢,我就梦到那个警察一直在追我一直在追我。

然后我就围着那个湖跑跑到了湖边,后面一直在用警察追我,追的我都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135,咱们不见不散。

上周刚播出了一起铁窗泪,今天就又来了。

在铁窗类这个系列里,我们收集的多数都是传奇的坐牢经历,因为这些当事人多少都走了一些不寻常的路。

那今天的这个当事人则完全相反,他其实是一个像你我一样的人,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和工作。

可是没有想到,有一天无望的牢狱之灾就这么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我是蛋蛋,今年28岁,现在在北京从事教育方面的工作,2019年是我人生非常重要的一年。

当我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开始有新的展望的时候,这个光明并没有如期到来。

2019年的四月一号,当时我记得就是我前任刚刚从美国飞回来,然后我刚去上海见了他。

见完以后呢,我就回到了北京,回到了北京。当时是一个周一早晨,然后呢我就照例去上班。那天早晨呢,就突然有特别特别强烈的感觉,就是我不想上班。就之前也有这样的一个感觉,就是觉得好累啊,这份工作那天早上那感觉就例外的强烈。

我当时穿的一个那个李维斯的一个卫衣,然后牛仔裤那身衣服是当天新换的,特别干净,然后整个人香香的进到了那个办公室以后。当时我们是十点上班,然后我一般我都会去的比较早,可能我大概九点四十左右到了,到了以后坐在那儿,然后。

拿着一把瑞士军刀在削我的芒果,突然呢,屋里面就来了好多的那个人,男人穿黑衣服的男人。

然后就往那个办公室里面走。然后我当时想,诶物业这么早来干嘛?

这个时候呢,几乎我们每个人的工位旁边的这个时候都占了一个人,然后就说,大家现在把手机放下,电脑和尚把你们手上的东西都放下。

我想说这个物业要干什么呀,今天要考奇怪,然后我就没理他,我还继续再销我的芒果。 这时候那个人就说,来来来,先把刀放下。

放下以后呢,就问我叫什么名字,他们手上拿了一个名单,然后我说了以后他就说,那你把你的手机拿出来。

你把你的手机的密码写在一个什么什么地方,然后把你那个电脑的密码写在什么什么地方。

我当时觉得,哎,这个事情不太对。 四月一号这一天发生的一切,对蛋蛋来说都有些始料不及。

五年前淡淡赴美国留学,毕业之后呢,基本上他所有的同学,包括他的男朋友,都选择留在美国而淡淡决心回国,寻找更好的机会。

那时候的他敢拼敢闯,渴望有人愿意带他愿意给他资源做事儿,所以他就来到了现在这家创业公司。

而这家公司呢,是一家网络公关公司,公司的业务主要就是在网络上去帮用户下沉,或者是删除负面的信息。

公司发展的不错,蛋蛋也很快成为了部门的擂业务限独立自己当老板,实现财务自由,甚至走向人生巅峰。这些光明的未来似乎就在他的眼前。

但是没想到突然闯进来的这几个黑衣人挡在了淡淡的面前,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那当时其实我们的那个人力也已经来了嘛,就是在问说是什么情况。然后他们说是警察不慌,一点儿都不慌,因为我想说,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连过马路我都不闯红灯,我真的不觉得我自己。

会跟犯罪这个事情沾上任何的一点点,所以一点儿都不慌。然后我就想说,哦,可能是老板做了什么事情出问题了吧。因为我们老板他当时接了一个项目,他是帮赌博网站做那个关键词的优化比方,咱们在上网的时候可能会查比方,你今天要查。

我要买一个台灯,对吧,你就会去查台灯这个词,那其实它可能出现的网站里面有的根本和台灯无关,那可能就会出现一些赌博网站或者黄色网站,其实它很多时候涉及到ico的技术。

做他关键词这个技术,所以老板当时就接了这么一个项目。

然后这个项目呢特别的暴力,那可能一个词一天就五十块钱,你比方想想一万个词,一天能有多少钱特别的暴力,但是这个项目呢我没有参与,我只是知道老板有做了这么个项目。

我想说那可能就是要问一些话吧,那问完以后是不是就可以走了,可能就是大家都问了一遍,以后就要带我们走。

这个时候呢,就说要把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当时我就记得是手表钥匙,甚至眼镜绑头发用的这个皮筋全部都要拿下来。然后我们就说,那楼下汽车还有东西吗?

