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阎鹤祥:上次节目播出后,我第一次去现场听了脱口秀
gezhong2022-09-15  47

节目播出后,李诞、庞博和石老板都加了我的微信。 故事FM ❜ 第 425 期 前不久 故事FM 播出了德云社相声演员阎鹤祥的采访,尤其是在下集的访谈里,阎鹤祥非常直接地点出了相声行业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其中包括被饭圈的影响、演员的学历偏低、演员缺乏创作能力这些现象。 那期节目播出后,引起了不大不小的一些影响。尤其是因为阎鹤祥在节目中还提到了相声和脱口秀的对比,所以节目播出后的这些天里,阎鹤祥就和脱口秀界发生了一些有趣的碰撞。 今天,阎鹤祥就返场和 故事FM 讲讲这些事儿。 /Staff/ 讲述者 | 阎鹤祥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寇爱哲 声音设计 | 孙泽雨 文字 | @寇爱哲 刘艺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头曲) 02.Boxes Autumnal Moping(门派斗争) 03.Nocturnal(感到危机) 04.Easygoing(五环之歌) 05.Story FM Main Theme - 彭寒(片尾曲)

德云社阎鹤祥:上次节目播出后,我第一次去现场听了脱口秀

你好,欢迎收听故事。fm,我是艾哲一个收集故事的人,在这里,我们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每周一,三五咱们不见不散。 前不久故事啊,范布播出了德云社相声演员严鹤祥的采访,尤其是在下级的访谈里,严和祥非常直接的点出了相声行业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

其中就包括被饭圈儿的影响啊。演员的学历偏低啊,演员缺乏创作能力啊,这些现象那这期节目播出之后引起了不大不小的一些影响,尤其是因为严和祥在节目中还提到了相声和脱口秀的对比,所以在节目播出后的这些天里啊,严和祥就和脱口秀界发生了一些有趣的碰撞。 那今天阎和祥就返场和我讲讲这些事儿。

我这个节目播完以后吧。首先来说很多同行的朋友都给我私下都跟我联系,就是基本能愿意跟我联系的。

都是比较可能支持我的看法,然后海,其实我觉得怎么说呢,咱们中国人嘛,就是这样,就是他一听你的论点嘛。

他老感觉你在说谁呀,其实不是,其实你细听我的东西,把我说的东西肯定是在行业内,有普遍性的是,大家都这样都这么想。

所以就是说我看完那个下边好多评论给我一点是让我很启发的就是好多不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人也说,其实这个是一个社会文化行业的普遍的共性。

我觉得这个对我触动挺大的,确实是,而且包括我说的一些创作规律的问题,很多人说也是共性,所以我就说还是那句话,艺术都是共通的。

让还有一个让我很没想到的是就是对脱口秀行业,可能大家都是对这个事儿可能反应还挺大,然后当天那个李旦啊,还有那个好像单立人那个十老板对,好像都通过各种方式,然后联系了一下,然后我们又互相交流一下看法,包括好多我看脱口秀大会上的那些个演员,然后。

也包括磅礴啊。后来也也跟我聊两句,之前我也看过的。 嗯,之前和这些脱口秀演员没有接触过之前没有接触过之前其实一点儿都没有接触过,但通过这个事儿的话。

我们建立了一点儿联系跟接触,然后我就觉得是我说那些话,我就肯定是对他们应该是就是有共鸣了。还是我说那句话就是有共鸣了。肯定是我说到了一些他们之间也想到的问题,因为他们对像是也不了解。很多人给我的反馈是,他没想到说相声的里边儿会有这种见解跟这种看法的人。 然后他特别愿意跟我们做一下交流,然后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好事儿。

然后可能下礼拜,好像我去上海有一个GQ,那个论坛可能我跟庞博有个对谈呀,就夏日跟脱口秀这两个行业啊,算是第一次这两个行业有对台吗?对,对,我就早就应该有了。

早就应该有了,然后这个事儿让我还挺高兴,说实话挺兴奋的,因为同时搞语言行业的人,其实我们有很多的共同语言。

就是一聊大家有很多东西是一拍即合的,因为我们在台上都感受过这种观众的反馈,所以很多对节奏啊,对所谓的包袱啊梗的这种把握是一样的,其实是同行。

其实是同行。然后如果包括你,像我跟李诞也聊,如果能打破这个壁垒?

