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阎鹤祥:现在相声行业完全是虚假的繁荣
gezhong2022-09-15  54

说我是德云社学历最高的人,其实是在骂我们。故事FM 第 420 期岳云鹏上了欢乐喜剧人以后,我们(德云社)这些新生代的小孩,像张云雷、大林(郭麒麟),这些年轻漂亮的偶像出现以后,所谓「饭圈」的东西就开始多了。我发现观众的年龄突然变得非常小,甚至很多初中生、高中生,基本都是 00 后,很多小姑娘来听我们,女性观众就突然就变得非常多。这就导致我现在的梗啊、包袱啊也在随着在变化,因为好多年轻人的梗和包袱我都不知道了。然后就进入另外一种状态了。后来我跟大林说相声就不是很多了,他那时候已经有知名度了,然后做节目、拍影视剧。从 2017 年到今天为止,我就进入了职业的第三个阶段,就是当你全身心地投入进来以后,却发现,我又不用天天演出了。今天的下期节目,阎鹤祥会与爱哲聊一聊成为职业演员后,那些具体要面对的行业问题。/Staff/讲述者 | 阎鹤祥主播 | @寇爱哲制作人 | @寇爱哲 朱司帷声音设计 | @故事FM 彭寒文字 | 朱司帷视觉设计 | 小北运营 | 翌辰/BGM List/01.Story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02. NON_Sense - 彭寒(插曲)03. StoryFM Main Theme- 彭寒(片尾曲)

德云社阎鹤祥:现在相声行业完全是虚假的繁荣

云鹏上了欢乐喜剧人,以后一八年开始,一八年,一九年,二零年开始的时候,就是所谓我们这些新生代这些年轻的小孩儿,比如说像呃,张云雷啊。嗯,包括想呃大连啊,然后包括这边也还有,还有好多音乐,还有好多圆棚的这些个所谓这些粉丝,所以他那种上好多综艺嘛,包医院电影什么的。然后这时候年轻的漂亮的,这个偶像出现以后就说1718年,可能这种所谓的他们说这种饭圈的东西可能就开始来就比较多了,因为就是说有一些。

演员,他们觉得已经开始偶像化了,因为我刚开始说的时候,我感觉听我的观众能什么年龄段都有。

但是后来我跟大林合作,大连上海好多综艺跟节目以后呢,我突然发现言论段突然就变得非常小。

就甚至很多初中生就特别小。初中生高中,你看初中生高中的话基本都是零零后,零零后基本就都跟我朋友的孩子差不多大了就突然来了,非常好多特别小的小的呃,小女孩,小姑娘来来听我们,然后性别,这种比例突然就变得一下就是。

女性观众就哇一下,突然就变得非常多。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改变,就导致其实现在我在台上的时候,好多我的这些个梗啊,这些包袱里的随着在变化,因为好多他的年轻人的梗和包袱我都不知道了。

所以有一八年我才有那个感触嘛。一八年我就开始,我就这个东西开始来了,已经以我们不能控制的方式再开始侵袭这个圈子,然后就进入了一种另外一种状态。其实一七年这个洗衣人完了以后你看,其实我跟大林说相声就不是很多了。

他就那时候就已经比较有知名度了嘛。然后做节目啊,拍影视剧呢,就非常的不是很多就非常少了。

其实就又陷入了我到今天为止就一七年,到今天又是我,就是这种职业,就第三个阶段就是当你全身心的完全投入进来以后。

然后你又发现我又不用天天养了,你知道吧,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

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今天的讲述者,德云社的相声演员严鹤祥在上集里说了,他在长达近十年的职业生涯里,一边做网络工程师,一边做相声演员的故事。

那在2016年的十二月九号,阎和祥终于决定辞职,成为一位职业的相声演员。

就在他开始职业说相声的时候,因为欢乐喜剧人这场综艺节目的影响,抖音社开始爆火,饭圈文化涌问进来,德云社相声演出剧场成了大型的追星现场。

尤其是那些女性的粉丝啊,他们甚至还有了一个专属的称号,就叫德云女孩儿。而阎和祥在网络上被粉丝们评为德云女孩儿最想嫁的人。

很多人说他是德云社学历最高的人,对这些说法,尤其是饭圈文化的影响,银河祥并不喜欢王大哥说他觉得是整个相声行业出了问题。 我上学那会儿,零二年零三年,那是相声最低谷最低落的时候。

大家已经完全不听相声了,社会上没有作品从业人员,没有一个认认真真的在做本专业的事儿。

零二年零三年这个行业面对的问题,跟今天我说就是今天2020年这个行业面对的问题一模一样。

就是行业本身的人员并不再有进取心,并不再写新作品,就是说行业本身的领军人物,那些个第一梯队的人。

并没有想让这个行业再更上一个台阶儿,但是那时候很低落,现在可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这个其实你看这个,这个节目就是我,我没有在任何就是说过这个问题,我只在你们这个节目说。

这是完全的一种虚假繁荣。

我们在这个行业我们太了解,太清楚了,今天大家认为都很火,都很愿意听,是为什么呢?