我说,我的心象要不要拿着呢,因为。

不知道要干嘛了吗,那些警察说是没事儿那个,你们下午回来再收拾就行了。所以你就到走,你都一直觉得说没有你自己什么事儿,你下午就回了了。

然后就被带出来了吗?

当时其实我觉得可能在那个情形下大家都是懵的,就是当时在大家心里面觉得自己不可能犯罪,就觉得犯罪离我们很远,因为什么算犯罪呢?

杀人抢劫贩毒,你会觉得这是一种犯罪行为,那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甚至我觉得我应该不是一个法盲。

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其实自己就是一个发毛,很多时候你真的不知道自己也许做的事情就是违法的,就是犯罪的。

后来我们就被带到了派出所嘛,就在停车场那里,让我们就是列队站好。

靠着墙,在我们这样的地方写着几个字,叫犯罪嫌疑人。

到那个时候我都觉得很好笑,你知道吗,就是我在想,为什么要让我们站在这个地方我,我又不是犯罪嫌疑人。

然后等我进去的时候呢,就是一个女警察嘛,先是在我的那个手上栓了一个东西,那个东西可能是一个追踪器之类的。

然后就让我把我身上所有衣服都脱掉,一丝不挂,不能带任何东西就扔给我一套秋衣秋裤,真的是秋衣秋裤啊,然后就是什么内衣,什么全部都不让你穿的。

穿上衣服以后呢,他就带我进了一个那个走廊,那在走廊那儿呢,就刷了一下。我带的那个就是像追踪器一样东西。然后他就拿出来一个眼罩,要让我戴眼罩。但是很快他发现不对。

他把眼罩还回去了,又拿出来了一副手铐,就把我靠起来了。他是背到身后去考,把我考起来了。我当时就一下就蒙了。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我没有想到我会戴上手铐。

那时候就想说。

为什么怎么回事,而且你知道他们那个时候对待你就不会特别的友善了。

然后把我带进去以后,就把我关在了一个小房间,那个小房间特别小,就是四周都是毛玻璃,就你也看不到外面,那外面能看到你那种毛玻璃。

然后呢一个铁的椅子,你坐在那个铁的椅子上,以后呢,他会把上面哪个压板压下来压到你的腿上。

你的那个手势被靠起来靠在背后的,所以你是直挺挺地坐在一个椅子上,被压着不能动,然后手要靠在背后。

特别难受,做了一阵子以后,到了三四点的时候,警察就提什么,反正警察问我什么,我就说什么,他会把公司大概的情况好像都问一遍,然后之类的吧。

本来想着下午出来之后,如果这份工作不能继续蛋蛋,就放下这几年的坚持,安心去美国找男友,可惜蛋蛋没能出来,第二天淡淡就被戴上头套押送去了看守所。

当时警察告诉他,涉嫌的罪名是有偿非法身体和给黄色网站做宣传,对于这两项罪名和接下来自己要面对什么。

淡淡还是一无所知。

到了那个看守所以后呢就还是先录入信息录入完以后呢,就把我们分在了不同的监视,因为你一个案子的人是不能住在一起的。

那个时候你觉得自己特别的弱小,可怜无助,因为你身边认识的人都不在吗,然后你要自己一个人去面对。

我给你大概形容一下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移进去以后呢,是一个长长的房间,然后这房间的右边呢,大部分地方呢,是一个就像榻榻米一样的其公分高的这样的一个木板达成的。这样的一个地方,左面呢会有一列就是走路的这样的一个地方。然后所有人呢,都坐在那个木板的那个地方,背对着我。