有一个沟通的话,对双方都是一件特别好的事儿,是一件绝对是双赢的事儿。

对,我觉得上次一些脱口秀界的朋友,他听到之后被击中的一个原因就是说,你说到脱口秀,其实他不应该学西方的一些语言方式,其实应该琢磨中文的一些表达方式。对,对,对。

按道理来说,这要跟过去,比如像我们天桥地上有这种江湖门派之见的话,我是不应该说这个话的,这我们行话,这叫刨自个儿的买卖。

你不能把这个过给人家。

那举个例子吗,你比如说门牌之鉴脱口秀,现在他家其乐融融,大家都是一加二的,都不会如实和如实。

但如果随着发展,职业化程度越来越高,他一定会有各自独立的派别,跟集体的,一定会有互相攻击的成本。因为为什么说相声这个行业。

从古之间它会有些问题呢?因为它跟别的行业的区别在哪儿呢?

他不需要协作。你一个乐队,你得有被子吧,你得有弹琴呐,你都架足,你都唱歌儿了。这几个人离得谁都不行。

但唯独说相声,不是说相声离了谁都行。

说评书的比说相声的人格还要赌,因为我一个人说谁,我也不用挣完,这钱都是我分的,不需要协作。你记住,只要是不需要大家共同协作的工作。

到最后肯定会有人性的。一些东西要展现出来,肯定会有你的,就没我的。 但是我相信,在今天这个社会,大家已经社会发展了。

大家受教育的程度都提高了,肯定不会像过去时那么严重,但是基础还是叫有人的地方,它就有江湖。

你那个十老板不是那个跟我连上了吗?人特别那个热心人说你们你,你有时间,你上我们这儿来看看。

然后我说,行。我说您上我们这儿看看,咱们互相学习嘛,取长补短,你上次不是说不敢去看,这样会怕误解。诶,你是去透易对对的,你看,这就是。所以你看我插一句啊,就说你那个问题就是相声他成型以后他会有一些行业壁垒,包括行业版权方面的一些行规。你看我们过去有行规,就是说我们到别的剧场去听相声,必须要跟人家打招呼。

这是为什么呢?就是怕偷逸,因为别的剧场的演员有权知道有没有同皇到我这儿来听,以让我改变我的节目内容。 我发现有同行来听,那我就得知道那么一些,我真格很拿手要劲儿的东西我就不说了。

因为我怕你拿走,那你去打招呼,这就是规矩跟道义,你不能偷偷去听,偷偷结名偷逸了。人家说了你给学走了。

所以从我来说,我是有这个行业标准的,因为都是语言艺术。

如果人家没有邀请我,我是不会偷偷到人那儿去听的。 然后我就去听了一趟,没节目就哎。

已经听过了,听过了,就是前天人家还特客气,那给我留两张票,我也说我还紧,不好意思,我说别那个什么什么。

然后人说说没事儿你来吧,我是觉得应该买一票新老板特别热情,对对对,然后我就去了去了人家还紧跟我托付人说我们这场不是最强阵容,你说您您还包含着听我说,您千万别怎么说,我说咱都一样,这互相学习。所以这第一次现场听脱口秀,对,对我第一回现场听脱口秀,然后其实感觉还是。

挺好的,第一,让我感觉观众特别年轻,这对我们来说,其实谁都想抓年轻观众的市场。

第一大购买力强,他消费力强,但是应该没有德云女孩儿年轻。

哎,那个并不重要,那个气儿并不重要,我们是希望我们的观众应该是老少皆宜,男女皆有,因为我们这东西它不是光说给某特定性别跟某特定群体说的对不对,肯定是谁都能听。但是你看脱口秀的演员呢。