是今天我们的传媒手段跟娱乐手段已经极其丰富了,你想没想过,如果今天的传媒方式倒回到零二年。

你出门拿一个诺基亚手机就能发150字儿短信回家上网,还ADS还128k呢,你唯独能高速欣赏视频的机会,只有那十几个电视台把今天的这些演员?

这些能力的演员打回到那个时代,惠竹之河是时代的传媒手段,变了人反而到退步了。

把203年当年那批从业人员放到今天这个时代,我跟你说,这个市场比今天还要火,所以我们在这除非佛教课里边儿,任何时代,你都不能否认科技对文化对社会的影响,那是当今所有的几次世界大战,包括英国工业革命以后,我们都认为是很多人变了,文化变了,不是科技变了。

跟你人没有变,人在退步,人没有变,所以这个时代为什么没有大师呢,没有思想家了?

没有那么多有利的作者了,是因为人变傻打了,那即使是因为科技手段凑长的,那他也是一种繁荣啊,对它也是繁荣。但是,但是你就但是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了。

就是说审美提高了没有。

这就是我说一道理,就这个东西行业审美提高,没有你能不能看到他将来再上一个台阶儿。这是我说一个问题,就是说曲艺相声评书。

我们这个行业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是不应该的。

我们过去解放以前天桥那些艺人,这些个从事曲艺啊,实际上杂水儿的艺人跟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员,我们还不如唱戏的呢。

三教九流,咱们叫三教九流,我们这还是下九流,跟妓女是一样的,这是真的。这不是说我们在这自编跟妓女的社会地位是一样的。你琢磨一个行业,已经跟妓女是一个。

一个就是平起平坐,它是一个什么行业,那为什么呢?今天能走到今天这个程度呢?

是因为有很多四九年解放您以后像侯宝林这些艺术大师,他当年四九年以后,他突然发现不能再这样,因为你要知道,在解放以前就是民国。那个时候这个行业虽然社会地位不高,但是收入非常高。

就是他不愁持不愁喝,跟今天的文文艺界是一样的。

那年的演员出来就水塔大衣,欧米卡的手表四几年,五几年,那是绝对是高消费层,但他为什么那时候好多艺人抽大爷吸毒,他有钱啊。

但是等解放以后就出现像侯宝林的,为什么我们提侯宝林地位,观众不知道侯宝林的地位究竟在哪儿。

他发现我们不能再足吃足喝了这个东西,到最后没有你你,你能怎么着?

你飞之飞完了以后你子孙后代怎么样,你一样是社会这个地位啊。 那就是说,在你生活全保这种情况下。

我能不能把我的行业在这个社会认知当中能提升一个,那时候才有了相声改进小组,就是说。

才把这些东西全部打破,就是说一些不好的作品,不好的东西不能再说了,你要提升品味,你要有文学性。

你要有娱乐性。

那时候后来老舍先生才给相师写的作品,那时候老者先生刚回国,就住在北京饭店,侯宝林带着他这个相声改进小组的人到北京饭店亲自拜访老舍先生,他就发现霍巴林知道我这个文化层次不行,我们这个行业要想发展。

必须跟高级知识分子接触,这才也有了,像是第一次繁荣。

所以说,你看今天吴老说就是一看似很繁荣,什么叫繁荣,无非是看的人多。

你的收入高,你有钱,你能买名车,你能买名表,但是你的行业地位,你的审美并没有提高。

你觉得现在向上在大家的心目当中的地位还是不高不高啊,就是大家提起就是我就说一点,就大家还认为说像是没文化,不上学这个事儿理所应当。

这就是大问题。为什么如果今年五百强来一个高管,今天北京大学有一个教授来说,自个儿没上过学,大家觉得哎呀?

不对,西昌发射火箭的工程师,他小学文明,大家觉得这事儿不对,那凭什么说相声这个事儿就对呢?