好像是在学习一样,那种感觉特别像我们上高中的时候的一个班。 然后那个班长就问我说,你是什么情况。

他也会跟我说。他说,既然进来以后呢,你三十天有一个可能会被放出去的机会。

37天有一个会被放出去的机会,如果37天还没有被放出去的话呢啊,你就一定是有事儿吧,那你就老老实实地呆着走案子,然后坐牢就可以了。

所以就是有两个节点,三十天和37天浑浑噩噩的。

我在记得的时候就是晚上了。

晚上的时候班长就把我介绍给大家,然后呢给我安排了一个位置。

当时是新闻联播时间在那监视里面,每天晚上的时候呢,你都要去看新闻联播,我根本都看不到,因为我5600度的近视也没有眼睛儿,我就抬着头看一个特别小的电视。

模模糊糊看着看着就想哭,就觉得我好惨啊,觉得我爸我妈把我养这么大,然后花费了这么多心血,结果我就怎么就到这儿了呢。

就有点儿小妈妈就流眼泪。

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阿姨吧,她就递给了我一点卫生纸,然后我就把眼泪擦一擦,然后还拍了拍我。

这个吧,我觉得就是当时让我觉得特别特别感动的一幕,那时候你觉得在这儿还有人关心你那个阿姨就是胖胖的个子不高,看起来慈美善目的,然后一看就是以前日子过得也很不错的一个人,然后大概是一个中年的年龄和我妈妈差不多大。所以为什么我比较亲近她,就是因为我当时觉得在他身上能找到这种妈妈的感觉,这个阿姨她是怎么进来的呢?就是还是我说的p two p爆雷,一九年的时候,因为有大量的p two p,爆雷那p十p two p的这些从业者,他们都会不被抓进去,那他就是其中的意愿。

然后这个阿姨就特别特别好,对我特别好。 我记得就是刚去的时候,因为。

我是没有东西的吗,然后甚至我我刚去,好像没多久的时候我就来例假了。

那那时候你要来离家,以后呢,每天只会给你一张卫生金,那么其实对于女生来说,那简直就是灾难,因为其实一天你可能是需要用四到五张的,但是里面就只给你一张,那会告诉你说你不可以跟别人借,那那个阿姨就会把她的给我。你知道那那个简直就是救命啊。

因为我这个人的皮肤特别干,那那个阿姨呢就会偷偷的,每次洗完脸以后呢,她会她在她手里面多去挤一点她的那个大宝,然后我过去的时候呢,她如果偷偷的在我手上擦一下。

然后呢,让我自己擦脸,你说他为什么对我好呢?没有,为什么,因为我回报不了他什么,就是别人对你好是没有理由的。 那么还有一些人呢,他是单纯的,就要坏。

比方说,他会骂你,他是很让你就是干活儿。

他睡觉花了他会挤你。你知道就是晚上睡觉,你是不可能平躺的,怎么躺着呢就是立着的。

你知道什么叫荔枝吗?不是侧着测槽你可能你腿还可以全一下,或者呢,你的身体呢还是可以一半靠在床上?不是你是荔枝的,就是你的胳膊,这么大的一个位置立正,可能一米二的如此,上面是要睡四个人的。

然后你的腿是不能打弯的,就是像书一样,一类也落在那儿,所以特别的艰难吧。 那我记得有一个女的是诈骗。

诈骗是很重的,罪,基本就是十年起。

睡觉时候我和他是挨着的,那他旁边呢睡的是我们当时里面一个就挺厉害的一个女的特别大,特别胖,然后呢就是经常可能耀武扬威的一个女的。她对那个女的特别好,比方睡觉时候她会拍那个女的去睡。

那他对我呢,睡觉的时候他会用这胳膊肘顶住我睡,但是那你说为什么你就要这样伤害我呢?没有为什么就是你会觉得说你在里面,其实感受到的就是纯粹的好和纯粹的坏。 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在看守所里面和我一起关着的,你知道有谁吗哟?