男女就比较平均,而且基本都是一对儿一对儿来的我特,你看别人都听看上面儿我就观察下边儿。

我观察大家的反应跟情绪,包括大家对一些段子跟包袱反应我在对比我们的感觉,然后呢,第一,关注年轻第二呢,大家这种互动的意识非常好,他很认真,就是他会z的演员,就恨不得别落下某哪一个字儿,哪一个段子。

这可能就跟您过去要听相声茶馆儿的话,你那种摆着茶,他可能在下边儿一听,他不见得那么认真,你得过来,主动来吸引我。

但这些年轻的观众,他会很z的。上面演员书的节奏也很快,观众的反应的节奏也很快。

然后呢,其实你看我如果听脱口秀的话,我就还是我说那关键就我看不自主的,我会分析他的技巧。

就是如果我说的话,同样一个段子,我说的话我会怎么处理,可以举几个那天听的例子吗?

我举两个例子,我只我举啊,但不见得恰当了,人家现场消误,你就非常好了。

我还就说两个就是脱口秀,可能在西方到中国可能水土不服的地方,一个是政治的,一个是性的。

呃,他也不是非常那种正常脱口秀像西方脱口秀,主要的两个笑点就是性和正确的正式,而且政治就是性。

是一回事儿,它的它是完全是一样的。你知道吗,它是一样的。

对,有有一个小孩儿,我印象特别深,这个他长得非常的,怎么说就不好,看样子很怪,这个头一来说就很打动我,就是你看我们为什么叫相声相,是相貌的相声,是声音的声,其实就是用你不同表情的变化传达不同的声音,这就是相声。其实,如果就这个定义来说,你说脱口秀是不是相声就是相声吗?

老祖宗就是这么定义的,你怎么能说人家那不是呢?所以那个小孩儿一上来用我们行话来说他馅儿好。

他长得就很讨喜。很,那什么,这就用我们来说,这就祖师爷赏饭?

就天生你就适合干这个就是你没说话,看你就想乐。

那个小孩儿可逗他说了两个段子,我只能相信这两个他有一嘴儿头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就搭在这儿一一小柳儿似的那种打柳儿的赶单子打柳儿他他本来就有点儿发际线就高,他这儿还有柳头发,搭的人就特别搞笑,好多观众看,就看着头就乐。

然后我当时就琢磨我说他最后一定要拿这个头发要找一个岗,然后果不其然,他说,你们肯定都在乐我这个头发。

我这个头发呢,它既不属于这一边,也不属于这一遍。

所以我这个头发其实是克什米尔。 他说了这么一个,然后我在后边儿。我当时听完这里以后呢,我就想。

如果要是我说的话,我会把这个句话调一个方向,您看我这头发没有,我这头发有一个外号叫克什米尔。

为什么呢?因为他既不属于这一边,也不属于这一边。

其实这就是一个语言顺序,用我们的行话来说,你把哪个当底在他认为克什米尔这个是底。在我看来不对,这一边这个是底。

而且你先抛开,你说可是面儿这个事儿他会琢磨哟,那不是个什么面儿,什么意思?

你再说这个反而会加强你重叠它前两番儿这个效果,这只是就是语言起小里边儿的很小的一点。

真正讲起来有很多,我只说这种,大家一听就能听明白了。

我再举个例子,他还说一个我特别有印象,他说我们家养了好多小猫,跟小狗掉毛儿,所以地上全是毛毛导致我的好多东西一掉在地上啊,就被污染了。

我有一条裤子掉在地上呢,就变成了毛裤。

我有一个相片儿掉在地上呢,就变成了毛片儿。

其实这是一个典型的有一点儿擦边球儿梗。但是其实如果要是我当然听这个呢,如果三番四斗的技巧呢,就可以把它在调理一下。如果是我说的话,我可以不把毛片儿说出来。

我可能会这么说,我说,我们家地上有很多毛儿,我有条裤子掉在地上,变成了毛裤。我有件衣服掉在地上,变成了毛衣。

我买了一个例子,掉在地上。

变成了毛粒子,我有一个照片儿够了,你看,这就是三番四斗儿。前面我一定要说,先三个这种一样的东西,一样的逻辑结构,跟一样的思维方式,这为什么呢?是培养你的思维惯性。