所以就刚才你看我就还,就你刚才那个问题说,比如说我啊,哎呀,说说说严可祥,你看那外边是怎么说的哦,这是他们这个文凭最高的人,这个话本身,它就是一个羞辱我们的话。

我是不爱听这话的,什么行业才会评论,有一个学历最高的人,对吧?那就是因为大家普遍认知这个行业可以学历不高。

他才会突然觉得哎呀,有一个最高的人。

多的有一天大家不这么认为了,就说明这个行业整体会好一点儿。

对你说这个,听启发我就是。嗯,大众。嗯,那个觉得相声最好听的时候,其实像八十年代或者九十年代初,那时候相声点,它其实有非常多讽刺性的这种这种笑点,然后其实针边识壁,那时候跟石萍是差不多,所以你看这有一个。这说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你看刚刚我说的老呃侯宝伦先生为什么拜访老舍。

他觉得演员因为文化的问题创作是有问题的。

老者先任务给向人员出了很多的主意,侯宝林先生高就高在,他需要知识分子,文化分子给他写东西。

他再去经过艺术的加工,把这个东西整体呈现出来,那它是一个美的东西。

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那时候像是繁荣,为什么也是因为涌现了很多能写东西的人,比如说两组。

梁总那时候给姜坤写的这么多作品,今天哪儿来看还是精品,为什么呢,得益于创作的力量,当创作的源泉被截断以后,这个行业就出现问题了。那么今天就是这样。

今天的演员大部分都在自己写东西,我们已经阻断了跟高级知识分子啊,这些个有思想性的东西,有这种社会见解人的这种交流了。

他们已经不再为我们写东西了,我们也不去再求他们帮我们写东西了,那就出现问题了。

所以我老说,这个行业要想在发展两个两个做两个工作,一个去甄别那些真正的天才,像郭老师这样的天才。

再有一方面要树立学历跟文化的门槛儿,那有一天,如果曲艺行业也设了名校的门槛儿了,那这个行业就真正好了。

所以这就回归到今天取义不景气的东西,就是演员不会创作,又没有高人在帮他们创作。

又赚了很多的钱,那这个东西到最后审美只能逐步下降。

就今天我们在舞台上很多滑稽性的东西越来越多,就是跟杂耍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缺乏那些有厚度的东西。所以为什么像是叫包袱,你看什么叫包袱。

什么叫包过去有人没有包,拿一个布,往这儿一扑,中间拿点儿东西,把这个东西要系起来,那么叫斗包袱啊,系完了以后哗一抖。

所以说抖的这个过程。

很重要,但是在象征专业来讲,既包袱这个过程比斗还要重要。

今天这种快节奏的文化,这种短视频的时代观众已经不等你记的这个过程了,等不了了,谁还一个短视频十秒钟,一个短视频二十秒。

观众只想看抖这一下,但你只要抖这一下是跟记忆有关系,你不会记你就不会抖,导致b的演员现在就完全的只追求抖这一下。

那到最后就偏向这种出怪象出怪身儿滑稽,包括一些低俗不好的东西。

但这个就是回归到一个问题,就是说你像是这个东西取义这个东西,你究竟算什么?

你要融进抖音这些东西去跟他们竞争吗?

过十年,二十年没有抖音了,那相声怎么办?你跟着一块儿也都消退了吗?

那就回到我刚才说那个问题,它是个审美的问题。你想不想把这个东西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品留下来?

嗯,那你像等于说现在成为现象级的流量天团,然后又有这么得益女孩儿这样的现象,那你觉得这个这个状态不好吗?这,这不好,这就是这是另外一个大问题了。

就是东北亚饭圈文化对中国曲艺的影响。

前年的时候,我去香港看了一些他很多前卫的一些个呃艺术的一些东西,然后呢我就发力微博。我说,多年以后我说过了十几年,二十年以后东北亚这种饭圈文化对中国曲艺的影响,是可以书特书要写一笔,就是过去我们从艺人的关键是我们有东西。

好久不怕巷子深,我希望你来喜欢我,但是有一些东西是我没弄些我怎么让你喜欢我,你懂我说的意思吧,就是刚从运营的角度来让你纯运营,你可以跟他完全一样。

但是通过我的运营,你就可以把它比它火上十倍或者三十倍。

然后突然有一天我感觉这个东西,嗯,哎,其实有这种感觉,其实就应该是我去香港那回玩儿的时候发微博的时候,我当时感觉因为是从微博反馈的,然后我突然有一天发现微博已经完全变成一个粉丝平台了。

原来微博我认为不是本次平台微博,大家可能发表一些意见,发表一些见解,但是我发现突然我跟媒体的一些朋友在聊,就是包括新浪把微博定义也开始定义成粉丝平台了,就是粉丝都到微博去活动。

因为这个繁星文化有了以后吧,就是粉丝观众,他会全方位的关注你啊。他不光是观看台上,他看微博啊,可能比如有人什么所谓什么私生饭,他跟着你啊?