我的女朋友小三嘛,后来要和他分手,然后要给人家一一个分手费,结果在给人家的这个过程中的时候呢。

就说这个女的敲诈勒索他,然后把人家就给抓进去了。就这个事情,我当时进去以后你知道,因为我没戴眼镜儿,我5600度我什么都看不清楚。

但是呢就明显看到人群中有一个女孩儿,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又白又好看。

我当时还很很纳闷儿,我说,哟,这么好看的女孩儿是因为什么事情进来的呀。

然后呢,你就在那儿跟大家接触过程中呢,你就会去听,他也会去给大家分享一些事情啊什么的,你会觉得他非常的有见识。

跟大家聊艺术,聊佛学,聊国外。

聊得非常的厉害,我就想说,这个女孩儿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么厉害的一个女孩儿怎么会在这儿呢。

后来慢慢的,监视里的人才会告诉我说他就我的女朋友,但是我也没有好意思跟他在聊天时,我直接说。

我就假装我也不知道这个事情。

然后他知道我也出过国嘛,他就很开心,他就什么事情都愿意跟我去说回忆他以前的一些生活。

他很怀念,因为他跟了人家七年了。

你知道那个落差是很大的,所以他其实在那个里面,他的整个人的脾气非常的暴躁,他是经常会和其他人发生冲突的。 所以我经常我还会劝他,我说,你不要这样,因为到时候受罪的人是你。

因为你知道有时候他是会被严管的,严管可能就是那种,比方说给你身上就拴上铁链子,把你拴到一个地方,然后你吃喝拉撒都在那儿,你不能动听。他们说他就曾经被这样言管过。

所以我就总劝他我说你不要这样,所以后来他就觉得我可能也挺好的吧,挺值得信任的,我们就会去聊。然后他就那天晚上,我觉得很清楚,就是晚上我们坐在那些地方开始聊天的时候,他就跟我讲他以前的事情。

他说他是因为一个渣男,那个男的说他敲诈勒索,不过这个男的的事业也被毁得挺惨的。

我当时还假装自己不知道吗?

我说,那你被人家告敲诈勒索的人家怎么会被搞得很惨?他说,因为他是公众人物。

我说,嗯,那你该不会?他说,嗯,他说这些的时候,就是你会感觉到他其实内心挺不甘的。而且他好像有,还有一种不相信。 他会说,我跟他这么多年,他不应该这样对我。

当时其实他的律师告诉他说,你千万不要回国,那当时就说,你回来我会跟你重新签一个,就是咱们的分手的那个协议吧。然后他说他到机场以下飞机就被警察带走了。

他当时在那已经半年了,但他案子一直盼不下来,我们就怀疑说是因为这个案子的社会影响力比较大。

所以可能人家也是想要等到他影响力小以后再盼望丹丹为这个姐姐感到不值。

可说回到淡淡自己,他一心拼事业,到头来不也还是一样被关进了砍肉座。

但他觉得很无奈,但他没有彻底失去信心,反而他也找到了不少排解的方法。 我不常哭,我不是很爱哭的人,而且当时其实那个阿姨她会开导我。

他说在这个里面,其实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你唯一能做就是第一,心情好,因为心情好不生病。第二的话呢,就是不要担心外面的人,他们至至少是自由的,所以你只在乎自己,只让自己每一天尽量让自己过好。

我听了这些以后,我其实就不是特别难过,但是你知道,其实人在里面的时候是很黄的,你什么都做不了呀,你唯一能干的事情就是等。

所以那时候其实人是需要信仰的。

那女朋友跟你讲过吗?我说,她是就会经常会给我们去讲一些佛教的事情,他是有信仰的,他会给我念心经,因为念心经会让人平静下来,他会去唱召,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饿当时都能快能背下来了,然后他会去给我讲什么色即是空,什么是空即是色?