你的思维已经顺着我走了,那么下边儿我说出照片儿以后你在心里就帮我把这个梗抖完了。不用我说了。

为什么前面一定要说三个我们要典型的三番四字,你要前面裤子衣服栗子,这叫三番,第四番一定跟前三番不一样。

但是,如果你让我给同学解释,为什么一定说三份儿,有同学较劲,老师,你不对我前面就要说俩我不想说撒,那我告诉你就得说撒。

为什么说萨尔,这就是中国人汉语,他的逻辑,人们的思维惯性跟语言方式一定要三分儿,他才能达到那个惯性的临界点。

但这个东西你说它是技巧上书面能写的不是,这是人们在舞台上常年总结的经验,就是经过几场或者甚至几十年,一百多年,我们这些老先生总结出来,就是他发现历代中国人都这样。 他完全是相声的计较,但是脱口秀完全使用。

但是今天无非是今天的环节。今天连我们的演员在台上,就你看我特明显,他说毛片儿的这个岗。

我们的演员今天在台上会跟他一样,说他都不想说三分儿。再说最后一个,为什么他觉得观众等不了,我说三个就是观众那种即盼的心情啊。你说了一个就是观众那种感觉,十秒钟二十秒钟,你就让我乐一下演员就去迎合,这样是你带着观众再越来越快。

实际上这种节奏你慢下来,观众是可以等你的,因为延迟满足的对更满足。哎,你说特别对你说的延迟满足这个问题,今天我们的性格上延迟满足东西越来越多,但是我们对于包袱跟幽默这个东西延迟满足的能力也越来越低。这个低不是观众低,是演员低了111。

那你那天听这个脱口秀,有没有觉得他们有让你启发到的地方?

有啊,有啊,他们很多的就是最让我启发的,就是为什么我看他们,我心里很害怕呀,就是行业的害怕,真的很害怕我。我今天我跟我一朋友还聊天,就是当我看脱口秀大会看见脱口秀的时候。

当大家报效的时候,我反而不乐了。当大家报效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行业危机了,我在这个比我们好啊。

他要火了我就没饭了。 上次的节目里,严和祥说到脱口秀,演员的学历都比相声演员要高。

这就让脱口秀演员在创作上就比相声演员要占优势。

阎和祥现在觉得,甚至在性别上脱口秀都占优势,因为说相声的没有女生。

为什么相声没有女脱口秀有女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就是。

如果我不解释,你就让观众坐在那儿,想你都可以想出来,就是传统段子里边儿很多一些传统相声的包袱,女演员一说天然就觉得有点儿不招人待见,有点儿不可爱,这就是为什么呢?因为当初写这些段子的人都是难的。

没有一个女相声演员或者女相声。作者在那个年代从事创作还是那句话,现在女相声演员在台上一直在模仿男相声演员。

所以你看着一定会别扭。

而且也包括那个时候的男的像是演员,一些段子里边儿其实可能会充斥一些说实话,一些不尊重女性的东西。

实话说这些东西到今天也有。比如你看你听相声里边儿包括今天我们任何搞笑的东西,里边儿有一种构成结构的方式,就是我们会用一个很难看的女的喜欢这个男的,以作为贬低这个男性的一个标志。

就是现在的段子里还有对一个男的很久,是因为有一个特别不好的特别次的女的喜欢上了,这是她不好的一个标志,但我相信这个东西女孩儿听了不见得高兴,但是为什么女的可有脱口秀?

因为女的脱口秀演员,她说的都是自个儿的事儿,他先天就不会有这种不好的东西,因为他本身就是自己创作的,他怎么会创作不可爱的东西呢?