比如偷拍呀,这哪什么的,到最后导致所有人,他的清理就不在台上了,都在台下了。

你有这种被跟的困扰吗?

没有这种困扰,但对我生活有困扰。

你比如说我这我其实私下是一个很随便横,就非常乐他一个人。

我向来的观点是,我说相声,这个工作跟别的工作没有区别。我跟那个贪煎病的人跟那个商镇的售票员跟出车司机没有任何的区别,我的义务是在我的工作时间。

保证给你欢乐,跟美的享受就完了。

我脱离工作时间干什么,这是我的自由,大家会干涉你哪方面不他这东西,因为大家都注意你要不注意就会显进。我感觉我还是就是比较长,就是还算就是穿的比较长姐,但有的时候,你别人就会说,哎呀你,你这平时你得那注意点儿啊,就那种感觉,你,你现在是这公司很很厉害啦。然后你这艺人啊,演员下边儿他都会关注你啊。你如果下边儿再不注意。

你就会影响大家,大家会不喜欢你,绝对很乐的。但这我就不理解,我穿拖鞋去武机场。

我一非常多飞国际航班,我就穿多线。

那有人跟我说,说你,你不能穿拖鞋,你得注意公司形象啊。

我说,我说那我,我说我这个不是我工作时间啊,我这边儿我机场穿拖鞋,对他们那个票钱没有影响,我没有对不起你啊。

我有时候经常看评论,我每回就是每年到一定时候,我就会想,我说我被观众影响了多少,这个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就是我是不是应该今天就是这个样子。

有多少东西是我看了夸我跟骂我的话,我才变成今天这样了,并且我应不应该这样,所以就是为什么我要反思?

那你,你,你是一个演员啊。你在阐述作品啊,你的作品是要有独立思考,跟你独立人格的,你是要见解的。第二。

你按照大家设想的这种东西去想去干,大家设想东西基本全一样。

所以今天为什么你看打开电视,你看这些人长得全一个模样,我,我包括跟我们那小孩儿也说,我说你们能不能咱们能不能?我说你们也逃失导手点儿个性就是你们,你们导指碗里头扎在你堆拳影,现在这些小孩儿拳你你,你发现了吗?

全向韩国人,这都得就人家那边儿刀上什么样,咱们就刀上什么样,扔到一堆儿里,你都分不出来。我真有时候我不是说你,我们也在这行业,有时候见面我不认识人家。

我真不是不认识我真分不清楚,因为那个发型拳一样,那个气质,那个劲儿也全一样。

甚至我都想写过一个讽刺饭圈文化的作品,但郑东要写就会被骂死,你知道吗,我以前想弄过这个东西,但是现在这个东西就导致人家饭店的话就导致什么呢?

像是已经丧失了过去的功能,就丧失了针匾实臂的功能,对讽刺应该是搞笑最重要的一个来源。对,但现在为什么这样呢?现在是我就我就什么都说了。第一。

现在大家泛娱乐化时代,你的人脉圈呢,你就会非常广,每个人不是制止关注自个儿行业这个状态了。

大家都会觉得哎呀我,我有机会,我要多接触人。

我要有资源,我有人脉,这导致你什么呢,导致你在人际关系的创作上会变成一个老好人,你谁都不能得罪大家,只关注关系,不关注作品。

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马三立先生有一个特殊文明的作品,叫吃元宵。

说着孔子带着子路和颜回出去,孔子好占人小便宜。

这个当年马三立先生在台上演的时候,人家孔子家有后人啊,孔子家是有族谱的,这个孔,这孔家的这个族长就坐在这个台下下台完演了以后人家后台管事就说说马先生,人家这个山东曲阜的人家这个孔这样的人,人家看你那节目来了。

完了想跟您见个面儿,马上那就慌了,哎哟,我这个在台上把人家这个呃,这个孔夫子跟子路言书中这样人肯定不爱听啊。

结果后来人家这个孔家人进来以后说,马先生,您这节目说得非常好,就是说如果没有您这个节目,观众都不知道紫若烟会是谁呀?