让你去想象说,其实你现在就算身体在这里,但是你的灵魂可以在外面感受很多的事情,看不到车在跑,但是事实上,车是在跑的这个世界,它还是在运转,那时候你就会觉得,好像你的生命不仅仅是在这儿,也不仅仅是我们这一辈子。

因为那时候你被禁锢在那儿的时候,你是特别希望自己的精神是自由的,所以你能做事情就是沉思去想很多很多的东西。 实际上长期就坐在那个房间里面,而且那个屋子大概有三米左右。

然后在上面开了一扇很小的窗户,你从那儿看出去,其实外面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天经常是看着天,然后去想佛法去想外面有车在跑。

去想外面人在干嘛不敢想,不会想,这是我前任我基本都不小,那时候你就会去开始想说他到底对你有多少的爱,短短几天,淡淡经历了很多,也想了很多。

他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但进来的人越来越多,看守所的收容量又有限,后来不得不挑一批人,调去别的地方关押蛋蛋就是其中之一。那是在蛋蛋进入看书所的第十七天。

当时走的时候我就挺不想走的,但是大家都说新的监视会更好,因为我们这个监视里面就有从其他地方回来的。然后他就说那个地方可好了,就是吃的也好,然后外面就想卖铺,还能买各种东西,然后他们还天天坐在那儿打牌之类的。

所以大家都说,哎去了,挺好去了,你能想扶嘛这样子。而且还有一种说法是,选什么样的人去呢,是选能快走的人去,因为你不能把你这儿的人调到人家那儿,一直在那儿,人家那儿站着位置啊。所以呢,大家就说只要你走了,基本上呢?

都能出去了,大家是这么说的,那其实是谁选的这些人呢,大家都谁也做不了主。

走的时候,我就当天晚上就去坐到那个阿姨那儿吗?

我说,我想跟那个阿姨在聊一会儿片儿,我坐在他那儿跟他聊,他就告诉我他家里的电话,说你一定要记牢了。

咱们将来出去,咱们还要一起见面,我们还要好好的生活。

你是没有比的,你所有东西只能在脑子里面记。

当时我走以前,我就会一次一次的去跟他去拆个这个数字。

我到另外一个见识,就每天都在想,这个数字天天都会在脑子里面再盘旋一遍。 最可怕的是,其实你出来以后没多久,你就基金全部都忘光了。

就说如果你出来的那一瞬间没有记下来,你到现在,其实你让我再去想那几个数字,我一个数字都想不起来。

我甚至他连他的这个电话是挤开头都想不起来,就是那段日子,按理说应该是很刻骨铭心,但是好像就特别特别的遥远。

然后呢,我就被从这边的这个看守所,然后换到另外一个,那另外一看守所那边的生活条件会好一点,因为没有这么多人。

但是那里呢更严格。

我现在记得很清楚,是换了一个地方,以后一进去管教就提升我管教也是女的,但她长得跟男人一样,就是高高大大的,然后也是短头发,甚至还有点发白。这样子把我提升过去,提升过去。以后呢,你知道你要到了一个地方,然后人家管教开门的时候呢,你要蹲在那儿,然后双手抱头。

等人家开门,开了门以后站起来还要对着墙大喊一声,报告,然后人家你进才能进管教,从你的门前过,你是不能看他的,你是赶紧要把头低下来。

管教如果要开门,你们要所有人马上下地,然后蹲在地下,然后双手抱头,屁股对着门,你要蹲好,在这个过程中呢,还会有一个东西呢,叫做茶间室。

就是他会进来去查看你有没有什么违规的用品啊,或者什么东西,那他进来以后呢,你们所有人都要去到外面的那个通风厂。

他会有个后门吧。那个见识把那个后门一开呢,你就后面是通风厂,你就要在那儿对着强站着到你谁了你就进来,进来以后呢,你就要去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然后在管教面前转一圈儿。

让人家看你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然后你也没有时间说把衣服穿好,你就赶紧把裤子提起来,然后把外套套上,把你其他里边的衣服呢,赶紧抱着,然后你出去继续对着那个抢占。