这方面就看出来,这就是相声落后于脱口秀的地方。

你在演员上,因为你职业性的问题已经造成了性别壁垒,你是不是比人家已经落后了,你少了一半儿的人才来源,你少了一半儿故事的来源,其实女性题材都是人嘛,都占这个世界的一半儿嘛,他还有他的生活。

他有他的岗,所以你看武汉退回大会,我一江村人,有一个那女的叫什么来着就是杨丽吧,那个弄就特别好啊,他那个东西就特在我来看就很高级啊,就是说啊,一个?

我就喜欢跟那些我配不上的男的在一块儿,如果大家看到我跟一个我配不上男的在一块儿,大家第一个会想啊,这个女的有点儿东西啊。

而且我谈恋爱,有一个原则就是我一定要主动的追求别人,因为我只想和我配不上的人谈恋爱。

就是当我和我男朋友同时出现的时候,我不想听到别人说什么,他们两个看起来好般配啊,这是男才女貌,我觉得不好听,你知道吧。

我希望大家看到我们的时候先沉默,然后过了几秒钟说这个女的有点东西,哈,嗯,告急。他一下就撞击了每个人。

其实这个事实的自个儿的尴尬,你发现了吗,他一个配跟他配不上的男的在一起,但是他用了这么一种方式,完全化解了这个尴尬,并且击中了每一个人。

这是高级的东西,这是高级的东西。我说实话,我这个最喜欢的这些东西我就没乐。我说,草,这个他妈不如人家妈,我来,我没有这些东西,我没有这些生活的感悟和嘲弄的,这些的意识跟跟范畴,那我就觉得。

很害怕刚才严和祥提到过一点儿版权的话题,这其实是他最关心的一个问题,这次去上海和磅礴对谈,也是要重点聊这个。

因为相声这行业有一个不好的,就是不尊重版权,是个行业共治。这话说我不应该说不尊重版权,是行业共知,经常又会偷段子场,是行规偷断的,是行规,可以偷。

这按道理来说,这是我是不该说,这你也可以播,没关系,我不怕暴露我们这行业不好的地方就是说。

某某人说了一个段子,只要我听见了,我就可以上台说很奇怪吧,但这个是这个行业的行为,所以你看我们德云社为什么这么多全中国小剧场不是德云社团体的人,都在用德云社的相声。

如果德云社就这个问题追究版权的话,德云社的人可以所有人权协工。 你包括你看我们单位也是吗?如果一个演员说了一个段子,那个也是我听得好的话,他可能到另外一个剧场。

他可能也就说了,但实际上这个是不尊重版权的,起码你要去跟人家说一声儿。

有的人可能连说都不说了,就以至于前场的演员说了一个后场演员,人家自个儿原创的东西人都不知道。后场原上他又说了一遍,你说多尴尬。

这就就犯行规了,就我们叫月了嘛,就犯行规,为什么你看有这类词儿叫月了,这是遇黑话越的,就是你们俩说说的一样的。但好像据我所知,我对脱口秀不太了解,据我所知,脱口秀是绝对严禁互相偷别人的东西呢。 我说,一个最有意思一件事儿,这个袁鹏的五环之歌,你知道吧,全中国人都知道,你知道五环之歌是谁叫我袁鹏的吗?

是我交个袁鹏的这个事儿袁鹏在节目上做节目,也说过他,我和他做采访,也说过这个是怎么回事儿呢。

我听这个五官之歌的,原本也不是我原创的,是我记得我在某一个可能是是不是电台呀,还是什么什么是我一个朋友给我念叨唱来了。所以今天圆蒙唱的五环之歌,不是原版的五环之歌,因为他只听了一半儿。

袁鹏只听到这儿后边儿呢,他不知道,因为我当然没唱,所以他那个版本打这儿就改了。 终于有一天,呃,你要修道。齐欢修道,齐欢怎么办。

你比五环躲两环,这两句是他吼加的,我告诉你原版怎么唱,想听吗?