人家是从这个角度去看的,但是今天就不会了。今天如果还有这样的话,哪个在演员还是在他上讽刺你讽刺这把那得罪了,讽刺那个,把那个得罪了他就不能讽刺了。而且再有一个东西说句梗。

就是得罪人的话,针鞭势臂,真扁石壁。现在有的人自个儿都成了石壁了,你真扁谁去啊,他就是石壁,你开个微博热搜石壁,全都是演员。

你怎么真贬,对不对?

你可以深入浅出的一点儿书,就是你们这个创作啊,是好比是怎么创作的,是这样。

现在大家对创作这个东西有一个误区,就是说大家认为哎呀,你们像是说都是传统相声,你们都是说传统的,这是我个人观点啊。如果我说的不对,我对这个话负责啊。

传统相声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个伪概念,什么叫传统,有没有时间界限,就是从某一天的某一点开始,从这点往后的相声都叫传统相声。

从这点往前的相声都叫新相声。没有啊,是不是没有这么一天,为什么你要界定这个呢,没有传统艺术。

你就记住相声这个东西,包括曲艺,包括评书,也是他起源于街头,他一定永远是与时俱进。

他永远要说当下的事儿,关注当下的民生当下的生活。所以这要说出一点,为什么,马季先生?

在这个行业的影响很大,就马金先生一辈子创作了那么多新相声,他都是在生活当中去取崛曲,去挖掘我师傅当年那些非常好的作品,跟他的生活基点有很大关系。

所谓今天的演员还抱着传统相声,我觉得都是在无能的在炫技,就你写不了今天的时代,你才跟大家说,你来看看我这个东西,我是传统的。

包括我在台上说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问题,物质可以有遗产,非物质遗产跟曲艺就没关系,你都干成遗产了,你怎么还美呢?以前都能体验我们这是非物质遗产,他们不要脸,你都干成遗产了,你怎么还吹呢?还什么以故宫式遗产长城市遗产,因为今天不用了。

非物质相声不能叫遗产,所以回回刚才要说创作这个问题,创作一定要从生活中来。

你是不是观察生活的每一点,今天我能给你来一个采访,我看你出去倒了杯水,你跟同志吵了一场架,这可能都是我写相声的一个素材。

我今天出门看到一个新闻,这都是素材,但来源你是不是在生活当中愿意去积攒这些东西?这就是我们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所谓积累的问题。

演员怎么积累我,原来你像我经常开车我我,我原来用那个老罗,那个锤子手机,我为什么锤子手劲呢,是他有一个那个?

就短印胶囊,那个功能就是一按,马上就能说话,闪电胶哦,闪电胶囊,我非常喜欢那功能。

其实这都是积累。我觉得每一个搞创作的人都要有这个习惯,这个太重要了,你平时不积累到关键时刻让你逃,你逃不出来。 你一定是因为我师傅有这些,我师傅念他。

他毕竟是七零后嘛。他随身有好多小小纸条儿,他没有手机,没有笔,他就记得小纸条儿啊。

然后突然有一天,你发现他有一个袋子,攒了一堆纸条儿。

然后他把这一堆纸条儿往桌上一摆,他就光看这些纸条,他就能出一个作品。

那现在像你们德云社的就是每一对了这个乡村演员的这个啊,这个作品都是自己去写的吗?还是会有人团队帮你们吗?还是怎么这又六十个大问题了。 按道理来说,按我的要求来讲,这个像这个东西两三百年,从当年天球地下发展到今天。

它就是一个孤立个体的艺术。

如果这个人能称得上是一个相声演员,他一定是创编导演于一身。

如果你不能写东西,你就别干这个。

但是现实情况是什么呢?像刚才说的?