然后等广交走了一会儿才能回来,再把衣服好好穿上,就是你会觉得自己特别的活得特别的,不像一个人。

但是这是在我在第一个看守所时候没有感受到的第一感受所,你会觉得就在那儿等自己的案子。但第二看守所,你会觉得说这里是在折磨你,这里是让你觉得你做了很大的措施,然后你不配就有这个做人的尊严,那感觉,但那一直记得三十天和37天这两个重要的时间点。

新建市的后门连着一个通风厂,像露台一样,每天下午蛋蛋和其他的好友都可以绕入通风场走几圈。

在这里除了能看到天,偶尔还能看到鸟。

监视里有这么一个说法,如果今天有人能出去啊,喜鹊就会对着门叫,是这样淡淡熬到了第三十天。

但那一天喜鹊没有来,三十天过了以后就说明这个案子性检察院了,说明警察是认为我有罪的。

但是事实上就一直在等,一直在等。

等到第35天还有两天吗?

那天是四月三十号,五月一号和五月二号,咱们是休息放假的,那么一般来说,休息放假的时候是不会放任出去的。

那所以,如果当天我没有被放出去的话呢,就等于我肯定是出不去了。

所以我就记得很清楚,当天下午我们在那个操场走完回来,坐在这儿的时候呢,新的那个监视的班长就问我说,你觉得你能出去吗?

我说,我不知道。然后他说,你不用担心咱们还是会,就是有人是头天晚上,可能都十二点多一点多了才走的。他说,再等等。

当天晚上七点多看那个新闻联播的时候,我们监视里面就有一个女的被放了就被叫走了。你知道我当时那心里落差特别大。

监视的那个大喇叭一响,就是说谁谁谁做好准备拿的东西站在门口,那是说明这个人要走了。

然后他一被叫走,我觉得那我肯定没戏了。

晚上看完那个新闻联播以后呢,我还有一个工作,就是我要去洗那个擦地的毛巾,跟我一起洗那个毛巾的一个姐姐呢?

那个姐姐也是一个不是太好的一个人,他是因为打架进来的,所以其实也是一种欺负人的一个行为进来。

所以呢,大家都也不太喜欢他,但是他给我留的印象特别深的就是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有一天中午我起来上厕所,他这时候就问了我一下,他说,你说什么是爱情?

他这个话就问得我一愣,为什么他会问我这个话呢?

因为他其实在外面的时候,他一直和一个男的在好。

但他进来以后呢,那个男的只是来给他存过一次钱,一直也没有去帮他关心过他的案子啊,所以他就觉得好失望。

进来这件事情,它就是一个试金石。

比方说,我们那个监视还有一个大姐就是她,她老公已经离婚了嘛,因为她觉得她老公特别无聊。

所以离婚以后呢,他就找了一个年纪比较小的男的结果这个男的呢也是做p two p,还骗了很多人钱,但是他是给这个男的做法人。

所以她就被抓起来了。她老公每次给她写信,都是说。

别担心,我会看好女儿,等你出来,你就能看到很多真挚的感情。在这个过程中,他变得越来越真。

然后很多假的感情在这个过程中就破灭了。

所以他问了我这个问题时候,我也愣了一下,因为我当时也在想说,那我和我前任当时那感情到底是什么。

其实我知道我走的那个时候我前任还在国内,但是我当时就知道,他一定不会说,为了我留下来,他一定还是会走的。 那第二印象就是我走的那天,他和我一起在洗马步。

他就笑嘻嘻地说,他说,你别担心,上一次走的那个人就是在跟我洗麻布的时候走的,你就好好洗吧,你洗这洗,这肯定就走了。

然后真的我洗着的时候,班长就敲那个厕所的门,叫你名字了。你能走了,我出来,我就把东西拿收拾了。

然后我把身上所有的好的衣服都脱下来给他们,因为我知道他们需要,然后穿了一身最烂的衣服要走,除了我和班长站在门口。

其他人,他们其实就是抱着头,然后背对着那个门蹲着吗?