非常像啊缓你比喜欢多疑,还啊,无还,你比刘欢少一环。

有人说你离时区太近,有人说你离市区太近。

呃,有人说你历史去台阶,可你比丝环还远,这一你比村还远一环,有你。有人说你离市区太远,可你比六环还紧这一环。

啊,五环啊五环,你把北京城绕了一个圈,我听完这五官之歌呢,我觉得挺好玩儿,我就在后台就哼哼来的。

哼哼,完了以后呢,被我们设另外一个演员听到了,他觉得挺有意思,也哼哼了一下。这个演员又哼哼给再另外一个演员。

再另外一员哼哼,被袁鹏听见了,他在到台上去,哼哼,这五分之歌,慢慢儿才有了今天的这个发展跟状态。但是,如果你看,如果从按道理来讲。

如果要是我说,就说版权的问题。其实岳云鹏应该问一问这个东西一开始出自什么地方,因为比如说很有可能比如说是别的演员。

他之间在台上已经演了。或者来说呢,别的团体在台上已经演了,你再说就不那么合适,他总有一个人家先拿出来演的问题。

这个其实你看就是我跟他说那个问题,并不赖岳云鹏,是因为所有人都这样,就是我只要听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我不会故意他的版权。我上台马上就说,说得好,效果好,那就是我的。

所以你看这个问题,因为后来我知道这个五环之歌,人家之前是有一个人写的,这个东西导致什么呢?为什么后来这么多年我没提这个是倒是我很尴尬,就人家会以为是因为不管怎么说,人家看我跟越是一个团体的人家,好像这变成是我从。

外界把这个东西拿到了我们单位,你懂我意思吧。

但是东西我又没有说戴忠就导,所以这个东西的误会尝试呢,就是因为这个行业整体大家的认知。

但其实这个事儿是一个严重的侵犯,你不记得最早是从写那儿听,我真的想不起来,我记得是某一天是哪个网上的一个段的什么电台。

但是后来我,我听说这个东西,人家就是不是说这个东西是特别的,没有名,这个东西是确有其然的,因为我换了网上我还有人议论这个事儿。

就有人议论这个武汉之歌不是原创,那当时我就脸红了,因为是从我这个曲道传进来的,而且岳云鹏如果听说这个东西是外边儿的,他也不会用。

因为我们单位自个儿,因为一开始我们都用我师傅的徒弟,用师傅就无所谓了,所以这个版权意识就没有那么严。

其实你看相声跟脱口秀,如果要是甚至我跟李旦他们说,我说我特别想做一档就关于中国人说话的节目,咱们这个节目就聊说话的技巧。

其实相声脱口秀,大家都认为哎呀是在聊港在大逗大家乐。其实不是就是我刚才说似的就是说话的技巧。中国人的语言本来就是偏含蓄的,这种习惯我们有很多很多说话的技巧是蕴含在这个语言文化里边儿的,你看现在那个特别火,那个节目就是。

演员就位,那不就是聊演技吗?

那既然演技的节目能聊,那么说记的节目为什么不能聊呢?

你都是那些什么相声大赛啊,包括脱口秀大赛啊,包括我们那个,比如像有些人都在评价段子他可乐,他不可乐,那好,我们就来做一期聊他为什么可乐,他为什么不可乐的节目。

我觉得可能也是个试水,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可做的一个东西啊,我现在想象不出来,到时候如果你们一起搞一个节目的话,穿着大褂的穿着颠覆的在一起,就其实你看这就是一个故军大罐儿,这个东西跟相声没有绝对的关系,为什么相声要穿大罐儿呢?因为过去民国的时候,这个大罐儿是便装。

那个时候穿大罐儿演出,跟咱们现在穿着圆脸衫t恤他们脱口秀,现在他们演出是一样,他们现在时候他上穿便装,连正经的演出服都不穿。

这就是相声的原生态,那个年代是个人出来就穿大罐儿,那你们为什么现在还出来,所以你看吧,这就是一种形式上的问题,就是我们形式上认为穿着大褂儿搬个桌子,那个是传统相声。我们在叩辟一种形式。