八二年代,那时候老的那些个演员没有什么文化,他能有那些的作品,都是那些有名的作家给他们写的。

包括相声也分。那时候老说青门相声,浑门相声,什么叫青门相声,青门相声,就是那些满清以后有很多八旗子弟。

他落魄了,铁杆儿中间倒了,但是八旗子弟满人,他都有文化,都念过书呀。所以为什么好多文化大家都是奇人出身啊。

你看包括老舍啊起功,他肯定他就是家里再落魄,他家里也能教他念书。 所以那个时候所谓的青门相声,是有好多那个年代铁杆庄稼倒了的知识分子进入这个行业。

才有了这么多今天我们所谓文学性很高的节目,你比如像八扇皮儿,这类东西绝不是当时市井人写的东西。

他肯定是读书人写的。

你当时看现在舞台上的两类作品,你就能看见出来,哪些是当年知识分子写的,哪些是地痞流氓写的。

只不过脂粉子写的东西,到后来慢慢慢慢,因为后续的人没有文化,导致没有把它说明白那些地比流氓写的东西,因为太地比流氓了,后来人加工又把它加工得好了一点儿。

所以现在我们所谓传统线儿里边儿有很多常识性的错误,极大尝试性的错误。

你把我我们学艺的时候,我们背的地理图那文本里还有前苏联呢,你就说这个文本有多老,包括还有一些老的不是,那时候我们那老本子里边儿说这个非洲,那莫桑比克还说莫三比给我们拿到文本还是莫三比给,就是国家统一翻译都不怎么翻译了。

包括信息里安,包括南斯拉夫解体的那些共和国,到那里边儿都没有写,就说这么多演员,你们背了这么多年,你都没感觉这个东西有问题,那证明什么呢?证明他基本的国际知识和这种人文所想基本都没有,他都不知道说这个东西错了,他也改改。

就一直错到今天。

我一直有一个很大的观点,就是说跟很多人都一样,就是我希望。

可以做一个学学者性的演员,很多人,我们这行业,当当时马季先生也提过这个要做一个学者型的演员,并且我觉得其实世界上有很多那些呃,很伟大的作家,让我包括演员,他们都是有过类似的经历的。

你比如像我老说那个像阿加莎,克里斯蒂就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写推理,悬疑小说,这种演这这个这个这个作家,其实你去看他的自传,你就发现第一。

他原来是一个工科出身的人,他原来是学化学出身。

他还当过护士,所以你才发现他的很多作品里边有很多关于毒药的东西,他还他还非常喜欢旅游。他这个第一次婚姻失败以后。

他也是游历了。中东就是我们今天去的伊拉克,这些墨索尔啊,包括什么什么这个包括苏萨呀,然后两河流域呀,包括叙利亚,耶路撒冷。

她跟她第二个丈夫叫马克斯,她都去过。

他是一个职业的考古人,他得去做些这些东西呢。 他那些作品都跟他那些游历跟经历有关系。

包括你看我去,这会儿又去埃及,我去阿斯旺的时候,我特意。

到他当时住的那个东宫酒店,我去住了两天,让我发现他都是游历啊,并且在那儿有感知,才创作了这些东西。

嗯,然后才融入他好多的思考。

所以那句话就是说,行万里路永远比读万卷书就重要,所以我真是在旅途当中去创作的。

然后我很多的点子包括岗,包括思维都是在我开车行路过程激发出来的。 所有社会上所谓对这个行业的认识,都是玛雅。

这行,你有基本功啊,这扎实从小练啊,绝对是误区不对你想这么一个问题吧,为什么只有这个行业一天到晚老在腔调基本功。

你觉得造火箭的强调基本功吗?

基本功恰恰是不是用来表现的,这个行业只以基本功就看这个演员的好坏本身就证明这个行业给大众带来认知是有问题的。

因为基本功这个东西是可培训的,是可练的,你叫来大街上任何一个人培训基本功给培训了,两三个月三四个月都没有问题。

但是那些能卖钱呢,能提升到一定水平的是那些不可培训的东西,那就是脑子,你的作品。

你的精神内核在哪儿,那所以就我才回归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脱口脱口秀这么火啊?

老有人问我脱口秀跟相声有什么关系,脱口秀,你怎么看脱口秀跟相声?

我老说我说你不要再问这个相声,我这个问题我脱口秀就是相声脱口秀就是相声的雏形。

过去在记忆中国最古大宋朝有那种勾来马胜那种状态时候,就是一个人在战机上说脱口秀突然聚聚了一堆人。

那为什么能聚一堆人呢?还是东西,他能针扁识弊,他能撞击心灵。今天脱口秀,你发现这几个作品为什么好,那些段子大家有共鸣嘛。

好段子绝对是有共鸣,但是他用了一种嘲讽的方式,另外一种方式把它表现出来。你觉得哦,就是这么回事儿?