他就扭过头来,然后看着我。他说他就笑了。然后他说,我说的,你能走吧,出去好好的。 但那没有忘记看书所里帮助过他的阿姨。

他出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阿姨的信息记录下来,那是阿姨老公的电话。

可是蛋蛋后来打过去,从来没有人接发短信,也没有人回复。但那很后悔,没有问阿姨要的父母的电话。

蛋蛋也常常会想起那个一起洗抹布的女孩儿,曾经问过她的问题,爱情是什么面对生活的变故,但那心里的坎儿过不去。

有太多的问题等待回答。

我就梦到那个警察,一直在追我,一直在追我,然后我就围着那个湖跑跑到了湖边,看到就是我前任和他的现任在那里,然后周围围了一圈我们以前特别特别好的朋友,然后就有一个朋友说,你来干什么我就特别难过,然后我就。

又跑,然后我们一直在又警察追我,追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醒来以后,当时是半夜起的,然后因为屋里有别的人在睡觉,武汉到楼道里面去呆了很久,特别冷,心里面特别空。

后来其实我觉得很多的影响很多的,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不是在那一个月是出来,以后的日子出来以后,其实刚开始很简单就先回家吗?

回家去调整,然后老板就给我后来就打了一次电话,涉及到一个赔偿,那我就觉得说我们都为你受了这么大的罪。

你确实是应该补偿我们的,都出来了,我说,咱们要不然见一面聊聊天吧。

他说,可以,结果第二天呢,我再去跟他联系的时候呢,他就说他没时间有谁hr跟我见到面。

只赔了三个月的工资。

我当时是挺伤心的,就是觉得。

被背叛了吗,就是你觉得我那么相信的一个人,我那么尊敬,尊重的一个人。我问你付出了那么多,结果出来以后,你是这样的一个态度。

那第二个事情呢,是我前任,那个时候我还在想着,我想跟我前任,也许我们将来还是要在一起的。

那我可能我是要出国的,那我怎么办?

对于我来说,那就是我的爱情。 这个时候,他当时因为他在国内也有一个论文的答辩,他就回来了,我就想见见他。

但是这次见面呢,我觉得特别的奇怪,跟我也不是很亲近,然后怎么样?

我当时还以为是不是就是我们这么长时间没有见,是不是生疏了,或者是发生这么大一个事情,以后大家这个状态不是特别好,但是后来我发现不是,后来我就发现他老捂着他的手机,然后我这就发现他出轨了。

就当时你知道吗,那个时候就是晴天霹雳,因为本来我进去的时候,他好像好像很积极的在跟我妈妈联系。

就是问我的一些信息让他很很着急,他每天都会给我发信息,但是我出来以后就发现他出轨了,然后就当时就觉得哦,但是所有的都没有了吧,事业也没有了。

然后你觉得你很信任的老板,你把他当作朋友也没有了,爱情也没有,就在那一年,觉得自己所有东西都失去了。

只过了35天,你就所有东西都没有了。

你所相信的所信任的一切,全部都土崩瓦解掉了。

关于蛋蛋前公司的这起案子啊,检察院最终没有起诉,但也没有结案,背后是什么原因,淡淡已无从知晓。

回想起这段经历,淡淡以前,老觉得年轻就要敢闯敢拼,现在他明白了,在法律范围内保护好自己。

或许更重要。随后的一年,淡淡一个人躲去远郊的一所封闭式的学校,当起了老师,安安静静地教书一年之后,淡淡慢慢走出了阴影,恢复了干劲儿。他又重新找个工作生活,终于慢慢走回正轨。

要说还有什么遗憾,但他希望能在联系上看守所帮助过他的那个阿姨或者他的家人。

那是他特别想回报的一个人。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林风制作声音设计,孙色玉实习生朱思维,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46.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