但它不是靠比它是内容的东西。所以以我的观点,像是这个东西早就应该把大罐儿跟桌子这种方式要取掉了。 对啊,我很期待你这个语言节目,能咱俩做出来,对对对对,我是希望有害,这也就看看是是不是好呈现了。我是希望我们到台上真正去给大家聊一聊。

逗大家乐的技巧,其实过去来说这个东西是不能聊的,这东西是饭,你聊还了人就不听了,但是今天这个社会说实话就演技都能上台聊了,已经把学校的这种学问就是表演上的学术性的东西都在向大家聊,我觉得那怎么不聊呢我,我甚至觉得你们如果做这个事儿的话是非常有市场的,因为那个你想啊,可能在中国大家不是这么强调,但是在西方的话,大家判断一个人说这个人幽不幽默是很重要一条素质就是说其实我相信现在年轻人未来越来越多的会想要让自己拥有一个幽默的素质,那是怎么幽默,其实这是你们可以教的,对对对,其实幽默这个东西一坛的幽默,其实。

所有的各种语言,各种文化,其实对幽默的定义基本都一样。

幽默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嘲,其实就是自嘲。你看我,我们这行也是吗?

我们这行业其实行业呢,有一个公认的认知,就是说我们叫找包袱嘛,说这个人拿别人找报复,你不叫能耐,有能耐是拿自个儿找包袱。

帮你脱口秀。他们大部分说的好的梗,其实是说自己,但是我们如果见我们这行业老说传统相声的话,其实反而把自己就丢了。

你要说自己就必须说当下的事儿了,因为你是当下的人,所以说说谁都简单说自己最难。所以为什么你看我们特烦大家评价我们说相声的来不来就家长把孩子送来了来,那个把这孩子说相声吧,特别坏,嘴可损了。

我们特别烦这个谁说说相声就得嘴损呢,你追损是损别人的,不叫能耐。我们这会儿有这样儿的,你看下边儿啊,那嘴插得厉害着呢,谁都不饶人,那嘴逗得特别厉害,谁跟他这儿占不着便宜。

一上台准完。第二,在我们这行业建的态度,所以你看这个事也如果有机会啊,我也想跟脱口秀一样交流的,其实到最后。

你的包袱,你的梗到最后就全不重要。如果你干了一辈子,以后关键是你这个人,这就是我们行业老先生总结出来的规律。

所以为什么说学艺先学人呢?做艺先做人,你干了一辈子,以后你发现你台上的一切包袱,一切你的段子跟你的人格是离不开的。

我觉得这一点就是特别好,因为尤其在这个这个现在这个新媒体时代,嗯,就是大家特别强调说,你构建出来一个人设的东西,就是跟你当下的自己是脱离了对对,对这个人设这个东西我是极讨厌的,我在很多场合都说现在演员提人设。

你是个演员呐,你的工作就是到舞台上去塑造各种各样的人。

你怎么好意思提人设呢?

就甚至有的演员说我的人设会影响我角色的塑造,那你就别干演员了,你已经不能再塑造人物,你私下的生活的状态都已经影响你的工作了,你就可以辞职,你还干嘛干嘛呢。

这好多人说我是我是艺人啊。我心里说,我是明星,你问啊,你拿你拿采访。问,你说你是什么。

我是个演员。但是心里他绝不是这么想,他做的每一件事儿都对不起,他说他是一个演员。

所以你看这点,我师傅说的对,他说,很多做艺的人,一辈子不是在做一个演员。

他一辈子在模仿一个演员,这也是包括我和你脱口秀。如果有一天他们我觉得慢慢慢慢,可能因为现在中国最老牌儿的干脱口秀的演员,可能也干的时间不会是太长。

但是我相信,如果他们干了几年,又不如干了一辈子脱口秀780了,老脱口秀不要一暑假了。

在上台的时候,他们一定会了解这一点呢,就是到那个时候,你就发现你攥着什么梗啊,什么包袱断了呀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是亲历者自述的声音。节目故事fm,我是主柏哲,本期节目由我制作声音设计。孙泽宇。

感谢你的收听,咱们下期再见。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gezhong.vip/read-971.html
00

最新回复(0)