并且他击中我了,他撞击我了。

这个就是像是本身,它原来的状态只或现在说下是没有这个状态了。 所以基本脱口秀演员,你发现脱口秀演员没有一个是低学历拖鞋绝对全都是高学历啊。

为什么呢?他有这个观察能力,并且他有这个认认知方式跟认知范围,他要跳在这个东西外边儿看,但是脱口秀演员缺的什么脱口秀演员缺的是语言技巧。

他这相声的雏形,他不善于总结中国画里边这些语言的技巧,他不知道三分四斗,他不知道顶炮状态。

但是今天你发现李旦他们在说的时候,他们已经发现,哦,我们需要总结技巧了。

但是如但是这个东西就怕如果有一件脱口秀演员突然明白了,他们有一天突然醒床,就是明白着,哎哟,我去感情差的是这个,那么我要去认认真真的在相声舞台去实践两天。

那像是就完了,就都是退五秀演的天下了。

只不过现在脱口秀演员还认为我们这个都是搏来品,我们是通过西方那种透过兽,我们是通过那种。 呃,午夜对话是那种幽默,那种秀。

我们他还得完全去。

模仿那个状态,那个方式,那是不对的。那是不,你记住,因为你在说中国话。

中国人的语言技巧是没有变的,像是已经总结过了。你要回来学这个东西,不要去学那个东西。

就我觉得这些才是你们真正的基本工作,重要的基本,这些才是基本。但是像是创作问题是什么呢?是普遍大家文化水平偏低。

达不到人家那个创作方式。所以说这两个关系是一个是有文化可创作,但是毫无技巧,一个是只剩技巧,毫无创作。

两边要互相学习,才是中国当口儿双口儿语言文化的魅力,现在是互相还得划清借鉴。

我们是向我们脱口秀,你不要划进去都都一样嘛。中国人说中国话有什么借鉴吗?

有点儿文人相亲的意思。对,因为是这样,就是说人都是这样,为什么爱给自个儿贴标签儿贴标签儿是演示短板。

我不如你,是因为我跟你不一样,你懂我意思吧,单人说话的人没有区别。你看,你看,他跟他不我比好,那我跟他这不一样,他那是相声,我是脱口秀,或者说我是脱口秀,他那是相声。 如果有一天就把纳在一个行业里边儿。

那就卖票,一个是卖票。再有一个让观众觉得这个东西好不好,高不高,有没有琢磨的滋味儿,让观众来评价。 2018年,银河祥开始说评书。

他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还跑去天津武汉实地考察,最后把经典丹口相声枪毙,刘汉辰改变成了刘汉辰之死。

后来的演出非常成功,现在在网上搜索阎和祥的名字,你能看到好多都是对刘安臣之死的讨论。

那你觉得啊就是。嗯,正好说到就是一七年之后,像郭麒麟接外面的活儿比较多的那,那你现在处于这种相对险的状态。

你会尝试,好比说单口啊,或者说,所以我一般就还有我一八年开始说评书了嘛,我一八年后来就说了一个,你看听那个刘汉展嘛。

那是我。其实我说那个书,其实这这个是在你们这个节目才第一回说,你又不想你又不说,我也想不起来了。

我为什么说这个评书啊。

第一,这也是证明我自己,因为大林有时候一忙呢,好多这个行业人,就是因为这行业好,都是以窦根为主嘛。

好多这行业的风言风语啊,就我们单位也有啊啊,你看这个阎克强跟着郭金林,郭金林做节目不说阎克强傻了吧。

什么都干不了,没能耐了吧。

所以就是我一定要选择说单口说书这个问题,我为什么要直接跳过逗人,该说书呢?

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一个行业共知,就是说如果你一个人能干的话,两个人绝对没有问题。

所以你先上来选择一个哈尔的模式来证明,我就选择一号长号,就是说我一个人说书得到认可以后,那么这个行业谁也不要怀疑我的业务能力。果不其然,我在。

做说书以后就谁也不会再救。这个问题就是我直接跳过窦根这个状态,我直接说一个人的这个在网上送你的名字,全都是说刘汉辰对对,然后就是这个问题。其实你看你,如果你听我刘汉辰说出我说书的前面都是脱口秀,我跟后来跟我的观众也是我,你翻我说书的前面全是脱口秀。

把我说撞撞,那个岗都是脱口秀,我我那个段子都可以直接拿到脱口秀大伙去说的只不过就是我不能去。

那你像现在,你去收集这个一些和比现在生活当中一些故事,包括像听我们节目这样的,你是希望做些什么样的创新,有几点嗯,第一呢?

呃,你像老作品,你比如像聊斋志异,像这种老的作品。其实聊斋志异说的是鬼狐仙怪,其实讲的都是人评书这个东西,他为什么后来没有了大家不好呢。

其实我觉得就是缺乏对人性的思考。 这刘宅质疑特别好,他写的全是人。 呃,今天如果再能说这个故事,是你能不能把当时的鬼狐仙怪扯到今天的人的身上。

蒲松龄好就好在他是拿鬼写的人,他就是愣扯给人的,那么他当年能扯到人身上,你能不能不再扯到今天的人的身上吗?

那么观众一定会耳目一新,就是我觉得每一个东西都能今天跟时代有变革,包括你看,我说刘翰辰,我跟我的观众也说,我说我的一部作品只停留在一个时代,就是你以后再翻严鄂祥的刘汉辰,那就是2018版刘汉辰。

如果我再说2020版会大不一样,因为我的思考不一样了。我对里边儿每件事儿全不一样。

包括扯出来说,刘,我为什么说刘汉臣你知道吗?

刘汉臣说的全是饭圈儿文化,那我想讽刺的,那就是今天的事儿。

还有一个就是说,刚才我跟你聊的,我听你们这个节目有一个想法,就是说我想做一个我讲普通人故事的事儿啊。就是说我听了一个你们这节目里边儿让我觉得特别感人,特别好的故事。

那么我作为一个扮演者,我再讲一遍,并且我把它有一种艺术的加工,哪怕我去三河,我也去注意李白就是狂人。一句话,我觉得好演员也是活出来的。

就说我要扮演一个那儿的人。

我去加工一个这个故事,并且我还真正去体验过一次,那么我相信我这个东西他是有意思的。

哦,对了,上一集的开始啊,介绍阎和祥的时候,我就说过阎和祥是故事,fm的资深挺重对我们的往期节目,它是如数假真。

同样作为讲故事的人收集故事的人。严和祥说,他在故事fm里找到了不少灵感,先说一下故事fm的渊源吧,就是你最早是因为什么原因,你知道故事fm,然后怎么开始听。

记得可能是谁转了一个朋友圈儿,然后我就点进去了。我真现在我自我感觉记忆还不错,我能清晰的记着很多,你们这个节目,我是在哪儿听的,我都能记起来。

因为故事fm陪伴了我很多在路上的时光,这我要具体说。所以很多有意思的节目都是在一些特定的地方听的,包括很危险的地方。 中元节时候七月十五录了一个鬼故事,那个吧。

我那天是在西藏的山南,就是已经靠近中国跟不单边界了,就是四菱冰川海拔5500米,我露营。

然后那天晚上我是极度缺氧,嗓子发炎,然后夜里睡不着觉,将近零度吧,我裹着这个棉被。

在我的车的后座上,吸着制氧机,听的你们这个鬼故事这一期,然后我就正在听这故事的时候,我那个车就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你理解我当时的这个状态吧。中原节,晚上海拔五千五百米无人区啊,没有人啊。哎哟,给我吓得我当时我就你理解,那寒风会就炸起来了,你知道吧。

到后来我分析后来跟我说,可能是那个牦牛野的那个不附近牧民养的那个野的牦牛,它可能闻着我们那个。

就是那露营的吃那东西了,他走过来可能就撞了一下,然后这个又舔脱印象,太这个吓死我了。

但是很刺激,这是我,我是觉得很刺激,因为我是又胆儿小,我还又爱听鬼故事,你知道吧,而且是这种很真实的鬼故事,包括我说你们这精为什么让我觉得好。

就是说无论是搞笑,你们这个节目有搞笑的,有东西我能听出很有意思来。

悲剧跟喜剧是一样的,没有最好的悲剧,就没有永远的喜剧。

喜剧的内核永远是悲剧啊,比如你们那个,那个,你们说那个三三和大神那个那期?

那是多荒诞的一个戏啊。我当时听你的节目都能脑子勾录出一些剧本儿,那是极其荒诞,极其喜剧。他每天得发生多少有意思的事儿。

但他本身又是个悲剧,这些人没有未来,他没有希望,很多都是这样,所以就是说一切东西内核是什么呢?是我们能能撞击人的心理了。 无论我讲故事说评书,包括逗你乐这件事儿能不能打动人,打动人是核心,只要打动人,可悲可喜都不矛盾,观众都会结束。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你们这个节目给我很多触动地方,就是我当听这些人讲东西的时候,你能从里边学到什么就是什么是真情实感的流露。

所以就是创作这个东西,我就来说,它不是练出来的,是活出来的,你得先会活,你才能有东西。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白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彭寒实习生,朱思维,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72.html
00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